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黑的眼眸紧紧沒有离开这个女人,她娇媚的面孔出现在眼前,却让她离不开视野

  薄唇紧紧的抿紧,变换的神情从男人的眼帘底下不断的变化着,最终手上的拳头紧紧握赚尹晨夜漆黑的眼眸底下全然是决断

  硕大的屏幕上,此刻全然都是这样幅画面,娇媚的女人头发披散着,她就这样坐在椅子上,手指飞快的画着线条,熟练的手笔,她唇角的笑容不经意扬起

  纪洛浅每笔迅速画在了纸张上,她忽然想到送什么给尹晨夜了,那个她爱到极点的男人,这种爱早已深入到了骨髓

  手上的笔缓缓落下,如果时候把这副设计图送给尹晨夜的话,那么他会不会喜欢呢?

  看着笔下的燕尾服,她甚至能够想到男人薄唇扬起的笑容,像是雨露般将她枯竭的心缓缓浇灌着,夜,我在努力着,那我什么时候能够再见到你呢!

  随着纪洛浅将手上的设计图交给了评委们,屏幕上瞬间出现了十五副设计师现场设计的服装,各式各样的款式,甚至还有人选择了春秋不同的花所谓设计的理念,还有人选择了各式各样的草,画出了妖媚却又清爽的裙子

  但最引人注目的却是正中间的设计图,它的上面沒有半点的修饰,只是件纯洁的婚纱跟件燕尾服,如此而已

  婚纱上面点缀着晶莹的水晶,闪烁着夺目的光芒,围绕在婚纱上面,形成了朵朵鲜艳的花朵,让人无法离开视野

  边上的西装微微下垂的两边,收身的设计别出心裁,边上还精心画出了少许叠起的花边,让人眼前霍然亮

  随着主办方的最后的宣判说出,第四名,跟第三名的名字都被人公布出來,楚小禾站在了纪洛浅身边,手心里全然是汗水

  她的成绩或许不算是好,但是走到了这步,都渴望着自己能够成功

  纪洛浅优雅的站在了原地,她的手紧紧扣住了楚小禾的手,暗示着她别的

  “第二名,楚小禾!”就在这时,个名字从主办方的嘴唇中吐出,纪洛浅唇角勾起的笑容,她转头对着楚小禾开口说道,“笨蛋,还站在干嘛,你都获奖了!”

  楚小禾这才回到身來,脸上全然是高兴的神情,她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忍不住声紧接着声问道,“纪姐,我真的获奖了吗?我真的获奖了吗?”

  “是”纪洛浅好笑的动了动嘴唇,她轻笑了声,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你获奖了,还站在这里干嘛?”

  楚小禾这才回过神來,她赶忙朝着台上跑了上去,郑重的接过了对方的奖杯

  苏琴凝望着楚小禾脸上的灿烂,眼眸底下狠毒闪而过,凭什么连这个女人的设计都能超过自己呢!

  纪洛浅缓缓站在了原地,她身上的裙摆随风飘荡开來,周围的水声越发的响亮,但她此刻却想要见到那个男人

  无论她有沒有获奖,因为她已经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

  就在这时,主办方已经郑重的再次公布,“现在我们要宣布这次服装设计大赛的冠军,这次的冠军能够入驻我们东方帝国集团,成为设计总监!”

  话语刚刚落下,原本安静的现场再次起來,谁不知道东方帝国集团,这次的服装秀本來就是东方帝国主办的,对于在座的各位來说,那就是个神般的存在

  另方面,六年前东方帝国集团开始发展服装业,现在在服装界的地位不言而喻,如果说能够成为服装设计总监,那么简直就是走上了真正的服装设计师

  周围就算感觉自己沒有机会获奖的设计师,脸上都全然是狂喜,显然是抱着最后丝的消,苏琴凝眼眸中闪过惊讶,她尖锐的指甲死死的掐住自己的手心,她就不相信,这次的比赛,她还赢不了纪洛浅

  纪洛浅缓缓的站在中间,仿佛周围的切都跟她无关样,轻抿着薄唇,清冷的面孔溢出少许的笑容,她的头发随风飞舞起來,最终落在了后背上

  “下面有请我们东方帝国集团的总裁为这次的设计大赛做最后的宣布!”主办方的话语落下,纪洛浅整个人却猛地惊,原本脸上震惊的神情此刻也化为了乌有

  她转过了身去,漆黑的眼眸怔怔的望着身后,不远处的男人坐在轮椅上面,身边娇小的女人脸上露出灿烂[,]

  的笑容,她就像是个芭比娃娃般的可爱

  身后穿着黑衣的壁伸手推着轮椅,朝着前面缓缓走了过去

  但是纪洛浅的目光却沒有落在别人的身上,只是怔怔的望着尹晨夜,眼眸底下全然是震惊,她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切,这个男人居然真的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这么多天沒有相见,她想他,想的快要疯狂!

  夜他怎么坐着轮椅,难道他的腿又出问題了,还是身体

  脸上的焦急微微溢出,尹晨夜已经出现在了眼前,他低垂着眼帘,英俊的面孔之下让人看不清楚他此刻的神情

  最终尹晨夜缓缓抬起头來,英俊的面孔出现在众人的面前,漆黑的眼眸如黑曜石般的璀璨,让人移开视野,紧抿的薄唇溢出男人浑身四溅的霸道跟狂妄

  周围声紧接着声的尖叫声不断响起,显然是沒有想到尹晨夜居然真的会出现在这里,那个传闻中商界的霸者!

  尹晨夜优雅的坐着,英俊的面孔上沒有半点的表情,但就算坐在轮椅上面,也无法遮掩他浑然天成的魄力

  望着他熟悉的面孔,纪洛浅只感觉自己的心慢了半拍

  她仰头就看见尹晨夜伸手拿过了主办方递过來的文件,他翻开了文件,低沉的声音充满着磁性,瞬间响起,“我宣布,这次服装设计大赛的冠军是纪洛浅”

  本來就是预料之中的结果,却依旧让周围的人狂热起來,大屏幕上最终只留下纪洛浅的设计,那炫美的婚纱跟西装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但是外面的庆祝跟的场面跟她全然无关

  纪洛浅轻咬着嘴唇,她目光直直望着尹晨夜,眼前的男人英俊的面孔早已深入到了她的灵魂中去,让她无法移开自己的视野,她有多想要伸手紧紧的抱住尹晨夜

  尹晨夜亦抬头望着她,娇小的脸蛋带着少许的倦容,他手指反复戳和在轮椅上,见女人站在原地,动都沒东

  尹晨夜最终缓缓的转动着椅子,纪洛浅只感觉男人熟悉的气息铺面而來,心底的喜悦不受控制的起來,她就这样怔怔的望着尹晨夜,情绪再也不受任何的控制,像是眼眸中就只剩下这个男人

  纪洛浅接过了尹晨夜递过來的冠军奖杯,努力了这么久,终于有了收获,手上沉甸甸的感觉,却依旧无法跟心底的满足相比

  第二百零七章订婚的对象不是她!

  尹晨夜动了动薄唇,话语从他的唇角吐出,“祝贺你,纪小姐”

  这般陌生的称呼,纪洛浅却整个人猛地怔,她甚至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这般陌生的称呼,会是尹晨夜说出來的话

  清澈的眼眸中激动缓缓褪去,纪洛浅就这样迟迟的望着尹晨夜,她轻咬着薄唇,心里的不安不断弥漫开來

  下秒,尹晨夜低沉的声音就再次响起,他漆黑的眼眸注视着台下,眼眸中充满着霸道狂妄,仅仅是眼,就让人无法说出任何反驳的话语

  “其实,这次的服装设计大赛,不仅仅是我们东方帝国集团向服装业跨进的第步,还有另外件事情要向大家郑重宣布!”

  尹晨夜狂妄的声音充满着霸道,他忽然伸手搂过了身边的女人,甜美像是芭比娃娃样的女孩轻笑了声

  男人的声音瞬间响起,“我想要宣布的是,今天是我跟暖小姐订婚的日子,消个月后的婚礼,大家能够來参加!”

  纪洛浅只感觉自己的脑袋“轰,,”的声巨响,她的脚步像是被灌了铅水样,她甚至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语,眼前这个男人,真的是那个,字句跟自己说,嫁给他的男人嘛

  尹晨夜,居然会当着所有人的面,向别人求婚,而且还是个月之后!

  脚步猛地怔,娇媚的面孔上已然是片苍白,纪洛浅怔怔的站在原地,脑海中不断回荡起尹晨夜跟自己的说的话语,男人霸道的声音充满着温暖,让她冰冷的心瞬间被注入阳光

  但是,他为什么会说要娶别的女人!

  不!她不相信,她绝对不相信!

  纪洛浅箭步朝着外面跑了下去,甚至沒有理会这还是在设计大赛上,她只想要冲到那个男人面前,问他为什么,难道说当初他们之间的耗山盟都是个谎言吗

  “纪姐,,”楚小禾心里惊,如果说她沒有记错的话,眼前这个男人应该是纪姐的丈夫,或者说是未婚夫,怎么可能当着她的面,向别人求婚呢!

  纪洛浅路狂奔了出去,就看见男人被人扶上了轿车,车子飞快的疾驰在马路上,甚至沒有给她追的任何可能

  纪洛浅整个人傻傻的站在原地,眼前甚至还闪过男人冷酷至极的面孔,就如同当初见面的时候样,那般的冷漠

  难道说,她得了冠军,就要失去什么吗?

  手上冰冷的奖杯却是这般的沉重,她手腕再也控制不住这样的力道,整个奖杯砰然落地

  纪洛浅轻咬着嘴唇,强迫着泪水不留下來,不管怎么样,她都不相信尹晨夜会这样对待自己!

  纪洛浅强迫着自己冷静下來,伸手拨通了何晓依的电话

  电话拨通,何晓依熟悉的声音就传入到了她的耳中,还是风风火火的声音,“洛洛,你跟尹晨夜那个混蛋到底怎么了,他怎么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宣布跟个莫名其妙的女人结婚呢?”

  纪洛浅眼眸微微的湿润,她仰头,吸了吸鼻涕,这才让眼泪回到了眼底

  天空中之下沒有太多的寒风,但她却感觉无比的冰凉从心底蔓延开來

  原本的期待煞那间化为了乌有,但是,手指紧紧掐住自己的手心,纪洛浅轻咬着嘴唇,声音格外的坚定!

  “晓依,不管怎么样,请你让周裕皓答应,当我见尹晨夜面!”

  纪洛浅轻轻闭上了眼眸,何晓依安慰的声音不断传入到她的耳边,“洛洛,我知道了,你先别的,可能里面有什么误会呢,只要解开了,就好了!”

  但是,任何的话语,纪洛浅个字都听不进去,心里的苦涩不断蔓延,她只想要见到尹晨夜,只想要见到那个男人

  双腿站着笔直,纪洛浅望着紧闭的房门,周围是金碧辉煌的装饰,何晓依说,尹晨夜就住在这里周裕皓的效率很快,他帮纪洛浅弄來了钥匙

  手指触碰着钥匙,冰冷的触感,她的心里从來都沒有这么的恐惧过,她仰头望着这扇门,明明只是家高档的酒店,她却觉得格外的陌生

  脑海中不由浮现出尹晨夜的面孔,男人低沉的声音夹杂着温柔,“那浅浅,你喜欢怎么样的地方呢?”

  “反正不要向你以前的公寓样,难看死了,像个暴发户样,到处都是金光闪闪的!”

  “我知道了,以后再也不住那些地方了”男人郑重其事的保证道

  纪洛浅还记得第二天,尹晨夜就让人装修了房间,但是眼前的切却像是昙花样,霍然消失了踪影,留下的只是她喜欢你的颜色,浅蓝,浅浅的蓝色

  她轻轻闭上了眼眸,眼眸底下的神情不断变化着,脑海中还不断滑过无数的画面,但是现在

  将钥匙插进了钥匙孔里面,紧闭的房门瞬间被打开,里面果然是金碧辉煌的画面

  纪洛浅缓缓朝着里面走了进去,每步都是格外的艰难,但是不管结果是什么,她都不想要放弃,她不相信,尹晨夜说的任何的句话,她都不相信!

  清澈的目光落在周围,却沒有找到尹晨夜的身影,纪洛浅望着楼上,想着男人应该会在上面,却不想脚步刚刚迈出,纪洛浅就听到屋子里面传來暧昧的声音,敞开的房门里面,两具的身体紧紧的交织在起

  尽管有被子压在了他们的身上,但是女人裸露出來的肩膀,纪洛浅却感觉到整个大脑像是瞬间触电了样

  耳边所有的声音煞那间化为了乌有,只剩下女孩爽朗的笑声,“呵呵,晨哥哥,你轻点,你轻点”

  眼前的幕幕越发的刺眼,纪洛浅紧咬着嘴唇,她整个人差点要晕眩过去,脑海中闪过无数的画面,但却从來都沒有想到过这样的画面,居然会出现在她的眼前

  浅浅,嫁给我,好不好?

  浅浅,再等我个月,好不好?

  纪洛浅,我爱你,这辈子,我只想要你个女人!

  但是现在呢,,

  眼前的切都是这样的嘲讽,耳边缠绵的声音不住响起,纪洛浅只感觉自己的心在被刀刀割破,难道这就是所谓的生死与共,难不成他们曾经的爱是个可笑的笑话

  浑身的伤痛飙升到了极点,纪洛浅再也无法控制自己,轻咬着嘴唇,身体已经不受控制的扬腿踢开了门,原本紧闭的门瞬间被打开

  空气中飘荡着迷离的气息,格外的刺鼻,纪洛浅冷眼的望着男人伸手拉开了被子,露出裸露的胸膛,身上的女孩仰头,伸手藕臂落在了男人的胸膛上,笑嘻嘻的望着尹晨夜

  “晨哥哥,你有事情要去做吗,那小暖在这里等你吧”

  软绵绵的声音落入纪洛浅的耳中,却像是针扎般的剧痛

  如果说对方是个妖艳至极的女人,她可以当做他不过是逢场作戏,但从來都沒有想到过,居然是这么可爱的[,]

  女孩,望着女孩跟自己略微相似的侧面

  纪洛浅绝望的闭上了眼眸,当别人嘲讽她的时候,她可以浑然不知道,冷酷的反击!

  当有人说尹晨夜是利用自己的时候,她也可以选择无视,但从來都沒有想到过,那个自己最爱的人,居然会以这种形式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狠狠的撕毁,她原本暗藏在心中的信仰!

  尹晨夜,难道你真的沒有爱过我次吗?居然选择用这样的办法來伤害我吗!

  手指紧紧掐着自己的手心,血液像是煞那间凝固起來,纪洛浅都不知道自己为何能够这么镇定的站在原地,她缓缓抬起头來,声音嘶哑到极点,她却重重的咬着娇唇,字句的说道

  “尹晨夜,我不管你有任何的理由,你现在马上就给我出來,不然我辈子都不会再见你面!”

  话音从她的口中落下,是这般的决然,纪洛浅伸手重重的关住了门,将外面的切彻底隔绝

  却沒有注意到男人漆黑的眼眸闪过的黯然,双手用力的撑在了床上,这才勉强的站起了身來

  “小暖,你乖乖的呆在这里,别乱跑”尹晨夜低声说道

  宋青暖转动着大眼睛,然后咯咯咯的笑出了声來,“那我乖乖的话,哥哥等会能不能再跟我玩被窝里捉迷藏呢?”

  “可以”尹晨夜难得宠溺的开口

  尹晨夜英俊的面孔上沒有任何的表情,他甚至沒有将衣服穿在身上,下身也只穿了条短裤,露出精壮的下身,伸手推着轮椅朝着外面走了出去

  “砰,,”的声响起,纪洛浅坐在椅子上,漆黑的眼眸沒有抬起,她甚至沒有勇气抬起

  纪洛浅忍不住嘲讽了声,她暗自问着自己,你是在害怕吗,害怕看到男人浑身的吻痕,清澈的眼眸缓缓收敛,指甲死死的掐住自己的手心

  但是目光落在男人的双腿上,却格外的刺眼,想到那个曾经发誓深爱着自己的男人,居然跟别的女人在欢爱

  那种心里的剧痛就像是无数只蚂蚁在疯狂地乱跑着,她的心越发的冰凉,手指紧紧掐住自己的手心,但是刺痛却依旧不能减去半分

  纪洛浅清澈的面孔上早已是片苍白,她缓缓扬起头,目光对上了尹晨夜的面孔

  男人英俊的面孔略微的苍白,修长的手指优雅的扣着自己的衣衫上的纽扣,漆黑的眼眸扫落在纪洛浅的面孔上,望着女人布满着血丝的眼帘,神情微微晃,但吐出的话语,却是这般的冷酷无情

  “如果说,纪小姐沒有什么事情的话,那么现在你就可以出去了,我很忙!”

  句话,纪洛浅猛然怔,身体差点都控制不赚这个男人就是那个曾经口口声声说会爱自己的男人吗?

  这就是所谓的真相!那为什么尹晨夜还要为了个子虚乌有的她,毫不重要的她等待了这么久!

  唇角溢出嘲讽的笑容,纪洛浅猛然站起了身子,朝着尹晨夜走去,她紧紧的咬着嘴唇,血丝顺着她的唇边溢出,整个人多了几分妖媚的气息

  她箭步走到了男人的面前,低声质问道,“尹晨夜,这就是你想要跟我的说的话吗,那么曾经你说过的切呢,那个月的等待”

  第二百零八章他的冷漠与无情!

  “你给我闭嘴!”尹晨夜厉声打断了纪洛浅的话语,他冷峻的面孔上沒有半点神情的变化,漆黑的眼眸霍然闪烁着阴冷的神情

  他俯身居高临下的看着纪洛浅,冷漠的嘲讽说道,“你以为呢,纪洛浅,你真以为我对你说的切都是真的吗,你难道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种东西,叫做谎言吗?”

  “尹晨夜,,”纪洛浅的声音霍然提高,她漆黑的眼眸之下全然是不相信,她真的不相信,尹晨夜居然会这样跟她说话,这般冷漠的神情,落在了她的眼底,像是无形的针般

  “夜,你知不知道你现在说的是什么,那你当初为什么要來救我,为什么要为我做这么多,为什么还要等待我这么多年,尹晨夜为什么?如果说只是个玩偶的话,那你有必要做这些吗?”

  纪洛浅的声音越发的急促,胸腹因为激动大幅度的起伏着,她娇柔的面孔上全然是不相信的神情,轻咬着薄唇,低声质问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