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我冲口而出:"既然无法忘记,为何不去面对?"到了此刻,我已无心去理会自己的感受,只希望馨雯能快快逃离感情的枷锁,无论她离开后,是否还会在我身边,我都不在乎了,只想她过得开心,过得幸福。男人其实也是个比较可怜的动物,当发现真爱已经不属于自己,唯能做的就是祝福。但需要多大的勇气,多少的时间,才能释然自己当初的这个祝福呢?

  馨雯幽幽叹,抬起头将汽车启动,然后轻轻道:"对不起,无衣,我知道刚刚的话可能伤到了你。给我个晚上的时间,过了这个晚上,我才知道自己到底有没勇气面对。"

  我站在公司附近的街头,看着馨雯的车绝尘而去,热气夹杂着沙砾,席卷至我的全身。此时夜空的月亮也已藏入云团中,好像也不忍心见我迷茫着。我微微叹了口气,拖着疲惫的身躯朝地铁站走去,路灯下是我的影子。这个夜晚,我分别给了顾大人与馨雯晚的时间,至于结局会是如何,谁也不知道。不禁摇头苦笑,我想起中那个寻枪的胖子,是否每个人心中都有把枪需要自己去寻找呢?而为什么定需要个晚上的时间呢?或许终其生也无法寻到这把枪。胖子个晚上寻枪是因为他是警察,顾大人个晚上是为了什么?馨雯个晚上是为了什么?在漫长的人生中,我们究竟丢失过多少把抢,又寻找回多少把枪?

  走了十几米,个温文儒雅的身影在前方伫立,待我走近看清楚,我没有惊讶,因为这晚出乎意料跑出来的人也太多了,我懒懒道:"你究竟还是来了。"没等此人说话,我笑:"果然,还是你说得对,我到现在还是个影子。"

  站在前方的是周桓,待我走到他跟前,周桓耸肩笑:"我究竟还是忍不住过来。"两人并肩走在大厦之间的小巷中,如果你是路人,可以看见个面容雍容优雅的白衣男子,步伐轻松,自然中带着股贵气;另个长发凌乱不堪的青衣男子,步伐却是蹒跚无奈,颓废中带着丝忧伤。两人不紧不慢地走到小巷尽头,再转个弯却是个漆黑的小巷。

  周桓望着笑而不语的我,叹道:"怎么停住不走?"我笑:"你是在问我现在,还是我与馨雯?"周桓转身望我:"见过馨雯了?"我点了点头:"你猜我是否会感谢你?"周桓惊讶地问:"为什么这样问?"我淡淡地说:"事实上我不会感谢你,也不会怨你们。你的忠告,是给你自己追求馨雯的机会吧?子芦说得对,我与你们是两个世界的人,就算馨雯不当我是影子,就算她给我再多的激励,我也始终无法靠近她,就像橘黄的路灯和月亮样,同个角度看过去,两者都样光亮,样大小,可是个挂在璀璨的夜空,个挂在庸俗的尘世。"周桓愣了愣:"你竟认为我想追求馨雯?"我奇道:"难道不是?你这么用心良苦地劝我,不就是么?"周桓苦笑道:"换做是几年前,我当然不会错过馨雯。"

  我不解:"那是为什么?"周桓说:"受过伤的女孩,最是容易精神空虚,当她旦清醒过来,就切破碎了。"我冷笑:"你是说我的下场破碎吧。"周桓肃然道:"你的情况不是这样,她曾那么辛苦在雨中等你,相信她早已经清醒,可是此清醒并不是抽离过去,而是清醒地将过去重叠在你身上罢了。"顿了顿,他又说:"人是个奇怪的动物,爱到极致的时候,明知道事物的本质不是这样,却还是沉溺在自己的梦想中。"我心中暗叹,周桓很尖锐地指出人类爱情的本质。男女初恋的时候,吸引占百分之二十,憧憬未来占百分之八十;热恋的时候,好感占百分之三十,憧憬未来占百分之七十;结婚的时候,现实责任占百分之四十,而剩下的百分之六十,已经人为地无奈重叠在前个百分之四十上了。换句话说,人类存在永恒的爱情,却只有短暂的寿命,谁也不会荒废生,去寻找至爱。有句话说得好: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为什么每个人知道这句话?就是因为谁都没有时间去真正找到真爱,而号称美好幸福的婚姻及爱情,只是被男女无奈隐晦地强加给自己,最终,被其他人看作完美的爱情。

  第64节:第十二章 辞职1

  周桓递过根烟,我伸手接过,淡淡道:"我只有个晚上的时间了。过了今晚,也许馨雯会真的好起来,也许又重新回到自闭,也许我会离开这家公司"说到最后,我笑了,周桓同情地了我眼:"这么多也许?你看你连你自己都没有把握。"我与周桓对视着,字句地说:"至今我都不知道馨雯男朋友的事,但现在我想也没必要知道了。如果馨雯再次把自己自闭,我希望你能帮帮我。"周桓讶然笑:"我怎么帮你?无衣,你觉得你是馨雯的拯救者么?其实你可以选择与那个李若的女孩子在起。"我叹道:"其实我负李若很多。"顿了顿,脑子里涌起李若的面容。李若啊,李若,我答应你的事,终究还是不能实现!周桓见我沉默,笑了几声,我又说:"我不是拯救馨雯,我只是希望能帮她脱离那个回忆。我的目的只是如此,至于子芦怎样认为,由他去吧。到了现在我也不想理他了。"

  周桓耸耸肩:"嗯,真希望过了这个夜晚,大家都会好起来!"说完,两人伸手相握,然后各自踏出脚步,我向右,周桓向左,走在白色月光的小巷中,风从巷口吹进,两人衣衫飞扬,步履坚定,同时消失在巷口。

  第十二章 辞职

  早上醒来,抬头看着窗外晴朗的天空,朵白云正悠闲地晃着,也许它也曾经是团乌云,在化身于雨水掉落人间后,又悄然无声地通过阳光变回白云。在我看来,这朵白云的自然规律,正应证道家中所说的阴阳循环,什么磨难幸福成功失败都只是个循环而已。想到这里,我打个哈欠,然后起床盥洗,也许是早起来就悟通了个道理,所以我今天的心情非常好,什么公司权力斗争爱情纷争,都只是人生必经之路,我又何必自怨自艾呢?

  我带着微笑走进了公司大厦,就见到那个保安正撑着腰左盼右顾,随口问道:"哈,你不是夜班么?怎么成白班了?"保安同志笑了笑:"我拥有了月亮,但我还是憧憬着太阳。"什么时候连保安同志都会作诗了?我给了他个佩服的眼光,然后走进电梯,正准备关门,就见个身影闪电般窜了进来,正是我那可爱的上司顾大人。看他精神抖擞,脸轻松,难道是昨晚他找到什么法子扳回这个恶劣的局面么?两人相视笑,都看出对方眼中的无所谓和开心。

  走入办公室,三个新人已坐在那儿开始工作,切显得那么井井有条。昨晚凌乱的办公室,已经被小榆整理得干净清爽,见我走到她身边,可能是因为比较心虚,怕我就昨晚她对顾大人的谎言而发火,就抱着资料准备闪人,我微笑道:"怎么见着我就跑呢?人家都说夜夫妻百日恩,至少该伺候为夫最后次吧!"小榆俏脸刷地转为通红,啐道:"不明白你说什么!"我笑:"不明白?那我们就照昨天你怎么跟顾大人说的桥段再重复次吧。"顾大人站在他房间门口:"好了,无衣,别再为难小榆了。你进来下,跟你谈点事。"我点头,转头朝那三个新人交代了些工作事项,临进门的时候,小榆眼中露出担忧,我转头欣然道:"不要担心,乌云始终有机会变成白云的!"说完,进了顾大人办公室,留下小榆呆呆地琢磨着我最后句话。

  顾大人把四周的窗帘全部拉上,室内显得阴暗肃穆,两人轻松的表情也随着这种气氛染上伤感。坐下来后,顾大人递过支烟,我也不客气地了起来,就这样抽了片刻,顾大人掐烟头,沉默了下,突然狠狠道:"昨天我又和老婆吵架了。"我无语,还以为他会说些什么,哪知道他蹦出这句话出来。顾大人解释道:"昨晚我三点回家,老婆以为我去哪里鬼混了。"顿了顿,眼中露出冷笑:"无衣,你是不是真的不想干了?"我愕然地着顾大人,呆呆地了点头,顾大人道:"那待会儿就把辞职报告打出来,交给小榆后,你就可以去结工资了。"

  我笑了笑,心如刀绞,暗骂着自己的天真,还以为顾大人能想到什么法子起在公司抗战。虽然我不想干了,但听着顾大人亲口说出这番话,还是令我心如死灰。为什么我敬重的上司会如此对我?即使我把辞职的理由告诉他了,他也不能如此对我,至少也说些令人宽慰的话给我才对啊。我望了顾大人眼,还是微笑道:"大人,加油!"顾大人低头叹道:"无衣,有些事情终究抗拒不了现实,我还有老婆,还有孩子,也许昨天我说的话太过冲动了,但真的对不起了。"我喉咙酸,到了此刻,我想我已经没有谁可怨的,虽然结局自己已经预料到了,但还是忍不住想哭。顾大人又继续问:"离开公司后,你想去哪儿?"我闻言摇了摇头:"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第65节:第十二章 辞职2

  话音刚落,便听到阵敲门声,我深吸了口气,转头笑道:"那我先出去了。"顾大人笑着点了点头。把门打开后,居然是总经理,见我神情惨淡,总经理拍了拍我的肩膀,客气道:"好久不见了,无衣。"我淡淡地回他:"嗯,总经理好!顾大人正在里面,你们谈吧,我先忙去了。"说完,便准备去位置上整理东西走人,总经理忽然伸手按住我的肩膀,然后搭着我的肩膀,在我的惊讶中,硬把我给架回顾大人办公室了。

  门关上后,房间的气氛又回到了阴暗中,总经理皱了皱眉:"怎么回事,怎么不开灯?"顾大人起身,干笑着:"我正在享受这种伤感的气氛呢。"总经理闻言道:"我说小顾啊,你怎么跟娘们儿样,还他妈的享受气氛,还他妈的伤感啊?"我很奇怪,总经理为什么把我拉进来呢?难道有什么事要说吗?但顾大人又同意了我的辞职,这是怎么回事?我边思考着,边听着面前两人的对话,总经理又指着我问顾大人:"怎么无衣心情不好?你骂他了?"顾大人摇头道:"没呢,他自己的问题。"我笑了笑:"我要去整理东西了,你们聊吧。"总经理"咦"了声,皱起眉:"怎么回事?"顾大人眼睛转,微笑着:"切按你的指示做!"总经理对我笑了:"无衣,以后好好干!我看好你的。"我苦笑:"对不起,总经理,我准备辞职不干了!"心中暗叹,你估计也待不长了,但顾大人这边,我算没白费心思。

  总经理闻言后,并没有显出震惊的样子:"尽快把手续办好,我们随后就到。"我失声道:"什么?"顾大人在旁阵大笑,笑得岔了气,像昨晚我对着他笑的情景。我像看两座雕像般看着他们笑完后,总经理喃喃道:"无衣,打电话给医院。"我感到奇怪:"打给医院干什么?"总经理冷冷地说:"没看见这里有个神经病吗?"顾大人揉着笑痛的肚子:"终于报了昨晚的箭之仇!"我和总经理面面相觑,同时问:"怎么回事?"顾大人对着总经理道:"没事,只是耍了无衣下。因为他昨天太可恶了。"

  总经理淡淡道:"我不管你们了,总之事情要尽快办好,别误事了,知道吗?小顾!"说完,丢下我们出门而去。我望着顾大人,如果眼睛可以杀人的话,我相信此刻顾大人已被我杀了万次!顾大人见我如此,举手投降道:"好了,别用那种屠夫杀猪的眼神看我了。听本大人给你详细道来"

  几分钟后,我整个人都傻了,脸上阵白阵红,终于我咬着牙道:"顾大人,恕无衣冒犯了!"说完,我个黑虎掏心,顾大人声哀号,我没有犹豫,抢前几步翻手卡着顾大人脖子,把他摁在旁边的沙发上,狠狠道:"这就是你耍我的下场!"

  我哼着小曲坐在位置上写着辞职报告,脑子里还回想着刚刚顾大人告诉我的事,大致就是昨天顾大人连夜把总经理找了出来,两人神情凝重地讨论番后,终于做出个决定,就是三人集体辞职,接着总经理会开家同样性质的贸易公司。毕竟总经理与顾大人在公司都有好几年了,所以现在公司的客户人脉都在手里,以总经理的身份与资历,相对谭奇伟这个业务经理,那真是天壤地别之分;而前期顾大人与我将重新开始职场奋战,所不同的就是两人所负责的部门将会更加宽广,无论是我的历练还是薪水,都将翻番。可笑的是我之前还忐忑迷茫地准备寻找工作。

  同时我心里还是很佩服总经理,所谓壮士断腕,虽痛犹快,宁可潇洒地走出公司,也不愿苟延残喘在公司被慢慢湮灭。想到这里,我回头看了看顾大人的房间,依然是紧闭着,不禁苦笑,难道他真的在享受伤感气氛么?不过话说回来,自己心头有些淡淡的忧伤,毕竟是尽心奋斗了年多的公司,何况顾大人在公司已经呆了几年,他的老婆也是在公司认识的。我不禁感叹,看来还是自己的好心态让自己得到了个终究算不错的局面。

  长长地舒了口气,心满意足地看着新鲜出炉的辞职报告,却发现小榆不知什么时候站在我身后,我苦笑:"拜托,你也帮帮忙。不要每次总是像鬼样出现在我后面,好么?"小榆冷冷道:"他还是放弃你了?"我摇头微笑:"他什么时候拥有过我了?哪儿来放弃说?"小榆又说:"你处心积虑地保他,最后落得辞职的下场,这就是你所谓的兄弟?"我起身欣然道:"兄弟就是兄弟,这种事情只有男人间知道!"

  第66节:第十二章 辞职3

  小榆问:"你干吗那么傻,就不知道为自己的前途着想吗?你这样走了,你的李若怎么办?你舍得?"我沉默了几秒,心忖小榆的确很会说话,句话就像块大石般砸在我心头,顿时呼吸困难。我把辞职报告递向小榆,叹着气:"我会跟她解释的,你先帮我把这东西搞定吧,我希望今天就能跑完流程。"

  小榆顺手接过,朝顾大人办公室走去,又听见她自言自语:"让我看看他的真面目!"我暗忖就算你知道了又如何?今天是我走,过了几天顾大人也会走,接着总经理也会走,我就想看看李子芦知道结果后会有什么反应!暴跳如雷?还是吐血倒毙?不过想到李若,我就不知如何跟她解释,难道要把她起带出公司?想是这样想,但没有得到顾大人的首肯,我绝不会轻易提出来,更何况也不知道李若会不会跟我走,她后面还有个谭奇伟。哈,这次人事变动后,获益最多的应该就是这臭小子了,不过当我们这家公司开始运作后,他苦难的日子也就随之而来了。

  看着小榆脸通红地从顾大人办公室出来,我就知道她肯定被顾大人狠狠修理了,我走到她身旁,笑问:"他签了没?"小榆调整了下呼吸,做了个招牌式的动作,推了推眼镜,然后就见镜片光芒闪烁,小榆莞然笑着:"无衣,顾大人签得很干脆,但我也猜到了些什么。"我脸上笑得开心,心中却是惊,凭这几个简单的动作就猜到我们背后的决定,果然很有做卧底的天分,我笑了:"你爱猜就猜吧,反正我今天就离开公司了,以后有空找我喝茶。"

  小榆微笑道:"好的,那我先把你的报告拿去给人事部,顺便给李董!"看着她的背影,我心中惋惜:"多聪明的女孩,可惜做了卧底。"顾大人此时倚着门,笑道:"她好像舍不得你哦。"我笑了笑,耸耸肩,顾大人又道:"她把你报告给我后,见我毫不迟疑地签了,便质问我为什么要放你走,嘿,看来你的魅力果然不是盖的。"我哂道:"人家是性情中人,不像你这个无情之人。"顾大人笑骂:"趁着你现在还有时间,赶快去跟其他同事做个告别仪式吧。嘿,李若估计又会哭"

  我叹了口气,顾大人不忍地说:"想开点,你现在馨雯这边事情还没完,还不适合带走李若。"我震,迎上顾大人的眼神:"你怎么知道我想带上她?"顾大人打了个哈欠:"说了多少次,你屁股上几根毛我都知道!"我皱眉问:"你知道我有多少鼻毛么?"

  我把抽屉里的个人物品整理出来,又叫来刚来计划部的个新人,把重要资料给他交接后,他捧着资料,问:"科长,你要走了吗?"我拍了拍他的肩膀:"好好干,公司需要你们!"我终于感受到总经理拍我肩膀时的心情了,那是种很难用言语表达的感觉,带着些祝福,又带着些无奈,或许还有更多心情在里面吧。

  走出计划部的办公室时,外面办公大厅中的同事在见到我后,由原本哗然瞬间变为寂静。我心中苦笑,看这场面定是人事部那个雀斑小姐到处宣扬的结果了。我眼睛扫过众人,看到了他们眼中的惋惜和震惊,也许他们从没想过我刚升科长不到两个月就辞职不干了。在与各个部门要好的同事问候番后,我来到了公司的吸烟室,里面站着两个男子,正是谭奇伟与李子芦。两人正叼着烟,笑着聊着天,我轻轻敲了敲门,微笑道:"两位好呀,抽烟哩!"

  谭奇伟看了看李子芦,对着我沉声道:"宋科长,你上班时间竟来这儿摸鱼!"我暗骂你还真狗腿,前几天我俩还在这里上班抽烟!旁边的李子芦波澜不惊地看着我。我挑了挑眉,对着李子芦笑道:"子芦,下班后我会去找馨雯,要起么?"谭奇伟闻言惊,他定没想到我竟敢如此称呼董事长,更没想到之前认识的馨雯竟跟子芦也熟,不过他也是心思玲珑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