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哼了哼,随即秀发披散,闭上了眼睛

  正在这时,手机响起。我暗骂,三更半夜居然还有电话,何况如此关键时刻。伸手隔着裤子把手机挂了,铃声依然在响,于是我掏出手机按关机键,看着手机屏幕明明暗了,声音却依然在响,这时馨雯起身笑道:"怎么了呢?"

  我看着她绯红片的脸,正欲将手机扔在旁,却发现馨雯的脸模糊间仿佛转为李若梨花带雨的脸容,见我压在她身上,不禁笑嗔道:"你这坏蛋,敢欺负我"说着,轻灵地翻身把我压在下面,而我手上的手机还在响着

  朦胧间,我发觉自己的头很重,鼻子也塞了,睁开眼看,外面的阳光已射入厅房,才发现自己在沙发上合衣睡了晚,手上正拿着手机,上面正显示着闹钟的提示。我苦笑着起身,自己什么时候居然开始做春梦了?看着镜中的自己,猛然捶镜面,心里暗暗决定:今天定要去找馨雯!当然不是为了继续昨晚的春梦,而是想知道她的病好了没,同时也希望向她父母解释下,周桓劝我暂避风头的话我却抛在边。

  第十章 尴尬的误会

  小榆上班见到我后,第句话就是顾大人去了工厂,而后便拿着大堆生产安排计划单给我签,我让小榆准备些资料,好给那今天过来报到的三个人。

  我拟了份三人的工作责任,小榆看后满意地点了点头,我没有理会她这种把自己当做上司的反应,反正都习惯了,由她去吧。签完计划单,我给谭奇伟打了电话过去,接电话的是李若,因为事关顾大人,所以我还是让李若帮忙转电话,李若轻轻叹了声:"她好些了没有?"我很不想回答,还是回道:"不知道。"李若问:"你怎么会不知道?"我苦笑:"现在不是谈她的事情,我找谭经理有些事呢,拜托了好吗?"

  李若应了声,帮我把电话转了过去,接通后,就听到谭奇伟开朗的笑声:"呵呵,无衣呀,想通了没?"我低声道:"经理,可不可以跟总经理说说呢?"谭奇伟怒道:"这个时候,总经理谁也不会听了,你要去求情只有找老板去。"我为难:"那老板在哪里呢?"谭奇伟见我如此固执,怒笑:"别说我不给你机会,这次你不上我的船,就别说我没有帮你了。找老板的话,你自己去他办公室吧。"

  难道真要独闯老板办公室么?蓦然转头,发现小榆正站在我身后,我有些不自然:"怎么了?"小榆轻声道:"他们那三个已经来了,我让他们在会议室看资料。"我回道:"嗯,看完后让他们几个找自己的位子做吧,我还有些事情要处理。"小榆眼睛闪过丝光芒,想说些什么,我起身没有理会,出了办公室门。我没有选择坐电梯,听说老板的楼层是单独的层,如果在电梯里遇见什么人,反而有些不好,所以我选择了走楼梯。上了层后,便依着公司地图找到了走廊尽处的办公室,犹豫了片刻,咬牙敲了敲门,等了半天,没人回应,我轻轻拧开了门,入目的是气派而华丽的办公室。我暗骂,这哪是办公室,简直就是五星级套房!见没有人,我便关上门,下楼梯回办公室。

  第56节:第十章 尴尬的误会2

  下了楼后,便见到小榆正站在楼梯口等我,我奇道:"你怎么会在这里?"小榆冷冷地说:"无衣,不要再做无用功了,顾大人这次谁也没办法帮。"我惊讶:"你知道些什么?"小榆看了看四周没人,小声地说"我知道公司被收购了,老板也换了,总经理要去工厂了,顾大人跟着去也会出事。"我心中转,随即明白了些什么:"你怎么知道,你到底是谁?"小榆推了推黑色镜框:"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不希望你做些傻事。"我怒道:"傻事?你知道顾大人是我的谁吗?"小榆撇头冷冷笑:"不就是上司么?"我走前几步,凝视着她的眼睛,正容道:"在工作上,他是我的上司;在私底下,他是我的兄弟!你忘了当初我们出事了,是谁跳出来在总经理面前扛责任的?"

  小榆哼了声,没有说话,我想到刚刚小榆说的那番话,知道她的背景定不简单,道:"你是谁?这究竟怎么回事?"小榆凄然笑:"到了这个地步,我也不瞒你了,其实我就是收购这家公司老板派来的人。"我呆了呆,又问:"什么意思?"小榆道:"还不明白么?在还没有收购这家公司的时候,我就先行来这家公司卧底了,目的就是调查这家公司的财务运作状况。"我眼睛转,心中恍然大悟,随即便明白了小榆的话,但又觉得小榆说的话好像有很多矛盾的地方。"不管你背后的老板想怎么搞,我现在就想留住顾大人,实在不行就让我跟总经理过去吧。"小榆笑道:"其实我觉得你应该答应谭奇伟的要求,而且条件也不错,升经理嘛。"我恼火,狠狠抓住她的手腕,怒道:"你现在帮我去找老板。"

  小榆被我抓得闷哼声:"你弄痛我了,快放手!"我语音转,柔声道:"小榆,你来计划部也有两个多月了,你也看我和顾大人待你怎样?"小榆用力甩脱我的手,气道:"待我不错。"我笑:"那就帮帮我吧,你也不舍得见顾大人在这家公司辛苦了这么多年,最后落得被开的下场吧。"小榆低声道:"好吧,我只能告诉你老板在什么地方,因为这家公司是他众多公司的其中家而已,所以很少来这里,目前老板的动作就是洗刷人员,再招些职业经理人进来。"我叹了口气:"老板究竟是何方神圣?既然这么有钱,还收购这家公司干吗!"小榆若有深意地笑了笑,然后在我耳旁说了家公司的名字,并告诉老板姓李。

  直到下班前,我都没有时间请假出去找那个李董事长。来顾大人不在,由我代理;二来对着几个新人,分配了他们的工作,这样就算我和顾大人就算不在了,部门也能正常运转。拖着疲惫的身体,我走出了公司大门,保安拍了拍我肩膀问:"上次那女孩怎样了?"我笑:"已经好了吧。"

  保安叹道:"好好把握吧,人家对你真不错。"连他这这么说,可见我负馨雯太多了。我掏出电话,给周桓打了个电话,问馨雯有没有来公司,周桓说没有来,我心想馨雯应该还在家休养吧。昨夜的梦又开始浮现在我脑子里,身子热,与其在这里自艾自怨,不如直接去馨雯家。想到就要做到,我立刻打的朝馨雯家驶去。

  来到她家小区,保安没有再盘问我了,估计是看我比较眼熟了吧。上了电梯,站到馨雯家门口,因为担心馨雯家人见到我后,把我赶出来,我还是冷静地拿出手机,给馨雯打了个电话,居然提示说拨打的号码暂时无法接通。我看没有办法,忽然想到昨天的梦,于是掏出手机,编辑了个记事本:"馨雯,你在哪儿?"然后用蓝牙开始搜索,果然很快就搜到了馨雯手机名称:。我心中喜,忙把记事本打发过去,几秒后,记事本显示已被连接接收。我靠在她家门口的墙壁上,等着手机那端的消息。

  过了几分钟,我手机显示蓝牙信息,忙按确认后,打开记事本看,行字:"你在我家门口?这两天在家休息,我妈把我的电话卡取走了,很想跟你联系,幸好你来我家并用蓝牙了!"

  我回复:"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

  馨雯回复:"傻瓜,为什么说道歉呢?"

  第57节:第十章 尴尬的误会3

  我叹了口气回复:"我没有保护好你,并且误会你了。"

  馨雯回复:"呵呵,事情都过去了。对了,你怎么想到来找我呢?"

  我回道:"因为梦见你了呀!"

  馨雯回道:"又乱扯了,不过幸好你没敲门,我爸妈现在很恼怒你,不让我跟你联系,这就是我的电话为什么打不通的原因。"

  我回道:"是啊,你妈那天还给了我巴掌!"

  馨雯回道:"是么?真不好意思。"

  我回道:"你什么时候上班?"

  馨雯回道:"大概过两天,到时候我再找你吧,我还有些话那天没说完呢。"

  我回道:"到时候再说吧,我这两天倒真的很担心你。"

  馨雯回道:"你会担心我么?不是不想见我吗?"

  我苦笑着摇了摇头,正准备回复,就见面前的电梯门开了,子芦抱着鲜花,正微笑地走出来。

  子芦见我捧着手机,靠着墙壁蹲着,冷冷笑道:"宋无衣,你脸皮还真够厚的。把馨雯弄成这样,还有脸来她家。为什么不进去找她呢?怕被赶出来么?"我有点词穷,但又不甘心被他讽刺,想回击,但又找不什么理由,涨红脸吼道:"我只想来找馨雯说声道歉。"子芦脸色沉,走到我跟前,伸手抓过我的衣领,把我拽得站了起来:"我把你杀了,再跟你说声道歉,你觉得如何?"

  我没有反抗,子芦又道:"你个小职员,没车没房,月收入多少?才四千,这还是你升科长以后,之前才两千五。哈,去掉个零,你就是二百五了!"我像个乞丐被城管揪住般,等着羞辱或被遣送。我只是有点不明白,为何周桓这么亲切近人,而子芦却如此冷漠偏激。子芦见我没有说话,便松开了我,叹道:"无衣,你知道之前我对你为何那么客气?那是因为你把馨雯的心结打开了,在情在理,我都要感激你。但是现在我对你这样,是因为你并不能给馨雯幸福;而且,你还让馨雯受伤了,这是我不可容忍的!"

  我苦笑:"为什么我能把馨雯的心结打开,而不是你呢?你又有资格给她幸福么?"子芦哼道:"确实我不能结开馨雯的心结,但我可以给她幸福。你也知道,我所拥有的,是你的千万倍!明白吗?"我道:"我明白,你觉得你能让馨雯开心吗?"子芦也有点词穷:"你知道什么叫开心吗?像你个月拿点破工资,可以给馨雯什么开心?连个周大福的钻石都买不起。"我无力道:"馨雯要的不是物质上的开心。"子芦怒极反笑,道:"你以为演电视电影呢?她难道只需要精神上的开心?作为个男人,我就问问你,你觉得你给予她精神上的开心,就已经是个成功的男人吗?"我心中暗叹,的确,我所给馨雯的并不足够,就好比我能给馨雯精神上的开心,而子芦能给她物质上的开心。我终于瘫坐在地上,子芦叹了口气,语气转柔道:"好好做你的科长吧,多多努力,馨雯不适合你,但总会有女孩适合你的,例如那个叫李若的女孩。"说完走到馨雯家门,按响了门铃,我狼狈地起身准备进电梯,手机屏幕又是亮,是馨雯发来蓝牙连接,我轻轻按下接收。在馨雯妈打开门的同时,电梯门也关上了,切都那么巧,那么准时。看着手机上的记事本:"无衣,你和子芦的对话我听到了,不要放弃我们这段感情好么?虽然我知道你现在很无奈,但希望你能坚持。"

  顾大人打着哈欠从办公室推门而出,看他样子准备去吃饭,见我正在纸上画着什么,不禁笑骂:"无衣呀,天没见你,看你都瘦了不少哦!饭还是要吃的"我将刚刚的愁绪压下去,笑道:"大人昨天去了工厂,那边的伙食怎么样?"顾大人皱了皱眉:"味道般,大锅饭嘛,吃的满嘴都是五香葵的味道,搞得好像回到了大学食堂。"我哂道:"那大人应当是很怀念大学生活啦?"顾大人哑然:"去!怀念归怀念,既然今天回总公司里,我们去吃点好的!"我摇头:"我出去有点事。"说完我看了小榆眼,意思是我要去找那个李董,小榆起身:"大人,你看让我们几个陪你去吧,正好来了三个新人嘛。"

  第58节:第十章 尴尬的误会4

  顾大人乐道:"嗯,行!欢迎新来的同志,今天我做东哈。无衣就没有福分享受这优待了。"我摇头先走步,心中却不免有些担忧,看顾大人这么开心,似乎总经理瞒了他好多事情。出了公司,朝小榆告诉的那家公司位置走去,离公司这边不远,步行大概只要几分钟。

  如果真的见到李董了,我会建议让顾大人留在公司,实在不行,那就换我去工厂吧。反正这科长的职位也是靠运气撞来的,真要跟着总经理被开掉,我也认命了,反正自己还年轻。想到这里,我进了电梯,来到这家公司所在的楼层。前台小姐见到我后,笑吟吟问我找谁,我说找李董,前台小姐面露难色,道:"现在已经下班了,李董这时候不会客,你下午来吧。"

  眼睛扫过里面的空荡荡的办公大厅,看来这家公司跟我们公司样,下班时间到,都抢饭去了。我随口道:"李董的全名是什么呢?"前台小姐好像看火星人样,直直地看着我。我笑了笑,问个名字就把她吓成这样了,难不成这董事长是妖怪么?心中警兆忽起,感觉只手在身后拍了拍,然后便听到句:"全名李子芦!"

  两人转头对望,我没有二话,掉头就朝门口走去,什么都不说了。现在我只想回到公司,立刻收拾包袱准备走人。子芦见我如此反应,原本欲脱口而出的讽刺竟卡在喉间,待我走到电梯前,子芦走了过来,冷笑道:"见了董事长连招呼都不打,这就是我们公司的宋科长吗?"我抬头看着电梯指示灯,淡淡道:"嗯,我好像记得昨天董事长还揪着我的衣服,对我咆哮。"子芦笑了笑,走到我身旁:"吃过饭了么?要不起吃?反正你找我有事。"

  时间,我竟摸不透他的意思,与他的关系到了此刻,很复杂。首先两人是情敌,到了现在,又多了层上下属的关系。我闷声道:"没事了,我找你是想告诉你我不干了。"子芦睁圆了眼睛:"不是干得好好的么?"电梯开,两人起进去,我又道:"正是因为干得好好的,我才觉得不想做了。"子芦失笑:"是不是发现我是你老板后,你才会不想干了?"

  我转过头:"你觉得为了调查我,收购这家公司很好玩吗?"子芦咧嘴做了个古怪神情,我很想给他拳。子芦肃然道:"宋无衣,我想你搞清楚,我是商人,追求的是利益,收购公司对我来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我没有回话,也懒得听他说了,被人如此捉弄,却是头遭,我却奇怪我居然还能平静地和他交谈。出了电梯,我朝公司的方向走去,子芦站在原地冷冷道:"你可以不干,但什么顾大人李若我可以保证他们也不用干了。"听完,我叹了口气,掉头就往回走,直到走到他跟前,离他的脸只有几公分的距离,才咬牙道:"商人,你是个卑鄙的商人!"子芦大声笑了,朝身后招了招手,只见辆宝马开来,示意我上车。我看没办法,还是跟着钻了进去。

  车厢中,子芦递过支烟,我没有接,子芦哼了声:"看你还挺傲的!"我转头看着窗外,淡淡道:"虽然你是董事长,但这边的公司不只有你这家吧,我可以随时走人。"子芦自己点上烟,抽了几口:"再跟你重复遍,你想走很容易,不过绝对还有人跟你起走!"我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无奈地问:"那你到底想怎样?"子芦沉声道:"继续做好你的本职工作,就当公司还是以前的公司。我想今天你来找我,应该是小榆告诉你的吧!"我点了点头,子芦道:"说吧,什么事,看我能帮到什么?"

  我精神大震:"可不可以让顾大人不要去工厂呢?"子芦奇道:"为什么呢,这不是下面那个总经理的安排么?"我心道你还装蒜:"听说总经理也要去工厂,而你正准备洗刷公司高层的管理人员,所以顾大人跟着过去定会被开掉。"

  子芦点头:"看来你都知道了,不过我想这些都是对你有利的吧?你上司顾大人走,你自然就成为部门主管了。"我怒笑道:"听你这么说,反正顾大人是定要走的。如果我走,他也是要走的,那我们还谈什么?"

  第59节:第十章 我只是个影子1

  子芦大声笑了,笑声听在我耳朵里,很刺耳,只听他道:"想不到你还是个重情重义的人,不错。"

  我悲愤道:"有些感情是你们这种高高在上的人无法理解的。"子芦转头望着我,道:"是吗?我只知道顾大人走,你就可以升经理了。这对你在追求馨雯的砝码上又重重加了磅。"我昂首道:"如果用兄弟去换女朋友的话,我宁愿选择兄弟。你忘了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么?"子芦冷冷道:"你敢把馨雯当作件衣服?"我傲然:"馨雯在我心中的地位,根本不是你现在所能想像的。也许你,甚至馨雯家人,都认为我追求馨雯是为了得到什么,我宋无衣本就无所有,馨雯对我来说,就好比上天赐予我的缘分。既然现实如此,我只好尽人事知天命了。"顿了顿,拍了拍前排的司机,示意停车,子芦没有反对,车子停下,我又道:"其实到现在,我也从未想过去伤害馨雯。现在的局面,都是当初我自己太过偏激造成的!你说得对,我的确不能让馨雯幸福,但这只是现在,我答应过馨雯,我会努力的!"

  说完,我推开车门,身后子芦道:"顾大人的事,我可以考虑下。"听到他的话,换作是上车前,我定会欣喜若狂,甚至万分感谢,但刚刚番对白,我尽了对顾大人的兄弟之情,剩下的就是我所面对的状况我不可能在子芦的公司任职,身边有小榆,还有谭奇伟那混蛋。说不定哪天他们就联合起来要挟我。我转头对子芦挑了挑眉:"谢谢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