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我定会尽自己所能保护你!

  纪洛浅绝望的闭住眼睛,这二十几年来她从来都没有如同此刻的绝望,她知道!在她眼中天大的困难抵不过尹晨夜金口动,但是那内心的骄傲却让她不允许自己低头

  “,能拜托你开车去建设集团年总的家里吗?”纪洛浅压低了声音,除去尹晨夜的这条路,那唯的办法只能从收购父亲公司的年总手上下手

  “这”犹豫的望了眼尹晨夜

  尹晨夜眼底滑过抹黯淡的光芒,但也只是瞬,他不怒反笑“纪洛浅,你认识年总吗?”

  纪洛浅没有转身,低低的声音是那样漠不关己“就算是不熟,那跟你也没什么关系?”

  平淡的句话,却像是颗无形的炸弹猛的从尹晨夜的胸口炸开“没关系?”

  尹晨夜忽然低低的反问,那笑声夹杂着毛骨悚然,屁股上时不时传来的剧痛却成了此刻的笑话,第次想要关心个女人,却换来这么无情的句话!

  纪洛浅还来不及任何的躲闪,尹晨夜忽然间伸手,把拽住纪洛浅的领子,纪洛浅还来不及惊呼,便被尹晨夜霸道的吻住了嘴唇,灵活的舌头悍然闯入她的口中

  吻,显而易见带着浓浓的欲望,要将所有的切彻底粉碎!

  “纪洛浅,你把我当什么看!你情愿去找个不认识的人,也不肯求我帮忙,那不成这就是你所谓的矜持吗!”尹晨夜从没有这么失控,他只知道内心迸射出熊熊的烈火,他脑海中唯的念头,就是想要重重蹂躏这个身体

  纪洛浅用力的侧过头,她大口的呼吸,却还是重重的反驳,“那你消我把你当什么看,以为我们是什么关系?嫖客还是无赖!”原本的感激却被她刻意的嘲讽!

  “,放我下车!”纪洛浅粉拳用力的砸在尹晨夜的身上,冲着叫道

  身上的伤口火辣辣的剧痛,但心却更刺痛!尹晨夜朝着咆哮声:“你敢停车试试!马上给我开回家去!”

  两人的声音同时刺入耳中,顿时被吓出身冷汗,差点将刹车跟油门弄错,当老板的贴身助理可真不容易,他赶忙飞快的个转弯,也顾不上什么红绿灯,朝着尹晨夜的住处疯狂的开去

  疾驰的车上,尹晨夜张口含住纪洛浅小巧的耳垂,“那我让你试试什么才是嫖客?”修长的手指熟悉的朝下她的隐私移去

  那冰冷的肌肤突然触碰到她身上的柔软,纪洛浅浑身忍不住颤抖起来,那种从未有过的酥麻,她只感觉自己的体内正渐渐升腾起炽热的感觉,像是忽然间又回到了那个夜里,她的声音伴随着身体颤抖着

  “尹晨夜,你无赖!唔——”

  纪洛浅低声的咆哮下秒就吞噬在尹晨夜的吻中,那缠绵的吻细细密密摩擦在她细腻的肌肤,纪洛浅越想要反抗,却不知道为何身体开始不受控制

  尹晨夜脚踢开车门,车外的寒风吹过纪洛浅裸露的肌肤,那突然袭来的凉意,纪洛浅混乱的眼眸恍然清晰了几分脑海中洪静雅那卑微的请求声像是洪水不断的涌入她的脑子

  真的要求这个男人吗?

  “砰——”大门被重重的关上,那灯火辉煌的房间里,纪洛浅忽然间伸手重重的推开了尹晨夜,她脚步锒铛的朝后推了好几步,才站稳身子

  那双清澈的眼眸陷入了浑浊,她那飘柔的长发凌乱成片,身上的衣服早已被蹂躏成布条纪洛浅知道此刻自己的狼狈,刚才最后条路都被尹晨夜给无形的撕毁,让她不得不做出个决定,纪洛浅绝望的闭住了眼睛

  长长的睫毛闪烁着,滴晶莹的泪水滴落,尹晨夜只感觉心被重重的刺痛

  但当初闯进她的体内,那层早已破掉的膜却像是根刺,狠狠的刺破他高傲的内心!

  她纪洛浅宁可缠绵在别人的怀里低声请求,也不愿意面对他露出半点的柔弱吗!那分明是对他骄傲彻底的毁灭!

  “纪洛浅,做我的女人就让你这么绝望吗,让你这么不情愿!”尹晨夜两双手牢牢的掐住了纪洛浅的双肩,他手背上的青筋不断的弹出,心中的怒火不言而喻

  纪洛浅却抬头,那长长的睫毛轻轻的收敛,就连那眼眸底下的伤痛也被她很好的遮掩

  “尹先生”疏离的声音从纪洛浅的口中溢出,“如果你得到你想要的,那么请你履行你的诺言”

  下秒,纪洛浅伸手轻轻的褪去她身上衣服,那光洁的身躯在明亮的灯光照耀下几近透明,高耸的酥胸上粉嫩的光芒散发出无尽的诱惑,她那张精致的小脸没有点血色

  纪洛浅将衣服丢在了地面上,动作极其缓慢的褪去了自己的裤子,任凭着全身裸露在空气中,就像是进贡的物品就这样裸的摆放在他的面前,她伸手抱住了尹晨夜

  第十三章特殊疗伤

  空气中弥漫着暧昧的分子,纪洛浅踮起脚尖,她垂下眼帘,伸手搂住了尹晨夜

  那娇嫩的身体在灯光下格外的僵硬!

  眼角的泪水悬挂在纪洛浅的睫毛上,那双精致的眼眸之下睫毛不断的闪烁,她弯下身体那娇美的臀部在空气中散发中诱人的姿态,手指解开尹晨夜裤子的那瞬间

  尹晨夜疯狂抚摸她的手掌忽然滞,眼眸中黯然闪过,他伸手就将重重纪洛浅推开

  纪洛浅躲闪不及,整个人重重的摔倒在了地上

  她吃痛的仰头尹晨夜整个人背靠在墙上,那张英俊的面孔上不知道何时全是汗水,他双拳紧握,嘴角的冷笑越发的浓重,“纪洛浅,你这算是在施舍吗?”

  “你不是想要吗?那我就给你!”纪洛浅低低的嘲笑

  尹晨夜冷漠笑,他忽然间弯下腰,每个动作却格外的痛苦,股部的疼痛将他快要炸裂!

  他却依旧面无表情,修长的手指准确的掐住了纪洛浅的脖子,柔嫩纤细的脖颈似乎他用力就会断裂“你以为,我会稀罕你吗?纪洛浅,别把自己看的那么高傲,你给我滚!”

  尹晨夜重重的把推开纪洛浅,转身就走每步刺骨的疼痛,他却走的越快鲜血顺着裤子不断的滴落在地上,铺成了条弯曲细细的血路

  纪洛浅怔怔的坐在了地面,脑海里片混乱尹晨夜居然拒绝自己,她以为他不过是个玩弄女人于指掌的男人,她以为她在他的眼中不过是个想要得到的玩具玩过,破碎了,便可以抛弃

  但是

  忽然间“砰——”的声巨大的动静响起,猛的打断了纪洛浅的思路

  纪洛浅怔,条件反射的转过身去

  身后,尹晨夜整个人跪倒在地上,那高大强壮的身躯不断的颤抖着,过度的失血让他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不止是疼痛还是深深的失望!

  那鲜红的血液刺得纪洛浅整个人猛的怔她居然忘记尹晨夜还受了枪伤!懊悔从心底顿时蔓延,纪洛浅想要没想,更顾不上穿衣服,就朝着尹晨夜小步跑了过去

  纪洛浅伸手用力的推着尹晨夜,每推下尹晨夜就倒吸了口气想到纪洛浅刚才的举动,尹晨夜忍不住咆哮道:“你给我滚开——”

  那声音不似以往的响亮,纪洛浅倒是松了口气,却还是担忧的说道:“尹晨夜,要不我扶你去房间吧”

  “你不是那么厌恶我吗,那我的生死跟你有什么关系!”尹晨夜低低的咆哮声他那双犀利的眼眸刺得纪洛浅眼睛生痛!

  纪洛浅低声道:“可是你毕竟是为了我受得伤,难道你真想让我做个忘恩负义的人!”

  尹晨夜吃痛的低吼声,正想骂纪洛浅,却不想抬头就看见纪洛浅那高高耸起的美胸在眼前晃动,娇美细腻的皮肤像是奶油般光滑

  尹晨夜只感觉舌尖发紧原本就昏昏沉沉的脑子突然间轰的怔,条鼻血顺着脸颊流淌下来

  纪洛浅又被吓了跳,她伸手赶忙擦着尹晨夜的鼻血,慌不择乱的说,“你没事吧,我马上去叫医生!”

  尹晨夜被晃得越发的失神,下身已经自动的觉醒,他暗骂句,这个女人总能让他失态!

  纪洛浅见尹晨夜不说话,吓得拔腿就去找医生,那光裸裸的身体狂奔让人心颤抖的厉害尹晨夜愤怒的咆哮声:“纪洛浅,你给我站住”

  纪洛浅赶忙停止了脚步,她转过身来,小脸上满是的:“尹晨夜,我们有什么恩怨,等会再说,我先叫医生来”她也不知道为何,自己居然会关心那个禽兽的男人

  尹晨夜被气的差点晕过去,他真想要打开这个女人,看看脑子是怎么构造的!

  “纪洛浅,你给我把衣服穿上!”

  纪洛浅这才回过神来,望着尹晨夜那满脸的鼻血,她的脸色顿时红,怒瞪了尹晨夜眼:“给我闭眼!”

  刚才还英勇进贡的女人此刻却变成了害羞的小白兔,尹晨夜第次被个女人弄得无话可说,他咬着牙站起身来

  却不想纪洛浅冲冲忙忙的披了件衣服就跑了出来,衣服上的扣子还没完全扣好,散发出无尽的诱惑

  纪洛浅看到尹晨夜站起了身来,就看见尹晨夜脚软,她赶忙扶住了他的身体,“你干嘛,你这是找死呀!”

  纪洛浅小心的扶着尹晨夜,却不想尹晨夜就势整个人倒在了纪洛浅的身上,纪洛浅脚步软,堪堪才扶住了尹晨夜

  却没有注意到男人憔悴的面孔上,忽然间道精光从眼眸中闪出

  他尹晨夜经历这种伤痛哪里是次两次,不过是因为失血过多才有些头晕,不过看到纪洛浅那张伤痛欲绝的面孔,那低沉的心情不自觉好了几分

  这个女人还算有点良心

  “纪洛浅,你别叫医生”尹晨夜虚落的说道,那张英俊的面孔上满是憔悴眼睛却冒出精光刺进了纪洛浅没扣住扣子的衣领里,尹晨夜忍不住倒吸了口气

  开玩笑,这么美的幕怎么可能让别人看到,更何况自己伤的地方想到这里尹晨夜俊美的面孔顿时黑,这个该死的女人,就会惹麻烦

  纪洛浅哪里知道尹晨夜那邪恶的念头,如果她知道真相,那定会趁机阉了这个禽兽的男人

  纪洛浅小心的将尹晨夜扶到床上虽然这个男人着实可恶,但却也是为了帮助她才受伤的

  尹晨夜裤子上不断的流淌着鲜血,他咬牙侧头望着纪洛浅:“还不快点帮我把子弹取出来!”

  纪洛浅怔,尹晨夜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你那么会打,别告诉不会!”

  纪洛浅下意识点头,尹晨夜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霸道的扬眉,给纪洛浅个指示

  纪洛浅赶忙顺着尹晨夜指示的位置走了过去,果然找到了个医药箱

  纪洛浅从里面拿出消毒药水,小刀,以及包扎的药物,却不知道怎么下手

  尹晨夜慢条斯理的张开双腿,性感的薄唇扬起满意的弧度,直接命令,“脱掉!”

  第十四章疗伤暧昧

  纪洛浅怔,她下意识小心的脱去了尹晨夜的外裤,尹晨夜强健有力的大腿顿时出现在了面前,不似他手臂皮肤的微黑,反而偏白,张扬着无尽的吸引

  纪洛浅顿时脸色红,虽然被尹晨夜上过次,但是却没那么认真的看过!

  “看什么?你难道上次还没看上瘾吗?”尹晨夜双手交叉在脑后,声音夹杂着嘲讽的意外,“难不成你想让我流血而死?”

  那低低的声音缠绵入耳,纪洛浅顿时脸色红,伸手把重重扯掉了尹晨夜的底裤,皮肤被拉扯开来,尹晨夜只感觉股揪心的疼痛弥漫开来,甚至超越了他当年连中三颗子弹时的疼痛

  “你伤的怎么是屁股?”那裸露的股部格外光滑,两个股瓣扩展到股眼

  纪洛浅咬咬嘴唇,望着尹晨夜那不断膨胀的隆起,娇美的面孔不断变红,这个男人怎么爱发情!

  见纪洛浅半天不动手,尹晨夜俊美的面孔阴沉下去,漆黑的眼眸起来的愤怒被他强迫压制了下去“你到底会不会?”

  “哦!”纪洛浅堪堪收回了视线,她手拿着消毒药水,手拿着小刀,这才真正的犹豫起来她其实真的很想说,她唯次帮别人取子弹的时候,似乎是十年前,而且对象还是何晓依养的牧羊犬,不过看到尹晨夜巨大的玩物不断发情的征兆

  纪洛浅眼眸中鄙夷闪,她斩钉截铁说:“会!”

  纪洛浅拿起刀小心划破了尹晨夜的屁股,鲜血顿时飞溅出纪洛浅赶忙倒消毒药水,却手不小心抖,就倒了半瓶,这才慢悠悠的拿着夹子夹子弹

  尹晨夜疼的几乎要昏迷过去,宽厚的手掌紧紧的掐住被子,根根筋骨都弹了出来,伴随着纪洛浅再次失手,颗子弹顿时又掉了下去尹晨夜终于知道他犯了有生以来最重大的个失误

  不知道过了多久,纪洛浅满头大汗,手心也全被汗水浸泡,却还没有将子弹顺利的取出,尹晨夜这才忍无可忍的打电话给尹洛夜

  尹洛夜这个家伙,虽然满不正经,但却医术高超,更重要的是已经有未婚妻,尹晨夜那种骨子里的霸道让他决不允许自己的女人被别的男人窥视!

  尹晨夜挂断了电话,那双深邃的眼眸狠狠的瞪着纪洛浅的无辜的表情,甚至想将她的面孔看穿!

  “这就是你说的会?”差点将他的皮肉伤弄成内伤!

  纪洛浅耸耸肩:“不是你让我动手吗,尹先生不是很厉害,看就看出我会取子弹吗?”

  尹晨夜头涨,如果他现在能够动弹,他真想要狠狠的蹂躏这个女人,看她还敢不敢这么张扬跋扈

  “纪洛浅,你刚才还不是打算向我进贡?”尹晨夜声音夹杂着嘲讽,他侧头目光大大咧咧的扫视着纪洛浅的身体,“如果你再这么下去,我可不保证等会不会逼迫你向我弟进贡!”尹晨夜目光嚣张,纪洛浅脸色怔,这才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还没扣好!

  纪洛浅娇美的面孔红,她怒瞪了尹晨夜眼,也不顾的男人身后低低的笑声,纪洛浅心中暗骂句,这个该死的男人怎么还没流血而死?

  等纪洛浅走进旁边的房间,找了件尹晨夜的衬衫,又找了条长裤,将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她这才走了出去

  却不想还没跨进门,就听见屋子里面传说来嚣张的笑声!

  “哈哈,哥,你难得这么窝囊回!居然会被个女人折腾成这副涅!”尹洛夜笑的肩膀不住颤抖,整个人快点滑到在地上

  尹晨夜的脸色愈发的黑,但介于尹洛夜要帮他取子弹才没有发火“还不快点给我取出来!”

  尹洛夜这才耸动着肩膀站直了身子,拿起小刀将伤口再划开了点,嘴里却还时不时发出低低的笑声

  纪洛浅顿时好奇,居然还有人敢跟尹晨夜这么说话,她下意识迈了进去这才看到个英俊的男人正笑的开怀

  虽然及不上尹晨夜的英俊冷酷,但也是流的美男子,尤其是那眉眼中竟然跟尹晨夜有几分相似,恐怕便是刚才尹晨夜提到了弟弟吧可真是个有意义的人

  “你给我闭嘴!尹洛夜,看来这才真该将你丢到非洲去,看你回来你的未婚妻还要你不!”尹晨夜裸的威胁 尹洛夜这才立刻捂住了嘴巴,摆明了是副妻奴的涅,纪洛浅扬眉再也忍不住笑出了声来她忽然很好奇降服尹洛夜的是哪个女人

  尹晨夜听到门口的笑声,下意识回过头来

  只见眼前的纪洛浅穿着他的衬衣,但是那宽大的衬衣遮掩不了她那灵动的身体,那灿烂的笑容从女子的嘴角溢出

  纯真,甜美,是他从未见过的笑容

  尹晨夜顿时感觉心中软,朝着纪洛浅命令“过来!”

  纪洛浅这才走进,笑盈盈正是打量着尹洛夜,敢跟尹晨夜叫板的人她可是很感兴趣

  尹洛夜也注意到了纪洛浅,他此刻正拿着针给尹晨夜的枪口缝合,手指转动的飞快,声音却格外的洪亮,“哎呦,这位看来就是未来的大嫂纪洛浅小姐了,长得可真够水灵,比照片上看起来好看多了”

  尹晨夜阴沉的面孔不自觉溢出丝满意,毫无愧疚的接受这句话未来的大嫂,听起来似乎不错

  纪洛浅却脸色红,她狠狠的刮了眼尹晨夜,声音还带着几分恼怒:“切,别把我跟这种禽兽混为谈”

  尹洛夜毫不客气的扑哧笑出声来

  尹晨夜顿时大怒,手掌猛的拍在的床上,那双漆黑的眼眸之下迸射出燃燃的愤怒,却只是狠狠瞪了尹洛夜眼

  “笑!”这个该死的女人也太不给自己面子了吧!

  声音带着强烈的威胁,尹洛夜顿时捂住了嘴巴,满脸堆笑道:“大哥,错了”

  纪洛浅却不以为然,她嘴角勾,给尹洛夜打气:“别理他,要是他敢再骂你,你现在就将他的黄瓜给我缝了!”

  第十五章他的脆弱

  黄瓜?尹洛夜目光下意识朝着尹晨夜那波涛汹涌翻滚的隆起瞥了眼,还真挺像黄瓜的却不想走神,手上的不小心真的扎中了尹晨夜的要害

  尹晨夜吃痛的扬腿狠狠踢了尹洛夜脚,尹洛夜赶忙躲开,这才堪堪的笑出了声来:“大哥,别生气,失手,失手!”

  那副可怜兮兮的涅,纪洛浅忍不住大笑起来,她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尹洛夜了

  整个取子弹的过程,尹晨夜都是阴沉着张面孔,耳朵里不断传来纪洛浅跟尹洛夜谈话的声音,他却丝毫插不进去简直就是裸的嫉妒,这女人凭什么跟尹洛夜那么混小子那么谈的来!

  嫉妒?尹晨夜脑海中划过这个词语,却狠狠的唾弃了自己下,他怎么可能会嫉妒,不过是区区个纪洛浅,他就不信自己驯服不了这个女人

  尹洛夜帮尹晨夜彻底处理好了伤口,但是因为伤在屁股上,尹洛夜也没有给尹晨夜包扎,只是本正经的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