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纪洛浅咬着嘴唇,吩咐道

  “我不能停车!这是b的命令!”的眼眶也被泪水浸湿,但他却拼命踩着油门,b这么做,是不想要让纪小姐受到任何的伤害,那么他现在的任务就是保护好纪小姐!

  纪洛浅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她忽然伸手把推开门,清冷的目光落在了的身上,纪洛浅的声音没有丝的犹豫

  “给你两个选择,第,我们开回去,第二,我现在就跳下去!”

  纪洛浅半个身子侧在门旁,刺骨的寒风不断吹在她的身上,肚子上隐隐的刺痛开始席卷狂来,她的神情却没有半点的变化

  “停车——就算我现在摔死,我也要回去!”

  她甚至不能够想象,如果这个世界上没有了尹晨夜,她是否还能够存活下去!

  望着纪洛浅坚定的神情,他心中最柔软的地方被狠狠的刺痛,就连这个刚跟b认识不到2两个月的女人,都能够这么坚定的下决心,那[,]

  么他也样能够跟随b到最后!

  纪洛浅见不说话,她单手捂住自己的肚子,就要纵身跳下去

  却不想紧接着声刹车声音响起,疾驰的汽车不知道何时退下来

  纪洛浅只感觉耳边的狂风停滞下来,她慢慢的转过头来,清冷的目光注视着,这个自从认识尹晨夜以来,直跟随在他左右的男人,“让我下去”

  纪洛浅无比真诚的眼神让人无法做到任何的无视

  闭上了眼睛,再次睁开眼眸,他毫不犹豫的吐出句话,“我们起回去!”

  湛蓝的天空,忽然间阴云翻滚起来,像是场忽如其来的暴雨就要降临

  徐颜丽整个人瘫软在尹晨夜的身上,她眼眸浑浊的望着尹晨夜,周围的空气越发的寒冷,她整个人不受控制的瑟瑟发抖

  尹晨夜细细的研究着整个炸弹,额头上的汗水滴落下来,眉头越发紧皱,这种炸弹,他从来都没有见到过,而起难度系数也很大,所以他才会选择毫不犹豫的跳下车

  眼眸中的神色越发浓重,目光紧紧锁定着眼前十根不同颜色的线,尹晨夜开始飞快的排除,最后将目光落在了中间红色,黄铯,蓝色三根线上

  时间只剩下最后的分钟,倒计时的表上数字在飞快的跳跃着,还暑后四十秒!

  赌了!

  尹晨夜念头闪,他紧闭着眼眸伸手就要扯去红色的根线,他的脑海中情不自禁的浮现出小时候徐颜丽对自己微笑的片段,但是瞬间又变成冰冷的寒意

  寒冷的神情慢慢的转变,张甜美的笑容呈现在了自己的眼前,纪洛浅整个人懒懒的依偎在他的身上,伸手轻轻的拥抱着他

  “浅浅”尹晨夜低声叫出了那个熟悉的名字,手要拉断那根线的瞬间,忽然间双手紧紧的握住了自己的手腕

  尹晨夜微微怔,徐颜丽苍凉的声音坠落到尹晨夜的耳间,她毫无血色的眼眸望着尹晨夜,紧咬的嘴唇没有点血丝,“别拉了!儿子,我只想告诉你,以前的事情,我都后悔了我真的很高兴,你会跟我起跳下来!”

  徐颜丽伸手紧紧握住了尹晨夜的手,尹晨夜浑身顿时怔,他居然在徐颜丽的眼中看到了关爱的神情

  “妈,你先别说!”

  “不!你听我说!无论以前发生什么事情,妈妈都爱你!”

  徐颜丽忽然间大吼声,她用尽浑身的力气,伸手重重推开了尹晨夜

  尹晨夜被徐颜丽触不及防的推倒在了地上,就看见徐颜丽朝着前方飞奔了过去,她的脚步甚至没有片刻的迟疑

  “该死!”尹晨夜怒吼声,整个人从地面上跃而起,正想要追上徐颜丽,却不想双温暖的手忽然间搂住了他强壮的腰间

  “夜”纪洛浅的泪水顺着面孔上流淌了下来,她刚跑下车就看到了这幕,从最初时见到徐颜丽时,她的张扬跋扈,蛮不讲理!到现在毅然放弃自己的生命!

  纪洛浅忽然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她整个人靠在了尹晨夜的怀里,声音带着几分梗塞,“来不及了!”

  尹晨夜望着徐颜丽跑的越来越远的身影,浑身的肌肉不住的颤抖着

  他不由绝望的闭住了眼睛,确实,来不及了!这么多年来第次感受到母爱,却没有想到居然是最后次!

  徐颜丽飞快的路狂奔着,用着她平生最快的速度,她是在用生命跑这段路

  脑海中不由浮现起那个蹒跚走路的小男孩

  小夜子,妈妈今天带你去哪里玩呢?

  男孩软绵绵的嘴巴咬着她的面孔,眼睛眯成条细细的线妈妈最好啦!妈妈带我去的地方,都是我想去的!

  但是最后的个真相将她所有的理智瞬间化为乌有,她甚至想要毁灭这个男人,将自己对他所有的关爱,全部撕毁!

  她以为她能够直做到冷酷无情,但没想到最终还是败给了这十几年的亲情,情绪在她的脑海中不断翻涌着

  计时器发出了最后几声声响,她忽然间伸手重重的扯断了根线,整个人朝着地面扑了过去

  第七十六章有种东西的名字叫做奇迹

  就算用自己的生命做赌注,这刻,她也想要保护好自己的儿子!

  “妈——”尹晨夜放声吼出这个称呼,他的眼眶第次湿润,滴浑浊的泪水顺着他的面孔流淌下来,整个人情不自禁的蹲了下来

  纪洛浅咬紧着嘴唇,她强迫着控制住自己不瘫软下去,目光紧紧锁定在不远处那个瘦小的身影上

  秒,两秒十秒

  绝望的等待着最后秒的出现,但却久久没有听到最后声爆炸声响

  三个人怔怔的站在原地,动也不动

  望着毫无动静的前方,他忽然忍不住动了动自己的嘴唇,声音还带着几分不确定,但却充满了欣喜

  “好像,没有爆炸!”

  尹晨夜浑身怔,他缓缓的站起了身来,望着毫无动静的前方,那颗不断跳动的心,这才渐渐平静了下来

  “大哥——”尹洛夜半个身体探出了汽车,朝着这里疾驰而来

  车子刚停下,尹洛夜就从车子里跳了下来,“大哥,我在那个b国政要身上发现了炸弹按钮,已经让人关闭了!” 当时因为发现少带了点资料,才特意掉头赶了回去,哪里知道居然会从昏迷的b国政要身上发现了爆炸按钮,这才赶忙跟尹晨夜来汇报

  尹洛夜说完话,这次发现眼前的人神色不对,不由疑惑的问道:“你们这里没出事吧?”

  “知道了!”尹晨夜薄唇吐出了几句话,晶莹的泪水顺着面孔,嘀嗒落在了地上,他忽然间撒开了脚步朝着徐颜丽昏迷的方向狂奔了过去

  纪洛浅伸手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她转身重重的搂住了尹洛夜,声音带着极度的欢悦!

  “尹洛夜,谢谢你!”

  “大嫂,你别对我动粗呀!”尹洛夜忍不住尖叫了起来

  纪洛浅却缓缓的合上了眼眸,幸好,所有的悲剧都没有发生!幸好,尹晨夜,没有丧失这刚刚获得的亲情,老天还是不舍得让他们受苦!

  徐颜丽很快被送回了尹家,周裕皓专门跑来给徐颜丽看了看伤势,便告诉了尹晨夜等人,徐颜丽的伤势并不严重,只不过受了太大的惊吓,需要好好的修养段时间

  尹晨夜这才松了口气,“那好,裴姨,你派人好好照顾妈,周裕皓你来研究下这个炸弹!”他伸手把就将手上的炸弹丢到了周裕皓的手里

  虽然周裕皓只是个医生,但是对于炸弹的研究却很厉害

  果然周裕皓看到这个炸弹,眼睛顿时亮了起来,他伸手拿起炸弹仔细的研究,“哇,这个炸弹不是b国最新研制的吗,尹晨夜,你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居然知道这颗炸弹要同时扯断两根不同颜色的线!”

  纪洛浅嘴角微勾,不由疑惑的问道:“不是根吗?”

  “当然不是,这种炸弹背后其实包括了两个小炸弹,如果说随意拆除根线,那么面临的就会是连环爆炸,这个b国政要还真的不简单,我说尹晨夜,你啥时候把这个b国政要给我介绍下!”周裕皓坐在了沙发上,大言不惭的说道

  尹晨夜心中微微松了口气,其实尹洛夜发现b国政要身上有炸弹开关的时候,已经迟了但是幸运的是徐颜丽居然误打误撞将炸弹解除了

  这个世界上有种东西的名字,叫做奇迹——

  尹晨夜漆黑的眼眸扫了眼周裕皓,声音没有半点的温度,“既然你那么喜欢那个b国政要,不如就去陪她吧!”

  “好呀!嫂子,给我带路!”周裕皓眼睛亮,能够切磋跟炸弹有关的知识,直是他长久以来的愿望

  纪洛浅嘴角微勾,忍俊不禁的笑出了声来,“那我现在捅你刀,你就能去见她了!”

  “我擦,你们两夫妻居然欺负我!”周裕皓推了推镜片,眼眸中全是不满,不由爆了句粗口

  纪洛浅嘴角笑意越发浓重了几分,原本压抑的空气夜不自觉的放松了起来

  尹晨夜伸手轻轻理了理纪洛浅柔软的发丝,他低头轻轻吻了下她的发梢,“我跟周裕皓这个小子还有事情要说,你先上楼休息吧,我让下人给你熬了保胎药,你喝点”

  纪洛浅自然也知道尹晨夜跟周裕皓有要紧的事情要谈,这次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暗藏在公司里面的特务都纷纷曝光,尹晨夜作为东方帝国的董事长,自然要抓住这个时机

  她扬了扬眉头,嘴角微勾,“好,我知道了!”

  “好好睡觉,我等会看了妈之后,就来找你!”尹晨夜冲着纪洛浅说道

  纪洛浅点了点头,便朝着楼上走去脚步刚刚迈开,这才感觉到身体上的疲惫不由溢出,她糅合了下自己的太阳岤,嘴角不由自嘲的笑了笑,看来自从怀孕了之后,她的身体越发没用了

  “纪小姐,你的房间在这里”裴姨看到纪洛浅走了上来,赶忙走到前面,给她指路

  纪洛浅勾了下嘴唇,“谢了”

  “谢我什么呀,晨少爷这还是第次带女孩子回来呢,你就在这里好好休息,有什么需要尽管跟我说”裴姨声音停顿了下,她伸手拿起早早放在边上的个罐子

  “对了,这是少爷特意让我命令下人给你做的保胎药,你趁热喝了吧”

  纪洛浅心中微暖,尹晨夜的心思让她无法忽视,但是她肚子里的孩子,却还是像根刺样,死死的抵着她心中最柔软的地方

  “尹洛夜在哪里呢?”纪洛浅忽然很想问问尹洛夜到底知不知道背后的事情,眉心甜说的话到底是不是真的!

  “洛少夜呀!他回来的时候说找素素小姐有事,估计等会就回来了吧,这样吧,等着洛少爷回来了,我让他来找你!”

  “那就麻烦阿姨了”纪洛浅淡淡说道,神情也放松了不少

  “小姐,你这么客气干嘛,少爷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我在下面照顾夫人,你有事的话可以使唤这里任何名佣人”裴姨冲着纪洛浅笑了笑,便转身走下了楼去

  纪洛浅走进了卧室,这才发现,这个卧室里面居然有三个房间合成的

  其中个房间大概是她的卧室,正中间摆放着张硕大的床,恐怕睡三四个人都可以,上面的床单是天蓝色的云朵,就连周围的墙壁颜色都是蔚蓝色,让人瞬间移不开视野

  纪洛浅忽然想到她在尹晨夜家里说的话,嘴角不由溢出抹甜蜜的笑容,记得上次来尹家的时候,还没看到这样的房子,尹晨夜那个家伙到底是什么时候做了这些事情

  脚步朝着另两间房间走了过去,纪洛浅却整个人顿时怔在了原地

  算不上新颖的设计,但是眼前的切都这般让人移不开视野

  纪洛浅紧紧咬着自己的娇唇,眼眸开始微微湿润

  眼前两间不同色彩的婴儿房间,其中间用淡紫色[,]

  作为主色彩,正中都放着张婴儿床,边上的柜子里分别摆放着男孩喜欢的手枪,坦克,女孩喜欢的布娃娃,小家具

  虽然像是很普通,但是每样东西都是别样的精致,就连个小小手枪,纪洛浅都在上面看到了专属设计师的签名,这些东西哪里是买来的,分明是让人特意设计的!

  纪洛浅眼眸情不自禁的湿润着,这段时间公司里面有多少的事情要他处理!但他却还偷偷抽出了时间,暗中设计安排好这切,这个笨男人!

  他不是已经知道了自己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他的了吗?为什么还要做这些?

  泪水开始肆意的弥漫,纪洛浅忽然觉得自己自从认识了尹晨夜之后,泪水越发的不受控制

  她张了张嘴巴,忍不住放声哭泣了起来,肩膀不住的抽搐着,身体开始微微的颤抖着

  就在这时,忽然间只强健的手臂搂住了她的腰间,熟悉的声音坠入到了耳帘,“笨丫头,喜欢吗?”

  纪洛浅眼眸眨,泪水更加肆意的流淌了下来,她不想要转过身去

  她忽然间害怕面对尹晨夜,害怕他对自己的好!

  “你怎么来了?你不是跟周裕皓在聊事情吗?”纪洛浅梗塞的开口,她强迫着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我的你就先上来看看!”尹晨夜深情的搂在她的娇体,纪洛浅浑身散发出淡淡的香气,让他整个人放松了起来

  “嗯”低低的声,纪洛浅的声音却微微变调

  “哭了?”尹晨夜眉头皱,他忽然伸手大力的转过了纪洛浅的身体

  她的个子虽然不矮,但是却还差了他截,泪水顺着女人娇美的面孔滴落在地上

  纪洛浅的头发带着几分凌乱,她的肩膀因为哭泣还在颤抖着,却让他忍不住心疼!

  “该死!”尹晨夜伸手轻轻的擦去她眼前的泪水,声音带着隐隐的不悦:“尹洛夜那么混蛋,非让我把房间设计成这样子,说你们姑娘家肯定喜欢!看看现在把你弄哭了!”

  尹晨夜压低了声音,轻轻的安慰她说:“要是真的不喜欢,我明天就让人拆了!”

  纪洛浅仰头望着眼前的男人,她只感觉到自己的心在不受控制的沦陷,目光中只剩下这张霸气的面孔,这个男人,就像是致命的毒药,他的霸道,他的宠,不断深入自己的生命

  “夜,不要!”纪洛浅伸手紧紧扣住他的手腕,手掌还因为用力在微微颤抖着

  “我很喜欢”声音不受控制的颤动着,纪洛浅紧紧的盯着尹晨夜的面孔

  娇美的面孔因为哭泣微微的发红,却显得越发的可爱

  纪洛浅踮起脚尖,轻轻吻了下尹晨夜的嘴唇,“谢谢——”

  从心底散发出的声音,那久违的芳香忽然弥漫了他的全身

  浑身不受控制的炽热了起来,尹晨夜单手小心的护住她的肚子,另只手扣住她的脖颈,反吻住纪洛浅的嘴唇

  第七十七章任何人都能夺走你!本章已锁定

  很抱歉,本章节因为堵车修改等原因,暂时锁定本章节,敬请各位亲亲谅解!飞过去看其它章节吧!

  第七十八章想上,还是松开?本章已锁定

  很抱歉,本章节因为堵车修改等原因,暂时锁定本章节,敬请各位亲亲谅解!飞过去看其它章节吧!

  第七十九章那就打掉你的孩子!

  “好了,你两也别吵了,素素,你找尹洛夜有什么事情?”纪洛浅不由插了句

  尹洛夜眼睛不由满是感动,虽然大嫂凶了点,但是对他还是不错的

  周素素这才想起了她来的目的,她狠狠白了尹洛夜眼,“别用这种色眯眯的眼神看着大嫂!”

  尹洛夜赶忙收回了眼神,周素素这才满意的转过身来,对着纪洛浅说道:“其实也没什么事情,伯母让你去她房间趟”

  纪洛浅挑了挑眼眸,徐颜丽向来都看不惯自己,难不成会因为这次的事情对自己改观?

  “我知道了”纪洛浅口应了下来

  不管要面对什么样的问题,为了尹晨夜她都愿意去努力!

  市最北的疗养院,绿水环绕,环境优美,这所被称为市最美的疗养院,却没有知道它幕后操作的公司是东方帝国集团

  辆疾驰的汽车飞快的开过草坪车子刚停下来,就有人小步跑上前去开门

  “b,徐先生已经准备好了”

  “按计划行事!”双漆黑的皮鞋从车里脚踏出,尹晨夜英俊的面孔上没有任何的神情,身黑色纯手工的西装让他整个人越发的冷峻

  “是,b,请你到这边来!”手下的人赶忙带路,朝着前面走了过去

  疗养院深处的间房间里,声尖锐的女声划破了天际,“放我出去!”

  眉心甜的头发早已凌乱成了团,她血红着眼睛,伸手重重的敲着门,“放我出去!”

  她原以为尹晨夜看在往日的情分上会放过她,哪里知道居然将她关在了这样的地方,每天都看着雪白的墙壁,片雪白,这种封闭的环境让她甚至感觉不到自己活着

  就在这时,紧闭的门“砰——”的声被打开,眉心甜整个人差点摔倒在地面上,浑身刺骨的疼痛顿时袭来

  她瞪大着眼睛,看着双黑色的皮鞋出现在眼前,眉心甜甚至没有多想,伸手就抱住那条腿,声音夹杂着哭腔,“晨哥哥,我是被人利用的!你饶了我吧!”b国政要已经死了,现在她能靠的只有自己,只有自己!

  泪水顺着她的面孔不断流淌下来,但是迎面而来的却是无情的脚,她整个人顿时摔倒在地上

  “抱歉,我不是你的晨哥哥!”周裕皓嘴角全是恶魔的笑容,他打了个响指:“雅宁,看你了”

  许雅宁是周裕皓曾经个大学的师妹,虽然后来转学设计,但在催眠这方面,却有着别具番的天赋

  许雅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