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令道

  尹洛夜却[,]

  冷笑声,他忽然间伸手拳朝着尹晨夜砸了过去,手上的力道没有半点的减轻,尹晨夜身体上本来就有伤,哪里经得住这样的拳打

  他整个人后退了几步,重重的坐在了地上,后背上的伤口剧烈的拉扯着,他整个人差点痛得晕了过去

  “尹洛夜,你这是干嘛?你给我让开!”

  “让开?”尹洛夜低低冷笑了声,“哥哥,你现在这样过去,是想要干什么,是想用武力解决眼前切的问题吗?哥,就凭你现在的身体,连我都打不过,你真的能赢的过别人吗?”

  “哥,你什么时候这么没有理智了?”尹洛夜步步紧逼的说道,他从来都没见过自己的兄长这般的失控,眼前的他就像是另外个人,让他格外的心酸

  “那我让我怎么办,难道真的让我看到浅浅跟别的女人在起?”

  尹晨夜此刻完全失控,他从来都没这么狼狈过,浑身的血液像是瞬间凝固住

  尹晨夜仰头朝着尹洛夜嘶吼道,却不想尹洛夜反而蹲下了身子,他的声音带着几分无奈,他伸手把将文件丢在了尹晨夜的面前

  “哥,你难道忘记了纪小莫几岁,他的年龄跟浅浅离开你的时候,完全样,难不成纪洛浅还有本事把你的孩子流产了,又马上找另外个男人生孩子吗?”

  尹洛夜句句紧逼,尹晨夜猛地回过神来,太过于的冲动,将他的大脑停止了转动,确实,其实他根本不用的孩子的事情,就算当初以为浅浅怀了别人的孩子,他也没在乎过

  只是因为现在事情变化的突然,才他的理智化为了乌有

  “哥,我真不知道该说你什么,你居然会跟大嫂打赌,说纪小莫肯定会是你的儿子,难度你是想做大嫂的爸爸吗?”

  尹洛夜嘴角抽搐的开口,当他听到这个赌约,就想要撞墙,他英明无比的大哥碰到大嫂,脑子里全是豆腐!

  尹晨夜缓缓闭上眼眸,随即再次睁开眼睛,眼眸中瞬间闪过道犀利,他动了动薄唇说道,“谢谢”

  “不用谢我,但我要告诉你件事情,当年大嫂离开的时候,她母亲也怀孕了,你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吗?”

  尹晨夜眼眸霍然亮,他随即明白了过来

  尹洛夜这才低低松了口气,要知道他刚才打尹晨夜的时候,情绪有多么的紧张,“如果说你真的想要追回大嫂的话,那就千万别用暴力了”

  确实,如果说再这样下次,恐怕浅浅只会离自己越来越远

  “兄弟”尹晨夜伸手朝着尹洛夜伸出了手,尹洛夜嘴角微微勾,反扣住尹晨夜的手,把将他拉了起来

  尹晨夜伸手重重拍了拍尹洛夜的手,嘴角勾起抹笑容,“你放心,这次我定将浅浅带回来”

  尹晨夜直接让司机开车到浅浅在的地方路上,他第次感觉这段路这么漫长,因为尹洛夜的不放心,特意让医生跟着自己起出发,他整个人半躺在车后座上,脑海中不断响起纪洛浅的话语

  原本脑海中全部的愤怒开始化为了理智,既然六年前,许雅宁说是浅浅的母亲开车撞死了自己的父亲,那么理由是什么呢?

  难不成浅浅的母亲跟自己的父亲早就认识?

  第百四十章我是哥哥,不是爸爸!

  尹晨夜轻轻的闭上眼眸,他眼眸中忽然滑过道冷冽的神情,无论是谁,想要破坏自己跟浅浅的生活,他都绝不会放过

  车子飞快的行驶在马路上,很快就到了尹洛夜说的地方

  尹晨夜缓缓迈步走了下去,身后的医生紧紧跟在他的身后,尹晨夜脚步微微停滞,他伸手朝着身后挥,“你们先留在这里,有什么事情我会叫你们的”

  尹晨夜朝着里面缓缓走了进去,后背上隐隐的作痛,但是心底却酝酿着甜甜的感觉,他忽然明白了浅浅在犹豫什么

  周围的树木刚刚冒出嫩芽,地面上的泥土里也冒出了不少小草,绿油油的小草顺着微风舞动着,像是绿色精灵在飞舞样

  尹晨夜伸手拨通了何晓依的电话,低沉的声音全是命令,“你马上给我滚过来,问清楚纪洛浅离开的原因”

  “我又不知道浅浅在哪里!”何晓依闷闷不乐的说道

  却不想尹晨夜的声音瞬间低沉了下去,他眼眸中闪过冷峻的神情,“何晓依,你要是再想要隐瞒,就别指望周裕皓能够活着回来!”

  何晓依气的炸毛,差点从凳子上跳起来,却不想尹晨夜已经率先被挂断了电话

  何晓依深深呼吸了两口气,这个男人居然才周裕皓威胁自己,看来她是有必要去找浅浅了,好好收拾下这个男人

  尹晨夜挂了电话之后,迈步朝着里面走了进去

  尹晨夜的眼眸微微的上扬,就看见片绿油油的菜地后面是有座像城堡般的别墅,周围都是密密麻麻的树木,将别墅包围起来,空气中酝酿出清新的气息

  忽然间声轻笑声从不远处响起,尹晨夜的眼眸微微收敛,就看见纪洛浅抱着个小女孩,脚边还跟着个小男孩,显然是纪小莫,撅着嘴巴全是不悦

  “纪浅浅,我也要抱!”纪小莫撒娇般朝着纪洛浅张开双臂

  纪洛浅低头拍拍纪小莫的脑袋,“听话,不管怎么说你都是叔叔呢!”

  纪小莫的小脸顿时衰了下去,他才不要当叔叔呢,小暖明明年纪都比自己大,凭什么能让姐姐抱呢

  纪洛浅看着纪小莫委屈的涅就觉得好笑,她伸手拍拍小莫的脑袋,“别不高兴啦,等我们回去了,纪浅浅天天都抱你好不好?”

  纪小莫闷闷不乐的撅了撅嘴巴

  “阿洛,妈醒过来了,她让我们过去呢”徐诚轩的声音从耳边响起

  纪洛浅转过身去,便看见徐诚轩从树丛的背后走了出来,身上穿着件白色的西装,头发也刻意的用摩丝整理好

  纪洛浅嘴角微微笑,“穿的这么正式干嘛,不就是去见妈吗?”

  “怎么会是小事呢,不管怎么说,阿洛都答应跟我在起了,不是吗?”徐诚轩缓缓开口说道

  躲在树后面的男人脸色煞那间阴沉下来,浅浅什么时候答应跟这个小白脸在起了,简直太过分了,昨天还答应跟他在起呢

  尹晨夜漆黑的眼眸闪过道精光,无论如何,都要背着浅浅,将这朵烂桃花给摘了

  尹晨夜的目光落在了纪洛浅怀里的小女孩身上,纪小暖面孔虽然不如纪小莫肉嘟嘟的脸蛋,但是精致的五官,让她看起来格外可爱

  尹晨夜微微怔,他似乎在这个女孩身上看到了浅浅的影子,难道这个女孩才是自己的孩子,想到这里,尹晨夜的心不由暖

  纪洛浅微微怔,面对徐诚轩的认真,她还是有些愧疚,不管怎么说,这都对胖子不公平

  纪洛浅侧头,她弯下了腰,对着纪小莫说道,“你乖乖的带着小暖在这里,别乱跑,好不好?”

  纪小莫嘴角撅的老高,看上去都能掉下油来,显然是极度的不乐意,“我还要让爸爸来找我”

  纪洛浅嘴角微微抽,对于小莫胡乱认爸爸,她还是感觉很狗血,尹晨夜是自己的哥哥,但是她的弟弟却叫他爸爸

  这么错乱的思维,纪洛浅不敢想象尹晨夜知道真相之后,会是怎么样的表情

  想到这里,纪洛浅就感觉到头痛,她伸手糅合了下太阳岤,对着纪小莫说道,“好,我知道了”

  纪洛浅伸手摸了摸纪小暖的脑袋,见纪小暖此刻情绪正常,便没有再多说话

  纪洛浅转头朝着徐诚轩点了点头,这才走了过去洪雅静这段时间的身体状况直不好,很少有清醒过来的时候,但是不管怎么说,洪雅静都是自己的母亲,无论做错了多少事情

  纪小莫见纪洛浅走了,嘴角顿时露出坏坏的笑容,他伸手把掐住纪小暖的面颊,坏坏的蹂躏着,“臭小暖,你还敢不敢跟我抢纪浅浅呀”

  哪里还有半点好哥哥的涅,纪小暖吃痛的想要咬纪小莫,但两个人的年纪差不多,纪小暖又常年生铂哪里打的过纪小莫

  两个孩子的身影顿时纠缠在起,纪小莫压在纪小暖的身上,纪洛浅挣扎不开,

  小脸涨得通红,纪小暖咬牙切齿的说道,“坏坏人!”

  纪小莫脸上得瑟的表情越发浓厚,他本来就是个小霸王,哪里容得别人强占自己应该有的关心

  “纪小暖,你再说句!”

  纪小暖被纪小莫掐的透不过起来,说不出话来

  纪小莫见示威成功,正想要松开手,却不想忽然间后领子被人把拎起,纪小莫整个人已经转了个方向

  尹晨夜宽大的手掌微微松,纪小莫整个人屁股着地的落在了地面上,虽然地面上都是泥土,根本就不疼,但是他可是纪小莫,堂堂的小霸王,哪里受得了这种委屈

  他瞪大了眼睛,委屈的“哇——”的声哭了起来

  这刺耳的哭声弄得尹晨夜心烦,英俊的面孔上眉头微微皱,“大男孩,哭什么哭?”

  尹晨夜伸手拍了拍纪小莫的屁股,弄去了他小屁股上的泥土,漆黑的眼眸这才落在了纪小暖的身上

  粉雕玉琢般的小女孩身上穿了件小粉裙,正瞪大着灵动的眼睛望着尹晨夜,脸上还粘满了不少泥巴,看上去有点可怜兮兮

  “你是谁?”纪小暖闷闷的开口,虽然不认识眼前的人,但是却不反感

  尹晨夜挑了挑眉头,看着纪小暖的目光又温暖了几分,如果尹洛夜调查的资料没有弄错的话,恐怕眼前这个小丫头就是自己的女儿了吧

  “他是我爸爸,我帮妈妈找的!”纪小莫看见是尹晨夜,伸手把擦去自己脸上的泪水,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

  身上穿了件判衣裳,显得格外的可爱,纪小莫撅着嘴唇,伸手拉了拉尹晨夜的衣角,“爸爸”

  纪小暖听到这个称呼,眼睛里的光芒也少了很多,她句话也不说,干脆屁股坐在地上,玩起了泥巴

  “纪小莫,过来”

  [,]

  尹晨夜朝着纪小莫挥了挥手,纪小莫拍拍自己的小手,抱着尹晨夜的大腿,路朝上面爬了上去,“爸爸,有什么事情呀?”

  看着这张刻意讨好的面孔,尹晨夜也发不起火来,他低沉的问道,“小莫,你妈妈是谁呀?”

  “我妈妈?”纪小莫眯了眯眼睛,将手上的泥巴不停的往尹晨夜身上蹭

  “我妈妈是世界上最好的女人,虽然年纪是大了点,但是她很慈祥的”

  慈祥尹晨夜听到这个形容词,嘴角不由抽,难不成自己真的弄了个大乌龙

  “那纪浅浅是谁?”

  “纪浅浅是我姐姐呀”纪小莫得瑟的说道,他伸手指了指纪小暖,“爸爸,她是纪浅浅的女儿纪小暖,你管她叫孙女就行了?”

  尹晨夜只感觉自己的脑袋快要爆炸开来,他低头看着正闷闷不乐瞪着自己的小女孩,嘴角再也不能抽搐了,他居然认了洪雅静的儿子当儿子?

  那他跟浅浅算什么关系呢?难不成他要成为浅浅的爸爸?

  尹晨夜只感觉自己浑身的火气在不断燃烧起来,这个小屁孩居然敢坑自己!

  纪洛浅那个臭女人,还什么都不说!

  尹晨夜此刻想到之前那个协议,他就感觉跟放屁样,纪小莫要是跟自己有血缘,那他跟洪雅静不是有腿了吗?

  伸手用力的拍了拍纪小莫的屁股,尹晨夜的声音带着几分温怒,“你之前怎么不跟我说你妈妈是谁呢?”

  “那你也没问呀!”纪小莫感觉到尹晨夜的怒火,不由委屈的撇了撇嘴

  “之前是你自己口答应当我爸爸的,现在不能够后悔,绝对不行!”纪小莫委屈的哭了起来,他又不比纪小暖差,凭什么他刚刚找到的爸爸还要被她夺走

  “但是我是小暖的亲身父亲,怎么可以当你的爸爸呢?”尹晨夜第次感觉到无奈,面对这么个小屁孩,发脾气都不能发

  看着他可怜兮兮的哭泣着,他甚至感觉自己在欺负纪小莫

  “别哭了,行不行?”

  但是纪小莫拧了拧鼻子,哭得更加厉害了!

  “别哭了”尹晨夜感觉到头都要爆炸了,他低声细语的说道,“纪小莫,你是长辈,你看我当不了你爸爸,我也很伤心,但是我没哭,你既然是小暖的叔叔,那么就要坚强!知道了没有!”

  纪小莫委屈的擦了擦眼睛上的泪水,犹豫的问道,“真的吗?”

  为毛眼前的叔叔看起来很高兴的涅呢?

  “真的,我怎么会骗你呢!”尹晨夜宽厚的手掌拍了拍纪小莫的脑袋,他将纪小莫放在了地上,伸手想要抱抱纪小暖

  纪小莫看着尹晨夜朝着纪小暖走了过去,心里的委屈却不断弥漫开来,他还是比较喜欢小暖,心里不由溢出邪恶的念头

  纪小莫故意刺激的吼道,“纪小暖,这个人要把你抓走,你以后就见不到纪小暖了,你快点反抗呀!”

  第百四十章贱女挑衅,楠竹出现

  他就不相信纪小暖会不咬人,纪小暖发病的时候也凶了,连纪浅浅都被咬伤过好多次

  却不想纪小暖扭过头,压根没看纪小莫眼,她瞪大着水灵灵的眼睛,瞧着尹晨夜朝着自己走来

  尹晨夜望着眼前巴掌大的面孔,他的眼眸闪烁了两下,异样的情绪顺着眼帘荡漾开来

  “我是爸爸,我是爸爸”尹晨夜缓缓开口,低沉的声音像是大提琴般的绝美的旋律,格外的好听

  纪小暖的脚步动了下,朝着尹晨夜爬了过去,不知道为何,她忽然好想,亲近眼前这个人

  她纤细的小手按着地面,脚步点点挪了过去,满脸的泥土,却还是能够看出来,她的眼睛有点像尹晨夜,红润的嘴唇像极了纪洛浅

  尹晨夜终于知道纪小莫为什么不像他们了,看着自己的 宝贝女儿正朝着自己爬了过来,情绪再也控制不住

  尹晨夜箭步走了上去,伸手把将纪小暖举到了头顶,低头轻轻吻了吻纪小暖满是泥土的脸蛋,“我有女儿了!”

  纪小暖眼睛账两下,第次没有剧烈的反抗,她嘟着嘴巴,啵的下亲在了尹晨夜的脸上

  纪小莫看到这幕,刚刚止住的眼泪瞬间又四溅开来,他动了动嘴唇,“哇——”的声就哭了起来,“爸爸,哇,我再也不要爸爸了——”

  看见纪小莫哭的那么凶,尹晨夜立刻着急了,却不想刚放下纪小暖,纪小暖嘴角撅,“哇——”的也跟着哭了起来

  周围片高低起伏的哭声,尹晨夜顿时忙碌成团,他第次感觉孩子太多,真的是件很麻烦的事情

  纪洛浅哪里知道这边的情况,她跟在徐诚轩的身边,走出了树林,经过了条小河,便是洪雅静修养的地方

  空气中酝酿出清新的空气,还时不时有清脆的鸟鸣声音响起,纪洛浅迈着轻盈的步子,徐诚轩的脚步霍然停,他伸手轻轻的握住了纪洛浅的手

  很自然的动作,纪洛浅的身体却微微怔,神情带着几分疑惑望着徐诚轩,“怎么了?”

  “阿洛,你忘记昨天答应做我的女朋友了?”徐诚轩朝着纪洛浅淡淡笑,清澈的笑容像是流水般涌入纪洛浅的心里

  纪洛浅微微低下头,没有抽回自己的手

  “阿洛,我知道你直都还记着尹晨夜,但是六年了,你的身世已经很清楚了,你也应该明白你跟尹晨夜是不可能的”

  徐诚轩缓慢的语气让纪洛浅微微怔,确实,就算早就知道事实,但她却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整个人微微失神

  就在这时,纪洛浅忽然间手腕微微疼痛,她这才猛地回过神来,仰头对上徐诚轩琥珀般的眼眸

  徐诚轩轻轻勾了勾嘴唇,缓缓说道,“阿洛,我知道我们在起这么多年,你都没爱上我,所以如果说你有喜欢的人,定要告诉我,我永远都会祝福你”

  纪洛浅眼眸眨,她的神情不自觉的波动起来,漆黑的眼眸望着徐诚轩,情绪莫名的动容,“谢谢你,胖子”

  “如果真的要谢我的话,就拿出点精神来,不然等会洪姨恐怕会着急了”徐诚轩嘴角抿起笑容,他遮掩住神情的黯然,加重了手心的力道,将纪洛浅的小手握的紧紧的,迈步朝着洪雅静住的地方走了过去

  如果说这条路定要有个终点的话,他消是辈子,这样握着她的手

  洪雅静住的地方是徐诚轩花了两年的时间才找到的,疗养院虽然不大,但环境设备却格外好,如果不是有熟人的话,恐怕很难进来,也因为这里独特的环境,洪雅静的身体这才能够恢复起来

  眼前是竹子制成的小屋,纪洛浅伸手轻轻推开了门,就看见洪雅静眼睛痴呆的坐在凳子上,但是红润的脸色看起来精神不错

  “妈”纪洛浅动了动嘴唇叫道

  洪雅静这才转过头来,看到纪洛浅,嘴角忽然笑了起来,“是洛洛来看我了!”

  爽朗的笑容不带任何的杂质,纪洛浅心里微微暖,洪雅静自从得病之后,便对她极其的亲近,恐怕忘了过去的恨意,对洪雅静来说也是件好事

  确实,有谁能够在被人强之后,而毫无心理的阻碍呢

  “嗯,妈,我来看你,我还带了自己最喜欢吃的东西过来呢”纪洛浅将准备好的东西放在了桌子上面

  洪雅静嘴角忽然勾起灿烂的笑容,她目光直直的盯着边上的棵树,再也没有偏移半分

  “你看,你爸爸来找我了,你看见了没有,他就站在那边!”洪雅静伸手指着片树林,声音颤抖的说道

  纪洛浅的眼眸然暗淡了下去,她紧抿着薄唇没有开口

  “是呀,伯父来看望你了,洪姨你可要好好的保重自己的身体”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