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下吗?”

  年楚东的话音还沒落下,纪洛浅霍然转过头來,清冷的面孔上沒有任何的表情,她字句的说道,“你想要找什么样的女人,都跟我沒有关系,这次结婚的事情,你最好随便[,]

  找个解决掉,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尽管她选择让年楚东帮忙,但她纪洛浅从來都不是这么随便的人

  “是吗?”年楚东唇角的笑意越浓,他将俊美的面孔凑到了纪洛浅的面颊边上,纪洛浅还沒回过神來,就发现年楚东放大的面孔,这般暧昧的动作,让纪洛浅的眉头微微皱

  年楚东热乎乎的气息铺面而來,纪洛浅正要躲闪,目光却不经意扫到了楼上,隐隐约约还能看见个身影,是尹晨夜的身影

  想到刚才就算年楚东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宣布他们之间的婚约,尹晨夜都沒有冲上台來,那种心酸从顺着她的心底蔓延开來

  尹晨夜,就算是这般的试探,你都无动于衷吗,还是说你的心里真的沒有我呢

  纪洛浅的动作顿时缓了下來,她清冷的面孔上沒有多余的表情,声音却极度的不悦

  “你还有什么事情要说?”

  “我只是想跟你说,不管怎么样,我们之间都是相互的利用的关系,但是如果说你想跟我合作的话,我倒是很乐意,乖女孩,我先走了!”

  年楚东轻笑了声,转身离去,他的身影落在了纪洛浅的眼眸底下,她的神情微微晃,年楚东的意思是,这次的合作根本算不上普通的合作吗,难不成他还想要对付东方帝国集团吗?

  想到这里,纪洛浅娇媚的面孔溢出少许的恍然,她随即又轻笑了声,到了现在她居然还关心尹晨夜的事情,脑海中不经意滑过尹晨夜跟宋青暖在起的画面,纪洛浅就感觉心被硬生生刺痛了样,她随即收回了自己脸上的神情,转身朝着楼上走了出去

  脚步刚刚迈了进去,但是入眼,便是无尽的黑暗,让她看不清楚任何的画面

  纪洛浅的眉头微微皱,尹晨夜刚才不是开灯了,现在怎么关掉了电灯,她脚步下意识朝着里面迈了进去

  里面的环境很阴沉,但朦朦胧胧中还是看的清楚里面的情况,黑暗的环境让她心底溢出少许的不安

  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纪洛浅这才发现自己的脑袋发烫的厉害

  纪洛浅伸手想要打开房间的开关,却不想手指刚刚触碰到电灯的开关,忽然间双手从黑暗中猛地伸出,男人伸手搂住了她的腰间

  “啊”纪洛浅整个人惊呼了声,就落入到了男人的怀里,熟悉的气息铺面而來

  第二百十四章尹晨夜,你到底想要干嘛!

  男人强健的手臂将她整个人牢牢的掌控赚纪洛浅正想要伸手推开尹晨夜,却不想男人伸手霸道的搂住了她的腰间,低头霸道的吻住了她的娇唇,像是惩罚般不断的轻咬着她的嘴唇

  尹晨夜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明明次又次告诉自己,要放弃这个女人,为了她的未來,为的她的切,但是为什么当看见她跟别的男人在起的时候,心却还是这般的剧痛!

  当他听到她跟别的男人订婚的时候,那种疼痛远远超过了身体上的疼痛,他的女人,什么时候可以让别的人來宣告!

  但是现在的他连守护住她的权利都沒有,还有什么样的理由将她整个人牢牢掌控在身边呢!

  纪洛浅整个人不受控制的惊叫了声,娇媚的面孔上溢出少许的绯红,但身体却情不自禁的迎合着尹晨夜,尹晨夜更加炽热的吻落在了她的身上

  纪洛浅只感觉自己身上的衣服霍然松,裙子已经被男人霸道的伸手扯掉,下身片清凉,让她整个人不由颤抖起來

  漆黑的环境中看不清楚任何的画面,男人灵活的手指伸进了她敏感的地方,纪洛浅的身体情不自禁的颤抖起來,她伸手想要推开尹晨夜的身体,但是男人强健的胸膛死死的抵住她的身体

  浑身的火热不断的升温,伴随着男人的怒气彻底的喷发出來,像是惩罚般疯狂的吮吸着她的娇唇,尹晨夜甚至想要将她唇上的痕迹彻底的消除

  纪洛浅被吻得说不出话來,整个人身体情不自禁的发颤,她酥麻的躺在了尹晨夜的怀里,身体已经不受控制的迎合着尹晨夜狂妄霸道的动作,娇媚的面孔上溢出少许的汗水,她的呼吸也因为运动,开始变得越发的急促

  吻,越发的疯狂,越发的激烈,在这片黑暗中,纪洛浅甚至感觉到自己浑身的力量已经被尹晨夜狂妄的吸走了,她整个人无力的躺在了尹晨夜的怀里,身体的情因为男人密密麻麻的吻彻底的喷发,她甚至说不出半句的话语

  手有些急促的想要拉开男人裤子的拉链,娇柔的手指带着几分的忙乱,但当手指触碰到尹晨夜下身的那瞬间,纪洛浅整个人却猛的怔赚原本所有的情在这刻瞬间化为了乌有

  她漆黑的眼眸怔怔的望着尹晨夜,尽管看不清楚他此刻的神情,但她的心却被剧烈的刺痛着,这般意乱情迷的环境下,他居然对自己沒有任何的欲望!

  那平坦的男人的下身宣誓着所有的切,纪洛浅轻咬着自己的娇唇,她忽然间伸手个巴掌挥打在了尹晨夜的面孔上

  “啪,,”的声巨响,在黑暗中格外的响亮,尹晨夜吃痛的侧过头去,他英俊的面孔上闪过少许的失落,原本现在自己的触碰,已经会让她感觉到反感了吗!

  所有的动作跟情瞬间化为了乌有,只剩下此刻无尽的冷寂

  纪洛浅轻咬着娇唇,低垂着的眼帘无法遮掩此刻她神情的黯然,她仰头望着男人的面孔,嘴角失望的笑容不经意的扬起

  “放开我”她的声音从來都沒有这么的冷漠

  尹晨夜紧抿着薄唇沒有说话,只是手上的力道沒有半点的减少,空气煞那间凝固起來

  纪洛浅见尹晨夜沒有说话,她伸手想要推开尹晨夜的怀抱,却不想男人手上的力道越发中了几分,那强悍的力道紧紧的禁锢着她的身体,纪洛浅的眉头微微,话语已经从口中脱口而出

  “尹晨夜,你这是要干什么,是你让我离开的,那你现在还想要对我做什么!”

  她浑身的肌肤紧紧贴着男人的身体,浑身的欲望不断被激发,但被激发的那瞬间却被后背上的疼痛全部淹沒

  “放开我!”纪洛浅忍不住叫出了声來,却不想尹晨夜手上的动作越发狂妄了几分,他低头狠狠的吻了吻纪洛浅的娇唇,话语里却沒有半点妥协的意思

  “不放!”

  “那你现在是想要干什么,你都说了,我不过是你玩玩的对象!”

  纪洛浅仰起头,反驳的说道,却不想下秒尹晨夜霍然低头,咬住了她的娇唇,像是刻意的惩罚般,反复的糅合着她的嘴唇

  纪洛浅牙齿微微用力,就咬破了男人的嘴唇,血腥气息弥漫开來,她清冷的面孔溢出少许的怒气

  心中的伤痛像是潮水般不断的蔓延,纪洛浅半似嘲讽的轻笑道,“尹晨夜,你别告诉我,你还在意这些东西,我告诉你无论我以后嫁给谁,都跟你沒有任何的关系!”

  尹晨夜紧抿着嘴唇,无形的怒气从心底迸射出來,褪去了原本的伪装,此刻的她就像是只浑身都是刺的刺猬样,倔强任性,但却让他无法无视

  “纪洛浅,我不许你跟年楚东在起!”尹晨夜怒声说道,想到她娇柔的微笑着,依偎在别人的身边,他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次又次的失控!

  “年楚东?”纪洛浅好笑的反复着这个名字,她漆黑的眼眸望着尹晨夜,唇角溢出少许嘲讽的笑意,伸手抵住男人的胸膛,拉开了他们之间的距离

  身上越发的滚烫,因为发烧的缘故,她的腿脚都带着几分的衰软,但是纪洛浅轻咬着娇唇,嘲讽的话语从她的薄唇中漫不经心的吐出

  “就算我跟年楚东在起,那又怎么样,尹晨夜,你别忘记了,是你亲手抛弃我,娶了别的女人的,难道你现在还想要跟我说什么爱吗?”

  纪洛浅从來都不知道自己居然能够说出这么嘲讽的话语,望着男人阴沉下來的面孔,她再也不想要开口!

  尹晨夜双手紧紧握住轮椅的边沿,这才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他愤怒的目光扫落在纪录浅脸色

  看不清楚,她此刻的表情,但他分明感觉到股浓浓的厌恶从纪洛浅的周身蔓延开來,她居然会厌恶自己?

  尹晨夜伸手把打开了电灯,灯光顿时洒落下來,落在了屋子的四周,整间发房间顿时变得灯火辉煌

  漆黑的眼眸底下全然是震惊,尹晨夜甚至无法控制自己此刻的情绪,任凭着纪洛浅这样的看着自己,此刻的她就像是个完全的陌生的人,让他无法探测她心里真相的秘密

  她轻咬着娇唇,唇角冷漠的笑容不断酝酿出來,昏暗的灯光之下,此刻他脸上的神情是这般的冷漠

  手指点住了男人削薄的嘴唇,纪洛浅缓缓开口说道,“尹晨夜,别的事情发我会不会去管的,但我只想说句话,以后的我的人生你别來参与,好不好,如果说你要來参与的话,那么就让切回到原來好不好?”

  “如果说,你还爱着我,那么你说的这些话,都有了意义,但是如果说沒有呢?”

  “尹晨夜,既然你决定退出我的生命中了,那么请你不要再來阻拦我任何的决定,好不好?”

  纪洛浅低声的开口,她的声音带着少许的喘息,尹晨夜望着纪洛浅,手上的动作霍然减慢了几分,眼眸底下是强忍着[,]

  着的怒火,但是现在他真的还有权利拥有怀里的女人嘛?

  手上的力道缓缓松开,纪洛浅漆黑的眼眸闪烁着最终的绝望,就算到了这刻,尹晨夜还是选择拒绝自己,这么多年的感情,这么长时间的思念,恍然间就成为了个笑话

  她轻咬着娇唇,任何的话语再也不想说出,或者她说根本就不应该回來,或者此刻的离开便是最好的结局吗

  纪洛浅伸手轻轻推开尹晨夜,此刻每个动作,她都感觉到这般的艰难,她伸手从地面捡起自己的衣服,尽管已经被撕破了,但却还能勉强的穿好

  尹晨夜手上的拳头全部握紧,他手上的筋骨不由弹起在,这种压抑的情绪像是潮水般不断的起來,他明明不想要松开这个女人的手,但是现在他还能做什么

  想到医生最后的宣告,这裸的现实便早已化成了座无形的山,隔在了他们之间

  尹晨夜低垂着眼眸,他强迫着控制住自己,就这样听着女人离去的声音从耳边响起,每步踩在了地上,他都感觉到自己的心像是被针样,不断的刺痛着

  这么多天,他强迫着控制住自己次又次,但是他真的能彻底的松开她的手吗!

  纪洛浅低垂着头,她轻咬着娇唇,泪水早已弥漫着面孔,她却强迫着自己的泪水流淌下來,尹晨夜说的任何的话语,她都不相信,她真的不相信这般的深爱居然会成为此刻的笑话

  尹晨夜,我真的不想要离开你的身边,但是为什么,就算我努力靠近,你却依旧不愿意朝我再次展开双臂呢

  伸手推开了门,脚腕上刺骨的冰冷,纪洛浅却浑然不知,就这样迈步脚步,朝着外面步紧接着步走了出去,心里的冰凉无法用言语來描述

  头越发的晕眩,此刻每步踩在了地面上,都是这般的艰难,纪洛浅加快了脚步,泪水越发的蔓延,她伸手把重重的关上了,随着房间门再次的闭合,将所有的切彻底隔绝在外面

  脚步踩在了地面上,纪洛浅下意识加快了脚步,她甚至害怕自己太多留秒,就会彻底的昏迷过去,脑海中不断的回荡着以往相处的画面,但是此刻想起來,却是这般的让人从心里感觉到忧伤跟悲痛

  不顾切的想要追回她,却沒有想到居然成了这样的画面,无论她怎么努力,都回不到那个男人的心中去了吗

  第二百十五章昏迷,质问!

  身体上的疲惫不断的弥漫开來,脚步刚刚踩在了第级台阶上面,原本紧闭的门霍然被打开,尹晨夜伸手把推开门,望着门口的女人,无数的疼痛从他的眼中溢出,心里全是烦躁跟着急!

  他伸手把拉住了纪洛浅的手,霸道的声音霍然传入到了她的耳中,“浅浅,别走!”

  只是句话,纪洛浅清澈的眼眸恍然溢出了少许的雾气,尹晨夜紧紧扣住她的手腕,他甚至害怕着松手,这个女人就会像六年前样,彻底的退出自己的生命中去

  “不管怎么样,我都是小暖的父亲,你难道消她刚刚有了父亲,又失去吗?”

  失去父亲?

  纪洛浅忽然觉得好笑,原本心里刚刚燃烧起來的喜悦,却因为男人的句话,彻底跌落到了低谷,她侧头望着尹晨夜,娇唇紧紧的抿紧

  她声音半似嘲讽的说道,“小暖会沒有父亲,那你想过我会沒有什么吗,尹晨夜,你明明决定要离开了,为什么你还要这般霸道的决定我的未來,我的切呢!”

  身上的温度越发的高,纪洛浅死死的咬住自己的娇唇,她像是嘲讽般的反问道,“尹晨夜,你把我当成什么了,如果说你愿意的话,会有很多女人给你生孩子,照顾你,爱你,又不缺我个!”

  句句话语从她的薄唇中吐出,却像是针扎般的剧痛,纪洛浅强迫着自己咬紧着嘴唇,却不想尹晨夜手臂霍然用力,再次将她整个人牢牢的搂在了怀里,他低头霸道的撕咬着她的娇唇,纪洛浅伸手想要推开尹晨夜,却不想他手腕上的力道越发狂妄了几分

  “尹晨夜,你放开我!”

  “我不放!纪洛浅,不管怎么样,我都不许你跟年楚东在起,你不知道那个男人有多”

  纪洛浅挣扎不开,她伸手重重打了尹晨夜个巴掌,她仰头望着男人的面孔,清澈的眼眸底下全然都是失望,“尹晨夜,你拉住我居然是因为这个原因,那么如果说不是年楚东吗?”

  尹晨夜霍然怔,他不知道自己为何要这么说话,难道只是因为对方是年楚东,还是因为,就算他次又次强迫着自己要放开手,却依旧深爱着怀里这个女人呢

  纪洛浅伸手抵住尹晨夜的胸膛,头上的晕眩越发的厉害,她却咬着自己的娇唇,强迫着自己镇定下來,轻声问道,“尹晨夜,你是不是有什么瞒着我,还是”

  话音还沒落下,尹晨夜低头再次噙住了纪洛浅的娇唇,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有这么多复杂的情绪,他只是知道,这刻,他不想要放开怀里这个女人

  唇上的力道越发的猛烈了几分,尹晨夜甚至想要将她整个人揉入到怀里去,漆黑的眼眸底下全然是狂妄的霸道,那压制在心底的情感彻底的喷发,就算他不愿放开这个怀里的女人,但现在他还能做些什么呢?

  深邃的眼眸望着纪洛浅娇媚的面孔,她头被迫仰起,望着男人熟悉的面孔,他的眼底溢出她很久沒有见过的深情,那浓浓的情感要将她整个人彻底的包围

  纪洛浅怔怔的看着尹晨夜,浑身的情绪不受控制的蔓延开來,她的娇唇微微动了几分,就看见男人动了几下嘴唇,但是大脑里片空白

  股晕眩从周身蔓延开來,纪洛浅只感觉自己的身体不受控制晕眩,朝着地面直直的摔了过去,随即整个人彻底昏迷了过去

  “浅浅!浅浅!”尹晨夜望着纪洛浅苍白的面孔,浑身上下的肌肉煞那间绷紧,他忍不住次又次叫着她的名字,但是纪洛浅却沒有半点的回复

  尹晨夜甚至顾不上自己的双腿不能运动,他强迫着自己站起了身子,抱着纪洛浅朝着房间里面走了进去,双腿无法支撑身体,身体次又次摔倒在了地面上,尹晨夜却连眉头都沒有皱下,只是伸手紧紧的搂着怀里的女人

  纪洛浅整个人瘫软在尹晨夜的怀里,她模模糊糊间感觉到男人正在抱着自己,她强迫着想要挣开自己的双眼,却沒有了半分的力气,只是将脑袋靠在了男人的怀里,感受着此刻难得的温暖

  尹晨夜将纪洛浅抱到了床上,因为疼痛,他额头上溢出无数的汗水,尹晨夜整个人躺在了床上,胸口还大幅度的起伏着,但是望着身边女人昏睡的面孔,尹晨夜整颗心却又被瞬间的绷紧

  尹晨夜低头望着怀里的女人,心里的刺痛不自觉的溢出,他伸手摸了摸纪洛浅的额头,这才发现女人的额头格外滚烫

  英俊的面孔上眉头微微皱,尹晨夜伸手立刻拨通了周裕皓的电话,听着电话“嘟嘟嘟,,”的声音响起,尹晨夜从來都沒有这般的急切过

  直到最后秒钟,周裕皓这才接住了电话,“我说尹晨夜,你有什么事情快点说,我家老婆不让我跟你联系!”

  “周裕皓,你再跟哪个王八蛋说话!”何晓依气势冲冲的声音霍然响起

  尹晨夜的眉头微微皱,低沉的声音已经传出,“我不管你有任何的理由,现在马上给我过來,浅浅生病了!”

  “艾,”周裕皓还沒反应过來,电话已经被尹晨夜伸手挂断,忙音在他的耳边回荡着,周裕皓嘴角剧烈的抽搐了两下

  尹晨夜那个家伙不是决定跟纪洛浅彻底分开了吗,怎么还会变成现在的画面呢,这样持续下去的爱情,还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想到这里,周裕皓眉头微皱,他伸手将衣服穿在了身上,转身就想要跑出去,却不想何晓依满脸不悦的走到了周裕皓的面前

  何晓依伸手指着他的鼻子大吼道,“周裕皓,你要是敢去找尹晨夜,你信不信我现在就跟离婚!”

  想到浅浅受了这么多的苦,才跟尹晨夜在起,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