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有这样位顶级的高手当你的老师,浅浅,所以以后不许对任何的设计师产生盲目的崇拜!你只要看着你的老公就行了!”

  纪洛浅忍不住轻笑出了声來,这个男人就算提及以往的伤痛,却依旧是这么的霸道,她伸手轻敲了敲男人的胸膛,隐隐的笑意顺着她的唇角溢出,仰头却全然是固执,“尹晨夜,我怎么从來都沒发现自己这么自恋!谁是你老婆!那我是不是以后什么事情都不用做,只要在床上挂个相框,天天望着你,崇拜你就行了!”

  “如果说你这么想,我到时很乐意!”尹晨夜低沉的开口,手上的力道微微加重了几分,望着怀里的小女人,心中却微微甜,确实,当初让他彻底放弃服装设计的那段时间,他曾经很失落

  却现在却无比的窃喜,如果说不是因为放弃了当年的梦想,继承了东方帝国集团,他恐怕辈子都无法见到这个丫头,但是,他的身份却迄今都是个迷,甚至连奶奶都不知道

  想到这里,尹晨夜的眼眸微微深了几分,纪洛浅笑着仰头补充道,“那我要不要给这个相框加了黑框呢,然后再配上朵最漂亮的白花,天天给你上几根香!”

  “浅浅,你个臭丫头,就不怕我回去收拾你吗!”尹晨夜失笑出声來,原本的思路也被这个丫头彻底打断,这个笨女人,居然还加黑框,她当他是死人吗!

  纪洛浅扬了扬眉眼,眼眸底下全然是灵动,小手敲了敲男人的胸膛,“我不过是警告你而已,谁让我的老公这么霸道,连我欣赏别人都不允许!”

  “我就是霸道,你有意见!”尹晨夜声音霍然变低,他低头霸道的吻住了纪洛浅的娇唇,反复吮吸着她唇角的美味,纪洛浅情不自禁的反搂住尹晨夜的脖颈

  就算身后还都是观众,她却浑然不知,只知道眼前这个男人是他爱的男人

  双唇紧密的贴在起,浑身的火热瞬间上升,她瞪大着美眸,深深的望着眼前的男人,他漆黑的眼眸深邃的看不到底,但她却能够清晰的感觉到他眼眸底下的深情

  她轻轻的张开了嘴巴,任凭着男人的舌头深入她的唇中,跟她的嘴唇紧密交织在起,手情不自禁的扬起,紧紧搂住男人的脖颈,将整个人贴在尹晨夜的身上,肆虐的享受着这个吻

  面前的服装设计缓缓落下帷幕,将最美好的面呈现给众人,首席设计师从黑幕中缓缓走出,向着众人鞠躬

  尹晨夜轻轻结束着这个吻,周围的灯光煞那间明亮起來,照亮着整个台下,他漆黑的眼眸望着怀里面色通红的女人,唇角的笑意缓缓勾起,这种幸福,就像是梦中见到的样

  低头轻咬了咬女人已经通红的嘴唇,眼眸底下的笑容越深,“浅浅,我带你去个地方!”

  “哪里?”纪洛浅刚刚喘过口气來,就听见男人这么说,她清澈的眼眸迷离的望着尹晨夜

  却不想尹晨夜霍然站起身來,就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抱着纪洛浅直接朝着外面走去

  纪洛浅娇媚的面孔煞那间通红,这个男人,怎么又

  “夜夜你放我下來,这么多人”纪洛浅咬紧着薄唇,双腿摆动着,想要从男人的怀里跳了下來

  却不想尹晨夜手臂上圈禁的力量越发重了几分,他低头看着女人愤怒的小脸,霸道的开口,“不放,谁让你刚才诱惑我,强吻我的!纪洛浅,你休想让我放手!”

  纪洛浅不悦的反瞪了男人眼,也不在挣扎,这个固执的男人,他从來都是这么的霸道

  尹晨夜抱着纪洛浅箭步朝着服装秀后台走去,随着男人的脚步越发的迅速,纪洛浅眼眸中的疑惑越深,这个男人到底要带着自己去哪里

  不过,望着周围奢华的切,她忍不住倒吸了口冷气,的服装秀后面的设计都这么完美

  就在这时,扇门被男人伸手优雅的推开,尹晨夜低头望着纪洛浅,轻轻的松开了腰间的禁锢,低沉的声音带着别具番的诱惑,“我的公主,请接收我送给你的礼物”

  纪洛浅从尹晨夜的怀里跳了下來,她震惊的望着眼前的切,她甚至从來都沒有想过,在这个服装秀后面,居然还有这样间房间,里面摆满着各式各样的设计,但是她每从件服装设计边上走过

  都能够看见男人熟悉的字迹,写在每件设计下面

  198年,爸爸已经离开我十年了[,]

  我想了很久,都沒有想到送他什么礼物,所以决定帮他跟妈妈设计件服装,作为我毕业时的作品,消爸爸能够喜欢这件礼物

  198年,我成功接手了公司后的第个生日是医院中度过的,冰冷的墙壁刺痛我的眼睛,我不想再个人下去,所以我决定为自己未來的妻子设计件衣服,作为我的生日礼物

  199年,无数人问我,为什么不结婚,但是却沒有人知道,我渴望的不过是母亲的承认,就算她从來都沒有夸奖过我,我却依旧想要成为她的骄傲,妈妈,你喜欢我送给你的礼物吗

  字句全然是朴实的话语,纪洛浅轻轻迈开脚步,仰头看着每件服装设计,心底却激起了无数的涟漪,她从來都沒有想过,这个高高在上的男人居然独自个人经历了这么多的痛苦,这个个漆黑的夜晚,尹晨夜到底是怎么样个人度过的

  目光忽然间落在了件晚礼服上面,纪洛浅眼眸霍然深,她沒有忘记自己跟尹晨夜第次参加宴会时候,穿的衣服就是这件,却沒有想过是尹晨夜亲手设计的

  下面的纸条清晰的写着200的天,我爱上了个女人,虽然我还不确信自己能不能爱上她,但我却消能够亲手为她设计第件礼物,纪洛浅,我的宝贝,你喜欢吗

  纪洛浅手指颤抖着,目光霍然落在了这件服装设计的后面,数件衣服之下写着都是男人心情的变化,她从來都沒有想到过很早之前,尹晨夜居然已经爱上了自己,甚至比她爱上他更早

  那件曾经被自己抛弃的婚纱之下,男人仅仅写了几个字,却透露出他全部的心情

  浅浅,嫁给我,,

  但是她却沒有忘记,那时候自己毅然的离开,甚至整整六年,都强迫自己忘记眼前的男人

  之后的设计再无写任何的话语,纪洛浅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样迈开脚步,只是任凭着身边的男人紧紧扣住她的双手,那颗炽热的心在不断的跳跃着

  望着尹晨夜设计的服装最后,居然还摆放着不少件自己这些年的设计,她甚至还在上面看到了少许的变动,显然是花了不好的精力,最后句话,男人狂妄的大字飞舞张扬

  浅浅,总有天,你会亲手为我设计结婚礼服,然后继承我的梦想

  第百九十章浅浅,等我回来!

  纪洛浅脚步微微缓,整颗心剧烈的震动着,她忽然想到自己第次跟尹晨夜说,她想要工作的时候,男人建议她学习服装设计,可是那时候,她根本沒有想过,这个延续着的不仅仅是自己的梦想,还是尹晨夜的梦想

  朦胧的之中,让她深深爱上了服装设计,从而走上了这条道路

  她缓缓转过身來,望着身边的男人,笔直的站着身体,英俊潇洒的面孔上张扬着狂妄,此刻正低头望着她娇媚的面孔,薄唇微微动,话语从男人的唇角倾吐出

  “浅浅,我带你來到这里,就是想要将我自己的理想真正的交到你的手上,虽然我无法继续服装设计,但我却消你能够永远继续下去,将我的梦继续延伸下去好不好?”

  纪洛浅望着婚纱后面数十件设计的衣服,眼眸不经意的朦胧起來,这个男人,就算自己已经离开了,却还沒有忘记为她送上礼物

  面对尹晨夜的请求,她有什么理由拒绝,更何况这条路,她早就决定走下去,这个男人总是能够眼看透自己的心思

  “夜,,”纪洛浅缓缓叫出了他的名字,声音略微的梗塞,清澈的望着眼前的男人,异样的情绪顺着她的眼帘酝酿开去

  “你是故意让我來看这些,让我知道你的过去,让我永远无法离开你,是不是?”

  尹晨夜微微怔,他哪里知道浅浅居然会想到这里去,神色霍然变得严肃,声音也变得紧张起來

  “当然不是,每次的服装秀他都习惯将我的设计带过來的,我让你看,不过是因为”

  我想要我最爱的女人跟我分享我最得意的面,我最热爱的事业

  却不想话音还沒落下,唇角已经被纪洛浅吻赚她清澈的眸子带着少许的雾气,望着男人紧张的神情,不由轻笑出了声來,泪水随意笑声滚烫的落入地上

  纪洛浅紧咬着娇唇,她用了的点了点头,“我知道,我都知道!”

  她又怎么会不知道尹晨夜的心思,这个爱到灵魂的男人!

  “所以就算你不说,我也会努力去加油,努力用着自己的实力证明切!”纪洛浅踮起脚尖再次吻住了尹晨夜的嘴唇,唇齿间的触碰

  他却清晰的看见了她眼底的笑意,纪洛浅双手环住了他的脖颈,她次又次重重的点头,“我知道,我都知道,就算你不说我也知道,夜,你送给我的礼物,我很喜欢,,”

  用着回忆,用着过往作为礼物,那便是个男人生的承诺,他将他生的喜怒哀乐都送到了她的手上,纪洛浅用力的吻着尹晨夜的嘴唇,她炽热的吻从來都沒有像今天这样的主动过

  纪洛浅不知道为何,她只明白,她想要这个男人,这个爱入骨血的男人

  尹晨夜低头望着纪洛浅,她整个人紧紧贴着他的身体,甚至不用说句话,他们便了解了彼此的心情,他伸手反搂住女人的娇躯,霸道的咬住了她的娇唇,唇齿间炽热的交汇,浑身的火热瞬间弥漫开來

  他伸手猛地扯破了她身上的衣衫,她浑身的身体散发着迷人的诱惑,身下的衣服凌乱的散落在地面上,他的身上所有的衣衫早已褪去

  两具身体火热的交织起來,他宽厚的手臂紧紧搂住她柔软的腰间,像是要将整个人吞入腹中,低头霸道的撕咬着她身体每次地方

  眼前的女人,缠绕着身体,因为情次又次的降临,整个人情不自禁的颤抖着,6她的手指紧紧掐着男人强健的后背,香汗顺着玲珑的身躯流淌下來

  浑身的滚烫越发的升温,紧闭的房间里沒有流动的空气像是煞那间拥有了生命力般,他低头霸道的咬住了她胸前的柔软,灵巧的舌头不知道何时伸出,不经意的触碰着她的身体

  浑身的酥麻感觉不断溢出,纪洛浅的双腿情不自禁的缠住了男人的腰间,整个人高高的悬挂在她的身体上,任凭着他的刚硬死死的抵住她的柔软

  “浅浅,浅浅”尹晨夜低叫着她的名字,纪洛浅微微仰起头,任凭着男人越发炽热的吻落在他的身上,他身下的隆起越发的膨胀开來

  “夜”纪洛浅喘息着叫着他的名字,她的身体微微拱起,尹晨夜霍然猛地低身,就冲进了她的身体里面,纪洛浅情不自禁的叫出了身來,浑身的血液像是瞬间凝固起來

  他宽大的手臂托着她的娇臀,低沉的声音散发着迷人的诱惑,低头漆黑的眼眸带着狂妄的掠夺,“浅浅,我是你的谁?”

  “老公老公”纪洛浅媚眼迷离,整个人不受控制的轻叫出声來,她双手紧紧缠着尹晨夜的脖颈,这种微痛但浑身情不自禁畅通的冲击,让她深深沦陷在这个男人的身下

  尹晨夜霸道的咬住了她胸前的丰盈,大掌随意将她其中的只蹂躏起來,身下的动作却愈发的霸道

  声紧接着声声不住的响起,纪洛浅整个人挂在了尹晨夜的身上,任凭着男人不断的冲击着她的身体,她整个人次又次冲上了高嘲,最终浑身的力气荡然无存

  任凭着尹晨夜将她整个人抱在了怀里,低头肆虐的咬着她的娇唇,漆黑的眼眸霍然闪过不明的光芒,他的身体猛的弓,再次冲进了她娇柔的身躯里面,浑身的情欲彻底的喷发

  身体间火辣的交织在起,男人低沉的声音带着狂妄暴虐,就这样不经意的落入她的耳中

  “浅浅,我爱你,等我回來!”

  纪录浅仰头望着男人英俊的面孔,唇角的笑意不经意的扬起,就像是昙花现般的绝美,但却不会凋零,她将身体紧紧缠绕在男人的身体里面

  清脆的声音却沒有半点的犹豫,“好,我等你回來!”

  句话,便表露了心底最真实的想法,十指紧紧的相扣,便意味着永不分离

  飞机猛地划破了云雾,直冲云霄,蓝天白云映入眼帘

  纪洛浅望着窗外的风景,层层云雾翻涌起來,像是这云海中也酝酿着惊涛骇浪,但却随着飞机迅速的行驶,最终消失在视野中

  手指轻轻的触碰着指间的戒指,钻石冰凉的触感让她的唇角不经意微勾,脑海中不断回荡着尹晨夜的最后的声音

  浅浅,我爱你,等我回來!

  下次的见面,我永远都不会让你离开我的身边!

  永远吗?唇角的笑容越发的灿烂,她低头轻轻吻了吻手指上的戒指,面颊上的笑容越发的灿烂

  到国,不过是几个小时的事情,再次迈入这片熟悉的土地,压抑的心情越发的释放出來

  纪洛浅双手握拳,眼眸底下是必胜的光芒,她來到这里,不仅仅是为了自己的理想,更是为了替尹晨夜完成自己的理想

  她从來不渴望站在世界之巅,但她期盼着永远站在尹晨夜的身边,成为他用很的依靠

  唇角的笑容微微扬起,纪洛[,]

  浅迈步朝着机场外面走去

  何圆圆奋力的拖着行李箱,显然是因为太过于贪心,而导致物品过重,她不由愤愤的跺了跺脚,但是嘴角还是得意到极点的笑容,“哈哈,这次回去可以好好炫耀炫耀了,让这群公司的混蛋羡慕死我,居然看了的服装设计大赛”

  “这些电视上都有直播好不好?”楚依禾不由戏佻了句,伸手帮何圆圆拉着行李箱

  “艾,”何圆圆的小脸顿时衰了下來,她怎么忘了,这种世界级的服装秀电视上肯定有直播的,大家都知道了,她又能怎么炫耀呢

  纪洛浅望着她可怜兮兮的表情,忍不住笑出了声來,“有什么好沮丧的,电视算什么,你可是亲眼看见的,这就有炫耀的资本!”

  “对哦!”何圆圆眼睛唰的下就亮了,她猛地亲了纪洛浅口,脸上的笑容格外灿烂,“纪姐我发现你出去趟回來,变得可爱多了,哪里像以前冷冰冰的死鱼脸!”

  “死鱼脸?”纪洛浅的声音霍然提高,眼眸带着几分危险,“何圆圆,你再给我说遍!”

  何圆圆赶忙捂住了嘴巴,可怜兮兮的躲到了楚依禾的身后,双手举到了头顶,“纪姐,我错了还不行吗,回去别罚我整理设计图”

  纪洛浅望着她可怜兮兮的涅,忍不住轻笑出了声來,脑海中不由浮现出何晓依坏坏的笑容,这两个人的脾气到也是相近,也不知道晓依之前说要跟周裕皓去度蜜月,进行的怎么样了

  “好了,你们两个别吵了,都几岁的人了,还因为这点小事计较,我只知道我们要是再不回去,总监大人又要发飙了!”

  “那个面瘫呀”纪洛浅嘀咕了句,想到又要看见韩皓旭那张面无表情的脸蛋,纪洛浅就感觉莫名的头疼,男人就是麻烦,要是每个男人都跟自家的夜这么可爱就好了

  脑海中不由响起了尹晨夜吃醋的涅,要是让尹晨夜知道自己刚被何圆圆亲了口,还不知道会发什么彪呢!

  想到这里,纪洛浅的嘴角微微勾,脑海中的念头闪而过,张放大的面孔就出现在眼前

  何圆圆贼兮兮的说道,“纪姐,你又在发春了,难道你家亲爱的沒來,你就这么忧伤!”

  纪洛浅嘴角抽,眼神变得凶神恶煞,故意张牙舞爪的说道,“何圆圆,你死定了!”

  纪洛浅挥手就朝着何圆圆扑了过去,何圆圆吓得赶忙往人群中跑了过去

  脚步飞快的踩落在地面上,头发上的发丝随意的飘洒开來,那种从未有过的轻松跟喜悦不知道何时回到了自己的身上,或许,这就是爱情的力量!

  “阿洛”声熟悉的叫声从身后传來,纪洛浅下意识汀了脚步,就看见徐诚轩站在自己的身后,英俊的面孔上全然是微笑,唇角微微勾起,显然精神不错

  “胖子”纪洛浅沒想到居然会在这里看见徐诚轩,忍不住高兴的叫出了声來

  第百九十二章重返公司

  何圆圆坏坏的凑过脑袋,贼兮兮的说道,“我要告诉你的老公,居然回国就勾引人!”

  “你敢乱说试试!”纪洛浅冷冷的扫了她眼,吓得何圆圆赶忙捂住了嘴巴

  纪洛浅眼眸闪过得意,她迈步朝着徐诚轩走了过去,“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尹晨夜说的”徐诚轩唇角微动,望着眼前的女人神清气爽的朝着自己走來,脸上是久违的笑容,清秀的面孔上闪烁着灵动,这样的阿洛,他有多少年沒看见了

  或许她跟尹晨夜在起,才是最棒的选择,而他早已决定继续守护在她的身边了

  伸手轻轻拍了拍纪洛浅的肩膀,徐诚轩伸手接过了纪洛浅手上的行李,“怎么,不高兴看见我來”旭成轩低声开口,纪洛浅却摇了摇头

  唇角的笑意越发浓重,纪洛浅伸手搭在徐诚轩的肩膀上,“只是觉得意外而已”沒想过尹晨夜那个万年醋坛居然会让胖子來接自己

  “胖子,最近公司怎么样?”

  徐诚轩本正经的开口道,“虽然公司不怎么样,但是厨艺倒是长进了不少,有时间给你露手,怎么样?”

  纪洛浅忍不住扑哧笑出了声來,眼睛笑得弯弯的,“原來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