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这样那又如何,我至少也能够得到尹晨夜的爱,而你,永远都不可能!”

  第四十八章车震

  眉心甜瞪大了眼睛,她伸手捂住了脸上的红肿,挥手想打纪洛浅,却被她反手打了过来。

  眉心甜望着纪洛浅平淡的面孔,她再也无法压制情绪,朝着纪洛浅吼道:“纪洛浅,你就等着受死吧!”

  眉心甜的声音带着残暴,就在这时,声更加响亮的声音传入她的耳中。

  “你给我闭嘴!”尹晨夜从上面刚走下来,就看到这幕,他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我们尹家的人,还轮不到你来管!”

  纪洛浅下意识抬起头,尹晨夜已经朝着纪洛浅大步迈了下来。

  尹晨夜走到眉心甜的身边,他浑身上下散发着阴冷的气息,此刻全部爆发出来。

  漆黑的眼眸冷冷扫过眉心甜瞬间煞白的面孔,尹晨夜的嘴角勾起抹冷傲的笑容,“我告诉你眉心甜,要是浅浅少了根汗毛,你就等着给自己收尸吧!”

  眉心甜浑身怔,就看见尹晨夜伸手把搂住了她的腰间,纪洛浅淡然的目光扫过她的面孔,便跟着尹晨夜朝着汽车的方向走去。

  眉心甜眼眸顿时划过道狠毒的光芒,她伸手拨出了个电话,“上次你让我答应的事情,我同意了。”

  纪洛浅坐在尹晨夜的车子上面,她侧头望着窗外的风景,她也不知道自己此刻的情绪是在怎样的变动。

  面对对方次次的挑衅,她忽然觉得自己是那么的被动,她忽然很想跟尹晨夜站在同个高度。

  就在这时,车窗被人关闭,纪洛浅下意识回过头来,就看见尹晨夜不知道何时停下了车子,他霸道的吻了吻她的娇唇。

  “别理会那些人!你要是再为那种人生气,我就要对你性罚了!”

  男人的声音格外的霸道,纪洛浅嘴角勾,望着尹晨夜英俊的面孔,好像还在生自己的闷气。

  “我知道了!”确实,对于那种人,没有什么好理会的。

  “不过尹晨夜,你要是哪天不喜欢我了,要告诉我声。”纪洛浅忍不住开口说道。

  却不想尹晨夜的面孔顿时阴沉了下来,他冷冷的扫了眼纪洛浅,紧抿着嘴唇没有说话。

  尹晨夜忽然间双手撑,就从驾驶室里跳到了后座上,纪洛浅整个人还来不及惊呼,就被尹晨夜霸道的抱在了他的身上。

  “尹晨夜,我错了!”纪洛浅整个人顿时压在了尹晨夜的身上,这么亲密的接触,她甚至能够感到他的刚硬不断抵在了她隐私的地带。

  “是吗?纪洛浅,你是越来越不会说话了!”

  尹晨夜带着惩罚性的吻住了纪洛浅的脖子,纪洛浅还没来的及尖叫,尹晨夜整个人压在了纪洛浅的身上,大手已经抚摸住了她的隐私地带。

  这么张扬的动作,纪洛浅瞪大了眼睛,甚至不敢相信这幕是真的,她低声叫了起来,“你疯了,这里是车里!”她哪里知道这个男人这么疯狂!

  “周围又没人!”尹晨夜吐出了句。

  纪洛浅这才发现不知道何时车子已经开到了个弄堂里,周围空无人。

  狭小的车厢里,暧昧的分子在不断的弥漫着,纪洛浅望着骑在自己身上的男子,她只感觉自己的心跳不受控制。

  尹晨夜伸手把扯去自己的裤子,下秒,纪洛浅顿时感觉自己的裙子被撩起,下身顿时片清凉。

  尹晨夜忽然间个翻身,整个人已经压在了纪洛浅的身上,他整个人个纵身,就贯穿到纪洛浅的身体里面,纪洛浅的胸口不住的起伏。

  尹晨低下头,亲吻着纪洛浅娇美的面孔,声音夹杂着别样的霸道。

  “以后还说什么分开的话吗?”

  纪洛浅拼命的摇着头,尹晨夜忽然间个挺身将他巨大的隆起从她的身体中抽出,纪洛浅再也忍不住,尖叫出了声来,声音还没停下来,尹晨夜又冲进了她的体内。

  像是有节奏般不断的冲击,纪洛浅也不知道这个男人是想要故意的折磨自己,还是想要干嘛?

  整辆汽车不断的震动着,不知道何时才停息下来。

  纪洛浅整个人瘫软在尹晨夜的身上,尹晨夜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只药膏,“张开。”

  声音却带着命令性,纪洛浅摇了摇头,“我自己来吧。”

  纪洛浅只感觉到浑身上下的酸痛,却让整个人原本心中的不安放松了下来。

  尹晨夜漆黑的眼眸扫了纪洛浅眼,“你自己看的到吗?”

  纪洛浅的脸色顿时红,就任凭着尹晨夜轻柔的帮她穿戴好衣物。

  等两个人都收拾好,尹晨夜这才从车门里走了出来,纪洛浅磨磨唧唧的不肯出来,虽然衣服都整理干净了,但是刚才疯狂的时刻,让她不由担心。

  “纪洛浅——”尹晨夜探进了头,伸手就将她搂了出来,“你呆在里面,就不怕饿死吗?”

  纪洛浅瞪了尹晨夜眼,“我不饿!”肚子却不争气的叫了起来。

  “你自己好好想想!”尹晨夜朝着纪洛浅冷哼声,大步就朝着前面走去。

  纪洛浅望着尹晨夜的背影,她摸摸自己的口袋,顿时满脸窘迫,钱包好像是丢在了车里了。

  纪洛浅路小跑跟在了尹晨夜的身上,她伸手拉拉他的袖子,“尹晨夜”

  尹晨夜侧头扫了纪洛浅眼,紧抿着嘴唇没有说话,脚步却加快了几分。

  纪洛浅眉头皱,难道这个男人还在为自己刚才说的那句话生气,纪洛浅看看周围没人,干脆跳到了尹晨夜的背上。

  “下来!”尹晨夜声音低冷,嘴角却不自觉的溢出抹笑容。

  纪洛浅凑过头去,尹晨夜顿时收敛了笑容,纪洛浅望着男人阴沉的面孔,她朝着四处看看没有人,便朝着尹晨夜的脸上重重的吻了下。

  “我知道这边上有家店挺好吃的,要不要跟我起去?”

  分明是商量的语气,纪洛浅却偏偏整个人骑在他的身上,尹晨夜扫了眼女人嘴角的笑意,声音却顿时放松了下来,“下来再说!”

  纪洛浅眼眸闪过狡黠,她朝着尹晨夜面孔又重重的吻了口,“你就这样背着我好不好?”

  尹晨夜伸手惩罚性的掐了掐纪洛浅的屁股,他伸手反搂住她的娇躯,低冷的声音传入纪洛浅的耳中,“下不为例!”

  纪洛浅眉眼中闪过笑容,她整个人趴在尹晨夜的身上,腿忍不住摆动了几下。

  尹晨夜又伸手掐了掐纪洛浅的屁股下,“还不快点指路!”

  纪洛浅立刻朝着尹晨夜敬礼,“遵命!”

  纪洛浅给尹晨夜指着路,尹晨夜便顺着纪洛浅的脚步朝着前面走去。

  周围时不时有人从身边走过,看到这幕,都忍不住发出羡慕的神情。

  纪洛浅甚至没有想过,这幕会成为她后来时常在梦中出现的情景。

  在街

  道的尽头的米线店里,此刻已经坐满了人。纪洛浅记得以前高中的时候就经常来吃,现在想起来她便特别怀念那个味道。

  尹晨夜还没走进那个店面,脸色便阴沉了下来,原来讨好自己半天,就是为了吃这么廉价的东西。

  尹晨夜转身想要走,却不想被纪洛浅从他的身上跳了下来,她伸手就拉住了他的手,声音夹杂着几分可怜兮兮:“尹晨夜,你别这么看不起这家店吗,没听说过美食就在人间。”

  尹晨夜望着纪洛浅撅起的小嘴,他的目光扫了扫她的全身,嘴唇才微勾起了个弧度,“在人间?”

  那火辣辣的眼神看着纪洛浅阵发毛,尹晨夜已经伸手搂住了她的细腰,压低的声音带着几声戏佻,“走,那看看人间美食去!”

  纪洛浅脸色顿时通红,她扭扭捏捏不想走,尹晨夜已经伸手推开了门。

  整间米线店里此刻热气腾腾,纪洛浅顿时忘记而来被尹晨夜调戏的事情,她赶忙拉着尹晨夜走到唯的个空座上面,尹晨夜望着油腻腻的椅子,眉头顿时皱,他哪里来过这种地方吃饭。

  纪洛浅看到尹晨夜脸色变,赶忙拿起了餐巾纸替他擦了擦椅子,她讨好的说道:“赶紧坐下,不然等会就没位置了。”

  纪洛浅连拖带拉的带着尹晨夜坐了下来,就高兴的坐到了他的身边。

  米线很快就上来了,纪洛浅捧着碗海鲜米线,吃的正开心。这家的米线向来都很好吃,不仅量多而且价格还便宜。

  尹晨夜盯着碗边上的缺口顿时感觉什么味道都没有了,也不知道这个小丫头喜欢吃这种东西干嘛。

  纪洛浅见尹晨夜没吃,她拿起只大虾,去掉了壳,朝着正板着张脸的男人挥了挥,“要吃吗?”

  浓浓的雾气里,纪洛浅的小脸因为热气被熏得通红,嘴巴还因为烫,不住的砸吧嘴。

  尹晨夜脸色的神色缓,他张口正想要吃。

  却不想纪洛浅眼眸中闪过狡黠,手缩,“不给你吃!”

  纪洛浅伸手放进了嘴巴里,嘴巴正搅动了几下,却不想尹晨夜猛地凑过了头,他张口把吻住了她的娇唇,另只手伸手掐了把她的细腰。

  纪洛浅整个人了声,尹晨夜灵活的舌头就霸道的伸进了她的嘴唇,将她口中的虾吃进了嘴巴里。

  “味道还不错,再来次。”尹晨夜霸道的舔了舔嘴唇,有意未尽,他笑着将自己碗里的虾都放进了纪洛浅的碗里。

  周围坐着的老人忍不住笑着开口,“你看看,这个丈夫多疼媳妇!”

  纪洛浅脸色顿时红,这个男人,也真是的!

  她埋头就吃起了米线,再也不想抬起来。

  尹晨夜看了眼纪洛浅发红的耳朵,嘴角不由抿起了抹笑容,他下意识尝了尝碗里的米线,突然发现味道好了很多。

  吃饱喝足之后,尹晨夜便送纪洛浅回了医院。

  尹晨夜伸手将串钥匙交到了纪洛浅的手里,他低头霸道的吻了吻纪洛浅的面颊:“在家等我!”

  第四十九章单挑

  纪洛浅怔怔的看着手掌中的钥匙,还带着尹晨夜少许的温度。

  她下意识抬头,尹晨夜的汽车消失在视野中,还带着暖暖的气息,从她的周身不断的扩散开来

  纪洛浅下意识握紧了手心,沉甸甸的钥匙让她忽然感觉到了家的气息。

  医院里,尹晨夜安排的很好,纪成鸿住的是特级病房,就连药物都是最进口的,最近这些治疗的日子癌细胞已经被压制住,没有扩散。

  周裕皓是纪成鸿的主治医师,纪洛浅这才知道周裕皓居然是这家医院的院长,医术更是流的。

  周裕皓看了看纪成鸿的病情之后,便跟纪洛浅聊了下最佳开刀的时间,时间定下个月以后。

  “这段时间主要以清淡的伙食为主,但是我必须要告诉点,你爸的癌细胞已经在体内扩展了,就算开刀成功也做不到根除。尹晨夜这段时间特意找了名知名的中医给你爸开药,你让他按时喝。”

  纪洛浅点了点头,确实,面对生命存活法则,不是任何人都能够左右的,她现在唯能做的就是延长父亲的寿命。

  “我知道了。”纪洛浅点了点头。

  周裕皓望着纪洛浅唇角勾起抹调戏,“那你还记得我跟你说的话吗,要是尹晨夜不肯帮你付医药费,你我声就行。”

  纪洛浅冷冷的回应了句:“那我直接告诉尹晨夜,医院里不需要我付钱,干脆就让你这个院长全权处理。要是还有人没钱付医药费,我定强烈推荐他们来你这个伟大无私的医院。”

  周裕皓扑哧声笑出了声来,“算你狠!”

  纪洛浅在医院食堂买了点清淡的饭菜,就朝着纪成鸿的病房里走了进去。

  进整个病房,纪洛浅才发现这间跟周围看起来没有什么差别的病房里,里面竟然有五六间房间。

  尹晨夜还安排了几个护士照顾纪成鸿的生活起居,纪洛浅心中不由感动,尹晨夜这个人看起来有时候霸道不讲道理,做事却极其细心,但是自己这个做女儿的失职了。

  “小夜,是你来吗?”纪成鸿听到脚步声,就朝着屋门口望了过去。

  就看见纪洛浅迈步走了进去,纪成鸿的脸上露出了抹笑意,“洛洛,你来了。”

  “嗯。”纪洛浅看着纪成鸿脸色不错,心情顿时也好了很多,“爸,你吃过饭了吗?”

  “嗯,吃过了。”纪成鸿让纪洛浅将手上拎着的饭菜放在边上的桌子上面,就冲着纪洛浅问道,“你最近是不是交了什么男朋友了?”

  纪洛浅顿时怔,立刻下意识摇了摇头,她跟尹晨夜的事情她还没决定跟纪成鸿说。

  纪成鸿却瞪了纪洛浅眼,“你以为你不跟我说,别以为我不知道,自从我住院的这几天有个小伙子每隔几天都来看望我,别以为我不知道。”

  纪洛浅嘴角抽搐了下,忍不住开口问道,“那人叫什么名字?”

  “小夜呀,小夜知道我喜欢看经济方面的杂志,特地给我送了过来,还有次我提起想吃小摊上的葱油饼,小夜也马上给我买了过来。”

  纪洛浅听到小夜,脑袋顿时涨,她认识的名字里带夜的除了尹晨夜,就是尹洛夜,两者比较,对方是谁自然不言而喻。

  “爸,你有什么事情可以让护士帮你弄,用不着找那个小夜”纪洛浅忽然觉得叫这么名字格外别扭。

  纪成鸿却狠狠瞪了纪洛浅眼,“你看你还没嫁过去,就开始心疼别人了,我告诉你,爸这是帮你考核,知道了没有?”

  纪洛浅顿时感觉阵头痛,她下意识扯开话题,“妈这些日子,怎么没有来呢?”

  纪成鸿眉头皱,“你这几天别跟我提你妈,她也不知道在干什么,好像在处理公司的事务,简直太不像话了。”说到这里纪成鸿忍不住咳嗽起来。

  “爸,你别生气。”纪洛浅赶忙拍拍纪成鸿的背,她伸手从边上拿了杯水递到了纪成鸿的手上。

  纪成鸿喝了两口,这才缓过了气来。

  “洛洛呀,就因为你是个女儿身,爸才直没有要求你,但是现在,你年纪也不小了,要不要试着找份工作,开始学起来。纪氏虽然不大,但是也是爸爸的番心血,洛洛,我不求纪氏能够在你的手上发扬光大,我只希望它能够在你的手上保持现状。”

  纪洛浅望着纪成鸿越发憔悴的面孔,她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好。”

  纪洛浅也不知道怎么走出了纪成鸿的病房,纪成鸿的席话不断从她的脑海中回荡。

  确实,她从小就接受特工训练,而放弃了大学时候的专业,面对设计天生的热爱,她突然很想退出特工界,进入普通的生活,或者说她还是有私心,希望自己变得更加优秀,能够并肩走在尹晨夜的身边。

  纪洛浅走到了街道上,此刻天空忽然下落了毛毛细雨,坠落在身上格外的清爽。

  纪洛浅张开手臂,享受着难得的清静。

  纪洛浅看时间也不早了,就朝着跟何晓依约定的酒吧“醉”开车过去,她的手机还没充电,要是再不去的话,晓依恐怕要着急了。

  没过多久,纪洛浅就下了车,她走进了“醉”里,种熟悉的感觉顿时扑面而来,想到上次来醉居然还强上了个男人,纪洛浅忍不住觉得好笑。

  她迈着轻盈的步子,朝着里面走了进去,却没有在预定的地方找到纪晓依。

  纪洛浅眉头皱,天生的警惕感让她感觉到种不好的感觉扑面而来。

  她下意识加快了脚步,朝着周围望了过去,但却没有找到何晓依的身影。

  就在这时,忽然间“砰——”的声巨响顿时响起,疯狂的打斗声顿时坠入耳帘,纪洛浅脸色微变,她下意识朝着那个方向疯狂的狂奔了过去。

  果然看到何晓依正被困在群人中间,她的脸色通红,显然醉的不轻,她的身边还站着个男人,周围他们的那群人脸上画着纹身,显然是群痞子,各个格外的张扬跋扈。

  领头的老大头红色的头发,他的个子很矮,浑身都是结实的肥肉,随着他的动作不断的抖动着。

  “小姑娘,你敢在动手,你信不信我就了你!”领头的老大声音带着嘲讽。

  何晓依忽然间猛的飞起脚,朝着那人的要害踢了过去,“你丫的,找死!”

  随着“砰——”的声酒瓶子摔破,周围的群痞子拥而上。

  纪洛浅眉头顿时皱,眼看着个人的酒瓶子要砸到何晓依的头上时,纪洛浅直接跳上了桌子,拿起个瓶子就朝着那人脑袋砸了过去。

  被打伤的人顿时血红了眼睛,纪洛浅手上的动作格外迅速,她飞起脚就将人踢到在地上。

  何晓依虽然喝饱了酒,但是身手却十分的了得。

  跟在何晓依身边的男

  人更是高手,直接冲过去,就撂倒了好几个人。

  酒吧里的桌子被尽数踢到在地面上,酒水洒了整整地。

  但是周围围拢的人越来越多,那个男人见何晓依暂时没有危险,就冲着纪洛浅吼道,“快点带着晓依走!”

  纪洛浅拉着何晓依的手,两个人朝着身后飞快的退了下去。

  “走!”纪洛浅刚打到了个人,拉着何晓依想要退出去。

  却不想何晓依却重重的摇头,她的眼神格外坚定:“不行,我们不能抛下周源皓个人!”她把甩掉纪洛浅的手,就朝着那群人狂奔了过去。

  纪洛浅眉头顿时皱,就朝着那群人狂奔了过去。

  果然周源皓已经被他们抓住了,整个人被反绑着手臂,甚至连手都脱臼了。

  他看到何晓依,顿时怒斥道:“你疯了,谁让你回来的!”

  “可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