第 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低声道:"你喝多了吗?要不我们先撤?"话音刚落,那男子拿着酒杯径直朝我们走来。

  顾大人起身打着招呼:"嘿,谭经理,这么巧啊!"

  谭奇伟笑道:"是啊,顾经理!你们也在啊,来,喝杯!"

  顾大人暗里推了我把,唉,就算他不推我,我也会举杯,毕竟这个谭经理在公司也算是红人。

  大家饮而尽,谭奇伟若有深意地看了看我,又对着顾大人说道:"想想,我们也好久没有出来喝过酒了,好像是自从你结婚后吧!哈!"两人相视大笑着,我配合地讪笑着,眼睛却瞄向李若那边,只见她背身对着我们,在闪烁的灯光下,背影竟有些瑟缩。

  顾大人旁敲侧击地问道:"我好像看见李若了,哈哈,怎么,你居然开始朝我们部门进攻了?"

  谭奇伟苦笑道:"谁进攻你们了,只是出来喝酒,玩玩而已,我倒是好奇你们两个大男人怎么会在起。"

  在我眼里,谭奇伟的个人魅力委实不错,神情及语态都让人感觉很好。看来李若是对他有意思了,我的判断很笃定。

  虹桥书吧br

  第17节:第三章 对不起,我不爱你6

  他们两人相互调侃了几句,就各自坐回位置上,顾大人叹气道:"看来这次我也帮不了你了。"

  "谁要你帮了?是自己的始终是自己的,跑也跑不掉!"

  顾大人笑道:"呵,好像某人今天还搭着个美女的车回家呢!"

  听他这样说,我想起了馨雯,不知道她现在在做什么呢?我拿出手机给她打电话,信号连接时,因为周围太嘈杂,我忙走到洗手间,接通后,个轻柔淡雅的声音响起:"喂,是你呀?"

  我登时心里温暖如春,听着天籁般的声音,心里的不快扫而光。

  我有点结巴道:"那个那个你在哪儿呢?要不要去坐地铁呀?"

  电话里,馨雯扑哧笑:"谢谢你还记得你答应我的事,不过我第次被人约去坐地铁呢!"我想,自己都笑了,般都是约女孩子看电影逛街,哪有人约去坐地铁的。

  馨雯又道:"我们今天不是去爬山了吗?我正准备洗澡呢!不好意思喔!"

  "这样啊,那,那改天吧!"

  馨雯好像听到我这边隐约的音乐声,问道:"你那边有点吵哦,你在酒吧?"

  我心里咯噔声,想起她说过很反感去酒吧,忙道:"没有呢,这边小区正开着军民情晚会呢!"

  旁边个正小解的朋友,听到后浑身颤,咧嘴大笑。

  馨雯又道:"你旁边有人笑哦,是不是演小品啊?"

  我擦着自己正流汗的额头,看着旁边那位朋友正在畅快灌溉,学着宋丹丹的口音道:"是啊,那是相当壮观啊!"

  与馨雯通完电话后,虽然她今晚不会出来,但至少我的心情好很多了。对着镜子,我洗了洗脸,镜中的我看起来落寞不堪,原本因酒精而红的脸,也渐渐转为苍白。

  坐回位置上,顾大人也喝得差不多了,有点微醉,正呆呆地流着口水看着台上的舞娘。我转头望向李若那边,人已经不在了,看来已经走了。唉,任她去吧。

  我与顾大人两人就这样瞅着那舞娘,也没继续喝酒,直到那舞娘下台后,我看表,差不多十点多了,虽然高嘲还在后面,但毕竟因为明天要上班,所以我们还是出了酒吧。

  顾大人说:"好了,我要打车回去了,你自己搞定你自己的事了,我可不希望看到我两个得力手下发生人间惨剧呀!"

  我个人走在马路上,还是忍不住想起李若,记得那次她还跟着我后面娇嗔抗议我的步伐太快了,又记起那次与她相拥在街头听歌,想着想着,不知道什么时候上了的士,回到家中昏昏睡去。

  每个公司的礼拜都是忙碌的,又是开会,又是整理上周事宜,还要做本周计划,忙完这些,已经是中午了。我没有出去吃饭,期间李若在我眼前穿梭几次,我都装作不理会,少了平时的玩笑,多了丝冷漠。我想既然她都跟别的男子约会了,我自然不能与她太过热络。

  草草吃完快餐后,我又埋头在工作中,心里巴望着尽快下班,然后与馨雯起坐地铁。也许是自己太过投入,手上的工作在下班前个小时就做完了,只能拿着笔无聊地在纸上涂鸦着。顾大人可能知道我心情不大好,没有过来说我摸鱼。我瞥向李若,只见她脸色有点苍白,估计是昨天喝多了。唉,说不定李若昨晚都跟谭奇伟开房了。这种想法越发令我心头沉,多愁善感的心情又开始发作了,胡乱在纸上填了首词:

  霜叶飞

  断桥残雨。

  独自愁,任凭蓑衣湿去。

  夜青丝转华发,不堪离别苦。

  恼无情,柳絮乱舞。

  凄凉身伫荒园路。

  记凝眸相对,眼波媚,颦笑涟漪,忘身何处。

  怎忍黄花早坠,拼尽痴狂,娇睫清减几缕。

  小楼孤灯染深闺,夜冷虫静语。

  梦中醒,伊人难复。

  现今谋面似殊途。

  传尺素,歌慢词,愿卿明年,侯门朱户。

  写完后,抛笔而起,下班时间已到,周围的同事都冷眼偷偷看着我,包括顾大人,看来大家都知道我今天心情不好。我慢慢走出公司大门,手机陡然响起,我看也没看,懒懒道:"你好呀!馨雯啊?你就下班了,在地铁站等我?好,我现在就过去!"挂完电话,我兴冲冲地加快步伐朝地铁站走去。

  虹桥书吧br

  第18节:第四章 第次地铁亲密接触1

  刚快步走出几米,个娇柔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宋无衣!"我闻言,身子僵硬了,面无表情地转过身,看着不远处这个幽怨万分的女孩。

  只见李若紧咬着双唇站着,她张嘴想说话,我淡淡道:"有什么事吗?"

  李若见我如此冷淡,表情很委屈。我心道虽然我与你的关系若有若无,但你昨晚与谭奇伟那么亲密地在起,我也没有必要和你纠缠不清了。就算我与馨雯的关系等同于李若与谭奇伟的关系,大家五十步笑百步,只是李若比我多出的那"五十步"却令我难以忍受。

  李若终于开口了,仿佛用尽全身的力气说道:"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笑了笑,昨晚李若靠在谭奇伟身上吃吃而笑的情形又在我脑中涌现,轻声道:"我想你能明白我和你的关系,你和哪个男人喝酒亲热,没必要向我解释,我又不是你什么人,也没喜欢过你。"

  李若呆了,眼泪又掉下来,我心道:你这招对我没用了。想到馨雯正在地铁站等我,转身想离开。李若"唰"地扬起张4纸,正是我在公司胡乱涂鸦的那张纸,凄然道:"那这上面又是什么,你还说你没喜欢过我?"

  我气极反笑,笑自己的疏忽,笑李若的痴愚。我道:"李大小姐,我包里还有大本宋词,如果有个人捡到的话,那我不是非娶了她?"

  我冷冷地转身离去,隐约听见李若轻泣道:"不是你想的那样,不是,不是"

  第四章 第次地铁亲密接触

  进了地铁站,又觉得丝内疚,刚刚那些话可能真的伤了她的心,但又觉得,男人应该干脆点,太婆妈了反而会误了大事,例如眼前我正去赴约的大事。

  馨雯正好站在出站口,我很快就看到人群中婉约秀丽的身影。出地铁的人很多,当我走到她身后时,她正凝眸寻望着四周,我柔声道:"我在这里呢。"馨雯娇躯轻颤:"呀,你吓到我了。"

  我说:"呵呵,不好意思,我们是先坐地铁,还是先吃饭?"

  馨雯拂手拍了拍额头,说道:"嗯,我们先去吃料理吧!"

  我面露难色,道:"不好吧,要反对日货哩。。"

  馨雯莞尔道:"想不到你还这么有民族气节呀!"

  我笑道:"当然了,我可是个愤青呢!"

  馨雯冷不丁地问:"那你觉得哪个比较漂亮?"

  我顺口回道:"我个人比较喜欢小泽圆"说完我才发现自己中计了。

  馨雯轻笑了几声,我心道女人真是够狡猾的,赶紧岔开话题问道:"要不去吃去鼎泰丰台湾风味小吃?"

  馨雯听后,道:"好吧,就去那儿吧!"

  我紧步跟上与其并肩,手机却不识时机地响起,看是顾大人打过来的,接通电话后,就听顾大人电话里的吼声:"臭小子!你对李若说什么了?现在全公司都知道你甩了她了"

  与馨雯步入鼎泰丰后,我脑子里茫然片,我想我的脸色定很惨白,刚刚与顾大人的对话中,我只轻描淡写地回应了几句,现在回想起来,李若定是被同事见到在门口哭泣,然后迅速地传至顾大人那边。想到这里,我黯然神伤,不知道明天该怎么面对李若,怎么面对顾大人,怎么面对公司同事。

  馨雯喊了我几声,我才恍然回神。她皱眉道:"怎么了?看你接完那个电话就心神不定的,有什么烦心的事么?"

  我强笑道:"呵呵,没什么事了,客户刚打电话催我货期呢。"

  馨雯道:"想不到你和我工作的性质样,也是要经常与客户联络。"

  我见馨雯笑得甚是好看,时竟看呆了。馨雯拿起菜单轻轻拍了拍我的手,示意我点菜,然后深深地瞥了我眼。

  我尴尬地拿起菜单点了几个招牌菜。台湾的小吃很可口,比如其中的卤肉饭,肥而不腻,油而不滞,吃起来满口余香,还有福寿鱼,鲜嫩爽口。点完后,我笑道:"这些口味你都喜欢吧?"

  馨雯点了点头道:"嗯,还好啦,以前就经常吃!"

  我盯着她今天的黑色套装,笑道:"我猜你喜欢的颜色是黑色和白色。"

  ◇欢◇迎◇访◇问◇虹◇桥◇书◇吧◇br

  第19节:第四章 第次地铁亲密接触2

  馨雯笑而不语,我叹道:"不知道怎么,我总感觉你虽然坐在我面前,但似乎离我很远很远。"

  馨雯惊讶道:"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呢?"

  我往后靠,苦笑道:"不知道,就是有这种感觉。"

  馨雯沉默了几秒,道:"是不是觉得我很清高?"

  我干笑道:"有点啦,给人种距离感,不敢靠近。"

  馨雯看着我的眼睛,轻声道:"那就是说我让你有点讨厌了?"

  我赶忙解释:"当然不是,可能我不会用词,我的意思是觉得你高不可攀,哦!也不是那意思了,就是那种拒人于千里之外,噢!不对"说到最后,我有点语无伦次了。

  馨雯浅笑吟吟:"好啦,我知道你的意思了,可能是我今天穿得过于庄重了,你才会有这种感觉,要不下次我穿比较休闲点的衣服好了。"

  我闻言后,心中很感动,但又觉得有点不对劲,为何她会如此迁就我呢?

  菜上来后,这次我学乖了,没有了平时的风卷残云,慢慢地,细细地吃着。两人时不时对望眼,就这么眼神交错地吃完了这顿饭。我心想,这次给她的感觉要比上次绅士多了吧。

  馨雯忽然拿起牙签挑起颗刚上的圣女果递到我面前,我脑子巨响,道了声谢谢,伸出手去接。我知道我的手抖得厉害,两人手指轻碰时,那种传说中触电的感觉我终于体会到了。

  馨雯全神贯注地望着我,就像看着多年未见的老朋友。我轻声问道:"我脸上有什么吗?"

  馨雯幽幽地叹了口气,笑道:"没什么呀,我们去坐地铁吧!"

  两人刚上地铁,我手机响起,看了下竟呆住了,个蓝牙连接提示。我抬头看了看馨雯,她并没有拿出手机,见我如此望着她,以为我在感慨之前的缘分,对着我甜甜笑。顿时我便如沐春风下,整个人都暖暖的。我随手按了下接收,没有看就塞进了口袋中,暗想难道还有这种缘分发生?

  我与馨雯并肩坐着,地铁开动,惯性的引力将她身躯向我推进。接触到她的身体了,顿时我有种全身发痒的感觉,她那熟悉的体香又缭绕在我的鼻息间,馥馥的,柔柔的。我有点醉了。

  馨雯抬头看着站台指示灯,细声说了句话,由于地铁的声音,我听得不大清楚,我笑着摇头示意听不到,于是她靠近我的耳际:"谢谢你!"

  她吐气如兰的声音引爆着我,我极力克制自己的亢奋,颤道:"不明白,可以解释吗?"

  她接着说:"你知道吗?坐地铁不光是个过程,还可以看到这个城市的千景万象。你可以见到联袂的情侣,也可以见到孤独的旅人,还有褴褛的老人,各种身份的人都可以见到,感觉就像进入了个缩小的世界,却能从每个人身上折射出整个世界,然后更加深切地体会到自己的存在并非那么虚无总之,我要谢谢你陪我起。"

  我低声回道:"没什么了,不用这样谢我。不过你有没感觉过,两辆地铁擦身而过时,对面车厢中的人,也许就是你前世的恩人仇人夫妻朋友,而每个人的身体里,都有个灵魂个故事,你如果与其邂逅,就说明缘分终成正果。"

  馨雯点了点头,她的脸距离我只有几厘米,我想如果地铁急刹车的话,我会毫不犹豫地吻上去。

  不知不觉,地铁很快就到了我那站,但我又怎么放心让她人回家,便坐着没有动,馨雯道:"你家到哩!"我摇头笑道:"没事,反正很近,送你程吧!"

  馨雯没有拒绝,听着列车的报站声,我陡然有种立地成佛的感觉,深知与她的感觉,或者说感情,又更深步。看来老天总算是可怜我以前的凄凉,才赐予我幸福生活,真是举头三尺有神明啊!

  出了地铁站,馨雯说她家离此处不远,所以我陪她直走到她家楼下,她对我笑道:"要不要上去坐坐?"

  我暗想既然已经来了,那就上去吧,不过这个小区算是高级住宅区,少说套下来也要上百万。我开玩笑道:"会不会被你家人赶出来啊!"

  馨雯啐道:"我爸妈还不至于把我朋友赶出来呢!"

  br红桥书吧

  第20节:第四章 第次地铁亲密接触3

  我听她家人都在,心中涌起丝担忧,今天我只穿了件夹克,下面是牛仔裤和球鞋,看就是民工模样,这样上去真是有点担心。犹豫了片刻,我道:"呵呵,还是下次!"

  馨雯见我如此说,也没有说什么,转身拿出钥匙开门,而我的看着她准备开门上楼,心中还是有丝期盼她会有所动作。果然,她开门后,背依着门:"谢谢你送我回家!能问你个问题吗?"

  我奋起精神,准备迎接今天最后个问题,笑道:"嗯,你说吧!"

  馨雯笑道:"这问题我写在记事本里,我用蓝牙传给你,但你要答应我,要回到家看,要么就在地铁上看。"

  我俩各自掏出手机,她发送,我接收,两人对视几秒后,各自笑着离别。

  走出她家小区大门,秋风吹至,我浑身凉,好像刚刚还不觉得呢。我心里甜蜜了片刻,不免惆怅万分。我只是个社会地层小人物,真的可以配得上这个有车有房的富家女孩吗。

  坐在回程的地铁上,我没有拿出手机,有点害怕其中的内容,不是害怕馨雯在里面说什么话,而是害怕她说的会让我接受不了。回到家中,我躺在床上,手机就放在枕边,看了又看,终究是拗不过自己的好奇心,心想反正都是要看的,该来的始终会来,那就看吧!

  打开手机,进入文件夹,看到居然有两个记事本,想了想,对了,其中个应该是与馨雯上地铁时接收到的,很奇怪是谁发给我的呢?

  无衣:

  我知道我打电话你可能不会接,只能学着当初你认识那女孩的方式来跟你解释。你昨晚在酒吧见到我与谭奇伟,我就知道你定会误会。你还记得那晚我给你发短信要你陪我起逛街吗?你没有回我的短信,而到了第二天,我个人逛着街,谭奇伟就打电话过来,问我晚上有没时间。你是知道的,他属于业务部,而我们属于计划部,很多事情都是要经过他的批示和联络。自从知道你倾心于那个女孩后,我就感觉与你在同个办公室很不习惯,就想换个部门工作,唉,甚至我都想离开这个公司了。因为谭奇伟那个部门缺助理,所以我想过去,也因为这样我才会答应与他起去酒吧,但我没想到居然会碰到你。到了今天上班,我看到你写的那阕词,我知道的,你心里面定有我的。这个记事本上的话并不能将我的心思全部告诉你,我希望你当面听我解释。另外,今天我哭了,我记得你说过不喜欢看女孩子哭,真的对不起,这个习惯我会改过来的,虽然我知道这很难,但我尽量会让自己学会不哭,尽量不哭。

  李若

  看完后,尤其是看到最后句话,我有些感动,不禁眼中发红,仿佛此刻李若在在我眼前轻咬着唇哀伤地轻泣着。我冲进浴室,拧开热水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