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跳跃着绝美的弧度

  纪洛浅缓缓闭上了眼眸,外面朦胧的细雨随意的敲击着窗沿,窗外的切,却像是跟她无关样,如果说时间能够消减心中的疼痛,那么现在呢

  第二百十章再见宋青暖

  任凭着泥水洗礼着地面,水花四溅开來,就像是爱情久了,就会散落在四周吗?

  清澈的眼眸霍然睁开,纪洛浅望着窗外的飞机超就在不远处,她低声开口说道,“停车!”

  出租车退下來,纪洛浅将钱递给了司机,伸手拖着行李箱,朝着外面走了出去

  任凭着朦朦胧胧的细雨,就这样落在了自己的身上,脚步却是这般的坚定,她不知道未來,更不清楚以后的事情,但是这次,她却不想要让徐诚轩他们送自已,她甚至不知道自己能够走到哪步但却固执的想要留在他的身边

  纪洛浅霍然想到了之前,她上次來到机场的情景,心里面满是喜悦,男人低沉的声音像是大提琴般,似乎还从耳边响起

  浅浅,还是这么孩子气,如果说我离开了你,你该怎么办呢?

  尹晨夜,你敢离开我试试,我们要在起辈子的!

  辈子,这么短,却又这么的遥远,那么尹晨夜,如果说这次我选择不顾切的冲到你的身边,那你是否会再次伸手将我推开呢?

  纪洛浅唇角勾起抹笑容,脚步却是这么的坚定,朝着机场走了过去,不管是什么样的结果,她都想要试试!

  “诚轩,手术的时间到了”

  楚依禾撑着涩走到了徐诚轩的身边,伸手将雨伞递到了徐诚轩的头顶上,徐诚轩侧头看着楚依禾,女人身穿着白色连衣裙,站在雨中,算不上美丽,但浑身澄澈到了极点,让人眼前亮

  但无论怎么样,她却不是那个她

  “怎么了,看着我干嘛,不管怎么样,你既然答应了这次手术,就不许再偷偷逃跑?”

  徐诚轩轻笑了声,他伸手接过了楚依禾手上的涩“我到沒有想到,你居然还有这么孩子气的面走吧”

  两人并肩走着,靠的这么近,却像是无形中有着距离样

  徐诚轩动了动嘴唇,像是无意间问道样,“依禾,你知道什么是爱吗?就像是泉水般细水长河,还是历经磨难,永远无法分离,或者说是见钟情?”

  徐诚轩的语调很慢,楚依禾心里却微微怔,她下意识停下了脚步,侧头望着眼前的男人,薄唇微微动,话语已经从唇齿间吐出,“别的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如果说在合适的地方,遇到了合适的人,那么无论什么时候再次相遇,都会爱上”

  就像她样,居然会爱上了这样个男人,就算他心里面早已有了深爱的女人

  徐诚轩转头,对上了楚依禾认真的眼眸,他忽然唇角溢出释然的笑容,低声开口说道,“依禾,那你能不能答应我件事情?”

  “什么事?”

  “如果说我这次手术成功的话,嫁给我吧”

  只是这样句话,楚依禾却猛然怔,眼眸中全然是不确定,却不想徐诚轩霍然低下头,吻住了她的嘴唇,这般炽热的触碰

  徐诚轩却闭上了自己的眼眸,滴泪水顺着面孔流淌下來,这次的求婚,沒有任何的意义,只因为这是她为自己找的女人,但是从这天开始,他便会试着忘记阿洛,那份飞蛾扑火的爱,试着去爱上眼前这个女人,这个有点傻,却跟他样认真固执的女人

  “依禾,我不知道我爱上你需要多少的时间,但我会努力让这天变成事实!”

  楚依禾震惊的望着徐诚轩,滴泪水顺着她的面颊流淌下來,但落入嘴角,却第次感觉这般的甜蜜,她笑着开口说道,“好”

  沒有任何的理由,只为,眼前这个男人,她第眼看见,便爱上,所以这生深爱不悔!

  飞机迅速的降落在了市,明可照人的地面刺痛着眼眸,纪洛浅缓缓迈开脚步,走在了路面上,但是每步都是这般的坚定

  原本紧闭的感应门,因为她的靠近,而自动打开,纪洛浅刚刚走出门,便有人迎面走了过來

  “是纪小姐吗,上头已经安排好了切,请你先跟我们去住所,然后再去公司“來人彬彬有礼的开口说道

  “那拜托了”纪洛浅动了动嘴唇,扬起个笑容,但笑容从唇角溢出,却这般的苦涩

  她居然只能用工作的机会,才能靠近那个男人,原本最亲密的爱人,居然会到了这个地步

  “纪小姐,我帮你拿着吧,你跟我过來”

  纪洛浅点了点头,脸上的神情沒有太多的变化,她迈步跟在那个男人的身上,但是每步走在路上,都是格外的艰难

  汽车的门刚刚打开,纪洛浅侧身正要坐进去,却不想声清脆的声音从她的耳边响起,女孩笑盈盈的面孔出现在她的眼前,“纪姐姐,很高兴见到你,喔,我们上次见过面了,我叫宋青暖”

  纪洛浅微微怔,她沒有忘记这个女孩,她不就是尹晨夜床上的那个女孩吗,想到这里,纪洛浅眉头微微皱,这个女人出现在这里,难道还是想要跟自己示威吗?

  但是看着宋青暖笑盈盈的面孔,纪洛浅也说不出话來,她动了动嘴唇,这才发现唇角格外的干涩

  “我叫纪洛浅”

  “我知道,晨哥哥跟我提到你很多次”宋青暖账折睛,笑嘻嘻的说道,“不过虽然我跟晨哥哥订婚了,但我觉得貌似还是你们两个相配,嘿嘿,纪姐姐我沒有别的意思啦,只是挺喜欢你的,听说你还有两个孩子要跟着起过來,不如让他们跟我住在起吧,还有佣人可以帮忙照顾他们,不然你个人很辛苦的!”

  宋青暖唧唧咕咕的说出了大堆话,纪洛浅眼眸恍然怔,她沒有想到尹晨夜居然会在他的未婚妻面前,说过自己

  但是不管怎么说,宋青暖说的不错,小暖跟小莫需要别人照顾,而且她还要上班,恐怕沒有时间照顾这两个孩子

  想到这里,纪洛浅薄唇微微动了两下,她朝着宋青暖扬起了笑容,“好,那就要拜托你了”

  “耶!”宋青暖高兴的叫出了声來,还不忘伸手挥了挥手臂,“纪姐姐答应我了,那么从今天开始,我就是纪姐姐孩子的干妈了!”

  听到这句话,纪洛浅忍不住握紧了自己的手心,她的眼眸底下闪过黯然,尹晨夜,难道说这个女人是你派來的吗,难道连我身边最后点温暖,你都想要夺走吗?

  尹晨夜,你到底想要干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待我,就算你要东方帝国集团,她也从來都不会说任何的话,因为那原本就是属于尹晨夜的帝国,但是现在

  手上的拳头缓缓握赚不管怎么样,我都不会让小暖离开我的,哪怕让我付出更多的东西!

  眼眸底下闪过了绝然,纪洛浅暗自坚定了信念

  沒过多久,就跟着宋青暖來到了住所,奢华的别墅周围全然是花草树木,外面墙壁上精心的雕刻,让眼前亮

  但眼前纯蓝色的设计,[,]

  却让纪洛浅神情微微晃,她沒有忘记尹晨夜跟她说过,要建立所全蓝色的别墅作为送给她的礼物,但是现在,却成为了别的女人的住所

  “纪姐姐,喜欢吗?”纪洛浅还沒有回过神來,张放大的笑容就悬挂在她的面前,宋青暖脸上是灿烂的笑容,让纪洛浅微微晃神

  不管怎么说,这个女人都无法让她讨厌,甚至还带着少许的亲切感,她甚至觉得这个宋青暖,更像是,妹妹的感觉

  “纪姐姐,跟着我來”宋青暖拉着纪洛浅的手,纪洛浅跟宋青暖的脚步朝着里面走了进去,“这里,这里,还有这里,都是你住的地方”宋青暖伸手指了指早已安排好的房间

  纪洛浅有些瞠目结舌的望着精心装饰好的房间,柜子里面整理的摆放着她最喜欢的衣服的款式,不说这个,甚至连孩子喜欢玩的东西都应俱全,她动了动薄唇,声音有些不确定的说道

  “这些都是让我住的?”第次见面的人,居然能将她的喜好都了解到?

  宋青暖吐了吐舌头,“我也不知道,只知道这是晨哥哥打算送给个朋友的礼物吧,但是我想着那个朋友估计这几天也不回來,那你就先住在这里吧我先出去啦,看看有什么好吃的东西!”

  宋青暖朝着外面小跑了出去,还隐约能够听到她欢快的笑声

  纪洛浅怔怔的看着眼前的切,她甚至不敢相信,这些居然是尹晨夜准备的,既然随时要抛弃自己,那么准备这些又什么为了什么,所以

  尹晨夜,你跟我说的话,我句都不相信!

  纪洛浅收拾好了切,这才感觉到额头微微的发烫,身体有些无力,恐怕是感冒还沒有好,不习惯这种大幅度的运动吧

  纪洛浅有些无奈,她什么居然这么柔弱了,转身走到洗手间,洗了把脸,但是看着洗手间里焕然新的装饰,她的神情微微晃,这分明是自己原本跟尹晨夜说过的设计,关于她对未來家的喜欢,但沒有想到尹晨夜居然真的将这切都设计好了,只是

  房间的主人不是自己

  “纪姐姐,吃饭了”宋青暖笑盈盈的将脑袋凑进了房间里

  纪洛浅伸手将脸上的水擦干净,她迈步走了出來,“我知道了”

  “纪姐姐,还是你最好了,最喜欢小暖了!”宋青暖欢呼了声,她拉着纪洛浅朝着外面走去,嘴巴上还不住的说道,“纪姐姐,听说你服装设计很棒,能不能帮我设计件晚礼服呢?”

  “可以呀”听着宋青暖叽叽喳喳的声音,原本沉闷的心情也好了不少,纪洛浅的唇角不自觉的微微勾,抹笑容从唇边溢出

  第二百十章与他同居

  带着几分清澈,几分的甜美,宋青暖的声音却戛然而止,她怔怔的看着纪洛浅,许久才吐出句话,“纪姐姐,你笑起來的时候,还美呀!”

  “是吗,我倒是觉得还是小暖最可爱”纪洛浅伸手拍了拍她的头发,宋青暖脸上笑得越发的灿烂

  脚步迈进了客厅,霍然道目光落在了自己的身上,带着几分的惊讶,但是随即是被强制压抑的愤怒

  纪洛浅脸上的笑容煞那间收敛,她震惊的望着尹晨夜,他怎么会在这里,难道是

  “纪姐姐,你别生气哦,因为晨哥哥最近沒地方住了,所以我暂时收留他了,你们两个人在这里是同样的地位”

  纪洛浅沒有理会宋青暖的话,脚步下意识想要逃离,却被她强迫着控制住

  整个大脑却翻涌起來,纪洛浅的眼中带着无数的不相信,跟迟疑

  尹晨夜怎么会在这里,居然就这样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男人浑身充满着霸道跟狂妄,尹晨夜缓缓抬起头,漆黑的眼眸就落在了纪洛浅苍白的面孔上,眉头微微皱,声音已经厉声发出

  “纪小姐,我到不知道,新來的员工连总裁的房间都能够进來!”

  “是我叫纪姐姐进來的,你凶什么凶,小心我把你轰出去!”宋青暖的声音格外的挑衅,她就是讨厌尹晨夜那副涅,好端端的凶什么凶!

  纪洛浅望着宋青暖脸上的不悦,眼眸底下的神情微微遮掩,什么时候开始,他身边能够大呼小叫的女人,居然换了个

  “小暖,沒事,我有话想要跟他说”许久,纪洛浅缓缓的开口

  她居然差点忘了,身边这个笑嘻嘻的小丫头是跟尹晨夜上过床的女人

  清冷的眼眸望着尹晨夜,霍然夹杂着少许的嘲讽,纪洛浅就这样冷冷的站在原地,脸上的神情沒有片刻的变化

  尹晨夜手指间转动着筷子,他就像是个高高在上的帝王般,冷漠的扫视着眼下的切,英俊的薄唇微微扬起,带着邪魅跟不逊

  “小暖,你先进去吧”

  宋青暖这才转动着圆溜溜的眼睛,笑嘻嘻的开口说道,“那我先进去了,不过你们两个不许吵架,更不许打架!”

  纪洛浅见宋青暖走了进去,这才箭步走到尹晨夜的面前,但只是伸手拉开桌子,吃着碗里的饭菜,整整天的劳累,她身体吃力的要命,如果说再不好好休息,她恐怕真的撑不下去了

  纪洛浅就坐在这里,身边男人熟悉的气息时不时溢出,让她的神情不自觉的晃,脸上却依旧沒有太多神情的变化

  这种完全的无视,尹晨夜英俊的面孔微微僵,他低沉着声音,“纪洛浅,你还要坐在这里什么时候,你难道不知道”

  每当她靠近,他心中强撑着的信仰就缓缓的坍塌

  纪洛浅轻抿着薄唇,她将手上的筷子放下,冷笑的看着尹晨夜,“怎么,难道是想要告诉我,这里是属于尹晨夜的家,是你跟你新妻子的家吗?”

  句句从她的唇间吐出,纪洛浅却分明感觉到这般的苦涩,但无论怎么样,她都强迫着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她漆黑的目光注视着尹晨夜的面孔,唇角忽然微扬,纪洛浅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够微笑

  “尹晨夜,不是说你句话,我就必须要听从的,既然这里是你的”纪洛浅声音停顿了下,她这才接过了之前的话语,“既然这里是你的未婚妻让我住的,那么你让我离开,也必须经过你未婚妻的同意才行,所以尹晨夜,你别以为你说句话,就能让我离开”

  “不管怎么说,我都是你的老板,纪洛浅,你信不信我句话”

  “呵呵”纪洛浅笑着打断了尹晨夜的话,她清澈的眼眸底下全然是嘲讽的笑容,“尹总居然也会用这种方式赶人,尹晨夜,我告诉你,只要我天沒在公司犯错误,你就天不能赶我走!”

  纪洛浅从來都不知道,自己居然能够将话说的这般的冷漠,她转身朝着房间里走了出去,甚至不想去看身后的男人眼

  “对了,还有件事情!”纪洛浅脚步微微停,“我忘了告诉你,因为我跟你沒有结婚过,所以小暖就不代表着是你的孩子,就算你们之间有血缘关系,你也休想将她从我的身边夺走!

  尹晨夜漆黑的眼眸望着纪洛浅背影,浑身的肌肉瞬间紧绷,那种绝望的感觉从心底蔓延开來,他明明不想要到这样的地步,但为什么真的跟浅浅走到了这步,但是不管怎么样,他走上了这条路,永远都不会回头

  “砰,,”的声巨响,纪洛浅伸手猛地关住门,她缓缓的走到床边,身体上的疲惫跟精神上的疲惫,让她整个人快要崩溃掉

  纪洛浅半低着头,打开了电脑,随着指尖飞快的敲击着键盘上,纪洛浅便进了东方帝国集团的内部网,她跟公司的副总请了天假,今天的状态太差,如果说现在就去公司的话,恐怕会给公司的上司留下个不好的印象,不过

  纪洛浅微微嘲讽笑,东方帝国里面还有谁比尹晨夜的权利更大呢,神色微微晃,纪洛浅就收敛了眼眸底下的神情,她手指飞快的敲击着键盘,随即将这个季度的工作调了出來

  东方帝国集团旗下的设计公司,不,应该说是设计集团,比起红旭要大好多倍,更何况每个季度都要求设计出新的系列产品

  这无疑是项巨大的挑战,纪洛浅忽然想起自己跟尹晨夜曾经说过,想要來东方帝国集团工作,因为那样的话,就能够留在他的身边,而现在呢,她拥有了这份工作,却失去了那个男人

  清澈的眼眸望着屏幕,上面显示着上季度的服装,奢华的服装让人眼前亮,纪洛浅整整个下午都在忙碌着工作,脑袋晕的厉害,身体滚烫滚烫的,但她却不想要停下來,因为旦停下來,脑海中便全是尹晨夜面无表情的神情,将她整颗心狠狠的刺痛

  纪洛浅迅速收敛了自己的神情,她准确的将各个设计图做了分类,并且对旗下的设计师都有了新的了解,但当手指点开了个网页的时候,纪洛浅整个人像是触电般猛然怔

  她震惊的望着眼前的设计图,上面标记着这个名字,但是她的泪水却不受控制的从眼眸底下溢出,这种的设计手法分明就是尹晨夜设计的,上面精心绘画出來的花边,全部裸肩式大方的设计,却让纪洛浅整个人霍然怔,她想过无数次,尹晨夜将亲手为自己的设计的婚纱,展示给全部的人看,但是她却沒有忘记过

  那场盛大的订婚宴,那个娇小迷人的女孩身穿着这件婚纱,尹晨夜,其实你从來都沒有爱过我吗?

  纪洛浅忍不住问着自己,她整个人蜷缩在地面上,脑海中全然是想要放弃的打算,面对着这个个优秀的女人出现在尹晨夜的身边,而尹晨夜也爱她的[,]

  同时,你还有什么理由强留在她的身边呢

  但是,难道说,现在就要让她彻底放弃这份爱吗,这份整整追逐了七年的爱情吗!

  纪洛浅都不知道自己蹲倒在地面上多久了,她只是这样蜷缩着自己的身体,任凭着泪水从面孔不断的流淌下來,显示屏里的设计图是这般的刺眼,就像是临时处死般

  身边的电话直在响,但是纪洛浅却浑然不知,她只是这般低头着,像是孤苦无依的孩子样

  “铃铃铃,,”声音再次的响起,纪洛浅这才缓缓迈开了脚步,伸手将手机拿到了耳边,电话刚刚接通,男人的低沉的声音就从耳边响起

  是这般的熟悉,却又是这般的冷漠,纪洛浅轻咬着嘴唇,就听见尹晨夜低沉的声音沒有半点的温度,从她的耳边响起,“纪洛浅,我不管你有任何的理由,晚上的庆功宴务必出席,还有件事情,我让你來是让你工作的,不要再以任何的理由请假!”

  纪洛浅还沒有开口,尹晨夜已经伸手挂断了电话,那长长的余音刺痛着她的耳膜,手上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