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震惊的看着两个人

  “跟你没关系,我们先走步,rr那里帮我请假!”徐媛媛抛下句话,就紧跟在纪洛浅的身后

  脚步带着几分的错乱,纪洛浅几乎是小跑出公司,心中的担忧不断弥漫开来,她遥控开了车门,另只飞快的拨通了何晓依的电话

  “晓依,你在哪里?”

  电话的另头,是无尽的沉默,纪洛浅只感觉自己的手心全是汗水,心中的担忧不断的蔓延开来

  她整个人差点要忍受不住这种沉默,何晓依在这时,忽然开口说道,“洛洛,我在我们的大学等你”

  纪洛浅从来都不会忘记那个校园,美丽的校园里是甜蜜的记忆,那时候何晓依跟周源皓相互,纪洛浅虽然跟余皓年分开了,但他却会经常打电话给自己,那时候纪洛浅最开心的事情就是接到余皓年的电话,但是所有的事情绝不会像是以前想象的样

  就像是今天周源皓不得不跟别人结婚样,纪洛浅让徐媛媛在公司里等着自己的消息,便开车到学院

  虽然上次跟余皓年来过次,但是今天的校园里格外的热闹,纪洛浅这才想起今天是徐

  整个校园都被精心布置了,四周都是不同社团的同学举办社团活动,小礼堂的舞台上也表演着节目

  何晓依跟纪洛浅约定在小礼堂会面,纪洛浅环顾了四周,却没有看见何晓依的人,她正想要给何晓依打电话

  就在这时,整个礼堂顿时黯淡了下去,那些年致我们逝去的青春歌曲缓缓响起,但却没有听到胡夏悠扬的声音,个孤寂的女声不经意响起

  凄凉,冰冷——

  纪洛浅下意识转过头去,目光紧紧的盯着舞台上,就看到何晓依身穿着件蓝色的裙子,她缓缓朝着舞台走来

  又回到最初的

  记忆中你青涩的脸

  我们终於来到了这天

  桌垫下的老照片

  无数回忆连结

  今天男孩要赴女孩最后的约

  昏暗的灯光之下,她看不清楚何晓依的面孔,却分明能够想到她此刻心底的绝望

  纪洛浅心中微微酸,她的手指轻轻掐着自己手心的肉,恍然间像是想起了当初的事情,

  纪洛浅每天忘记何晓依跟周源皓第次相见的时间,她也像今天样,身穿着件蓝色的裙子,站在台上唱歌,周源皓不顾切的冲上台去,向着何晓依表白

  那种压抑在心底的苦闷瞬间爆发出来,何晓依脸上的泪水再也控制不住

  男孩认真的面孔,他深情的目光望着她的面孔,晓依,我们在起好不好?

  不管未来有多大的困难,[,]

  我都不想放开你的手!

  何晓依,我要结婚了!等我离婚了就娶你!

  心中的绝望肆无忌惮的蔓延,何晓依忽然张开了双臂,台下的人随着她的动作,使劲的挥起了手来,但是所有的切都无法挽回,失去的人终将都要失去

  那些年错过的大雨

  那些年错过的爱情

  好想告诉你 告诉你我没有忘记

  那天晚上满天星星

  平行时空下的约定

  再次相遇我会紧紧抱著你

  紧紧抱著你

  泪水早已弥漫她整张面孔,何晓依朝着台下深深鞠了躬,但是这个简单的动作却像是瞬间用光了她所有的力气

  纪洛浅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她朝着舞台上跑了过去,甚至不顾别人奇怪的表情

  小小的舞台上,纪洛浅冲上前去,她伸手将何晓依紧紧抱赚“别哭了,还有我呢——”

  何晓依反手搂住纪洛浅,她的肩膀不住的抽搐着,声音颤抖的说道,“浅浅,结束了,真的结束了!”

  她以为自己可以做到很坚强,就算当时跟周源皓说分手的时候,她也能够很潇洒,但是现在的切都像是把刀样,狠狠的插进了她的心里

  有时候习惯真的是件很可怕的事情,让人难以忘记,但却会让人开始学会坚强

  纪洛浅轻轻拉着何晓依的手,走在这个熟悉的校园里,似乎混乱的情绪都会跟着变好,她伸手轻轻擦去何晓依脸色的泪水,“行了,别哭了,本来就长得难看,哭起来更丑了!”

  何晓依伸手愤愤的拍去了纪洛浅的手, “谁哭了我只是有点放不下而已,不过过了今天,我觉得我真的能够开始忘记周源皓了,不就是他娶了个叫许雅宁的贱女人吗,本小姐以后找个比他帅百倍,千倍的男人!”

  何晓依伸手指天,大言不惭的说道

  纪洛浅忍不住扑哧笑出了声来,她伸手搭在了何晓依的肩膀上,“那我祝你成功”虽然不知道晓依是不想让自己伤心,但这样比之前好太多

  何晓依用力擦了擦眼睛她声音还带着几分闷闷的,“简直就是太过分了,居然还给我寄结婚请帖,我非要去他们公司好好大闹场”

  纪洛浅眼眸闪烁了两下,怀笑的说道,“那我建议你把周裕皓带过去,你要是拿下了周裕皓,以后周源皓还要叫你声大嫂!”

  何晓依忍俊不禁的笑出了声来,她伸手重重拍了下纪洛浅,“你还变坏,看来跟尹晨夜在起,没学好还混了肚子坏水!”

  纪洛浅脑海中不由想起男人那张冷峻的面孔,嘴角不由抿起抹笑意,确实,貌似尹晨夜也就在床上的时候最坏!

  “洛洛,你太讨厌了!”何晓依伸手想要打纪洛浅,却不想纪洛浅反身躲开,“我现在可是有孩子的人了,你要是害的我孩子掉了的话,尹晨夜绝不会给你有第二春的机会了”

  第百零七章婚礼上挑衅!

  何晓依佯装绷起了面孔,那张胖嘟嘟的脸蛋格外的可爱,纪洛浅忍不住伸手掐了掐她脸上的肉,“不过我们家晓依这么乖,肯定不舍得欺负我的”

  何晓依伸手拍了拍纪洛浅,声音不悦的说道,“你少在这里幸灾乐祸,不过我跟你说件正事,这次周源皓跟许雅宁的婚礼倒是给我们了个机会,我吸引他们的注意力,你就去周氏里面调查情况,怎么样?”

  纪洛浅眉头微微皱,脸色的笑容不由凝固了起来,“这样不好吧”虽然不得不说,这是个绝好的机会,但是这样对晓依的伤害却很大

  何晓依伸手紧紧握住了纪洛浅的手,她格外认真的说道,“你别小看我,虽然这次的事情对我的打击很大,但我已经彻底放弃周源皓了,所以这个机会我不想要放弃掉!”

  何况她想要亲眼看着周源皓结婚,这样子她才能够彻底的绝望

  纪洛浅没有想到何晓依居然会跟自己说这些,但是如果说好友真的能从失恋中,彻底走出来,倒也是个不错的办法

  纪洛浅跟何晓依在组织呆了整整天,这才将切文件都准备好,虽然周氏及不上东方帝国集团,但是任何家上市集团的势力都不容小看,更重要的是内部的防备

  介于这次行动的高等保密性,所以就连组织,都没过多人知道,其余人只是负责接应

  纪洛浅的任务就是在何晓依出现,制造混乱的时候潜入周氏,然后调查这次周氏跟东方帝国集团合作的路线,是否有他们侵入,并在周边安装好监控系统

  同时纪洛浅还需要加强周氏集团内部最深层次的网络防备,想到这里,纪洛浅不由皱了皱眉头,事情远比她想象的要困难很多

  但如果不提早的采取行动,恐怕会有更多的集团受到乾,最严重的点可能会导致整个市系统的瘫痪

  这次事情第个任务便是何晓依全面的“出征”

  纪洛浅坐在服装店里,身边是被尹晨夜强行扣押来的周裕皓,美其名曰,替弟赎罪,换句话说便是强行逼迫

  周裕皓想到这件事情居感觉头痛,“你们难道不知道我妈这次是以死相逼,才让我弟答应娶许雅宁的吗,你们现在逼迫我跟晓依同时出现在婚礼上,这不是把我往死路上逼吗?”

  纪洛浅微微怔,她怎么可能想到个母亲居然为了自己的利益,而让这样逼迫自己的儿子,难怪周源皓那时候表情这么痛苦

  “这件事情你跟尹晨夜说去,跟我们两个人说没用!”

  何晓依人还没出来,就冷冷抛出句话,她推开更衣间的门,迈步走了进来

  只见何晓依双手插着腰,身上穿着件深字的辣裙,镂空的设置将她整个人展现的更加具有诱惑力,胖嘟嘟的面孔因为头发全部打卷披散开来,让她整个脸型看起来瘦了不少,整个人显得更加具有魅力

  纪洛浅眼眸微挑,不由夸奖道,“晓依,很漂亮!”

  “可惜,不管怎么穿都是母夜叉!”周裕皓鄙视的抛了个眼球,谁都知道他最讨厌的人就是尹晨夜,还偏偏都喜欢拿着尹晨夜来压他,简直太过分了

  “母夜叉,走吗?”周裕皓伸出了只胳膊,何晓依也不墨迹,看着男人鄙视的眼神,何晓依直接用屁股重重撞了周裕皓下,伸手把掐住了他的胳膊,“走吧,犬夜叉”

  “你这个女人就不会斯文点马!”周裕皓顿时咆哮道

  纪洛浅嘴角微勾,她脚步迈开紧跟在周裕皓的身后

  “大嫂!”忽然间声亲切的叫唤声音响起,纪洛浅侧过身就看见尹洛夜朝着自己路狂奔过来

  尹洛夜伸手刚想要搂住纪洛浅的肩膀,却又想起了尹晨夜的叮嘱,这才堪堪收起了手

  “我差点忘了,大哥说不许碰大嫂!”

  纪洛浅嘴角勾,她可没忘记尹晨夜对凶神恶煞的眼神,那个占有欲望极强的男人,没想到居然连自己的弟弟都不放过!

  “你来这里干嘛?”她好笑的瞥了尹洛夜眼

  “大哥说他走不开,但是这种场合大嫂定会感兴趣,所以特地派我来接大嫂,宴会上那么多人要是将我伟大的大嫂弄伤了怎么办?”

  瞧着尹洛夜得瑟的表情,纪洛浅忍不住笑出了声来,尹晨夜恐怕是的宴会上男人太多吧

  “那你不介意跟我们起吧”纪洛浅挑了挑眉

  尹洛夜扬了扬眉头,他伸手搂住了何晓依另只肩膀,“当然不会介意,是吧,大美女?”

  “大美女你个头,还想吃的豆腐!”何晓依抬腿左脚,右脚,朝着两个欠扁的男人重重踩了下去

  尹洛夜瞪大着眼睛,吃惊的叫出了声来,“何晓依,怎么是你这个母夜叉!”

  事实证明男人的眼光都是相同的,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这次周源皓跟许雅宁举行婚礼的地方便是在周氏集团总部周氏集团虽然算不上顶级集团,但却也占据了市相当部分的势力

  周氏集团前面几千平方米的草坪已经被全部装饰过,正中也临时搭起了个硕大的舞台,正因为这次联姻的重要性,所以才要特意安排在周氏集团的楼会议大楼举行!

  当何晓依装出副温柔的涅,缓缓桥周裕皓下车的时候,还是将婚礼上的人都震惊了

  远远走过来的男女,相互依偎着,女子妖媚美丽,却又不失温柔体贴,男人英俊风流,但举手间却不失潇洒

  更让人震惊的是,这名女子居然还是今天新郎的前女友,而男子居然是新郎的哥哥,煞那间这个震惊的消息顿时传遍了整个婚礼

  同时间许雅宁也收到了这个消息,她手指玩弄着精心修饰的手指甲,唇角勾着坏笑,“是吗?”

  “是的,小姐,那我们下步计划还要不要进行呢?”身边的人低声说道,他是b国特意派到许雅宁身边协助的特工

  “为什么不呢?”许雅宁缓缓站起身来,身上穿着白色的婚纱,但浑身充满着邪魅的气息,“我要的就是今天,越多越人来不是越好吗?”她本来想嫁给周源皓,只要婚礼上的混乱越多,那就越容易潜入周氏集团内部,吞并周氏的内部资料

  只要顺利完成这次婚礼,制造更多组织行动的时间,那么她就能够立功,脱离组织!

  许雅宁脸上的笑容越发凌厉,她指甲紧紧掐住了她手心的肉,眼眸中是势在必得的光芒,“尹晨夜,你就等着我的再次出现,然后爱上我吧!”

  伴随着婚礼进行曲的响起,地面上都是铺满着红色的玫瑰花,妖艳美丽,正中间硕大的台上,无数不同颜色的灯光同时照射下来,在四周倒映出不同的图案,周围的桌椅也全是用水晶做成的,显然是大手笔

  纪洛浅脚步随意的跟在何晓依的身后,[,]

  今天的她并不是主角,而且她也怀孕了,根本就不适合这样的场面

  她只是穿着件宽松的白裙,外面还披着件外套,整个人格外的秀美

  “我说大嫂,你用不着羡慕,大哥要是跟你举行婚礼,那绝对是等的!”

  “是吗?”纪洛浅好笑的瞥了眼尹洛夜,“那你今天可要好好的照顾我,要是我不高兴的话,我定不答应尹晨夜的求婚!”

  “不会吧,大嫂!”尹洛夜面孔衰,可怜兮兮的看着纪洛浅

  纪洛浅却侧头,压根不去看尹洛夜眼,既然欺负不了尹晨夜,欺负下他的弟弟,貌似也不错

  何晓依拉着周裕皓的手,她的目光望着周围奢华的切,心中微微凉了几分,原本婚礼上的新娘应该是她,没想到居然会成为了别人

  周裕皓看出了何晓依的心思,面对这个外表坚强,其实内心柔软的女子,他情不自禁加重了手上的力道

  “别伤心了,都过去了!”

  “伤心?”何晓依嘴角咧开抹嘲讽的笑容,“我为什么要伤心呢,我应该要高兴,这么快就看到周源皓的心思,如果说我再坚持下去,真的跟他在起了,我恐怕会后悔吧”

  她的声音很淡很轻,何晓依侧头看着周裕皓,周裕皓微微怔,他也不知道为何,自己情不自禁的伸手搂住了何晓依,“没事了!”

  低低的声音从男人的薄唇响起,后背忽然传来的温暖,何晓依下意识想要推开

  却不想就在这时,声戏佻的声音瞬间从背后响起

  “我说是谁这么嚣张,没想到居然是你,何晓依,你可真有够脸来,居然还敢威胁裕皓跟你起来,周裕皓你要是还认我这个母亲,现在就给我滚过来!”

  纪洛浅侧过头,就看见许妙妮扶着周母朝着他们走来周母神情严肃,眼角全是不悦的神情

  纪洛浅眼眸黑,她朝着何晓依的方向望去,便看到了名女子身穿着深色的旗袍,虽然年纪稍微大,但是凭借着化妆的技巧,看上去倒是别有番韵味

  “周夫人,这件事情好像是你们的错吧,再说我不过是收到了请帖,过来观望下,难道这样子周夫人还有意见吗?”

  当初她可以忍,是为了周源皓,但是今天她却不需要忍!

  何晓依嘴角微勾,冷冷的开口,周源皓脸玩味的笑容,他伸手漫不经心的拉着何晓依的手,却始终没有松开手

  “我只是知道,周家的婚礼,还容不得你们这等小人来观摩!”周母厉声说道

  许妙妮唇边挂着抹笑容,她优雅的搂住了周母的手臂,声音也没有太多的波澜“妈,这群人太碍眼了,要不要清理出去呢?”

  第百零八章浅浅的反击,威武!

  许妙妮目光恶毒的盯着纪洛浅,要知道她恨不得杀了纪洛浅

  纪洛浅的眉头皱,这个女人难道还没有收到教训吗!

  周母凶狠的目光死死盯着何晓依的面孔,字句说道,“裕皓,我再给次机会,如果说你再不过来,我就”

  “死给我看吗?”周裕皓不紧不慢的打断了周母的话,他脚步微微上前,“这招或许对周源皓有用,但是对于我”

  周裕皓嘲讽笑,“你难道不知道我最喜欢看到悲剧了吗,或者换句话说,你舍得舍弃现在的生活吗?就为了个女人而献身吗?”

  周裕皓的声音更加咄咄逼人,纪洛浅眼眸闪过欣赏,双手交叉在胸前,她倒是第次发现周裕皓比他弟弟可爱多了!

  “逆子!”周母果然被气的脸色剧变,天知道她有多讨厌何晓依平凡的家庭,哪知道自己最得意的两个儿子居然跟她都有关系!

  这种朝三暮四的女人,她就不知道为什么周裕皓都会对她有感觉!

  周母伸手愤怒的指着周裕皓,“你居然因为个女人而违背我的意思!那你就别怪我冷脸无情!来人,马上把这几个扰乱会场的人给我轰出去!”她决不允许许周两家的联姻因为这点小事而破坏!

  随着周母愤怒的嘶吼声音响起,果然从四周立刻出现了不少的保安,朝着他们围了过来,手上都拿着武器,显然绝不是偶然,而是蓄谋已久

  纪洛浅眼眸中的冷意越发的浓重,她没想到个母亲居然还能做到这步,先是毫不留情的毁了自己儿子的幸福,而现在又为了婚礼能够顺利的举行,居然要将自己另外个儿子而赶出去!

  眼看着周围的保安步步逼近,纪洛浅群人脸色却丝毫未变,像是层层包围的人并不是他们样

  纪洛浅忽然迈开了脚步,朝着那群保安缓缓走了过去,她的唇角忽然扬起抹邪魅的笑容,声音也瞬间低沉了下去,“难不成周夫人是想把事情弄大,让周围所有的人都知道,是你们家周源皓背信弃义吗?”

  她抬头,清澈的眼眸毫无半点温度的看着周母,周母脸色微微难看,她确实也不想这样,但是难不成就让何晓依他们呆在这里,也不知道别的人会说多少的闲话呢!

  周母下意识给许妙妮使了个眼色,许妙妮心领神会的朝着纪洛浅嚣张的走来,“你以为呢,纪洛浅,你别忘记这里是周家的地盘,你的朋友犯贱,是她自己的错,你最好别插手!我告诉你,现在我是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