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

  “谁?“尹晨夜霸道的转过身来,他凌冽的目光扫了扫周围,“谁敢看我的女人!”

  原本个个抬头看戏的人赶忙低下了头,像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样,回到了原来的位置去

  唯看的最感兴趣的就是何范瑜,她的眼睛闪亮闪亮,心情说不出的激动,看来孙子终于开窍了,还是她看上的女孩!

  作为奶奶的她定要全力支持,要是死老头不肯答应,哼,她就上吊给他看!

  尹晨夜抱着纪洛浅大步走上楼,纪洛浅都不知道这个男人为什么要走的这么快

  “砰——”的声巨响,门被尹晨夜脚踢开,下秒纪洛浅整个人就被尹晨夜抛在了床上

  虽然整张床上垫着鸭绒被子,根本感觉不到点疼痛

  纪洛浅还是忍不住瘪了瘪嘴,“尹晨夜,你这是干嘛?”

  哪有男人这么不温柔,尹晨夜你真是个不解风情的男人!

  “在骂我?”尹晨夜低沉的开口,他忽然间双手撑着纪洛浅的两边,纪洛浅便被吓了跳

  尹晨夜的目光带着惩罚,他低声问道,“你跟我保证过什么?你不是说有人欺负你,就会加倍奉还,你看看你现在这副涅,这算是加倍奉还吗?”

  她没奉还吗?纪洛浅皱了皱好看的眉头,她都差点逼得别人下跪了,这还叫没有?

  更何况这个臭男人刚跑到哪里去了,亏她昨天还感动的稀里哗啦的

  “尹晨夜,要你管,谁让你刚才不在?”纪洛浅狠狠瞪了尹晨夜眼

  尹晨夜俊脸顿时阴沉了下来,还怨恨他!要不是为了她,他会跟爷爷吵架吗?

  但当尹晨夜的目光落到了纪洛浅狼狈的身体上,浑身的愤怒这才降低了几分,“自己脱,还是我给你脱?”

  低沉的声音带着命令的口吻,纪洛浅账折睛,脱?脱啥?

  尹晨夜见纪洛浅没有反应,他伸手就把纪洛浅搂在了怀里,霸道的脱着她的衣服

  “尹晨夜,你这是干嘛!”纪洛浅哪里知道男人居然会来这么出,她拼命的想要挣扎开来,但是奈何男人的大手是那么有力,根本不让她有任何的动弹

  纪洛浅挣扎不开,她抬起头来,正想要说话,却猛的呆住了

  眼前的男人虽然脸的冷峻,但是那双眼眸中却是满满的[,]

  的,纪洛浅这才想起自己之前撞在了桌子上的事情,她心中暖,这个男人是在的自己受伤

  “尹晨夜,你别的啦,我自己换衣服就行了”纪洛浅的声音轻了几分,尹晨夜手上的动作却点都没停顿

  眼看着尹晨夜已经要解开自己的裙子,纪洛浅面孔红成了片,她刚才因为穿不下这条裙子,可没弄什么胸贴,要是脱去裙子,肯定是片清凉

  虽然她的身体也被尹晨夜看过很多次了,但是这样的大白天

  纪洛浅感觉自己整张面孔都火辣辣的起来,她伸手拍开他的手,“尹晨夜,别”

  尹晨夜自然看出了纪洛浅的窘迫,还会害羞了?他冷冷的扫了她眼,算是应承了下来,“翻身——”

  纪洛浅瘪了瘪嘴巴,这恐怕是尹大爷最低的要求了

  纪洛浅翻过了身去,这才感觉到自己的后背有些微痛,恐怕刚才真的撞伤了

  尹晨夜熟练的帮纪洛浅解开了衣服,当看见她光滑的雪背上出现了道红痕,尹晨夜的眼眸沉,整张面孔完全阴沉了下来

  “纪洛浅,这就是你说的没事?”这么大的伤口,看的他都心痛

  亏他昨天还发过誓,绝不会让她受到任何的伤害,今天偏偏就在自己的家里出了事情,“到底是谁干的!我灭了她!”

  纪洛浅就算没有转头,都能够感觉到尹晨夜浑身不断散发出来愤怒的气息

  “真的没事了!”纪洛浅向着尹晨夜赶忙解释,“这跟你刚才看到的那幕没有关系,是我帮个老奶奶不小心才撞上的!”

  老奶奶?尹晨夜眉头顿时皱,这种宴会上出现的老奶奶除了自己那个老顽童奶奶还能有谁,浑身紧绷肌肉顿时松弛了下去,却还是忍不住骂了句,“那个老不死的,就会找麻烦!”

  纪洛浅的嘴角抽搐了下,她插了句,“你怎么能这么说呢,不管怎么样,她也是你奶奶呀”

  尹晨夜冷哼声,声音极度不满的说道:“以后再看见这种事情,就让她狠狠摔跤,省得她老不长记性!”敢让他的女人受伤,就算是奶奶也不行

  纪洛浅忍不住扑哧的笑出声来,对自己的奶奶都这么小气,要是真的是眉心甜害的,难不成这个男人还想掐死她

  尹晨夜从边上的柜子里拿出来个医药箱,挤了点药膏均匀的抹在了棉签上

  纪洛浅侧头环顾着四周,居然还发现这间房间里居然还放着坦克耐,她伸手指了指柜子:“尹晨夜,你这么大了还玩这种东西”

  尹晨夜扫了眼耐,他伸手将药膏小心的涂在纪洛浅的背上,声音却低沉了下来,“那是我爸最后留给我的东西”

  纪洛浅怔,对于情报的了解,她自然知道尹晨夜的父亲已经过世了,便没有再说话

  空气中瞬间沉闷了起来,尹晨夜帮纪洛浅擦好了药膏,便帮她小心的包扎了起来虽然不是很严重,但是如果不好好调理,恐怕是留伤口

  尹晨夜帮纪洛浅换了衣服之后,便收拾完医药箱,就转身去放好

  纪洛浅望着男人的背影,她动了动嘴唇忽然想说点什么,却不知道怎么开口

  第四十五章你要是敢踏出步!

  就当纪洛浅以为尹晨夜不会开口的时候,他低低的声音传入耳边,带着几分落寞:“从小到大,我都是爸的掌中宝,虽然妈不怎么喜欢我,但是我总想着只要我努力,就能得到她的认可”

  但他却从未想到过,那个漆黑的夜晚,他被人绑架,恐怕害怕将他整个人彻底的淹没,但是最终得到的消息却是家里人拒绝赎回他的消息他靠着自己个人的力量,九死生的跑了出来,回到家的时候却听到了父亲去世的噩耗

  尹晨夜就笔直的站在那里,他的声音格外阴沉,他也不知道自己居然会跟纪洛浅说这么多

  纪洛浅猛的怔,她从来不知道尹晨夜居然经历过这么多的事情,这个男人年幼的时候居然不得不面对这么多的变故

  纪洛浅心中酸,脚步情不自禁的朝着尹晨夜走了过去

  她伸手搂住了他强壮的腰间,纪洛浅的声音格外的轻柔,“事情都过去了,以后我会陪着你”

  是,都过去了——

  她温暖的声音就像是阵风,无声抚平了心中久久未愈合的伤口

  尹晨夜忽然间猛的转过身来,他望着眼前的女人,低头吻住了她的嘴唇,不同于平时霸道的吻,反而格外的温柔

  “浅浅,你会陪着我的!”尹晨夜像是对自己说,又像是对她说!

  纪洛浅甚至感觉到浓浓的深情从男人的眼眸中溢出,她下意识回吻着尹晨夜

  尹晨夜反搂住纪洛浅的腰,他忽然间朝着床上躺纪洛浅整个人被他这么带,顿时压在了他的身上,纪洛浅甚至能够感受到男人强健的肌肉上,尹晨夜避开纪洛浅后背的伤口,更加炽热的吻落在她的嘴唇上

  这是剂疯狂的长吻,纪洛浅只感觉自己全部的呼吸都被尹晨夜剥夺,她望着他的面孔,男人深邃的眼眸就像是璀璨的繁星,或许正因为两个人的经历是这般的相似,才让她情不自禁的沉醉在这个吻里

  尹晨夜松开了纪洛浅的嘴唇,他强压住自己浑身的,加重了手腕的力道

  纪洛浅整个人躺在尹晨夜的身上,她的呼吸还有点不稳

  望着男人严肃的神情,纪洛浅不由皱了皱眉头,嘴角溢出抹戏佻,她故意想逗逗这个男人,“你知道我今天碰到你奶奶,她跟我说什么了?”

  尹晨夜眉头微皱,扫了眼女人得意的笑容,那个死老太婆能说什么好话?

  纪洛浅朝着尹晨夜狡黠笑,“你奶奶说,你长得难看,脾气暴力,还不尊重老人,让我这种好女孩看到你最好就逃跑!”

  “是吗?”尹晨夜深邃的眼眸变得越发漆黑,散发着危险的光芒,嘴角也抿成了根直线

  “我觉得你奶奶说的是实话!”纪洛浅账两下眼睛,却感觉到胸口阵疼痛

  她瞪大着眼睛,看着眼前这幕,尹晨夜不知道何时张口咬住了她胸前的丰满,就算隔着条裙子,她也能够清晰的感觉到他灵巧的舌头不断的触碰着她的敏感点

  面孔变得绯红,纪洛浅呼吸顿时急促起来,“尹晨夜,你个变态!”她整个身体被男人控制赚便用脚狠狠的踢尹晨夜的身体

  却不想尹晨夜修长的腿顿时压住了她不听话的脚,男人霸道的咬着她身体每个敏感点,声音带着极具的压迫,“纪洛浅,你再说遍?”

  纪洛浅顿时哭笑不得,这个男人什么时候这么小气了!她拼命的动着自己的身体,嘴里不断的说道:“尹晨夜,我错了!我错了!”

  “嗯?”男人轻哼声,修长的手居然抚摸着她的胸,然后路朝下滑了过去

  “你最好了,英俊潇洒,温柔体贴,多才多能”纪洛浅本来词汇量就不多,她挖空了脑子搬出大推赞美的成语

  “没诚意!”尹晨夜含糊不清的吐出句话,吻得却越加的起劲,惩吩的吻反复摩擦着她的身体,“再说”

  却没有注意到男人的嘴角不自觉的上扬

  纪洛浅浑身酥麻的难受,她最终忍不住爆出句粗口,“尹晨夜,你这个衣冠禽兽!”

  就在这时,忽然间房门被人重重敲响,“尹晨夜,开门”门外女人怒吼的声音不断响起

  尹晨夜的脸色突然阴沉了起来,无关她,只因为门外的人

  纪洛浅把捂住自己的嘴巴,男人阴沉的面孔像是要将她吃了样,她赶忙从尹晨夜的身上爬了起来却不想尹晨夜先步站起身来,伸手帮纪洛浅小心的穿戴好衣服

  “你没生气吧?”纪洛浅忐忑不安的看着尹晨夜,她也不知道从何时起自己居然越来越在乎这个男人的想法了

  尹晨夜看出了纪洛浅的心思,他帮她把最后颗扣子扣好,“等会别说话,切都交给我!”

  纪洛浅这才明白了下来,原来跟外面的人有关,她点了点头

  尹晨夜搂着纪洛浅的腰,他忽然间猛的脚踢开了门,门瞬间被打开,把外面的人吓了跳

  纪洛浅顺着尹晨夜阴冷的目光望了过去,只见个下人被门撞倒在地上,眼前站着名雍容华贵的女人,她虽然年纪微大,但脸上画着精致的妆容,让她看起来格外的年轻

  此刻她正拍着自己的胸膛,显然是被吓着了

  “妈,有事吗?”尹晨夜紧抿着嘴唇,冷冷的吐出来个字

  纪洛浅立刻明白了过来,这位恐怕就是尹晨夜的妈妈徐颜丽,但是直接告诉她,这个女人不喜欢她

  “尹晨夜,你自己说说,到底想干什么,居然跟你爷爷提出要跟眉心甜取消婚约,你简直是太不像话了!”徐颜丽缓过气来,她指着尹晨夜的鼻子就骂“我告诉我,我坚决不”

  “妈——”尹晨夜厉声打断了徐颜丽的话,“我不是几岁的孩子,我做什么事情都有分寸,难不成你要我娶个根本不喜欢的女人回家!”

  “喜欢,你分的清楚什么是喜欢吗,这桩婚事是你小时候自己提出来的,现在到好,居然想要悔婚,尹晨夜,你到底分的清楚什么是喜欢,什么是不喜欢吗?”徐颜丽的声音越发的犀利,她的眼眸中浓浓的失望,不断的燃烧起来

  尹晨夜却冷笑声,他漆黑的眼眸迸射出寒冷的光芒,“对于个二十几年,对自己的孩子不闻不问的妈,你觉得现在自己说这话有资格吗?”

  “夜——”纪洛浅拉了拉尹晨夜的衣角,她虽然很不喜欢尹晨夜的母亲,但是也不想让尹晨夜为难,有些问题需要时间才能够解决

  “我知道分寸”尹晨夜降低了说话的语气,他宽厚的手掌紧紧包裹着她的小手,纪洛浅顿时感觉心里暖

  纪洛浅再次抬起头,却看见徐颜丽正满脸愤怒的盯着自己的面孔,她伸手指着纪洛浅的面孔冷声笑道:“你不肯娶眉心甜,是不是因为这个女人!看她那风马蚤的涅,或[,]

  许你天两天会喜欢她,但是时间长了你觉得你们还可能吗?”

  讽刺的话语从徐颜丽的口中迸出,纪洛浅感觉格外的刺耳,她从来都没被人这样侮辱过,但是为了尹晨夜,她却强迫着自己忍了下来

  “ 你给我闭嘴!”尹晨夜手腕上的筋骨根根弹出,显然极度的愤怒,“我的女人还轮不到你来说!”

  纪洛浅心中暖,这个男人现在还维护着她

  徐颜丽却完全失控,此刻她哪里还有半点上流贵妇的涅,“尹晨夜,算你狠,我给你两个选择,你要是要妈,就娶了眉心甜,如果你还要跟这个女人在起,那就给我滚出尹家!”

  尹晨夜浑身暴虐的气息膨胀开来,他漆黑的眼眸死死的盯着徐颜丽,正要说出口,却被纪洛浅把捂住了嘴巴

  “尹晨夜,我有点事情,想要先离开”她不是不愿意跟尹晨夜起面对这种事情,而是因为就算他最终选择他母亲,她也会站在他这边

  只是这种艰难的选择,她不想让尹晨夜去选择

  尹晨夜浑身的愤怒收敛了几分,他大力握住了纪洛浅,“我陪你离开”

  “尹晨夜,你敢走步试试!”徐颜丽愤怒的说道

  纪洛浅另只手搭在尹晨夜的手上,柔声说道:“夜,你听我说,不管你怎么选择,我都永远站在你这边,我在我爸的医院那里等你好不好?”

  纪洛浅淡淡的声音传入尹晨夜的耳中,尹晨夜心中微暖,他的浅浅是在为他考虑

  他轻轻松开了手,低头吻了吻纪洛浅的面颊,“好,等我!”

  纪洛浅朝着他笑笑,转身离开却在转身的那刻,脸上的笑容彻底的消失,她还是会害怕,害怕尹晨夜就这样放弃自己

  “尹晨夜你敢找她试试!”徐颜丽本来听到尹晨夜说要退婚,就格外愤怒哪里受得了此刻而再再而三的打击!

  尹晨夜忽然间转过身来,他嘴角噙着抹诡异笑容,让人瞬间感觉害怕他忽然霸道的伸出只手,朝着徐颜丽重重指,“没有人能够威胁我,徐颜丽,这句话我只说最后遍!”

  徐颜丽娇美的脸色顿时剧变,她手指颤抖着说道,“尹晨夜,你居然敢这么跟我说话,我告诉”她的声音明显开始颤抖,对于眼前这个儿子,她还是从心底害怕的,“你,你只要踏出”

  “告诉我什么?”

  徐颜丽还想要再开口,却不想尹晨夜忽然间拳重重的砸在了门上,吓得她顿时鸦雀无声

  尹晨夜的眼中散发出危险的光芒,让人不寒而栗,“你是想告诉我只要踏出这里步,便休想再回到尹家吗?徐颜丽,你太天真了,我尊敬你,才叫你声妈!可你别忘了,我才是尹家的男人,要走的人只会是你,绝不可能是我!”

  尹晨夜看也不看徐颜丽苍白的脸色,他重重抛下最后句话,“妈,这是我最后次叫你妈,要是让我知道你暗中对我的女人做什么手脚,那就别怪我冷血无情!”

  尹晨夜转身大步离开,他的脚步甚至没有汪半步

  就在这时,忽然间声重重的撞地声音响起,尹晨夜下意识转过身来

  徐颜丽浑身颤抖着,眼睛死死盯着尹晨夜离开的身影,她整个人突然猛的抽搐了起来,双手捂住胸口,彻底昏迷了过去

  第四十六章劫人

  纪洛浅走出了宴会,这才感觉到自己压抑的心情完全释放了出来。

  面对许妙妮的咄咄逼人,她可以毫不犹豫的反击,面对眉心甜的冷嘲,她也可以以牙还牙,但是唯独面对尹晨夜妈妈的敌意,让她无法反驳,只因为她是那个男人的母亲。

  她转头望了望身后,却没有看到尹晨夜的身影。纪洛浅的唇角不由溢出抹嘲讽的笑容,看来她还是没有自己想象的大度,心中还是渴望尹晨夜会追出来。

  纪洛浅看了看时间还早,便决定去纪成鸿住院的医院趟。

  “纪洛浅。”身后忽然间传来低低的叫唤声音,纪洛浅下意识停了下脚步,这才看见徐媛媛正站在自己的身后,她的神情有些犹豫,脸色也很难看。

  纪洛浅这才想到眉心甜刚才在宴会上的变化,她可没有忘记之前徐媛媛张扬跋扈的模样,现在的样子显然比之前好了很多。

  “有什么事情吗?”纪洛浅的声音格外冷淡。

  徐媛媛咬了咬牙齿,像是决定了什么,她忽然猛的朝着纪洛浅跪了下来,膝盖重重的磕在了地面上,甚至来流出了鲜血。

  徐媛媛硬生生咬住了牙齿,她的声音从未有过这么诚恳:“求你帮帮我,我真的不想在眉心甜身边呆下去了,她每次都习惯把我送给别的男人,我受不了那群恶心的男人,纪洛浅,我知道你跟尹晨夜好上了,你帮我找条活路好不好?”

  纪洛浅望着徐媛媛泪水满面,不由有点动容,能让这么个高傲的女人朝着自己下跪,眉心甜到底让她做了什么?

  纪洛浅咬着嘴唇没有说话,就在这时,辆汽车朝着她们身后开来,随即从车上走下来个人。

  周裕皓脸上带着戏佻的笑容,他双手交叉在后背上,显然有点幸灾乐祸,“哎呦,我现在才知道,纪洛浅你还有让别人下跪的爱好?”

  纪洛浅冷冷的扫了周裕皓脸,她可没忘记刚才这个男人直站在边上看好戏。

  “我的事情,用不着你管。”

  “你这话说的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