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点头,就看这样看到尹晨夜走到了自己面前,他坐在了她的床边,伸手轻轻碰了碰纪洛浅的面孔

  面孔上忽然传来的温度,纪洛浅甚至感觉就像是个梦样,如此不真实,她账折睛,面孔上的泪水越多

  却不想尹晨夜伸手大力的擦去了她脸上的泪水,声音还带着几分质问:“好好的,哭什么,都是要当妈的人了!”

  男人熟悉的声音传入到了耳中,纪洛浅下意识抓住了他的手,深怕这个男人下秒就要离开

  “尹晨夜,你听我说,我跟徐诚轩只是朋友”纪洛浅下意识解释的说道

  尹晨夜见她激动,赶忙小心的压住了她的身体:“行,你别说了,小心将身上缝好的伤口弄开你想说的事情,徐诚轩那个臭小子都跟我说了”

  “诚轩他都跟你说了?”纪洛浅声音有些犹豫的问道,她甚至有点不相信

  尹晨夜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他纠正的说道:“诚轩”

  纪洛浅折睛,泪水情不自禁的顺着面孔流淌了下来,她以为眼前的男人会勃然大怒,却不想居然就这样轻而易举的原谅了自己

  “尹晨夜,我”纪洛浅仰头看着尹晨夜,她张了张嘴巴,却半天说不出话来,异样的情绪在眼眸中不断的翻涌!

  尹晨夜望着纪洛浅纠结的表情,“笨丫头!”他忽然间低声骂了句,重重的咬住了她的嘴唇,就像是疯狂的撕咬!

  纪洛浅被吻得透不过起来,她整个人瘫软在尹晨夜的怀里

  尹晨夜宽厚的大掌轻轻拍着她的背,声音甚至带着几分惩罚,“谁告诉你我生气了!”

  纪洛浅心中的担忧开始缓缓消失,她仰头望着尹晨夜认真的神情,异样的情绪在她的眼眸中翻涌

  “你真的不生我跟诚轩的气了?”纪洛浅咬着嘴唇,低低的问道

  “诚轩!”尹晨夜怒吼声,他漆黑的眼睛死死的盯着纪洛浅的面孔,“你要我说几次,你才记得!”

  纪洛浅看着眼前男人较真的涅,原本心中的担忧荡然无存,激动的泪水从眼眸中溢出,她的声音有点梗塞

  “好,知道了,叫徐诚轩”

  [,]

  尹晨夜的眼中闪过道满意,他伸手擦了擦她眼睛上的泪水,“爱哭鬼,丑死了!”

  纪洛浅的眼睛被男人擦得红红的,她咬着嘴唇忍不住再次开口问道:“那你跟徐诚轩有没有言和!”

  尹晨夜瞪了纪洛浅眼,“你还跟我说那个人,要不是你们两个人早上在外面亲亲热热,而我还晚上淋了夜的雨,我至于发那么大的火么!”

  “那谁让你不告诉我在外面!”纪洛浅心虚的反驳道,“再说了,我也是为了帮你才”

  “闭嘴!”尹晨夜眼眸黑,他再次咬住了纪洛浅的嘴唇

  尹晨夜疯狂的吮吸着她的味道,直到纪洛浅满脸通红,尹晨夜才退下来,眼眸中全是满满的愤怒,“你还好意思跟我说这件事情!这种商业上的事情都是男人的事情,你个女孩子家操什么心,居然还独自人去冒险,你也不怕出什么事情吗!”

  “可是”纪洛浅开口想要反驳

  “还无缘无故招了朵大桃花”尹晨夜声音忽然变得有点哀怨,语气却瞬间又强烈起来,“我告诉你下次再敢跟那个姓徐的走的那么近,你信不信我找个人把他偷偷阉了!”

  “你敢!”纪洛浅瞪大了眼睛

  尹晨夜威胁的目光就扫到了纪洛浅的脸色,纪洛浅憨憨的捂住了嘴巴,却还是低声说道:“你放心,我跟诚轩,只是很好的朋友,而你是我喜欢的人,不样的!”

  尹晨夜这才冷哼声,嘴角溢出抹满意,显然从喜欢的人口中听到这样的话,格外自豪,他的声音却还是不满

  “那这次就勉强原谅你,以后任何事情都要向我汇报!”

  纪洛浅乖巧的点了点头

  尹晨夜低头看了看纪洛浅微微凸起的肚子,虽然凸起的很鞋他甚至都没有发现,但是这里却藏了个小生命,虽然跟他无关,但却是他爱的人怀的孩子

  尹晨夜伸手想要撩起纪洛浅的衣服,纪洛浅却脸色顿时红‖声音带着几分尴尬,“尹晨夜,你别”

  “我知道!你以为我想干什么?”他望着纪洛浅通红的面孔,忍不住戏佻的开口:“我只是想听听我们孩子有没有什么动静”

  “尹晨夜!”纪洛浅伸手拍了下他,这个男人怎么变好就不正经

  “是夜!”尹晨夜伸手熟料的撩开了纪洛浅身上的衣服,露出她白皙的肚子,好像因为怀孕的缘故,双|乳|峰也变大了不少

  尹晨夜眼眸亮,瞬间发现了新大陆,原本抚摸她肚子的手不断向上伸了过去

  纪洛浅本来也没感觉什么,忽然间微微的刺痛,她往下看,脸色顿时变得通红,她伸手想要拍开尹晨夜的手,却不想男人另只手反压住她的手臂

  尹晨夜的眼眸带着几分炽热,“浅浅,乖,就让我摸下”

  柔软的声音传入耳中,纪洛浅整个微微放松,却不想尹晨夜忽然间伸手暧昧的握住了她的丰满,他伸手灵活的流动在她身上的敏感的地方,纪洛浅脸色越发的通红

  此刻的大门是开着的,她真害怕突然有什么人进来

  “夜,你有完没完!”纪洛浅的声音带着几丝娇媚

  却不想下秒,她的顿时疼,男人低头大力的咬住了她胸前的丰满,纪洛浅的面孔彻底红的就要滴血,她伸手想要拍开尹晨夜的头,却不想男人紧紧的搂住她的身体,身体微微侧,就躺倒了床上

  “让你再不听话试试!”尹晨夜带着威胁的说道

  纪洛浅伸手推了下他,“你干嘛!”

  “谁让你总是有事情瞒着我!下次要是再这样,我绝对不原谅你!”尹晨夜低头重重吮吸了下她的,他忽然伸出舌尖灵活的舔着她的肚子,女人身上散发出淡淡的香气

  纪洛浅脸红的要滴血,手因为挂着盐水而不能动弹,她伸手轻轻推着尹晨夜,目光落在正在作恶的男人身上,神情却微变

  第六十九章美女偶像

  “尹晨夜,你身上没伤吧?”刚才看起来还以为是男人沾到了自己身上的血,现在从近处看才发现他的身上都是细小的伤口,虽然并不严重,但却触目惊心!

  尹晨夜恋恋不舍的从纪洛浅的怀里退出,他霸道的将她搂住了怀里,低声说道:“自然没事,只要你不嫌我脏就行了”

  纪洛浅望着尹晨夜脸上柔软的线条,她的唇角微勾,这种淡淡的感觉难不成就是幸福

  纪洛浅眼眸深情望着他,伸手轻轻摸着他身上的伤疤

  尹晨夜忽然间眉头微皱,身下的玩物开始蠢蠢欲动,他低头霸道的咬了咬纪洛浅的嘴唇,在她的耳中低语道:“真想现在就吃了你,如果不是因为你有孩子的话”

  纪洛浅看着尹晨夜难受的涅,她不由扑哧的笑了出来,伸手还故意敲了敲他的玩物,尹晨夜整个人越发的紧绷

  “那你就来呀!”那副得意的涅分明就是知道他不会动他!

  尹晨夜霸道的掐了掐纪洛浅的翘臀,声音带着极重的威胁,“你再敢乱说句看看!”

  浑身的紧绷再也压制不赚尹晨夜整个人从床上翻了下去,直接朝着浴室冲了过去!

  那副涅甚是有点像是落荒而逃,纪洛浅忍不住扑哧笑出了声来

  浴室里,寒冷的水流冲击着尹晨夜的全身,强健的肌肉上的伤口微微刺痛,他仰起头来任凭着凉水洗刷着自己的面孔

  他以为自己可以做到很淡定,但真正当着浅浅的面承认那个根本不属于自己的孩子,是他自己的孩子时,心还是情不自禁的刺痛了下

  浅浅,孩子的父亲到底是谁!

  或者说有天你会不会因为那个孩子的父亲,离开我!但我绝对不会给你这个机会!

  尹晨夜抬腿脚踏出了浴室,他拿起大毛巾,粗粗的擦了下自己身上的水迹

  手机放在浴室边上,已经响了很久

  尹晨夜将浴巾往自己的下身围了下,便伸手接住了电话

  “什么事情?”尹晨夜声音略微低沉,他伸手随意撩了撩自己的头发,任凭着水珠滴落下来

  “b,已经按照你的命令暗中跟踪眉心甜了,果然发现了她刚去个很偏僻的地方,需要进步跟踪吗?”打电话来的是,他压低了声音,显然是在跟踪的途中

  尹晨夜的眼眸微深了几分,嘴角抿起抹笑容,他早就察觉到眉心甜有问题,当初公司里的资料外泄跟她也脱不了关系,等了这么久,这个女人终于露出马脚来了

  “不用派组织里的人出发,直接让我们的手下暗中跟踪,有任何详细情况资料,跟我汇报!”尹晨夜低声命令道

  “是,”

  尹晨夜声音停顿了下,他转过身来,望着镜子中的自己,神情难以压抑的落寞

  有些事情就像是心中的根刺扎在心里样,他虽然知道不应该去查,却还是忍不住想要知道背后的真相

  尹晨夜暗自收敛下了眼眸,他的声音不自觉的压低:“今天最后个任务,给我立刻调查纪洛浅以前的切情况”

  微微怔,立刻回应道:“知道了,”

  尹晨夜伸手挂断了电话,他拿起毛巾大力的擦了擦自己身上的水迹,调节了下自己的情绪,这才大步走了出去

  纪洛浅整个人躺在床上休息,其实她刚才被抬进手术室只是缝合了下伤口,并没有太大的问题,她看见尹晨夜走了出来,唇角微勾了下

  “我刚才让医生给你弄了点擦伤的药膏来,要不让医生给你来擦,或者我帮你来擦吧”纪洛浅望着尹晨夜身上密密麻麻的伤口,不由的的开口

  尹晨夜望着女人乖巧的躺在床上,像是只听话的小猫,他心中的烦躁消失了不少

  “你是想让那群色咪咪的护士来碰你男人的身体吗?”尹晨夜冷冷的吐出了句,他自己坐下来将药膏涂在了自己的手臂上

  纪洛浅看着男人还闷闷不乐的涅,忍不住扑哧笑出了声来:“夜,我还不知道,你居然会这么酸的说话,不过我说你也太没用了吧,我记得胖子以前都不会打架,你堂堂尹晨夜居然被胖子打成这副涅,真的太没用了!”

  女人清爽的笑容落入了尹晨夜的耳中,男人的脸色阴沉了下来,目光带着威胁扫了扫纪洛浅,他压低了声音逼问道:“你再说遍!”

  纪洛浅立刻捂住了嘴巴,像是刚才的话根本不是她说的样

  “我说小姑娘,你用不着跟这个臭男人客气!”忽然间声毫不留情的批判声音从耳边响起,纪洛浅下意识转过头来,就看到名老头子正朝着里面走来

  老头副衣冠不整的涅,但显然神清气爽

  纪洛浅见他走了过来,便冲着他打招呼,“鬼老头,你来看我了!”

  “我来看看你身体恢复的怎么样了!”鬼医也挺喜欢纪洛浅的,便回应了句

  “身体舒服很多了,身上被缝合的小伤口也没什么大碍”

  “那该好好休息!不管怎么说,你都怀了孩子了!”鬼医振振有词的说道,两人你言我句显然将尹晨夜当成了路人甲

  尹晨夜目光幽怨的瞪了老头眼,擦药膏的手稍微用了点,他故意倒吸了口冷气

  纪洛浅这才意识到尹晨夜还在里面,不由的问道:“你的伤口那么严重?”

  “你别那个小子,他就是装死!以前受了很重的伤,也没听到他喊痛过,叫苦过!”鬼医瞥了眼尹晨夜,居然当着个女人的面装铂好意思吗?

  尹晨夜愤愤不平的瞥了眼多事的老头,声音全是不满:“你们两个人啥时候这么熟了?”

  “哦”纪洛浅笑着开口,“我刚被送进了急救室,就醒了过来,鬼医给我将身上处划伤缝合了下,就让我坐在里面休息了回,还跟我说了点趣事”

  什么,还说趣事,就让他们群人在外面跟傻子似的,着急的要死要活的!

  “你个死老头,居然还跟她在里面聊天,你不知道我在外面着急的要死!”尹晨夜整个人的怒吼顿时喷发出来,不由质问道

  “脾气这么大干嘛?”鬼医瞥了尹晨夜眼

  “我只知道,个好好的媳妇,你没有照顾好,反而将她弄成了这副样子,还差点流产,简直就是王八蛋!”鬼医说话毫不留情,气的尹晨夜脸色难看,但因为对方是名医,年纪又这么大了,才没有发作!

  纪洛浅望着尹晨夜吃瘪的涅,忍不住轻声笑了出来

  笑!尹晨夜无声的盯了纪洛浅眼,纪洛浅收敛住了嘴角的笑意

  “我记得张姨上次好像跟我提到了你,不过我没跟她说,你要是再在这里留下去,我可不能保证她[,]

  不会来医院看看浅浅”尹晨夜像是没有听到鬼医的怒骂声,只是声音缓慢的叙述了件事情

  鬼医笑嘻嘻的面孔僵硬了起来,声音还带着几分不相信,却还是试探的问道:“真的?”他天不怕地不怕就怕那个张姨

  “真的!”尹晨夜淡定的开口,他慢条斯理的接住了电话,“喂,张姨,你做点菜,马上送到医院来!”

  鬼医眼睛眼睛顿时瞪大,这个男人居然当面告诉张姨!他下意识想要伸手抢尹晨夜手上的手机

  却不想尹晨夜挂断了电话,嘴角扬起个弧度,声音带着几分威胁:“你要是不走,那就在这里等着跟你的老情人见面!”

  鬼医的脸色剧变,他冲着尹晨夜狠狠瞪了眼:“算你狠!”鬼医说完,转身拔腿就跑

  纪洛浅望着这个可爱的老人,忍俊不禁笑出了声来,眉眼间还带着少许的笑意,她仰头看着尹晨夜,“你就这么欺负人?”她笑着晃了晃尹晨夜根本没有拨出电话的手机

  不用尹晨夜说,她也看出来鬼医貌似很怕张姨

  “有意见?”男人略带威胁的目光扫过纪洛浅,“你个臭丫头,明明没有昏迷,明明病情不严重,居然还赖在手术室里不肯出来!”

  “那是因为我以为你还在生啊”

  下秒,纪洛浅尖叫出了声来

  尹晨夜不知道何时压在了纪洛浅的身上,他强健的肌肉压在了她的身上

  纪洛浅分明能够感受到他浑身散发出的炽热,胸膛散发着火热的气息

  尹晨夜望着纪洛浅,分明隔着层被子,他却感觉自己浑身都起来

  尹晨夜低头霸道的咬住了她的娇唇,纪洛浅忍不住轻吟了声,他的大手再次压上了她的丰满,浑身久违的酥麻感觉不断弥漫开来

  “夜,不要,孩子!”纪洛浅只感觉尹晨夜的手路下滑,她模糊不清的喊出了声来

  话音刚落,她却清晰感觉到压在自己身上的力道轻,尹晨夜整个人浑身的肌肉放松,他重重个翻身,便侧过了身去,不再看纪洛浅眼

  纪洛浅嘴角微抽,望着男人强健的后背,流线形的身体上虽然有了些伤痕,却丝毫不影响美感,但她却分明能够感受到尹晨夜的肌肉在不住的抖动

  “夜,你怎么了?”纪洛浅低声问道

  换来的却是男人低声的闷哼声,尹晨夜愤愤不平的再次翻身,却没有再继续刚才的动作,他伸手搂住了纪洛浅的腰,另只手不满的摸了摸纪洛浅的肚子

  “真是个坏小孩,还没出生,就这样折磨你老爸!”

  纪洛浅望着尹晨夜哀怨的神情,忍俊不禁的笑出了声来

  “浅浅”尹晨夜伸手捂住了嘴巴,他的神情忽然间变得严肃起来,“我现在带你去个地方好不好?”

  第七十章嫁给我!

  纪洛浅止住了笑容,整个人微微怔,眼前尹晨夜认真的神情让她无法忽视

  “好”个字,甚至不带着任何的犹豫

  尹晨夜把外套披在了纪洛浅的身上,将她小心的抱在了怀里,便朝着病房外面走了过去,纪洛浅整个人靠在男人的怀里,她甚至能够听到男人踏实的心跳声,让她从心底感觉到温暖

  她甚至觉得无论让她去哪里,她都会说句愿意

  “你们两个这是要去干吗?难道不知道她的身体还不是很好,需要好好的修养吗?”鬼医看见尹晨夜跟纪洛浅走了出来,忍不住大声的开口说道

  纪洛浅也不知道尹晨夜想要干什么,她仰头刚好看见尹晨夜的下巴,短短的胡渣显然是劳累了很久

  尹晨夜低头用胡子蹭了蹭纪洛浅,侧头冷冷的瞥了鬼医眼,他低沉的声音夹杂着磁性,命令道:“你马上派八名护士跟两名医生跟着我们!”

  鬼医瞪大了眼睛,他甚至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那么大的排超又不是举行婚礼

  他刚想要开口,却发现尹晨夜头也不回抱着纪洛浅朝着外面走去

  迎面而来的凉风吹在了面孔上,纪洛浅忍不住眯起了眼睛,尹晨夜伸手将纪洛浅更加小心的搂在了怀里,防止风吹在她的身上

  “我现在算不算是特殊人群,特殊待遇?”看到了男人的细心,纪洛浅忍不住勾起唇角说道

  “你说呢?”尹晨夜低头咬了咬她的娇唇,纪洛浅就感到自己的面色阵阵发烫

  纪洛浅被尹晨夜安置在了汽车后座上躺着,纯羊毛的坐垫格外的舒服,尹晨夜还往她的身上披上了件貂裘,他让她将脑袋靠在了他的膝盖上

  “热死了!”纪洛浅伸手想要拿开身上披着的貂裘,却不想尹晨夜伸手将她整个人压住

  “听话!”尹晨夜的声音略带着惩罚

  “,开车!”

  “是,”朝着纪洛浅灿烂笑,“夫人,这可算的是总统级别的待遇!”

  尹晨夜冷眼刮了眼,心中琢磨着要换个手下,这个家伙笑容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