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今天來是想要告诉你,有人发给企业份资料,虽然只有个开头,但是其中的内容却透露着东方帝国内部最新的资料,所以我们的机会來啦!”

  范莫殷的眼眸底下神情全然是喜悦,年楚东缓缓收了眼帘,低声问道,“那人的要求是什么呢?”

  他们在收购了这么多企业,并且放出了无数的话,难道真的有收获,只是,他不想要去冒险,沒有把握的事情,他从來都不愿去做!

  “你放心,这次传來消息地方的是我们曾经收购的家小公司,而对方的要求是,我们能够归还他们的股权,并且消知道部分跟公司有关的内部资料,所以绝对沒有问題,而且尹晨夜最近消失了段时间,传闻病重,这正是最好的时机”

  “我知道了!”年楚东霍然站直了身体,不知道何时,月亮已经突破了云雾,皎洁的光芒沐浴在他的身上,让他整个人带着肃杀的气息,薄唇不自觉的微抿了几下,眼眸霍然收敛

  他忽然低低的笑出了声來,嗜血的眼底是势在必得的神情,纪洛浅,这次,你还要坚定的呆在尹晨夜的身边吗

  午后的阳光不似以往的火辣,茂盛的树木整理的排列在路的两边,路上的行人经过了个上午的工作,显然有些疲惫

  火红色的轿车里,女人身穿着袭红裙,脸上画着精致的妆容,妖媚夺目,但却不失清澈,她就像是午后的精灵般,让人移不开视野

  身边的女人,微微胖了少许,但身上件黑裙却让她整个人显得神秘了不少,精致的面孔因为略微胖了点,显得格外的可爱

  何晓依轻轻吹了吹手上的香烟,但其实香烟根本沒有点燃

  她孤夷的侧头瞥了眼面无表情的女人,拖着下巴疑惑的开口问道,“洛洛,你说两家公司的人可能來吗?”

  纪洛浅将太阳镜戴在了脸上,遮住了大半个面孔,她将双腿优雅的翘在了方向盘上,“不知道,但我确定尹晨夜定会來”

  第百九十八章秘密行动

  而且她还发给了尹晨夜份邮件,这么嚣张的话语,她就不信那个男人真的会不來见她

  分别了这么多天,纪洛浅感觉自己满脑子都是尹晨夜,那种思念肆无忌惮的蔓延开來,她甚至有种冲动,去狠狠质问那个臭男人,问他为什么这么多天都给自己打电话,更不來看他

  何晓依的嘴角抽搐了两下,搞了老半天,还是因为这个女人想老公了,呃,思念的女人真可怕,不过要是让周裕皓那厮知道自己这么乱來,恐怕会彻底爆发吧!

  想到某男在床上的战斗力,何晓依忍不住缩了缩脑袋

  纪洛浅瞥了眼她,漆黑的眼眸落下了前方,唇角微微勾,伸手拍了拍何晓依的脑袋,“别思春了,了,你自己做的资料,怎么可能会失误呢!”

  纪洛浅收敛了眼眸的神情,将太阳帽戴在了她的面孔上,伸手优雅的将文件带在了自己的手上

  “我先过去,你准备”

  何晓依这才回过神來,她不悦的瞪了纪洛浅眼,谁说她想男人了,她不过是稍微思念了下

  纪洛浅从车子上迈步而下,飘逸的长发披散开來,看不清楚具体的面孔,却只是远远的眼,就让人怦然心动,红色的长裙妖娆妩媚,但是刻意装饰的容颜,却让她像是变了个人样,如果她擦去了脸上的浓妆,除非是熟悉的人,恐怕都无人能够认出她

  易容,特工的基本要领

  纪洛浅踩着高跟鞋,高贵优雅的朝着前面走去

  “钱小姐?”來人从车子上走了下來,疑惑的开口说道,望着眼前浓妆淡抹的女人,神情迟疑,这样尤物般的女人可能是送资料來的吗

  纪洛浅面无表情,她缓缓伸出手來,声音冷情到了极点,“资料,难不成你们连这种基本要领都不知道吗?”

  來人瞬间被猛然怔,此刻眼前这个女人冰冷到极点,哪里还有先前半点妩媚而言,他赶忙伸手将资料递到了纪洛浅的手上

  纪洛浅伸手打开了文件,唇角溢出少许的笑容,这家公司到是守信用

  她反手将早已经准备好的文件递到了來人手上,“这是我的承诺”

  來人这才伸手翻阅着文件,脸上溢出满意的笑容,“小姐,很高兴跟你合作”

  他伸手想要握住纪洛浅的手,却不想纪洛浅面无表情挥开了他的手,从包里掏出了香水喷在了自己的手上,这才优雅的转身而去,甚至连个多余的表情都沒有给他

  來人嘴角顿时抽,见过冷美人,但从來都沒见过这么冰冷的,他赶忙拿出手机给年楚东打电话,“报告年总,文件已经拿到了,确实是”

  却不想话音刚刚落下,他脸上的神情瞬间僵硬起來,甚至不敢确信的看着手上的文件,刚才密密麻麻的文字,此刻已经化为了乌有

  整本文件居然已经变成了白纸,这简直就是难以置信

  “怎么了?”年楚东的眉头微微皱,他厉声开口质问

  來人整个人僵硬在原地,这才回过了神來,“年总,那个女人刚才给的详细资料,居然变成白纸”

  年楚东整个人猛地站起來,声音越发的严肃,“你们中计了,马上给我调动旗下的人马,给我去追那个女人!”

  交换的资料算不上重要,但却会彻底暴露集团中心所在地点,和公司基本的运行方式,沒想过居然真的有人敢用这么大胆的办法來夺得他们内部的资料!

  数百辆车辆从东远集团速度开出,像是游龙般飞快的朝着旭日大酒店开了过去

  疾驰的红色跑车绚丽的颜色从人们的眼前闪而过,何晓依的驾车行驶在马路上

  车窗全部敞开,纪洛浅漆黑的长发随风飞舞,她灵动的眼眸忽闪着绚丽的光芒,双腿优雅的翘起,手指不经意间翻阅着手上的文件

  “你说,我们到底有多少时间沒有起出任务了?”何晓依手腕飞快的旋转着汽车,飞快的将后面的车辆远远抛开

  纪洛浅勾了勾红唇,她清澈的眼眸闪烁着夺目的光芒,“你说呢,想起我们还老是当些侠盗之类的!”

  “你还好意思说?”何晓依轻声唾弃了声,脚尖猛地用力,单手迅速的换档位,整辆车的速度迅速变快,猛地冲进了人流中,将后面追赶的车辆赶得远远的

  “如果不是因为以前老干这种事情,我们当时也不会得罪那么多人!”

  “那你以为呢,我们每次干的事情,哪次不是得罪人的?”纪洛浅双眸扬,神情全然放松

  “这次能够得罪谁,那家公司都不知道是我们两个在插手!”

  “是吗?”纪洛浅微勾了下嘴唇,她忽然间猛地探出了身去,从腰间拔出手枪,准确的射中了后面追赶汽车的车轮,随着车轮的爆炸声响起,整辆车顿时翻转了起來

  她缓缓收回了身子,火红色的裙子为她整个人增加了少许妖娆,纪洛浅却像是什么都沒发生样,她低头轻轻吹了吹手枪,“你以为就算他们不知道,尹晨夜跟周裕皓会不知道吗?”

  “呃,,”何晓依的小脸顿时衰了下來,她怨恨的加快了速度,“死洛洛,你怎么不早点说呢!”

  要是真的被周裕皓知道自己在做这么危险的事情,那个男人还不彻底的爆发!

  “不过,这些文件对你有用吗?”何晓依转头问道

  纪洛浅手指迅速翻阅着文件,脸上的神情微微严谨,“你别管这些,好好开车甩开这些人,这家公司的幕后人绝对不简单,你别以为这样就能够逃脱”

  纪洛浅将手枪丢到了椅子上,手上的速度却加快了几分,沒想过这家在市迅速发展的公司居然真的跟红旭公司有关系,那背后到底还隐藏着什么,难不成幕后之人真的是年楚东跟那个范莫殷吗?

  但是当真相沒有揭开之前,她也不敢确定,不过唯能够肯定的是,上次宴会上的意外跟这家公司绝对有关系,难不成

  纪洛浅的手指划破了纸张,难不成他们是想要利用自己,來威胁尹晨夜吗?想到这里,清秀的面孔上溢出少许的凌厉,纪洛浅缓缓闭上了眼眸

  却不想声剧烈的碰撞声音猛地响起,整辆汽车猛地怔,显然是受到了冲击

  “该死!”何晓依忍不住怒骂了句,脚上的动作迅速加快

  纪洛浅眼眸霍然睁开,转头迅速朝着四周望去,这才发现不知道何时汽车的周围已经被数量汽车包围赚前方的路也被大量的汽车堵住

  “往那里开,,”纪洛浅伸手迅速指了个方向,何晓依甚至不用转头,就知道纪洛浅指的方向,迅速朝着唯的缺口开了过去

  周围的汽车迅速的围堵,但何晓依的动作越快,整辆跑车甚至像是贴着其余的车辆在滑行中

  何晓依迅速的换挡,纪洛浅[,]

  已经伸手将所有的窗户都关赚窗户刚刚被关住的那瞬间,“砰砰砰,,”子弹的撞击声音顿时响起,幸好这辆车是顶级的跑车,不然早已经被子弹射穿

  何晓依迅速的旋转着整辆汽车,这才顺利的防止汽车的轮胎被射破

  车子终于冲出了数十辆汽车的重围,纪洛浅冷静的吸了口气,她忽然间猛地伸手拉开了车门,已着迅速灵敏的枪法果断的射击着后面追赶的汽车

  随着声紧接着声轮胎爆破的声音响起,被爆破的汽车无法行驶,阻挡住身后的汽车

  何晓依这才迅速的驶进了漏洞,手腕甚至还在发抖,刚才的躲闪如果说稍微有些失误,恐怕他们就会被彻底围困

  纪洛浅手指转动着枪支,从口袋中果断的掏出子弹,给抢把换子弹,不管怎么说,稍微点失误,都可能导致被围困

  她沒有想到这家小小的公司,背后居然真的会有这么恐惧的势力,就连组织内部的系统都无法查找到,难不成这家公司的背后还有着神秘的组织?

  想到这里,纪洛浅眼眸底下的神情越深,车子飞快的疾驰在马路上,眼看着就要转弯,纪洛浅的眼眸霍然深,果断的开口吼道

  “快蹲下!”她伸手把按住了何晓依的头,何晓依的身体被迫弯曲

  何晓依开口正要说些什么,却不想就在这时,声剧烈的爆炸声音猛然响起,汽车的挡风钵顿时爆炸,粉碎的钵洒落下來,就算是钢化钵

  纪洛浅还是感觉到手腕疼,她整个人扑在了何晓依的身上,仅仅是瞬间,她猛地挺直了身体,扬手就冲着对方枪

  红色鲜血印在了她的眼眸中,她纪洛浅从來都不喜欢杀人,但是如果说对方伤害了她的朋友,那么她便绝不会手下留情

  车辆行驶的越快,两人脸上的神情却越发的严肃,纪洛浅从來都沒有想到,个简单的试探,居然会被这么多人暗中追击

  数百辆的汽车从四面八方围拢过來,而手上的子弹仅仅只有数十颗,手心上的汗水不自觉的溢出,纪洛浅忽然间猛地伸手握住了何晓依的手

  纪洛浅白皙的手上少许的鲜血流淌出來,让她整个人显得越发妖艳,她伸手轻轻扣住何晓依的手

  声音不自觉的放低,“晓依”

  “恩?”何晓依眼眸底下片严谨,现在眼前的形式,比她想象中的要复杂太多,看來他们获得的资料价值不同凡响,就因为这样,她也绝不会让文件再次落入到对方的手里

  “准备好了吗?”纪洛浅嘴角霍然勾,她将文件塞进了自己的衣服里面,手枪准确的别在了腰间

  第百九十九章我的笨女人!

  “准备好了”何晓依眼眸溢出少许的戏佻,手上的力道霍然加快了几分,整辆汽车原地飞快的打转

  就在这时,两道身影从身上猛然跃出,朝着不同的方向狂奔

  纪洛浅从腰间迅速拔出了手枪,扬手就朝着几辆汽车准确的射击,原本就受伤过的左手因为剧烈的奔跑,手腕微微的疼痛,但她却浑然不知道

  脚步飞快的躲闪着对方射出來的子弹,她忽然间猛地纵身跃,整个人就跳上了对方的车子上面,身体再次朝下猛地跳跃,稳稳的落地

  此刻的她就像是红色的精灵般,飞快的穿梭在不同的车辆中,因为数百辆车辆聚集在起,所以无法下子扩散开去,这恰好给了纪洛浅跟何晓依逃脱的机会!

  “该死!”坐在车上的男人愤怒的抓了抓头发,要是被年总知道,自己居然连两个女人都抓不到,那后果

  他顿时感觉到股毛骨悚然的感觉溢出,他冷静的叹了口气,这才迅速的命令道,“都死了吗,还不快点给我追!”

  纪洛浅脱下了高跟鞋,箭步狂奔在马路上,娇嫩的脚因为踩在了石子上,轻微的疼痛不断蔓延开來,她却连眉头都沒有皱下,整个人娇小如同黑暗中的精灵

  就在这时,“砰,,”的声巨响霍然响起,无数颗子弹朝着她迅速的射击过來

  显然是身后的车辆已经迅速跟上了她,数十个人探出了身体朝着她射枪!

  “我晕!”纪洛浅咬紧着嘴唇,加快了脚上的动作的,但是显然无法跟疾驰的车辆相比,她就不知道,不过是份普通的资料,这群人怎么跟发疯似得追击她!

  尹晨夜,你怎么还不出來呢!

  心中的懊恼不由溢出,纪洛浅漆黑的眼眸猛地犀利起來,她整个人纵身跃,伸手已经准确的将摩托车上的男人赶了下來,她手指扬,无数张大钞挥洒在他的脸上

  手已经准确的转动着钥匙,摩托车在马路上疾驰起來,纪洛浅扬手就朝着身后枪,火红色的裙子迎风飞舞起來

  但是她的手枪上已经沒有了子弹,因为长期的奔跑,整个人的体力也下降了很多,纪洛浅的眼眸闪,目光落在了远处繁闹的集市上

  如果说她现在冲进集市的话,那么后面的车辆肯定无法找到她,想到这里,纪洛浅便沒有半点的犹豫,手猛地转动着油门,摩托车的速度变得更快

  狂风吹在了面孔上,她的车子飞快的穿梭在人群中,半拱起的身体带着桀骜跟不逊,果然身后的车辆已经不再射击子弹,毕竟如果说伤到路人,那么他们面临的便是更多的麻烦

  纪洛浅眼色微微放松,嘴角是绚丽的笑容,她的手腕微微松,手指已经拨通了何晓依的电话

  “晓依,你在哪里,我们再大厦集合!”

  却不想话音还沒落下,声刺耳的尖叫声瞬间响起,纪洛浅的手腕猛地怔,整个人差点翻下了车來,她神色紧,这才控制住自己的动作

  薄唇抿成条直线,漆黑的眼眸霍然变深,她轻咬着自己的嘴唇,“晓依,你怎么了?”

  但是回应她的却是厮打的声音,何晓依忽然尖叫出声來,显然是格外的痛苦

  “洛洛,你别管我,快走,,”

  纪洛浅的手腕松,股莫名的恐慌从心底溢出,如果说晓依因为这件事情受伤的话,那么她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纪洛浅忽然觉得自己是这么的好笑,这么的自以为是,真的以为对方是怎么顺利的放过她吗!

  眼眸底下的阴冷闪而过,随即是坚定的光芒,纪洛浅的摩托车猛地个回旋,她整个身体微微拱起,飞快的朝着另个方向开了过去,不管怎么样,她都决不能让晓依受到危险!

  车子的迅速更快了几分,却因为偏离了人群,身后呼啸而來的子弹越发的凶猛,纪洛浅的手心溢出少许的汗水,脸上的神情越发的严峻

  忽然间耳边阵狂风袭來,她甚至能够感受到三颗子弹已经朝着她射击了过來,但是躲已经來不及!

  纪洛浅咬紧这薄唇,整个人紧紧贴在了摩托车上,险险避开了两颗子弹,眼看着最后刻子弹就要射击在她的身上

  就在这时,辆汽车猛地从边上的弄堂上疾驰而出,用车身迅速的挡住了子弹

  纪洛浅的手腕猛然松,浑身紧绷的身体霍然放松,不知道为何,种莫名的心安铺面而來

  她转过头去,就看见车窗缓缓移下,男人英俊的面孔出现在眼前,漆黑的眼眸带着狂妄不逊,紧抿的薄唇溢出不满的情绪,原本冰冷的视线落在纪洛浅身上的时候,霍然散发出入骨的冰冷跟震撼,浑身上下散发出危险的气息

  尹晨夜缓缓收回了眼眸,车窗再次移了下去,男人身穿着纯手工高档的西装,手腕上的袖口散发出闪烁的光芒,他甚至沒有再回头看她眼,只是扬手指着身后还不断冲上來的追击车辆

  手指优雅的变换成个动作,但仅仅是个动作,却将他此刻的暴虐表露无遗,“全部给我灭了!”

  “是,”贯冷静的声音响起,随着他个电话下去,无数的车辆迅速从周围冲了出來,将东远公司旗下的车辆团团包围,显然是准备已久

  尹晨夜手下的人迅速从车子上跑了下來,手上拿着枪支,准确的朝着东远公司的车辆射击,很快就将全部人马拿下

  在这刻,纪洛浅霍然感觉到自己是螳螂,而真正的黄雀却在背后,这刻的尹晨夜,她忽然感觉到陌生

  但是看着眼前深爱的男人,就这样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心底的狂喜却像是暴风雨般不断的铺面而來,她轻咬着自己的娇唇,情绪顺着她的眼帘不断的翻涌

  “夜,,”

  纪洛浅忍不住轻叫了声,那种压抑在心底的情绪霍然喷发,原本的恐惧跟害怕,化为了此刻的狂喜,整整个礼拜,她都沒有见到眼前的男人

  尹晨夜缓缓转过头來,目光落在了纪洛浅娇媚的面孔上,这么多天沒有见面,她似乎瘦了不少,纤细的身影包裹在红裙之下,带着几分楚楚可怜

  心中的不悦却膨胀开來,这个女人以为自己是铁人吗,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