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虐的哭着,徐诚轩伸手轻轻拍着她的后背,“那你总要跟我说发生什么事情了吧,这样瞒着总不好!”

  “不,不!”纪洛浅缓缓的抬头,看着徐诚轩的面孔,心中的伤痛不断蔓延开来,“胖子,胖子”

  她颤抖的说道,声音格外梗塞,“我真的,我真的不知道夜,夜他居然是我的哥哥,他是我的哥哥,我怎么能嫁给他,但是如果让我离开,我会死,我真的忘不了他!”

  徐诚轩猛的怔,他不敢确定的说道,“什么?”

  虽然他想象了很多次,让阿洛跟尹晨夜分开,他从来都没想过是这样的结果,“你确定?”

  看着纪洛浅伤痛的表情,他感觉自己的心都碎了,如果分开真的阿洛这么痛苦,那么他宁可自己个人痛苦

  “恐怕是真的”纪洛浅唇角苦涩的笑道,浑身的疲惫不断弥漫开来,她整个人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彻底晕倒在了徐诚轩的怀里

  “阿洛,阿洛,纪洛浅,你醒醒!”徐诚轩轻轻拍着纪洛浅的身体,却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他暗骂了句,便飞快的开车朝着自己的住所开了过去

  徐诚轩将纪洛浅抱进了卧室,便叫来了医生

  “医生,她的情况怎么样了?”徐诚轩低声问道,看着纪洛浅整个人蜷缩在团,他感觉自己心都要碎了

  “没什么大碍,只是因为情绪波动太大了,你要让她好好休息,不然容易造成流产”医生对着徐诚轩吩咐道,便开了些要药给纪洛浅

  徐诚轩转头看见纪洛浅丢在车上的文件,目光最终落在了监测报告上,漆黑的眼眸微微深,他侧头对着身边的手下说道,“马上派人给我检查报告是否真实,知道了没有?”

  “是,总裁”

  纪洛浅双眸紧紧的闭着,肩膀还在不住的颤抖着,浑身的害怕疲惫不断弥漫开来,脑海中不断浮现出尹晨夜的身影,那张英俊熟悉的面孔,她下意识伸手想要抱住尹晨夜,但是下秒,洪雅静的面孔就出现在眼前

  洛洛,他是你个哥哥,同父异母的哥哥——

  “啊——”纪洛浅猛的从床上坐起,她用力咬了咬自己的嘴唇,嘴角缓缓勾起了绝望,原来这切都是真实的

  她苦涩笑,原来她以为的幸福居然是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话,纪洛浅迈开了脚步,朝着外面走了出去

  她甚至没有穿鞋子,就这样朝着外面走了出去,脚尖刺骨的冰冷,她却眉头都没有皱下

  “阿洛,你醒了”徐诚轩看见纪洛浅出来,高高悬挂的心这才放了下来,目光落在纪洛浅的脚下,眉头不由皱,“你怎么没穿鞋子呢?”

  他弯下腰,拿了双鞋子递给了纪洛浅,纪洛浅嘴角苦涩笑,要是尹晨夜看见的话,恐怕下秒就霸道的将她整个人抱起,但是现在

  “好”纪洛浅轻轻的将鞋子穿好,她抬头就看见徐诚轩将药跟些饭菜放在了桌子上面,虽然都是她最爱吃的,但是现在她却没有办法的胃口

  “阿洛,你先吃点,不管怎么说,你都怀着孩子呢”徐诚轩冲着纪洛浅说道

  纪洛浅眼眸闪烁了两下,泪水顺着面孔“嘀嗒——”的落地,她强迫着自己控制住情绪,“胖子,你能不能帮我把那份文件”

  “我让人查过了,是”徐诚轩打断了纪洛浅的话,虽然他知道这个真相对阿洛有多残忍,但他却不得不说出口

  “阿洛,你要冷静,我查过了,这些资料全部都是真的!”

  纪洛浅整个人微微震,虽然她知道胖子永远不会骗自己,但是潜意识里,她还是消胖子骗自己,骗自己次

  眼前这个现实火辣辣的出现在眼前,让她整个人无法接受,手指情不自禁的颤抖着

  声音越发的梗塞,纪洛浅的情绪开始渐渐失控,“我知道了”

  纪洛浅缓缓转过身去,甚至忘了吃饭,脚步轻轻的迈开,却越发的艰难

  心酸的背影落入徐诚轩的眼底,他的心像是被针扎样,下紧接着次刺骨的疼痛,这不是那个天真无邪的女孩?

  再次相遇时阿洛脸色倔强的微笑,却彻底化为了此刻的绝望!

  不,不应该是这样!

  脚步再也不受控制,徐诚轩大步走到纪洛浅的身边,伸手轻轻拍在了她的肩膀上

  “阿洛,你要是想哭的话,就哭出来吧”

  纪洛浅身影微微震,却没有开口,徐诚轩的声音再次落入她的耳边

  “作为你的朋友,我消能够分担你的痛苦,不管怎么样,事情都已经发生了,不是吗,你要学着去面对”

  纪洛浅眼眶中的泪水肆无忌惮的落了下来,情绪再也不受控制,她转过身去,蹲下了身体,绝望的哭泣着,像是要将这生的泪水全部流尽

  肩膀不住的颤抖着,但是泪水却无法解决着切,“我真的,我真的想跟,夜在起”

  徐诚轩心猛的[,]

  痛,他缓缓弯下了腰,伸手将这个娇小的身影搂在了怀里,任凭着她的泪水浸湿自己的衣服

  “胖子,我该怎么办,我真的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勇气忘记!”

  她的声音越发的颤抖,情绪不断的颠簸着,徐诚轩看着眼前的女人,心狠狠的抽搐着,下又紧接着下,他侧过头,泪水顺着面孔流淌下来

  心里默默的说道,如果你忘不了切,那么我愿意用辈子的时间,等着你去忘记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外面的天空开始阴沉下去,早晨的阳光荡然无存,豆大的雨水不断从天而降,像是要将整个市彻底的淹没掉样

  电视机里播放着清晰的画面,尹晨夜低头处理的文件,已经是整整天,国的情况比他想象的困难很多

  后背上的疼痛席卷狂来,额头上因为疼痛溢出少许细汗但是现在他没有时间,他必须要在最短时间内解决切问题,这样子才能回去

  尹晨夜飞快的处理掉些严重的问题,他这才抬头看了眼电视机,此刻电视里正在播放着市的天气预报

  雷阵雨,西北风3—4级,温度3摄氏度

  尹晨夜眉头微微皱,温度这么快的下降,浅浅会不会忘记照顾自己呢,脸上的神色严峻了几分,尹晨夜低头想要给纪洛浅打个电话,却不想徐颜丽的电话响起

  “妈”尹晨夜没想到徐颜丽居然会打电话给自己,“今天的见面怎么样?”

  徐颜丽轻笑声,“当然顺利,我都答应你了,再说了纪洛浅这个孩子我也挺喜欢的,之前是我没想清楚,现在我已经同意了”

  “是吗?”尹晨夜忽然感觉天的疲惫少了几分,难得徐颜丽会这么说,“那行,我等会给浅浅打个电话”

  “算了吧,今天天都累了,现在纪洛浅已经在我们家里睡着了,明天她爸还要手术,你忍心让她怀孕着,还这么吃力吗?”徐颜丽抱怨的开口说了几句

  “好,我知道了妈你多照顾她点”尹晨夜挂断了电话,脑海中不由想起浅浅睡觉时,可爱的涅,看来他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将国这群特务全部处理掉

  “,马上派出全部人马,务必在三天时间内全部铲除,公司里的事情全权负责!”尹晨夜低声的命令道

  顿时被吓了跳,“b,你的身体根本就没痊愈,这样下去会把身体累垮了的!”

  “我的命令,你想要违抗!”尹晨夜声音瞬间放低,这才应了下来

  男人漆黑的眼眸微微深了几分,脸上刚硬的线条不自觉的柔软了几分,浅浅的,等我回来!

  徐颜丽挂断了电话,她唇角恶毒的笑容越发浓了几分,她转身问身边的下人,“妈是不是还在昏睡着呢?”

  “是,老夫人喝了您给的药之后,便睡着了,现在还没醒呢”

  第百十八章死讯

  “老夫人喝这药对身体有危险 吗?”下人忐忑不安的问道

  “怎么可能,不过是安眠药而已,妈年纪大了,就该好好休息!”徐颜丽冷冷的开口,要是让何范瑜清醒着,还不知道她要发什么火呢,要知道她是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将何范瑜骗到其他的地方

  徐颜丽走到无人的地方,迅速拨通许雅宁的电话,“你让我做的事情,我都已经做了,剩下的就等你了!”

  许雅宁嘴角勾,脸上绽放出笑容,“你就放心吧,这件事情就交给我吧,纪洛浅她绝不会再来找尹晨夜!”

  她准备了这么多,甚至不惜用自己的身体换来了b国的特工的内部资源,才调查出了这些早已被尘封已久的秘闻,纪洛浅,要怪就怪你那个风流的母亲吧!要怪就怪你们的母亲都爱上了同个男人,或者换句话说,这就是天意!

  许雅宁脸上毒辣的神情越发浓重了几分, 她走到了洗手间里,给自己画了个浓妆,面对镜中的自己,她的嘴角不由勾起妖媚的笑容

  这次她绝对不会输!尹晨夜,你定是我的!

  整整天,纪洛浅都没有说话,她任凭着徐诚轩给自己喂饭吃,也没有反抗,她知道自己很想死,但是肚子里的孩子却是尹晨夜强势帮自己留下的,无论如何她都要留着这个孩子

  或许这算是给自己最后点怀念吧

  嘴角的笑容越发的僵硬,她缓缓闭上了眼眸,“胖子,你别管我了,我想要睡觉”

  “嗯,好吧”徐诚轩将手上的碗放在了桌子上,担忧的看着纪洛浅,“你什么都别想了,就好好睡觉,你的手机我让你去修了,估计明天就能送过来”

  徐诚轩声音停顿了下,不由放低,“阿洛,不管怎么说,你爸明天还要动手术,要是让他看到你这副涅,恐怕会的的”

  我知道”纪洛浅僵硬的点了点头,她侧身躺在了床上,她强迫着睡着,但却怎么都睡不着

  纪洛浅伸手轻轻摸着自己的肚子,好像能够感受到男人轻轻用嘴唇摩擦着她的肚子,泪水绝望的再次溢出,她该要怎么办,她甚至不知道自己要怎么面对尹晨夜

  纪洛浅也不知道自己何时睡着的,再次睁开眼睛时,浑身的力气像是被剥夺了下,她缓缓的走下了床,走进洗手间,看着镜子里自己苍白的面孔

  纪洛浅用冷水冲了冲自己的面孔,望着镜子前面自己苍白的面孔,她伸手拿起了粉底往脸上扑了层粉,像是无形中给自己做了个伪装

  纪洛浅这才缓缓的走出了洗手间

  徐诚轩早已准备好了切,对于胖子的好,她直都知道,但是如果说心底已经深埋下了个人,她恐怕辈子都不会忘记

  医院

  纪成鸿坐着手术前最后的准备,医生走出了病房,对着外面的洪雅静说道,“这次的手术不管怎么说,都还是有风险的,你们有什么话可以现在说”

  洪雅静脸色苍白的没有半点的血丝,她缓缓的走了进去,看着纪成鸿的面孔,这个她爱了辈子的男人,但是此刻心里却只有愧疚

  “怎么了,我不过是个手术而已”纪成鸿爽朗笑

  听见他的笑声,洪雅静却忽然跪倒在地上,泪水顺着面孔第次流下来,“我对不起你,我真的对不起你!”

  “怎么了?”纪成鸿眉头微微皱

  “我有件事情没有告诉你,其实,其实洛洛她不是你的女儿”洪雅静都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整个人就像要崩溃样

  纪成鸿看着洪雅静绝望的涅,他忽然动了动嘴唇,“我知道”

  仅仅是三个字,洪雅静霍然怔,她没想到这切纪成鸿居然都知道,而且直隐瞒着她自己

  “静雅,我们都是这么多年的夫妻了,很多事情都过去了”纪成鸿平淡的开口说道虽然开口说出来心里微微不舒服,但是当年决定要娶徐颜丽,他便已经知道切了

  “不,你不知道!”洪雅静情绪失控的说道,她望着眼前的纪成鸿,心却很痛,很痛,这么多年,她因为愧疚,而无视纪洛浅,但是却没有人知道,在她的心中直有根刺

  泪水顺着面孔不断流淌下来,寂寞的心变得更加冰冷,“那,那天,我本来想找他说明切,然后打掉自己的孩子,却没有想到车子居然会突然失控,是我杀了他,杀了洛洛真正的父亲,我是凶手,我真的是凶手!”

  “成鸿,你说我该怎么办,如果说洛洛知道这件事情,会不会恨死我!“

  她以为这切都会随着时间的变动,便会化为乌有,但却没有想到她居然会再次遇到尹家人,自己的女儿还爱上了尹晨夜!

  弥漫在心底数年的秘密暴露出来,洪雅静甚至想要隐瞒辈子,但是内心已经容不得她隐瞒

  纪成鸿瞬间被震惊,他不敢相信的看着洪雅静,“你说什么,你因为意外害死了纪洛浅的父亲?那为什么这么多年,你都不说呢!”

  纪成鸿声音颤抖着,身体也因为过度的惊吓微微发颤

  洪雅静苦涩笑,“因为纪洛浅爱上了尹晨夜,那个小夜就是他的儿子!”

  纪成鸿甚至不知道此刻自己是怎样的心情,他沧桑的面孔上是无法言语的神情

  “准备手术,可以出来了”医生在外面说道

  纪成鸿深深吸了口气,这才伸手轻轻拍了拍洪雅静的手,“都过去了!”

  仅仅是句话,代表着他的理解,“我要是等会出不来的话,以后对洛洛好点!”他自己的身体很清楚,恐怕很难熬过这次的手术

  “不,不!”洪雅静语无伦次的说道,她紧紧拉着纪成鸿的手,“你不会出事的,绝对不会出事的!”

  “爸”纪洛浅跟着徐诚轩来到了医院,纪洛浅小跑到纪成鸿的面前,“爸,对不起,我来迟了!”路上堵车堵得厉害,她差点就赶不及了!

  纪成鸿仰头看着纪洛浅略微苍白的面孔,微微心酸,虽然早就知道洛洛不是自己的女儿,但是他直将她当做自己的女儿来看待

  “爸,你放心手术吧,切都交给我”纪洛浅伸手帮着护士推着纪成鸿的车

  “嗯”纪成鸿点了点头,他伸手轻轻拍着纪洛浅的手背,“我知道了,洛洛,以后乖乖的过日子,不管怎么样,你都是我的女儿”

  纪洛浅咬着嘴唇,点了点头,“好,我知道了!”

  洪雅静没想到纪成鸿居然愿意帮自己隐瞒真相,心中的感动不断蔓延,这个男人是她爱了辈子的男人,“成鸿,我等你出来”

  护士转身对着纪洛浅跟洪静雅说道,“是时候送病人进手术室了”

  纪洛浅这才松开了手,看着纪成鸿的身影渐渐远去,手术室的门缓缓闭合

  双手交叉着坐在门边,纪洛[,]

  浅心中满是着急,她不知道为何,现在的脑子里很乱,真的很乱!

  “别想太多,你昨天晚上也没睡好,现在好好休息吧,不会有事情的”徐诚轩安慰的说道,虽然手术的变数很多,但是现在的洛洛真的受不了任何的打击了

  纪洛浅强撑着笑容,冲徐诚轩笑了笑,“我真的没事”

  侧过面孔,笑容却僵硬在面孔上,就算再怎么努力,她都无法改变尹晨夜是自己哥哥的事实

  “纪小姐,有人找你”就在这时,个护士朝着纪洛浅走了过来

  纪洛浅这才缓缓站起身来,对着徐诚轩说道,“我先下去下”

  “我陪你吧”徐诚轩看着纪洛浅苍白的面孔,的的说道

  “不用了你放心,现在的我还不会做傻事!”纪洛浅轻轻摸了摸肚子里的孩子,现在这个孩子便是她唯的依靠

  “那你把手机拿着吧,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要跟我说”现在浅浅的状况真的太差了,他完全不放心她个人

  纪洛浅轻轻的点了点头

  纪洛浅跟在护士的身后,朝着楼下走去,却没有发现任何的人,那名护士伸手将个文件夹递给纪洛浅

  纪洛浅冷眼看了眼文件夹,正想要丢掉,但忽然看到文件夹的边上印着帝国集团四个大字

  纪洛浅的手微微震,她下意识打开了文件夹,但当她看到里面的切时,整个人却顿时滞,里面居然放着不少张报纸,写的都是场车祸

  而死去的人便是尹晨夜的父亲,还有不少的照片拍摄了现超纪洛浅瞪了美眸,撞到尹晨夜父亲那辆车里坐的人分明就是洪静雅

  神情全然是不相信,纪洛浅脚步后退了两步,甚至不管现在是什么场面,她伸手飞快的拨通了通讯工具

  何晓依的声音传了过来,还带着几分戏佻,“洛洛,今天怎么有空想到我了,还用这种方式跟我联系”

  纪洛浅整个人的情绪却飞快的波动着,她紧咬着自己的娇唇,不敢相信的开口说道,“晓,晓依,你马上帮我调查个案子,无论用什么办法,都要帮我调查”

  纪洛浅语无伦次的开口,她想要知道最后的结果,想要知道隐藏在背后的真相,整个人开始不断的失控,声音略微的颤抖着

  何晓依听见纪洛浅这样颤抖的音,心情顿时也乱了,她动了动嘴唇,说道,“好,我马上帮你查!”

  纪洛浅甚至感觉这段等待的时间,像是瞬间过了好几年样,她双眸紧紧闭着,没过多久,腰间的通讯工具瞬间响了

  何晓依的声音也是全然不敢相信,“洛,洛洛,这件事情怎么跟跟伯母有关系,案件显示,伯母是最大的嫌疑人,但是后来这件事情被人压了下去,算是普通的交通意外”

  纪洛浅手上的通讯工具猛的坠落在地上,她不相信,现在发生的所有事情她都不相信,她不信尹晨夜是自己的哥哥,她更不相信自己的亲身父亲居然是被母亲害死的

  手机直都在响,纪洛浅却不想要接受,太多的事情,让她的脑袋无比的混乱

  手指却还是情不自禁的接住了电话,泪水顺着纪洛浅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