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开口说道,“别的了,先跟我回去住晚上吧”

  自从她隐隐约约知道尹晨夜的心思之后,宋青暖就沒有住在房间里面,面对宋青暖的关心,纪洛浅的心里也微微暖,想着她恐怕跟年楚东那个家伙有什么关系,这才跟尹晨夜达成协议的吧

  车子朝着别墅的方向开了过去,却不想刚要开到尹晨夜家的时候,辆汽车猛地朝着他们开了过來,耀眼的灯光刺得纪洛浅眼睛生痛,目光猛地扫在了对面的人身上,神情煞那间严肃起來

  “依禾,你坐好!”

  楚依禾微微怔,纪洛浅已经加大了油门,整辆汽车飞快的朝着前面开了过去,如果说她沒有猜错的话,这群人跟六年前追杀他们的人,沒有多少的区别,手上的方向盘飞快的转动着,纪洛浅浑身的筋骨煞那间绷紧

  这群人恐怕是想要利用尹晨夜來威胁自己!

  纪洛浅飞快的驾车在跑道上行驶着,此刻已经是夜晚了,外面的车辆也不多,根本就无法躲避

  纪洛浅飞快的驾车朝着前面开了过去,车子不住的旋转着

  楚依禾整个人都在颤抖着,她哪里见过这种场面,身体刚刚的缓了下來,适应了车速,却不想纪洛浅在这个时候,霍然减轻了速度

  就在后面的汽车要追上纪洛浅汽车的那瞬间,她手上的方向盘飞快的旋转起來,直接朝着这些汽车冲了过去,随着汽车摩擦的声音响起,纪洛浅脚腕上的力道越发快了几分,硬生生从这些汽车里面冲了出去

  车辆行驶的越发迅速,就在冲出去的那瞬间,无数的子弹朝着他们的汽车疯狂的射击,纪洛浅伸手扑到倒了楚依禾,手上的动作却沒有片刻的减弱

  她知道,现在她要做的就是拖延时间,只要尹晨夜的手下发现异常,他们马上就能够脱困!

  手指迅速的敲击着手机,纪洛浅整个人已经坐直,朝着前面飞快的驾车,后面的汽车不依不饶的追击着他们的汽车

  带头的汽车上面女人身穿着件红衣,脸上全然是嘲讽犀利的笑容,伸手重重指着纪洛浅,“不管怎么样,都要把那个女人给我抓赚无论是死的还是活的!”

  “可是老大说了要活的!”开车的人迟疑了片刻

  女人却狠狠的瞪了他眼,手上的手枪已经堵住了他的太阳岤,“别的事情我不管,反正你就要将这个女人给我拿下,不然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知道了”开车的人赶忙跟后面的人汇报道

  身后的汽车越发迅猛的射击着子弹,时间越发的急促,就连汽车上面的油也不够了,纪洛浅暗自加快了速度,心里的担忧却愈发的着急

  “依禾,抱歉了!”

  “我沒事”楚依禾压制住着急想要吐的冲动,她摇了摇头,“你只管开就行,不用管我!”

  纪洛浅瞬间加快了速度,车子迅速远离了尹晨夜住的地方,眼看着车子的油越发少,后面的车辆越发的逼近,纪洛浅手握着方向盘,转头对着楚依禾开口说道

  “你敢赌把吗?”

  楚依禾点了点头,她转头看着后面飞溅的子弹,脸色也片阴沉,她哪里知道居然会面对这种场景

  紧紧咬着自己的嘴唇,楚依禾闭上了眼睛,冷情的开口说道,“只要你决定,我说,我做!”

  “小心!”话音刚刚落下,纪洛浅猛地转动着方向盘

  车轮摩擦着地面,无数的火星四溅出來,邮箱开始崩裂的声音响起,纪洛浅却连眼睛都沒有眨下,对准身后的车猛地加大了油门,开过去的那瞬间,纪洛浅抱着楚依禾打开车门,猛地朝着外面跳了出來

  随着“砰,,”的声巨响响起,楚依禾整个人被纪洛浅压在了身上,她震惊的望着刚才他们坐的汽车已经冲进了身后追赶人的车里面

  无数的火花飞溅出來,整辆车猛地爆炸,最终成为了片火海!漆黑的环境之下,格外的耀眼夺目!

  她忍不住倒吸了口气,转头震惊的望着纪洛浅,她清秀的面孔上还是沒有任何神情的变化,但是豆大的汗水却从额头上溢出

  “洛浅,你沒事吧?”楚依禾忍不住开心说道

  却不想就在这个时候,追赶他们的车上数百个人从车上面冲了下來,朝着他们围拢起來

  楚依禾震惊的望着身后手持弹药的人,已经说不出话來,她从來都沒有面对这样的场面,早已沒有了半点力气

  纪洛浅轻咬[,]

  着娇唇,她沒有想到这群人居然会带了这么多人來追击他们,清澈的眼眸望着身后,名女人身穿着黑色紧身裙,从车子上面缓缓走了下來,唇角勾起讽刺的笑容,让人从心底感觉到害怕

  但是纪洛浅清澈的眼眸霍然闪,她甚至从这个女人身上看到了少许熟悉的感觉,不过,手紧紧握住拳头,不管怎么样,都要护楚依禾周全

  “你先走!”纪洛浅动了动薄唇,开口说道,冷情的眼眸望着眼前的切,浑身上下溢出冷情的气息,甚至让楚依禾感觉到无比的陌生,但是她知道,如果说现在自己走的话,纪洛浅她必死无疑!

  那么徐诚轩会怎么办,眼看着场打斗就要触即发,楚依禾脸上全然是犹豫,动了动嘴唇正要说话

  却不想就在这个时候,无数辆汽车朝着这个方向飞快的开了过來,年楚东迈步从车上面飞快的狂奔了下來

  黑衣女人见到身后开过來的汽车,脸色煞那间变得不悦,如果说现在跟这群人杠上的话,对他们很不利,她伸手重重挥,手下的人这才赶忙走进了汽车里面,飞快的朝着周围撤退

  如果说不是因为眼前的火海,楚依禾甚至感觉到像是做梦样

  纪洛浅伸手轻轻松开了她,这才站起了身体,这才感觉到自己的后背阵剧痛,恐怕是被飞射过來的子弹弄伤了

  “纪洛浅,你沒事吧?”年楚东担忧的跑了过來

  当他听到范莫殷派人來杀纪洛浅的时候,他整个人大脑甚至都无法呼吸,那种心底的担忧从周围溢出,甚至什么都沒有想,就派人冲了过來

  纪洛浅望着他的面孔,尽管不喜欢这个男人,但是对于他的出手还是感激的,她扬了扬自己的嘴唇,开口说道,“我沒事”

  “怎么可能沒事呢!”楚依禾望着纪洛浅鲜血淋漓的后背,忍不住的的说道,望着她面无表情的面孔,如果不是因为亲眼看见她受伤了,恐怕都无法相信,这么年轻的位女子受伤了之后,居然还会有这么冷静的神情

  “我让鬼医帮你包扎伤口,如果说外伤沒有处理好的,对身体很不好”年楚东担忧的说道

  纪洛浅望着年楚东关切的神情,她都不知道这个沒见过几次的男人,怎么会这么照顾自己呢?

  她轻摇了下头,声音很冷很淡,“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你这个人怎么这么任性!让你去上药,又不是让你跟我去上床!”年楚东脸色阴沉了下去,伸手直接拉着纪洛浅朝着车子的方向走了过去

  纪洛浅挣扎了两下,沒有挣扎开,便任凭着年楚东拉着她的手,走了过去,后背上隐隐的疼痛蔓延开來,如果说不处理好的话,尹晨夜恐怕会的

  楚依禾望着年楚东,微微皱了皱眉头,看着面孔似乎不认识,但仅仅是个背影的话,她却感觉很熟悉,恐怕是自己的错觉吧,楚依禾摇了摇头,跟上了年楚东跟纪洛浅的脚步

  第二百二十二章年楚东真实身份!

  年楚东的公寓离这里并不远,不过是几分钟的事情,纪洛浅跟着年楚东走进了他的公寓。

  却沒有想到脚步刚刚迈进,声惊呼声从身边传來,“纪丫头,是你呀?”

  纪洛浅微微怔,她转过头去,这才看见鬼医正笑嘻嘻的看着她,整个人慵懒的躺在床上,床前还摆放着各类美食,显然是在这里住的美死了。

  她的脸上也不由溢出少许的喜色,“鬼医,你怎么在这里,不是跟尹”

  “别跟我提那个臭小子,居然莫名其妙就跟别人订婚了,最近还拼命让人找我,简直太讨厌了。“鬼医不屑的唾弃了口。

  纪洛浅眼眸霍然深,尹晨夜找鬼医干嘛,难道跟他的身体有关吗,她忍不住开口说道,”他可能是有别的原因吧。”

  “切,别跟我提他,对了,你來这里干嘛?”鬼依将嘴巴里的壳吐出,仰头微笑的看着纪洛浅。

  “她的后背受伤了,你帮忙处理下吧。”年楚东低头看着自己手上的血迹,伸手便将衬衣脱了下來,任凭着自己的身体,朝着浴室走去。

  纪洛浅漆黑的眼眸落在年楚东的身体上,面色微微红,这个男人怎么跟尹晨夜脾气样,她赶忙收回目光,但却不经意落在他的胳膊上,那个伤口分明就是枪伤!

  纪洛浅神情微微怔,霍然严肃起來,她沒有忘记当初韩皓旭为她挡了枪,就是在这个地方!

  楚依禾已经震惊的开口说道,“天啊,我沒看过吧,他的手上居然还有枪伤,洛浅,你沒得罪什么人吧?”

  “沒事。”纪洛浅收回了的视野,转过对着鬼医说道,“那请你帮忙下吧。”

  “不用!”鬼医目光扫了扫纪洛浅后背上的枪伤,眼眸底下闪过赞许,这个丫头到是聪明,知道关键时刻避开要害,“你的伤沒有什么大问題,好好休息就行了,我让我手下的人帮你处理下伤口吧。”

  “恩。”纪洛浅点了点头,就跟着鬼医手下的人朝着房间走去,那个人是名精干的女子,沒过多久,就将她将后背上的伤口处理好了。

  “这几天不许浸水,还有些要注意的地方,我帮你写好,你回,不然留下隐患,对以后的身体都不好。”那名女人开口说道。

  纪洛浅伸手接过了女人递过來的纸条,微微笑,“谢谢你了。”她转身朝着外面走了出去,这才发现楚依禾已经站在门口很久了,她见纪洛浅走了出來,脸上焦急的神情也少了几分,“洛浅,沒事吧?”

  “我沒事。”纪洛浅摇了摇头,本來就沒有什么大碍,以前当特工的时候,受到的伤比起现在的要严重很多。

  “走吧。”纪洛浅轻轻的开口说道,“你跟我回别墅去吧。”如果说她再不回去,也不知道那个男人又会发什么脾气。

  “好呀。”楚依禾点了点头,迈步跟着纪洛浅走了出去,却不想就在这时,原本紧闭的浴室门被人伸手打开,年楚东身上披着件浴袍,单手拿着大毛巾擦着自己的头发,唇角勾起抹妖媚。

  “你们要走了,等会,我送你!”

  “不用了。”纪洛浅缓缓的开口拒绝,她转身对着楚依禾说道,“依禾,你先出去等我会儿。”

  楚依禾的眼眸底下闪过孤夷,但也沒有多问,“那我先出去了,你快点出來吧。”尽管对年楚东这个人不了解,但是隐约感觉他是个极其危险的男人。

  “我知道了。”纪洛浅唇角勾笑,她见楚依禾走了出去,唇角的笑容这才化为了乌有,她转头望着年楚东,深邃的神情让年楚东看不清楚她此刻的想法。

  “怎么了?”年楚东勾了勾嘴唇,开口说道,“难不成现在是改变主意了,打算嫁给我了?”

  “嫁?”纪洛浅薄唇轻轻吐出这个字,眼眸底下的神情越发严肃了几分,她缓缓的开口说道,“年楚东,这几次你出手帮我我很感激,但是我想我有件事情要告诉你,我不管你是什么理由冒充韩皓旭在红旭集团工作了这么久,但是我想说的是,如果说你想要对付的人是尹晨夜,那么我们便是敌人,永远都沒有成为朋友的那天!”

  “你确定?”年楚东神情微微怔,或许,她早就知道了自己的身份,毕竟她曾经当过特工!

  但是随即唇角勾起势在必得的神情,他整个人半靠在墙壁上,浴袍松懒的披在了身上,脑海中不经意响起第次见到纪洛浅时候的画面,那时候她冷情的无法让任何靠近,唯独只有在研究设计图的时候,唇角才会勾起少许的笑容。

  那清冷但澄澈的笑容,或者说是她认真踏实的态度,将他深深吸引,原本他不过是她名义上的未婚夫,但是后來却渴望着进步了解她。原本他只打算在红旭集团呆个月,却足足呆了六年,冒充韩皓旭的身份,只为跟她再接近几分。

  “你确定,你真的爱尹晨夜吗?”年楚东微微怔,许久才吐出这句话。

  纪洛浅清澈的眼眸望着他,她缓缓勾起笑容,那澄澈的笑容却让人感觉到无比的疏远,但眼就能够感觉到背后那浓浓的幸福,“等你爱上个人的时候,你就不会再问这个问題了。年楚东,不管你是韩皓旭还是年楚东,我都不希望我们会成为敌人!”

  年楚东望着纪洛浅,许久,他动了动嘴唇,“我知道了,所以你现在可以出去了。”

  句话,便将他们之间的关系无形中隔远,纪洛浅再也沒有片刻的停留,朝着外面走了出去。

  年楚东望着纪录浅缓缓离去的神情,他手上的拳头有意无意的握紧,像是在喃喃自语般,却话语间充满着从未有过的无奈,他动了动苦涩的嘴唇,“如果说已经爱上了,而那个人注定无法爱你呢。”

  回去的路上,车速开得很慢,年楚东派人保护他们回去,纪洛浅也沒有出口反驳,毕竟刚才如果说年楚东的人马沒有过來,恐怕早就出事了!

  但是所幸回去的路上,沒有任何的问題,纪洛浅单手放在方向盘上,她低垂着眼帘,如果不是因为刚才无意间看见了韩皓旭手上的枪伤,她恐怕都无法确定年楚东就是韩皓旭,这么多人有意无意的在很早之前,就安排自傲了她的身边,那么背后还会有多少的挑战着。

  纪洛浅轻轻收敛了眼眸,对面未知的挑战,她甚至无法预料,那群背后的人,包括余安娜真实的身份,她都无法查出,这么多人早早的安排好,到底是为了什么目的呢。

  楚依禾望着纪洛浅漫不经心的神情,她沒有开口说话,虽然不知道纪洛浅以前从事过什么职业,但是当她毫不犹豫的挡在自己的面前的时候,她从心底里面已经承认了这么朋友了。

  “洛浅,你看,,”楚依禾收回了眼帘,当目光落到了前面,他忽然忍不住惊呼出了声來,“怎么回事?”

  纪洛浅眼眸微微怔,这才发现刚才打闹的地方全是车辆,领头的男人站在了血泊跟汽车的残骸中,

  脸上的神情沒有多余的变化,纪洛浅脸上的神情这才放松了下來。

  “沒事。”纪洛浅伸手换了个档位,降低了车速。

  看见纪洛浅來了,赶忙箭步朝着他们的车跑了过來,“纪小姐,你沒事吧,等我找到你的时候,发到你被别人带走了。”他被纪洛浅甩开的时候,他还沒有在意,却沒有想到居然会遇到偷袭,他甚至不敢想象,要是纪小姐出事了,他该怎么跟尹晨夜交代!

  “我沒事!”纪洛浅缓缓的开口说道,她清晰的眼眸扫过眼前的人,低声开口问道,“尹晨夜知道吗?”

  “b怎么可能不知道,我第时间就汇报给b了!”

  纪洛浅眼眸闪烁了两下,唇角不经意勾起少许的笑容,尹晨夜那个家伙要是知道了这件事情,恐怕又会大发脾气了。

  “我知道了,我们现在回去吧。”纪洛浅轻笑着开口说道。

  的嘴角剧烈抽搐了两下,面对这么大的枪杀案,纪小姐居然连脸色都沒变,还这么淡定的说出话语,果然跟b很配。

  “走吧。”后背尽管被处理了,但因为刚才的打斗,身上出了少许的汗水,让她格外的不舒服。

  纪洛浅加快了车速,随手命令手下的人收拾现场,便赶忙追上了纪洛浅的车子,要是纪小姐再出什么事情的话,他恐怕都加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这里离尹晨夜住的地方并不远,纪洛浅沒过多久就开车到了住处,别墅里面的人早已认识了纪洛浅,见纪洛浅带人回來,也沒在意,难道的是尹晨夜居然沒有堵在了门口,纪洛浅的眼眸中闪过少许的失落,那个男人知道了这么大的事情,居然也不说她两句。

  纪洛浅带着楚依禾随便找了间客房,就安排她住了下來。

  楚依禾将行李收拾好,她转头望着纪洛浅,唇角有些犹豫,最终还是开口说道,“洛浅,你真的打算跟尹晨夜在起吗?那个男人不是已经订婚了吗?”

  纪洛浅刚要迈出的脚步停了下來,她转身看着楚依禾,脸上的神情却格外的认真,她开口字句的说道,“我知道,现在我在做些什么,依禾,你用不着为我担心,不管怎么说,我都想要告诉你,现在的我很开心,你好好休息吧,明天就会有徐诚轩的消息了。”

  “恩,好吧,洛浅,你好好照顾自己。”楚依禾缓缓的开口说道,她现在才知道这个女人身上承担了多少的压力,她总是习惯将自己最坚强的面,展现在别人的面前,但实际上,她却比任何人都孤单,需要别人照顾。

  第二百二十三章情呀情

  纪洛浅伸手朝着楚依禾随意的挥了挥手,她迈步朝着二楼走了上去,这才发现上面片黑暗,漆黑的环境让她紧绷的身体微微放松了起來,尹晨夜恐怕是在忙着工作吧,还沒有回家。

  想到鬼医说尹晨夜在找他,心里便沒理由的担心起來,但是想着尹晨夜最近貌似除了双腿不舒服之后,其他也沒有别的问題,纪洛浅不安的心这才松了下來。

  纪洛浅将鬼医交给自己的药方放在了桌子上,她伸手随意脱去了自己身上的衣服,她浑身的朝着浴室走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