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划案不满意,我可以回去去改,但是如果说有别的要求,请恕我不能同意!”

  纪洛浅的声音瞬间变响,她清澈的眼眸冷冷注视着眼前的人,唇角抿成条直线

  顾少秋翘着腿,打量着眼前的女人,绝美的面孔上带着几抹不羁的光芒,却让人瞬间离不开视野

  原本是因为苏琴凝的缘故,自己才会答应帮忙,没想到居然是这个女人,他可没忘记当年自己的弟弟就是因为得罪了这个女人,才英年早逝的!

  那种失去至亲的疼痛,让他无法忘记

  “这么说纪小姐,是不想答应我的要求了,你难道不知道这个项目有多少人想要吗?”

  纪洛浅目光没有半点的温度,“如果说顾先生提的是合理的要求,我自然会答应,但是如果说你要求别的事情,那么我很抱歉”

  纪洛浅从来都没想到居然会碰到这种无赖的男人

  脚步微微的后退,手下意思放在口袋里,条件反射的拨通了,纪洛浅脸上的神情没有半点变化

  顾少秋眼眸却顿时深,“你把手给我拿出来!”他猛的站起身来,伸手指着身边两个兄弟,“马上给我把这个女人控制住”

  “知道了,顾少!”两个男人抖动着手上的肌肉朝着纪洛浅走了过来,纪洛浅的脚步急速后退,神情微微变化,没想到东方帝国集团旗下的人居然会做出这种事情,简直不敢相信

  顾少秋脸上笑容极其的猖狂,“当初因为你害死了我的弟弟,我就是为了找到你,才故意接受了尹晨夜的要求,在这个集团工作,为的就是给我弟弟报仇!可我没想到你居然会消失了踪影,纪洛浅,你没想到吧,我居然会比尹晨夜先步找到你,今天我要是不给我弟弟顾建人报仇,我就不叫顾少秋!”

  纪洛浅的眉头微皱,她没有想到这个男人居然跟顾建人有关系,她嘴角扬起抹漫不经心的笑容,“顾先生,你可真会开玩笑,我叫纪莫,根本不叫纪洛浅,我想你是认错人了!”

  纪洛浅斩钉截铁的说道,顾少秋手下的两个汉子脸色微变,神情疑惑的看着顾少秋

  顾少秋眉头皱,声音瞬间变得犀利起来,“把这个女人给我拿下,她明明就是纪洛浅!”

  要知道他为了这天,等了这么多年!

  更何况尹晨夜的女人,绝对是个尤物,想到这里顾少秋的眼睛更加的火辣

  那火辣辣的目光注视在面孔上,纪洛浅感觉格外的刺眼,现在她靠不了任何的人,唯能够救她的便只有自己!

  纪洛浅忽然间个弯腰,从地面上拿起了个瓶子,朝着其中个壮汉砸了过去,随着“砰——”的声巨响顿时响起

  壮汉头上的血肉飞溅,整个人晕倒在了地上,纪洛浅却看也不看他眼,弯腰再次拿起个瓶子砸向另个人身上

  顾少秋脸色顿时难看起来,他伸手朝着身边指,“还站着干嘛,还不快点将这个女人拿下!”

  原本坐在沙发上的男人尽数站起,纪洛浅的脸颊上微微溢出汗水

  这次真的是她大意,她箭步退到了门边上,伸手想要拉开门,却发现门居然被人从外面紧锁

  手指飞快的将手机掏了出来,纪洛浅清冷的面孔却猛然怔,她居然把电话拨给了尹晨夜,那个四年都没见面的男人!

  嘴角的苦笑四溢开来,看来她现在根本不能指望别人来帮你自己的忙!

  封闭的环境下,沉闷的气息不断弥漫开来

  纪洛浅伸手挥动着个瓶子,朝着另个壮汉砸了过去,却不想对方个侧身,躲过了这次的撞击

  个人从身后猛的朝着纪洛浅扑了过来,纪洛浅身影闪,单手抄着酒瓶,狠狠砸向来人

  但是对方足足有五六个人,而她只有个人,左手又用不上力来,顿时落入了下风,手腕越发的疼痛,浑身上下被砸中的剧痛阵阵袭来

  忽然间,个人挥拳猛的朝着纪洛浅的腹部砸来,她整个身体微微收缩,对方已经把反扣住她的手腕上,手腕上阵剧痛铺面而来,豆大的汗水顺着面孔流淌下来

  纪洛浅整个人被重重的压倒在地上,双手反绑在身后,双腿被人强迫着弯曲

  顾少秋嘴角的笑意越发浓重了几分,他朝着纪洛浅漫步走来,冷眼打量着纪洛浅,“如果说你现在向我求饶的话,我倒是可以原谅你的过错!”

  却不想纪洛浅的脸色却丝毫未变,唇角的冷笑越发浓重了几分,“如果说你们想要歼尸的话,倒是可以试试!”

  空气中酝酿着剑拔弩张的气息,唯独剩下心脏剧烈的跳动声音

  手机忽然间发出声清响,尹晨夜眉头微皱,他漆黑的眼眸扫了眼电话号码,是个陌生的号码,但是不知道为何心开始剧烈的跳动,种不好的预感从他的心底蔓延开来

  “尹董,这次的合作我消能够很愉快!”对方朝着尹晨夜伸出手来,这次东方帝国的吞并,虽然让他的集团被收购,但是背后潜在的利益却很多,所以他自然很满意这次的合作

  尹晨夜回过神来,他英俊的面孔上没有半点的神情,他伸手握住了对方的手,“那就祝我们这次的合作愉快!”

  “尹董,我还安排了些娱乐的项目,我想您不会介意吧?”

  “自然不会”尹晨夜冷峻的开口,就在这时,脑袋中像是突然响起了女子的声音,撕心裂肺的嘶吼声音猛地映入了耳边

  夜,救我——

  尹晨夜整个人猛地站起身来,心中的着急瞬间飙升到了极点,他薄唇紧抿,浅浅在这里,定在这里!

  “对不起,我还有事情要先离开了”尹晨夜冲冲的抛下句话,甚至不顾对方的脸色,转身就走出了屋子里面,脑海中还不断回荡着那声凄惨的叫声

  他的浅浅,十指紧紧的握赚尹晨夜猛地转过身来

  赶忙跟着尹晨夜走了出来,眼眸中全是疑惑,“b,出什么事情了】”

  尹晨夜双眸紧紧闭赚声音是控制不住的着急,“浅浅,在这里,马上给我查出来!”

  整个人怔,随即点了点头

  尹晨夜站在了原地,望着眼前金碧辉煌的酒楼,他的心情却莫名的失控,紧抿着薄唇让人看不清楚他的神情

  他的眼眸忽然间猛的犀利起来,尹晨夜伸手掏出手机,拨打着刚才那个未接的电话

  “嘀嗒,嘀嗒——”单调的铃声不住的响起

  纪洛浅冷眼看着眼前的人,她紧抿着薄唇,看着顾少秋步步走近,男人伸手脱去身上的衣服,那副营养不良的涅,甚至让她感到撕心裂肺的厌恶

  但是她却没有任何接电话的机[,]

  会!

  “我想跟顾先生上床的人,定很痛苦”纪洛浅冷冷的嘲讽道,神情鄙夷的瞥了瞥顾少秋的身下,“身体长得这副涅,还真是寒酸!”

  顾少秋脸上的神情越发难看,他本来就因为这副身体而自卑着,哪里知道纪洛浅居然会这样对自己说

  “你给我闭嘴,你信不信我抽你的尸体!”

  “那你倒是可以试试看,看尹晨夜知道我还活着,会不会把你四分五裂!”纪洛浅嘴角冷冷勾,笑容越发的嘲讽

  顾少秋的脸色微变,确实,这个小妮子跟尹晨夜有关系,会不会

  脑海中的念头闪,就在这时,纪洛浅猛地从两个大汉的手掌挣扎了出来,她扬腿重重踢中了顾少秋的下身,鲜血顺着他的下身流淌出来

  顾少秋疼的差点晕眩过去,脸色顿时变黑,“你杀了这个女人,你们全都给我去死!”这个女人居然敢灭了他的要害

  纪洛浅猛地朝地个翻滚,伸手就将瓶子疯狂的砸在了地上的身上,她边躲闪着攻击,边迅速将瓶子丢过去

  个紧接着个啤酒瓶不断的爆炸开来,纪洛浅的脚步越快的躲闪着

  却不想就在这时,个男人猛的拳朝着她砸了过来,纪洛浅下意识用左手去阻拦,却不想阵剧痛顺着她的手心铺面而来

  手腕处阵剧痛的疼痛席卷开来,纪洛浅的眼眸皱,双手再次被对方反绑赚就连双腿都被对方狠狠的束搏,那种从未有过的绝望蔓延开来

  纪洛浅只感觉下巴阵剧痛,已经被对方卸掉

  门外的消息马上传了过来,“b,有名姓纪的女子就在2号包厢里!”

  尹晨夜的眼眸深,脚步都没汪半步就朝着2号包厢狂奔过去

  “b,钥匙——钥匙——”紧接在他的身后,他的b遇到纪洛浅的事情就全部失控了!

  尹晨夜脚步跑的飞快,他从来都不知道自己会这么着急,浅浅,他的浅浅真的在里面!

  他的浅浅真的还活在世界上,尹晨夜伸手猛地想要推开门,却不想门被紧锁着

  他甚至没有半点的犹豫,扬腿就朝着门猛地踢了过去,随着身体大幅度的动作,整扇门剧烈的震动起来

  “有人来了”手上的大汉对着顾少秋说道

  “别管!”顾少秋吃痛着捂住自己的下身,眼眸狠毒的看着纪洛浅,这个女人害的自己不能再做男人,那么他绝不会放过纪洛浅

  “纪洛浅,你居然敢废了我的你简直就是找死!”顾少秋血红着眼眸说道

  身边的大汉早已虎视眈眈,哪里会错过这个机会,纪洛浅只感觉浑身的身体凉,她的身上就只剩下件内衣,双腿被人硬生生的掰开,浑身半裸的暴露着对方的面前,她忽然感觉绝望从周身蔓延开来

  此刻就算她想要咬舌头自杀都不可能,唯独剩下眼眸凶狠的盯着顾少秋

  顾少秋嘴角残忍的笑容越发浓重了几分,“你要怪就怪自己得罪了苏琴凝!”

  纪洛浅眼眸深,就听见顾少秋残忍的开口,“给我把这个女人当着我的面轮了!”

  第百二十八章再次相遇

  他本来打算自己享受,但没想到居然会被这个女人废了命根子,眼眸中的愤怒不断的燃烧着

  纪洛浅就看着身边的大汉,嘴巴里挂着口水,脸贪婪的伸手想要脱去她身上最后的束搏

  脑海中忽然间想起那个男人的身影,那霸道强悍的身影每次都会在她最需要的时候出现,但是这次却永远不会

  纪洛浅绝望的闭上眼眸,她忽然间狠狠的咬牙,强迫着自己猛的挣扎开来,挥拳不顾切的就朝着对方砸了过去

  就在这时,紧闭的门被人重重脚踢开,那道熟悉的光芒猛的映入眼帘,泪水情不自禁的顺着面孔流淌出来

  尹晨夜看到纪洛浅,整个人顿时猛地怔,他的浅浅,真的还活着,心中的狂喜不断的燃烧起来,但下秒激动瞬间被愤怒充斥着全身

  这群混蛋,是谁给他们的胆子,居然给强占自己的浅浅!

  尹晨夜猛地冲上前去,不顾切的伸手猛地掐住了其中个人的脖子,直到那人脖颈的鲜血不断溢出,尹晨夜这才缓缓松开了手

  纪洛浅怔怔看着尹晨夜朝着自己走来,浑身的剧痛还在蔓延着,这个男人真的是尹晨夜吗?

  心底的窃喜刚刚升起,但却被暗藏的阴影瞬间淹没,纪洛浅脚步缓缓朝着后面退去

  却不想忽然间踩到了什么,整个人朝着地面猛的摔了过去,尹晨夜个箭步冲了过来,他伸手把将纪洛浅搂住了怀里,那娇小的身体散发着绝美的气息,她苍白的小脸让他从心底感觉到心痛

  薄唇微微的扯动,尹晨夜甚至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他的浅浅,他有多久没有看到纪洛浅了!他伸手脱下自己身上的外套,赶忙披在了纪洛浅的身上,将她小小的身体紧紧的包裹着,浑身上下传来的温暖,将她整个人弥漫着

  “纪洛浅,我终于找到你了!”男人的声音从来都没这么激动过,甚至还在颤抖着

  纪洛浅缓缓的闭上眼眸,那强迫压制下去的心底的阴影不断弥漫开来,她的手指紧紧掐着手心

  心里面次又次的默念着,这只是个梦,但是这么清晰的感觉,却剧烈的告诉着自己,眼前的这个男人就是尹晨夜!

  他真的就这样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在她最危险的时候,滴浑浊的泪水顺着纪洛浅的面孔缓缓流淌下来,她侧过头去,不让尹晨夜看到自己的神情

  “b,这几个人怎么处理!”走上前来

  “尹董,这真的是个误会呀,误会!”顾少秋顿时被吓个半死,他最怕的人就是尹晨夜了,不然也不会想着从纪洛浅的身上下手来报仇

  尹晨夜紧抿着薄唇,冷傲笑,“动了我的女人,就句道歉!”

  “求您了,我下次再也不敢了!”顾少秋不顾自己的下身还在淌血,整个人差点瘫软在了地上

  尹晨夜的眼眸越深了几分,他薄唇抿成条线,无情的宣判道,“这群人全部都给我埋了!“

  顾少秋浑身颤抖着,他显然不知道尹晨夜居然敢直接活埋了自己

  “尹晨夜,你这么做,我们顾家会报复你的!”

  但是回应他的只是个无情的背影,顾少秋既然有胆子,敢动自己的女人,那就要做好死亡的准备

  嘴角抿起抹邪邪的笑容,他冷眼盯着顾少秋,唇角的笑意越浓,“那就请顾先生配合我下了”

  顾少秋瞪大着眼睛,下秒,把手枪准确的对准着他的肚子,“砰——”的枪顿时响起

  尹晨夜抱着纪洛浅大步朝着外面走去,纪洛浅整个人躺在尹晨夜的怀里,但是她不知道为何她就是想要抗拒,或许是因为心里的阴影,无论在报纸上,还是电视上,或者说是现在

  每次靠近这个男人点,她就感觉到种强烈的负罪感不断的弥漫开来,纪洛浅紧咬着嘴唇,她强迫着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尹晨夜抱着纪洛浅走进了汽车,他冷漠的命令道,“开车”

  车子疾驰在马路上,尹晨夜这才感觉到自己的手居然还在颤抖着,心中的狂喜转而换成了剧烈的颤抖

  六年,他整整找了纪洛浅六年,终于在今天找到了她,泪水充满着眼眶,尹晨夜不知道该怎么样表达自己的心情

  纪洛浅将整个脑袋埋在尹晨夜的回阿里,心里的情绪不断的翻涌着,她不想说话,或者换句话说,她不想面对眼前的事情,任凭着汽车飞快疾驰在马路上

  空气中,极度的诡异,明明分开了这么久的两个人,再次相遇,却句话都不说

  车子很快开到了目的地,尹晨夜轻轻的将纪洛浅抱在了怀里,怀里这个她视如珍宝的女人,让他紧绷的心开始缓缓的放松,那压抑在心底的沉闷不断的起来

  “浅浅,你没事吧?”尹晨夜忍不住轻声说道,他甚至都没有发现,自己此刻的声音是多么的轻柔

  虽然刚才他赶到的时候,纪洛浅身上的衣服还没被全部脱去,身上也没有受的痕迹,但是当他看到那幕就恨不得将在场所有人狠狠的毁灭!

  纪洛浅缓缓的点了点头,相遇的太过于突然,她甚至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难道叫声哥哥吗?

  嘴角扬起自嘲的笑容,纪洛浅轻轻的闭上眼眸,遮掩住自己眼眸神情的变化

  “那我们回家吧”尹晨夜在她的耳边轻语,他害怕稍微加重点语气,就会吓跑怀里的女人

  纪洛浅长长的睫毛微微闪烁着,她不知道该回应什么,家?

  呵纪洛浅凄惨的笑出了声来,自从她离开尹 晨夜那天开始,幸福就离她很远很远,远到她永远都无法触及

  尹晨夜抱着纪洛浅走进别墅,虽然房子没有在市的那样豪华,但却给人种各种舒畅的感觉

  两边的地面上中满了白色的栀子花,就算已经快到夏天了,却还没有凋零

  两边朵朵白色的花朵绽放开来,空气中散发着淡淡的花香,沁人心脾

  纪洛浅任凭着尹晨夜抱着,但是男人每迈出步,她都感觉无比的沉重

  纪洛浅,如果你真的是为了尹晨夜好,那么定要狠心心肠,立刻他!

  纪洛浅次又次跟自己说着

  就在这时,紧闭的门被人推开,纪洛浅扬起眉,就看见个小小的身影朝着尹晨夜跑了过来

  纪小莫小手胡乱的晃动着,胖嘟嘟的小腿有力的蹬着地面,就算摔倒了,他手撑就爬了起来

  “爸爸,抱抱——”

  纪洛浅整个人再次被震撼,看着纪小莫跑过来,搂住尹晨夜的大腿,“帅帅的爸爸,你有没有准备好吃的东西给我呀?”

  纪小莫装可爱的账折睛,纪洛浅分明感觉自己整个人再次被震惊,小莫不是在[,]

  徐诚轩哪里吗,怎么会在尹晨夜这里呢

  想起之前尹晨夜说我终于找到你了,但是既然他知道小莫的存在,怎么可能找不到自己呢?

  情绪不断的翻涌着,纪洛浅忽然间害怕,害怕当初尹晨夜真的是因为报复,才故意让自己爱上他的然后再残酷的告诉自己真相!

  难道现在尹晨夜还想要报复?

  股莫名的魔障不断的弥漫开来,纪洛浅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这么想,但是脑海像是瞬间被炸开,她明明应该毫不犹豫的相信尹晨夜,但是不知道为何,脑子就是不受控制,让她忍不住想要怀疑

  恐怕这不过她给自己离开尹晨夜的个理由吧

  纪洛浅缓缓扯了扯嘴唇,却发现唇角是这么的干涩,她身上的衣服被人刚才撕破了,现在只披了尹晨夜件外套,雪白的肌肤裸露在外面,纪洛浅不由觉得刺骨的寒冷

  “小莫,你怎么回家呢,我不会让人送你回去了吗?”尹晨夜低声的开口说道

  纪小莫却摇晃着小脑袋,“我才不要回去,回去了家里就没爸爸了,我喜欢爸爸,我要跟爸爸在起,我要爸爸答应跟我妈妈在起”

  那副天真可爱的涅,纪洛浅眼眸微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