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却没有发现何晓依跟周裕皓的行踪,纪洛浅伸手赶忙给何晓依打了个电话

  昏暗的灯光之下,手机的铃声不断响起

  何晓依伸手要接住电话,但却被周裕皓紧紧压在了身上,身上的衣服早已凌乱成团

  她半裸着身体暴露在男人的面前,周裕皓伸手把扯去了自己的裤子,将他整个身体紧紧压在了何晓依的身上

  何晓依猛地拱起腿,抵住了周裕皓的下身,“你是混蛋吗,非要用这种办法!”

  “何晓依,是你先招惹我的,凭什么你想要结束了,就说结束!”周裕皓漆黑的眼眸中迸射出寒冷的光芒,他冷冷盯着何晓依,让她根本无法挣扎

  何晓依看着周裕皓脱光了自己的身上的衣服,他浑身的暴露在她的面前,不知道为何,她就是想要逃!

  明明选择逃避这份感情六年,但是为什么这个男人还要缠着自己!他难道不知道自己当初是怎么被人逼迫跟周源皓分手的吗?

  “难不成,你还想要强上我!”何晓依狠狠瞪着眼前的男人,她的脚猛地朝着周裕皓踢了过来,身体侧,就想要逃开,却不想下秒男人迅速的圈禁着她的身体

  何晓依费力的想要挣扎,却被男人狠狠的压住了手臂

  电话的铃声不断响起,但是男人的动作却越发的猛烈,让她根本无法挣脱,身体越发的虚弱,她的眼眸中的不甘心越发浓重起来

  “周裕皓,你放开我!”

  “你休想!”男人伸手猛地掰开了她的双腿,雪白的腿部彻底暴露在男人的面前,种莫名的羞耻弥漫开来

  “啊——”何晓依低头狠狠咬住了周裕皓的脖子,像是要将他整个人彻底折磨样,她疯狂的张嘴咬着,血丝顺着男人的脖颈流淌下来

  但是周裕皓却浑然不在乎,他恨不得狠狠蹂躏身下的女人,这个混蛋,凭什么在偷走了自己的心,强上了他之后,就离开!

  何晓依,你死定了

  身体猛地的拱起,他双手紧紧压住女人身体的柔软,整个人蓄势即发,正要冲进何晓依的身体里面

  他的刚硬死死抵住了女人的下身,就在这时,忽然间急促的电话声音接二连三响起,就连周裕皓自己的电话都响了

  周裕皓眼眸猛的愤怒起来,浑身的肌肉不住抖动着,何晓依倔强的咬着嘴唇,清冷的目光冷冷盯着眼前的男人

  两个人冰冷的目光猛然对视,手机的铃声在安静的环境中越发的响亮!

  周裕皓强迫着自己的身体松弛起来,他单手掐住何晓依的下巴,挑衅的开口道,“何晓依,你休想再离开我!”

  何晓依缓缓侧过了周裕皓的目光,她不知道想要逃,只是自从当初跟周源皓分手之后,那次的事情就像是根针样,狠狠扎进了她的心中,让她无处可逃

  她跟周裕皓真的能在起吗?

  周裕皓从床上跃而下,他伸手穿好了衣服,接住了电话,面孔上的神情越发严肃起来

  “什么,沿海亥?”

  何晓依听到周裕皓的声音猛然回过神来,这才想起刚才有人给自己打了电话,她赶忙伸手接住了电话,就听到纪洛浅着急的声音传入到她的耳边

  “周裕皓跟你在起吗?”

  “在”何晓依嘴角微动,看着男人浑身的站在床前,她的面孔微红了几分

  “你找周裕皓有什么事情?”

  “你帮我问何范瑜的电话”纪洛浅听到周裕皓在何晓依的身边,紧绷的心微微松了下来

  “翱”何晓依隐约感觉有些不对劲,何范瑜不是尹晨夜的奶奶吗,洛洛要她的电话干嘛?

  “洛洛,你别着急,到底出了什么事了?”何晓依的心情也不自觉的激动起来

  纪洛浅咬着嘴唇,她缓缓闭上了眼眸,强迫着自己的情绪控制下来,“尹晨夜在城沿海那边,但是那边发生亥了”

  何晓依手上握着的手机猛的松,她强迫着自己镇定下来,随即手腕上的力道越发猛烈了几分

  “洛洛,你在哪里,我们马上去找你”何晓依赶忙开口说道,她都不知道自己跟纪洛浅怎么挂断了电话,洛洛对尹晨夜的关心早已超越了爱,如果说尹晨夜真的出什么事情的话,她甚至不敢相信

  何晓依侧头看着周裕皓,正要开口,却不想男人伸手飞快的穿着衣服,眼眸中闪过冷冽,嘴角慢条斯理的扯动,“你难不成想要这样去见你的朋友?”

  何晓依这才猛地回过神来,她低头看着自己的身体,面孔煞那间片通红

  “不许看!”她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身体,目光迟疑的看着周裕皓,“那个洛洛说,尹晨夜——”

  “我知道,我们现在就过去”周裕皓开口打断了周裕皓的话语,他伸手迅速整理好了衣服,薄唇微微动了几下,“还有别的事情吗?”

  何晓依注意到男人危险的光芒,整个人不自觉的抖动了几下,她嘴角抽搐的看着眼前的男人,“没有了”

  周裕皓的速度很快,很快就带着何晓依走了出去,这次的事情很严重,虽然外面的人根本不知道尹晨夜去了哪里,但是如果说情况旦曝光,让其他集团的人知道尹晨夜深陷亥,恐怕会极度影响到整个集团的声誉

  [,]

  纪洛浅焦急的站在原地,她甚至感觉这几分钟,格外的漫长

  她远远看见周裕皓的车子开了过去,整个人条件反射的朝着车子跑了过去

  周裕皓伸手打开了车门,嘴角没有了以往的戏佻,反而是严肃的表情,“马上上车!”

  纪洛浅赶忙坐进了汽车里面,她甚至忘记了请假,忘记了去接小暖跟小莫,就跟着周裕皓和何晓依起去了市

  此刻市的尹家朦胧上了片黑暗

  客厅

  尹宏扬面无表情的坐在正中的椅子上,眼眸中全然是沉重

  何范瑜眼中的泪水怎么都止不赚她恨死自己了,如果说没有告诉尹晨夜地址,尹晨夜根本不会去那些地方,如果说她的孙子真的出了什么事情,她甚至感觉自己下秒就会晕过去

  手指紧紧的掐进了手心的肉,神色越发的沮丧

  “哭什么!还没死呢!”尹宏扬眼眸死死的盯着电视剧,脸上的神情也全然是严肃,虽然这次的亥已经结束了,但根本找不到尹晨夜的下落

  “我不哭,我能做什么,我能把我的孙子找回来吗,尹宏扬,你快点派人去呀!”何范瑜失控的吼道

  “我怎么没有派人去,难不成让尹氏里面的员工全部都是找人吗?”

  尹宏扬浑身紧绷着,尹晨夜的失踪,他比任何人都着急,但是手下能够派出的人马都已经前去救援了

  想到这里,尹宏扬就莫名的愤怒,为什么派出了这么多年,都没有下落

  纪洛浅缓缓迈步走进了尹家,她从来都没有想过居然会以这种形式出现在尹家,何范瑜跟尹宏扬没有说什么,只是怔怔的坐在原地,动也不动的盯着电视机

  此刻电视机上救援的画面越发紧张,无数浑身是血的伤患被抬上了担架,纪洛浅紧紧咬着嘴唇,她眼眸中闪烁着别样的着急

  何晓依伸手紧紧握住纪洛浅的手,但是看着她娇美的面孔片苍白,何晓依就感觉到心阵阵的剧痛,“别的”

  何晓依动了动嘴唇,低声开口说道,纪洛浅却浑然不知,就这样盯着电视机,手指不断拨打着尹晨夜的电话,但是无数次的忙音,不断的响起,无论怎么打,都无法打通那个男人的电话

  那种从心底蔓延出来的绝望,不断起来,长长的睫毛微微朝下垂

  纪洛浅也不知道自己这样傻傻坐了几天,直到何范瑜跟尹宏扬支撑不下去,去睡觉了纪洛浅还坐在原地,等待着消息,天,两天,但却还是没有半点尹晨夜的消息

  “洛洛,你去睡吧”何晓依心疼的看着纪洛浅苍白成片的面孔,她整张面孔憔悴到了极点,面无血色的涅,她甚至觉得洛洛下秒就会晕过去

  第百五十六章尹晨夜的下落

  “我没事”纪洛浅强撑着自己的身体,不管怎么样,她都要等着尹晨夜的出现

  纪洛浅伸手糅合了下自己的太阳岤,强迫着自己冷静下来,伸手给徐诚轩打了个电话,让他帮忙照顾好小暖跟小莫,这才挂断了电话

  已经整整两天了,电视里全都报道着这个的亥,但是入眼的却是片狼藉的小村庄

  就算尹家跟东方帝国集团派出了大量的人,但是无论怎么样都找不到那个男人半点的身影,这才亥波及的面积很大,如果说这样点点寻找,要找到什么时候

  就在这时,纪洛浅目光忽然沉,瞬间落在了漂浮在水面上的铁箱子

  眼眸中的神情瞬间严肃了起来,不知道为何,仅仅是眼,她就感觉莫名的熟悉

  手指紧紧掐紧着自己手心的肉,纪洛浅几乎是飞奔的跑到电视机旁边,伸手将电视往后退去,眼前再次出现了那个铁盒子

  “马上让人帮我把这个盒子弄起来”纪洛浅眼眸中猛的尖锐了起来,她开口就对着周裕皓命令道

  周裕皓神色疑惑的看着纪洛浅坚定的表情,不知道为何,他居然觉得应该相信这个女人的话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间手机响了起来,周裕皓下意识接住了电话,黯然的眼眸却猛然闪过狂喜,他不确定的开口问道,“你说什么?找到人的大概位置了?”

  纪洛浅长长的睫毛猛的闪烁起来,她眼眸中全然是狂喜,“真的找到尹晨夜了?”

  “是,不过只是大概的位置”周裕皓开口说道,如果不是因为尹晨夜身上有组织的联络器,恐怕他都无法找到尹晨夜

  他伸手将大衣披在了身上,“你们两个留在这里,我马上赶过去”

  纪洛浅却想也没想,条件反射的就迈步朝着前面走了过去,她伸手把扯住周裕皓的手,“我跟你起去!”

  “你疯了吧?”周裕皓不可思议的看着纪洛浅,眼前的女人眼眸中全是血丝,他伸手指了她的面孔,“你看看,你现在自己是什么涅,纪洛浅,要是现在你去的话,你要是出什么事情了,谁负责!”

  “我自己负责”纪洛浅咬紧着薄唇,她冷静的眼眸望着周裕皓,“或许般的人不可以,那么组织曾经的内线联系人可以了吧?”

  周裕皓眼眸中全然是震惊,但是很快他眼眸中的惊讶又迅速褪去,他伸手拍了拍纪洛浅的肩膀,“那你跟我起去吧,但是不管怎么样,你记赚如果说你出了事情,尹晨夜的情况只会更加严重”

  纪洛浅斩钉截铁的点了点头,何晓依站在纪洛浅的身上,她望着周裕皓的面孔,不知道为何,心中居然有点不舍,她甚至想跟着他起出发

  “周裕皓,我”何晓依动了动嘴唇,刚想要开口说话

  “你不许去”周裕皓厉声打算了何晓依的话,这才的行动甚至不知道有多危险,他目光落在了何晓依倔强的面孔上,女人微胖的脸蛋带着少许的粉红,他的声音不自觉放低,“乖乖的,等我回来”

  何晓依伸手紧紧握住衣角,不知道为何,种莫名的感觉从心底酝酿出来,但却格外的甜蜜

  飞机缓缓在跑道上行驶,随即猛的加快了速度,直冲云霄

  纪洛浅强撑着眼眸,略带着血丝的眼眸怔怔的望着前方

  “别强迫自己,好好休息,不然怎么找人”周裕皓伸手拍了拍纪洛浅,纪洛浅这才强迫着自己微微放松了几分,她也知道自己现在的身体状况

  纪洛浅低头默默的吃下了饭,心里面的着急越发浓重起来,也不知道那个男人在哪里,但是每天都变得精确的位置说明,尹晨夜应该没事吧

  纪洛浅吃完了饭,她强迫着自己睡觉,因为她知道,只有自己快点将身体养好,才能帮上忙

  周而复始的日子整整过了两天,飞机才降落

  纪洛浅脚迈出了飞机,刺眼的阳光直射她的面孔,纪洛浅伸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眸,望着眼前的切,她的嘴唇微微动了几下

  不知道为何,踏上这片土地,她居然感觉有点眼熟,周围都是在忙碌的救援人员,四周的房屋都被冲塌了还不住有伤员被人从房子下面挖出来,血腥的画面不断步入眼帘

  纪洛浅跟在周裕皓的身后,虽然周裕皓已经安排好了切,但是眼前狼藉的画面,将她整颗心狠狠的刺痛着

  “周先生,这是您要的东西”工作人员走到了周裕皓的身边,将铁盒子交到了周裕皓的手中,周裕皓瞥了眼手上的盒子,唇角微微溢出苦笑,恐怕尹晨夜特意赶到这里,就是为了这个盒子,但是哪里想到居然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能够留下这个盒子,恐怕算是万幸了吧

  眼眸中的神情微微收敛,周裕皓伸手将铁盒递到了纪洛浅的手里,“你要的东西”

  纪洛浅怔怔的看着眼前的盒子,她不知道自己为何突然有了勇气,就这样伸手打开了盒子,盒子里泛黄信已经被打湿了,纪洛浅手指颤抖着的打开了信,虽然很湿,但是却能够勉强看清楚上面的字迹

  上面陌生的话语出现在眼前,纪洛浅咬紧着嘴唇,轻轻念了出来

  尹晨夜,如果说你找到这封信,那么就请你去找到我的女儿,她叫纪洛浅

  我知道这些年是我对不起母亲,但是不管怎么说,请看在我养育了这么多年的份上,去找我的女儿纪洛浅,或者就连你妈妈都不知道,我爱那个女人有多深,但是当我知道洪雅静要嫁给别的男人的时候,我恨不得撞死她,跟她同归于尽

  纪洛浅缓缓朝着翻了下去,她从来都没想过自己父亲当初的死因居然会是这样个原因,原来,他是想要撞死母亲,但却没有想到母亲的车子会突然失控,撞死了他或者说,是父亲心求死,用另外种方式去解脱

  纪洛浅紧紧咬着嘴唇,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此刻的心情,想到母亲跟养父纪成鸿生前的爱情,她就感觉心中微暖

  晨夜,我不知道这去,我能不能回来,但是我唯消的便是,你能够找找照顾我的女儿,如果说你有天喜欢她了,那便娶了她虽然你不是我的亲身儿子,但是我却直把你当成是我的儿子在看

  纪洛浅手指颤抖的看完了最后行,她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想过任何种设想,但是从来都没想到过夜,居然不是她爸爸的亲身儿子

  泪水不自觉的顺着面孔流淌下来,她没有忘记尹晨夜第次带她到墓地去时,那种心酸跟刺痛的表情,薄唇紧紧的抿紧,纪洛浅瞪大着眼眸,眼前信封上的切就像是梦样

  但是不管怎么说,她跟尹晨夜不是兄妹,纪洛浅只感觉种狂喜从心底蔓延开来,但是她却找不到那个他爱的男人了

  纪洛浅整个人朝着地面蹲了下去,混乱[,]

  眼泪不断滴落在信封里面,但嘴角的弧度却微微扬起

  纪洛浅甚至不知道自己此刻是怎么样的心情,居然还能笑出声来,压抑在心底整整六年的绝望,却在此刻忽然燃起了消

  她甚至不知道自己跟尹晨夜能够走到哪步,但是不管怎么样,她都想要再放开那个男人的手

  “你没事吧?”周裕皓看见纪洛浅脸色剧变,忍不住的的说道

  纪洛浅缓缓摇了摇头,她抬起头来,朝着周裕皓笑了笑,“没事,我们快点出发吧”

  周裕皓担忧的看着纪洛浅,他动了动嘴唇,最终没有说话

  纪洛浅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已着怎么样的心态出发的,她更不知道尹晨夜如果说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之后,会有怎么样的举动

  但是不管怎么样,现在必须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尹晨夜

  纪洛浅跟着周裕皓坐上了船,根据周裕皓收到的消息,尹晨夜在这块地方出现过,但是纪洛浅看着望无际的大海,原本心中刚刚燃起的喜悦又瞬间沉默下去

  恐怕夜是被亥卷入了海底,如果说没有通讯工具在他的身上,恐怕更加无法找到踪影了

  “周老大,我们要快要速度,这个天气看起来恐怕要下暴雨了”

  周裕皓抬头望去,果然看到乌云在翻腾着,虽然亥刚刚过去,但是说如果现在在合遇到沙尘暴的话,恐怕会很危险,手下这么多人,他绝对不能置他们的生死于不顾

  “我们先回去”周裕皓低声开口说道

  “不——”声清脆的声音打算了周裕皓的话,但却是这般的果断

  纪洛浅轻咬着娇唇,眼眸中却是别样的固执,“不管怎么样,我都想要找到最后刻!”

  “纪洛浅,你知不知道你这是在玩命!”周裕皓不可理喻的看着纪洛浅,他忍不住怒吼道,“你根本就不知道尹晨夜在哪里,在这漫无边际的大海里,你认为凭借着你个人的力量能够找到吗!”

  刚来到这里,他就不由绝望,但却还是强迫着自己若无其事!用尽最后的线消找到尹晨夜,可是他却不能将手下人的生死置之度外!

  纪洛浅没有转头,她清冷的目光望着望无际的大海,“那又怎么样,如果说再迟秒钟,尹晨夜恐怕会更加危险!”

  她转过头来,清晰的眼眸望着周裕皓,“虽然我不知道你们今天派出的人是哪些,但是周裕皓,我只想要告诉你,我定会坚持到最后刻,哪怕只有我个人”

  周裕皓猛然怔,这个女人眼中的固执认真,却让他移不开视野

  凭什么!她名女子都能够做到,但他却要犹豫!犹豫着因为点危险,而耽误救援自己朋友的时间!

  “你确定!”周裕皓低声问道

  “我确定!”纪洛浅甚至没有半点的迟疑,就点了点头

  “如果说你还是要回去的话,那么就将大概的地址发给我,并且给我艘船”

  纪洛浅缓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