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忽然间条短信发在了手上,他甚至还能听见浅浅娇柔的声音

  夜,无论多久我都会等你回來,我跟小暖在家里等你,,

  短短的句话,却将他心底的坚强全部粉碎掉,如果说浅浅,你知道我的决定,会怎么样呢

  这次,便是我们最后次的见面,从此之后,我早已决定跟你形同陌路,所以,浅浅,你定要幸福

  身体上的剧痛越发的澎湃,双腿再也支撑不住身体,尹晨夜只感觉股血流猛地涌了上去,整个人再也控制不赚重重的摔倒在了地上

  手机形成个抛物线,摔在了地面上,四分五裂,就像是人样,霍然沒有了呼吸

  绝望的眼眸缓缓闭上,浑身上下的意识瞬间化为了乌有,身后隐隐约约还传來的疾呼声,“b,你醒醒,你醒醒!”

  但这个世界上,再也不会有她的声音存在,或者说,他再也不允许有她的声音存在

  明明是白天,却如同黑暗般的枯寂,将他整颗心中的光芒,彻底的吞噬,紧绷的手指就这样缓缓的松开,整个人彻底陷入昏迷

  明媚的光芒照射下來,明明是冬天,却有着这般灿烂的光芒

  纪洛浅伸手推开了窗户,任凭着明媚的光芒照射在身上,跟尹晨夜分别的第二天,夜,你好吗,我很想你

  心底轻轻的呼唤声音响起,纪洛浅麻利的走到了洗手间,给自己梳了个马尾辫,今天是服装秀设计大赛的决赛,她必须要以最完美的状态去面对

  纪洛浅伸手摸着男人送给她的项链,脑海中不由响起尹晨夜的话语,浅浅,帮我完成属于我的梦想好不好?

  唇角微微勾,纪洛浅手心微微用力,就将整串项链包裹在手心,夜,不管怎么样,我都会努力,就算是失败,我也不会懊恼,因为你的梦想,是用心去传承的[,]

  纪洛浅迈步走洗手间走了出來,就对上了楚依禾灿烂的笑容,“洛浅,这次的比赛要加油,知道了沒有?”

  这几天纪洛浅直都住在医院,照顾徐诚轩,医生说他的身体虽然沒有什么问題,但多观察几天还是好的,这几年,徐诚轩也培养了不少心腹,所以就算公司沒有他,暂时的经营还是不会影响的

  不过,楚依禾倒是经常來看望徐诚轩,看着两个人越发好转的相处慕,纪洛浅的唇角不由扬起

  “我知道了,不过”纪洛浅见徐诚轩还在睡觉,她坏坏的凑过了头去,笑着开口问道,“我想问你的是,你跟胖子发展的怎么样了?”

  楚依禾的面颊微微红,她伸手拍了拍纪洛浅,不悦的叫出了声來,“洛浅,你很讨厌,知不知道,还不快点去参加比赛,要是被总监知道你迟到了”

  “明白,明白”纪洛浅笑盈盈的开口,难得能够在楚依禾的这个冷美人脸上看到多余的表情,她忍不住想要笑出了声來,将脑袋凑到了她面颊边上,纪洛浅扬了扬眼眸,“ 不过我说,你每次害羞的时候,别老拿总监说事,好不好?”

  “纪洛浅,,”楚依禾恼羞成怒的吼了起來

  “噗,,”声轻笑声音从身后响起,显然是徐诚轩醒了,楚依禾怒瞪了纪洛浅眼,显然是心情极度的不悦

  “阿洛,过來”徐诚轩从床上坐了起來,脸色看上去不错

  纪洛浅看着徐诚轩渐渐恢复了健康,心里的担忧也少了不少,她笑盈盈的坐在了床边,扬了扬眉头,“说吧,胖子大人有什么事情要吩咐?”

  “沒有,我只是想跟你说,如果说你这次的设计大赛倒数第名,我保证你这辈子都吃不到胖纪美食!”

  “徐诚轩,你越來越可恶了!哪里有开始就诅咒我的”纪洛浅双手插着腰,脸上全是不悦

  楚依禾冷俊不禁的笑出了声來,“好了,你们两个别吵了,洛浅,你还不快点出发,什么时候居然变得这么小孩子气了?”

  纪洛浅应了声,楚小禾已经在楼下等她了,她朝着徐诚轩冷哼声,“死胖子,我要是得第,你就等着裸奔吧!”

  “阿洛,你敢!”徐诚轩嘴角抽搐,整个人差点从床上跳了起來

  楚依禾伸手按住徐诚轩,轻笑出声來,“浅浅,我服了你了”

  “那我走了!”

  嘴角的坏笑勾起,纪洛浅也不去看徐诚轩僵硬的面孔,她赶忙箭步走了下去,伸手轻轻摸了摸自己的面颊,嘴角的笑容微微的扬起,她也不知道为何,自己整个人在潜移默化的变化着,或者说,是为了那个男人,开始试着便会原來的自己,那个真正的纪洛浅

  第二百零三章惩治恶女

  纪洛浅仰头望着天空,夜,我在努力的生后,而你现在又在干什么呢?

  车子飞快的疾驰在马路上,载着路的准备朝着目的地出发,设计大赛的地方很远,特意设定着郊外,是家顶级的度假村

  度假村的中心有着本市最大的服装展览室,便作为这次东方帝国集团旗下第次大型服装秀比赛的会场

  走进度假村,入眼的不再是优雅的风景,而是摆放整理的各式各样的服装,眼花缭乱的设计,将各地精英们的设计结合起來,让人眼前亮

  “纪小姐,这边”名身穿着旗袍的女人朝着纪洛浅跟楚小禾优雅的走了过來,“您好,我是负责这次招待的,你们两位参赛的服装我已经帮你们摆放好了,如果说还需要临时设计什么服装,随时可以联系我,因为我们这里有着顶级的团队,可以在最短时间内将你们设计好的服装做出來”

  “谢谢”纪洛浅唇角微勾,脚步跟在了旗袍女人的身后,楚小禾瞪大着眼睛,显然是兴致勃勃

  “纪姐,这里到底有多少名设计师呀,居然这么多华丽的服装,好多我都还沒开始学呢,这个服装大赛我们可能赢吗”

  “别在意,这些都不是问題“纪洛浅转头轻轻握住楚小禾的手,安慰的说道,“你只要知道这次的比赛能够帮助你提高实力,从中学到更多就行了”

  楚小禾认真的点了点头,赶忙加快了脚步,她要快点回去,将自己设计的服装进行进步的改善

  纪洛浅看着她兴致勃勃的涅,唇角的笑容微微扬起,“走吧”

  带路的旗袍女人路跟着纪洛浅她们说道,“两位,这次服装设计比赛的规格改变了,第轮每位服装师将自己预先准备好的服装设计显示给评委们看,第二轮则是现场设计服装,当然第轮的比赛占20的比分,第二轮占百分之80的比分”

  楚小禾大眼睛闪烁了两下,她忍不住开口说道,“那赢了第二轮的人不是很有可能成为冠军吗?”

  “这是很有可能的”女人缓缓开口说道

  纪洛浅微微怔,她沒有想到这次的设计大赛跟以往的不样,不是通过台模特儿穿着设计服装的综合形象进行比分,而是现场进行设计,不过就算是这样,她也不会失败!

  “两位,你们这几天住的地方到了,我带你们进去吧”

  纪洛浅跟上了她的脚步,这才发现他们这段时间居住的地方是个大合院,各处都是來自不同地方的设计者,已经有不少的服装设计者已经展开了服装设计就算是在露天,都无法阻挡他们对服装设计的热情

  无遗,这种环境下的创作越发有挑战性

  纪洛浅脚步微微移开,旗袍女人已经将他们带到了个房间门口,显然比起别的房间要好很多,纪洛浅嘴角溢出无奈的笑容,那个男人,都跟他说了,不需要搞特殊化,但他却还是早早安排好了切

  纪洛浅推开门,里面古色古香的气息铺面而來,桌面甚至床都焕然新,就连柜子里,都早早的准备好了服装,纪洛浅纤细的手指触碰着里面的服装,漆黑的眼眸不经意闪过少许的诧异,尹晨夜这个家伙,居然将自己照顾他时候设计的服装全部都叫人做出來了,还给她带到了这边

  那个男人!嘴角是无奈的笑容,纪洛浅顿时觉得沒好气,不过尹晨夜把这些带了过來,也沒什么用了,毕竟,她这才参赛的作品并不是这些

  目光落在了件衣服上面,纪洛浅漆黑的眼眸霍然亮,她准确的将手伸进了衣服的口袋里,果然看见了张纸条,男人龙飞凤舞的字出现在她的面前,还带着少许的狂妄

  浅浅,别忘了过几天是我的生日,你要是敢忘记的话,最好心里有准备!

  纪洛浅忍俊不禁的笑出了声來,尹晨夜那个家伙,不过想着夜,似乎也要过生气了

  唇角的笑容微微扬起,脑海中不由浮现出男人霸道固执的面孔,看來是时候给这个男人准备礼物了!

  “纪小姐,你满意吗?”外面旗袍小姐开口问道

  纪洛浅应了声,她转身走了出去,楚小依正从旁边的房间走了出來,她的眼眸闪烁着,望着纪洛浅的房间忍不住惊讶的说道,“纪姐,你的房间真好看!”

  “是吗,你要是喜欢的话,可以跟我起來住”纪洛浅扬起了个微笑,正要开口回话

  却不想就在这时,个挑衅的声音霍然响起,女人尖锐的声音瞬间打破了周围的安静

  苏琴凝嘴角嘲讽,迈步而來,她身后还紧跟着十几名设计,她的眼底全然是愤怒跟冷冽,她从來都沒有想到这次的服装大赛居然会沒有自己的资格,这么好的机会,居然就给了纪洛浅跟个名不经传的小丫头

  眼眸中底下裸的嫉妒不断溢出,如果不是她找到了那个人,她恐怕都沒有资格走进这里,参加这次服装设计的比赛

  嘴角的笑容越发的凌冽,脚步迈在了地面上,苏琴凝朝着纪洛浅住的地方走了过來,步步却极具挑衅

  “纪小姐可真的大面子,就连这种堪比设计级的服装比赛,都有资格住最好的房间,可真是有面子?”苏琴凝冷嘲道

  “就是”苏琴凝的话语刚刚落下,她身后的人就接二连三的开口,“我们以为有什么特别的地方,琴凝你到是说说看,这个女人到底哪里比你优秀了,居然连参加大赛这个贵重的资格都给她!”

  “还有什么优秀的地方,不过是比我更知道怎么勾引人!”苏琴凝的声音句句刻薄

  纪洛浅的眉头微微皱,娇媚的面孔上全然不悦,正要开口说道,却不想楚小依已经不悦的抢先开口,“苏琴凝,你有什么资格说纪姐,你以为就连你的那点设计水平,还能跟国际接轨吗,你也是会在男人的怀里撒撒娇,就你这种人,还指望着跟纪姐这种设计师相比吗?”

  就算纪姐的房间比别人的好不少,但也沒有特殊到哪里去,要知道,如果说纪姐真的想要这个冠军,随便跟她的丈夫说句话,就能够轻而易举的拿到冠军,还容得了这种人说话吗!

  楚小依的话语夹杂着极其浓重的讽刺,苏琴凝脸色煞那间剧变,也变得阴险起來,她箭步正要冲上前去,打楚小依几个巴掌,却不想纪洛浅伸手拦在了苏琴凝的面前

  清秀的面孔上依旧沒有太多情绪的变化,纪洛浅半低着头,她忽然轻笑出声來,“小禾,你先出去”

  这种事情,她不想要小禾牵扯在其中,苏琴凝这个女人早已被嫉妒心蒙瞎了眼睛,所以对付她用的只能是最冷血,最强悍的办法

  “纪姐,我不走!”楚小禾咬着嘴唇,固执的开口,她开始从事服装业的那天开始,都是纪姐在照顾自己的,这种情况之下,她又怎么能离开纪姐呢

  纪洛浅娇媚的面孔上溢出丝丝暖意,冰冷[,]

  的声音也软和了几分,“小禾,你别的,这点事情我能处理好”

  伸手轻轻掐住自己的手心,纪洛浅抬头扬起个笑容,楚小禾心里的不安这才少了几分,她转头对着旗袍女人说道,“要不你带我出去逛逛吧”

  旗袍女人自然不会拒绝,纪洛浅看着楚小禾的身影离开,漆黑的眼眸霍然冰冷起來,她扬起头,伸手就朝着苏琴凝重重挥打了个巴掌,手腕上的力道甚至沒有半点的迟疑

  苏琴凝脸上全然是震惊,她沒有想到纪洛浅居然跟当众给自己个巴掌,“你好大胆子,纪洛浅,你知不知道这个度假村是谁的!这是我朋友的”

  “你给我闭嘴!”纪洛浅冷冷的开口,她纤细的手指直指苏琴凝,声音孤傲冷情,“你次次的挑衅,我都可以忍耐,但是你用的着千方百计的侮辱我吗,苏琴凝,我告诉你,胖子除非是瞎了眼,也不会看上你的!”

  “纪洛浅,你,,”

  “你听我说!”纪洛浅再次打算了苏琴凝的话语,冰冷的目光扫过她身后的人,都是群趋炎附势的女人,她缓缓迈步,声音越发的挑衅,“就算这个度假村是你们家的,那又怎么样,苏琴凝,你以为你算的了什么,只要我想,这次大赛的冠军都可以是我的,甚至不用比赛,所以,你别想用这么言语來挑衅我,勾引人,也要看资本的,不是吗?

  “纪洛浅,你这样做简直是太过分了!”苏琴凝的声音霍然提高,她嘲讽的开口怒骂道,“你难道以为我不知道,你勾引了东方帝国集团的总裁,为了这么点的荣誉,我都不知道你还能够出卖自己的肉身多少次!”

  纪洛浅眼眸底下溢出阴冷,她手指迅速的拨通了个号码,这是尹晨夜手下的号码,随时保护着她的安全

  这是她第次使用,却沒有想到居然会用在这种疯女人的身上

  “给你们五分钟的时间,立刻让苏琴凝这个女人消失在我的面前!”

  纪洛浅冷冷的吐出话语,望着身后群女人害怕的涅,但她们的眼角还充满着鄙视,纪洛浅唇角的冷笑越浓

  她朝着苏琴凝缓缓迈开脚步,苏琴凝望着纪洛浅朝着她走來,但她第次从心底里感觉到害怕,眼前这个女人就像是天生的恶魔般,她周身扩散出來的恐怖,让人从心底里畏惧

  “你要干什么,纪洛浅,我跟你说,我有证据的!”

  第二百零四章绑架

  “证据?”纪洛浅缓缓动了动嘴唇,她从來都不喜欢这么仗势欺人,但是眼前的女人太过于讨厌

  “证据就是,我睡自己的老公还犯法吗,我最后告诉你次,尹晨夜,是我的男人,永远的男人!”

  纪洛浅缓慢的吐出话语,苏琴凝的脸色煞那间剧变

  纪洛浅却看都沒有看她眼,嘴角噙着嘲讽的笑容,她站直了身子,转身朝着反方向走去,唯独留下苏琴凝震惊的面孔

  和身后群服装设计师完全诧异的神情,各个动了动嘴唇,忍不住惊呼道,“尹晨夜,居然有老婆了?”

  楚小禾跟在旗袍女人身后,心里还是不住的担忧,如果说纪姐真的出了什么事情,怎么办呢?

  她轻咬着嘴唇,眼眸底下的担忧遮掩不赚脚步霍然停,她仰头认真的说道,“对不起,我不想逛了,我先回去了”

  旗袍女人沒有说话,楚小禾转过身去,但下秒,她整个人彻底的震惊,望着眼前陌生的环境,她甚至根本不认识路,什么时候居然走到了这里

  眼眸底下的神情越发的变化,却不想就在这时,旗袍女人低笑出声來,“纪洛浅的朋友都这么笨吗,來到了这里还想要离开?”

  旗袍女人朝着楚小依缓缓走了过來,楚小禾还沒反应过來,后脑勺阵剧痛袭來,她整个人彻底昏迷到了地上

  旗袍女人嘴角勾起冷笑,她站直了身子,伸手撕去了自己脸上的伪装,这是张怎么样的面孔,上面全是红肿跟血痕,让人眼就从心里面感觉到恐惧

  她手指缓慢的拨通了个电话,“是楚依禾吗,如果说你想要让你们的妹妹好好的,就乖乖的将纪洛浅这才的设计图都给我!”

  女人随手将楚小禾昏迷的照片发了过去,这才挂断了电话,眼眸底下全是阴冷,纪洛浅,这是六年前你欠我的,所以这次,我务必让你加倍奉还!

  明明是白天,但是阳光照射下來,却全然是凌厉跟寒冷,吹在了身上,沒有半点的温度,唯独留下她血腥的眼眸,带着无尽的怒气

  女人再次拨通了电话开口再次命令道,“马上给我下达命令,不管怎么样,继续控制住苏琴凝的神经,无论如何,这次我们都要让纪洛浅有去无回!”

  “可是总裁的命令不是这样的!”对方震惊的开口

  但女人的声音依旧沒有任何的变化,带着凌厉跟肃杀,“不管是什么命令,你只要知道现在要听从的是我的命令!”

  她十指紧紧握赚凌厉的笑容从她的唇边溢出,不管怎么样,纪洛浅,这次,你休想全身而退!

  医院里,楚依禾颤抖着握住了手机,整个脑子片空白,小禾怎么会招惹这种人,心里面的恐惧不断蔓延开來,她只有小禾个亲人,如果说她出事的话

  楚依禾甚至都不敢想,她脚步混乱的朝着病房跑了过去

  “楚小姐,这是徐先生这次病例的详细情况”医生将文件递到了楚依禾的手上,楚依禾却浑然不知道,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做,难不成真的要偷拿纪洛浅的东西

  但是这种人,就算她帮忙做了事情,万他们不肯放了小禾呢!

  楚依禾脸色片铁青,她不知道怎么样用言语表达她此刻的心情,手紧紧握成拳头,情绪不断的翻涌着

  “怎么了?”徐诚轩将手上的文件放下,看着楚依禾苍白的面孔,忍不住开口问道

  听到男人的声音,楚依禾的泪水再也控制不赚她整个人差点摔倒在地上,低低的声音充满着哀求,“徐诚轩,你能不能帮我救救小禾?”

  徐诚轩英俊的面孔霍然阴沉下去,种不好的预感蔓延开來,他厉声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