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在我的身边,哪里都别去!”

  瞬间变化的情绪,纪洛浅无语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她忽然觉得自己越来越看不懂这个男人的心思了

  “尹晨夜——”纪洛浅拉响了声音,娇美的面孔也被气得鼓鼓的,“你到底想要干嘛!”

  “不干吗,你之前不是答应留在我身边,还允许我提个要求吗,我的要求就是纪洛浅”

  尹晨夜目光灼灼的盯着她的面孔,“你哪里都不能去,必须留在我的身边!”

  “我又没说要走”纪洛浅咬着嘴唇,不敢正视男人的眼睛

  却不想尹晨夜眼眸闪过道精光,他低头就吻住了纪洛浅的胸部

  纪洛浅娇美的面孔阵通红,她伸手想要推开尹晨夜,“你这是干嘛,我都说了,我只能以亲人的方式留在你的身边!”

  尹晨夜却霸道的咬住了纪洛浅的柔软,声音带着含糊不清的说道,“亲人又怎么样,谁说哥哥不能亲妹妹,抱妹妹!”

  纪洛浅忽然觉得眼前的男人无赖起来,还不是般的可怕,她伸手糅合了下自己的太阳岤

  就在这时,手机恰到好处的响起,纪洛浅眼眸亮,伸手想要接通电话,却不想男人修长的大手把拽住了纪洛浅的电话,伸手果断的挂掉!

  “尹晨夜,你到底想要干嘛?”纪洛浅被呛得无语,她极度不满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尹晨夜漆黑的眼眸中迸射出异样的光芒,他加重了搂住纪洛浅的力道,声音带着几分漫不经心,“反正我的伤都是你害的!你要负责我完好无损为止!”

  看着男人戏佻的涅,纪洛浅真不知道这个男人的伤是不是装的,“把手机给我!”

  尹晨夜晃了晃手上的手机,意思不言而喻,纪洛浅瞪大了美眸,她愤愤的朝着尹晨夜扑了过去,却不想男人身影侧,反扣住她的手腕

  “给我!”纪洛浅浑身的怒火都被激发起来,这个男人凭什么这样得寸进尺,“尹晨夜,你死定了!”

  纪洛浅咬牙切齿的扑了过去,霍然忘记了这是在狭小的床上,这么扑过去,恰好满足了某男心中的想法

  尹晨夜伸手将纪洛浅圈禁在怀里,他宽大的手臂忽然间伸,没有朝着她身体的柔软地方弄过去,反而马蚤起了她的颈窝

  股痒痒的感觉顿时袭面而来,纪洛浅手上的动作戛然而止,胳膊不自觉的收拢起来,却不想男人的动作越发的霸道,她整个人蜷缩成团,还不住发出爽朗的笑声

  “还敢不敢跟我吼!”尹晨夜霸道的声音传入她的耳边

  纪洛浅笑的整个人缩成了团,双手被尹晨夜控制赚笑的上气不接下气,“我不敢了,以后都不敢了!”

  尹晨夜这才挑了挑眉,身体放开了纪洛浅,纪洛浅低头就看见自己身上的衣衫凌乱着,男人眼眸中的炽热越发浓了几分

  纪洛浅娇美的面孔红,她扬眉狠狠瞪了尹晨夜眼,把夺过了尹晨夜手上的手机,她整个人侧身翻,这才在地面上站稳

  看着眼前的男人,她甚至不想再说句话,纪洛浅红着面孔整理好自己身上的衣服,她双手叉腰气势冲冲的就要走出去

  却不想尹晨夜低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浅浅,别忘记帮我叫医生,就在门口”

  纪洛浅直接朝天翻了个白眼,刚才欺负她的时候,她怎么就没发现尹晨夜身体哪里有问题呢!

  但是脚步却还是不自觉的迈开,朝着门外走去纪洛浅甚至有点鄙夷自己,明明知道尹晨夜想方设法占自己的便宜,但她居然还会次又次的狼入虎口,难不成真的要跟这个家伙这样死死纠缠下去

  想到这里,纪洛浅娇美的面孔微微黯淡了下去,手紧紧握成拳头,要是尹晨夜再弄出这种事情,她直接扭头走人

  等到纪洛浅将医生叫了过来,年长的医生劈头盖脸的就将纪洛浅骂了顿,纪洛浅这才知道尹晨夜后背伤根本没有任何的好转,反而越发严重了

  但是看着男人漫不经心的涅,纪洛浅眉头顿时皱,凭什么!明[,]

  明就是这个男人不听话,为什么受批评的人偏偏是她呢!

  看着医生手脚麻利的将将尹某男扎了个马蜂窝,纪洛浅这才感觉心情好了很多,谁让尹晨夜折腾自己,谁让尹晨夜老爱欺负自己!

  纪洛浅的嘴角微微扬起,最好扎的十天半个月起不来!

  脑海中坏坏的念头闪而过,纪洛浅这才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电话,她的眼睛顿时亮,没想到居然是何晓依打来的,难不成晓依已经来到了国了

  想到这里,原本低沉的心情霍然变好,纪洛浅见尹晨夜趴着背,任凭着医生做针灸,她赶忙悄悄溜了出去,跟何晓依通了个电话,果然得知了晓依已经到了机场的消息

  她虽然在国很多年,但是跟晓依却偷偷的联系着

  纪洛浅轻声跟何晓依约定什么时候见面,这才挂断了电话

  纪洛浅脚步刚想要迈进屋里,忽然想起了尹晨夜霸道的要求,居然还不许她离开!

  要是自己强行离开的话,恐怕这个男人又不会不顾自己身体的状态跑出来,想到这里,纪洛浅的眉头紧皱,脑海中却霍然闪过道灵光,嘴角不由勾起坏坏的笑容

  纪洛浅伸手把拉住了刚走出来的工作人员,压低了声音嘀咕了句,过了会,工作人员便将纪洛浅要的东西拿了过来

  她嘴角的笑容越发得瑟,纪洛浅嘴角勾着笑容,朝着里面走了进去

  就看见医生已经收拾好东西,显然是要出去,纪洛浅微笑的跟他们告别

  尹晨夜后背上扎满了针,身体不能够动弹,他微微的仰头就看见纪洛浅走了进来,嘴角还噙着抹笑容,像是夏日般阳光的明媚

  男人的神色微微失神,不知道多久没见到浅浅这般的笑容了,他抿了抿干涩的薄唇,声音不由放低,“浅浅,你怎么了?”

  纪洛浅朝着尹晨夜坏坏笑,笑容深到眼底,甚至带着几丝的毛骨悚然,“夜,你这样躺着很难受吧,刚才是不是没有发泄完呢?”

  尹晨夜嘴角抽,他隐隐约约感觉有种不好的预感,他的声音霍然变得低沉,甚至还带着副肃杀的气息,“纪洛浅,你要是敢乱来,你给我等——”

  下次字被硬生生堵在了嘴巴里,尹晨夜只感觉自己的下身凉,裤子已经被女人脱去,纪洛浅伸手漫不经心的脱去了尹晨夜的内裤,目光无意落在男人的下身

  纪洛浅娇美的面孔微微红,尹晨夜英俊的面孔已经片铁青,是谁说要跟自己做亲人的,刚才死活不给碰,现在到好!

  尹晨夜的身体不能够动弹,唯独眼眸闪过道凌冽,死死的盯着女人的面孔,“纪洛浅,你到底想要干嘛?”

  却不想下秒双腿已经被女人大力的分开,紧接着两根麻绳准确的捆绑住尹晨夜的双腿,纪洛浅侧过头,不敢看盛怒的男人,手上的动作却越发快

  紧紧是几分钟的时间,床上的裸男除了后背上的银针,其他地方已经被女人用麻绳捆绑的严严实实

  第百四十四章真相揭露

  纪洛浅嘴角的笑意越发深了几分,她将被子盖在了尹晨夜的身上,托着下巴若有所思的说道“尹晨夜,你做次针灸大概是两个小时吧,你放心,我定会在医生回来给你扎针之前,帮你松绑的!”

  尹晨夜英俊的面孔已然片铁青,他薄唇紧紧的吐出五个字,“你会后悔的!”

  纪洛浅却看也不看男人眼,她潇洒的拎起包朝着外面走了出去,还朝着尹晨夜抛了个媚眼,压抑的心情像是瞬间彻底的释放出来

  却没有注意到躺在床上的男人眼眸中霍然闪过道精光,嘴角扬起个势在必得的弧度

  脚步带着几分轻盈,纪洛浅伸手将外面的门紧锁,就朝着何晓依说的机场赶了过去

  不管怎么说,好朋友也有六年没见面,纪洛浅接了何晓依,就直接将行礼丢在了旅馆里,两个人手拉手便朝着西餐厅走了过去

  何晓依狼吞虎咽的吃完了自己的排,便目光贪婪的盯着纪洛浅盘子里的排

  “你要吃,就给你吧”纪洛浅伸手把盘子推,看她这副涅到像是几百年没有吃饭了

  何晓依嘴角顿时绽放出灿烂的笑容,她低头品尝着美味,声音却带着极度的不悦,“臭洛洛,这么多年都不来看我,就算要躲尹晨夜,也用不着这样吧!你不知道我过得有多惨!”

  要知道就因为她知道洛洛的行踪,尹晨夜才天天派着周裕皓那个混蛋来找自己!那个混蛋还不忘每次都损自己!要知道她花了好大的力气,才逃出周裕皓的视线范围!

  纪洛浅嘴角微抿,她吸了口饮料,“我看你不是生活的挺好的,连脸色都红润了不少!人也丰盈了不少吗!”

  “纪洛浅——”何晓依顿时瞪大了眼眸,闷闷不乐的开口说道,“你难道不知道女人的身材不能讨论吗!”

  “那你算是女人吗?”纪洛浅不紧不慢的反驳道

  何晓依挫败的捂住脑袋,这对狗男女,她没有次是他们的对手!

  将心里的火气发泄在了排上,何晓依声音不由的压低,“那洛洛,你现在跟尹晨夜遇到了,打算怎么办?”

  纪洛浅的眼眸黑,她低头侧过自己的面孔,“我想离开,但是他不允许!”

  何晓依看着纪洛浅眼眸中的黯然,她的神色紧,其实她又怎么会不知道呢,说到底洛洛还是爱着尹晨夜

  “但你从来都没跟我说过,当初为什么离开!”何晓依声音忽然变得急促起来,“你难道真的不想知道尹晨夜这些年是怎么过的吗,你走了知道,你知道他为了找你,昏迷了多久了”那个个触目惊心的现实呈现在眼前,何晓依声音不由变得有些激动

  她伸手按下了自己口袋里的通话按钮,眼眸深深的望着纪洛浅,“洛洛,你记得还爱着尹晨夜,为什么还要离开呢?”

  “晓依,你别说了!”现实被人这般的揭开,纪洛浅不由感到混乱,那种从未有过的茫然从她的心底蔓延开来

  “但是如果你不说出来,问题怎么能够解决呢!”何晓依的声音霍然变响,不是为的别的,而是她根本看不下去了

  “都六年了,洛洛,你还要这样下去六年吗!以前我不说,我是消你有天能够自己想通,但现在呢,六年过去了,什么都没变!”

  何晓依的情绪被彻底带动,她的声音甚至夹杂着几分颤抖,“洛洛,你难道还想要继续下去吗!”

  何晓依的声音很响,周围的人不由转头朝着自己看

  纪洛浅却浑然不知道,她双手摆放在桌子上,紧绷的手指透露出她此刻的心情

  “洛洛,你给我个答案!”何晓依声音迫切的说道,她都不知道他们两个要死缠到什么时候!

  纪洛浅甚至感觉眼前的人就是尹晨夜,他低声的声音逼迫着自己,她原本死水般的情绪开始波动起来,薄唇紧紧抿着

  纪洛浅再也控制自己翻涌的内心,“晓依,你别说了——”

  她的声音不由提高,她瞬间打断了何晓依的话语,何晓依怔怔的看着纪洛浅

  她双手紧紧捂住自己的脑袋,半遮的眼眸之下情绪不断的翻涌起来,纪洛浅自嘲般低低的冷笑,“那如果是亲人吗,如果说他是我的哥哥,我还能去爱吗?”

  纪洛浅清澈面孔上泪水霍然流下,她的声音格外的梗塞,她仰头望着何晓依,“难道我还能让尹晨夜背上那种罪名吗,我的母亲已经硬生生害死了我们的父亲呀!”

  纪洛浅甚至不想要提起那个字!

  短短的句话,却像是个晴天霹雳般何晓依猛地怔,何晓依猛地站起了身来,她怔怔的看着纪洛浅

  她也想过洛洛离开的很多原因,甚至以为是组织特工的身份曝光缘故,但却从来都没往这个方面想过

  她动了动干涩的嘴唇,声音不可思议的问道,“洛洛,你说的是真的吗?”

  医院里,男人着浑身,性感的古铜色的肌肤散发着光芒,他伸手慢条斯理的将后背上的银针拔下

  他微微侧头,嘴巴已经飞快的解开了手上的绳索,随即将自己身上的绳索全部解开

  尹晨夜的身躯迈步走到了窗边,窗的外面是个湖泊,蔚蓝的水面上荡漾着少许阳光,朦胧层浅淡的光芒

  尹晨夜漆黑的眼眸划过道犀利的神情,丢在桌子上的手机里分明正播放着纪洛浅跟何晓依的对话,脑海中霍然回想起纪洛浅的话语跟动作

  难道我们就这样,做辈子的亲人不好吗?

  她低低的声音带着少许的恳求回荡着他的耳边,尹晨夜英俊的面孔上霍然蒙上了层阴暗的色彩,他从来都没想到洛洛居然是因为这个原因而离开自己!

  到底是谁跟她说自己跟她是兄妹!

  想到纪洛浅刻意的逃避,尹晨夜就感觉熊熊的怒火从他的心底蔓延开来!

  这个女人,居然把这种事情瞒在心底,还强迫着不告诉他!难不成她真的想要当自己的妹妹吗!

  “荒唐!”尹晨夜低声骂出了声来,他猛地拳砸在了墙壁上,这件事情恐怕跟他父亲的死有关,许雅宁那个女人,居然这么多年都没说实话

  漆黑的眼眸中闪过嗜血的光芒,尹晨夜迅速拨通了的电话,他低沉的声音强力压制的暴怒,“马上通知周裕皓,让他立刻将许雅宁带到秘密根据地”

  尹晨夜扬手就将风衣穿在了自己的身上,他径飞快的穿好了裤子,甚至忘记了穿内裤,就朝着外面大步走去

  路上汽车狂奔在马路上,个优雅的回旋过后,整辆汽车就稳稳停在了路上,尹晨夜箭步走下了车

  冷峻的面孔上没有半点的神情,手指熟练的敲击着墙壁上,,只听见咔嚓声声音响起,原本紧闭的墙壁瞬间出现了个门

  尹[,]

  晨夜迈步朝着里面走了进去,里面沉闷的空气散发着血腥的气息,声紧接着声惨叫的声音不断响起,这个秘密根据地只有个作用,便是让背叛自己的人在绝望中说出实情

  “b,人已经带到了,怎么处理”走上前来

  “老规矩”尹晨夜薄唇冷酷的吐出话语,“带我过去”

  漆黑阴冷的环境中,许雅宁绝望的看着片死寂的周围,唯独墙壁上点着少许昏暗的灯,照亮着灯下面人的面孔,对面的人身上衣物早已被脱得干二净,身体各个部位都被绑上了小型的炸弹

  周裕皓双手交叉在腰间,嘴角噙着玩味的笑容,“许小姐,你还想不想说实话!”

  许雅宁看见周裕皓的面孔,脸色的神情煞那间边,她疯狂的叫出了声来,“我不知道,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心里无尽的怨恨,却改变不了切!

  此刻她心底的绝望不断蔓延,整整六年了,她都过着这样暗无天日的日子,如果不是为了出去报仇,她恐怕都活不下去了

  却不想就在这时,声炸弹爆炸的声音霍然响起,对面的人瞬间发生声惨叫声音,身体被硬生生炸出了个窟窿,鲜血不住的往下流去,但是周裕皓连眼睛都没眨下

  阴冷的环境中,许雅宁瞪大着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画面

  周裕皓整个人半靠在门上,手指慢条斯理的按着按钮,声紧接着声爆炸的声音再次响起

  “别,别这样”许雅宁双手捂住脑袋,她语无伦次的说道,心中无尽的害怕不断弥漫开来,让她无法这些现实

  但是周裕皓唇角的玩味却越发浓了几分,修长的手臂像是毒蛇般把扣住许雅宁的脖子,“啊——”许雅宁失声叫出了声来

  但是周裕皓狠毒的动作甚至没有半点的停顿,他就像是从地狱中走出来的恶魔样

  他斜长的眼眸微微扬起,嘴角勾出邪魅的笑容,“许小姐,难不成你还不想说,也是,这么销魂的味道也该给你试试——”

  周裕皓伸手扬,周围的手下瞬间从黑暗中走了出来,伸手就要脱去许雅宁身上的衣服

  随着衣服被扯破的声音瞬间响起,许雅宁心里的防线全部崩溃掉,她撕心裂肺的吼道,“我说,我全部都说!”

  她双手捂住面孔,整个人瘫软在地上,她不过是想要得到尹晨夜而已,为什么这个简单的愿望却要她付出这么大的代价呢!

  个小时之后,周裕皓迈步走了出去,他伸手拿起手下人递过来的毛巾,优雅的擦了擦自己的手,又瞬间恢复了温文儒雅的涅

  “查出来了吗?”尹晨夜手指上夹着的烟雾,徐徐燃烧起少许的火星,嘴角紧抿成条直线,让人看不出他此刻的表情

  “查出来了,六年前许雅宁拜托你的母亲徐颜丽给纪洛浅份文件,里面写的确实是证明纪洛浅跟你是”周裕皓声音微微的停顿,眼眸中的玩味也荡然无存

  “说——”尹晨夜冷傲的吐出个字

  周裕皓这才缓缓开口说道,“上面证明了纪洛浅跟你是同父异母的兄妹”

  第百四十五章他的心曾经有多痛

  “周裕皓,你再乱说试试——”尹晨夜漆黑的眼眸中闪过阴冷的神情,声音瞬间阴沉下去“这个消息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夜,你别激动!”周裕皓清晰的感觉到尹晨夜情绪的波动,赶忙开口道

  周裕皓的嘴角微微抽搐,帮失去理智的男人办事真麻烦

  “我看了那些资料,也让手下的人进行调查了,但显示资料的信息准确无误只是亲子鉴定的对象是尹宏扬跟纪洛浅,也未必能够证明你跟纪洛浅之间就是真正的亲兄妹”

  周裕皓说到这里,声音煞那间低沉了下去

  其实,就算周裕皓不说,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