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念,让他整个人难以忍受

  走出“迷”里,外面凉爽的冷空气铺面而来,他忽然想起那个混乱的夜,也是在酒吧,浅浅第次强上了自己,她娇美的身躯让他再也没有忘记过

  嘴角的笑容渐渐酝酿开来,尹晨夜漆黑的眼眸越发深了几分,他忽然想明白了,既然非这个女人不可,那么这辈子他都绝不会松手,无论遇到任何的情况

  车子疾驰在马路上,尹晨夜很快就开到了住所,他强迫着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漫步走下了汽车,凉爽的空气铺面而来,周围的夜来香散发着淡淡的清香,就像是浅浅甜美的笑容,让人[,]

  心旷神怡

  尹晨夜伸手轻轻推开了门,裴姨便走了出来,“晨少爷,小莫少爷睡着了”

  因为最近要在城投资数十亿的项目,所以短时间之内他不会回市,便叫了裴姨跟自己起过来

  “我知道了”尹晨夜低声的开口,他缓缓的迈开脚步朝着床边走了过去,就看到个小胖子整个人抱着枕头睡的正香,嘴巴里还吐着泡泡,尹晨夜脸色的弧度微微放松了几分

  他低头轻轻吻了吻纪小莫的面孔,看着这张胖乎乎的面孔,他好像看到了小时候的浅浅,是那样的天真可爱

  纪小莫眉头微皱,他翻身撅起了屁股,“徐子叔叔,你别老占我便宜!”像是在低低的梦呓

  尹晨夜漆黑的眼眸越发深了几分,他侧头对着裴姨说道,“你好好照顾他,他有什么需要全部答应”

  “知道了,少爷”裴姨应了声

  尹晨夜转身迈开了脚步,他看着紧闭的房门

  不知道为何,他忽然害怕买进去,浅浅故意伪装出的疏离他不是不知道,但是面对自己心爱的女人,他却总是渴望着她拥抱自己

  尹晨夜伸手轻轻推开了门,但是意料之外,没有受到任何的阻拦

  纪洛浅不知道何时睡着了,她整个人毫无形象的成大字躺在床上,浑身裸露的肌肤格外雪白,她嘴角微微撅起,手还被绳索捆绑着

  尹晨夜眼眸中闪过道温暖,他缓缓迈开了脚步,走到纪洛浅的身边,看着女人娇美的睡容,她长长的睫毛像是把精致的扇子,娇小的脸蛋带着少许绯红

  尹晨夜忽然感觉浅浅是在等待着他,他也忽然明白为什么他无法放纵自己,因为就算他想,身子也提前步替他做出了反应

  他爱这个女人,毫无理由

  尹晨夜伸手替纪洛浅解开了手上的绳索,目光落在她微微变形的手上,眉头顿时皱,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手上居然带着硬伤

  眼眸中的心痛闪而过,尹晨夜直接拨打了裴姨的电话,吩咐裴姨将医疗箱送进来

  虽然浅浅身上的伤不是很严重,但细细密密的划伤却让他无比心痛,这个女人过了这么多年,还是不会照顾自己

  尹晨夜伸手轻轻的将药膏抹在了纪洛浅的身上,她整个身体因为吃痛微微收缩了下,嘴巴不自觉的撅起

  但却没有刻意的躲闪,这种毫无濒的信任无形中表露出来

  尹晨夜微微挑了挑眉,他将自己纪洛浅整个人搂在了怀里,伸手轻轻的挤着她后背上条伤口,伤口像是想要钵划破的,此刻已经带着少许脓,如果现在不挤出来,明天恐怕会流脓

  尹晨夜手掌微微用力,纪洛浅整个人吃痛的轻叫出声来,整个身体条件反射的缠住了尹晨夜的身体,的身体散出无形的诱惑

  纪洛浅无意识的双手搂在了尹晨夜的腰间,嘴巴微微眨巴了两下

  尹晨夜额头上的青筋根根弹起,谁能告诉他这种亲密的情况下,他还要忍?

  第百三十二章夜,我好想你——

  尹晨夜深呼吸了两下,他伸手用力,这才将纪洛浅后背上所有的流脓都挤了出来,纪洛浅身体抖,身体微微上扬,彻底将她的丰满抵在了尹晨夜的下巴上

  丰盈中带着少许的红润,尹晨夜浑身的血液彻底燃烧起来,他的嘴条件反射的张开,就能够吻上那丰满,却又被他强迫着控制住

  现在不能要浅浅,不能!尹晨夜暗自低语了几声

  他伸手把大力的压住了纪洛浅作怪的身体,飞快的将药膏涂在了她的伤口上,用布包扎好,随即像是逃般飞快的走出了房间

  尹晨夜伸手把擦去额头上的汗水,浑身的炽热还在不断的喷发,这个女人就像是天生的毒药般,刻意来诱惑他!

  之前的剑拔弩张,却换成了此刻的诱惑,尹晨夜深深吸了两口气,这才强迫着自己冷静下来

  他箭步走进了房间,伸手将纪洛浅小小的身体搂在怀里,没有被子,甚至没有毯子,就只有此刻身体将的交互

  尹晨夜心满意足的搂住了怀里的女人,低头霸道的吻了吻纪洛浅的娇唇,疯狂般掠夺她唇角的美味,嘴角的笑意微微浓了几分

  却不想纪洛浅像是忽然感应到了什么,她的双手条件发射的搂住了尹晨夜的脖颈,没有之前的气势逼人,她微微张开了嘴巴,将唇凑到了尹晨夜的嘴边

  轻轻的咬住了他的嘴唇,尹晨夜清晰的看到纪洛浅的眼眸边上,留下滴晶莹的泪水,她动了动薄唇,情不自禁的吐出了话语,“夜,我好想你——”

  双眸依旧紧紧闭着,但是这轻柔的梦呓,尹晨夜的心底微微酸,他的浅浅到底独自人经历过什么,为什么无论怎么样都不肯告诉自己呢

  他重重的吻了吻她的锁骨,郑重其事的说道,“浅浅,你别的,以后切都有我!”

  无论发生任何的事情,他都想要站在她的身边,爱她并且保护着她,他的浅浅,没有任何人可以夺走

  轮弯月挂在天上,皎洁的月光铺在了地面上,照射着两个紧紧相拥的人,夜,美得迷人,又充满着诱惑

  纪洛浅感觉自己好像很久没做美梦了,她美美的睡了觉,直到天亮才醒来

  伸手轻轻糅合了下迷茫的眼眸,纪洛浅下意识转身抱着身边的人,“夜,你别吵——”

  低低的话语从唇边吐出,却莫名其妙抱了个空,纪洛浅这才猛地醒了过来,身上的伤口已经被包扎好了,身上的疼痛分明少了几分

  纪洛浅看着眼前陌生的环境,黑白相间的房间设计,空气还弥漫着少许香水的气息,但是这种气息却不属于她

  她的嘴角微微勾起个嘲讽的笑容,昨天男人的豪言壮语好像还在耳边,但是像是流星般闪而过确实,尹晨夜的身边怎么可能缺女人呢

  “纪洛浅,你真是个白痴”纪洛浅半似的嘲讽的讽刺了句,明明已经果断拒绝他了,但是还是渴望他的关心

  她从床上站起身来,这才感觉到下身剧烈的酸痛,纪洛浅站起身来,才想来自己身上没有半点衣服

  嘴角微微勾,她目光扫在了床头柜里,纪洛浅才看见摆放着条裙子,但是透明的像是纱样,只能勉强遮挡下要害

  纪洛浅也不在乎,尹晨夜这么做,不过是不想让自己离开而已,她伸手穿上了衣服,这才发现薄薄的衣衫格外紧身,将她玲珑的身躯暴露出来

  “纪小姐,你醒了?”裴姨的声音从外面响起,好久没听到这样关切的声音,让她的心底微微暖

  “嗯,我醒了”纪洛浅伸手推开门,就看见裴姨满脸诧异的看着自己,显然是因为自己身上衣服的缘故

  纪洛浅勾了勾嘴唇,淡淡的问道,“有事吗?”

  裴姨这才堪堪收回了眼神,对着纪洛浅说道,“纪小姐,早饭都准备好了,你可以出去了”

  纪洛浅环顾了下四周都没找到尹晨夜的身影,她收敛起眼眸中的黯然,嘴角的笑意微抿,“我知道了”

  纪洛浅走到洗手间里,就看见洗手间的台上整齐的摆放着粉,黑两种颜色毛巾和杯子,她伸手轻轻的拿过了杯子,虽然看上去没被人用过,但是心里却有了个疙瘩

  或许这些东西都是有主人的吧,而她,不过是因为当初毅然的离去,让尹晨夜心生怨恨,如此而已

  纪洛浅洗脸刷牙,简单的收拾了下自己,便转身走了出去

  却不想脚步刚刚迈开,纪洛浅整个人顿时怔住了,她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看过的画面

  男人双腿优雅的交叉着,堪比模特儿的腰挺的笔直,伸手优雅的拿着刀叉吃饭

  尹晨夜听到了脚步,微微侧过身体,就看见纪洛浅站在门边,他唇角忽然微勾,扬起抹笑容,“早上好”

  亲切的问道传入耳边,根本没有昨夜的残忍凶猛,纪洛浅嘴角微微抽搐了两下,显然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画面,就像是她当初离开时那样,这般的温馨

  “好”嘴角微微抽动,纪洛浅吐出了个字,她恨不得狠狠抽自己个巴掌,居然脱口而出打了招呼

  尹晨夜眼眸微挑,深邃的眼眸微微带着些黑眼圈,这个该死的丫头,昨天晚上直乱动,害的他睡不着觉,连夜彻查了纪洛浅在国的档案

  果然没发现她跟徐诚轩没有同居过,甚至连最亲密的接触都只有之前的次,可兴奋过度的结果就是头晕脑胀

  尹晨夜伸手揉了下太阳岤,伸手指了指凳子,“坐下吃饭吧”

  空气中散发着莫名的诡异,格外的安静的画面,落入纪洛浅的眼中却毛骨悚然,因为昨天疯狂索取的疼痛还不断的铺面而来,纪洛浅咬了咬嘴唇,正要坐在椅子上,却不想尹晨夜忽然间把搂住了纪洛浅的腰

  她整个人霍然坐在了尹晨夜的腿上,两条修长的美腿几近裸露着,散发着健康的光泽,尹晨夜双手将她整个人搂的很紧,她柔软的身体霍然紧紧贴着尹晨夜的身体,纪洛浅眉头微皱

  “你放开我!”

  “你累了,我照顾你”尹晨夜毫不在意,手上圈禁的力道也加重了几分

  他伸手用勺子舀起了勺汤,正要喂进纪洛浅的嘴巴里,纪洛浅侧头想要躲闪,却不想尹晨夜却张口将汤水饮而粳嘴唇霸道的对着纪洛浅的娇唇,猛的给她灌了进去

  纪洛浅时没有反应,整个人不受控制的剧烈咳嗽起来,眼睛的泪水差点被呛了出来,她转头反瞪了尹晨夜眼

  尹晨夜笑着伸手擦去了她嘴巴上的汤水,嘴角扬起性感的弧度,“浅浅,你还是喜欢我,不是吗?”

  低低的声音传入耳边,纪洛浅微微怔,她下意识伸手把推开尹晨夜,整个人却差点摔倒在地上

  她脚步急促的后退,却不由撞到了身后的桌[,]

  子,桌上的早餐顿时洒落了地

  “乒乒乓乓——”的东西落地的声音霍然响起,尹晨夜嘴角的笑容荡然无存,他冷眼看着纪洛浅,嘴角眯成了条线,原本平和的声音也瞬间严肃起来

  “你说,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低低的质问传入纪洛浅的耳边

  男人紧紧闭着双眸,胸口还在起伏着,“纪洛浅,我自以为我对你不错,但是你这样的反抗逃避我,也要给你个理由,不是吗?”

  纪洛浅咬紧着嘴唇,她强迫着控制住自己的内心,她侧头不去看男人的面孔,“尹晨夜,我昨天都说了,我们”

  “你给我闭嘴!纪洛浅,你说的话我句都不想听!”

  整整个晚上被压制住怒火瞬间被燃气

  尹晨夜朝着纪洛浅霍然迈开脚步,眼眸中闪烁着危险的光芒,纪洛浅只感觉眼前的尹晨夜格外的陌生

  “我都跟你说了,我们之前已经结束了,六年之前已经结束了!”

  “但是,纪洛浅,只要我不答应,你永远都不能够离开!”尹晨夜忽然间她整个人抵在了墙上,铺面而来的热潮将她的面孔映的绯红

  但是就算她不肯离开,那又能够改变什么,能够改变他们之间的身份吗!

  她花了整整年的时间,调查清楚徐颜丽给的资料,斩钉截铁的现实将她心底原本的消彻底的粉碎!她真的能够忘记切,跟自己的哥哥在起吗?

  “尹晨夜,你到底怎么样才肯放过我!”纪洛浅低声的嘶吼着,她的声音带着嘲讽,缓缓的开口冷笑道,“那你呢,明明说不想要放弃我,却偏偏要跟别的女人在起,尹晨夜,我都要离开了,你放我条生路好不好!”

  纪洛浅的声音越发的凄凉,她甚至害怕自己再多看这个男人眼,强迫控制住的情绪就会彻底的失控

  “你说什么?”尹晨夜漆黑的眼眸猛的瞪大,声音也瞬间低冷到了极致,“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纪洛浅,你知不知道我等了你多久!你知不知道当我知道你死讯的时候,我有多么伤心!”

  男人越发的逼近,他强健的胸膛死死的抵着她的身体,钢铁般的双臂将她整个人重重的搂住了怀里,浑身的炽热不断弥漫开来

  纪洛浅眼眸微微的闪烁着,男人浑身上下摩擦着她的身体,她忽然间伸手猛地推开尹晨夜,仅仅是这样个动作,却像是用光了她所有的力量

  “尹晨夜,那好,我们去做亲子鉴定,如果说纪小莫是你的儿子,那我就跟你在起,如果不是,那就请你离开我,好不好?”

  她撕心裂肺的吼道,尹晨夜冷冷看着纪洛浅脸上的绝望,他英俊的面孔蒙上了层死灰,随即又变成了冷漠的神情

  “好,但如果说纪小莫真的是我的孩子,那么你就毫无理由的留在我的身边”

  纪洛浅这才低低松了口气,她苍白的面孔没有半点的血丝,嘴角微勾,“那我先去上班了”

  空气中压制的郁闷让她整个人无法自控,纪洛浅转身就朝着外面跑了出去,脚步踩在地面上格外的冰凉,她的眼眶中的泪水不受控制的流淌下来

  她不由怨恨自己,为什么要参与跟东方帝国集团有关的这次投标

  或许这就是她命中的劫,让她永远都无法逃离

  第百三十三章亲子鉴定

  如果说不再见面,心就不会这般的剧痛,泪水顺着她的面孔流淌下来,脚上的冰冷越发让人崩溃掉

  纪洛浅知道,纪小莫根本就不可能是尹晨夜的孩子,他是妈妈当年怀的孩子,但是小暖却是尹晨夜跟自己的孩子所以结果不言而喻但她却在害怕,害怕当亲子鉴定的结果出来时候,尹晨夜会对自己多有失望

  纪洛浅飞奔的跑在路上,却不知道踩到了什么,整个人重重摔倒在了地上,左手上传来阵阵的剧痛,随着心的剧痛蔓延开来,她整个人瞬间崩溃掉

  为什么命运让他们相遇,但偏偏还是兄妹的关系,她明明强迫自己逃避了这么多年,但是现实却还是这么残酷!

  浑身上下的情绪再也控制不赚纪洛浅伸手朝着地面重重砸了过去

  却不想手腕还没落下,整个人就被男人大力的抱起,尹晨夜浑身迸射出强健的力道,他忽然间伸手把掐住纪洛浅的下巴

  “你是疯了吗,穿成这副涅就跑出来!”

  当看着这个娇小的身体不顾切跑出来的时候,尹晨夜感觉自己的心都要碎了!

  这个女人就不能多照顾自己下吗

  “是,我是疯了,我遇到你开始我就疯了,尹晨夜,你为什么要利用我,你为什么要将我留在你的身边!”纪洛浅发狂般的打着尹晨夜,浑身迸射出来的情绪,让她无法自控

  “我是疯了,我疯了我才爱上你这么冷血的女人!”

  尹晨夜加重了手上的力道,将她整个人抱进了汽车

  眼眶微微的湿润,男人很好的掩盖了自己的情绪,他伸手把松开纪洛浅,随手将件风衣丢在了她的身上

  “既然决定了去做,那现在就去”

  尹晨夜的声音没有半点的波澜,他缓缓的开口,就算此刻的他还是不确定,但却想要再为自己赌把,他就不相信纪小莫不是自己的孩子

  车子飞快的疾驰在马路上,路没有半点的话语

  纪洛浅咬紧着薄唇,浑身颤抖的身体不断暴露出她此刻的情绪她轻轻对着自己说,纪洛浅,不管怎么样她都要为这段感觉划下最后个句号,她定要离开尹晨夜

  泪水顺着眼眸不经意间流淌下来,却被她伸手漫不经心的擦去,纪洛浅,你定可以的

  很快就到了医院,纪小莫被裴姨带到了医院,他已经率先抽好了血

  纪洛浅跟在尹晨夜的身后,她忽然感觉心开始渐渐衰老,每步都是这般的艰难

  纪小莫看见纪洛浅,就委屈的流下眼泪,路小跑的抱住纪洛浅,“纪浅浅,我手疼”

  纪洛浅瞧着纪小莫手腕上的针孔,心也微微疼,她低头轻轻给着纪小莫吹着,“小莫乖,小莫好勇敢”

  纪小莫撅了撅嘴巴,仰头问纪洛浅,“那是不是抽血了,就能找到爸爸了?”

  纪洛浅用下巴轻轻磨擦着纪小莫的头发,遮掩住眼眸底下的黯然,声音不由的放低,“小莫定可以找到爸爸的”

  但她分明感觉自己的话语是这样的无力,唇角的讽刺越发浓重了几分,纪洛浅缓缓闭上了眼眸

  尹晨夜漆黑的眼眸望着纪洛浅,他甚至不知道个女人在想什么,为什么不让自己成为小莫的爸爸呢他甚至不知道她在坚持什么

  许久,尹晨夜这才迈开了脚步,朝着化验室走了进去,他伸手任凭着医生抽出了自己的血液,液体缓缓的进入针筒

  尹晨夜冷漠的开口命令道,“最短完成的时间需要多久?”

  “尹先生,就算您是特例,最短也需要三天的时间”医生怔,缓缓开口说道,毕竟这个男人是院长亲自嘱咐过的,务必在最短时间内帮他处理好问题

  “我知道了”尹晨夜缓缓的开口说道,他收回了手,漆黑的眼眸闪过道凌冽的光芒,既然不能从纪洛浅的口中得知,那么定能够从那个女人身上知道点什么

  尹晨夜伸手给手下的人打了个电话,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