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的就像是玫瑰样

  但是看到她脸上的担忧,他却忽然觉得像是在做梦样

  “好”薄唇微微吐出个字,他伸手环住了纪洛浅的脖颈,任凭着她背着自己,朝着前面走了过去

  但是仅仅是每步,但却是这般的漫长,纪洛浅甚至都没想到她这挖,这走居然是整整天,天色开始黯淡了下来

  身体麻木的不能够动弹,她只是凭借着口气,强迫着自己坚强起来

  她吃力的背着尹晨夜找了个洞岤,虽然很鞋但却能够暂时的躲避风雨

  手腕上疼痛的厉害,但是纪洛浅却毫不在意,她伸手将尹晨夜抱在了怀里,小心往他的身下铺上了稻草,这才将尹晨夜放在了地上

  “浅浅——”尹晨夜动了动干涩的嘴巴,但是浑身的吃痛无力让他无法支撑住自己的身体

  “你别说话”纪洛浅强迫着控制住自己的泪水,她都不知道自己这几天是怎么过的,如果说尹晨夜真的没有出现的话,她甚至都不敢相信自己能不能再支撑下去

  “你先别说话”纪洛浅反复的开口说道,看着男人伤痕累累的身体,让她的心像是被针扎的刺痛

  这个笨蛋,为什么要偷偷的出去,如果说他没去查所谓的身世,恐怕也没有这么多的事情

  纪洛浅咬紧着嘴唇,她转身赶忙将周欲皓给的袋子打开,虽然里面的东西不是很多,但却都是必须用品

  纪洛浅这次低低松了口气,她找了片叶子,接了点雨水,便小心的解开了尹晨夜身上全部的衣物

  “浅浅,别”尹晨夜低声说道,他漆黑的眼眸望着眼前的娇小的面孔,甚至感觉像是在做梦样,如果说没有那棵树,他恐怕就被卷进了深海里面

  但是此刻,心中却是格外的甜蜜,他居然真的没有死,浅浅真的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第百五十九章我想吃你

  “难不成你还害羞”纪洛浅低声说道,手上的动作却丝毫没有放慢

  当她将尹晨夜的裤子撕开的时候,纪洛浅这才缓缓松了口气,虽然尹晨夜的肌肉被拉伤的很严重,但是所幸只是些皮外伤

  可是当她亲眼看到血淋淋的幕,纪洛浅还是感觉到钻心的疼,这么严重的伤,这个男人到底坚持了多久,原本强压下去的泪水下秒又要翻涌出来

  “浅浅,别哭——”尹晨夜虚弱的低声开口

  纪洛浅固执的摇了摇头,“我没事”

  她嘴角强迫着勾起个笑容,用清水小心的擦拭着男人的身下

  凉水刺激的伤口,刺骨的疼痛铺面而来,尹晨夜却连眉头都没皱下

  纪洛浅伸手将带来的全部药膏涂在了尹晨夜的身上,看不清楚的伤口被药膏覆盖着,看起来也不是那么凌厉

  纪洛浅小心的半扶起尹晨夜,她伸手将他的裤子穿好,又拿出了袋子里的食物,虽然不知道周裕皓要花多少时间才能找到他们,但是留点食物还是好的

  昏暗的环境中,因为尹晨夜身上的伤口太过于严重,很早就睡了

  纪洛浅整个人半靠在墙上,随着夜晚的寒冷不断铺面而来,身子不自觉的收缩起来

  男人不知道何时睁开了眼睛,漆黑的望着纪洛浅娇美的面孔,他忽然情不自禁的伸手将她娇小的身体搂在了怀里

  身体上的困意不断席卷狂来,可是当目光再次落在这张面孔的时候,心中的喜悦却不断弥漫开来

  漆黑的眼眸望着纪洛浅袋子里的信封,他伸手轻轻的将信封拿到了手上,目光缓缓的扫过每行,原本沉闷的心境,却不自觉的跳动起来,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有这样的心情

  夹杂着无比的震惊,却还带着少许的欣喜——

  他从来都没想到过,居然会是这样个结果!

  他不是浅浅的哥哥,但是那个他思念了二十多年的父亲,居然不是他的亲身父亲,这么说浅浅才是真正尹家的千金!

  他何曾想过命运居然跟他们开了这样个玩笑!

  尹晨夜的目光霍然变得深沉,徐徐的目光落在了纪洛浅的面孔上,巴掌大的脸蛋格外白皙,长长的睫毛微微闪烁着,浑身的情绪再也控制不赚他低头霸道的咬住了这张小嘴

  “唔——”嘴唇被紧紧的咬赚纪洛浅忍不住从睡梦中醒来,就看到男人霸道的搂住了她的腰间,疯狂吮吸着她娇唇的美味

  纪洛浅的眼眸瞬间瞪大,她只感觉到自己的嘴里的空气被无尽的剥夺

  “夜,我——”纪洛浅侧过了头,想要避开这个吻

  “唔——”却不想下秒,男人更加疯狂的吻住了她的娇唇,吻路顺着她的身体滑了下去,光滑白皙的肌肤无形中触碰起来,男人吻得越发的疯狂,纪洛浅吃痛的收缩起自己的身体,但却又不敢躲闪,生怕弄伤了男人

  尹晨夜整个身体下意识想要压在纪洛浅的身上,但下身的剧痛席卷狂来,他整个人半压在纪洛浅的身体上面,显然是极度的不悦

  大掌覆盖着女人胸前的柔软,闷闷的话语顺着他的唇角溢出,“浅浅,你还敢离开我吗?”

  纪洛浅微微怔,她望着眼前男人认真的面孔,他苍白的面孔上眼眸却是这般的明亮,不知道为何,种莫名的触痛从她的心底蔓延开来

  纪洛浅重重摇了摇头,她双手紧紧搂紧了尹晨夜的腰间,“只要你不离开我,那我定不离开你!”

  尹晨夜漆黑的眼眸霍然深,他伸手将纪洛浅整个人牢牢的搂在了怀里,深怕微微重份,她就会消失在自己的手中

  清晨,雨不知道何时退,明媚的阳光笼罩下来,纪洛浅怔怔的看着外面,晴朗的天空之下,阳光格外的刺眼

  男人强健的手臂将她娇小的身体紧紧搂赚脑袋还搁在了她胸前柔软的地方,纪洛浅的面颊微微红

  纪洛浅望着男人英俊的面孔,唇角的笑意却越发浓重起来,棱角分明的面孔格外的英楷纪洛浅看着眼前的男人,她甚至感觉像是在做梦样

  幸好切都没有结束,幸好尹晨夜还留在自己的身边或许这算是不幸中的万幸,让她得知尹晨夜不是她的哥哥

  纪洛浅从尹晨夜的怀里钻了出来,她望着外面晴朗的天空,心中的不安少了几分

  她低头解开了尹晨夜的裤子,男人下身跟双腿间的伤势虽然严重,但是所幸只是皮外伤

  纪洛浅低低叹了口气,这恐怕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纪洛浅走出去,外面天气虽然晴朗,但来时的路迹已经被泥土铺盖了,只能等着周裕皓派人找的他们!

  纪洛浅从石洞的角落里找到了少许枯草,将他们堆在了起,这次拿出袋子里的打火机,将枯草点燃

  空气中燃烧起少许的烟雾,看起来虽然不是很起眼,但至少有了个标记

  纪洛浅将袋子挂在了山洞的尖角处,她找了点雨水将手上的伤疤清洗干净,这次走了进去

  尹晨夜漆黑的眼眸紧闭着,纪洛浅痴痴的望着他的面孔,她不自觉的蹲在了身体,整整五天的疲惫席卷狂来,她甚至害怕永远都见不到他

  但是幸运的是,她找到了他

  纪洛浅眼眸中的笑意微微扬起,她伸手将通讯工具的拿到了面前,试图着想要将它修好

  尹晨夜的伤口虽然算不上严重,可是如果说再恶化下去,恐怕会有危险

  但她对于这些东西显然不熟悉,虽然在组织中长期接触这些通讯工具,但从未自己装过

  纪洛浅皱着眉头,修了半天,都没有修好,眉头不由紧紧皱了起来

  她赤怒的瞪了尹晨夜眼,伸手轻轻的敲了敲男人强健的胸膛,却不想尹晨夜霍然睁开了眼睛,吓得纪洛浅赶忙闭上了眼眸,躺在了他的身边

  尹晨夜漆黑的眼眸中闪烁少许的笑意,看着女人装睡的涅,玩味的想法从心底蔓延开来,他径直将手覆盖在纪洛浅的胸口,舌头隔着层衣服灵活的舔着她的丰满

  纪洛浅纸感觉胸口湿漉漉的,她猛地回过神来,娇美的面孔瞬间起来,她瞪大着美眸,赤怒的望着眼前的男人

  “尹晨夜,你到底想要干吗?”

  尹晨夜紧抿着嘴唇,漆黑的眼眸啥那件溢出危险的光芒,他将头猛地凑到纪洛浅的脸颊边,‘你说呢?”

  纪洛浅面颊上的绯红刹那间浓了几分,她尴尬的侧过了面孔,虽然知道了尹晨夜不是自己的哥哥,但是想到自己之前的举动,她还是不由的抱怨自己

  尹晨夜却将她整个人霸道的搂在了怀里

  脑袋轻轻摩擦着她的身体,尹晨夜低沉的声音传入纪洛浅的耳中,“浅浅,我好高兴”

  [,]

  就算在这样的地方,心中的喜悦却还是遮掩不赚至少她就在自己的身边,真真切切的在他的身边

  漆黑的眼眸深情的望着身边的女人,尹晨夜伸手将她的双手压在了身边,声音霍然变低,“我真的很高兴,能够在死之前还能看见你,你知道当我以为你是我妹妹的时候,我真的很绝望!”

  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他甚至从来都没有拥有过!

  当被亥冲进海里的时候,那身体上的剧痛,让他差点就要放开手,但是心里却还是消见到这个女人

  纪洛浅心疼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如果说当年她能够坚强的把切事情多说清楚,就不会有现在的场面,看着男人身上的伤口,让她从心底感觉到心酸

  “不过,浅浅,我还是很高兴,很高兴知道这个消息!”

  他差点就撑不下去了,却没有想到最后刻,他还能够听到这样的消息

  “浅浅,我们真的不是”

  纪洛浅咬紧着嘴唇,她用力的点了点头,当看到她亲身父亲留下来的文件时候,心里膨胀开来的喜悦,让她无法忽视

  “尹晨夜,夜”纪洛浅的声音夹杂着几分梗塞,她伸手紧紧搂住尹晨夜,男人身上散发着熟悉的气息让她从心底里感觉到心安

  尹晨夜霍然低头,他猛地咬住了纪洛浅的娇唇,反复吮吸着她唇角的美味,她娇媚的身体躺在他的怀里,却是这般的安心,眼前的女人就像是罂粟般,不经意的出现在她的生命中,让他再也不想要放开她的手

  纪洛浅反搂住尹晨夜的脖颈,将唇凑到了他的唇边,双唇紧紧贴在起,身体不自觉的紧密交缠在起,没有身体间的交互,但仅仅是个吻,却格外的甜蜜

  “对啦,夜,你会装那个通讯工具吗?”

  尹晨夜漆黑的眼眸扫了扫通讯工具,那个东西他五岁的时候就会装了

  但是面上的神情却丝毫未变,尹晨夜反复吮吸着纪洛浅唇角的美味,“不会”

  他加重了唇上的力道,舌头灵活将她的嘴巴挑开,舌头不经意的轻轻舔了舔她的娇唇,纪洛浅的面孔顿时阵绯红,她赤怒的瞪了男人眼

  尹晨夜低沉笑出了声来,反手加重了手臂上的力道,分开了这么久,就算只是个拥抱,却依旧如此甜蜜

  空气中沉闷的安静,纪洛浅脸色微红,虽然误会都解开了,但是当初的事情都是她的错,她低头轻轻的碰了碰男人的下巴,“我去找点吃的”

  纪洛浅侧身想要爬出去,但不想男人微微张口,准确的咬住了她的耳垂,轻轻的吮吸着她的美味,尹晨夜将头靠在了她的脖颈间

  “浅浅,我只想要吃你——”

  纪洛浅满脸羞红的瞪了尹晨夜眼,这个男人,还是这副脾气,她的嘴巴微微撅起,身体还是因为男人的触碰,不自觉的收缩起来

  第百六十章有种诱惑是与生俱来的

  “我知道了”纪洛浅咬着嘴唇,不由低声说道

  早知道,就等到出去了之后,再告诉这个男人他们不是兄妹了!

  纪洛浅侧过头,眼眸微微收敛,但嘴角笑意却遮掩不住

  尹晨夜准确的补充到了纪洛浅嘴唇的笑意,他用头轻轻碰了碰她的脑袋,“那浅浅,要是这次出不去,你就跟我起生活在这里,然后我们每天都”

  “闭嘴!”纪洛浅狠狠瞪了尹晨夜眼,这个男人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什么要每天都做

  尹晨夜漆黑的眼眸落在了纪洛浅的面孔上,炽热的眼眸让她娇美的面孔瞬间通红成片,她扬手用力捶打了下男人的胸膛,这次小跑了出去

  “浅浅”尹晨夜看着纪洛浅娇媚的面孔,唇角不由勾起笑容,“过来——”

  纪洛浅脚步微停,她缓缓迈步朝着尹晨夜走了过去,眼眸中全是疑惑,“有事?”

  但却不肯蹲下身体,她并不介意尹晨夜要了自己,但是男人现在身伤,她真的害怕要是弄伤了他该怎么办

  “我给你画些草药的涅,你去附近找找看”尹晨夜见纪洛浅身警惕的涅,唇角勾起好笑的弧度,虽然她很想将这个丫头狠狠压在身下,但是凭借现在的体力,恐怕是有心无力

  纪洛浅这才蹲下了身子,将尹晨夜往地上画好的图形全部记了下来,这次走了出去

  “浅浅,早点回来”尹晨夜低沉的声音从身后响起,纪洛浅的心微微甜,她重重点了点头

  尹晨夜动了动自己酸痛的双腿,肌肉严重的拉伤,阵紧接着阵的剧痛铺面而来,但是他却莫名想要跟浅浅在起,漆黑的眼眸霍然落在了破掉的通讯工具上,唇角微微勾起个弧度

  虽然外面的天空已经放晴,但整个岛屿上却还是格外的荒凉,纪洛浅不敢往别的地方走,要是再找不到回来的路了,那就麻烦了

  纪洛浅在周围逛了圈,都没找到草药,唯独只找到了点清水,收集到了袋子里面

  想到不知道何时才能够出去,纪洛浅脸上的神情顿时有点沮丧,雨水也不知道能撑到什么时候,但是就算有水,如果食物吃完了,那尹晨夜身上的伤该怎么办?

  刚想要回去,却不想眼眸忽然间亮,目光瞬间落在了角落上

  几颗草药出现在眼前,如果说她没记错的话,这些就是尹晨夜说的止血的草药,嘴角的笑意越发浓厚了几分,纪洛浅赶忙加快了脚步,朝着草药走了过去

  伸手轻轻的将药草摘到了手上,纪洛浅嘴角的笑意再也遮掩不赚她从来都不知道自己居然会因为找到株药草而这么高兴

  脚步刚刚迈出,却不想就在这时,从边上的草丛里猛地飞出了条毒蛇,朝着她的脖颈猛地咬了过来

  纪洛浅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到脖颈阵剧痛,她下意识猛地侧身,这次看见条蛇正张牙舞爪的盯着自己,小小的眼珠子散发着红色光芒

  纪洛浅怔,她哪里想的到这里居然有蛇,脚步飞快的后退,但却没有想到这条蛇居然紧跟着她飞快的游走过来

  眼看着这条蛇就要咬住自己,纪洛浅身影堪堪侧,刚刚躲了过去,脚步还没站稳,那条蛇又朝着她猛地扑了过来

  纪洛浅躲闪不开,她下意识用手挡在了自己的面前,就在这时,根树枝猛地从边上飞射过来,刺在了蛇身上,飞到半空中的蛇顿时坠落地面

  男人熟悉的面孔出现在眼前,尹晨夜漆黑的眼眸中带着压抑的愤怒,冷冷的盯着纪洛浅娇美的面孔,虽然裤子上都沾满了鲜血,却还是遮掩不了男人浑身迸射出来的霸气

  纪洛浅这次低低松了口气,身体上的疲惫让她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下意识屁股坐在了地面上

  她仰头看着尹晨夜,嘴角微抿出笑容,伸手挥了挥手上的草药,“尹晨夜,我找到了!”

  但男人紧抿着嘴唇,他大步朝着纪洛浅迈了过来,伸手毫不留情的打在了她的屁股上,纪洛浅吃痛的收缩了身体

  尹晨夜手腕的力道却没有减少几分,扬手又是巴掌打在了她的屁股上,纪洛浅娇媚的面孔痛的收缩起来,美眸怒瞪着尹晨夜的面孔

  “你干嘛?”

  “我有命令你找草药,将自己的身体弄成这副涅吗?”

  尹晨夜漆黑的眼眸扫过纪洛浅的全身,看着没有严重的伤口,这次低低送了口气,这个丫头,什么时候能够让他放心

  纪洛浅委屈的撅着嘴巴,她伸手轻轻摸了摸脖颈被蛇咬得伤口,眉头微微皱

  但是,目光扫过男人铁青的面孔,她还是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纪洛浅扬手,示意尹晨夜将自己拉起来

  “自己起来!”尹晨夜低声的命令道,低沉的声音压抑着不满,目光扫了扫纪洛浅脏兮兮的面孔,他伸手用力擦了擦纪洛浅的脸蛋

  尹晨夜弯下腰,伸手将地面的草药捡了起来,声音带着格外的霸道,“别忘了把蛇带进来”

  话落,尹晨夜转身就朝着洞岤里面走了进去

  纪洛浅怔怔的望着尹晨夜迈步而去的背影,心中的委屈莫名的起来,她用力咬紧自己的娇唇,怒瞪了男人眼

  什么男人吗,小气死了!

  纪洛浅闷闷的从地面上爬了起来,目光扫了眼地面上血淋淋的蛇,犹豫了半响,才伸手拿了跟树枝,擦在了蛇的身体里面,朝着洞岤里走了进去

  脚迈进洞岤,纪洛浅就看到了尹晨夜着全身,他伸手拿着清水倒在了自己的身体上面,随即就将草药盖了上去

  男人性感的胸膛散发出迷人的魅力,古铜色的肌肉强健有力,虽然被尹晨夜强上了好多次,但却从来都没这么近距离的看着他的身体

  这个男人,甚至比六年前,更加强壮了!

  就像是有种诱惑是与生俱来的样,纪洛浅的目光不自觉的顺着尹晨夜的身体路朝下游走

  直至男人腹部八块腹棘纪洛浅的目光不受控制的朝下微微游走了下去,下秒男人身下茂盛的“森林”就暴露在眼前

  面颊像是被火烧般的炽热,纪洛浅赶忙侧过头,却不想对上了男人戏佻的眼眸

  尹晨夜漆黑的眼眸像是漫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