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的问題,你就等着给自己收尸吧!”

  年楚东扬了扬眉,英俊的面孔上全然是冷峻,他挥手,身上的大衣飘荡起來,又缓缓落在了地上,“我先走了,你保重”

  范莫殷望着年楚东离去的神情,眼眸底下尽是凌冽的神情,他将拳头猛地砸在了地面上,血顺着手背流淌下來,但是此刻他的心底全然是恨意

  “出來,,”范莫殷开口说道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个娇小的身影便从后面走了出來,她半低着头,发丝从面颊边上垂落下來,唇角抿起少许的笑容,“先生有事吗?”

  “你说呢”范莫殷冷笑声,他缓缓转过头去,“或者说,是时候给那群人个教训了!”

  眼眸底下的狠毒暴露无遗,他反复戳和着自己的手,紧抿的嘴唇溢出残酷的笑容

  温暖的阳光缓缓的洒落下來,夜的恐怖早已消失的荡然无存,唯独留下此刻的温暖,阳光明媚的扫落下來,照射在窗帘上

  男人身上穿着居家的服装,伸手霸道的搂着怀里的女人,眼眸还是紧闭着,却沒有发现怀里娇小的女人不知道何时睁开了眼睛

  纪洛浅轻咬着嘴唇,望着尹晨夜英俊的面孔,她清澈的眼眸底下溢出少许的雾气,甚至还带着少许的疑惑

  眼前的切就像是个梦样,尹晨夜怎么会睡在他的身边,但是望着男人日益消瘦的面孔,纪洛浅心里微微酸,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尹晨夜才会这样对待自己,而且他的身体似乎沒有以前好了

  但是整个人蜷缩在男人的怀里,沒有了争吵的感觉,就如同以前样,纪洛浅的嘴角不经意微微勾起,脑海中不由想起昨天尹晨夜冲出來的情况,心里不由微微甜了几分,或许,还有很多事情是自己不知道的,而夜他隐瞒了自己

  伸手轻轻戳了戳男人的胸膛,纪洛浅忽然有点怀念某个裸男的涅了,唇角不经意溢出笑容

  望着床头早已冷却的水,纪洛浅轻摇了下头,那个男人,也不知道是不是照顾了自己个晚上,还是跟以前样

  唇角的笑容微微扬起,尽管之前被伤害了太多次,但还好,她的夜还爱着他,这点对于她來说已经足够了,纪洛浅低头轻轻的吻了吻尹晨夜的嘴唇,唇齿间的触碰,让她枯竭的心微微暖

  却不想尹晨夜的睫毛微微动,纪洛浅赶忙闭上了眼睛

  她嘴角微微抽搐,赶忙越发靠近了男[,]

  人几分,不知道为何,她居然贪恋起此刻的温暖了,害怕被他发现自己醒了之后,那种温暖便再也不复存在

  尹晨夜睁开眼睛,这才发现天不知道何时已经亮了,整整个晚上,后背上的疼痛居然沒有发作,尹晨夜甚至感觉到奇怪,他似乎好久都沒有睡的这么好了

  低头望着怀里还在贪睡的丫头,居然还将双腿缠在了他的腰间,就跟以前样,点睡相都沒有

  尹晨夜唇角勾起无奈的笑容,他伸手加重了手上的力道,将她娇小的身体再次紧紧的搂在了怀里,低头轻轻摩擦着她的脑袋,“笨丫头”

  纪洛浅心里微微晃,沒有睁开眼睛,这么熟悉的口吻,她有多少天沒有听见了

  身体下意识望着尹晨呀怀里微微凑,她将身体的柔软紧紧贴着男人强健的胸膛,低低的话语从她的唇角溢出,带着几分撒娇的韵味,“尹晨夜,你别离开我,好不好”

  尹晨夜低头望着怀里的小女人,还不住的望着他的怀里凑,唇角无奈的笑容不由溢出,他低头轻轻吻了吻她的额头,“笨蛋,我怎么会离开你,但有事情,我却不得不离开你”

  话语情不自禁的从唇边吐出,神情微微的恍然,尹晨夜霍然收回了自己眼中的神情,所有的宠溺煞那间化为了乌有,不管怎么样,他都要控制好自己的情绪,至少等着手术结束之后,再决定跟浅浅以后的命运

  但是,现在该怎么办将这个小丫头留在身边呢,想到这里,尹晨夜英俊的面孔上眉头微微皱了几下,他轻轻的从纪洛浅的怀里退出

  尹晨夜转身双手撑在了床沿上,这才坐进了轮椅

  却沒有注意到身后的小女人不知道何时睁开了眼睛,纪洛浅听着轮椅滑动着地面的声音,她分明还能感觉到身边的男人流露出浓浓的爱意,那种关心的感觉从周身蔓延开來

  但尹晨夜低沉的声音却还在她的耳边响起,笨蛋,我怎么会离开你,而是有些事情,不得不离开你

  纪洛浅轻咬着娇唇,这明明是她渴望的结果,但是泪水却不受控制的想要从面孔上流淌下來,尹晨夜,你这个笨蛋,你到底跟我隐瞒了什么呢!

  她整个人躺在床上,泪水顺着面孔流淌下來,纪洛浅忽然怨恨自己的无知,居然莫名其妙的跟尹晨夜发了这么多的脾气,伸手有些懊恼的捶打了下床,纪洛浅这才霍然怔,床上面居然还残留着少许的鲜血

  第二百十八章愤愤不平的小女人

  尹晨夜那个家伙受伤了?还流血了?

  纪洛浅眼眸霍然变深了几分,这才想到昨天昨天是尹晨夜抱着自己去房间的,那个男人!

  难道不是自己的腿沒好吗?

  想到这里,纪洛浅微微怔了几下,难道尹晨夜他是因为腿伤的缘故才想要自己放弃他的吗?

  纪洛浅缓缓闭上了眼睛,她赶忙从床上爬了起來,身体虽然好了不少,但头晕的依旧厉害,她将衣服披在了身上,赤着脚朝着外面走了进去

  客厅里,尹晨夜正低头吃着早餐,就是只是吃饭这个动作,都无形中透露出他此刻的高贵

  少许的阳光顺着窗户照射下來,男人英俊的侧面让她微微的恍然,纪洛浅轻轻的迈开脚步,朝着尹晨夜走去,这种片刻的安静让她的唇角微微勾,澄澈的笑容不经意从眼眸底下溢出

  伸手正要悄然无声的搂住男人的脖颈,却不想尹晨夜霍然抬起头,漆黑的眼眸望着她娇美的面孔,唇角的笑意闪而过,随即目光落在了纪洛浅脚上,白皙的小脚如同玉般的光洁,他眼眸霍然深,声音已经质问般从薄唇中溢出

  “把鞋子穿好!”

  望着男人瞬间收敛的笑容,英俊的面孔上沒有半点神情的变化,纪洛浅的唇角微微扬,声音刻意装的冷漠,“尹晨夜,我是你的职员,但你也用不着这么关心我吧,我的身体我自己会负责的”

  纪洛浅直接坐在凳子上,翘着小腿,两条美腿裸露在外面,少许的凉意铺面而來,纪洛浅整个人微微哆嗦了两下,却不想下秒双腿霍然暖

  尹晨夜不知道何时伸手将自己的鞋子穿在了纪洛浅的腿上,纪洛浅望着男人英俊的侧面,心中的暖流不经意的滑过,她的夜还是关心着她

  尹晨夜转动着轮椅,走到了柜子边上,将件衬衣丢到了她的身上,这才重新坐到了位置里面,声音依旧沒有温度,男人的手握在了碗上,沉声开口道,“我花钱让你來是工作的,不是让你來玩的!”

  “我知道,尹大老板,我定会让你榨干我所有剩余的价值的!”纪洛浅低头轻轻喝了口粥,美味的粥回荡在唇边,是她最喜欢的味道,尹晨夜那个笨蛋,他难道不知道如果说讨厌个人的话,就不会准备她喜欢吃的东西了

  纪洛浅的娇唇微微扬,如果不是她之前因为尹晨夜忽然宣布的结婚,而昏了头脑,失去了以往的理智,不然她也不会这样误会尹晨夜的

  纪洛浅轻咬着嘴唇,低头咬着馒头,她抬头望着身边的男人,娇唇微微动了几下,“我说尹晨夜,你的媳妇呢,怎么沒有看见她?”

  尹晨夜漆黑的眼眸霍然扫了纪洛浅眼,心中的不满不由溢出,这个该死的女人,就不能什么时候有点嫉妒心吗,居然还惦记着他名义上的未婚妻

  薄唇微微扯了两下,男人英俊的面孔越发的漆黑,“你很喜欢她吗?”

  纪洛浅扬了扬眉,伸手故意抢过了尹晨夜手上的馒头,她低头咬了口,眯了眯眼睛,声音本正经,“我能够住在这里,都是她帮忙的,难道我不应该感谢吗,虽然她的未婚夫不怎样!”

  纪洛浅的声音带着些慢条斯理,扫过男人越发阴沉的面孔,她唇角微微勾起少许的笑意,低头遮掩住越发灿烂的笑容,她振振有词的说道,“不管怎么样,我现在不是都有未婚夫了,所以我挺乐意交宋青暖这个朋友的,不管怎么样,都是她让我从阴影中走出來的,不是吗?”

  尹晨夜英俊的面孔越发的漆黑,他差点就脱口而出,狠狠的骂她句,这个该死的丫头,居然还提她有未婚夫的事情,还说,他居然是她的阴影!

  阴影,这该死的阴影,如果说这次的手术能够成功,他非将这个丫头狠狠的压在身体下面,蹂躏几下,居然说出敢说出这种话语,怪不得她今天的心情看起來不错

  脑海中回旋的瞬间,尹晨夜伸手将文件丢在了桌子上面,英俊的面孔上沒有多余的表情,他厉声开口说道,“你别的这点,等会你去了公司就能看见她了,不过纪洛浅”

  尹晨夜的声音停顿了下,字字句句之前全然是威胁,“有件事情我要告诉你!如果说你再这么慢的吃下去的话,那你今天迟到被开除了就别怪我!”

  话音落下,尹晨夜伸手就转动着轮椅朝着衣柜走了过去,伸手脱下自己的衣服,露出强健的肌肉,身体尽管消瘦了不少,但他浑身上下棱里分明的肌肉却依旧让人移不开视野

  纪洛浅愤愤不平的咬了口包子,就像是咬着某男欠扁的面孔样,如果说不是知道尹晨夜其实是有原因,才消自己离开他的,她估计又会跟尹晨夜好好吵架了!

  这个男人,难道就不知道说些好话吗!

  想到这里,心底少许的委屈酝酿出來,纪洛浅轻咬着娇唇,看见尹晨夜伸手脱去了睡裤,双腿费力的朝着裤子里面伸了进去

  纪洛浅手上的动作霍然滞,她分明看见男人双腿上的血迹,恐怕是昨天晚上根本就沒有处理吧,尹晨夜这个笨蛋,他难道不知道好好照顾自己吗!

  尹晨夜的额头溢出少许的汗水,双腿越发不受控制,他都不知道这样的情况还能维持到什么时候,如果说他真的瘫痪了,那他还有什么样的资本照顾浅浅呢

  双手加重了力道,浑身的力量都放在了臀部,但是后背上阵阵的剧痛让她整个人快要昏迷,尹晨夜紧紧咬着自己的嘴唇,他低垂着眼帘,神情从眼眸底下不断的溢出

  他什么变得这么沒用了!

  却不想就在这时,双柔软的小手伸手握住了他的双臂,纪洛浅缓缓俯下身來,将尹晨夜的双腿放平,她小心的拿起棉签擦拭着男人双腿上的血迹,居然还发现了不少的淤青和破开的口子

  纪洛浅轻咬着薄唇,眼眸闪过心痛,这个男人难道就不知道好好照顾自己吗,还将自己弄得这么伤痕累累

  消毒水弄在了腿上好许的刺痛,女人熟悉的香气弥漫着鼻尖,尹晨夜缓缓的低头,漆黑的目光落在了纪洛浅的身上,如此熟悉的动作,却让他心底微微暖,他忽然感觉到那个爱恕脾气,关心他的浅浅又回來了

  “好了”纪洛浅小心的将尹晨夜的双腿用棉布包扎好,仰头唇角是灿烂的笑容,但当目光落在了男人的面孔上,她霍然收敛了唇角的笑容

  “你别太感动,我帮你只不过是消我跟我家纪小暖未來的生活有毕”话语刚刚落下,纪洛浅的眉头微微皱,她现在才想起來,尹晨夜叫宋青暖的称呼居然跟自家的女儿模样,这个男人,难道想念小暖了吗?

  尹晨夜低垂着眼眸,却清晰的注意到纪洛浅眉间微微皱,“我的事情不用你管!”

  他伸手把推开了纪洛浅,纪洛浅脚步后退了两步,这才站稳了身体,望着男人阴沉下來的面孔,她心底的委屈不自觉的溢出,[,]

  这个男人,为什么还要对她摆臭脸色

  “既然不用我管,那我就出去,不碍着你的眼了!”纪洛浅忍不住开口说道,心中的烦闷跟委屈不自觉的溢出,尹晨夜到底想要怎么样,居然将这么多的事情的都瞒着自己

  他难道不知道他的身体现在有多差吗?

  想到这里,纪洛浅背靠着墙壁,第次心里有这么多的无奈,双眸缓缓闭上,心里却不由的懊恼,她好好的跟尹晨夜发什么脾气,她难道不知道尹晨夜的双腿还有伤吗!眼眸底下全然是懊恼,纪洛浅轻咬了几下嘴唇,她干脆走到门口

  不知道过了几分钟,才看见男人的身影从门口走了出來,身上穿着纯手工的西装,将他整个人显得越发的俊朗不凡,头发刻意的修饰过,少许的凌乱却又不失王者的霸气

  尹晨夜的轮椅刚刚推了出來,立刻就有手下的人小步跑步跑上前來,伸手推着尹晨夜的轮椅,朝着外面早已准备好的车子走了出去

  纪洛浅眼眸霍然亮,她赶忙跟紧了尹晨夜的脚步,男人的身影霍然滞,尹晨夜漆黑的眼眸望着纪洛浅的身影,眉头不自觉的皱了两下,这个丫头怎么还在这里呢

  纪洛浅被尹晨夜这样看,脸上少不了几分的尴尬,“我不认识路!”这句话可是实话,这里是豪华别墅区,设计在偏远的地方,她怎么可能知道路呢

  尹晨夜扬了扬眉,给纪洛浅使了个眼神,“那边的车随你熏你跟过去吧,但是如果说迟到的话,后果自负!”

  话音从男人的薄唇吐出,尹晨夜便让手下的人搀扶着坐上了汽车,纪洛浅不悦的扫了尹晨夜眼,这么大的车居然都不让她做!

  尴尬的看着纪洛浅哀怨的面孔,忍不住开口解释道,“因为b最近双腿需要好好修养,所以车子是特别设计过的,只有个人能够躺着休息”

  纪洛浅这才不悦的收回了目光,不管怎么说,尹晨夜的腿部是要好好的医治,但是当初他明明能站起來了,腿怎么突然又出现问題了呢

  眉头不自觉的皱了几下,纪洛浅下意识跟上了的脚步,朝着尹晨夜指的方向走了过去,却终究还是忍不住的开口说道,“我说,尹晨夜的腿什么时候能治好?”

  第二百十九章徐诚轩的失踪

  的脚步微微滞,神情少许的变动着,许久,他才动了动嘴唇,说道,“b的腿医生说了,需要静养,过段时间就会好了”

  天知道,他这么骗纪小姐心里有多么的不安,要是以后被纪小姐知道了真相,那么第个惨死的人,不就是他吗!

  想到这里,霍然觉得整片天空都变得阴暗了

  纪洛浅沒有在意到,只是心里面的不安微微少了几分,照这么说,那是不是只要夜的腿修养好,她就能够跟他在起了呢

  唇角澄澈的笑容微微勾起,但当目光落在了前面的车子上的时候,纪洛浅嘴角的笑容煞那间僵硬了,望着眼前密密麻麻的自行车,她连笑的力气都沒有了

  尹晨夜有必要这么整自己吗?

  手指无力的指了指眼前排排的自行车,纪洛浅抽搐了两下开口说道,“你确定让我骑着这种车出去!”

  望着纪洛浅痛苦的表情,忍俊不禁的笑出了声來,“不是,你的车子在那边,b早就准备好了!”要知道现在纪小姐可又怀了b的孩子,如果说不小心将孩子掉了,那么下个掉的就是他的人头

  “纪小姐,跟我來这里”

  纪洛浅跟着朝着车子的方向走去,看着眼前的豪华车,心里不由松了口气,尹晨夜这个家伙,还算有点良心,但唇角却不经意的勾了下,纪洛浅侧头看着,开口说道,“以后你别叫我纪小姐了,还是叫我的名字吧”

  的额头上滴下几滴汗水,要是被b知道的话,还不个巴掌挥死自己

  “我知道了,纪小姐,我们走吧”

  纪洛浅勾了勾唇,也沒有强求,不过望着就连里面也设计新的车子,心中的不安缓缓褪去,不管夜现在对自己的态度是怎么样,她都格外的满足,不管怎么说,她已经确定了他的内心,他其实还爱着自己,这点就已经足够了

  路上车子瞬间开成了两个极端,原本慢悠悠的开着汽车,但是纪录浅却发现时间不够了,如果说再这样下去的话,恐怕上班肯定会迟到,这才亲自开着汽车, 飙车般的朝着新的公司驾车而去,吓得额头上后背上全是冷汗

  纪洛浅从车子上脚跨了下來,唇角不经意勾起了少许的笑容,她沒有想到尹晨夜居然会让自己來这家公司,面对这家设计公司她有着少许的感情,第次接触设计业就是在这里,但沒有想到原本的小公司居然已经成为了东方帝国的集团,让她的眼前霍然亮唇角的笑容也不经意的勾起

  看來尹晨夜这六年中,设计领域发展的不错

  蹲在了地上,吐了半天,这才站直了身子

  他见到纪洛浅眼眸底下的欣喜,忍不住开口说道,“自从你走了之后,b长來这里,然后便投入了大量的资金,在设计业发展,这几年里,东方帝国集团的设计已经在全市,甚至全国都闻名了”

  纪洛浅眼眸微微闪,感动不经意的溢出,这个男人总是无声中为自己做这么多的事情,尹晨夜那个笨蛋

  “我知道了”纪洛浅缓缓勾了勾娇唇,这才吐出了话语,心中的温暖不由溢出,不管怎么样,只是他还站在自己的身边,只要他知道他的心还留在自己的身上,她就满足了

  “那我先走了,你回去吧”纪洛浅开口说道,她沒有再回头,只是朝着里面走了进去,脑海中不敬意滑过尹晨夜说过的话语,他跟她说过,服装业就是她的梦想,原本以为她在设计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