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逃避馨雯的根本原因吧。并不是说馨雯是个贪慕虚荣的女孩,在我看来,她所接触和身处的,都是我不能高攀的,也可能,这就是我的自卑心态吧。

  随着社会的进化,很多大学生都跟我样,大家都像天空的雨水,掉落尘世间,有的掉入大海,有点掉入小河,有的掉入臭水沟;本质上都是雨水,可惜进入不同的领域,自身的结构却已变质。有的邂逅豪门女,有的结识上班族,有的爱上工厂妹,有的喜欢风尘女,各有所遇,各有所求。

  这个咖啡厅的风格与星巴克上岛老树迪欧不同,里面的摆设有点像茶餐厅,有点像王家卫电影中的咖啡厅。

  李若吐了吐舌头,向侍从招了招手,要了份咖喱牛肉饭,我想起那次馨雯说的话:"记得第次与你吃饭时,你点的也是这份。"那时我回道:"就像我喜欢某人,所以会永久坚持下去。"我正回忆,李若拍了拍我的手,嗔道:"你想什么呢!都走神了?"我呵呵笑:"我在想我该吃点什么呢。"侍从见我们是情侣,介绍了几份情侣套餐,而我有点伤感,随口道:"来份意大利通心粉吧。"李若笑道:"你喜欢吃粉?"我回道:"嗯,感觉通心粉像桂林米粉吧,只不过比后者硬了许多,有点韧啊。"

  第48节:第八章 晚餐约会5

  用完餐后,外面的雨还没有停,李若点也没有离去的意思,看来很喜欢和我在起,我想回去也没什么事,就这么聊了下去。两人聊到大概九点多的时候,我手机响了,看,居然是公司总机的电话,李若脸色有点紧张起来,以为是馨雯打来的,我把手机屏幕扬了扬,笑道:"是公司打来的,定是顾大人找我聊天呢。"李若的脸色稍晴,我心道女人小心眼的样子,也是蛮可爱的,随手接起电话。听完电话那头讲着什么,我手震,杯子翻倒,水滑落在我的衣服上,李若起身拿纸巾擦拭,而我却整个人呆了。

  李若也跟着紧张起来,忙道:"出了什么事?"我叹了口气,此刻与李若处在甜蜜的氛围中,而通电话却将我扯了出来,我欲言又止,还是向侍从招招手买单,然后伸手握着李若正拿着纸巾的手:"我出去有点事,你先回家吧。"李若低头不语,我长叹口气:"对不起。"说完,我起身向门口走去,忍不住回头看了李若眼,娇柔无依的背影,看得我心软,悄悄走回她身旁,俯首在她耳旁对着她的耳朵吹了口气,字句道:"你的东西没有掉,直会在你身旁陪着你。"我微微笑,朝门口走出,李若起身望着我,我没有回头。因为我知道,她此时定会哭,如果回头,我会因为她的眼泪忍不住留下,可我很无奈,我定要回公司趟,李若终究还是带着哭音喊道:"无衣!"

  我的脚步停了几秒,咬牙,还是消失在茫茫的夜雨中。

  扑面而来的大雨转眼便将我全身淋湿,冰凉的雨水透过衬衫,让我已经感觉不到衣服的存在。我在街头奔跑着,用最大力气奔跑着,眼睛似乎已经看不到前面的景象了,全是水珠造成的蒙胧。我咬着牙,双脚踏着个个水洼,脸上已经被雨水打得生痛,心里也苦不堪言,暗恼着为什么会这样。

  咖啡厅离公司很近,跑了大概几分钟,便到了大厦出口处,擦了擦眼中的雨水,前面站着个人,撑着伞直直地站在那里,我抹了抹脸,大声喊:"她人在哪儿?"

  此人转身对着我,竟是谭奇伟,见我如此狼狈,冷笑道:"当年小顾求时之欢,惹下情债无数,我今天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么栽培你了,原来你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我怒道:"馨雯在哪儿?"这时,大厦门口走出人,正是那个保安同志,对我喊道:"她人在里面休息!"我赶紧朝里面走去,与谭奇伟擦身而过的时候,他低声说:"我晚上回公司的时候,见她个人淋得湿透,喊她进去躲雨,她却执意站着不走。"我停住脚步,他继续说:"我借了把伞给她,等到我几分钟前出公司,见她还在,看她样子差点晕倒,便把她拉进公司休息了,唉"

  我沉默了几秒,转头望着他,说了两字:"谢谢!"便急急跑进大厦,心中很内疚。进了大厦的接待室,便见到馨雯娇容苍白,和我样,也是全身湿透着。我现在已感到有些头晕发烫,她个女孩子岂不是更加糟糕了?此时我脑子里已没有下午电话里的怒火,什么恼恨厌倦都没了,我站在门口,轻声道:"馨雯!"她闻言转头,秀眉轻展,嘴角缓缓翘起,笑:"你终于来见了我"

  我点了点头,很心疼馨雯此刻的模样,抢前几步:"为什么这么傻?"馨雯欣然道:"因为我想见你,我们不是说好不见不散的么?"她的语气里丝毫没有怨恨,让我很内疚。室内的温度虽然不低,但穿着湿衣服,可想而知有多冷,我忙问:"冷么?"刚想把衣服脱下给她披上,却想到自己的衣服也是湿的。馨雯浅浅笑:"你怎么也全身湿了?"

  我摇头苦笑:"接到谭奇伟电话后,我就跑过来了。"馨雯道:"你好傻哦。"闻言我差点落泪,想握着她的手,给她点温暖,却发现自己竟然难以伸出手。这时,保安同志走进来递过两条雪白的毛巾,我伸手接过,望着馨雯发际不时滴落的水珠,叹了口气,还是走到她跟前,小心地替她擦拭着。馨雯没有动,脸上的笑容直挂着,忽然道:"无衣,你是不是觉得我在骗你?"我笑了笑,没有回话。这时候再与她讨论这些,那我真是个小气的男人了。馨雯伸手抓着我的手腕,我与她双目交织,她说:"好怀念那时候在地铁上用蓝牙寻找你的日子。"我心中热:"嗯,我也样。"馨雯失神道:"无衣,你知道吗?从认识你开始,直到现在,我都没有想过骗你。"我无言地点了点头。

  第49节:第八章 晚餐约会6

  馨雯又说:"也许你已经从苏沁周桓那里听过我的事情,我开始认识你后也想告诉你,但怕你因此离开"我心中吼道:他们根本就没有告诉过我什么,唯听出些端倪的就是我长得像她以前的男朋友。见馨雯说话的语气很是疲惫,我忙道:"我送你回家吧,这样很容易生病的。"馨雯笑着摇了摇头:"你听我讲完好么?虽然子芦对我有好感,但因为我和他从小起长大,我只把他当亲哥哥样,那次被你看到我陪他逛街时,是我这年多来第次陪他逛街,我爸爸应当告诉过你,我有年多没有和朋友联络了吧,所以子芦见我恢复了,很开心地央求我陪他出去,我却没想到被你看见了"

  我低着头听她说着话,心中万分感慨。子芦的问题算是搞清楚了,但是周桓说我像她以前男朋友的事情,我却还是想问。这时馨雯又道:"其实我直想告诉你的,就是你长得像我以前的男朋友。"我心头震,馨雯还是告诉我了,我该感到开心,还是沮丧呢?馨雯忽然用很大力气握着我的双手,轻轻地说:"你笑起来的样子很像他,连害羞尴尬的样子都像,你还记得那晚你在我家么?你最后微笑地说着告辞,却把我心中的你和他分了开来,那刻我才明白自己喜欢谁了"话音渐弱,便感觉馨雯娇躯软,已无意识地瘫倒在我怀里,我整个人像被雷电劈中,刹那间仿佛灵魂抽离了自己的身体。

  看着馨雯晕倒在我怀里,我呆滞了几秒,然后像触电般地醒了,咬了咬牙,将馨雯横着抱了起来,朝门口冲去,保安同志见此情况,忙问道:"怎么了?"我苦笑道:"她晕过去了。"又发了疯般地央求他:"帮我叫辆的士!快!"保安同志应了声,便迅速地跑到外面。看着馨雯苍白的面容,紧闭的眼角处逸出滴泪水,轻轻地滴落在地上,虽然无声无息,我却看得黯然神伤,喃喃道:"你这又是何苦呢?"

  不多时,保安冲了进来,叫道:"车子来了,快!"说完回身去找伞,没等他转身,我道了声谢谢,便急忙抱着馨雯往外冲去,看到门前大雨中正停着辆的士,司机好像也明白了什么事,忙跑了出来替我开了车门。我把馨雯小心翼翼地放进车中,正准备进车,便听到身后个柔弱的声音响起:"无衣!"我心中犹如热锅上的蚂蚁,仿佛这句话是在叫别人,也没回头,直接进了车中,喊道:"去医院!"

  司机开动车子朝医院的方向驶去,我才想起刚刚有个声音在喊我,透过全是雨水的后窗,我朦胧地感觉有个身影正痴痴地站在大雨中望着我。

  很快就到了医院,我把馨雯肩膀上的包取下,挂在自己的脖子上,便又横抱着她冲进了医院,并大声喊着:"医生!医生!"十多分钟后,看着馨雯躺在病床上熟睡着,我整个人也松了口气。刚刚医生告诉我她只是淋了雨,并且有些发烧,打了点滴就会没事。此刻时间已是晚上十点,我正考虑要不要把馨雯的事告诉她家人,便听到包里的手机声,心里暗道不好,如果真是她家人,我该如何说告诉他们呢?难道说馨雯因我淋雨昏倒了,并且现在已经进了医院?

  叹了气,还是打开了包包,找到手机看,居然写着李子芦。我心想要不要挂了他呢,但又觉得这样隐瞒着他,有点卑鄙,他始终是馨雯的好朋友,馨雯也待他如兄长般,我又何必做的如此阴险。手机响了十几秒,我还是按了接听键,就听到子芦温柔细腻的声音:"馨雯,你在哪儿?"我苦笑两声,子芦听到,电话那头他似乎愣了愣,便怒道:"你是谁?馨雯在哪儿?"我清了清嗓子:"馨雯?!"子芦怒笑声:"这个手机的主人呢?还是说你是个小偷!"我轻声道:"子芦,别那么激动,我是无衣!"子芦顿了顿,笑了:"哦,无衣呀,馨雯呢?她怎么还没回家?"话语虽是客气,我却闻到了丝火药味,不过他最后的问题使让我陷入了苦境,见我沉默不语,子芦厉声地问:"宋无衣,你把馨雯怎么了?"我看不是办法:"馨雯有点事出去了,可能晚点回来吧!"子芦怒笑:"晚点回来?是回你那儿,还是回她自己家?刚刚她爸爸给我电话,说馨雯手机没人接,以为和我在起"我没听他后面说什么,把手机拿到眼前翻,果然是三个未接电话,难道是送馨雯去医院的路上,因为自己心神恍惚没有听到?

  第50节:第九章 厄运接踵而来1

  听着子芦的咆哮声:"你到底想怎样?馨雯去哪儿了?"我深深地叹了口气:"子芦,馨雯她"子芦抓狂了:"她怎么了?!你说啊!"我颓然道:"她现在进了医院。"电话那头片寂静,接着就听到他的吼声:"你这混蛋,你对她做了什么,她现在在哪家医院啊,你这个混蛋"

  我把医院的地址告诉了子芦,然后便清楚十几分钟后,我的下场会是多么的惨,而且估计馨雯的爸妈也会来,我该如何面对他们呢?

  第九章 厄运接踵而来

  我坐在馨雯房间外的椅子上,暗忖自己是不是要开溜,起身透过门上的玻璃看了看馨雯,她正躺在床上,眉头深蹙,似乎做着噩梦。

  我推门而入,坐在馨雯床前,很想握着她的手,跟她说些话。可是心中又是阵苦涩,我真的可以给馨雯幸福吗?刚刚电话里,子芦骂的句:"你个穷小子,你以为你能给馨雯什么?你什么都没有,你到底能给她什么?"让我直到现在还无地自容。看着眼前的馨雯,仿佛她起身笑说:"你退缩了么?无衣,要为我们以后加油啊!"阵胡思乱想后,我感到病房的药水味有些让我头晕,想出去抽支烟,便将手上的包放在她床头,陡然却见到包里的缝隙间藏着张照片,伸回去的手抖了抖,很想拿出来看看,也许那就是馨雯以前和她男朋友的照片吧。我犹豫了片刻,终于好奇还是战胜了犹豫,我将照片拿出。

  入目的是张合影,背景是在片近乎于银色的沙滩上,后面是望无际的深蓝色海水,看就不是在这个城市,应当是在国外某个小岛。照片中馨雯与现在变化很大,清爽活泼的身姿,笑容也很开朗,而不是现在脸上若有若无的忧伤。她的手臂十分亲密地搭在个清瘦男子肩上,仔细看男子的面容,我眼睛忽然亮出光芒,惊讶他与我的长相竟有七分相像。我摇头苦笑,应该说我与他的长相有七分相像。两人对着镜头都笑得很开心,看着馨雯与他亲密的姿势,我居然没有半分醋意。如果说馨雯当初与子芦在起,我肯定是妒火中烧,但面对着馨雯这张照片,我却淡定自若,犹如漫步在无人的街道,冷静异常。翻照片背面,行秀丽的字句:海的回忆,银色代表永久,蓝色代表生命,愿我们能永久地相爱,直到生命老去。下行落款:馨雯,二零零五年。

  看到这里,我的手颤,照片悄然飘落于地,我将照片拾起放回馨雯的包包里,然后叼起根烟,退出病房,来到走廊的尽头,靠着窗户,点了火,深深地吸了口,又深深地吐出,外面的雨还是没有停。几秒后,便听到阵急促的脚步声从走廊那头传来,医院的灯光并不是那么强烈,隐约看到四个人朝这边奔来,其中个正是医生,后面三个依序是子芦,还有馨雯的爸妈。

  我掐灭烟头,收拾了心情,迎了上去,心中抱着死了之的准备,脑子里闪过几种悲惨的结果:被子芦打死,被馨雯爸骂死两方人马同时在馨雯房门口停住,馨雯妈首先走到我面前,很生气地看着我,我皱着眉头,正要把事情解释遍,却感觉脸上热,"啪"的声过后,我眼中片金光,半张脸酸痛起来,我被扇得退后几步。

  我又走前几步,馨雯妈斥道:"你把馨雯怎么了?"我强忍脸上的酸痛,微笑地指了指房内:"馨雯没有什么大碍,只是淋了雨有些发烧而已。"馨雯爸叹了口气,子芦赶紧推开门,让两位老人进去,我伫在门口,子卢转身看着我,冷冷道:"你觉得你现在这个样子有什么资格追求馨雯?连个女人都保护不了!"说完,把门悄悄掩上,留下我个人站在冰冷无人的走廊上。

  走出医院的时候,外面的雨也停了,霓虹灯下,地面上开始冒起淡淡的雾气,我摸了摸脸,暗道这巴掌还挨得真不轻,也巴掌将我在馨雯家人心目的好感全部打碎。其实,就算当时馨雯爸妈没有责怪我,子芦那些话也够我受的,字字如针,句句如刺,狠狠捣在心头,像受了内家拳样,有种重伤吐血的感觉。

  第51节:第九章 厄运接踵而来2

  不过我心头也放下块石头了,对馨雯的误会也全部解开了,但没想到后果却是馨雯进了医院。如果可以的话,我情愿直误会着,也不愿见她如此。想着想着,手机响起,是李若打过来的,我微笑接通:"回家了么?"李若道:"嗯,已经回了,她没事吧?"我怔了怔:"嗯,她在医院呢。对了,你怎么知道?"李若道:"我去了公司,见到你正抱着她上车,我还喊了你声。"我叹了口气,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李若又说:"我刚问了那保安,他说馨雯在雨中等了你个多小时。"停了停,深呼了口气,又道:"无衣,你可以如实回答我下面个问题吗?"见李若从没如此正容地说话,我说:"你问吧!"李若问:"下午坐地铁的时候,馨雯是不是约了你?"

  我很想撒谎,但想到馨雯人已在医院了,便颓然道:"她确实约我下午六点半在公司门口,但我没答应。"李若似乎没听到我后面的句,怒道:"那你怎么还和我起去吃饭?"我见李若如此反应,无语着。李若又说:"人家现在为了你在雨中淋了这么久的雨,现在进医院了,宋无衣,想不到你竟然如此狠心与无情!"我脑子片空白,这恐怕是今天继馨雯晕倒以来,给我的第二个打击了。我叹了口气:"如果这是你对我为人的评价,我无话可说。"李若幽幽道:"可现在情况就是这样"我有点心灰意冷,要解释吗?有用吗?见我没说话,李若又说:"你好好陪着她吧,你也淋了雨,也要注意身体。再见!"

  挂完电话,我说不出的郁闷,李若此刻却不知道我没有陪在馨雯身边,而是被她家人扫出门。街道上冷清片,溅起的水打在全身,我朝着夜空像野兽般吼着咆哮着,这是上天对我的惩罚么?因为多情?还是因为滥情?夜空中的云团渐渐散开,露出轮月亮,正悄悄与乌云擦身而过。几分钟后,四周月光如水,寂静非常,温柔地洒在我身上,似乎在安慰着我这个抓狂的野兽。我蹲下看着水面的倒影,对着自己的样子笑了笑,真像个白痴般,个爱情的难关就让自己如此大喜大悲么?为何不成熟点?为何不洒脱点?想到这里,所有的快乐恼怒抛于脑后,我踏着积水往家的方向走去。

  顾大人脸古怪地从接待室走出来,我赶紧上前:"大人,里面几个怎么样?"顾大人叹了口气,我心里咯噔声,难道三个人都不行?我忙道:"不是吧?这三个可是我千辛万苦从几千个人里挑出来的啊!"顾大人见我说得夸张,拿起资料夹轻轻敲了敲我的脑袋,哂笑:"我又没说不行,就是怀疑这三个是不是你招来的,还以为你从哪儿挖来的。这三个不错!薪水我已经和他们谈好了,你等会儿带他们去人事部报到。"说完,转身回朝计划部走去,又转过头来道:"无衣,我看你今天状态不错哦!"我挺胸膛:"那当然,好歹也是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