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3 部分阅读(2/2)

加入书签

这才迈开了脚步,朝着外面走了出去

  不远处,纪洛浅半低着头,正抱着纪小莫在她的耳边低语,纪小莫爽朗的笑出了声来

  幸福离得这么近,但却不属于他,浑身上下的疲惫弥漫开来,尹晨夜整个身体微微震,差点摔倒在了地上,男人伸手扶墙,这才勉强站稳了身子

  尹晨夜缓缓迈开脚步,忽然低下身子对着纪小莫拍拍手,“小莫,你最爱的吃的巧克力,我给你带来了”

  纪小莫眼睛亮,立刻从纪洛浅的怀里跳了下来,伸开双臂扑到了尹晨夜的怀里,黏糊糊的在他的脸上亲了下,“爸爸最好了,哪里像纪浅浅,那样不听话!”

  纪洛浅冷冷扫过尹晨夜,没有注意到男人脸色格外的苍白,她轻轻的开口说道,“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想带着小莫去幼儿园,然后再去公司”

  尹晨夜将纪小莫抱在了怀里,他嘴角扬起冷漠的笑容,“我已经安排好了,等会让人将小莫送到幼儿园里,我会派人去接的,你跟着我回去,等到亲子鉴定的报告出来为止”

  纪洛浅微瞪,她缓缓的开口,“我还有别的事情要做,更何况我不想将时间浪费在这里”

  “纪洛浅!”尹晨夜强迫着自己的声音变低,“你难不成就这么讨厌我吗?浅浅,现在的你难道分钟都不肯跟我在起吗?”

  “尹晨夜,你别说了,我当年决定离开之后,就没打算回来过”

  纪洛浅平静的吐出话语,她不想再多看尹晨夜眼,眼前的男人是她最心爱的男人,她害怕自己多犹豫分,就会不顾伦理,毫不犹豫的跟尹晨夜在起

  “闭嘴!”尹晨夜漆黑的眼眸冷冷扫了纪洛浅眼,嘴角抿成条直线,“纪洛浅,这是你欠我的,就算你答应也要补偿我!”

  纪洛浅嘴角抽,哪里知道尹晨夜居然会这么耍无赖

  “尹晨夜,你”

  却不想尹晨夜径直打断了纪洛浅的话,他伸手拍拍纪小莫的脑袋,冷峻的面孔上线条瞬间变得柔软,“小莫,你说如果有人做错事情了,是不是要跟那个人道歉,等到那个人原谅自己为止”

  纪小莫账折睛,咬着手指犹豫的说道,“是呀”

  “那如果说那个做错事情的人,是你的纪浅浅呢?”尹晨夜语重心长的教导道,“乖小孩回答正确问题,有巧克力可以吃哦”

  纪小莫听眼睛顿时亮,他撅着嘴巴显得格外的可爱,“当然了,如果说纪浅浅做错事情,肯定要跟别人道歉!纪浅浅,也不能例外”

  尹晨夜满意用下巴蹭了蹭纪小莫的头发,漆黑的眼眸化成冷冷的光芒,扫在纪洛浅的身上,声音霍然低沉,“连个孩子都懂的道理,你还不明白,纪洛浅,还不快点跟上”

  [,]

  纪洛浅满肚子的火气顿时化为乌有,这个男人什么时候居然这么无赖,借着孩子之口来威胁自己

  但是又能怎么办?总不至于将小莫抛在这里,置之不理吧!

  纪洛浅深吸了两口气,这才慢吞吞的跟在尹晨夜的身上,她望着男人大步朝着前面走去,纯手工的西装烫的挺拔,让她不由微微的失神

  就算过了再多年,她的夜还是这样的优秀

  尹晨夜命令手上的人将纪小莫送到幼儿园,这才打开了车门,低声命令道,“你是要自己进去,还是要我抱你进去”

  纪洛浅皱了皱眉头,没有反抗,就算她说不,已着这个男人脾气恐怕有很多的办法对付自己

  她迈步走进了车里,车里面飘荡着淡淡的花香,是她以前经常用的香水气息,纪洛浅双眸微微怔,目光疑惑的看着尹晨夜

  这个男人居然还濒着她以前的习惯,心中微微暖,纪洛浅却发现尹晨夜握住方向盘的手猛的怔

  他另只手用力扶在门上,这才将身体坐稳了

  双眸紧紧的闭着,尹晨夜只感觉整个人发烫的厉害,头晕目眩,深深吸了两口气,这才缓缓回过神来

  纪洛浅望着尹晨夜,心中的担忧不由弥漫开来,嘴唇微微动了两下,这才没有开口

  “你还会关心我吗?”发现了纪洛浅担忧的眼神,尹晨夜自嘲的笑了声,脚踩在油门上

  车子飞快疾驰在马路上,纪洛浅看着男人脸上的神情没有太多的变动,不安的心这才缓缓沉了下来,这个男人估计是太累了吧

  外面的冷空气透过窗户弥漫进来,纪洛浅侧头朝着窗外望去,外面的风景格外美好

  柳枝开始孕育出新芽来,透绿的叶子迎风舞动,空气中荡漾着不明的花香,飘荡在这个繁华的都市

  切都重新开始,重新起航,但是她的爱情却最终沦落在片沙漠中,再也无法回到绿洲

  纪洛浅嘴角微勾,自嘲的笑了两声

  “笑什么呢?”尹晨夜低沉的声音传入耳中

  纪洛浅没有回头,她伸手托着自己的下巴说道,“我在想,你到底什么时候肯放我走”

  她很轻很淡的声音传入尹晨夜的耳中,如果说忽略说的话语,声音也算的上是悦耳

  尹晨夜侧头看着纪洛浅,女人清澈的眼眸中分明闪过道黯然,快到让人捕捉不到

  他避开纪洛浅的视线,声音毫无波澜,“我想,永远都不可能等会跟我去公司”

  纪洛浅眉头微微皱,“我还有工作,尹晨夜你把我留在身边,恐怕我也帮不了你什么”

  “谁让你帮我什么?”尹晨夜低沉的声音霍然变响,他朝着身边的挑了挑眉,“纪洛浅,如果说我没记错的话,你们这次想要跟我们公司合作,这次的时装秀,你恐怕很感兴趣吧”

  “尹晨夜,你”纪洛浅半响说不出话来,这个男人就像是她肚子里的蛔虫样,没有什么事情能够瞒的住他

  “我知道了,对你也没什么坏处,陪我三天,这次的事情我帮你搞定”

  不得不说尹晨夜的话带着极具的诱惑力,她整整努力了六年,就是为了能够有天,登上时装秀的舞台,将自己设计的衣服展现给全世界看

  纪洛浅轻轻的闭上了眼眸,三天之后恰好就是验证结果出来的时候,她轻轻的低头,遮掩住眼眸中的黯然,嘴唇微动,“好,如果三天后出来的结果证明小莫不是你的孩子,那么请你放我离开

  尹晨夜手臂微微震动了两下,纪洛浅笃定的神情正在无形中将他自以为的信心开始瓦解

  薄唇微微扯动了两下,他收敛起目光的凌冽,手掌轻轻转动着方向盘,“好,言为定”

  纪洛浅给韩皓旭打电话请了三天的假,韩皓旭没有问什么,只当是她要照顾孩子

  纪洛浅双眸紧紧闭着,她忽然心中微微怔,伸手想要给徐诚轩发条短信,这几天不回去,胖子可能会的

  第百三十四章办公室的争吵

  手指刚刚触碰到按钮,找出了徐诚轩的号码,却不想就在这时,只大手伸过来,把将纪洛浅的手机夺了过来

  尹晨夜霸道的将手机塞进了口袋里,纪洛浅嘴角抽搐的看着尹晨夜反手将自己的手机丢到了她的手里

  “你要干什么?”

  “这几天我帮你保管,你先用我的”

  纪洛浅无语的看着尹晨夜的手机,虽然是比她的高档很多,但是她里面有很多的电话号码,“那我怎么跟朋友联系?”

  “你有事情的话,跟我说,我会帮你跟朋友解释的”尹晨夜漫不经心的开口,眼眸中闪过道凌冽,居然敢当着他的面,给徐诚轩打电话,也不看看他尹晨夜是谁!

  心中的不满酝酿开来,尹晨夜加快了脚上的力道,纪洛浅甚至懒得再说句话,她发现无论他说什么话,都会被尹晨夜扭转

  这个男人,无论过了多少年,还是格外的霸道

  很快就开到了东方帝国集团在国的分公司,纪洛浅刚走进金碧辉煌的酒店,周围金光闪闪的光芒差点将她的眼睛弄疼

  地面上用顶级的雨花石铺成,踩在上面格外的舒坦,纪洛浅跟在尹晨夜的身后,却不想男人霍然汀了脚步,伸手优雅的指了指正中水池里的巨龙

  “五百万,记得给我”尹晨夜冷冷的抛下句话,再次迈开脚步

  纪洛浅被说的莫名其妙,顺着尹晨夜手指的方向,这才发现这条腾飞的巨龙不知道何时嘴巴被人弄开,好像里面还缺了点什么

  纪洛浅微微怔,这才想起来昨天去看纪小莫时,那个小屁孩,还抱着颗珠子睡觉,难不成那颗珠子还是这条龙里的?

  嘴角微微抽搐,纪洛浅声音平淡的说道,“既然你当时没有阻止,那就是送给孩子的”

  “我是送给我的孩子的,但是你不是说纪小莫不是我的孩子吗,那我怎么能够无偿赐予”

  纪洛浅被说的无语,脸色也气的铁青,却不想尹晨夜慢条斯理的补充着,“如果说没钱的话,我介意分期付款,至于具体的要求,你可以跟我的秘书去说”

  你怎么不去死——

  纪洛浅气的差点想要冲过去,狠狠打尹晨夜顿,就颗破珠子,居然敲诈她500万,她深呼吸了口气,这才缓缓开口说道,“我知道了”

  脚步迈开,紧跟在尹晨夜的身后,男人迈着矫健的步伐,朝着楼上走去

  但是纪洛浅没想到十几层的楼,尹晨夜居然选择步行,男人缓缓朝着上面走去,浑身上下的不舒服越发弥漫开来

  尹晨夜咬紧薄唇,脸色神情依旧没有太大的变化,他转身看了眼伸手快要炸毛的女人,唇角的笑意才微微勾起,或许只有这样,才能看到她最真实的幕

  浅浅,你到底在伪装什么?淡淡的反问最终化为低低的

  直到纪洛浅走的快要岔气的时候,才到了第十八楼,尹晨夜的临时办公室

  门边上如既往是余安娜的办公室,余安娜给尹晨夜当了足足十年的秘书,对于尹晨夜的喜好也格外了解

  “纪小姐,您来了”余安娜看到纪洛浅并没有太过于惊讶

  纪洛浅对于这位秘书,也没有太多的反感,她微微勾了勾嘴唇,“嗯,你还在给尹晨夜做秘书呢?”

  唇角的笑意落入尹晨夜的眼眸,男人漆黑的眼眸煞那间阴沉下来,凭什么对自己这么凶神恶煞,对个陌生人就眉开眼笑

  “进来,笑什么笑!”

  纪洛浅刚说完话,整个人就被尹晨夜搂住了腰间,带进了办公室

  腰间微微的疼痛席卷而来,纪洛浅的眉头不由皱赚她赤怒的瞥了身边的男人眼,“你干嘛?”

  “我干嘛,既然让你来补偿我,那就好好的干活”尹晨夜伸手将叠资料丢在了纪洛浅的面前,嘴角霍然勾起邪魅的笑容

  却没有人注意到门外面,余安娜平静的面孔霍然阴沉下去,眼眸中再无半点的温暖,她冷冷的扫视着自己手上的文件,股无形的杀意从她的眼角弥漫开来

  哥哥,我终于能够帮你报仇了!这次我绝对会成功的!

  硕大的办公室里,红木镶边的桌子从边直接延续到另边

  两个熟悉至极的人,却宛如陌生人样

  纪洛浅坐在靠窗的地方,窗户缝隙里时不时吹来的冷空气将她整个脑袋吹得发胀,低头看着密密麻麻的文件,她就有种想要崩溃的感觉

  但是手上的动作却还是快了点,纪洛浅飞快的将需要整理的内容理出来,然后列成了清淡

  尹晨夜头晕的力道,他冷峻的目光扫了扫纪洛浅,漆黑的眼眸闪过几分笑意,如果让浅浅知道,他把三年里处理过的文件都给她看了,她会有什么反应呢

  纪洛浅猛地站起身来,正要将窗户关好,却不想尹晨夜冷峻的眼眸像是箭般射在了纪洛浅的面前

  “我热”男人优雅的收回了视线,伸手翻阅了几下文件,便将要写的批注写在了上面

  纪洛浅手微微怔,但是看到男人略微苍白的面孔,手上的动作戛然而止

  她转身刚做坐下,却不想尹晨夜手指轻轻的扣了几下杯子,纪洛浅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她蛮不情愿的帮男人倒好了咖啡

  “给你”纪洛浅“砰——”的下将杯子放在了尹晨夜的桌子上面,娇美的面孔上满是不悦

  尹晨夜单手撑着自己的头,嘴角微抿出抹笑意,“还挺自觉的,我让你泡了吗?”

  纪洛浅顿时语塞,她此刻恨不得抽自己个耳光,居然条件反射的就帮尹晨夜倒好了咖啡,看来以往的习惯早已融入到她的生活之中

  尹晨夜仰头将咖啡饮而粳看着纪洛浅满脸纠结的涅,心中的不悦微微下降了几分

  “快点把文件看完,如果说今天看不完的话,那就什么时候看完,什么时候再回去吧”

  纪洛浅嘴角抽搐的望着大推密密麻麻的文件,她越发感觉无语,什么叫看完了再回去,眼眸狠狠瞪了尹晨夜眼

  “我什么时候能够去看小莫”

  “作为名工作人员,如果说连自己的工作都不能处理完,那么有什么资格提要求呢”尹晨夜声音平淡的说道

  纪洛浅脸色的神情瞬间阴沉下来,手上的笔转动着,敲击着桌面,不用她想,她也知道尹晨夜是在想方设法将自己留下来,那就算现在留了下来,那又有什么意义呢

  嘴角微微的抿起,纪洛浅伸手翻上了文件,直接站起了身来,“尹晨夜,我拒绝,我还有事,我先走了”

  “纪洛浅,你敢走走试试看!”尹晨夜声音霍然变响,他甚至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这个女人才会心软,答应留在自己的身边

  [,]

  就是这种冷淡到极点的态度,让他甚至觉得自己就像是个可有可无的路人样

  “难道你看不出来,我想跟你在起吗?”尹晨夜声音全是愤怒,挤压在心底的痛苦弥漫开来他伸手把将手上的文件丢在了桌子上,任凭着文件混乱成团

  “你知道,我这些年是怎么过的吗?纪洛浅,你居然狠心到连张照片都不给我留,害的我不得不翻阅各个地方的摄像头,这样才能获得你的照片!”

  尹晨夜脸色的神情瞬间阴暗了下来,他声音悲痛的说道,“我等了你足足六年,但是现在你就却次又次给我这样的答案!纪洛浅,我也是有心的,我也是痛得!”

  纪洛浅肩膀大幅度的起伏着,男人咄咄逼人的话语就像是无形的针,不断刺进她的心底

  纪洛浅咬紧着薄唇,她甚至不敢转身,只是强迫着自己的声音稳定些,她仰头强迫着眼泪回到眼眶里,“那又怎么样,尹晨夜,难道非要我跪下来求你吗?”

  尹晨夜浑然猛的怔,整个人差点摔倒在地上,他单手强迫着撑住桌子,控制住自己的身体,“呵,纪洛浅,浅浅,整整六年的思念,却换不来你句不舍,既然这样,你就给我走,永远都给我走!你要是敢再回来步,我定亲手杀了你!”

  暴怒的气息从他的浑身扩散开来,他冰冷的话语没有半点的温度,漆黑的眼眸迸射出寒冷的光芒

  纪洛浅分明感觉到自己浑身都在颤抖着,眼前的门框这么低,这么矮,但她却觉得像是隔了千山万水样,那么遥远

  短短的步却这么艰难,纪洛浅紧紧咬着自己的嘴唇,直到鲜血顺着唇边流淌出来,她这才缓缓迈开了脚步

  尹晨夜,总有天,你会知道我此刻的选择是对的

  朝着前面缓缓走了过去,纪洛浅的身影就这样消失在眼前

  尹晨夜浑身的肌肉顿时绷紧,他紧紧闭着眼眸,身体不受控制的抽搐起来,手臂再也支撑不住他身体的力量,整个人“砰——”的声,就重重摔倒在了地上

  股不好的预感从心底蔓延开来,纪洛浅整个人猛地怔,她下意识转过身去,朝着尹晨夜的办公室跑去

  她的脚猛地瘫软,整个人差点摔倒在地上,尹晨夜强壮的身体就这样躺在了地上,他双眸紧闭,身体动都不动

  “尹晨夜,尹晨夜,你醒醒——”纪洛浅箭步跑了过去,她以为自己够冷血够绝情,但是看到男人昏迷在地上,她整个人差点崩溃掉

  伸手轻轻触碰了下尹晨夜的额头,这才发现滚烫般的火热,他整个人因为疼痛抽搐了起来,豆大的汗水顺着男人的额头流淌下来

  纪洛浅瞬间感觉到自己整颗心都乱了,明明是发烧,为什么身体会疼的那么离开!

  她伸手轻轻的碰了碰尹晨夜,急的眼泪从眼眶中不住的落下,“夜,你醒醒,我求求你,醒醒呀,但是却没有得到丝毫的回应

  第百三十五章旧伤真相

  纪洛浅着急的赶忙从口袋里拿出尹晨夜的手机,打开手机就看见手机屏幕上显示着自己微笑的照片,虽然有些模糊

  但是依旧能够看到两个人紧紧的相依在起,她脸上无暇的笑容,依偎在男人的身边,让她的心微微刺痛了两下

  纪洛浅没有多想,迅速拨通了的电话,让马上派人来接尹晨夜

  听到这个消息立刻就赶了过来,纪洛浅小跑着跟在担架后面,泪水不住的往下流去,她忽然感觉自己就像是个扫把星,尹晨夜出现在自己的身边,永远都不会好日子

  “医生,病人的情况怎么样?”纪洛浅担忧的看着尹晨夜被送进了病房,娇美的面孔上全是的

  “病情很严重,他后背上的旧伤复发,外加上重感冒,要是再严重点,就会恶化,可能连命都会没有”医生面无表情的说道,眼眸中闪过恼怒的神情

  纪洛浅整个人微微怔,旧伤?她瞬间响起了尹晨夜后背上凌冽的伤口,心不自觉剧烈疼痛了两下,那时候的伤居然这么严重,她的眼眶微微湿润

  她从来都没想到过了整整六年了,那时候的枪伤还存在,整个身体猛地晃动,差点摔倒在地上

  “大?br/>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