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顶部的碎钻,纪洛浅怔怔看着眼前切

  “喜欢吗?”尹晨夜反手搂住纪洛浅,纪洛浅眼眸闪烁了两下,情绪无法控制的变动,她甚至不敢相信的开口,“夜,你什么时候准备的?”

  这个男人到底还在背后做了多少的事情,是她所不知道的!

  “自从我第次向你求婚的时候,就准备了”尹晨夜轻轻咬着纪洛浅耳垂,下秒就看见纪洛浅的泪水流淌了下来

  尹晨夜皱,他低头轻轻吻住纪洛浅流下来的眼泪,声音霍然变得着急,“浅浅,你怎么哭了?”

  纪洛浅轻轻摇了摇头,泪水却流的越发凶猛,“我只是高兴,我只是高兴而已!”

  纪洛浅反复着说着,她强迫着自己扯出个微笑,“夜,你帮我穿上她好不好?”

  股不好的预感从心底蔓延开来,尹晨夜加重了手上的力道,低声问道,“浅浅,是不是还在为爸的事情伤心,有任何的事情都要跟我说,知道了没有——”

  第百十九章蚀骨沉沦最后刻本章已锁定

  很抱歉,本章节因为堵车修改等原因,暂时锁定本章节,敬请各位亲亲谅解!飞过去看其它章节吧!

  第百二十章纪洛浅孩子的真相!

  纪洛浅猛地站起身来,她伸手穿好了衣服,就朝着外面走去

  她甚至不敢汪步,纪洛浅害怕只是稍微个停顿,她就会后悔,再也不舍得离开这个男人

  “纪小姐?”从远处看到纪洛浅,双眸微微震,他下意识朝着纪洛浅走去

  却不想纪洛浅脚步走的飞快,她伸手把擦去自己脸上的泪水,就朝着徐诚轩的车走了过去

  “阿洛!”徐诚轩伸手移下了车窗,冲着纪洛浅打了个招呼,纪洛浅强迫着控制自己的情绪,坐进了汽车

  车子飞快的行驶在马路上,纪洛浅侧头看着窗外的风景飞快的划过眼帘,但是再多的美丽终将成为个回忆

  脑海中不断回忆起尹晨夜的话语,那霸道的声音像是无声中深入到自己的灵魂样

  做我的女人,我给你想要的切——

  纪洛浅,你以为你是谁,你给我滚——

  我不管你是谁,我只知道你是我的女人——

  浅浅,嫁给我,好吗——

  纪洛浅缓缓闭上眼眸,泪水顺着流淌到嘴角,咸咸的味道将整颗心都变得苦涩,薄唇微微扬起个苦涩弧度

  尹晨夜,再见——

  不是所有的爱都能够坚持到终点,有时候离开便是最好的结果我忽然想时间或许能够冲淡切,让这些事情都成为个回忆,消失在脑海中

  尹晨夜双眸紧闭的躺在地上,地面的冰凉像是把无形的刀狠狠的刺入他的皮肤,他甚至不知道为何,心阵阵的剧痛

  空气中还弥漫着暧昧的气息,尹晨夜缓缓的睁开眼眸,望着空荡荡的更衣室里,他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绑好的衣服,但是却没有那个人的存在

  尹晨夜伸手下意识摸了摸后脑勺,还在隐隐作痛,他整个人猛地怔,种不好的预感从心底猛地蔓延开来

  尹晨夜整个人从地面上跃而起,他甚至不顾自己的形象,就朝着外面狂奔而去

  就算后背上的剧痛席卷狂来,尹晨夜的脚步却没有半点的汪,他伸手把重重的推开更衣室的门,但依旧没有那个熟悉的身影

  她就像是从来都没来过样,悄然无声的消失在眼前

  种从未有过的慌张从他的心底肆无忌惮的蔓延开来,尹晨夜朝着外面疾步跑了过去,身后的服务员见到尹晨夜着上身狂奔出去,赶忙开口叫道,“先生,先生——”

  但是尹晨夜却浑然不顾其他人的目光,他箭步朝着外面跑了出去,但是外面的街道上,依旧没有那个熟悉的身影,从心底蔓延的害怕不断的蔓延起来

  “浅浅,浅浅——”尹晨夜低声疾呼着她的名字,他伸手次又次的拨打着纪洛浅的手机

  纪洛浅坐在车上,手机不断的震动,她强迫着控制自己,熟悉的铃声不断响起,整颗心被震动的越痛

  纪洛浅咬着牙齿,她的手指甚至还在颤抖着,轻轻的拨打出熟悉的号码

  “纪洛浅,你在哪里?”电话刚刚拨通,尹晨夜急促的声音顿时响起

  霸道中充满着愤怒,纪洛浅缓缓的侧过头去,她强迫着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唇角艰难的扯动,“尹晨夜,请你忘了我”

  短短的句话,纪洛浅甚至感觉自己像是用尽了全部的力气,她从来都不知道自己居然能够这么狠心,面对自己最爱的人,还说出这样的话语

  手上的手机还在不断的响着,她却没有任何的勇气接住电话

  纪洛浅咬紧着嘴唇,她忽然伸手拿起手机,朝着外面重重抛

  后面的车辆飞快的驶过,将手机压成了粉碎,就像是将她的心压得粉碎

  将所有的切都彻底的完结

  纪洛浅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样走到机超脚步缓缓的迈开,她的脑海片混乱,纪洛浅缓缓的闭上眼眸,浑身上下像是被刀硬生生割破样

  “阿洛,你没事吧”徐诚轩熟悉的声音传入到纪洛浅的耳边

  纪洛浅的眼眸微微酸,她强迫着控制住自己的情绪,确实,所有的切都已经结束了从现在开始,她要学会遗忘那个爱入深谷的男人

  “我没事,我真的没事”纪洛浅缓缓的开口,每句话都是这么的艰难的,她转头看着徐诚轩,“倒是你,就因为这件事情而放弃了徐氏集团,也太可惜了!”

  “没事,徐氏集团本来就打算往别地发展,或者说这件事情倒是给我个向外发展的理由”徐诚轩对着纪洛浅淡淡笑,“我已经把伯母接到城了,你就等着跟她见面吧”

  “知道了”纪洛浅缓缓的说道,她伸手从口袋中摸出张身份证,这是徐诚轩专门为她准备的身份证,她迈步朝着安检处走去

  从今天开始,这个世界上便没有叫纪洛浅的人,而只有个叫纪莫的人,就像是名字样,她的心化为潭死水

  安检处长长的队伍,纪洛浅走到队伍的最后,看着人数渐渐的减少,就像是她跟尹晨夜的爱情,从个错误的开始,到现在的结束

  尹晨夜手掌紧紧握着手机,脑海中不断回荡起纪洛浅的话语,很轻很淡的声音,却将他整颗炽热的心,狠狠的撕裂

  尹晨夜,请你忘了我吧——

  她这样意外的冲进自己的生命,现在却要如此狠心的抽身而去,纪洛浅,你为什么要离开——

  没有我的允许,我永远都不会让你离开我的生活——

  你凭什么离开,你是我的女人,我永远的女人——

  尹晨夜缓缓的闭上眼眸,电话中不断响起的忙音将他坚强的心次,又次残忍的划破

  滴浑浊的泪水顺着男人的面孔流淌下来,浑身上下的虚弱猛的迸射出来,后背上的剧痛就要将他整个人彻底撕裂

  尹晨夜甚至还没来得及控制住自己,整个人就这样头朝地,狠狠的摔了下去,额头上的血液飞溅开来,但是这般的剧痛,却遮掩不了他心底绝望般的疼痛

  纪洛浅整个人猛地怔,她忽然感觉自己的心阵阵剧痛,好像尹晨夜就站在自己的身后,他漆黑的眼眸中闪过着绝望的光芒,就这样怔怔的看着自己

  那种从心底蔓延开来的伤痛,不断的弥漫开来,她忽然想要回到他的身边去,就算只能够成为他的妹妹,就算真相揭露,让尹晨夜永远恨自己,她也想要回去

  “阿洛——”徐诚轩失声叫出了声来

  纪洛浅已经转身朝着机场狂奔了出去,她不知道自己的心里的感受,她只是想要回到尹晨夜的身边去

  哪怕是飞蛾扑火,她也愿意——

  “阿洛,你干嘛去——”徐诚轩伸手把扔下手上的行礼,箭步追在纪洛浅的身后

  纪洛浅头上的发丝散落开来,她憔悴的身影[,]

  坠入他的眼帘,徐诚轩只感觉自己的心钻心的疼痛

  纪洛浅飞奔的跑出了机超她看到辆出租车飞快的开了过来,纪洛浅不知道为何,她就是想要拦住那辆车

  脚步步都不停,飞奔的朝着车子跑了过去,却不想就在这时,辆汽车朝着她猛的开了过来

  “阿洛,小心——”徐诚轩惊呼出声来

  下秒纪洛浅整个人猛的撞飞,她手条件反射捂住了肚子,额头重重摔倒在了地上,鲜红的血液顺着她的脑袋流淌出来

  手上的戒指猛的飞出,滚落在地面上,她的手掌无力的张开着,纪洛浅唇角却噙着抹笑容,她的眼眸缓缓闭拢

  周围的切像是瞬间都跟她无关,她只是想着那个男人,就这样而已

  病房里,片雪白的墙壁,刺痛着他的眼眸

  尹晨夜嘴角苦涩的笑容溢出,他侧头望去,身边却没有那个熟悉的身影,再也没有那个灵动的女孩,她脸上俏皮的笑容,嘴角擎着坏坏的笑容

  浅浅,尹晨夜轻轻叫着她的名字,心却又重重疼,脑袋中不由想起纪洛浅下身的标志,那朵耀眼的黑金色玫瑰闪烁着别样的光芒

  她居然是组织的负责人,那个跟自己暗中合作过这么多年的手下,绝望的眼眸缓缓闭拢,尹晨夜伸手轻轻的摸了摸自己的心脏

  浅浅,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这才想要离开我!不!就算有什么误会,我绝不要你误会我!

  尹晨夜眼眸中闪过道犀利,他双手撑在床的边沿,下秒整个人就要从床上跃而起,却不想后背上阵阵的剧痛席卷狂来,他整个人差点昏厥过去

  “b,你别动!”刚刚走进病房就看着这幕,赶忙着急的叫出声来,“医生说了,你的伤口反复裂开好几次,要是再这样下去的话,恐怕就要败血症了!”

  “我没事,我说了我没事!”尹晨夜怒吼道,他的浅浅还在等着她,让他怎么能够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伸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岤,“b,你冷静下,我已经派人去找夫人了,虽然现在还没有下落,但是很快就会有下落的”

  尹晨夜深深呼了口气,他这才强迫着自己冷静下来,确实,现在他还不能倒下,他定要找到浅浅,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

  “b,还有件事情要跟你说,找到之前那次强上你的女人了”看着尹晨夜,微微停顿了下,他伸手将文件递到了尹晨夜的手上

  “那个人就是夫人,经过时间推断,夫人肚子里的孩子就是您的孩子”

  尹晨夜下意识伸手接过了资料,上面模糊不清的照片映入眼帘,他甚至还能想的纪洛浅的涅,那张甜蜜的笑脸

  浅浅,你的孩子就是我的孩子,所以我绝不允许你打掉他!

  尹晨夜情绪不断的波动着,他手指情不自禁的摸着照片

  第百二十章纪洛浅的死讯!

  随着真相不断的揭开,那颗低落的心像是瞬间碰到了甘霖,变得滋润起来

  尹晨夜绝望的闭上双眼,想到自己最初这么说浅浅,他恨不得打自己个巴掌,但是现在呢——

  他根本不知道浅浅在哪里!纪洛浅,我从来都不知道我们居然这么早就相遇了,所以就算你到哪里,我都要找到你!

  尹晨夜猛的站起身来,他强健的身躯高大挺拔,动作甚至没有半点的犹豫,他伸手把将自己的衣服穿在了身上,大步朝着外面迈出

  “b,你疯了,你身上的伤还那么严重!”

  “你闭嘴!”尹晨夜厉声打断了的话,他双眸缓缓闭上,他自己的身体又怎么会不知道,但是浅浅的事情,他秒钟都不想耽误

  再次睁开,尹晨夜的眼眸中全是犀利的光芒,声音甚至没有半点的犹豫,“既然我决定要找回浅浅,那么刻都不能耽误,马上派人所有的人下去!”

  “是”微微犹豫了下,这才答应了下来

  尹晨夜忍着剧痛,他大步朝着外面望去

  就在这时,韩少成飞步朝着尹晨夜跑来,“老大,出事了,有人秘密攻破公司的防御系统”

  “全部给我打下,个都不许放过!”尹晨夜面无表情的命令道,他浑身散发着暴怒的气息

  “但是许雅宁小姐要求见你,说有要紧的事情要跟您说”韩少成停顿了下,开口说道

  尹晨夜漆黑的眼眸冷冷的扫了眼韩少成,声音瞬间冰冷到极点,“再说句废话,马上给我滚蛋!”

  “哎呦,尹总裁的火气可真够大的!”

  就在这时,声戏佻的声音从耳边响起,许雅宁手上拿着文件夹,身上穿着件纯白色裹臀的裙子,朝着尹晨夜迈步而来

  “难道尹总裁还没有意识到这次的危机吗,如果我告诉你这次的事情就是纪洛浅干的呢?”许雅宁声音带着戏佻,朝着尹晨夜勾了个媚眼

  纪洛浅已经滚了,这便是她接近尹晨夜最后的机会

  尹晨夜的神情瞬间冰冷到极致,他目光带着胁迫性的扫过许雅宁的面孔,低声逼问,“你再说遍!”

  许雅宁浑身颤抖了两下,但还是鼓足了勇气说道,“纪洛浅已经走了不是吗,她利用自己的身份偷取了公司的资料,就这么点,您堂堂总裁难不成还要想着要这种女人不成!”

  许雅宁句句紧逼,尹晨夜的脸色却越发的阴沉

  许雅宁满意的看着尹晨夜微变的面孔,唇角的弧度微微上扬,她不紧不慢的补充说道,“或者说,纪洛浅就是为了利用你,才故意靠近你的,你是集团的总裁,但却又是组织的掌托人,纪洛浅就是国的间谍!尹晨夜,我现在手里的资料就能够证明所有的切,如果说您需要我的话,我倒是可以帮助你!”

  许雅宁晃动着手上的条码,脸上是势在必得的笑容

  尹晨夜嘲讽的笑,眼前的女人就像是个白痴样,居然用这种恶劣的手段,漆黑的眼眸越发深沉下去,“许雅宁,我倒是真要谢谢你!”

  尹晨夜话音刚落,许雅宁脸色不由绽放出绝美的笑容,难不成尹晨夜真的要感激自己,她羞涩的说道,“其实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只不过是帮你除去了身边个邪恶的女人而已”

  韩少成竭力控制住自己想要撞墙的冲动,见过白痴的女人,却从来都没见过这么弱智的!她哪只眼睛看出自己有魅力了!

  许雅宁扭动着身体朝着尹晨夜走去,就看见尹晨夜缓缓的迈开脚步

  许雅宁怔怔的看着那个像是天神般的男人走上自己,久违的心开始“砰砰——”阵乱跳

  尹晨夜英俊的面孔毫无任何的表情,他大步走到许雅宁身边,伸手把扯去她身上的文件,许雅宁整个人因为兴奋的颤抖着,伸手想要搂住尹晨夜的胳膊

  却不想尹晨夜忽然间飞起脚,许雅宁还没反应过来,整个人重重摔到了墙上,嘴巴张开,口鲜血就吐了出来

  她不敢相信的看着尹晨夜,她许雅宁为了得到眼前这个男人,处心积虑了这么久,为什么得到的居然只是这种结果

  许雅宁眼中的是满满的不甘心,尹晨夜却懒得看她眼,他直接迈步从她的身边走过去,就凭借这么几句话,就想要污蔑自己的浅浅!

  尹晨夜冷眼扫了几下资料,唇角却微微的上扬,本来还因为公司的事情有些烦躁,却没想到这个女人居然会自己找上门来,切问题瞬间就找到了根源

  那么接下来的时间,他就能够全力找浅浅!

  “b,需不需要将这个女的剁了,然后丢到海里去”大言不惭的建议道

  韩少成得瑟的抖了抖肩膀,显然对这种事情很感兴趣,“老大,这种小事就交给我去办行了”

  “,你跟我走”尹晨夜低声的命令道,他的目光甚至连秒钟都没落在许雅宁脸上

  许雅宁整个人摔软在地上,她震惊的看着尹晨夜挺拔的身体缓缓消失,韩少成带着玩味的笑容打量着许雅宁,那分明是地狱的降临

  许雅宁浑身不住的颤抖着,恐惧般的害怕不断弥漫开来,但她却不想告诉尹晨夜,纪洛浅是他的亲妹妹

  “尹晨夜,你这样对我,你定会后悔的,难道你不知道纪洛浅的母亲亲手杀了你的父亲吗?”

  尹晨夜整个身体微微震,他漆黑的眼眸迸射出寒冷的光芒,略微威胁性的瞥了许雅宁,许雅宁只感觉自己浑身猛的颤抖下

  她强迫着自己扯着嗓门吼道,“尹晨夜,纪洛浅的母亲是你的杀父仇人,这样的女人你难道还想要吗!”

  尹晨夜冷漠的眼眸扫过许雅宁,心却被猛的刺痛了下,他不知道许雅宁说的是真是假,但是不管怎么说,但却确定了点,浅浅很有可能是知道了这点,才会离开自己的!

  他的浅浅,在失去的父亲的同时,居然还要忍受这样的痛苦!但是就算是真的,他又怎么会在乎,那是她母亲的错,绝不是浅浅的错

  浅浅,你为什么要句话都不说,就这么离开我的世界,难道我在你的心中,还不足以依靠!

  心中的剧痛蔓延开来,尹晨夜双手缓缓握拳,他忽然间猛的拳重重砸在了墙上,手上的剧痛随着后背的疼痛同时蔓延开来,他的眼眸迸射出血腥的光芒

  尹晨夜霍然转身,高大挺拔的身躯浑身迸射出寒冷的光芒,他忽然迈开脚步,朝着许雅宁大步走了过去,脚步重重踩在地上,愤怒随即不断的从周身四溅开来

  许雅宁浑身不由哆嗦,她从来都只是远远眺望尹晨夜,却不曾想过真到这个男人朝着自己走近的那瞬间,她整个人不住的颤抖起来

  许雅宁吓得不住往后退去,却不想尹晨夜已[,]

  经走到她的面前,伸手把掐住许雅宁的下巴,低沉的声音夹杂着胁迫,“你说的是真的吗?”

  许雅宁疼的眼泪都不住的落下,她疯狂的点头,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