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尹宏扬朝着尹晨夜厉声道

  “爷爷,我还有别的事情,你跟心甜有什么事情要讨论的,就自己讨论好了,我先上去了,奶奶找我有事”尹晨夜声音格外的生硬

  尹宏扬听到奶奶两个字脸色顿时变了变,但还是朝着尹晨夜吼道,“别给我每次都拿你奶奶当挡箭牌,我命令你马上跟我上去!”

  “晨哥哥,你就听爷爷的话吧,不就几分钟的事情吗?”眉心甜柔声说道,眼眸底下却闪过道凌冽,要知道她花了好大的力气才说服老爷子,尹晨夜如果不肯听老爷子的话,那么她的下步计划该怎么施行

  尹晨夜却没有说话,漆黑的眼眸注视着尹宏扬尹宏扬见尹晨夜不肯听他的话,顿时气得胡子都翘了起来

  原本轻松的环境顿时严肃了下来,周围的佣人好像见惯了这幕,各个默默转过了头,只剩下老小大眼瞪小眼

  纪洛浅嘴角勾,这家人可比想象中的有趣,个怕老婆怕的要死却要故意为自己撑面子,个明明心疼爷爷却偏要做出冷漠的表情

  纪洛浅幸灾乐祸的碰了碰尹晨夜的身体,她声音有些玩味,“整天到晚就知道这样绷着张脸,对老人家还这么凶,有你这么当孙子的吗,还不快点过去”

  她不是傻瓜自然看的出来,尹老爷子很疼尹晨夜,那份骨子里的疼爱是从个人的眼睛里就能看出来的,她可不想让尹晨夜因为眉心甜而错失了这份关心

  尹晨夜被纪洛浅撞了下,这才动了步,他犹豫的片刻,低头对纪洛浅说,“那你不许乱跑,好好在二楼的宴会里等我!”

  纪洛浅怎么不知道尹晨夜的心思,宴会上的人格外复杂,他是的自己出事

  “放心,要是真有人欺负我,谁欺负谁还不定!”这个男人虽然霸道,但是却有着他独特的关心

  纪洛浅冲着尹晨夜笑,尹晨夜挑了挑眉,压低了声音命令道:“如果有人欺负你,你定要加倍奉还!”

  纪洛浅点了点头

  尹晨夜这才转过身来,漆黑的眼眸望着尹宏扬,声音格外不耐烦,“走吧”

  说完话,尹晨夜朝着尹宏扬大步迈了过去,尹宏扬见尹晨夜这么快的妥协了,顿时感觉震惊,自己这么霸道的孙子居然还听那个女人的话,忍不住多看了纪洛浅几眼

  却不想纪洛浅转头朝着尹宏扬做了个鬼脸,无声的张口说了句话

  尹宏扬顿时被气的火冒三丈,这个丫头,哪只眼睛看出来自己怕老婆了?

  “这个女人你以后还是少接触!”尹宏扬愤愤不平的说道,显然是心事被猜中的尴尬

  尹晨夜俊美的面孔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唇角却不自觉的勾起,“怕老婆又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情,爷爷,你这又不是天两天的事情了!”

  “你的死小兔崽子!给我上去!”

  第四十章偶遇老奶奶

  纪洛浅双手环在腰间,满脸趣味的看着尹宏扬气愤的跺着脚朝着楼上走去,真是个可爱的老头子

  她忽然觉得有点羡慕尹晨夜,她的爷爷很早就过世,对于这种亲情从来都很渴望

  纪洛浅转过身来,这才看清楚了眼前的建筑她虽然曾经从远处用望眼镜看过,但是因为距离太远,看的却很不清晰

  只见套欧式风格的别墅映入眼帘,没有想象中的奢华,但是却格外的大气别墅是用块块檀香搭建而成,绛红色的屋顶瓦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格外的醒目

  别墅显然采用了中西相互结合,让人感觉很舒适贴近自然

  纪洛浅眼前亮,她以为自己会看到金光闪闪的画面,没想到尹家居然看到这么平实精致的建筑,看来尹晨夜那个家伙的审美标准有问题

  纪洛浅迈步正想要走去,却不想抹身影匆忙从她的身边擦肩而过,朝着个方向狂奔了过去

  纪洛浅整个人顿时怔,那个身影不是何晓依吗,她怎么来这里了?

  纪洛浅没有多想,赶忙就跟在了何晓依的身后

  何晓依走的很快,她穿过片竹林朝着前面走了过去

  纪洛浅赶忙跟在她的身后,她甚至还听到少许的哭泣声音从前面传来,让她顿时感觉心痛,她甚至想要冲上前去,问晓依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心里面都有着自己的秘密,她又何尝不是,晓依不说恐怕是有自己的理由吧

  就在这时,何晓依忽然间停下了脚步,纪洛浅下意识躲在了棵大树后面

  没过多久,就看见个男人从树林中走了出来

  男人身穿着白色的衬衣,他戴着副眼镜,显得清秀文静,但是头凌乱的头发显得男人有点精神不振

  纪洛浅却猛的怔,她可没有忘记那张面孔,这个男人不就是周裕皓吗?在医院的时候,她就感觉这个男人不好惹,晓依怎么跟这个男人混在了起呢

  纪洛浅眼眸中闪过道危险的光芒,要是他真的欺负晓依,不管他是周裕皓还是谁,她都会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何晓依像是跟那个男人产生了争执,她伸手重重的打了周裕皓个巴掌,转身气势冲冲的离开

  看着周裕皓红肿的面孔,纪洛浅的嘴角微微抽搐,看来受欺负的人并不是晓依,而是这个腹黑的医生

  纪洛浅见没什么事情,转身就想要离开却不想被只手扣住了肩膀,“看完了好戏,就想要走人,纪小姐好像没有这种说法吧”

  周裕皓的声音格外的懒散,纪洛浅却眉头皱,要知道身为名顶级的特工,必须学会怎么样隐藏自己,连晓依都没发现自己的存在,这个男人怎么发现的

  纪洛浅挑了挑眉,她转身,声音夹杂着几分戏佻,“难不成我还要特意跟您打声招呼,或者说给你拍张被挨打的照片,给尹晨夜欣赏欣赏”

  纪洛浅说话毫不客气,周裕皓眉头却皱了皱,“你这是干什么呀?这么杀气腾腾的,我又没得罪你!就算我跟尹晨夜关系不怎么的,你也用不着这么护着他!”

  “那我就要很抱歉的告诉你了”纪洛浅无奈的摊了摊手,眼神却顿时凌冽了起来,“这件事情跟尹晨夜没有关系,我只是想要告诉你,刚才跟你说话的女人是我的朋友,我不管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你要是做出什么让她伤心难过的事情,我定不会放过你的!”

  “那纪小姐会怎么对待我呢?”周裕皓故意装出副害怕的涅,他突然很好奇尹晨夜喜欢的女人到底是怎么样的

  纪洛浅冷冷刮了他眼,“你要是敢,我定对你先后杀,再鞭尸!”

  周裕皓嘴角剧烈的抽搐了下,他很认真的说道,“纪小姐,那我还是劝你,只别杀!我想我想会很乐意的!”

  面对这个男人的嬉皮笑脸,纪洛浅顿时提不起什么兴趣来,她的印象中周裕皓明明是个凶神恶煞的男人,难道说他有严重的人格分裂?

  “纪小姐,我们就起回宴会吧”周裕皓对纪洛浅发出邀请

  纪洛浅正想要拒绝,却发现周围的环境片陌生,她的嘴角抽搐了几下,虽然说她擅长跟踪搜集情报,但是对于认路却是很不擅长

  “走吧”周裕皓眼就看出了纪洛浅眼中的茫然,他率先就朝着竹林的另个方向走了过去

  纪洛浅挑了挑眉,便跟上了周裕皓的脚步

  周裕皓走的路完全是条陌生的路,但是周围的风景却很美,地面是密密麻麻无名的小花,散发出淡淡的香气,却让人心旷神怡

  纪洛浅心中不由感叹了下,周裕皓转过身来冲着纪洛浅笑,“这里很美吧”

  “确实,这里的环境我很喜欢”纪洛浅淡淡说道,其实像她这种生活在黑暗中的特工很渴望这种恬静 周裕皓看着纪洛浅冷淡的面孔,但却遮掩不了她对这里的喜欢他唇角勾,“我终于知道尹晨夜为什么会喜欢你了,别的女人喜欢尹晨夜都看重那些外在的东西,钱财或者是权势,所以永远都不能留在尹晨夜的身边,但是你却完全不同,你恰恰喜欢这种普通简单,却美丽的东西”

  周裕皓说的发自内心,他朝着纪洛浅说道,“宴会已经到了,我们下次再见面吧,要是尹晨夜欺负你,我定帮你揍他个鼻青脸肿!”

  纪洛浅忍不住笑出了声来,但是笑容却瞬间凝固在嘴角她望着周裕皓离开的身影,便朝着他的方向走上了楼梯

  但他又怎么会知道,自己当初就跟那群女人样,为了钱财留在了尹晨夜的身边

  刚踏入宴会,纪洛浅顿时感觉眼前亮,此刻眼前的场景跟尹家别墅的风格完全不同顶级的装潢设计将整个宴会的场地设置成半圆弧形状,周围的墙壁上悬挂着各种类别的名家作品,宴会的地面用的不是瓷砖,而是透明的钵,五彩的灯光从钵中透出来,在墙壁上呈现出不同形状的花纹,让人瞬间移不开视眼

  纪洛浅整理了下自己身上的衣服,朝着里面走去

  宴会中的空调开得很低,纪洛浅这才庆幸尹晨夜强迫着自己穿了件小坎肩,但是周围女人都穿着性感的晚礼服,到显得她有些格格不入

  纪洛浅自然不会在意这些,她虽然没有参加过这么大型的宴会,但是也陪同父亲参加过几个小型的宴会

  纪洛浅游走在人群中,外加上是独自人,清秀美丽的外表顿时引来了周围男士的关注,时不时有搭讪的人走上前来,却都被纪洛浅拒绝

  纪洛浅正打算拿块小蛋糕充充饥,她最近好像很容易饿

  就在这时,纪洛浅忽然看见名年纪很大的老奶奶正拼命的伸手想要拿中间的块慕斯,但是因为身体太矮了,她整个人不管怎么往前面凑,都碰不到那块慕斯

  周围[,]

  的人都围着看她,嘴唇全是冷漠的笑容,有人甚至还溢出厌恶的神情

  纪洛浅眼眸深,她早已看惯了上流社会人的冷淡

  她正要走上前去帮忙,却不想就在这个时候,老奶奶的手用力,刚拿到了慕斯,脚步猛的滑,整个人朝着地面上摔了下去

  纪洛浅心中顿时紧,她赶忙冲过去,把扶住老奶奶,整个人却重重的撞在了餐桌上,原本摆放好的蛋糕顿时落在了纪洛浅的身上,她整个后背顿时狼狈不堪

  “你没事吧”老奶奶这才站稳了身体,看到纪洛浅差点摔倒,的的说道

  “我当然没事”纪洛浅感觉到整个后背阵剧痛,但却朝她摇了摇头,“老人家,如果你还想吃的话,可以让服务员帮你拿”

  老奶奶却朝着纪洛浅憨憨笑,“我以为我还年轻,这点事情难不倒我,没想到差点就摔倒了”老奶奶的脸很圆,她眯起小眼朝着纪洛浅笑眯眯道,“小姑娘,你有没有男朋友了?没有的话,我可以将我的孙子介绍给你!虽然他长的不怎么的,脾气也不好,还各种违抗老人的命令,但是人品还是不错的!”

  纪洛浅顿时大囧,哪有人见面就帮自己的孙子相亲的,而且还把自己的孙子说的这么不堪,她轻声说道:“我的朋友就在外面等我呢,我先去换身衣服再来陪你好不好?”后背上的奶油格外的黏糊糊,让她感觉很不舒服,更何况要是让尹晨夜知道有人在给她推销男朋友,那可就惨了

  “那你定要快点回来哦,就算是有男朋友,也可以先分了再跟我的孙子谈恋爱”老奶奶振振有词的说道

  纪洛浅忽然有种卖场上的人在推销滞销产品的感觉,“我知道了,我先扶你过去吧”

  纪洛浅小心扶着老奶奶到个安静的地方坐好,她刚转过身来,却不想没走几步,忽然间个人重重的撞在了自己的身上,纪洛浅下意识后退了两步,她只感觉自己的腰间的带子里不知道被塞进了什么东西,就听见声怒吼声从自己的耳边响起

  “你是怎么办事的!要是将眉心姐的戒指弄丢了,你负责的起吗?”

  女人声音格外狠毒,服务员脸色顿时难看,额头上的汗水着急的不断流淌下来,他赶忙蹲下身子来,伸手摸索着地面反复寻找着戒指

  第四十二章接二连三的挑衅

  纪洛浅双眉挑,便认出了眼前的两个人,其中个便是徐媛媛,另个她也不陌生,是爸爸曾经手下的女儿许妙妮,但是那人却在公司最重要的时候,携款潜逃,看样子好像混的不错

  “两位小姐,我找不到了”服务员脸色片煞白

  许妙妮脸色阴沉了下来,“你怎么办事的!”她伸手个巴掌就朝着那人打去

  却不想巴掌还没打到那人的脸上,却被纪洛浅猛的扣住了手腕

  纪洛浅手心微微用力,徐媛媛就感觉手腕剧痛,她赶忙收回了手,这才发现眼前的人是纪洛浅

  “你没事吧”纪洛浅伸手扶起了那个摔倒在地上的服务员,服务员望着纪洛浅,感激的笑了笑

  “怎么是你?”许妙妮吃惊的说道

  徐媛媛满脸嫌弃的瞥了纪洛浅眼,便问许妙妮:“你认识她?”

  “我怎么会不认识她呢!”许妙妮眼眸中闪过道嘲讽的光芒,当初她爸爸在纪洛浅爸爸手下工作的时候,可没少被批评

  她自认为长得不错,却因为公司里面有个纪洛浅,才使她处处被压头要知道这才她爸花了好大的力气,才让她来参加这个宴会的,她纪洛浅有什么资格可以进来!

  “纪洛浅,你家不是倒闭了吗,你怎么会出现在这种场合,难不成你还想借着自己的身体来找什么凯子,或者说想偷什么东西吧!”许妙妮声音咄咄逼人,她捂着嘴唇娇媚的笑道

  徐媛媛显然恍然大悟,她朝着许妙妮若有所思道,“难不成就是她偷了眉心姐的戒指?”

  两个人你句我句说的不亦乐乎,纪洛浅眼眸下讽刺的气息却越发的浓重不过是怂点小计谋,两个女人难不成还想平白无故的给自己栽个罪名!

  “纪洛浅,我说你把眉心姐的戒指交出来,我还可以原谅你,不让保安把你抓出去,不然的话”徐媛媛眼眸中闪过狠毒

  纪洛浅见短时间也走不了了,她伸手小心擦着自己后背上的奶油,反问道:“徐小姐可真是聪明,难不成任何人在你的面前摔跤,后来丢了东西都是你的偷的吗?”

  “可是纪洛浅,你干嘛非得溜进这里呢,如果你能够拿出请帖,我倒是能暂时的相信你”许妙妮显然是肯定了纪洛浅拿不出请帖,便冷笑的说道

  却不想纪洛浅脸色未变,她嘴角勾起个弧度,“眉小姐,你的胸好了没?”

  眉心甜这才想起那日在东方帝国集团被尹洛夜踩了脚的场景,脸色越发的难看,“纪洛浅,你胡说什么呀?”

  纪洛浅却满脸愧疚的看着眉心甜,眼睛中闪烁着狡黠:“你看,我这个人总是这样,习惯想到什么就问什么我想许小姐最好也明白这个道理,什么事情该问的,什么不该问的!”她纪洛浅从不喜欢得罪人,但是如果别人处处针对她,她绝对会加倍奉还

  “纪洛浅,你的胆子真是太大了!我为什么没资格问你的事情!我告诉你,纪洛浅,现在的你不过是个倒闭公司的老板女儿!来人,保安!”许妙妮朝着边上的保安叫了起来

  徐媛媛脸色顿时煞白,显然看不惯许妙妮这种行为,这里可不是别的地方,就算是眉心甜让她们来挑衅,但终归到底这里还是尹氏的地盘

  最重要的是她可没忘记上次的教训,纪洛浅哪里是可以随便得罪的人

  “徐媛媛,我还是劝你句,你的姿色不错,但是别再跟错了人”纪洛浅看着四周赶过来的保安,脸色阴沉了几分,原本件小事却被许妙妮这个女人给弄大了

  徐媛媛整个人顿时怔,纪洛浅这是在劝告自己吗?

  事情被许妙妮这么闹,周围顿时围滤很多人

  保安从人群中走了出来,便朝着许妙妮询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许妙妮伸手指着纪洛浅,语气虽没有之前的凌冽,但依旧格外刺耳,“我只是想跟你们说,这个女人偷偷溜进了你们的宴会,也真不知道你们的保安工作是怎么做的!”

  保安看到纪洛浅顿时怔,神情也变得恭敬了起来,“这位小姐是我们尹先生带进来的,自然不需要什么请帖”

  周围的人听到尹先生这个称呼,脸上看好戏的表情也顿时少了几分,心中都暗自琢磨着难道这个女人就是今天尹晨夜带进来的女人?

  许妙妮却没有注意到这些改变,她夸张的笑道,“尹先生,什么尹先生,我只知道她偷了眉心姐的结婚戒指,就该被搜身,赶出去!”

  纪洛顿时有点无语,她忽然不想说许妙妮了,来参加宴会,居然会连宴会主人的姓氏都不知道

  “妙妮,你别说了”徐媛媛听到尹先生三个字,脚早已开始发软

  “徐媛媛,你干什么呀?”许妙妮脸色顿时悦,“我们送给眉心的姐的戒指明明是到她的身边就不见了,不是她偷了还会是谁偷的!”

  许妙妮说的振振有词,徐媛媛却觉得头大,这件事情她又怎么会不清楚呢,她们就是奉了眉心甜的命令,才特意设计想要诬陷纪洛浅,但她却忘记了纪洛浅是有尹晨夜做靠山的

  “许妙妮小姐的意思是想怎么样?不过是因为拿着戒指的人从我的身边走过,你就想要借此无赖我吗?难不成还想要我当着所有人的面脱了衣服,才算清白吗?”纪洛浅的声音很缓慢,她漆黑的眼眸直凝视着许妙妮,让她顿时感觉到种无形的压力扑面而来

  许妙妮眼神闪过慌张,就算爸爸离开了公司,她对纪洛浅骨子里的害怕还是存在的

  她咬了咬牙,反驳的说道:“你说你没有偷戒指,有什么证据?”

  “那你说我偷了戒指有什么证据!”纪洛浅声音很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