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 部分阅读(2/2)

加入书签

人手下第高手,怎能辜负您提拔我的苦心呢!"

  顾大人笑骂了几声,便消失在走廊的尽头。我叹了口气,哪儿是状态不错,想起昨天的事就隐隐头大,幸好我也是有了工作可以忘记切的人,兴冲冲地进了接待室,朝里面的两男女笑道:"大家跟我去人事部报到吧,也欢迎大家加入我们计划部这个团队。"三人对望眼,同声道:"谢谢科长,以后多多照顾!"我点了点头,暗爽不已,有了三个手下,就真的有点当官的味道,不像对着小榆那张没有表情的脸,仿佛她是科长,我是职员般。不过因为小榆经常在紧要关头可以跳出来说些惊人之语,我和顾大人也甚是倚重她。

  带着三人在人事部填了资料,又让他们去医院检查身体,接待我们的正是那个雀斑小姐,我想起那张人员单,便问道:"业务部昨天招的人来了没?"雀斑小姐哼了声:"人家上午就搞定了!"我看她如此表情,就知道李若已将人员单给她了,和她对话也是无趣,便转身准备回计划部,雀斑小姐却在身后轻轻道:"李若怎么好像哭过了?不会是你对她怎样了吧?"我旋风般然转过身子,冷冷道:"这好像不是你该关心的吧?"雀斑小姐见我言语不善,赶紧缩回自己的位置上,我哼了声,心道这女人成天就知道八卦,也不怕舌头长疮。

  第52节:第九章 厄运接踵而来3

  此时,门口也传来重重哼声,我没有转头,就知道是谭奇伟。不知道他又想干什么,难道是因为李若哭的事情吗?

  我转过身来,脸上换上灿烂的笑容,道:"这么巧呀,经理!"谭奇伟眼中闪烁着丝阴寒,见我如此客气,也不好发作,点了点头:"正好碰到你,想问你些事。"两人径直走到公司的吸烟室,各自抽着自己的烟,谭奇伟好像想到了些什么,问:"昨晚的事怎样了?"我叹了口气:"还不是那个样子,烦啊。"谭奇伟笑了笑:"好好珍惜馨雯吧,我看人家对你是痴情呢。"我心道你倒是开心,这样你才有机会追求李若了。我苦笑几声回应他衷心的祝福,谭奇伟脸上随即露出古怪的表情,张了张嘴,欲言又止。我问道:"经理找我不会就说这个吧?"谭奇伟叹了口气,狠抽几口:"李若今天来上班眼睛都是肿的,看她的样子好像哭过了"我脸上还是挂着笑容,心中却是无奈着,也明白谭奇伟的心思。如果昨晚没有馨雯的出现,他定以为我伤了李若,可事实上我的确伤了李若的心,他现在这般问我,脸的不知所措,看来也是坠入情网了。这么优秀的男人,居然也深陷其中,实在有些令人扼腕叹息。

  我故意问道:"李若哭了么?"谭奇伟点了点头:"要不是昨晚我见你和馨雯在起,定以为又是你这个罪魁祸首。"我道:"这好像不像经理你的风格,居然上班时间拉着我大谈心事,呵呵"谭奇伟笑:"随口说说罢了,我找你是有正事要谈。"我道:"经理好像忘了我是计划部,你是业务部。再者,要谈的话也是找顾大人谈吧。"谭奇伟把手上的烟头弹,眯着眼:"小顾?他马上要去工厂了,这边计划部以后估计都是由你做主了。"我心里惊,不是说让顾大人去工厂学习么?难道总经理变卦了?但我面不改色,笑道:"顾大人要去工厂,我是知道的,就算由我做主,以前大人他是怎么做,我也将按他的意思做。"话的意思是就算是顾大人去工厂,我也会听他的吩咐做事。在我理解里,自己既然跟了顾大人,就要坚定立场,不能轻易做墙头草,就算是朝天子朝臣,也要铭记这个臣子是跟哪个天子的。

  谭奇伟摇头笑:"我话还没讲完,看你的反应好像连听完的意思都没有?"

  "好吧,你说吧,我听着呢!"

  谭奇伟低声问:"无衣你可知道公司人事架构?"我奇道:"不就是总经理,然后下面就是你们几个部门经理了吗?"谭奇伟反问:"那你可知公司老板是谁?"我怔了怔:"老板?好像还从没见过呢。"谭奇伟哈哈笑,道:"嗯,老板你或许没有见过,但这些已经不再重要了,因为现在已经换了。"我脸迷茫,不知道他想跟我说些什么,谭奇伟嗤道:"你以为我们个电子贸易公司,能有这么多钱买下工厂吗?"我呆道:"换老板了?换谁了?"谭奇伟笑:"当然是这次资金的投入者了!"我喃喃:"那就是说,公司被收购了?"谭奇伟摇头:"不完全是收购,而是正在逐步被收购!"

  我有点反应不过来,问:"那关我什么事?"谭奇伟正容道:"现在将要跟你说的,就是关系你我的事。"顿了顿:"总经理以后将不负责总公司这边的事物,而是去负责工厂那边的事。"我道:"那不是被夺权了吗?"谭奇伟点了点头:"事实上这两年总公司的客户人脉早已被我抓在手里,这次小顾要被调过去,是总经理自己的意思,我看总经理这次自己都难保了。"我接道:"如果顾大人跟着过去,很可能因为后面总经理与大老板斗法失败而离开。"谭奇伟眼中露出赞许:"嗯,你猜得很准。"

  我看顾大人有麻烦,心里也慌了:"谢谢你了,我回办公室了。"谭奇伟把拉住我:"你觉得现在告诉小顾有用吗?而且我的话还没说完。"我道:"还有什么没说?"谭奇伟道:"小顾这次谁也帮不了,除非老板出面干涉,难道你还看不出这是总经理的垂死挣扎么?"我黯然无语,依顾大人的性格,总经理以前是他的上司,换作我是顾大人,他是总经理,难道我有理由不陪他起共患难吗?谭奇伟道:"我要告诉你的事,就是小顾与总经理去了工厂后,如果老板真的将他们剔出公司,你就是计划部的主管,我也会升为公司副总,你明白我的意思吗?"谭奇伟的话我倒是明白了,就是等顾大人和总经理走了后,让我全力配合他的工作,这样他的副总也会当得安稳些。看他今天的动作,应该是知会了不少部门主管。

  第53节:第九章 厄运接踵而来4

  我心中很犹豫,难道眼睁睁看着顾大人进入死局吗?谭奇伟见我有点矛盾:"我知道小顾平时对你很照顾,但如果你全力配合我,到了年底,我直接升你为经理,你考虑下吧!"说完,拍了拍我的肩膀,准备出门而去,我忙问:"你为何突然这么照顾我?"谭奇伟苦笑声,叹道:"你可知道我当初让李若来业务部,答应过她什么吗?"我呆问:"答应过什么?"谭奇伟没有回头,冷冷道:"答应她多多关照你这个白痴!"

  我个人待在抽烟室,接连干掉几支烟,让自己尽量冷静下来。刚刚谭奇伟的番话说得我心中滔天大浪,两天前,总经理还兴致盎然地大谈公司前景,却不曾想到这是个假像公司居然被收购了。更让我担心的是,顾大人如果真去了工厂,很可能会跟着总经理起翻船,怪不得总经理会调顾大人去工厂,而不是谭奇伟或者别的部门的人,因为只有计划部的人才会跟着他去冒这个险。

  按谭奇伟的说法,新老板的到来,采取的手段并不是第时间大开杀戒洗刷人员,而是采取怀柔隔离政策,将要动的人,先放置边,然后再采取措施解决,为的就是不造成公司的恐慌,同时间把谭奇伟调为副总,也是为了安抚公司的员工,而谭奇伟这小子前身就是业务经理,能力和手上的资源都是公司需要的,他要升副总自然是水到渠成,我却没想到他如此好运!而我自己这边更是心如乱麻,谭奇伟所提出的条件很诱惑,到了年底可以直接调经理,短短的几个月里,连跳两级,这是职场内很少有的。不过我还是留了个心眼,这种过桥抽板杀人灭口的事,电视小说里是屡试不爽的。我叹了口气,亲爱的顾大人,我该眼睁睁地看着你走进深渊吗?还是等你离开后,花开富贵青云直上呢?时间,我有点头痛了。昨夜的淋雨加上现在这个局面,使我感觉身体沉重不堪,到底怎么办?为什么我面前总是出现选择题,而不是帆风顺,行云流水?看来定得去拜拜佛了,这样下去我迟早会崩溃的。

  下班后,我坐在位子上想着事,连顾大人和小榆离开办公室我都不知道。整个办公室只剩下我个人,由于没有开室内灯,窗外大厦顶端的射灯照了进来,把整个办公室弄得忽明忽暗,说不出的冷清与古怪。我轻轻叹,想起了馨雯,也想起了李若,前者的身体不知道好了没有,有没有出院,而后者对我的误会是否依然在继续。

  我拿起座机,拨通了馨雯的手机,接电话的是是王伯母,我没有说话就挂掉了。昨晚那巴掌我还记忆犹深,如果让王伯母知道是我打来的,定又是阵痛斥。馨雯是否出院了?还是在家休息?还是去公司了?心头闪过无数的猜测,不知不觉我进了电梯,出了公司门,在街头漫无目的地走着。走到个大厦前,抬头看,赫然是馨雯上班的地方,我犹豫了片刻,还是迈开步子走进大厦。看着气派的大堂精致的前台豪华的电梯,心中阵波动,这就是馨雯每天上下班的地方,我耸了耸鼻子,依稀闻到了馨雯的香水味,令人无奈的却是伊人不知芳踪。难不成我还敢厚着脸皮去她家找她么?就算去了,也是自找难堪,何况那晚我还潇洒悠闲地婉拒了他们。正黯然无神地站在大堂,身后响起个好听的男声:"这不是无衣么?"

  转头望去,居然是好久不见的周桓,我笑道:"是你呀,好巧啊!"周桓依旧是金丝眼镜,穿着套白衣似雪的西装,这年头几乎没人敢穿白色西装,就算有人敢穿,给人的感觉要么就没品位做作,要么就是去参加什么舞台表演。可是周桓穿了,没有半丝恶感,更显出他的高贵与优雅,看得连我这个男人都心神荡。

  周桓双手插袋,姿势有点懒洋洋:"巧么?你站在我公司楼下,好像不能用这个词吧。"我故作吃惊道:"原来你在这上班?"周桓失笑道:"少跟我装了,你又不是不知道馨雯哪上班。"我干笑声:"下班了,没事刚好路过这里,就进来看看了!"周桓走到我跟前,低声叹了口气,搭着我的肩膀往门口走去,边走边道:"馨雯今天没来上班呢,看来你是白跑趟了。"我苦笑:"是么,其实我也不是"我话没说完,周桓大笑:"不要告诉我你真的是路过!我们也好久没说过话了,找个地方聊聊吧。"看着周桓如此亲切,我脱口道:"我最近和馨雯有点麻烦了。"周桓若有深意地看了我眼,微笑着说:"是子芦那混蛋吧?"我摇了摇头:"比这更麻烦。"周桓愣:"还有比这更麻烦的呀?"我点了点头,两人并肩朝旁边的上岛咖啡走去。遇见了周桓,我的心情就好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不光是感情上的问题,似乎连公司里这些事都要请教他了,毕竟他也是家大公司的高管。

  第54节:第九章 厄运接踵而来5

  咖啡厅里人倒是很多,但不嘈杂,我选了个很偏僻的地方,而周桓并没有反对,可能他知道自己太帅了,需要低调行事吧。两人要了壶咖啡,抽着烟,沉默了半晌,周桓轻轻吹散了眼前烟雾,动作细腻得让人觉得像个女子。他笑了笑,轻轻道:"说吧,到底是什么事让你感到麻烦,看我能不能帮上什么。"

  我口喝掉杯中的咖啡,由于没有加糖,甚是苦涩,皱了皱眉,沉声道:"馨雯今天没来上班,你知道为什么?"周桓道:"人家是老板的千金,我哪儿知道。"顿了顿,又道:"不过我见王董今天心情很不好,开会的时候都发脾气了,这是很少见的。"我叹口气:"因为馨雯昨天进了医院。"周桓随即呆,紧张地问:"馨雯怎么了呢?没什么事吧?"

  我苦笑:"因为昨天她在雨中等我,发烧后晕倒了!"周桓手指紧握了下杯子,抖了抖,又轻轻放开了,摇了摇头,叹道:"如果你刚刚在大厦告诉我,你我就不会坐在这里了。"听他的语气也很愤怒,我颓然道:"我知道千错万错都是我,但你知道我心中有多么压抑痛苦吗?"周桓惊讶道:"难道你有苦衷?让馨雯等你等到晕倒?"听到这里,我不禁对周桓好感大增,换做面前的是子芦,此时已经抓着我痛殴了。我给自己倒了上咖啡,又抿了口,无奈道:"其实之所以馨雯会晕倒,是我没有去见她,而她却在等,但你知道我为什么不去见她吗?"周桓笑了笑,像发现新大陆般道:"说说?"我恨道:"还不是因为你和子芦!"

  周桓笑容顿时僵住了,低声怒道:"关我什么事?不过我倒知道子芦有去插手你们的事。你倒是说说与我何干?"我苦笑着把那晚三人在小区花园说的事及子芦陪馨雯的事说了遍,周桓便大笑起来。我很恼火,冷冷道:"我知道我配不上馨雯,但你们也不用如此贬低打击我吧!"周桓笑道:"宋无衣,今年二十五岁,在家公司计划部做职员,进公司刚好年,前几天已升至科长,上司是顾大人,最近公司刚刚换了老板。"我顿时张大嘴巴愣了,周桓收回笑容,肃然道:"从你那天来馨雯家后,我和子芦分别查了你的资料,甚至连王伯父都派人查了你的资料。"我悻悻道:"查到了什么吗?我有骗你吗?"周桓欣然:"嗯,你那天告诉我们的,与我们查的结果样,证明你并没有骗我们。"我怒道:"这就是你们高层人士的做事风格吧?难道你们怀疑我接近馨雯有什么目的吗?"

  周桓见我发火,也没在意,继续道:"其实调查清楚后,我们三人虽然知道彼此都为馨雯调查过你,但都没有商量起做出下步的动作,毕竟你与馨雯从开始到现在,都是馨雯自愿的,你也对馨雯不错。王伯父向爱惜馨雯,估计他也不会反对你们;但你说子芦接近馨雯,我看子芦应该是觉得你没有资格追求馨雯吧,所以才会和馨雯走得比较近。"我叹:"昨晚子芦陪馨雯爸妈来的医院,我还挨了王伯母巴掌呢。"周桓笑:"现在让我分析,你也不要急了,大伙都在气头上,你先不要去找馨雯了,我替你留意下事态状况吧。"我点了点头:"周桓,你可以告诉我馨雯和她以前男朋友的事吗?"周桓露出个心力交瘁的笑容,摇头道:"这事我不会说的,也不愿说,以后你找馨雯告诉你吧。"

  两人沉默半晌,竟没再开口说话了,良久,周桓起身买单:"有事给我电话吧,这是我的名片。"我接过,也给了他张我的名片。看着周桓落寞的背影,音乐响起,我竟有种追上去挽留他的想法,因为忘了向他请教公司里的事情。唉,现在我该去哪儿呢?将剩余的咖啡喝完后,我万分迷茫地走出了咖啡店,游荡在这个城市中。路边有个残疾的男子自弹自唱着,听了片刻,我上前朝他身前的帽子里投了五块钱纸币,他边唱边笑着朝我点头感谢。搭上回程的地铁,我回到家中,躺在沙发上休息着,快要睡着的时候,手机响了,竟是条蓝牙连接提示!

  我精神震,上面显示的只有几个数字,接不接收连接呢?心中霎时涌起丝寒意,现在可是在家里啊,不比在地铁或者人多的地方。不会是有人闯入我家吧,又或者闹鬼了?我阵冷汗,把手机扔在沙发上,看了看阳台,没有人,然后蹑手蹑脚地朝自己卧室潜去。到底是何方神圣在我家呢?推卧室门,透过窗外的灯光看,还是没有人。我掉头朝玄关摸去,不在卧室,也不在阳台,那就定在玄关与厨房了。我突然发现自己居然握着烟灰缸,虽然现在比较害怕,但还是自嘲地笑了笑,赶紧跑到阳台,找了根床架子上的棍子,挥了挥手,自忖比较有杀伤力,然后左手烟灰缸,右手单手棍,脚踹开玄关门,依然没有人。我反身扑向厨房,吼道:"谁在里面?"又是个飞脚,厨房门锁尽裂,空空无人。我呆站着,心疼我勇猛爆发下踢碎的门锁,看来明天要换了,不然月底房东来收房租,自己如何交代。

  第55节:第十章 尴尬的误会1

  大门响起敲门声,我暗忖道原来这家伙居然在门外,怪不得找不到。我冒着冷汗,拿着武器,把门猛然拉,还没看清,便听见面前的人扑哧笑了。

  烟灰缸与单手棍无力地掉落在我身旁,面前的人竟是馨雯。我伸手擦了擦自己的眼睛,有点不敢相信。馨雯双手放在自己身后,踮脚翘首看了看房子里面,轻笑道:"你在干吗?"我看着馨雯充满笑意的眼睛,心中感动不已。就在昨夜,她为我晕倒,我也为此遭她家人痛斥赶出,现在看着馨雯,说不出的欣喜与内疚。忽然,我深深拥住了她,寻上她的嘴唇,重重吻了上去,天旋地转间,我与馨雯迷失在缠绵悱恻的亲热中。什么浪漫邂逅纯精神恋爱,都没有灵肉交织的快感来得更加真实,更加满足。我单手缠着她的腰,拼命地把她往我怀里挤,自己的舌头像水蛇般在她唇齿间游离吻到自己快喘不过气的时候,我发现自己的手居然摸在她的胸口,馨雯伸手轻轻将我推开,而我却知道这是她的欲拒还迎,于是将她抱进了屋子,伸脚把大门关上,把她压在沙发上。

  馨雯已是面红耳赤,我喉咙很是干渴,像发狂的野兽,急于找到发泄的地方,我俯首吻着她纤细美丽的脖子,接着又伸手入她的衣摆,触手是她光滑的皮肤。馨雯似乎有点受不了我的狂热,?br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