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道自己的情绪为何会这么激动,或者说任何事情关系到尹晨夜,她总是这样难以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汽车飞快的停在了东方帝国集团面前,纪洛浅条件反射推开门,却被徐诚轩把拉住了手腕

  男人手腕的力道有些用力,徐诚轩另只轻轻拍着纪洛浅的肩膀,才让她的情绪放松了点

  “别的,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要不我陪你进去吧?”

  徐诚轩的声音格外温暖,纪洛浅淡淡笑了笑,“我没事的”

  “那有事直接打我的电话,无论任何时候!”徐诚轩朝着纪洛浅摇了摇手机,“徐氏总裁的私人热线可是24小时为你专门开通的,你不觉得荣幸吗!”

  纪洛浅淡淡笑,她也知道徐诚轩是故意想让自己放松的,便点了点头:“好,我知道了!”

  纪洛浅走下车,跟徐诚轩再次挥了挥手,徐诚轩的车辆这才缓缓离去

  她转头望着熟悉的高楼大厦,这幢象征着市至高荣誉的集团

  纪洛浅刚想要朝着里面走进去,却不想辆汽车飞快的朝着纪洛浅直面而来,纪洛浅下意识避开

  汽车已经稳稳的停在了纪洛浅的面前,双红色的高跟鞋出现在眼前,眉心甜嘴角勾着妖媚的笑容,她整个人半靠在车上,朝着纪洛浅说道:“纪小姐,有空谈谈吗?”

  “我想我没有功夫!”纪洛浅淡淡吐出了句话,面对眼前这个女人,她没有半点的好感!

  眉心甜轻声笑了出来,笑的格外妖艳,“如果这件事情关系到整个尹家,甚至整个东方帝国集团,我到不知道你会不会有兴趣呢!”

  纪洛浅眉头微皱,她这才想起余安娜打过来的电话,她不是不相信尹晨夜,只是眼前这个女人太过于危险,如果能借机抓住他背后的势力的话,问题便会变得简单

  手指轻轻按下了包里手机的快拨键,个电话已经准确无声打进了尹晨夜的手机里

  纪洛浅迈步坐进了眉心甜的车里,她声音没有半点的犹豫:“好”

  车辆再次飞快的行驶在马路上,周围的风景瞬间变化,纪洛浅望着窗外的风景不断的从眼前闪过,手伸进包里,灵动的敲击着手机上各个按钮

  这是自从那天被绑架之后,尹晨夜专门跟她说的种联系方式,因为通讯工具的信号可能会因为原因可能会被迫中断,但是短信却不会,只要将信息濒下来,再寻找合适的时机发出去就行了

  东方帝国集团的顶层,尹晨夜身穿着纯手工的西装,第次在办公室里没有办公,而是坐在了办公室的镜子面前,他对着镜子整理着自己的头发,随即又烦躁的蹂躏了下自己的头发,有点不耐烦!

  尹晨夜的脑海中还不断回荡着尹洛夜的话,哥,要向女人求婚,就要将自己最好的面展现出来!

  而且女人最喜欢浪漫,最喜欢面子,所以哥你定要努力!

  但是尹晨夜今天却越发觉得自己难看,这眼角颗玩意算啥,这头发要怎么弄才有型,某个男人第次开始吹毛求疵

  手机丢在桌上直响,尹晨夜却看也不看眼

  “哥——”门应声被推开,尹晨夜伸手把将镜子压在了文件下面,他抬起英俊的面孔,脸上毫无任何的表情,声音带着几分不耐烦:“不是跟你说了,求婚的事情还没处理好之前,别来烦我吗?”

  “哥,你来臭美干嘛!”尹洛夜哪里不知道自己这个哥哥这几天想干嘛,满脑子就想把嫂子抱回家,就是为了防止那个传说中纪洛浅肚子里孩子的爸出现

  尹洛夜伸手把将资料拍在了桌上,无奈的开口:“眉心甜已经开始行动了!你要是还坐着,你媳妇就没有了!”

  这几天他们接连暗中打压b国在市的产业,恐怕那群人幕后主使已经按捺不住了!

  为了逼出那群幕后的人,尹晨夜暗中跟眉心甜达成了个交易,就是为了引出这群人

  尹晨夜脸上的神情顿时严肃起来,瞬间恢复成运筹帷幄的表情,他低声问道:“地址已经确定了吗?”

  “还需要三分钟!”尹洛夜见自家老哥认真了起来,也松了口气

  “必须现在就出发!”尹晨夜伸手拿起了桌上的手机,看到手机上发过来的信息,他的神情变

  “哥,怎么了?”尹洛夜看到尹晨夜脸色微变,赶忙开口问道

  尹晨夜已经大步迈出了办公室,吩咐道:“浅浅跟眉心甜在起,她把详细的地址发给我了,你马上派人跟着我即刻出发!”

  “呃,是”尹洛夜也吃惊了下,大嫂怎么会跟眉心甜在起呢,难不成幕后的事情远远比他们想象的复杂很多

  汽车飞快的行驶在马路上,但却越开越偏僻

  纪洛浅坐在车上面,脸上的神情却依旧没有任何的变化

  “眉心甜,你到底想要跟我说什么?”纪洛浅淡淡的开口

  “纪洛浅,其实我开始很羡慕你!”眉心甜望着纪洛浅平淡的表情,心中的厌恶越浓重起来,天知道她有多讨厌纪洛浅这种淡定,这个女人凭什么这么自信!

  “我直这么喜欢尹晨夜,但在他的眼中,我直都是可有可无的女人,整整十年,我花费了切的心思,但他都没有爱上我而你的个出现,就彻底改变了眼前的切!”

  眉心甜的声音充满了凄凉和讽刺,纪洛浅的心微微怔,其实说到底,眼前的女人终究还是个可怜人

  “但是不管怎么说,他喜欢的人是我,这便是事实”纪洛浅淡淡的开口,她从不喜欢炫耀,但是对于那个爱到深处的男人,她却不想要放手!

  “可是他昨天向我求婚了,纪洛浅,我告诉你,你无所有!”眉心甜举起手上的戒指,改先前的不悦,唇角的笑容越发妖媚

  那闪亮的戒指刺亮了纪洛浅的眼睛,纪洛浅的眼眸微深,唇角勾起冷漠的弧度:“眉心甜,你以为随便找个戒指就可以证明什么吗,你未免也太天真了!”

  眉心甜冷笑的将叠资料丢在了纪洛浅的身上,“你自己看看!”

  纪洛浅冷冷的扫了眼资料,她的脸色却剧变,神情闪过极度的不相信

  眉心甜满意的看着纪洛浅剧变的神情,她唇角嘲讽的笑容越深,”你仔细看看上面的时间,便知道我想说的什么了!纪洛浅,你怀了孩子是不错,但是却不是尹晨夜的孩子!”

  纪洛浅脑海闪,忽然闪过那个疯狂的夜晚,两具身体交织在起,她的眼眸顿时黑,难不成是那次,确实,她忘记做了任何的措施

  “晨哥哥那个骄傲的男人,怎么可能接受的了自己深爱的女人还怀了别人的孩子,这个事实!所以他向我求了婚!”

  眉心甜张扬跋扈的神情坠入到了眼帘,纪洛浅[,]

  脑海不断回荡起尹晨夜温柔的声音,他贴在自己肚子上神情略微的僵硬,但是这切又算的了什么,她相信自己的男人!

  就算真的有什么事情,她也消从尹晨夜亲口告诉她

  “眉心甜,收起你的那份得意,就算这切都是真的,那也要尹晨夜亲手跟我说!更何况,如果你不是心虚,怎么可能特意带我来这种地方呢”

  纪洛浅声音没有点的温度,她的脸色甚至没有任何的变化,这份太过于的平静却彻底点燃了眉心甜心中的怒火!

  “纪洛浅,我告诉你,就算晨哥哥是在骗我,那么今天他也不得不接受我!你以为你个孕妇坐上了我的车,还有可能逃跑吗?”

  纪洛浅没有开口,只是淡淡的闭上了眼眸眉心甜不知道,只要她想要离开,那么她现在就能够离开

  眉心甜见纪洛浅没有说话,以为她是心虚了,便得意笑

  车辆飞快行驶在马路上,两人便没有再说句话

  纪洛浅闭上眼睛,脑海中却瞬间翻滚着,眉心甜的话就像是根针扎在了她的心中,尹晨夜是不是早就知道自己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他的呢!

  但是为何却对自己隐瞒了这切呢,无数的思索不断在脑中徘徊,虽然她能够确定尹晨夜定不会娶眉心甜的,但是心中却还是忍不住渴望尹晨夜

  夜,如果你现在就出现在我的身边那该有多好

  “到了!”随着声声音的落下,纪洛浅淡淡的睁开了眼眸,这才看到眼前是个陌生的庄园

  但是除了大门上挂着的牌子,她甚至看不出这是个庄园,因为里面只有个简单的屋子,甚至没有任何的树木!

  纪洛浅眼眸微深,已经暗杀过不少人物,他们都习惯选择在这种地方,就因为这些地方偏远,不容易被人暗杀,恐怕这次见到的人没有想象中的简单

  眉心甜妖媚的走在了前面,纪洛浅不紧不慢的跟在了后面,作为名出色的特工,就要学会随时调整自己的心态

  不知道走了多久,纪洛浅的眼眸微深了几分,不远处出现数千个身穿着黑色风衣的女人,正中间的女人身穿着袭红色的辣裙,却遮掩不住她浑身散发出的煞气,她脸上带着飞鹰的面具,遮掩住她任何的表情

  “主子,尹晨夜已经上钩了,我为了以防万,还把他的女人带来了”眉心甜朝着那名女子恭敬的说道,“只要用这个女人向尹晨夜威胁,尹晨夜定会答应您的要求,同意跟我们合作的!”

  纪洛浅眼眸微深,这个女人应该就是晓依跟自己提到的b国政要了

  看来她猜想的不错,眉心甜恐怕是跟这名女子谈成了什么条件,上次的群殴事件也是这群人暗中策划的,显然是想要迫使东方帝国集团答应他们什么条件

  但是现在这种情况看来,恐怕眉心甜已经被尹晨夜暗中控制了

  不过眉心甜却害怕尹晨夜毁约,所以才特意带了自己来这里

  “尹晨夜居然敢暗中毁了我们b国苦心经营了这么多天的公司,这次我绝对不会放过他!”女人声音极其冷漠,还有任何点温度

  “您放心,这次尹晨夜定回来的!”眉心甜朝着纪洛浅嘲讽笑,转头就对着女人满脸谄媚

  b国政要眼眸凌冽,她指着纪洛浅说道:“来人,将这个女人绑起来!”

  第七十三章逆转狂澜!

  纪洛浅看着这群手下朝着自己走了过来,她的嘴角忽然勾起了弧度:“这位小姐,眉小姐说什么你就相信吗,眉小姐可是尹晨夜的未婚妻,尹晨夜更没有将她放在心上,更何况我这个小小的情人而已,甚至我还背着他怀上了别人的孩子,不信你问眉小姐”

  纪洛浅声音很缓,她的眼眸中看不清楚任何的杂质

  这里的风很大,不断吹着她的面孔,倒显得有几分楚楚可怜

  b国政要的脸色严肃起来,她转头问眉心甜,“她怀了别人的孩子,这是真的还是假的?”

  眉心甜哪里知道她想要刺激纪洛浅的话,居然会被纪洛浅反过来利用,脸色难看起来,“这”要让她亲手承认纪洛浅肚子里的孩子是尹晨夜的,她又怎么可能做到呢

  b国政要脸上的神情越发疑惑,纪洛浅声音带着委屈,她嘴角紧抿,不紧不慢的说道:“想必您也很清楚,尹晨夜那种高傲的男人,怎么能允许自己的女人有了别人的孩子,他肯定恨不得亲手杀了我,又怎么可能来救我!那么唯的理由就是眉小姐通风报信,她已经背叛了你!”

  纪洛浅的声音句句紧逼,她知道现在自己需要的是拖延时间,这样才能够将这群人网打尽

  眉心甜的脸色顿时剧变,她伸手重重指着纪洛浅,声音却开始颤抖,“您别相信这个女人说的话,她说的全是假的!”

  “那如果是假的,你怎么不再第时间反驳!”纪洛浅冷声反驳道

  b国政要的脸色越发难看,她最讨厌的就是手下的人背叛自己!

  “眉小姐车里面还有证据,可以证明我怀了别人的孩子”纪洛浅楚楚可怜的说道不是因为她不在乎这件事情,而是作为名特工必须明白该怎么做,才能最准确的攻击着对方的心理

  眉心甜哪里想得到纪洛浅居然会倒打把,娇美的面孔顿时片铁青

  b国政要冷冷的盯了纪洛浅许久,却没有从她的面上发现任何神情的变化,“马上给我去车里找资料!”

  果然,没过多久,手下的人便从车里找到了资料

  眉心甜整张面孔全部扭曲,她忐忑不安的看着b国政要,心中的恐怖不断蔓延开来

  b国政要伸手翻了下资料,眼神瞬间犀利起来

  “给我拿下眉心甜!”b国政要浑身上下冰冷的气息不断酝酿开来,她凌冽的目光死死盯着眉心甜,这个女人居然会背叛自己!

  “给我把这个孕妇也拿下!”她伸手指了指纪洛浅

  “是!”随着b国政要的话音落下,手下的人便应声朝着纪洛浅跟眉心甜走去,眉心甜想要反抗,却被人脚重重踢倒在了地上,手下的人毫不留情的将她的手捆绑了起来

  纪洛浅却丝毫没有反抗,任凭着他们捆绑着自己的手

  她的眼眸淡淡的注视着眼前,神情没有半点的变化,忽然间,道身影闪过眼中,纪洛浅的眼眸瞬间犀利起来

  就在这时,数十道刺眼的光芒猛地从不远处射了过来,车辆急速朝着他们开了过来

  尹晨夜身穿着身黑色的西装,他半个身子探出了车外,朝着这里望了过来,眼眸注意到纪洛浅的那瞬间,漆黑的眼眸闪过道不明的情绪

  浅浅,你为何总要这样独自冒险!

  b国政要看见尹晨夜出现,嘴角扬起势在必得的神情

  组织暗中的追杀,东方帝国集团和徐氏房地产的威压,让她不得不选择这条铤而走险的道路所以她定要尹晨夜答应自己的合作,只有这样她才能在b国站稳脚步

  “都给我让开!”b国政要嘴角冷笑,命令道

  却不想就在这个瞬间,纪洛浅的眼眸闪过道犀利的光芒,她反手就将手上的绳子松开,整个人朝着b国政要冲了过去

  这个突如其来的动作,甚至没有任何人防范到,更没有相信自己看到的切,这个柔弱的女人居然会率先展开攻击!

  b国政要刚反应过来,她顿时感觉脖子上凉

  纪洛浅的匕首已经紧紧的抵住了她的脖子,她冷声道:“谁敢动,我就刀毙了她!”

  纪洛浅的声音坚定果断,她的长发飘逸在空中,手上的匕首闪烁着耀眼的光芒,b国政要的手下瞬间不敢有下步的动作

  周围的寒风不断吹在了她们的身上,纪洛浅整个人就像是天生的杀神样,她紧抿着薄唇,让人看不清楚她此刻的心思

  “不用管我,将尹晨夜拦下来,务必要让这个行动成功!”b国政要哪里知道刚才那个看起来无害的女人,瞬间居然有了这出,让人无法预料!

  却不想下秒枪声顿时响起,几个黑衣女人身上就绽放开血花尹晨夜手下的人纷纷从车子里探出身来,枪法格外的准确

  b国政要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尹晨夜居然真的会命令人开枪,他区区个商人,难道就不怕公司出事吗!

  但她又哪里猜的到尹晨夜的心思,伤她女人者死!无论是任何人,他都绝不会心慈手软!更何况个区区b国政要!

  现在纪洛浅已经脱险,他又怎么可能放过这群b国特务呢!

  不少黑衣女人因为吃痛尖叫起来,但却只是疯狂的躲闪着,对方已经将他们的政要劫持在手中,政要也没有下令开枪,她们哪里敢动手!

  战况触即发,倒地的声音不断响起,b国政要手下的人原本摆好准备出击包围尹晨夜的阵型顿时被打乱!

  周围的枪声越发的激烈,无数声惨叫声从黑衣女人的口中响起

  b国政要的脸色已经不能用难看来说,她本来打算劫持尹晨夜身边的人,来威胁尹晨夜,哪里知道居然会反成了威胁的对象

  脖子上隐隐的刺痛,她想尽办法挣脱,但是纪洛浅手上的力道却没有半点放松,终究让她不得不放弃!

  车辆飞快的行驶到面前,尹晨夜脚踏出了车外

  浑身手工的西装整齐穿在身上,显得格外俊朗不凡,头发还精心用发胶粘好,纪洛浅的嘴角微微抽搐了下,这个男人是来相亲的,还是来打架的!

  尹洛夜紧跟在尹晨夜的身后,看到纪洛浅劫持了b国政要,便激动叫出来声来,“大嫂,你没事吧?”不愧是他的大嫂,简直就太帅了!虽然因为纪洛浅肚子里孩子的事情,他有点不悦,但是大哥的选择便是他的选择

  “你看我像有事的人吗?”纪洛浅淡淡开口,她望见尹晨夜的出现,嘴角这才扬起了抹笑意

  b国政要的脸色微变,声音不可思议的说道,“你骗我!”

  “像你这种人,我为什么不能骗,更何况”纪洛浅望了眼眉心甜,她的脸色早已苍白,身体还在不断的发抖

  纪洛浅嘴角微勾,“我还帮你找到了个[,]

  叛徒,你难道不该好好的感谢我下吗?”

  “你”b国政要顿时说不出话来,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人马被尹晨夜的手下疯狂的消灭,她却做不出任何的抵抗

  “我还想着堂堂b国政要有多难对付,没想到居然会死在自己人的手里!”尹晨夜刚才远远见到纪洛浅安然无恙,整颗心这才放了下来,漆黑的眼眸带着天生皇者的气息,冷漠的盯着b国政要

  “我没想到b国居然会派名女子来,还暗想着在市偷运毒品!”尹晨夜伸手示意了下,便让手下的人代替纪洛浅劫持了b国政要

  尹晨夜命人用枪对准她的脑门

  “过来!”尹晨夜朝着纪洛浅命令道

  纪洛浅这才迈步走到了尹晨夜的身边,望见男人愤怒的面孔,纪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