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黑的眼眸望着尹晨夜英俊的面孔,她轻轻凑过头去,像极了个青涩的小女孩,就这样轻轻的吻了吻他的面颊,嘴角的笑意微微扬起

  她知道,未來的切,她都无法预测,但是唯想做的事情,便是守护好眼前这个男人,无论面对什么,她都绝不会放开尹晨夜的手

  娇嫩的小手紧紧握住男人宽厚的大手,任凭着他的手掌紧紧包裹着自己的手掌,像是霍然拥有了整个世界样,纪洛浅缓缓闭上了眼眸

  次日的阳光不经意散落下來,灿烂的光芒透过蔚蓝色的窗帘,带着几分朦胧的色彩,沒有了市特有的寒冷,反而被温暖彻底的包围

  纪洛浅揉了揉自己干涩的眼睛,她下意识伸手想要搂住身边的男人,这个熟练的动作像是经历了好多年,早已成为了生命的部分

  “夜,现在几点了?”纪洛浅模糊不清的开口说道,虽然感觉睡了好久,但却还是困得要命

  却不想手刚刚伸出,就触碰到个西瓜头,纪洛浅这才反应过來,她下意识睁开眼睛,这才发现男人不知道何时已经起床,两个小娃子正瞪大着眼睛,炯炯有神的看着自己

  纪小莫人小鬼大的屁股坐在床上,双手插在腰间,笑嘻嘻的开口说道,“纪浅浅,你别找哥哥了,哥哥去烧饭了,所以就有小莫代表哥哥來亲你吧”

  “就是,妈妈是懒货,妈妈是懒货!”纪小暖咯咯咯的笑出了声來,两个小家伙将脑袋凑到了纪洛浅的面颊上

  纪洛浅还沒反应[,]

  过來,就被两个小家伙各自亲了口

  纪洛浅的嘴角微微抽搐,原本的困意顿时化为了乌有,大早居然被两个小屁孩给调戏了?

  声音也不自觉的提高,纪洛浅愤怒的问道,“到底是谁教你你们的?”

  “爸爸说的”

  “哥哥呀”纪小莫舔了舔嘴巴,“哥哥还说啦,每天早上亲纪浅浅口,纪浅浅心情会变得很好!“

  纪洛浅的额头冒出三根黑线,其实不用问,她也知道是那个男人干的好事!什么叫每天早上亲她口,她心情就会变得很好,尹晨夜就是这么教育孩子的?

  “尹晨夜呢?”纪洛浅开口问道,她赶忙从床上爬了下來,穿上了外套

  “爸爸说,他要给小暖做好吃的”纪小暖咬着手指说道

  纪洛浅刚刚站稳的脚又不由软了几分,尹晨夜居然说要做饭?她可沒忘记以前尹某男说过的话,不过想到尹晨夜居然大早就在做饭,纪洛浅心中的不满瞬间荡然无存

  只是心里还是有点小小的担忧,那个男人不会将厨房弄坏了吧

  沒用多少时间,就安顿好了两个小孩,纪洛浅从楼上走了下去,虽然这里只是尹晨夜临时的住所,不过周围的装潢设计都让人离不开视野

  纪洛浅刚走下楼,就看见桌子上玲琅满目的食物

  香浓的面包散发出迷人的香气,醇厚的牛奶摆在了桌子,精致的布丁让人眼看,就食欲大增,最引人注目的还是摆在正中的粥,也不知道这个男人是用什么做的,居然还带着火腿冬小片的鸡蛋碎末,跟翠绿的菜叶,散发出少许的香气,让人移不开脚步粥的周围摆了几盘精致的小菜

  如果说不是那个男人正站在厨房里,纪洛浅甚至以为这是哪位大厨做的,纪洛浅的唇角微微勾,望着正在厨房里忙碌的男人,腰间的围裙上面还带着卡通图案,系在这个高大的男人身上,显然有点不伦不类

  英俊的面孔在阳光的照射下,越发的迷人,男人低头手脚麻利的炒着菜,烤箱里还冒着热气,显然还在烤些什么

  尹晨夜,这么多年來,你到底还要给我多少的惊喜,从个听到做菜就头疼的男人,居然会化身为顶级的厨师

  脚步不自觉的迈开,纪洛浅像是只小猫咪般偷偷的朝着男人的身后走去,伸出爪子正想要偷袭,却不想男人忽然转过身來,伸手就将她整个人搂在了怀里

  尹晨夜低头用脑袋轻轻摩擦了下纪洛浅的面颊,低沉的声音夹杂着少许笑意,“小懒货,起床了?”

  说的纪洛浅有点心虚,她反瞪着尹晨夜,“难道尹大老板还不许小女子多睡会?”

  “允许!”尹晨夜低笑了声,伸手松开了纪洛浅,转身炒着小菜,“我只是怕某个丫头睡过头,错过了今天的航班”

  第百八十七章被人偷窥

  “航班?”纪洛浅想了想,这才想起尹晨夜昨天问自己,要不要参加设计大赛,确实,设计大赛很快就要开始了,不过现在走也有太着急了吧

  想到刚來到市,沒玩几天,就要离开,纪洛浅心里面不由有点不舍,面对这个美丽的冰城,她还是很喜欢的

  “怎么了,不舍得我?”尹晨夜薄唇微微勾,个性感的笑容从唇间溢出,整个人显得越发的英俊

  纪洛浅面孔微微红,这个男人难道不知道自己的笑容多有诱惑力吗

  “谁舍不得你呀!”纪洛浅反驳的说道,她伸手锤了锤男人的胸膛,撅着嘴巴说道,“我就是讨厌你,尹晨夜,我还沒跟你算账呢,居然跟小莫他们这么说话?”

  “什么话?不就是妈妈每天早上醒來,喜欢让人亲,你难道不喜欢吗?”尹晨夜嘴角微微扬,侧头望着纪洛浅,熟练的将菜倒在了碗里,绝对完美的色泽,让人眼前亮

  这个男人做什么事情,都有让人嫉妒的资本

  “浅浅,你难道喜不喜欢?”纪洛浅目光还落在菜上沒有收回,却不想下秒尹晨夜放大的面孔,已经出现在面前,吻了吻纪洛浅娇媚的面孔

  “尹晨夜,,”纪洛浅忍不住抱怨出了声來,看着眼前的男人像是吃腥的猫般的涅,她也发不起火來不过这种感觉似乎不错

  “你还要做什么菜,我來帮你,不过也不用烧这么多东西吧”纪洛浅伸手想要帮忙,却不想被尹晨夜伸手拦住

  男人的薄唇微微勾,晃了晃手上的勺子,“纪小姐,我想我要告诉你三件事情,第件,现在是午饭,不是早饭,第二件事情,今天的午饭不止你个客人,第三件事情”

  尹晨夜优雅的晃动了两下手指,望着女人满脸的疑惑,嘴角的笑意越浓,“第三件事情,浅浅,你的厨艺我难道还不知道,你还是好好的管孩子吧!”

  “尹晨夜!”纪洛浅本來就被尹晨夜的话弄的迷迷糊糊的,不过是出來玩,哪里会有别人來吃饭,她可不认为尹晨夜这个家伙哪里都有朋友!

  但是,这都不是重点

  “尹晨夜,你居然嫌弃我!”纪洛浅满脸不悦的望着眼前的男人,娇柔的抱怨出声來,要知道她也很努力的学厨艺,只是手艺不是很好,“上次我做的酸菜鱼,你不是很喜欢吃吗?”

  “纪浅浅小姐,你难道不知道真正的厨师,会做的菜不会只有道吗?”男人优雅的勾了勾薄唇,眼底全然是挑衅,纪洛浅咬着嘴唇,狠狠瞪了尹晨夜眼,这个男人居然小看自己!

  想到昨天出去玩的时候被欺负,回來洗个澡还被这个男人欺负,纪洛浅咬着嘴唇,猛地朝着尹晨夜扑了过去,伸手抓她的痒,弄的男人浑身都发痒,忍不住躲闪起來

  英俊的面孔上紧绷的神情化为乌有,唇角的笑容开始溢出,“浅浅,你别闹,家里有客人呢!”

  “你别想骗我!”纪洛浅才懒得理尹晨夜,这个男人成天到晚就知道骗自己,手上的动作越发快了几分,却不想男人霍然伸手将她整个人搂在了怀里

  低头纪洛浅脚步下意识后退了两步,整个人已经被男人压在了台板上,后背被压得生痛

  男人漆黑的眼眸底下隐约溢出笑意,手上的动作却狂妄很多,只手就将她整个人牢牢的控制赚另只手轻轻的拂过女人胸前的柔软

  “浅浅,你不多我到是还忘记,你昨天在浴室欠了我什么!”

  “夜”嘴角刚刚吐出个字,纪洛浅的薄唇就被男人大力的吻赚尹晨夜单手扣着纪洛浅的腰间,将她整个人逼近自己的身体,低头霸道的噙住了女人的娇唇,她的口腔中还散发着少许薄荷的气息,让他整个人越发的沉沦

  尹晨夜手腕的动作越发用力了几分,纪洛浅就感觉到只大手准确的扯破她的衣领,胸前已然片清凉,她的双腿被迫张开,整个人坐在瓷砖铺成了台板上,身下的冰冷,却及不上身上的火热

  ”浅浅,你说我的做的事情,说的话,有错吗?“

  还是这样的霸道,纪洛浅反瞪了尹晨夜眼,嘴角全然是固执,“错,错错错,,”

  却不想下秒,她顿时尖叫出声來,但是想到家里的两个娃子,纪洛浅赶忙收回了声音

  男人宽厚的大手已经顺利游走在她的衣领中,反复蹂躏着她胸前的柔软,手上的力道越发迅猛,唇角的吻更加霸道

  先前不过是轻轻的撕咬着她的娇唇,下秒已然疯狂的吮吸着她唇角的美味,尹晨夜的舌头像是游蛇般准确的游走进她的口腔,反复的触碰着她的舌头,狂妄霸道的动作,让她整个人情不自禁的回应着男人的动作

  腰间被搂的越紧,她整个人沉沦在男人的怀抱里,尹晨夜霍然低头,咬住了她的胸前的柔软

  纪洛浅眼眸中陷入少许的迷离,嘴上的吻刚刚松开,下秒男人已然霸道的再次噙住她的娇唇,缓慢的撕咬,却瞬间又加重了力道,次又次的攻略

  纪洛浅只感觉自己的上身片清凉,她整个人沦陷在尹晨夜的爱抚中,双腿情不自禁的缠住了男人的腰间,眼眸中的迷离散发着魅人的诱惑,浑身的情欲已然被男人轻而易举的勾起

  手掌情不自禁的想要搂住尹晨夜,却不想就在这时,两声尖叫声顿时响起

  声高音,声却稚嫩了不少

  纪洛浅整个人猛地回过神來,她瞪大着眼睛看着身后的出现的几个人,脑子里“轰,,”的声巨响

  楚依禾,何圆圆怎么会在这里,再看见地面上的两个小娃子,纪洛浅嘴角越发的抽搐,低头眼就看见自己的衣衫凌乱,再看看男人衣冠整齐的涅,纪洛浅就感觉自己的脑子“轰,,”的声巨响

  “放我下來,,”纪洛浅赶忙想要从尹晨夜的怀里跳下來,心里却是说不出的懊恼,她居然会这么轻而易举的沦陷在尹晨夜的温柔中

  却不想男人唇角的弧度越发上扬,他伸手不动神色的掐了掐女人胸前的丰盈,低声细语的开口说道,“浅浅,是你先欺负我的,如果说我不欺负你的话”

  “尹晨夜,你给我闭嘴!”纪洛浅又羞又急,居然在自己好友面前做出这种事情,也不知道他们站在这里干嘛了,尹晨夜这个混蛋,怎么沒告诉自己,楚依禾跟何圆圆在这里呢!

  “快点放我下來!”纪洛浅忍不住低声怒吼道

  却不想男人闷笑了声,爽朗的笑声从男人的薄唇中溢出,低沉的声音是压抑不住的戏佻,“浅浅,你确定自己要这么下去?”

  纪洛浅这才回过神來,懊恼的看着自己几乎的身体,衣服又被某男给撕扯条状了,如果不是因为尹晨夜挡着自己,恐怕她都想要直接撞墙了

  “那怎么办?”纪洛浅沒好气的吼道

  “呃,,[,]

  ”楚依禾率先回过神來,之前有人叫他们來这里看大师级别的时装表演时候,她还不相信,但哪里知道來了之后,居然会看到这种限量级的画面,沒想到那个公司里冷清到极点的纪洛浅居然还有这么火辣的面

  “我们还有事情,你们继续”楚依禾僵硬着面孔,把捂住何圆圆看着兴奋的面孔,另只手连踢带拉的将两个小屁孩往房间里面赶

  何圆圆这才回过神來,她哪里见过这种男女之间的事情,赶忙抱着纪小暖,伸手拉着纪小莫往屋子里面赶

  “阿姨,为什么要走呀,我好喜欢看妈妈这样哦”纪小莫口无遮拦的吐出了话语,何圆圆双腿软,差点摔倒在地上,纪姐的孩子果然不是般的彪悍

  纪洛浅坐在台板上,娇媚的面孔上已经红得不能再红,直到红到了耳根,还不断蔓延下去

  望着眼前跟沒事人样的男人,纪洛浅狠狠的咬着嘴唇,正要开口说话,却不想男人拉扯了下性感的薄唇,低沉的声音像是大提琴般响起,“老婆,我们要不要继续?”

  “继续?”纪洛浅猛地提高了声音,话音刚刚落下,原本紧闭的门又露出了条缝,纪洛浅狠狠的扫了眼门,房间门这才关上,隔绝了外面的视线

  何圆圆忍不住开口震惊的说道,“哇塞,我真沒想过,纪姐在公司里冷成这副涅,就算有个顶级的大帅哥追了她那么多年,她还是那副死鱼脸,沒想过刚才这么放荡!”

  “放荡你个头,你就不怕他们听到吗?”楚依禾沒好气的瞥了眼何圆圆,再加上脚下面还有两个可爱的小孩,要是将尹晨夜的孩子教坏了,那个男人还不杀过來

  不过,她到沒有想到,跟她工作了整整六年的同事,居然会是市以及国称霸方的东方帝国集团的总裁

  何圆圆这才堪堪捂住了嘴巴

  纪洛浅又羞又怒的瞪了眼前的男人眼,门又沒关紧,她怎么可能沒听见何圆圆的话呢

  她用脑袋撞了撞尹晨夜的胸膛,恶狠狠的说道,“尹晨夜,你死定了!”

  这才从男人的怀里跳了下來,尹晨夜英俊的薄唇微微勾,唇角有意无意的笑容漫不经心的溢出,望着狼狈的跑进洗手间里的女人,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來,他的浅浅真的太可爱了,真的好喜欢看浅浅红着面孔的涅

  不过这个小丫头这回可是真的生气了,看來他需要时间好好哄哄这个丫头了!

  第百八十八章的女人食欲好?

  “哗啦啦,,”的水声不断响起,纪洛浅将整个脑袋藏在了冷水中,这才降低了面孔上的温度,望着自己脖颈间全然是草莓的涅,纪洛浅刚刚降温的面孔越发红了几分,尹晨夜这个混蛋,就不会稍微克制样吗!

  想到刚才的幕幕被自己的好友都看见了,纪洛浅忽然沒有出去的勇气,望着镜中像是蜗牛般的自己,脑海中不自觉响起尹晨夜霸道的宣言

  我睡自己的老婆,谁敢说话!

  自己的老婆?纪洛浅想到这里,忍不住想要撞钵,难道她也要跟尹晨夜样,來句,我亲自己的老公,你们谁敢嫉妒!

  纪洛浅嘴角抽,越发觉得自己沒出息了,但是这样下去又能够怎么样呢,难不成在洗手间里藏辈子?

  她伸手拿着毛巾擦干了自己脸上的水迹,又拿着粉底擦在了自己的脖颈上,这才勉强将某男中的草莓遮盖了下去,纪洛浅冲着自己镜中的自己做了个手势

  纪洛浅,加油,这点小事情,沒什么好害羞的!但是楚依禾跟何圆圆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这几天要准备着设计大赛,这对公司的发展至关重要,韩皓旭那个面瘫居然会让他们离开?

  想到这里,脸上的疑惑微微溢出,纪洛浅伸手去拿衣服,但是手刚刚伸出,手上的动作却戛然而止,她居然根本沒拿衣服进來,难道让那个精虫上瘾的男人送进來

  纪洛浅满脸遮掩不住的懊恼,这个男人

  看來只好自己偷偷去拿了,纪洛浅用毛巾围住了自己的胸前,小心翼翼的推开了门,却不想门刚刚推开,男人放大的面孔就出现在眼前

  尹晨夜双手交叉在站在门口,望着女人跟鸵鸟般的涅,他就忍不住想笑,都跟了自己这么久了,怎么还会脸红呢

  尹晨夜伸手优雅的将衣服递到了纪洛浅的手上

  “浅浅”

  却不想话音刚落下,门就被人关赚尹晨夜伸手委屈的摸了摸自己差点撞上的鼻子,抬手望着自己另只手上的东西,顿时好笑的说不出话來

  果然沒过多久,紧闭的门又打开了小小的条缝,纪洛浅探出半个脑袋,声音带着几分咬牙切齿,“尹晨夜,我的内衣呢?”

  尹晨夜漆黑的眼眸微微闪,将面颊凑到了纪洛浅脸边,遮掩住嘴角的笑意,声音却是本正经的

  “你亲我下,我就告诉你!”

  “尹晨夜,,”纪洛浅扶头,她忽然觉得自己越來越不是这个男人的对手,难不成她就要彻底沦陷在这种被欺诈的生活之下了吗

  咬牙切齿的吻了吻男人英俊的面孔,娇柔的嘴唇触碰到尹晨夜的面颊,天然的清香铺面而來,尹晨夜的唇角有意无意的微微勾,看來以后可以经唱点这点办法,让这个小丫头亲自己了

  “给你,,”尹晨夜绅士的将东西递了过去,纪洛浅嘴角撅起,不悦将袋子拎到了手上

  虽然看着这个男人越发的欠扁,但是谁让她居然喜欢上了这只禽兽!

  纪洛浅咬着嘴唇,小脑袋晃动了两下,不由郁闷的开口,“我的同事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的?”

  尹晨夜眉头挑了挑两下,他单手撑在门边,漆黑的眼眸扫过女人胸前的春光,唇角微勾,“那你难道不知道,今天市里有冬装时装秀,而且是从巴黎特地赶來的设计师哦,他的名字叫做”

  “叫做!”纪洛浅忍不住惊呼出了声來,服装界谁不知道來自巴黎的顶级设计师要來中国开时装秀,而且就是在市,但是因为尹晨夜的事情,她居然忘了这件重要的事情

  想到这里,纪洛浅的眼睛越发的闪亮,望着眼前的男人,忽然眼前的禽兽变得高大起來的

  “那场服装秀的票子很难买到的,你怎么弄”话语说道半,纪洛浅的声音戛然而止,她居然又忘了,眼前的男人就是尹晨夜,还有什么事情是尹晨夜弄不好的!

  “还不快点!”尹晨夜低头看了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