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子,只感觉双手不断将她推上最高嘲

  尹晨夜在她低声[,]

  的呜咽里狠狠的吸吮,衣料在他的唇和她的绵软之间摩擦,纪洛浅忍不住呼出了声来

  “啊——”缠绵无限的声音她轻轻的吐出,尹晨夜再也忍不赚个挺身就想要冲进纪洛浅的身体,却不想层厚实的棉布顿时阻碍住了他们之间的距离

  尹晨夜顿时大怒,他伸手把想要将包裹在屁股间的沙发弄开,却不想被纪洛浅忽然间把握住了手“别”

  纪洛浅的脸色还陷入片绯红,她紧咬着嘴唇,显然才从情潮中缓了过来,“你身体还没好呢”

  她甚至有点怨恨自己,她分明就是这么恨尹晨夜,却不想他突然尹晨夜温柔了几分,她就这样彻底沦陷在他的温柔之中,娇美的面孔变得绯红

  尹晨夜只感觉自己下身不断的膨胀,难受的要命,却被纪洛浅死死地扣住了手,他要低了声音整个人声音都在发颤,“别,给我,给我,我难受”浑身紧绷就想要发泄切,尹晨夜甚至不知道为何自己居然如此沉沦她的身体

  “不行”纪洛浅强迫着自己从情潮中回过神来,尹晨夜伸手就想要拉住纪洛浅,却突然想到她下午的愤怒,这才强迫着自己汀了手

  纪洛浅爬下了床,她绯红的脸上散落了几根性感的长发,她低低的喘息了几声,这才发现尹晨夜浑身都紧绷着,他双拳紧握着,身上包裹的棉布丝丝的血液不断溢出,浑身不住的颤抖着

  “你没事吧?”纪洛浅望着尹晨夜高高耸起的欲望,久久没有坠落下来,顿时忍不住问道

  “我,有事”尹晨夜的声音有点喘息,他伸手想要用手发泄,后背的针伤却被拉扯,他忍不住倒吸了口气

  纪洛浅咬着嘴唇,有些犹豫不忍,她伸手忽然间握住了尹晨夜的雄起“你别这样,我帮你”

  她柔软的小手灵动的游走在他的雄起中,“嘶——”尹晨夜扬起下巴,整个人半扬起,只感觉纪洛浅那柔软的手紧紧的贴着他最敏感的地方,那双柔软的小手不熟练的抚摸着

  纪洛浅蹲下了身子,隐约还能看见那胸口泛滥的春光,他顿时的血液不断涌起,下身刚才要压抑住的情欲此刻正被不断的冲击,那种刺激的感觉不断的涌了上来,就像是海浪不断的冲击!

  纪洛浅终于找到了门道,她忽然间准确的掐住了他下身的敏感点,手指的指甲灵活的刺激,尹晨夜只感觉下身热,脑海中从未有过的舒适翻涌而来,快感排山倒海而来——

  尹晨夜俊美的脸上顿时阴沉了下去,他居然在她手的抚摸下就这么轻而易举发泄出来

  “啊——”纪洛浅哪里知道尹晨夜忽然会这么射了出来,虽然有纱布遮盖,却还是被剩余的喷了满满脸,顿时脸上头发上全是白乎乎的液体

  就像是被打开了闸门样,尹晨夜再也压制不赚疯狂的发泄

  第二十三章情人保姆

  纪洛浅屁股坐在了地上,她伸手擦了把脸,那黏糊糊的感觉让她有种想吐的冲动

  “尹晨夜,你变态!”纪洛浅忍不住骂了句,顿时满脸羞愧,她跑进了洗水间里,伴随着哗啦啦的水声响起,尹晨夜嘴角勾,再也忍不住低低的笑出了声来这次的受伤浅浅似乎不怎么排斥自己了,那这算不算是所谓的因祸得福呢?

  接下来的日子格外的和谐,纪洛浅伸手拉开了窗户,这已经是尹晨夜住院的第五天

  她托着下巴望着外面的太阳升起,原本昏暗的天空开始渐渐明亮起来,伴随着东方的太阳跃而起,将她压抑着心情顿时变得格外的舒坦

  这样的生活真好,纪洛浅晃了晃头,也不知道为何,自从尹晨夜昏迷之后再次醒来,就似乎变了个人,虽然还是那样的霸道不讲道理,但至少不会强迫自己做什么事情

  不过,纪洛浅嘴角忽然勾,溢出抹笑容,这功劳恐怕是归功于那位医生大人,自从那日过后,医生大人给尹晨夜换纱布,却弄的手之后就顿时发飙

  就像是炮弹般疯狂的咒骂,尹晨夜却句都没回复,只是满脸的尴尬

  纪洛浅忍不住低低笑出了声来,就在这时,身后传来尹晨夜低沉的声音,似乎还带着极其的不满,“纪洛浅,给我过来!”

  那霸道的声音,纪洛浅顿时眉头皱,这男人就是这么讨厌,自从那天晚上失控的叫她浅浅之后,便没有再叫过次,那副欠扁的涅就像是她欠了他屁股债似的

  尹晨夜除了屁股上的纱布还在,其余的都已经被拆除,此刻他张开着四肢,光线透过窗户照射在他的身体上,居然还散发出性感的

  “纪洛浅,还不快点过来,再吃点性罚!”

  没错,就是这种口气,纪洛浅转身狠狠瞪了尹晨夜眼,这个男人越发日的嚣张,亏她刚还觉得他好了很多

  纪洛浅朝着洗手间走去她熟悉的拿盆子,倒水,拿毛巾这便是医生发狂的后遗症,自从那次之后,原本由暴力医生负责的换纱布,换药的义务便落到了她的肩膀上,原本是极其尴尬的事情,尹晨夜却乐此不疲

  纪洛浅冷冷的扫了眼某男得瑟的表情,恐怕还以为身材好的要死,有多诱人!确实,纪洛浅也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的身材好到极点,如果换成其他任何个女人,恐怕都会尖叫,但是这绝不包括她纪洛浅

  看第次或许会激动,但是如果三次五次,甚至天到晚都看到个裸男在病房里走动呢?视觉眼中的疲劳

  纪洛浅挺胸抬头,身上穿着的是尹洛夜准备的衣服,深字型,那迷人的散发出别样的诱惑,用尹洛夜的话来说,对于尹晨夜这种正处于精虫充脑的男人来说,这便是最好的惩罚

  尹晨夜脸色漆黑的望着纪洛浅,那副嚣张的涅,这个该死的女人,就不会给自己个好点的脸色吗,居然还故意穿的这个性感!

  尹晨夜暗自磨牙,这种看的到吃不到的感觉,他甚至觉得自己会成为第个因为无法发泄而死的男人

  “纪洛浅,给我把衣服穿好!”

  纪洛浅挑眉,神情得意,她伸手将水擦在了尹晨夜的身上,那浑身酥麻的感觉让尹晨夜顿时浑身颤抖,他咬着牙浑身暴虐的气息顿时四溅开来,“纪洛浅,你这个女人,给我用力点!”

  “抱歉!”纪洛浅将毛巾丢在了尹晨夜的身上,声音挑衅,“我都说了,嫌我照顾不好,可以换人,尹大老板情人当佣人用,也太浪费了吧”

  “谁让你害我伤”

  尹晨夜的话还没说完,纪洛浅却打断了他的话,“那谁让你随便动不动就发情,不然也不可能伤口恶化到现在还没好”

  纪洛浅嘴角勾笑,反问,“还要我给我擦身吗?”

  尹晨夜双手的筋骨根根弹起,他的声音刻意压住愤怒,如果不是那个死医生要挟自己,要是再发情的话,就让他这辈子都出不了院,还把这件事情告诉他的家人,他绝对不会发现这个忍这个女人

  “纪洛浅,动作给我快点!”尹晨夜忍不住叫出了声来,纪洛浅伸手已经解开了包裹在尹晨夜身上的裤子,她的动作极其嚣张

  果然尹晨夜被揭开裤子,下身顿时弹起,纪洛浅拿着手故意在他雄起的地方细细的擦着,手指还有意无意的挑拨,尹晨夜只感觉浑身不断的酥麻

  “纪洛浅,你给我松手!”尹晨夜愤怒的叫出了声来,他再也控制不赚个弓身把将纪洛浅重重压在身上

  尹晨夜低头重重的吮吸这她的味道,却不想纪洛浅伸手把抵住了尹晨夜的头,动作霸道粗辱,柔和的女声更为嚣张,“你再敢乱动下,信不信我给你的药里加点料!”

  “纪洛浅,你太嚣张了!”尹晨夜伸手困住纪洛浅的身体,将她转了个方向,纪洛浅整个人被尹晨夜欺身压在了身上

  尹晨夜现在身上的伤口已经尽数好转,唯还没完全愈合的就只剩下股部

  双腿拱在了床上,臀部翘起,双手把困住纪洛浅,她瞪大了美眸,手脚却来不及抵挡

  这个男人真的越来越熟悉自己身体的变化,纪洛浅忍不住唾弃了声

  像是感觉到纪洛浅心中的不满,尹晨夜强壮的大手忽然轻轻的掐住纪洛浅的下巴,很轻的力道让她甚至感觉不到疼痛,但却被硬生生的抬起头来

  她那双美眸瞪着尹晨夜,尹晨夜却勾起性感的嘴唇,声音略带几分嘲讽,他忽然间压低了声音,像是帝王般居高临下,“纪洛浅,你难道不知道你又犯错误了?”

  男人磁性的声音说的纪洛浅娇美的面孔越发的红润,她就是讨厌尹晨夜用这种的语气跟她说话,分明还没开始惩罚,却让她顿时感觉怔心虚

  “没有”纪洛浅咬着娇唇,低声反驳

  “没有?”尹晨夜反问,“你难道忘记了,我的条约上写的明明白白,不许不听从我的命令,更不许随便反驳我的话,如果做不到,那就”尹晨夜嘴角勾起邪魅的笑容,他伸手把扯去手上的盐水,丝丝血飞溅出来,纪洛浅分明感觉到他浑身释放出来的情欲

  这个男人!霸道到极点的男人,此刻正在不断的!

  她现在才知道尹晨夜订的那个条约是多么的过分,这个变态的男人唔

  脑海中的念头还没落下,尹晨夜忽然间重重的吻住了纪洛浅的娇唇,不再如同当初那暴虐的吻,尹晨夜路细细密密的吻住了纪洛浅的脖颈,锁骨,他修长的手指灵活的剥开纪洛浅的衣衫

  没有以前的粗暴,却是别样的体罚!

  纪洛浅被尹晨夜吻得透不过气来,眼前的男人这种变相的温柔,却时不时让她的身体自动的沦陷,她也不知道为何,尹晨夜暴怒的时候她可以轻而易举的反抗,却惟独[,]

  无法拒绝此刻的情!

  尹晨夜重重的压在了纪洛浅的身上,她分明能够感受他浑身的肌肉都起来,那被纱布包裹的雄起不断的开来

  医生的话还落在耳边,她忍不住个侧身,倾吐声,“不要!”

  那眼中闪过的担忧坠落尹晨夜的眼中,他的嘴角扬起满意的弧度,这个女人开始学会关心自己了,这样感觉如同甘泉般别样的甜蜜

  尹晨夜压低了声音,男人磁性的声音响起,变成为最美的情话,“放心,我不会要你,但是你会想要我!”

  尹晨夜手上猛的用力,将纪洛浅的内裤撕成两半,雪白的臀部暴露在空气中

  “尹晨夜,你想要干嘛”

  纪洛浅话还没说话,雪白的大腿忽然被他用力的掰开,那份柔软彻底暴露在尹晨夜的面前,纪洛浅忽然间想起身为特工那处的玫瑰花

  她下意识用手去遮,却不想尹晨夜已经低头吻了下去,细细缠绵在她两腿之间的嫩肉上,反复的吮吸她的甜蜜,纪洛浅忍不住叫出了声来,股细细的暖流从她的身下不断,直到伸到了灵魂的深处,将她所有的情绪发泄出来

  她的身体忍不住扭动了起来,拳脚踢在了尹晨夜的身上,但此刻看来却是如此的苍白无力

  尹晨夜的鼻子亲昵的蹭着她的敏感,鼻子的温度相对嘴唇凉了些,纪洛浅浑身不自觉的颤抖了起来

  尹晨夜忽然低头,用力的吸舔,舌头伸进里面用力的点刺这种活他从未做过,曾经也有女人为了勾引他而想做,却被他脚踢飞,但是眼前这个女人,却像是罂粟让他情不自禁的痴迷

  “浅浅,说你爱我——”尹晨夜深情的眼眸望着纪洛浅,无法遮掩的情绪彻底暴露在空气中

  两人的身体紧密的交织在起,纪洛浅甚至还能够感受到他火热的胸膛在不断的抖动着,如果说是以前,尹晨夜定会不顾切强行要了她,但是现在这个高傲的男人却甘愿居在她的身下,这份翻涌而来的爱会是真实的吗,她甚至不敢相信!

  或者说只是个谎言——

  “尹晨夜,我”纪洛浅咬着嘴唇,尹晨夜深情的望着她,她话语刚要吐出,忽然间门被人突然间脚踢开

  纪洛浅忍不住尖叫了声,尹晨夜已经下意识将张开双臂,将她整个护在了下面

  门口的声音顿时响起,是尹洛夜挑衅的声音,“哎呦,大哥,身体不好,还忙的这么厉害!”啧啧,大哥这回可真是栽到个女人手里去了,纪洛浅这么折腾大哥,他都没发火

  身后医生面无表情的棺材脸,他伸手推推眼镜,“所以科学研究证明,这种年纪的男人死亡多数的原因都是因为精虫上瘾”

  “我说周裕皓,你别总这么恶心人,行不行?”尹洛夜摊摊手抱怨句

  纪洛浅被尹晨夜护在了身下面,她清晰的感觉到尹晨夜强健有力的肌肉摩擦在她的柔软,他急促的心跳声此起彼伏,他巨大的雄起紧紧抵在她的处,让她面红耳赤

  眼看着尹洛夜越走越近,尹晨夜俊美的脸色顿时敷上层黑炭,他声音极其暴怒,“你给我汀再敢给我走上前来步试试!”

  第二十四章背后的危机

  那霸道的声音传到耳边,纪洛浅忍不住低低笑出了声来,不可否认,这个男人就是这么霸道!

  “笑?”尹晨夜漆黑的眼眸中不满的神情划过,他伸手掐了把纪洛浅的臀部,纪洛浅顿时脸色红,她狠狠瞪了尹晨夜眼

  尹洛夜俊美的脸顿时化身为苦瓜,他撇着嘴满脸的不情愿,“你们两别这样调情,那多伤我这种孤家寡人的心,我好歹也帮你管了这么多天的公司,大嫂,你说是不是?”

  纪洛浅从被子里透出了脑袋,她脸上的红润还没褪去,望着尹洛夜那哀怨的神情,她忍不住扑哧的笑出了声来,“你别管他,他就是这副死鱼脸!”

  尹晨夜挑眉狠狠瞪了纪洛浅眼,声音全是威胁,“又说错话了!”

  纪洛浅脸色红,想起刚才小女人的涅,她赶忙将脑袋埋进了被子里面

  周裕皓重重的咳嗽声,眼镜片上闪过道精光,“不想死的话,赶紧都给我出去,调情调的没完没了,难道不知道这里是医院吗?”

  “我看你是根本都不想在医院混了吧,难道你还想要尝试下什么是男人跟女人的区别?”尹晨夜怎么会让别人占了上风,当初如果不是因为身体不适,他早就想拳打飞这个欠扁的医生,找死!敢在老虎头上拔毛!

  周裕皓也不生气,只是笑的格外诡异,让人感觉毛骨悚然,“现在这么厉害了,当初强上女人被打晕的也不知道哪位仁兄!如果你不想看铂想早点死也可以跟我说声”

  两个人剑拔弩张,原本暧昧的场面顿时阴沉了下去

  尹洛夜看情况不好,心中顿时暗自叫苦,这个朋友的脾气他可不是不知道,但撞上自己大哥这种铁板,他怎么可能罢手

  他赶忙朝着纪洛浅使了个颜色,纪洛浅也发现两人之间情绪的涌动,她顿时心领神会的点了点头

  纪洛浅整个蜷缩在被子里面,将弄乱的衣服整理好,短裤虽然不见了,但是好在裙子略长,能够遮住她暴露的春光

  纪洛浅伸手轻轻掐了尹晨夜的手心下,声音刻意的放低,“行了,别吵了,不管怎么说,都是周医生照顾好你的,再说”

  纪洛浅望了眼尹晨夜越发阴沉的面孔,赶忙凑到尹晨夜的耳边低声说,“看他这副涅就是裸的嫉妒你,这种嫉妒心这么强的男人怎么能跟你比呢?”

  句话顿时说的尹晨夜心花怒放,俊脸却还是没有任何的表情,他冷哼声,侧头不再看周裕皓眼

  纪洛浅跟尹洛夜使了个眼色,她赶忙爬下了床

  却不想刚下床,尹晨夜忽然扣住了她的手,他弯下腰帮她拿起鞋子,霸道的将鞋子穿在了纪洛浅的脚上

  纪洛浅只感觉脚心暖,鞋子已经被穿在了脚上她震惊的抬头望着尹晨夜,他居然给她穿鞋

  尹晨夜墨黑的发丝彰显他的狂狷他紧抿的嘴唇看不清楚任何的情绪,斜长的目光扫落在纪洛浅的娇唇上,他忽然间手心用力,扣住纪洛浅的后脑勺,尹晨夜深深的吻住了她的嘴唇

  纪洛浅轻吟了声,嘴唇自动松开,尹晨夜灵活的舌头就这样毫无阻拦的涌了进来,疯狂的吮吸着的味道

  吻,快,也越发的疯狂!

  纪洛浅以为自己就要沉醉在这个吻的那瞬间,尹晨夜忽然松开她的嘴唇,漆黑的眼眸底下难以遮掩的情欲,他忍不住再吻了下她的娇唇,“早点回来”

  就像是丈夫跟妻子清晨的告别,纪洛浅心中暖流划过,她点了点头

  纪洛浅跟尹洛夜走出了病房,周裕皓给尹晨夜做全面的检查,如果说检查顺利的话,那明天就可以出院了

  此刻外面的天空格外的清澈,天气开始冷起来,似乎快冬天了

  医院外面的草木开始凋零,不少叶子的周围也已经泛黄,没有了万紫千红,但是路边排排整齐的枫树火红的叶子却别具番生机

  纪洛浅跟尹洛夜并肩走着,尹洛夜双手高举,朝天伸了个懒腰,他转头朝着纪洛浅笑了笑,“嫂子,你跟我哥认识多久了?”

  纪洛浅狠狠的瞪了尹洛夜眼,“跟你说了多少次了,别要我嫂子!”

  那张娇美的面容因为生气扭曲在起,却格外的可爱

  尹洛夜忍不住扑哧的笑出了声来,“我这回终于知道大哥为什么那么喜欢惹你生气了,大嫂你生气的涅有多可爱,大哥还跟我偷偷说”

  尹洛夜故意压低了声音,纪洛浅不由觉得好奇,她忍不住凑过头去,“什么?”

  却不想尹洛夜坏笑了声,冲着纪洛浅低声说,“大哥还说,最喜欢看你在床上骂他的样子”

  纪洛浅被说的满脸通红,尹晨夜那个混蛋,这种事情居然还跟弟弟说,眼睛故意迸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