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手轻轻戳着男人的胸膛,纪洛浅狡黠的说道,“切,夜不知道哪个男人以前跟我说,爱我爱的要死要活,但是现在呢,却偷偷的跟别的订了婚!”

  “纪洛浅,我还沒跟你算账呢,你跟年楚东那个混蛋是怎么回事!”尹晨夜的声音霍然提高,还带着少许的不悦,这个该死的丫头,居然还敢当着自己的面,跟别的男人订婚!

  “那又怎么样,我至少找了个认识的,你还找了个我根本不认识的呢!”纪洛浅像是赌气般反驳道。

  望着她不悦的小脸,尹晨夜的眉头微微皱,伸手掐住了她的翘臀,声音也霍然变低。

  第二百二十五章做男人不能这么小气

  “怎么,你居然还有理由了,说,你到底怎么认识年楚东的,居然以前还认识!”

  纪洛浅痒的咯咯咯的笑出了声來,她望着尹晨夜英俊的面孔,男人此刻脸上的线条全然绷紧,眉眼底下居然还溢出无数的不悦。

  纪洛浅唇角溢出坏笑,她伸手轻轻点了点尹晨夜的下巴,“怎么,现在知道吃醋了,之前怎么说的!”

  她故意小脸板,学着男人的口气说道,“纪洛浅,我跟你点关系都沒有,我只是在利用你,你难不成真的爱上我了吗!”

  “纪洛浅!”尹晨夜的声音霍然提高,他声音带着极度的威胁,“那你信不信等我腿好了之后,直接把你做的下不了床!”

  “你敢!”纪洛浅戏佻的说道,不过看着男人越发阴沉的面孔,她忍不住轻笑了声,伸手掐住男人的面孔,声音也不自觉的便软了几分,“尹晨夜,你个笨蛋,你难道不知道我最喜欢你了吗,再说了,我跟年楚东认识,是因为他当了我六年的上司,所以”

  话音还沒落下,尹晨夜的娇唇就被尹晨夜重重的吻住,低沉的声音带着几分暴虐,“笨女人!这种男人看就知道居心不良!”

  想到年楚东那个混蛋居然隐姓埋名,在他浅浅的身边呆着这么久,尹晨夜霍然感觉到股浓浓的醋意从他的周身弥漫开來。

  “以后不许跟那个年楚东有任何的关系,你再敢联系次试试,看我不收拾你!”尹晨夜低沉的声音,命令道,声音还带着少许的威胁。

  纪洛浅扬起精致的小脸,望着男人脸上浓浓的醋意,她将小脑袋凑到了尹晨夜的胸膛里面,嘴角是遮掩不住的笑意,却故意本正经的开口。

  “切,你不是还跟别的女人有婚约吗,尹晨夜,凭什么,你就能够有个如花似玉的未婚妻,我就不能有个英俊高大威武的未婚夫!做男人不能这么小气!”

  “纪洛浅,,”尹晨夜的声音霍然提高,整间屋子差点都被震破,纪洛浅伸手赶忙捂住自己的耳朵,望着男人凶神恶煞的模样,哪里还有刚才半点虚弱的模样。

  望着男人越发阴沉的模样,像是要将她整个人狠狠的压在床下去,重重的蹂躏几下,还什么英俊高大威武的未婚夫,简直就是不想活了!

  纪洛浅忍不住倒吸了下,她赶忙从床上溜了下來,嘿嘿的笑了两声,“夜,我帮你拿中药去,你恐怕今天还沒喝中药吧!”

  “纪洛浅,你给我回來,,”尹晨夜漆黑的眼眸望着女人光裸的双腿,顿时半天说不出话來,她居然就这样直接跑了出去,这个丫头,难道不知道她现在这个,太勾人了吗。

  就算是别墅里面沒有多余的人,也绝对不可以!

  但是女人哪里会听他的话,路朝着外面小跑了出去,头漆黑的长发随意飘荡起來,她整个人显得越发的娇小美丽,纪洛浅停下了脚步,伸手戳了戳自己的鼻子,这才想到自己根本不知道尹晨夜的中药放在哪里!

  那个男人,什么时候变得越发爱吃醋了她不过是说说而已

  纪洛浅无奈的抓了抓凌乱的头发,想着走到楼下去,问问佣人,再帮尹晨夜煎中药,刚才她无意间发现尹晨夜吃的貌似是止痛片,这种东西根本就治标不治本,要是再不好好吃药,万恶化下去怎么办。

  纪洛浅转身朝着楼下走了下去,却不想身边原本紧闭的门被人伸手推开,露出个西瓜脑袋,纪小莫笑嘻嘻的从后面抱住了纪洛浅。

  纪洛浅只感觉自己的双腿阵温暖,这才发现自己居然只穿了件上衣,就跑了出來,就连抱着自己的只是屁大的侄子,纪洛浅多少也感觉尴尬。

  “小莫,你干嘛呀?”

  纪洛浅伸手将纪小莫抱了起來,纪小莫咯咯咯的笑出了声來,伸手戳了戳纪洛浅的双腿,“姐姐跟哥哥动静好大哦,我好不容易才劝小暖睡着的!”

  呃,纪洛浅的嘴角有意无意的抽搐了两下,动静好大,她居然都忘了两个小屁孩也睡在二楼了!

  “不过沒有关系了,小莫原谅你们了!”纪小莫咬了咬手指本正经的说道,大眼睛里全是纯洁跟天真,“不过,我有个问題想要问。”

  “说吧。”纪洛浅尴尬的笑了笑。

  却不想纪小莫眨了眨眼睛,笑盈盈的开口说道,“姐姐穿成这副模样,是不是跟哥哥说的样,你想要勾引他?”

  勾引?

  纪洛浅只感觉自己的大脑“轰,,”的被震动了两下,她居然从小莫的口中听到了这样的话,尹晨夜那个混蛋,都教了孩子什么!

  娇媚的面孔涨的通红,纪洛浅都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就这样傻傻的站在原地,半响才吐出了句,“以后别听你哥哥说的话,全都当是屁话!”

  纪小莫眨了眨眼睛,显然对纪洛浅说的反应格外无语,“可是,你不是说了,小莫是个乖孩子,要听长辈们的话吗,哥哥不是小莫的长辈吗?”

  纪洛浅嘴角抽搐了两下,房间里面便传來了尹晨夜低沉的声音,“小莫在外面吗,进來吧。”

  纪小莫的眼睛霍然亮,从纪洛浅的怀里跳了下來,甩了甩小胳膊,“纪浅浅,你自己闹着玩吧,我去找哥哥啦,哥哥还是明天要三人行呢!”

  纪洛浅望着纪小莫欢悦的身影,脑海中闪过纪小莫说的三人行,不知道为何,心里面沒來由的嫉妒起來,她轻抿的娇唇不经意勾起抹狡黠的笑容。

  哼,尹晨夜,等会不整死你,我就不叫纪洛浅!

  转身走到衣柜里,找了套睡衣,将自己整个人包裹的严严实实,纪洛浅转身朝着楼下走去,问了佣人尹晨夜平时喝的中药,跟其中的要领。

  纪洛浅这才走到了厨房里,小心的炖起了中药,程序虽然很复杂,但是她却不想要假手于人,浪费了不少药材,才将中药煮好,纪洛浅拍了拍手,将药倒进了碗里,浓郁的药香带着几分的苦涩,让她的眉头微微皱。

  脑海中不由滑过道精光,纪洛浅伸手拿过边上的盐,朝着里面重重的舀了几勺,唇角的笑容这才缓缓的溢出,尹晨夜那个家伙,看他还乱教孩子,乱说话!

  手上拿着碗,纪洛浅迈步朝着房间里走了进去,推开门,这才发现尹晨夜不知道何时睡着了,双手还抱着纪小莫,纪小莫仰天睡着,小小的肚皮朝天仰起,整个人多了几份的可爱。

  纪洛浅唇角微微勾,伸手将药放在了边上,便弯腰将纪小莫抱回到他自己的床上去,望着还趴在床上睡得正香的纪小暖,纪洛浅轻轻的掐了掐的小脸,纪小暖像是察觉到了什么,嘴巴里还不住的吐着泡泡!

  纪洛浅的嘴角微微抿,过几天就是小暖的生日了。脑海中不由滑过洪静雅的面孔,脸上的线条微微柔软了几分,沒想到父亲的忌日也快到了,尽管纪成鸿已经去世了,但在她的心里,直都是她的父亲,唯的父亲。

  看來是要跟尹晨夜商量商量,什么时候去看洪静呀了。

  纪洛浅低头轻轻吻了吻纪小暖的小脸,这才转身走了出去,脚步踩在了地面上,她刻意放轻了力道。

  纪洛浅半蹲在床上,望着男人全是困意的面孔,尽管如既往的英俊,但是夜却消瘦了很多,纪洛浅心里微微疼。

  望着男人的英俊的睡容,像是无意间有什么吸引着她样,身体情不自禁的弯了下來,纪洛浅想要吻住尹晨夜的嘴唇,却不想唇齿刚刚的触碰到,就被男人强健的手臂牢牢的搂在了怀里。

  尹晨夜的手腕微微用力,纪洛浅整个人便躺在了尹晨夜的怀里,她娇柔的面孔溢出不少的不悦,望着男人灼灼的目光,忍不住不愿的抱怨出声來,“尹晨夜,你居然在装睡!”

  “恩?”尹晨夜薄唇溢出少许的笑意,声音却是本正经,“我本來是睡着了,但是不知道哪个睡美人把我吻醒了,浅浅,你知道那个人是谁吗?”

  纪洛浅娇媚的面孔微微红,她伸手敲了敲男人的胸膛,“怎么了,还不允许我亲你了!”

  声音还夹杂着几分小女人般的不悦,尹晨夜英俊的面孔上溢出少许的笑容,他低头望着纪洛浅身上保守的衣服,唇角的笑容越发的灿烂。

  纪洛浅怔怔的看着尹晨夜的笑容,尽管见了很多次,但却还是沒理由的心动起來,神情恍然的瞬间,男人就将头凑到了她的耳边,低声说道,“浅浅,你怎么不勾引我了,还把裤子穿上了?”

  “尹晨夜!”纪洛浅赤怒的望了他眼,什么帅,这个该死的男人,居然还有意思说这些!

  “你还好意思说,尹晨夜,你这个混蛋!要是下次再教坏小莫的话,你就死定了!”纪洛浅威胁的瞥了眼尹晨夜,却不想男人凑过头,英俊的面孔溢出少许的笑容,他漆黑的眼眸闪烁着狂妄跟霸道,轻笑的看着纪洛浅,“怎么,你还想跟我拼命,浅浅?”

  手指轻轻的触碰着她敏感的地方,纪洛浅娇媚的面孔霍然变得通红,她怒瞪了尹晨夜,声音也不自觉提高了几分。

  “尹晨夜,你是不是想死呀!”

  想到某男居然做的痛成这副模样,纪洛浅就忍不住想笑,却不想刚轻笑出了声來,男人略带威胁的目光就落在了纪洛浅娇媚的面孔上,声音霍然变低了几分,“怎么,还笑!”

  第二百二十六章呕吐?月轻轻

  手上的动作越发的狂妄了几分,纪洛浅干脆整个人从床上跳了起來,却不想刚跳了起來,就牵扯到后背的疼痛,她娇小的脸蛋因为疼痛,涨的通红,目光带着几分温怒的望着尹晨夜。

  “你还笑!”

  “浅浅,沒事吧?”尹晨夜眉头微微皱,赶忙坐起身來,小心的按摩着女人的后背,纪罗茜美眸不自觉的眯了起來,享受尹晨夜的照顾,唇角无意间勾起少许的笑容。

  “还疼吗?”尹晨夜望着纪洛浅脸上的线条缓和了几分,忍不住低声问道。

  纪洛浅摇了摇头,眼眸底下却闪过狡黠,“夜,还是好疼,你要是把这碗中药喝下去,我可能就不疼了?”

  尹晨夜眉头微微扬,眼就看出了女人的小心思,唇角却微微抿,全然沒有任何的不悦,“好,我知道了。”

  手搂住纪洛浅,让啊整个人靠在自己的怀里,尹晨夜另只手伸了过去,将碗拿了起來,仰头就喝了大口中药,却不想中药刚刚入口,苦涩到极点的味道跟浓浓的咸味,尹晨夜的眉头霍然皱。

  低头望着纪洛浅幸灾乐祸的面孔女人仰起头,唇角还噙着灿烂的笑容,“夜,既然你答应我了,是不是该把所有的药却喝干净呢?”

  尹晨夜扬了扬眉头,唇角微微勾起少许的笑容,他艰难的将口药咽了下去,“是,不过浅浅你不是后背也受伤了吗,喝点中药对身体不是很好嘛?”

  他缓缓的开口说道,纪洛浅却分明感觉到后背股凉意铺面而來,她下意识吸了吸口水,却不想尹晨夜霍然低头,下秒霸道的噙住了她的娇唇,像是刻意要惩罚她下。

  纪洛浅分明感觉到口齿间苦涩的滋味煞那间翻涌过來,她的眉头都不经意的皱了起來,伸手想要敲击着男人的胸膛。

  却想到尹晨夜身上的伤势,手上的动作戛然而止,纪洛浅任凭着男人炽热的吻不断的燃烧着她的口腔。

  苦涩的味道伴随着强烈的情欲,炽热的翻涌着,纪洛浅头情不自禁的朝着后面仰了过去,“尹晨夜,你这个坏蛋!你这个坏蛋!”

  她瞪着美眸不住的开口道,下秒,她整个人被尹晨夜压在床上面,望着男人单手控制住自己,另只手拿起碗就将药全部喝进了嘴巴里。

  炽热的吻再压在了她的唇上,纪洛浅娇媚的面孔红得行,她整个人蜷缩在床上,种想要呕吐的感觉霍然溢出,纪洛浅伸手推开尹晨夜,想要跑出去。

  却不想男人将她圈禁的更加用力,尹晨夜低头轻轻的损咬着纪洛浅的娇唇,像是品味着人间最美好的东西样,纪洛浅被吻得透过气來,她将脑袋凑到了边,胸膛还在大幅度的起伏着。

  “夜夜别”呕吐的欲望更加的强烈起來,纪洛浅伸手想要推开尹晨夜,却不想男人霍然低头,低沉的声音就传入到她的耳中去。

  “我的浅浅,那你下次还敢这样干吗?”

  纪洛浅涨红着小脸,不说话,整个人却猛地推开尹晨夜,她整个人半趴在床上,大口大口的吐了出來。

  辛辣的气息从她的唇角吐了出來,纪洛浅甚至感觉自己快要将胃都吐干净了,娇媚的面孔涨的通红,尹晨夜原本唇角的笑意顿时化为了乌有,也不顾不上呕吐的杂物喷在了他的身上,尹晨夜赶忙将她小心的扶起。

  英俊的面孔上全然是关切的神情,尹晨夜低声问道,“浅浅,你别事吧?”他居然差点都忘记了浅浅肚子里还有个小娃子,如果不是担心自己的手术可能不成功,他真的想要告诉怀里的女人,这个消息。

  但是现在看來,他还要多派些人,好好的保护浅浅,省的这个丫头点都不知道怎么照顾自己。

  纪洛浅摇了摇头,这才松了口气,艰难的吐出了个字,“水!”

  尹晨夜的眉头微皱,他柔声开口说道,“那你好好的在床上躺着,我马上就给你去拿水!”

  纪洛浅吃力的点了点头,她半蹲在床边,又重重呕吐了会,这才找了床上干净的地方睡了下來,直到尹晨夜将水拿了过來,纪洛浅漱了漱口,她这才放松了下來。

  尹晨夜轻轻的将她搂在了怀里,抱到了轮椅上面,这才换了间房间,刚才的那间房间需要好好的收拾。

  纪洛浅躺在床上,望着尹晨夜忙碌的神情,尽管只是打了电话,指挥手下的人,但是仅仅望着男人的背影,她的唇角就不由浅浅的微笑起來,尹晨夜那个混蛋,永远都只知道瞎担心!

  她不过是呕吐而已!呕吐?想到这个词,纪洛浅微微怔,她差点忘了她上次呕吐的时候,是怀了小暖的时候,难道说

  眼眸中闪过少许的疑惑,但是如果说她怀了孕的话,之前生病医生早就检查出來了,尹晨夜应该会告诉她,眉头微微皱了几分,纪洛浅整个人趴在了床上面,清澈的眼眸闪过几分疑惑。

  却不想下秒,尹晨夜已经朝着自己走了过來,手上还拿着刚才吩咐佣人做的补汤。

  他双手微微用力,就坐到了纪洛浅的身边,伸手将她娇小的身体搂在了怀里,尹晨夜低头望着纪洛浅娇媚的面孔,动了动娇唇,开口说道,“怎么了,在想什么呢,把东西喝了吧。”

  纪洛浅望着眼前油腻腻的汤,不由皱了皱眉头,刚刚吐完,她真的沒有什么心思喝汤。

  见到了纪洛浅纠结的表情,尹晨夜忍不住勾了勾性感的娇唇,低声笑着说道,“怎么,不想喝?”

  纪洛浅点了点头,小脸上全然是反抗的神情,尹晨夜扬了扬眉,将头凑到了纪洛浅的耳边,笑着低声开口道,“要我喂你喝?”

  男人低沉的声音带着迷人的语调,漆黑的眼眸如同漩涡般要将他整个人彻底的吞噬,纪洛浅娇媚的面孔煞那间涨的通红,她反瞪了尹晨夜眼,声音忍不住带着几分的娇柔,“我喝还不行呢!”

  虽然看起來格外的油腻,但是喝下去的时候,却感觉到很润滑,纪洛浅忍不住舔了舔舌头,小小的个动作,尹晨夜的眼眸霍然变得越深,他低头霸道的噙着了女人的娇唇,吮吸了下她甜美的嘴唇。

  “那我帮你擦下!”

  “夜”纪洛浅不悦的抱怨了几句,但显然有些有气无力,她懒懒的躺在了尹晨夜的怀里,“夜,我明天想妈,你陪我去吧。”

  “恩,可我答应了明天陪小暖跟小莫出去玩,怎么办?”尹晨夜故意想要逗逗她,开口认真的说道。

  纪洛浅娇媚的面孔溢出少许的不悦,但是那两只抢着要争宠的孩子自己养大的,她闷闷不乐的开口说道,“那好吧,你好好照顾好他们,我个人去就行了。

  闷闷的声音带着极度的不悦,尹晨夜忍不住轻笑了声,原本那个冷情的女人,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么孩子气了。

  “怎么了,不高兴?”

  “沒有。”她怎么可能因为那点小事而生气呀,纪洛浅

  将枕头丢在了男人的头上,伸手抱住了尹晨夜,纪洛浅仰头望着尹晨夜,薄唇轻轻的拉扯着,始终沒有开口。

  虽然现在她抱着他,他们紧紧的依靠在起,但是隐约的,她总感觉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浅浅,你明天出去的话,我派人保护着你吧,最近的事情挺多的。”尹晨夜勾了勾嘴唇,低头轻吻了下她的额头。

  却不想纪洛浅就这样仰头,固执认真的望着尹晨夜,许久,她才动了动嘴唇,轻声问道,“夜,你爱我吗?”

  尹晨夜霍然怔,他沒有想到纪洛浅居然会问这样的问題,爱,他怎么可能会不爱这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