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那个笨蛋,总是习惯将任何的压力放在自己的身上,他真的以为自己是铁人吗,手紧紧的握成拳头,眼眸底下全然是清冷的神情,纪洛浅缓缓开口对自己说道,“夜,等我回來!”

  无论多久,我都会等着你回來找我,如果说你无法回來,那么这次换我去找你!

  年楚东望着纪洛浅离去的身影,他缓缓伸手将脸上的面具撕去,那层薄薄的易容纸张弄的他面孔生痛,眼眸底下的神情不断变换着,清秀的面孔上沒有半点的表情

  他忽然想到父亲去世的那天对自己说的话,楚东,你活在这个世上,就是为了报恩,为了尹家的将來,为了让尹家真正的大小姐能够获得想要的切,所以,无论在哪里,你都要记住自己的使命,你不仅仅是她的未婚夫,更是她将來要陪伴生的男人!

  后面,场刻意的安排,让他见到了她,那名传闻中真正纪家的小姐,或许说是见钟情吧,有些爱,就算默默的进行了六年,得到的不过是她的冷漠跟偶尔的感激

  但这次,他绝对不会松手,不管怎么样,她都誓死要夺回本來就属于尹家的切!

  “总监,公司里的会议在个小时后举行”

  耳边的麦克风响起了声音,年楚东收敛了自己的神情,他缓缓开口,“我知道了”

  纪洛浅伸手推开门,里面依旧是喧闹的场面,各类服装界的精英不住的交谈着,古典音乐声委婉的响起

  年楚东的话不断在她的耳边徘徊,手指间还残留着少许的碎片,她伸手轻轻的将之褪去,不管怎么说,她都不会再像以前样,不信任尹晨夜,除非他亲手跟自己说

  此刻宴会上气氛越发的火热,甚至有人提议在宴会上举行小型的服装秀,宴会的顶端,硕大的水晶灯有着二十多只水晶的小天鹅组成,透明的光芒散发着朦胧,照射下來

  纪洛浅脚步缓缓走在了台上,望着台上个个绚丽夺目的人,他们或许算不上优秀,算不上漂亮,但都在为着自己的切努力

  甚至还有几名知名的服装设计师替他们今天的晚礼服进行评价,空气中响起扣人心弦的音乐,格外的动心悦耳

  手指敲击在手机上,条短信发到了尹晨夜的手机上,很简单,却透露着她此刻的心情

  夜,我好想你,,

  医院里,浓厚的消毒水气息不断弥漫开來,尹晨夜躺在了病床上,漆黑的眼眸中闪烁着少许痛楚,直到医生将麻药注射在尹晨夜的身上,他的疼痛才少了几分

  当年救浅浅的时候,颗子弹压迫着他腰部的神经,直都沒有取出,开始还沒事,但是自从那次亥中脱身之后,疼痛越发的猛烈,让他整个人快要崩溃掉

  手术的成功率只有百分之三十,如果说失败

  尹晨夜手上的力道越发重了几分,不管怎么样,这次的手术都务必要成功

  漆黑的眼眸缓缓合拢,身体上的疼痛阵紧接着阵缓缓褪去,手术进行的很顺利,他整个人躺在了病床上,任凭着剧痛阵又阵袭來,牙齿紧紧咬着,英俊的面孔上神情沒有任何的变化

  随着手术缓慢的进行,越多的鲜血从他的身上不断的溢出,后背上被手术刀划破的伤口已经已经血淋淋

  忽然间阵剧烈的疼痛再次袭來,尹晨夜霍然感觉到种不安的情绪猛地涌上心头,心底的不安不断的弥漫开來,“浅浅,,”

  他忍不住惊呼出了声來,甚至沒有理会医生的动作,整个人径直坐直,身体火辣辣的剧痛瞬间朝着他整个人袭來,尹晨夜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整个人瞬间倒在了床上,紧闭的双眸之下,睫毛微微的颤抖着

  “可真是好看,太精彩了”楚小禾兴致勃勃的看着眼前这幕,忍不住感叹的开口

  纪洛浅望着从台上走上走下的服装设计师,眼眸时不时闪过少许的惊艳但是不知道为何,心却微微痛,那种未知名的疼痛将她整个人席卷着,让她的薄唇咬的越紧

  “走吧,纪姐我们也去参加参加!”楚小禾忍不住开口说道,虽然她学习服装设计很多年,但却从來沒有在这么多人面前走过台,作为名服装设计师对于台面总有着特殊的感情

  “这不好吧?”纪洛浅动了动嘴唇,忍不住开口说道,“我们穿成这副涅,还是别去了”

  楚小禾郁闷的看了眼自己身上的衣服,不悦的开口说道,“那又怎么样,不过是去玩玩,谁说穿休闲装就不能走台了,我们走了,好不好,好不好啦!”

  “好啦,好啦,知道了”纪洛浅无奈的笑出了声來,“好了,陪你去了”她伸手推着楚小禾,朝着前面迈开了脚步

  却不想就在这时,原本金碧辉煌的宴会煞那间沉入了片黑暗,纪洛浅整个人微微惊

  紧接着“砰,,”的声枪响声霍然响起,昏暗的环境下,种不好的预感铺面而來

  黑暗的环境中越发的恐惧,周围的人群下意识四散开來,尖叫声此起彼伏的响起

  道刺眼的光芒猛的射向了自己的眼睛,耀眼的光芒让她整个人陷入种莫名的恐惧,无形的爆炸开來

  纪洛浅下意识仰起头,模模糊糊的看见水晶灯猛地坠落了下來,朝着他们站立的方向迅速砸了下來

  周边的尖叫声此起彼伏的响起,眼看着就要被砸中,纪洛浅伸手猛地推开了楚小禾,自己却來不及逃

  突然间的变故让她无法反应过來,纪洛浅伸手护住自己身体的要害,她整个人身体猛地朝着地面上蹲下,就势朝着地面上滚,速度分明还是慢了几分

  眼看着硕大的水晶灯就要砸到了她的身边,个黑色的身影猛地将她整个人扑倒,來人伸手将她整个人护在了身下

  纪洛浅紧咬着嘴唇,沒有预想中的疼痛,她只感觉到浑浊的液体流淌下來,落在了她的面孔上,粘糊糊的液体将她的内心衬托的越发恐惧

  身体被紧紧压着,无法挣脱开身來,她忍不住轻叫了出來,“夜”

  个字,伴随着她心底的恐惧不断酝酿开來,她分明感觉到压在自己身上的人猛地震动了几下

  下秒,周围的灯光霍然明亮起來,周围的人群已经慌乱的四处狂奔

  纪洛浅苍白着面孔,她望着压在自己的身上的人,硕大的水晶灯四溅在他们的周围,原本纯洁的天使此刻已经化为了裂开,成了冰凉的碎片

  冰凉的碎片上沾着血迹,却格外的刺眼

  纪洛浅伸手把推开压在男人身上的水晶灯,泪水不受控制的从面孔上流淌下來,她失神叫出声來,“胖子”

  伸手紧紧的搂住了徐诚轩,这才发现他的身体格外的冰冷,整个后背上全然是血,唯独颤抖着睫毛才代表着他此刻的清醒

  “我沒事[,]

  ”徐诚轩冲着纪洛浅扯出了个宽慰的笑容,整个人彻底陷入了昏迷,再也无法睁开眼睛

  急救车的声音划破夜空,红色的光芒闪烁着,却无法遮掩她心中的恐惧

  纪洛浅伸手捂住了的面孔,但泪水还是顺着她指尖的缝隙流淌出來,为什么,她明明选择着逃避,命运却还是逼迫着她,不得不接受眼前这切

  苍白的面孔在昏暗的灯光下显得格外苍白,纪洛浅双手握成拳,她低垂着眼帘,双手上全是血迹,手腕上还有少许的擦伤,纪洛浅却浑然不知

  “纪姐,我帮清理下伤口吧”楚小禾看着纪洛浅迷乱的眼睛,她轻叹了口气,蹲下了身子,伸手小心的擦拭着她的手腕,纪洛浅却浑然不知,她就这样怔怔的坐在凳子上

  嘴唇格外的干涩,纪洛浅努力的拉扯了下,“小禾,你先回去吧,让我个人安静下”

  楚小禾不由叹了口气,她知道自己现在说任何的话,纪洛浅都听不进去,她伸手轻轻拍了拍纪洛浅的肩膀,“那纪姐我先回去了,有什么事情随时叫我”

  纪洛浅缓缓点了点头,眼眸轻轻闭上,谁不会知道原本场普通的宴会,居然会发生这样的情况

  急救室上显示着“正在抢救”中几个大字,格外的刺眼她不知道为何,脑海中不断浮现出年楚东残酷的声音

  或许你不会在意这些,但是你身边的朋友,亲人呢,你难道都能够置之不理,只为了份所谓的喜爱吗?

  为什么,她不过是想要留在尹晨夜的身边,但是太多的事情却不断让将她的心思冲的混乱,纪洛浅你是不是太沒用了,就连留在最爱的人身边的资格都沒有呢

  纪洛浅紧咬着嘴唇,伸手不断拨打着尹晨夜的电话,但是再也无法听到男人低沉的声音,像是从远处传來的古旋律般悠扬动听,留给她的只是“嘟嘟嘟,,”的声音

  心里的不安,不断弥漫开來,尹晨夜,你到底在哪里?

  漆黑的夜空,明亮的灯光照射正整个急救室,纪洛浅却不知道,此刻急救着的人还有个是她最爱的男人

  手机被遗落在抽屉里,冰冷的办公室里空无人,唯独闪烁着少许的光芒,红色耀眼!

  尹洛夜烦躁的站在急救室门口,已经整整六个小时了,原來预计3个小时的手术还沒有结束,他伸手把捂住自己的头,手机上的电话个紧接着个

  就像是预计好样,从尹晨夜开始手术的那刻,不断传出分公司的资料泄密,虽然当然当时承办分公司的时候,确实根基不够牢固,但也不至于网络被次又次的攻击

  他也沒有想到对方居然会知道尹晨夜手术的时间,并且决定在这个时候下手

  第百九十五章徐诚轩的清醒

  尹洛夜整个人都快崩溃掉,心里的的全是尹晨夜的事情,他实在沒有任何的心思去管理公司,只好交给了周裕皓全权处理,但是在个小时之前,周氏集团旗下的产业也不断的被攻击

  这么强大的势力,甚至让人瞠目结舌,难道真的将组织的势力拿出來对抗那股神秘的势力吗?

  尹洛夜低头,整个人坐在昏暗的灯光之下,他从來都沒有这么无助过,忽然间双温柔的手轻轻搂住他的腰间,周素素不知道何时出现在他的身边

  “素素?”尹洛夜震惊的抬起头,望着周素素熟悉的面孔,他不由怔,“你怎么來了?”

  “谁让某个人像是被抛弃的流浪狗这么可怜呢!”周素素低笑了声,她坐在了尹洛夜的身边,低声说道,“别的,事情总能够被解决的,不是吗?”

  随着周素素的话语传入到耳边,尹洛夜不安的心缓缓褪去,他将脑袋靠在了周素素的肩膀上

  “是,老婆大人”

  就在这时,紧闭的手术室门霍然打开,医生面无表情从里面走了出來,将叠报告递到了尹洛夜的手上,冰冷的声音像是无形的宣判

  “恩”纪洛浅不由轻叫了出來整个人彻底被惊醒,她抬起头來,糅合了下太阳岤,她居然莫名其妙睡着了

  头疼的快要爆炸,纪洛浅强迫着站起身來,这才发现自己的额头上全是冷汗

  她好像做了个梦,梦到尹晨夜跟自己说,他从來都沒有爱过自己,那么冰冷的语气将她内心全部的坚强彻底毁灭

  不会的,纪洛浅个字又个字跟着自己说,她扬起头來,强迫着自己微笑,胖子还在手术中无论怎么样,她都要坚强

  手术能够顺利的成功,纪洛浅心里的颗大石头不由放了下來,医生说徐诚轩的身体虽然受到了强烈的碰撞,但是休息几天就会清醒过來,不过这段时间需要静养

  纪洛浅这才安心了下來,她干脆将办公室的东西都搬到了徐诚轩这里,虽然她帮不上什么忙,但是就这样看着胖子醒过來,心里便不由会安心不少

  或许苏琴凝说的不错,是她耽误了胖子,或许她离开他,他会更幸福

  纪洛浅仰头望着天空,情绪微微的变动,看來是时候该辞职了,至于这次意外,十指紧紧握赚漆黑的眼眸底下溢出清冷的光芒,无论是谁,她都要查出來,绝不会放过!

  整整三天,徐诚轩都沒有醒,纪洛浅也习惯着等待在他的身边,徐诚轩的脸色看起來不是很好,但好在医生说过几天,他就会醒了

  纪洛浅低头认真的画着图纸,想着过完这个月就离开,纪洛浅忽然想亲手画张设计图给徐诚轩,作为离别的礼物

  她已经安排好了纪小暖跟纪小暖在市的学校,虽然算不上等,但也是名校,这件事情,她不想要麻烦尹晨夜,虽然不知道尹晨夜在干什么,但是从年楚东那里,隐隐感觉到事情沒有想象中的简单

  好几天都沒有尹晨夜的消息,纪洛浅不由觉得心里空荡荡的

  掏出口袋里的手机,纪洛浅习惯的给尹晨夜发了短信,夜,你在哪里,如果说有什么事情的话,定要告诉我

  不管到底发生了什么,她都不想要放弃,夜,你说过的,会回來找我的!

  纪洛浅将手机放好,就帮徐诚轩整理了下被子,虽然她找了护工帮他每天擦身子,但多少纪洛浅的心里还是不放心

  就在这时,门外的敲门声响起,护士走了进來,对着纪洛浅开口说道,“纪小姐,有人找你”

  “我知道了”想着昨天刚跟韩皓旭说了辞职的事情,恐怕今天他亲自來了

  纪洛浅将东西整理好,便转身走了出去,果然看见韩皓旭面无表情的面孔,他将文件递了过來,声音还是贯的冷清,“纪莫,这些设计图马上修改好,另外将你这次比赛的设计图拿给我看看”

  纪洛浅应了声,便走了进去将自己早已准备好的设计图递到了韩皓旭手中

  韩皓旭冷冷的扫了几眼,便开口说道,“这次的设计做的不错,三天后的设计大赛好好准备,我先走了”

  纪洛浅微微怔,哪里想的到韩皓旭居然压根沒提自己辞职的事情,忍不住开口叫住了韩皓旭,“总监,关于我这次的辞职”

  “这次的辞职我不同意,如果说你沒有合适的理由,我都不会同意!”韩皓旭的语气沒有任何的波动

  纪洛浅皱了皱眉头,她的声音格外的清冷,“总监,我们起工作了整整六年,我想你也很清楚我是怎么样的人,这次的辞职并不代表我跟红旭公司合作的结束,尽管我很消留在公司,但在市却有着对我很重要的人,因为那里才是我的家,不管怎么样,我都消总监能够同意”

  韩皓旭转过头來,望着眼前的女人眼眸中固执的认真,这么多年來,她都习惯对任何事情保持着无所谓的态度,他甚至沒有想到过居然有天能够从她的面孔中看到这种表情

  薄唇微微动,话语已经不自觉的吐出,“你幸福吗?”

  纪洛浅清澈的眼眸中不由倒映出男人的身影,或许当初她从來不知道什么是幸福,或者不过是为了小暖跟小莫有个亲人,但现在,她忽然知道了什么是幸福

  “我幸福,所以我要回去”

  韩皓旭的神情微微波动,他甚至眼就能看见她唇角的笑容,那从眼眸底下溢出的笑意,让她整个人衬托的更加美丽

  手握成了拳头,脸上的神情依旧是冷漠,“既然这样,如果说这次设计大赛你能够获奖,我就同意你的辞职”

  韩皓旭抛下句话,便转身离开,他脚步的步伐踩在了地面上,再也沒有回头半步

  纪洛浅唇角微勾,其实在她人生最落魄的时候,遇到名志同道合的人,也是种幸运,韩皓旭,谢谢你这几年对我的照顾

  纪洛浅转身朝着病房里面走去,忽然间里面传來了声轻微的碰撞声音,她整个人霍然惊,脚步已经下意识朝着里面跑了进去

  “胖子,,”纪洛浅跑到了徐诚轩的床边,望着病床上的徐诚轩微微仰起了身体,她心中的害怕不由荡然无存,这么多天,她甚至的他醒不过來,但是现在

  徐诚轩吃力的坐起了身体,见到纪洛浅朝着自己走來,苍白的面孔上溢出少许的笑容,“阿洛,你沒事吧?”

  仅仅是句话,纪洛浅忍不住想要哭,胖子为什么永远都对自己这么好,她咬着嘴唇,低声的质问道,“那天你为什么要來宴会?”

  如果说他沒有來得话,就不会受伤,她明明已经欠他这么多了,先前莫名其妙的请求他当小暖的父亲,而现在又害的他受伤

  “徐诚轩,你是个笨蛋吗?”

  徐诚轩望着纪洛浅,这个他爱了这么多[,]

  年的女人,此刻眼角噙着泪水,正看着他

  这是她第次为自己哭,那么这算不算是他的幸运呢

  徐诚轩唇角微勾,却格外吃力,“我沒事,或者说我感觉自己很幸运,不管怎么样,只要你沒事就好”

  仅仅是句话,纪洛浅咬紧着薄唇,泪水嘀嗒嘀嗒的落在了地面上,“笨蛋,笨蛋,你为什么总要这样,你明明知道明明知道”

  梗塞的话语再也吐不出,娇媚的面孔上早已被泪水弥漫他明明就知道,自己永远都不会爱上他,为什么还要坚持

  徐诚轩轻笑出了声來,他伸手握住了纪洛浅的手,她的手很鞋只要微微用力,就可以将她整只手全部包裹

  “阿洛,你以为什么,以为我喜欢你吗,以前我或许喜欢你,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我早已将你当成了我的亲人,所以为亲人做任何的事情,都是我心甘情愿的,你明白吗?”

  纪洛浅用力的点了点头,她甚至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味的点头胖子对自己的好,她永远都记在心中

  唇角强迫着扯出抹笑容,纪洛浅伸手把擦去自己的面孔,仰起头认真的说道,“是,你直是我的家人,从我认识你的第天开始便是”

  徐诚轩微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