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让人耳鸣。我猛睁眼,看到了天花板上的琉璃灯,这根本不是我的房间。我双手抓着脑袋,四周的摆设看起来就像在酒店,我努力想着昨晚怎么回事,记得接了顾大人的电话后,自己就不省人事了,难道此刻现在躺在酒店里是顾大人安排的么?不禁阵感慨,还是兄弟好过爱情啊,还帮我把衣服脱了,就剩条内裤了。估计昨天吐了满地都是,想起顾大人这么细心照顾着酒醉的我,这次人情真是欠大了,下次免不得他要敲诈我番。我打个哈欠,准备起身进浴室洗澡,忽然感觉身旁有些不对,怎么热热的,似乎还有个人的体温。看,吓得面容惨白,是个女人,正背身躺着,长发披在脑后,时间竟看不到她的脸容。

  我把被子悄悄揭开,不是为了偷窥人家的躯体,只是想确认她有没有穿衣服。看之下,有喜有忧,喜的是她和衣而睡,忧的是昨天没有把握机会。不过还是要确认她是谁,不会是顾大人临走时帮我叫了小姐吧?我翻了个身,趴在床头,看清楚女人的面容,竟是李若。我呆住了,李若睁开双眼,两人对望了几秒,我依然保持僵硬的姿势,李若也没有惊声尖叫,只是闭上眼,喃喃道:"我再睡会儿。"我腾出手拧了拧脸,不是做梦吧?但是疼痛告诉我,这切都是真的。

  用了最快的速度,我穿好衣服,梳洗好后,又看了看衣服,并没有太脏,昨晚也许没有吐,只是不清醒而已。这时手机响起,是顾大人打来的,我接起:"大人,这到底怎么回事?"顾大人先是呵呵笑,说道:"小子,艳福不浅啊!上了没啊?"我惋惜道:"没呢,睡得太死了。"又觉得不对,抗议道:"告诉我真相,不然我今天不上班了!"顿了顿,又加了句:"以后也不上了!"顾大人哼道:"昨天见到你的时候,你已经成堆烂泥了。不就是为了女人吗?个馨雯值得你成这样吗?你想想现在床上的李若,人家是如何对你?你扪心自问,你对得起人家吗!"

  我道:"你昨晚不是来接我吗?怎么李若来了?"顾大人正准备说话,只听到旁边个女人的声音:"大清早的你就提别的女人,你给我说清楚!"

  我听着电话里的声音,有点可怜顾大人:"回公司再问你吧!"说完,赶紧挂了电话,可怜的顾大人,大早就被收拾!唉,不过我这边也是堆乱麻。我坐在床边,听着李若的呼吸声,此时已快八点了,我说:"该起来了,要上班了!"李若翻了个身,我望着她,叹了口气:"昨晚你怎么来了?"李若道:"你为什么喝酒呢?心情不好吗?"我淡淡道:"嗯,心情有点不好。"李若陡然睁开秀目,与我对视着:"是不是为了她?"我苦笑:"可以不提她么?"

  李若起身,拢了拢秀发:"你究竟爱她有多深?"我呆了呆,看着她曲线优美的身躯,有些迷茫:"我不知道。"李若笑了几声,我却听出她笑声里的苦涩,颓然道:"对不起。"李若侧脸望着我,面无表情:"昨晚顾大人说你醉倒在街头,我就和他同过来找你,你知道你醉时说了什么话么?"我头皮发麻道:"我说什么了?"李若幽幽地叹口气,直接下床进了卫生间。

  李若出来时,脸上的水渍未干,苍白的嘴唇证明昨晚她定睡得不好,我心中热:"昨晚我说的话定伤害了你。"李若恼怒地把手甩开,咬着唇:"不要碰我!你不是已经找到了真爱么?为何还大醉街头呢?"我怒笑:"真爱?这个世界上还有真爱么?我原来只是个替身,只是个影子!去他妈的真爱吧!"

  李若伸手拉住我的手,眼神里是温柔之色:"那我们能重新开始吗?"我苦笑:"李若,对不起,我现在想不清楚这些事情,只想冷静下,你先去公司吧。"李若犹豫了片刻,还是点了点头,直接向门口走去,拉开门后,停了几秒:"其实昨晚你嘴里直念着她的名字。"说完,掩面而去。

  看到顾大人的时候,他正坐在位置上摇头叹气,我老远笑道:"大人,早啊!"顾大人转头望着,苦笑:"你害惨我了!"我故作无辜:"怎么了?"顾大人道:"早上与老婆吵了架,我忍了年了,这次真不可原谅!"我讶然:"嫂子不会又回娘家了吧?"顾大人呵呵笑:"正是,这次我决定个礼拜后再去接她,先安静几天。"我抓着他的肩膀,狠狠道:"应该说我被害惨了!"顾大人哼了声:"昨天温柔乡的滋味如何?"

  第41节:第七章 天大的秘密3

  我放开了手:"早上醒来的时候,把我吓死了。"顾大人坏笑:"本来昨天我叫李若先回去,但她坚持要照顾你,所以我先回去了。呵呵,本想帮你准备只安全套,可惜没有机会把你叫醒。"我嗤了声,直接回座位上准备资料开始工作。果然下午的时候,公司张升迁通知单贴在了公司公告栏上,同时每个部门的邮箱都有份由总经理室发来的邮件,内容当然是我宋无衣由计划部职员升为科长。周围同事投以羡慕的目光,我内心很开心,但脸上的表情还是肃然。升归升,其实我最关心的还是工资能涨多少。

  小榆笑:"我来公司才个多月,你就升职了"我失笑:"好啦,你是我命中贵人行了吧!"小榆道:"要请客啦!"顾大人走过来:"嗯,这次无衣定要请客。塞翁失马,焉知祸福!"我低声问:"工资加多少?"顾大人笑:"按你的职位,应该是80%吧!"我暗爽下,不过嘴上却抱怨着:"唉,这样买房计划可以从以前的百年改为五十年了。"面前两人同时白我眼。

  下班后,又是我们行三人来到上次的火锅店。因为昨夜大醉,所以他们两个也没有让我喝酒,光是小榆人就干掉盘羊肉。我打趣道:"记得小榆的饭量应该很小的呀,要注意身体啊!"小榆笑:"这次不管了,你升职了,也该庆祝下嘛!"看着两人埋头苦吃着,我摇了摇头,觉得房间有点热,便借上洗手间理由出门吹吹风。

  仰头望着深圳第高楼,看着璀璨的大厦,禁不住生出番感慨。出来工作几年了,终于今天稍有成果。记得那年毕业的时候,与几个兄弟在酒席上大谈前途与梦想,有的要开公司当老板,有的要当公务员,有的要当职业经理人,有的要做技术总监。几年后,喊着当老板的同学现在已经是个大排挡的老板,要做公务员的同学下乡进了派出所,想当职业经理人的那位在京城家小酒吧里做调酒师,最后位要当技术总监的开了家电脑维修店;唯没有说前途的我,却在家外企公司由小职员爬到小主管。想到这里,心里有些恼恨这个世界了。为什么男人就定要背着买房的目标,朝着面包奋斗?我无奈了,也怅然了。

  在门前站了几分钟,刚准备进去,馨雯就打来电话,我犹豫了几秒,心里又隐隐开始作痛,还是接了:"嗨,你好!"

  馨雯笑:"下班了吗?"

  我道:"下了,正请同事吃饭呢,呵呵,因为升职了。"

  馨雯笑说:"那要庆祝下哦!"

  "你下班了没?要不要起吃饭?"

  馨雯抱怨:"还没,今天事比较多,快饿晕了!"

  我冲口道:"要不要我帮你带份全家桶?"

  馨雯嗔我:"你当我是猪呀!你知道我公司在哪儿吗?"

  "我知道,不过方便去吗?"

  馨雯沉默了片刻:"有些不方便,要不你吃完饭到我公司楼下等我好么?"我点头答应了。挂完电话,进了店,看着顾大人和小榆已经酒足饭饱地聊着天。见我来了后,顾大人又说要去唱歌,上次小榆说不去,这次她居然也强烈要求去唱歌。唉,上班族的夜生活不外乎酒吧和,除此之外再也没有了。

  我苦笑:"真不好意思,呆会儿我有些事。"顾大人哼道:"有了女人,就忘了兄弟。你可别忘了昨晚是谁在街头搭救你这个酒鬼的!"

  我举手投降:"这样吧,大人你先去开好房间,我随后就到!"顾大人满意地点了点头,领着小榆便出了门,我突然想起了什么,喊了声:"去哪儿唱啊?"顾大人头也不回:"就上次陪总经理唱歌的地方!"

  馨雯身蓝色正装,头发盘了起来,露出天鹅般曲线的脖子,正望着马路发呆。风吹过时,我心中热,老远就喊:"我在这里!"馨雯转头嫣然笑:"以为你不来呢。"我笑:"怎么会呢?对了,顾大人和小榆正在等我呢,我先陪你吃饭,然后再过去。"馨雯道:"算了,你去吧,别让他们等久了。我想回去了。"我愣,这是馨雯第次拒绝我的邀请,我柔声问:"生气了么?"馨雯笑:"怎么会呢?你忘了我不喜欢嘈杂的环境么?"

  第42节:第七章 天大的秘密4

  我苦笑:"至少让我先陪你吃饭吧。"馨雯横了我眼,走近我,轻轻捶了我下,嗔道:"不用啦,你去吧。"我想起周桓的席话,想问馨雯到底怎么回事,但话到嘴边,看着她的笑容,还是点了点头,朝她挥手告别:"那路上小心了!"馨雯站在原地,看着我渐渐远去。

  转过街角时,我回头看了馨雯眼,却看见辆宝马停下来,个男子走了出来,竟是子芦,两人笑着说话,然后馨雯便上了车。我很想跑过去,却发现找不到理由,心中不停告诫自己冷静些。昨晚的痛楚已经经历过了,难道还要来次吗?

  走进了,想起苏沁在这里兼职,我连忙向位迎宾小姐询问:"你这里有没有个叫苏沁的女部长?"迎宾小姐巴眨着大眼睛:"你说的是苏姐么?"我点了点头,迎宾小姐问:"有什么事吗?"我笑了笑:"我是她朋友,今天来看她。"迎宾小姐对着呼叫机喊了几句,然后转头对我说:"你有没有订房间?"我说出顾大人的订的房间,迎宾小姐又与苏沁确认了几句,然后让我进房间等她。看着偌大的房间只有我们三个人,我恨道:"你也真是,干吗偏要来这儿,我们三个不如直接去量贩式的好!"

  这时,个声音响起:"无衣想走了么?"只见苏沁正含笑站在门口,顾大人和小榆见我居然和部长认识,都很惊讶。苏沁热情地叫酒水小姐送来几个果盘:"今天是专程过来玩么?"顾大人回答道:"呵呵,无衣今天升职,来唱歌。"苏沁白了我眼:"那你们要叫小姐么?"小榆见苏沁这般问,脸上阵通红,赶忙起身:"那我先回去了。"顾大人笑:"回哪儿去?今天我们三个唱歌而已,就算无衣想叫,我也不许他叫!"我无辜地反驳:"你才想叫呢!"苏沁悄悄把我拉到旁问:"馨雯呢?"我随口道:"她刚加班完,与子芦在起吧。"苏沁愣了愣:"馨雯不是和你很好么?"我苦笑:"谁告诉你的?你觉得我有资格么?更何况我只是个影子吧。"

  苏沁释然:"周桓他们都告诉你了?"我点了点头,断然道:"如果真是这样,我想我以后都不会出现在她面前了。"苏沁骇然:"这只是你的猜测而已,别这样武断好吗?馨雯好不容易开朗起来,你也不希望她将自己封闭吧?"虽然我没有见过馨雯自闭时的样子,但看到苏沁的惊恐之色,还是知道事情的严重性。我又问:"对了,你干吗来这里兼职?"苏沁没有回答我的话:"你先答应我好不好?不要让馨雯伤心。"她不说还好,这样说我倒是有些愤怒了,皱着眉头说:"她现在已经康复了,正跟子芦起逛街开心着呢。"苏沁愣,脸上开始变得阴暗。

  苏沁陪我们喝了几杯红酒,叹了口气,便带起阵香风而去,也没告诉我她为何会来这里兼职,看她的样子似乎有些苦衷。因为她跟妈咪打过招呼了,所以我们这个房间没有人打扰,自然不用像上次那样来几群小姐,让大家挑得眼花缭乱。如果真让我和顾大人有机会挑,我猜小榆定会夺门而逃,然后第二天便辞职不干了。原因很简单,两个上司都是登徒子。

  唱到近十点,小榆有点醉意,三人便同离开了夜总会,随后顾大人提出来要我送小榆回去,我却很想知道馨雯与子芦到底去做什么了,所以委婉地让顾大人送小榆回去,反正嫂子正在娘家。顾大人临走的时候说了句:"这是我结婚以来,第次送女孩子回家。"我心中暗笑,希望不要出什么状况。看着两人上了的士,我便掏出手机给馨雯电话,却直无人接听,我叹了口气,搭上回家的地铁。就快到自己要下的那站,我忽然打了个冷战,好像心里突然冒出个念头,想要抓住些什么。我没有下地铁,而是继续坐下去,直到了馨雯家那个站。我要找馨雯问个清楚,说个明白。无论结果如何惨烈,我都要弄明白。

  来到馨雯家的小区,保安又拦住了我,幸好我还记得馨雯家的楼层号码,并报了王伯父的姓氏,登记完,便让我进去了。走到电梯前,冷风吹,好像有点散了酒力,我暗忖如果馨雯不在家怎么办,那要面对的可能是她父母。犹豫了片刻,咬牙,我心中涌起壮士断腕般的豪情,跨步进了电梯。时间很佩服自己的勇气,好像已经有几年都没有这么勇敢过。

  第43节:第七章 天大的秘密5

  记得上次还是在大学时跟个学姐告白的时候,那可是在图书馆中,多少同学和老师看着,结果是学姐脸红红地跑出了图书馆。很后悔那时候看多了日剧,总以为男女交往之前是需要大声告知下对方,这样才能浪漫幸福地在起。几年后,才痛苦地发现,男女之情萌发时,犹如天街小雨润如酥,悄然无声,密密麻麻地蔓延着,而不是晴天平地声雷,让彼此华丽而震惊地开始。

  我毅然地走到馨雯家门前,按了按门铃,几秒后,馨雯妈脸惊讶地看着我,然后笑道:"是无衣呀!"我有点慌了:"馨雯在家么?"

  坐在客厅中,喝着王伯父递过来的铁观音,我问:"馨雯还没回来么?"王伯父却道:"无衣,你可知道什么季节的茶叶最好?"我摇了摇头,王伯父笑:"夏茶色泽灰暗,茶叶轻飘宽大,嫩梗瘦长,香气有些粗老。"顿了顿,又说:"春茶色泽绿润,茶叶肥壮重实,较多毫毛,但香气馥郁,知道了吗?"我头皮发麻:"那应该是春茶较好?"王伯父呵呵笑,点了点头。王伯母笑着说:"馨雯还没回来,我们正准备休息了,我看无衣你还是明天再跟馨雯联系吧!"王伯父挥手示意不要紧:"你先进去睡吧,我和无衣喝喝功夫茶,正好等着馨雯回来。"我很后悔,本以为馨雯不在,我也该回去,却被王伯父抓住喝茶,不知道待会儿又要问些什么茶叶字画古董的。唉,可惜自己并不擅长那些,唯拿得出手的,就是平时熟读的那些宋词元曲。

  王伯父果然说了些字画古董类的知识,我只有点头,王伯父笑:"可惜子芦不在,馨雯这些朋友里,子芦的才学见识实在不错。"言下之意就是说我才学浅薄。我暗道这都什么年代了,还讨论这些,见王伯父提到子芦,我便问:"听馨雯说,子芦家与伯父家是世交?"王伯父口喝完茶:"嗯,子芦爷爷辈与我父辈很熟。"

  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又想告辞,但看王伯父的表情,很享受这么晚与人喝茶。他忽然问:"听馨雯说,你会写词?"我脸红了,想不到馨雯居然把这事都跟她爸说了,忙道:"平时无聊时写的,水平差得很。"王伯父呵呵笑:"你那阕宴清都写得很不错呀!"

  我的脸更红了,那可是情书,馨雯怎么能让她爸看呢?王伯父道:"无衣,谢谢你!"我有些疑惑:"伯父这可是您第二次说谢谢了,我很不明白。"王伯父叹了口气:"为何要说谢谢,实在是因为馨雯之前我和她妈很担心,自从她与"话到此时,门外响起钥匙的声音,王伯父讶然:"馨雯回来了!"我连忙起身,不知道馨雯知道我在她家,会有什么反应。

  门打开时,就听着馨雯的笑声,同时还有个男子笑着说:"有机会去泡泡温泉吧,对皮肤很好。"馨雯说:"好呀,那下次起去吧!"听起来很甜蜜幸福。

  馨雯推门进来,见我面带寒意地站在王伯父身旁,脸上的笑容僵住了,愣了愣,眼神中露出丝不自在,这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表情。直以来,她都那么落落大方,仿佛什么事都不放在心上,惟独今天我突然出现在她家,她才露出此表情。

  同时间,子芦健硕的身型在馨雯背后露出,脸上的笑容也在看到我的时候僵直不动。我怒火中烧,这两天来的疑问忧虑,在这瞬间都将爆发开来。没等我开口,王伯父已经闻到气氛中的尴尬,长笑声:"无衣在陪我喝茶呢!"馨雯脸上挤出丝笑容,望着我:"你不是陪同事唱歌去了么?"如果可以的话,我宁愿夺门而出,然后忘记今天见到和听到的切,我情愿没有认识这个女孩,情愿让这该死的蓝牙手机当场摔破,可惜我还是很理智地控制着情绪,笑道:"有些话想跟你说的,可是你电话打不通,我就到你家来了。"

  王伯父也算是人老成精,知道再这样下去,几个人都下不了台面:"呵呵,刚与无衣讨论茶叶字画古董,刚好子芦你也来了,正好和我老人家探讨探讨。"子芦微微笑,坐到他身旁。馨雯又望了我眼,笑着问:"爸,你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