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经理的照顾!"喝完满满杯,然后自行倒上,又准备说酒词,总经理笑着打断:"嗯,你在公司辛苦大家都有目共睹的,小谭也说过你很不错。好了,今天出来喝酒,完全是图个乐子,不用理会彼此的职位,在这里,大家都是朋友兄弟!"我与顾大人谭奇伟等人起大笑,但彼此都知道,总经理说是这样说,但谁敢揽着总经理的肩膀称兄道弟啊?

  总经理笑着对房间里的妈咪道:"把那些女孩儿叫进来吧,我们人数现在齐了!"敢情刚刚才大家都在等我?我有点汗颜。只见徐娘半老的妈咪领着三十多个女孩进来,排成两排,有冷漠如霜的长腿女郎,有温柔似水的娇小女生,还成熟风情的端庄姑娘各个都是吊带低胸短裙,而且这些女孩都毫无顾忌地与你直视,让我有点羞涩的同时,心中却有些莫名的期盼。转头望了望顾大人等人,都像来吃早点,神情自若,沉稳不惊。

  总经理抱怨道:"怎么来来去去都是这批?再换批!"我才恍然明白,原来不是他们没叫,而是换了几批了。妈咪干笑地罚酒杯后,带着这群女孩干净利落地退下,留下我们几个大男人,有的唱歌,有的陪总经理玩牌,顾大人和谭奇伟两人正在拼酒。

  不知第几批女孩进来,终于让各位老大们满意了。总经理挑了个清纯秀丽的女孩,顾大人挑了个姿色平平的,谭奇伟挑了个温柔可人的,貌似李若的样子,让我很想揍他。不过就剩我没挑了,大家很奇怪地看着我,顾大人对我使了个眼色,示意我赶紧上,总经理笑道:"小宋这么年轻,我帮他挑个吧!"既然公司老大发话,我只能听着,最后坐到我身边的是个年纪有些大的成熟女子,我悄悄撇撇嘴,虽然心里不是满意,但也没办法。

  有的人喝多酒了,就会借酒装疯,比如抢麦克风轻薄小姐四处拼酒乱打电话等等,也可能是压抑太久的缘故。男人们总是在卖命工作,为家庭,为事业,为着口饭,像牛样无语,像狗样摇尾,像猪样无奈待宰,命运似乎总是掌握在少数人手里,就算自己再有能力,再有心胸,也只能听命于小部分人,而那些你认为比自己更差的人,却做很少的事,拿更多的薪水整个世界都乱了,却乱得那么合情合理。我仰头靠在沙发上,旁边的熟女看着我,也许她在奇怪为何我没对她上下其手。我苦笑着,总经理他们依然兴致高昂地调笑喝酒唱老歌。不样的年纪,就是不样的精神层次。

  虹←桥书←吧←r←

  第33节:第六章 赴宴2

  熟女伸手搭在我的大腿上,笑着对我举杯,我无奈地笑笑,看着她喝了半杯,然后送到我面前,我闻着沾有她口水的杯子,晶莹的红酒在杯中荡漾,就像我的心样,正荡漾着丝轻狂,我饮而尽,然后接过她递来的水果。顾大人很满意我的状态,我深知他是满意我的洒脱。在这种场合,长官所需要的不是工作上的勤奋拘谨,而是放开心扉豪爽的性子,这样更能让大家建立沟通。不知不觉我喝了很多,晕晕乎乎地走进厕所小解,看着镜中的自己,暗叹了口气。

  终于大家喝到意兴阑珊了,总经理也招呼着我们离开,可能因为有他在的缘故,经理们都没有带那些女孩出台,所以场面颇为难舍难分。出了夜总会后,顾大人抢着送总经理先回去,然后剩下我们几个。我想起白天李若的事,顿时怒火就烧起来,借着酒劲,走到谭奇伟面前准备质问他。他似乎也料到了今天会有这出戏,冷冷地看着我。我可以看出彼此眼中都是对彼此的憎恶和反感。

  我冷笑:"谭经理,多谢你今天的高抬贵手呀!"

  谭奇伟道:"举手之劳而已,为公司大局着想罢了!"

  我"切"的声,道:"那你干吗胁迫李若?你用李若对我的感情来威胁她吗?"

  谭奇伟见提到李若,重重地哼道:"宋无衣!不要把自己想得那么伟大,你根本没资格提她的名字!"

  我见他如此反应,很开心,又道:"那你这小人就有资格?"

  谭奇伟并没有发作,笑道:"我是小人?就算是小人,我对李若直都是真心的!"我见到他眼中夹杂着几分甜蜜几分哀伤,突然有些可怜这个男人。都是为情所困,李若是,我也是,谭奇伟是,馨雯更是。但同样是痴情,有的人可以选择在旁真心祝福,默默地关心呵护,直到心爱的人找到真爱,然后自己转身离开;有的人就会极力争取,抱着鱼死网破的心态,千辛万苦地夺回真爱,不惜切代价。如果争取失败,也只有满身伤痕地离开;而我最鄙视的是由爱生恨后,用自己得不到别人也别想得到的心态去报复对方。

  我咬牙道:"不要用真心来掩饰你这卑劣的行为!"

  谭奇伟吼道:"就算我卑劣,也比不上你脚踏两只船的做法!你明明已经有了那个馨雯,为什么还跟李若纠缠不清?为什么?"

  我酒劲冲,也吼道:"就算李若不喜欢我,你用威胁的手法又能磊落到哪儿去?"

  谭奇伟仰天大笑:"你怎么直说我威胁她?我爱她,但我会光明正大地争取!"

  我竟想不出谴责他的话:"那到底李若做了什么,你才没打我们的报告?"

  谭奇伟苦笑道:"无衣,你把我想得太过小人了。李若只是求我不要太过打击你们了,虽然我看你不顺眼,与小顾经常勾心斗角,但你们部门这次出错了,并没有造成很大损失,所以看在李若的情分上,我就将这事放过了。"

  我顿时呆住了,以为李若牺牲了什么才换回我们的无事,听他这话,才知道谭奇伟没有太过针对我们,当然其中也是有顾大人之前所说的他对计划部的顾忌,不敢太过打击。我与谭奇伟站在街头,此时已将近午夜,而眼前身处繁华之地,车水马龙,人声鼎沸,虽然都喝了不少酒,但头脑却越来越清醒。

  我叹了口气,谭奇伟又道:"无衣,虽然这次放过你了,你也将升为科长,但以后工作上的事,我也会公事公办,你好自为之吧!"

  我回击道:"那就走着瞧吧,就怕你们业务部接不到单!另外,我们两个部门的事,我不希望牵涉李若太多!"

  谭奇伟听到李若两个字,脸色暗:"你以为我想吗?我到今天也不明白,为什么李若会喜欢你。你既然有了喜欢的人,为什么不跟李若说明白呢?"

  我苦笑道:"感情的事能说明白,就不会弄得如此复杂了!"

  谭奇伟点了点头,准备离去。我想起那天他与李若的争吵,追问道:"那天你们在吵什么?"

  谭奇伟没有转身,苦涩道:"我只求她与我交往,她却很生气地拒绝我了。无衣,李若是个好女孩,你我都清楚,我希望你不要伤她太深!"说完大步走向拥挤的人潮。

  →虹→桥→书→吧→br

  第34节:第六章 赴宴3

  我看着他失落的背影,心中涌起难以置信的感觉,想起他喜欢着李若,后者喜欢着我,而我却与馨雯相恋。如果时光可以倒退,我想应该是另番局面吧。

  我正准备打的士回家,手机响起,是馨雯打来的,她问道:"睡觉了么?"

  我心情还未平息,怅然道:"没呢,刚和公司同事唱歌出来。"

  馨雯见我语气有异,轻声道:"怎么了?心情不好么?"

  我强笑道:"没呢,陪公司总经理唱歌,心情好得很呢!哈,我要升科长了!"

  馨雯浅笑道:"那恭喜你了!加油哦!"

  "会的,明天下班后我们去吃个饭吧!嘿,你还没告诉我你在哪儿上班呢!"

  馨雯说了个大厦的名字,我笑道:"那不是离我公司很近么?"

  她说道:"明天不出去吃好么?"

  我呆了呆:"那想去哪儿吃?"

  她笑了:"到我家,我做给你吃呀!"

  我心道你家爸妈都在,我如果去了,不就暗示我们的关系了吗?唉,说实话我还有点心虚,与馨雯虽然有了轻微的亲密,但如果以男朋友的身份去她家,我着实有点惶恐。

  馨雯见我没说话,娇嗔道:"怎么啦,不敢去么?其实还有几个朋友也会去我家啦!"

  我听她朋友也会去,赶忙笑道:"哪里不敢去,我在想穿什么衣服去你家呢!呵呵,第次去,定要穿庄重点嘛!"

  馨雯笑着和我说再见,并叮嘱我路上小心。

  升迁,对任何个男人来说,无论是能力还是尊严,都是个肯定与提高,这不像抢钱男女中的金凯利,又不像蝴蝶效应2里的男主角,前两者都是靠着运气或者技巧攀升。如果你混工厂,恭喜你,你只要与生产部工程部品保部业务部搞好关系,并人品端正,有点能力,相信很容易就可以提到个副经理;但如果你混的纯粹是写字楼里的公司,那就有点辛苦了。为了升迁,你得小心四处挖的坑流言蜚语暗藏的杀机,只有任劳任怨工作,等过了几年后,同时期的人都走光了,那时你就是元老了,自然可以升迁。当然,个人能力与相貌也占很大成份。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

  当我走进办公室的时候,平时不太搭讪的同事都对我投以种异样的眼神,我有点释然,又有点开心,当了这么多年的 b,习惯了开会前准备着资料,然后听着上级的指示,不停点头哈腰,日复日,月复月,用无间道里的句话:三年之后又三年看着大家的反应,我想他们应该都知道我要升科长了,我肃然地看了他们眼,笑了笑。

  小榆见我来了:"无衣,昨天怎样了?"我侧着头道:"什么怎样了?"小榆冷冷道:"李若的事呀!"我有点气愤,谭奇伟那苦涩的神情又在眼前浮现。唉,看来小榆和我都误会人家了,我叹道:"李若没有牺牲什么,只是人家顺着她的求情放了我们马而已。"小榆眼中闪过些什么,我又道:"李若告诉你的时候,还说了些什么?"小榆道:"她当时心情很不好,所以我听完后,以为她受了什么委屈。"我喃喃道:"谭奇伟又何尝没有烦恼呢。"

  顾大人走了过来,惊道:"呀!无衣,今天怎么穿这么靓啊!呵呵,要去相亲么?"因为晚上要去馨雯家,所以我今天特地穿上最好的套衣服,就是牛仔裤有点烂得夸张,显得特颓废,看来中午得下楼去万象城买条裤子。我低声道:"晚上要去馨雯家里吃饭。"顾大人笑道:"这么快就要见对方家长了呀?"我赫然道:"没呢,去吃个饭,还有她的朋友也会去。"顾大人点了点头,道:"到时候机灵点,记得要显得诚恳些,还有你的裤子定要换,太夸张了吧,还以为你是收保护费的!"我笑道:"要不中午,大人你陪我去选条吧!"顾大人笑骂道:"你找小榆陪你去吧,我没时间。对了,过几天你跟人事部的人去趟人才市场,招些有经验做事勤快的人。嘿,就算是你当科长后的第件工作吧!"我迟疑了几秒:"好像还没批吧?"顾大人笑说:"嗯,明天公司就有通知下来,好好干吧!"我很感动,顾大人作为我的上司,私下里待我如兄弟,工作上又照顾有加,看来以后就算恋爱了,也要经常陪他起出去玩玩。

  虫工木桥◇r◇欢◇迎访◇问◇

  第35节:第六章 赴宴4

  中午在公司吃完午饭,小榆陪着我直奔楼下的购物中心,路上她打趣道:"你也真够邋遢的,去女友家还敢穿成这样,你看你膝盖上的两个洞,真是服了你!"我笑道:"你没见今年的最新款式就是这种么?"小榆撇嘴无语了。

  逛商场逛得眼睛都快花了。因为我穿了件卡其色休闲西装,里面又是白色高领条纹衫,所以下身的搭配也得是暖系色类,挑了几个品牌,都不算很满意,来到马克华菲的时候,我看上其中条超细条绒休闲裤,正准备拿着去试穿,陡然却看见门外站着个熟悉的身影,心头震,慌乱之中连忙拉着小榆闪入试衣间。

  小榆见我突然拉她进了试衣间,脸色刷地白了,以为我要使坏,慌忙道:"你你想干吗?"我失笑:"小声点,门口有个熟人,呵呵,你以为我想干吗?"说完,我把门推开了几厘米,瞄向门口。只见馨雯与个华服年轻男子站在门口,对着店中的衣服指指点点着,并不时地笑着。我的心凉成片,虽然脑中不停在告诫自己,或许是她的同事又或是朋友,自己不能小心眼。两人站了半天,终于还是并肩走了进来,只见馨雯拿起件黑色印花外套,并放在华服男子的身前比了比,笑着让他穿上。

  华服男子嘴里嘟囔了几句,还是穿上了,馨雯很满意地让他转了几圈,然后让导购小姐包了起来。华服男子又随手拿起件卫衣,比了比,馨雯眼里涌出丝甜蜜,这种眼神,只有那晚我吻她的时候才有。

  小榆见我紧紧握着拳头,悄声问:"无衣,怎么了?还有多久才能出去啊?"我转头看着小榆,她吓了跳,因为此刻我脸色已是铁青。我冷然道:"再等会儿吧,裤子不用买了。"我心里很凄凉,想不到馨雯竟然这样,我有种被骗的感觉。小榆靠在我的身旁道:"外面是谁啊,让我看看!"说完身子往前挤,我伸手按住她的胳膊,望着她摇了摇头,意思是不能看。如果小榆见到后,定会骂我罪有应得,拒绝了李若,然后这边又被骗,难道刚升为科长就要被人笑话吗?我苦笑道:"不用看了,回去跟你说吧。"

  小榆深深看了我眼,点了点头。两人就这样挤在试衣间中对望着,我也找不到什么话题,而小榆好像也不知道说些什么,为了避免尴尬,我随口道:"你喷了什么香水?"小榆道:"干吗?"我低声道:"真臭!"小榆狠狠地盯着:"要不要我冲出去,或者我大喊声非礼?"我看了看外面,馨雯他们已经买好套衣服了,看来马上就要走了。我笑道:"再忍忍吧,很快就要好了。对了,我们好像还是第次这么近距离地在起呢!"小榆哼道:"回去我告诉顾大人,说宋科长非礼我!"我赶紧转移话题道:"科长?还没看到通知呢!"

  馨雯与华服男子终于离开了店铺,我走了出来,看着他们离去的方向,把手上的裤子甩回到导购小姐的手上,郁闷地领着小榆回到公司。顾大人见我回来,裤子依然是烂裤子,问道:"没买?"我懒懒道:"嗯,再说了!"说完,我直接走向了自己的位置,顾大人很奇怪,悄悄地把小榆拉到旁问着什么,可惜小榆什么也不知道。

  整整下午,我都埋头工作,用忙碌拒绝着两位同事眼神中的疑问。有些人心情不好的时候,工作效率反而快,我就属于这种人。

  当时钟划到六点的时候,我才明白要下班了,也才发觉会儿就要去馨雯家了。我都不知道如何去面对她了,是对中午的事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然后微笑地与馨雯轻拥?我还真做不到,时钟每划过秒,心中的那根刺就越发刺入心房,我与顾大人两人起下班出门,他冲我坏笑道:"加油哦!好好努力!"我奋力点了点头,心中却是如吃了黄连般苦涩。馨雯,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人?

  进了电梯,却又碰到了两个不想见的人谭奇伟与李若。两人见我进来,前者仰头看摄像头,后者轻轻地对我点了点头,眼神带点无奈和苦涩。我说道:"下班呀?"李若僵硬道:"嗯,下班!"谭奇伟见我和李若说话了,道:"我们去吃饭,要起吗?"我摇了摇了头,回道:"谢谢,我还有事!"三个人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同时望向电梯指示灯,感觉时间过得特别慢。 第36节:第六章 赴宴5

  电梯到了,李若跟着谭奇伟先行而出,我站在电梯里,看着两人的背影,很感慨,又觉得令人唏嘘。如果没有地铁邂逅,李若此刻身边的应该是我。

  我暗骂着自己胡思乱想,都已经走到这步了,我目前应该面对的是馨雯,而不是假设过去假设以后,珍惜目前所拥有的就足够了。可馨雯中午的出现,让我对此刻的念头略有动摇。出了公司门,馨雯打电话过来:"你知道我家在哪儿吧?"我回道:"嗯,我知道。"馨雯甜笑道:"我已经坐在同事的车子上了,大概10分钟就到家了,你快点来哦!"我应了声,挂了电话,心中涌起丝不想去的念头,我很担心自己会唐突地追问馨雯中午的事,又害怕知道真相,不过心中还是有点怒火,我边摇头边无精打采地朝地铁站走去。

  站在馨雯家的小区外,抬头望着高耸的住宅楼,已是万家灯火。我叹了口气,究竟上不上去呢?抽了两支烟,终于甩烟头,低头往里走去,小区的保安见我走了进来,忙叫住了我,问道:"你要找谁?"我闷哼了声,因为不知道馨雯住几单元几楼,只好打她的手机,电话里馨雯笑道:"你在哪儿呀,还不来?"我道:"到了,不过在你家小区门口,保安要我登记呢!"馨雯回道:"这样吧,我下去接你!"等了大概几分钟,馨雯迈着轻盈的步伐出现了,简单地与保安讲了句后,我终于进了这个豪华小区,心中有点感慨,想起自己住的小区,那管理水平简直跟大学宿舍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