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不经意的绽放开来,像是昙花现的绝美,但是这朵昙花却永远都不会干枯

  “好”她忽然轻笑了声,斩钉截铁的开口说道

  明亮的灯光像是在这瞬间,又明亮了几分,照亮着整间房间,雪白的墙壁上朦胧的影子,却显示出和谐的画面,两道身影紧紧的相拥着,再也没有片刻的分离

  纪洛浅甚至不知道自己这几天是怎么过的,心中的阴影彻底荡然无存,心情自然好了不少

  前几天给尹晨夜做了自己的拿手菜,哪知道某男居然吃上瘾,每天都吵着要吃,纪洛浅为此只能被逼无奈的苦学厨艺

  业余的时间,纪洛浅便忙着设计改善自己的图纸,在尹晨夜的指导下,纪洛浅忽然发现自己设计的风格越发改善,甚至逐渐拥有了自己的风格

  更重要的是不用去问韩皓旭那个面瘫,虽然某个男人总会习惯性的占点便宜,但是看着尹晨夜腿上的伤势天天好转,心情自然也好了不少

  这样忙碌的生活,却也格外的甜蜜,天刚刚亮,纪洛浅就约了何晓依去服装店,给尹洛夜大家子买礼物

  过几天就是尹洛夜家小五周岁的生日,虽然尹晨夜没说,但是纪洛浅看的出来,尹晨夜还是很疼这个弟弟,虽然不善于言谈,但是纪洛浅还是消他们兄弟之间能够相处的更好

  走进市最繁华的精品街,何晓依的眼眸顿时亮,望着眼前眼花缭乱的衣服,又跑过去看了眼价格,顿时瞠目结舌,“洛洛,这些地方是抢劫吧,居然连双袜子都要几千”

  纪洛浅嘴角微勾,她伸手环住了何晓依的腰间,笑盈盈的开口说道,“你嫁给周裕皓的了,这点还算什么?”

  “去你的,谁说我要嫁给那个不懂浪漫不懂风情的男人了!”

  何晓依想到周裕皓那没有任何创意的求婚,就感觉无比的郁闷,低头琢磨着自己手上的戒指,顿时感觉毫无新意

  “真是土死了,这么难看的戒指他居然也送的出手,老娘我坚决不同意他的求婚”

  第百七十章意外追击

  纪洛浅嘴角微勾,眼眸扫过何晓依的戒指,专业性的点评道,“如果说我没有猜错的话,这枚戒指便是20年某国时尚拍卖会上的珍品,卖出的价格超过个亿,称为蓝色经典,你要是不想要的话,直接送给我吧”

  何晓依眼眸顿时瞪大,她手掌赶紧将戒指握赚把手藏到了口袋里,生怕被别人看见,嘴巴里还忍不住啧啧称赞,“没想到周裕皓那个家伙居然这么大的手笔,买这么贵的戒指,我说洛洛,你这么了解,你的戒指是不是更加棒呀?”

  “行,我们换”纪洛浅伸手朝着何晓依摊手,何晓依坏笑的将戒指交到了纪洛浅的手上

  想着尹晨夜的戒指应该会给自己个惊喜,却不想纪洛浅将戒指放到了口袋里,随即从包里找到根草递到了何晓依的手里,“给你”

  何晓依眼眸瞬间瞪大,她满脸不悦的看着纪洛浅,“我把订婚戒指给你看,你怎么就给我根稻草”

  “尹晨夜就拿着这个跟我求婚,然后我答应了”纪洛浅说的坦然,何晓依却瞬间炸毛

  “怎么可能,他可是尹晨夜,怎么可能就用根草!”

  “尹晨夜又怎么样了,那时候在荒山野岭,总不至于让他变出颗戒指来,我时感动就收下了”

  “那你把第次尹晨夜跟你求婚的戒指给我看看!”何晓依伸手就想要抢纪洛浅的包,却不想纪洛浅反而大大方方的将包递给了何晓依

  “反正当年我的戒指已经丢了,也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所以我才勉强跟你换的”纪洛浅优雅的伸手拿出口袋里“德蓝色经典”,认真的说道

  “啧啧,还真不错,既然晓依你不想要,我就还给周裕皓吧”

  何晓依望见纪洛浅眼眸中的狡黠,顿时被气得炸毛,“洛洛——纪洛浅——你这个混蛋,还给我!”

  却不想纪洛浅狡黠的笑,她脚步瞬间加快,就将何晓依抛到了身后,整条街上瞬间响起了爽朗的笑声

  等到两个人跑的都没力气了,纪洛浅才笑着将戒指交到了何晓依的手上,唇角的笑意微微收敛,“既然喜欢的话,那就跟周裕皓坦白了吧,别让他整天守在你家楼下了!”

  何晓依气的跺脚,伸手推了把纪洛浅,“洛洛,你就知道胡说!”

  纪洛浅却清晰的捕捉到何晓依唇角溢出的笑意,她伸手握住了何晓依的手,笑盈盈的开口说道,“那既然你怎么不想嫁人,那我们两个就起守寡,正好凑对”

  何晓依赶忙伸手拍开了机洛浅的手,脸警惕的说道,“我可不敢得罪尹晨夜,那个家伙有够狠的,要不是他的缘故,周裕皓也不会这么多年直堵我”

  话音刚刚吐出,纪洛浅面上的神情微微变,何晓依赶忙止住了嘴巴,她伸手搭在了纪洛浅的肩膀上,嘴角勾起坏坏的笑容

  “别在意这么多了,事情都过去了,不管怎么说,如果说没有你,我跟周裕皓也不可能走到今天,所以如果说我结婚的话,你定要跟我同天结婚”

  “那可不定”纪洛浅双手交叉放在脑后,也不知道那个混蛋啥时候正式跟自己求次婚

  “为什么不可以!”何晓依满脸不悦的说道,“当初不是都宣布要同天结婚的吗?”虽然到了最后,两个当着公众宣布的婚约都没有兑现承诺,但是两个人都习惯闭口不提

  纪洛浅眼眸闪烁狡黠,她将脑袋凑到了何晓依的耳边,神秘的开口说道,“不管怎么说,我都要等到尹晨夜的双腿痊愈之后,至于你吗,周裕皓还肯放过你这块嘴边的鲜肉吗?”

  最后句话拖长了声音,却极具暧昧

  何晓依胖嘟嘟的面孔“唰——”的下就红了,她伸手不悦的打了几洛浅下,“谁让你乱说的!谁当那个混蛋的鲜肉了!”

  何晓依说完话,就气冲冲的朝着前面走去,纪洛浅不紧不慢的跟在了何晓依的身后,唇角的笑意却遮掩不住

  晓依能够答应周裕皓的求婚,恐怕他们两个人的婚礼也要近了

  商场里面的东西很多,纪洛浅跟何晓依专门到了小孩专卖店里选礼物,看着琳琅满目的商品,两个女人眼睛全都亮了

  纪洛浅望着精美的服装,还有各种各样不同设计玩具,眼眸中神情微微闪亮了几分,看着件件小小的衣服,她忽然很想小暖跟小莫

  手指不自觉的划过精致的布料,何晓依已经在那边惊呼道,“这些真的超级好看,有创意的!”

  纪洛浅顺着何晓依的目光望了过去,就看见模拟型精致的城市设计,其余的东西就算是最普通的物品,却也别出心裁,让人眼前亮,不得不说这里的服装设计绝对是流的

  何晓依忍不住啧啧称赞,眼眸中是遮掩不住的羡慕,“真是嫉妒周素素居然生了五个,肚子里还怀了个”

  纪洛浅嘴角微勾,忍不住戏佻道,“既然这么喜欢,那就跟尹洛夜生个”

  两个女人琢磨了半天,这才勉强敲定了几件礼物,虽然算不上贵重,但是光光是几张别致的上下铺形式的床,价格就让何晓依瞠目结舌

  直到走出了商超何晓依还在不断的抱怨太贵,“这里的东西简直就是坑人,这么贵的价格都好意思说出口!”

  纪洛浅好笑的拍拍好友的肩膀,“你别老这么俗气,不管怎么说,你都马上是身价破百亿的女富豪了”

  “我才不嫌弃”何晓依忍不住唾弃,要不是周裕皓那个混蛋这么有钱,势力那么大,她早就甩了他直接跑了

  纪洛浅眼眸底下的笑意越浓,她开口正要说话,目光却瞬间落在了不远处

  不远女人身穿着职业装,副标准白领的涅,如果不是因为女人手上的手镯,纪洛浅恐怕都没有认出来

  这个女人是余安娜,纪洛浅确信自己没有猜错,自从上次在医院里见到余安娜之后,直觉就告诉她,这个女人绝对不简单

  个人气质不可能从瞬间发生改变,除非她会隐藏自己的身份,以及自己的性格,如果说真的是这样,那么她留在尹晨夜的身边这么多年,毫无疑问是名高手中的高手

  “晓依,我还有事情,先走了,下次再会”纪洛浅淡淡的开口说道

  何晓依没有察觉到纪洛浅瞬间犀利的神情,她点了点头,唇角坏笑的说道,“我知道了,你要是碰到周裕皓的话,别忘记帮我多威胁几次“

  “我知道了”纪洛浅无奈的拍了拍何晓的肩膀,眼眸再次落在了余安娜的身上,她跟何晓依告别之后,就看见余安娜像是在给谁打电话样,整个人像是有点急躁,余安娜随即坐上了汽车

  纪洛浅侧身就坐进了自己的汽车,她脚尖猛地踩油门,就跟上了余安娜离去的汽车

  余安娜的汽车开得很快,纪洛浅牢牢的跟在她的[,]

  身后,看着周围的路面越发的陌生,她手指已经准确的按在了手机屏幕上,如果说她失去方向的话,这些线路的记录会在个小时之后,自动发到尹晨夜的手机里面

  就在这时,辆汽车飞快的从纪洛浅的身边闪而过,但窗边男人的面孔却从她的眼眸底下闪而过,那辆车子飞快的朝着余安娜坐着的车子开了过去

  纪洛浅眼睛顿时犀利起来,如果说她没有猜错的话,这个男人就是跟自己有过面之缘的范莫殷,那个传闻红旭设计公司幕后的大老板,但是他不是在国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想到刚跟东方帝国集团产生了合作关系,这个男人就出现,现在尹晨夜跟自己刚回到市,这个男人就再次出现,难不成他的目标是东方帝国集团!

  纪洛浅忽然想到前几天尹晨夜似乎在跟尹洛夜商讨个公司,那是家在市及各地迅速撅起的小企业,那家公司的负责人好像也姓范

  但是难道会有这般惊人的巧合?

  想到这里,纪洛浅脚上的动作越发的迅速,她灵巧的换挡加速,整辆汽车像是游龙般迅速朝着前面开了过去

  车子本来就是高档货,再加上纪洛浅的开车速度向来很好,车子很快就跟上了余安娜的车辆,就在这时,余安娜的车辆迅速转弯

  眼看着前面两辆车的车速渐渐缓了下去,纪洛浅脚尖重重踩油门,就要紧跟其后,却不想刚刚到转弯的地方,辆车朝着另个方向猛地开了过去,却是直接朝着她的车子撞了过来

  纪洛浅眼眸闪,手腕迅速转动着方向盘,车子猛的个原地大旋转,这次堪堪避开了眼前的车辆,整辆车这才停稳

  望着眼前渐渐远去的两辆车辆,纪洛浅的眼眸溢出少许的懊恼,她迅速将车子掉转方向,正要再次追击,却不想刚才撞她的那辆车居然直接拦在了她的面前

  纪洛浅眼眸瞬间阴冷了下去,如果说次可能是意外,那么第二次,绝对不会是意外

  手迅速的转动着方向盘,原地迅速的掉头,却不想那辆车又迅速拦在了她的面前,无论纪洛浅怎么调头,这个男人都不断的将车子拦在了纪洛浅的面前

  眼眸中恼怒遮掩不赚她迈步正要下车,却不想前面车子的车门被人伸手打开

  男人从里面迈步而出,英俊的面孔上却是遮掩不住的邪魅,男人头干净利落的短发,但是嘴角的笑容却格外妖媚,明明是张极具阳刚气味的面孔,但是却让人眼就觉得妖媚

  男人身穿着名牌衬衣,但衬衣的扣子却仅仅系了几颗,露出白皙的胸膛,他迈步朝着纪洛浅走来,伸手敲了敲纪洛浅的窗户

  第百七十二章过往旧事

  纪洛浅缓缓升下了窗户,清冷的面孔上没有半点的表情,声音冷清到了极点,“如果说不想让我撞破你的车,你马上给我让开!”

  却不想男人反而勾唇笑,“那如果说我跟你说的事情,和你的亲身父亲有关呢?或者换句话说,我知道尹晨夜的亲身父亲是谁,你还感兴趣吗?”

  妖媚的声音落入纪洛浅的耳中,她清冷的眼眸微微怔,神情分明有片刻的松动

  前面迅速行驶的汽车瞬间退下来,余安娜打开了驾驶室的门,额头上微微溢出少许的汗水,她转身坐上了后面辆车

  车上,范莫殷阴沉着面孔,神色不悦的望着余安娜,“你难道忘记我们来这里的目的了吗,居然会被纪洛浅发现行踪,如果说不是我找来人接应你,你恐怕现在已经被纪洛浅拦住了!”

  余安娜沉默不说话,纪洛浅忽然间的跟踪确实让她没有预料到,她明明尽了全力,却无法摆脱后面的车辆

  “我错了”范莫殷恼怒的瞪了她眼,微微松了口气,“这次我让年楚东拦住她了,如果还有下次,你就等着给自己收尸!”

  余安娜面孔上没有半点神情变化,她冷静的开口说道,“我知道了!”

  “知道就好,不管怎么说我们为了这个计划,都努力了十几年,安娜,你要记住你的使命”

  余安娜点了点头,自从当年被先生救起之后,她便明白了自己的使命,“我明白,帮助先生夺回属于您的切,是我的职责!”

  范莫殷缓缓闭上眼眸,脑海中不由回想起以往的切,眼眸中的不忍却瞬间坚定起来,他最终缓缓开口,字句的说道,“你要记赚你的使命就是为小姐夺回切,而不是为了我!”

  余安娜坐在汽车里,她的眼睛直射着前方,“我知道了”

  明亮的灯光之下,四周的服务员拉动着手提琴,悠扬的声音从手提琴中传出,桌面上烛台闪烁着少许光芒

  纪洛浅优雅的坐在椅子上,手灵活的运用着刀跟叉子,唇角没有半点的笑容,她拿起毛巾擦干净了嘴巴

  唇角微勾出冷漠的笑容,“既然饭都吃完了,这位先生,你有什么话要说?”

  男人勾唇,唇角尽然是邪魅的笑容,他伸手撩开额前的碎发,“纪小姐,既然都跟我来到了这里,不知道为何还会有这样的疑问”

  “如果说你还想要说什么废话的,那恕我不能奉陪”

  纪洛浅眼眸闪烁,话语却没有半点的温度,如果不是因为这个男人提到了尹晨夜的身世跟她的父亲,她恐怕都懒得跟这个男人多做分钟

  见到了纪洛浅眼眸中的不耐烦,男人轻笑出了声来,眉眼间全是勾魂的眼神,“那又怎么样,既然你都说出了这些话,就应该知道我手中有你想要知道的消息,不如纪小姐,我们来打个赌”

  “说——”纪洛浅动了动薄唇,冷漠的开口

  面对眼前这个男人,她完全不信任,但如果说他是有目的,恐怕还能相信半分

  “我叫年楚东”男人收回了眼眸中的妖媚,缓缓开口说道

  “纪洛浅”冷冷吐出三个字,纪洛浅清澈的眼眸望着眼前的男人,手指轻轻的扣在桌子上,

  “如果我没有猜错,恐怕你身后还有别的人,是吗?”

  “纪小姐说的不错,我就喜欢跟聪明人说话”年楚东没有绕圈,直奔主题,“如果说我没有猜错,纪小姐不应该姓纪,二十多年你母亲意外的怀孕,让你成为纪家的千金,但是你的亲身父亲并不是纪成鸿,而是尹家的当家尹莫凡”

  “那你想要说些什么?”纪洛浅眉头微皱,这些秘闻,她从来都没想过,会有人知道

  “你只要告诉我,是或者不是”年楚东妖媚的勾唇,说道

  纪洛浅目光带着清冷,不得不说,眼前这个妖媚的男人有着十足勾人心魄的魅力,但是这种魅力,从来绝不会吸引她

  “是”

  “但据我所知,尹晨夜不过是当年尹莫凡领养的孩子,难道纪小姐就忍心看着尹家的产业落入别人的手中?”

  年楚东原本缓慢的声音煞那间夹杂着逼迫,他的眼眸射向纪洛浅,句句都是耐人寻味的意思

  “那如果我说,我心甘情愿将尹家的产业送给尹晨夜,不知道你又会有什么样的感想?”纪洛浅薄唇微勾,毫不犹豫的反问道

  年楚东却微微笑,“纪小姐的答案,我来之前就猜到了”

  “那如果你是想要告诉我这切,我现在就想要离开了”纪洛浅甚至懒得听年楚东再次说话的理由,她径直站起身来,提着手上的包就要离开

  年楚东见纪洛浅要离开,脸上的神情没有半点的变化,他伸手慢条斯理的整理了下自己的领子,唇角的冷笑越发浓重,“看来纪小姐跟传闻的样,对自己的未婚夫很关心,那如果我说,你的父亲根本就没有死呢?”

  年楚东的席话就像是颗重磅炸弹猛地抛进了水面,纪洛浅刚要迈出门的脚步微微怔,她神情不敢相信的看着年楚东,许久她的娇唇才微微动了两下

  “你在开玩笑嘛?”

  “我从来都不做开玩笑的事情”年楚东缓缓站起了身来,他伸手整理了下自己胸前的衣服,再次开口说道,“不管怎么说,纪小姐,事情我都告诉你了,这些都是你父亲的愿望,他最唯消的事情就是你能够幸福,能够继承尹家”

  年楚东停顿了两下,继续说道,“但是最终,你得到什么,个破碎的家庭之外无所有,你难道真的以外尹晨夜跟你在起,就是因为喜欢你吗,难道你就不会猜想,他是早就知道了自己的身份跟你的身份,所以才处心积虑的接近你,想要夺得”年楚东的声音带着句句紧逼的意味,他的眼眸落在纪洛浅的面孔,上,唇角的玩味越深了几分

  但是让他震惊的是,除了冷漠,他居然没有在这个女人脸上看到其余的表情

  纪洛浅收回了眼帘,唇角嘲讽的笑出了声来,“你以为我会相信你说的这些,韩先生,如果说我没有记错的话,恐怕今天是我们第次见面,那我有必要因为个陌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