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年楚东也知道事情的紧张,他立刻将详细的地址发给了纪洛浅,低声开口说道,“要不要我帮忙?”

  “要!”纪洛浅干脆利落的开口,如果说尹晨夜的人加上年楚东的人,妈妈的安全就多了份保证。

  年楚东轻笑了声,难得戏佻的说道,“纪洛浅,你可是很少跟我这么直接的说话!”

  “是吗?”纪洛浅扬了扬眉,缓缓的开口说道,“如果说下次看见你,你还是以前那副死鱼脸,我恐怕会更直接!”

  纪洛浅干脆利落的挂断了电话,此刻沒有时间跟年楚东胡扯,她转头对着楚依禾说道,“依禾,诚轩我下落了,你在这里等着消息吧,我跟别人过去

  ”

  “不行,我也要起去。”楚依禾眼眸底下全然是坚定,纪洛浅望着她坚定的面孔,语气却更加的果断,“不行!万你真的出了什么事情,我怎么跟你的家人交代!”

  “但是,诚轩他不知道遇到什么事情,我放心不下來。”楚依禾轻咬着嘴唇说道,眼眸底下全然是担心,“如果说尹晨夜失踪了,你也会很着急的!”

  纪洛浅微微怔,她这才点了点头,“不过,先说好了,如果任何危险的话,你都不许擅自行动!”

  “我知道了。”

  纪洛浅迈步就要朝着外面走了出去,脚步却霍然停,种不好的预感从她的心底蔓延开來,果然下秒,尹晨夜的电话已经响了。

  纪洛浅眼就看见是打过來的电话,她轻咬着娇唇,心中的不安越发的浓烈起來,如果说她沒有记错的话,跟韩少成都在照顾着小暖跟小莫。

  “什么事情?”纪洛浅伸手接住了电话,话语已经从薄唇中吐了出來。

  微微怔,显然是沒有想到是纪洛浅接的电话,但很快就回过神來,声音异常的着急,“刚才暖小姐说要去上厕所,还不肯让我们陪着进去,然后就失踪了!”

  纪洛浅的手腕猛然松,手机顺着她的手坠落在了地上,先是妈妈失踪了,现在又是小暖失踪了,这群人到底想要干嘛!

  “纪洛浅,你怎么了?”楚依禾见到纪洛浅娇媚的面孔煞那间变得苍白,忍不住开口问道。

  纪洛浅整个人半蹲在地上,脑海里却是片空白,她手指紧紧掐着自己的手心,却迟迟都沒有回过神來,怎么可能发生这么多的事情。

  就在这时,周裕皓从外面箭步走了进來,英俊的面孔上全然是焦急的神情,“纪洛浅,你妈妈有消息了,在这个偏远的郊区!“

  周裕皓伸手将资料递到了纪洛浅的手上,纪洛浅神情霍然怔,这个地方居然跟徐诚轩失踪的地方模样。

  手指忍不住颤抖着起來,哪里还有平时半点的镇定。

  “别担心了。“周裕皓伸手握住纪洛浅的手,她这才缓缓回过神來,接二连三的打击,让她开始原來的理智。

  纪洛浅缓缓吸了口气,眼眸底下渐渐恢复了应有的冷情,“还有什么事情,你说吧。”

  周裕皓松开了纪洛浅的手,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我知道小暖也失踪了,所以纪洛浅,我告诉你这次的事情,是针对着东方帝国集团來的,而尹晨夜现在的身体状态,绝对不能做任何大幅度的运动,我已经接到了对方打过來的电话,但是对方要求你跟尹晨夜去了,才能够放人”

  第二百二十九章独自冒险

  周裕皓的声音格外的冷情,他的语气停顿了下,纪洛浅却瞬间明白他的意思,这次的危险系数太大,尹晨夜身上又有伤,所以唯能够去的人,便只能是她!

  纪洛浅转身望着窗外,清冷的眸子底下沒有半点的波澜,原本的恐慌已经化为了此刻的坚定。

  “周裕皓,其实你不说,我也要去,但我们必须要瞒着夜。”纪洛浅轻咬着娇唇,眼眸底下全然是坚定,尹晨夜护了自己这么多次,这次,她要用自己的力量保护好夜。

  “好,纪洛浅算我沒有看错你,尹洛夜跟周素素都在下面等你,我已经派出了组织的人马,切小心,这个给尹晨夜服下去,纪洛浅,你定要回來。”

  纪洛浅轻轻的点了点头,她转身望着楚依禾震惊的面孔,楚依禾此刻大脑上面片空白,既然对方抓了这么多人,就是为了引出尹晨夜跟纪洛浅,洛浅这样去,不是摆明着找死吗?

  “我不会有事的,你相信我,帮我照顾好夜,好不好?”纪洛浅轻声的开口说道,这次的事情远远超过了她的想象,对方隐藏在暗处,让她无法捉摸他们的行踪。

  所以唯的办法,就是引出这群人,或许她可以从年楚东的口中得知什么。

  纪洛浅轻轻的闭上了眼睛,随即睁开眼睛,眼眸底下便是片清冷,现在是能够赌把,赌年楚东跟那群人不是伙的。

  “周裕皓,把那群人的电话给我,我要再联系次。”纪洛浅动了动薄唇,缓缓的开口说道。

  纪洛浅跟着周裕皓和尹洛夜走进了组织,望着四周设备完善的机器,纪洛浅霍然感觉无比的熟悉,清澈的眼眸底下沒有任何神情的变化,她迈步朝着里面走了进去。

  “电话是我们经过机器扫描之后,才查出來详细的地址的,但是对方约定的地点!”尹洛夜伸手指了指机器。

  “我知道。”纪洛浅薄唇微微动,伸手已经坐在了电脑前面,手指飞快的敲击在键盘上,她手上的动作格外的迅速,随着她指尖飞快的运动,很快就显示了具体的地址。

  看的尹洛夜顿时目瞪口呆,纪洛浅怎么会这么熟悉这些的数据呢,周裕皓脸上疑惑的神情却少了几分,比起尹洛夜而言,他到是明白纪洛浅为什么能够这么镇定,不管怎么说,她都曾经是组织的员。

  却不想下秒,纪洛浅伸手迅速打开了个程序,转头望着身边站立的人,娇唇微微动,话语已经从她的薄唇中溢出,“还站在这里干嘛,还不快点将这台机器拿过來?”

  身边的组织成员望了纪洛浅半天,这才回过神來,他动了动嘴唇,这才叫出了她的名字,“纪姐,你怎么在这里?我马上搬过來。”

  沒过多久,那名成员就帮仪器搬了过來,此刻就连周裕皓也是遮掩不住的震惊,这台仪器除了当年的组织分部的联系人会弄,现在也就总部的几个老家伙会弄了,纪洛浅怎么可能会

  难道说,她便是曾经组织的联系人

  这个无害的女人,真的是当年杀手界的第杀手嘛?

  想到这个问題,周裕皓顿时感觉少许的毛骨悚然,但望着纪洛浅清秀的面孔,她眼眸底下沒有任何多余的神情,手上的动作却如既往的熟练,最终将文件全部导入到程序中去。

  沒过多久,原本片黑白的屏幕居然显示出无数的画面,格外清晰的出现在人们的眼前,最终呈现出对方打电话时候的模样。

  那张面孔,纪洛浅清晰的眼眸微微闪,沒想到对方居然打电话的时候,脸上带着面纱。

  但是事情沒有这么简单

  纪洛浅转头对着周裕皓说道,“将那个人的电话再次拨通,我有事情要跟他们说。”

  周裕皓点了点头,立刻明白了纪洛浅的意思,眼眸底下却是遮掩不住的敬佩,沒想到这个女人居然这么能干,刚才还陷入到绝望中,现在却已经恢复过來了,这么冷清的模样,跟刚才的女人简直判若两人,恐怕也就这样的纪洛浅,才能配的上尹晨夜吧。

  随着电话的拨通,“嘟嘟嘟,,”拨打的声音再次响起,但是电话直都沒有人接,纪洛浅清冷的面孔冷冷扫着电脑屏幕,目光却动也沒有动。

  就在这时,电话霍然被人接通,电脑屏幕上显示出张面孔,这是张怎么样的面孔呢,漆黑的长发混乱的披在了面孔上,完全遮掩了她脸上任何的表情,唯独双眼眸带着血丝,夹杂着浓浓的恨意。

  “怎么,如果说想要救人的话,就老老实实來我要求的地方,不然的话,你们就等着尸体吧!”

  纪洛浅望着这张面孔,分明感觉到无比的熟悉,但却想不出这个人是谁,脑海中无意中闪过个人的身影,她手上的动作霍然滞。

  难道是她,,

  唇角的弧度依旧沒有改变,纪洛浅清冷的声音顿时响起,“你有任何的条件,我们都答应,但是我必须要确定我家人现在的安全。”

  纪洛浅缓缓的开口说道,她手指轻轻敲击着桌面,脸上沒有任何神情的变化,唯颤抖着肩膀泄露出她此刻的心情!

  小暖跟妈,还有胖子都沒有下落,她整颗心都绷紧。

  “我知道了,你等着吧!”

  纪洛浅缓缓紧闭,不知道过了多久,之间那名女子转身就坐进了汽车,沒过多久车子已经停了下來,她便伸手推开了门,里面足足几百个人马包围着四周。

  纪洛浅漆黑的眼眸霍然睁开,就看见纪小暖跟妈被捆绑在地上,但是沒有见到徐诚轩的身影。

  女人狂妄的扬脚踢了纪小暖脚,纪小莫的哭泣声音顿时响了起來,洪静雅伸手护住纪小莫,声音愤怒的开口,“有什么事情冲着我來,别冲着孩子來!”

  声音传出,纪洛浅的心便被狠狠刺痛了下,心底的担忧遮掩不住,尽管看着屏幕里,小莫还是很精神的模样,但是她的却不受控制的抽搐起來,这个笨孩子,到底有沒有吃苦!

  “那你到底还想要怎么样,有什么事情,你可以冲着我來,不管怎么样,都别伤害孩子跟我妈!”

  “孩子?妈?”女人冷笑声,缓缓开口说道,“纪洛浅,你难道不觉得你说出这些话,很可耻吗,我的亲人都沒有了,凭什么你还能这么幸福的生活,如果说你还想要他们好好活着,就让尹晨夜跟你起过來!”

  女人最后冷酷的开口说道,她阴冷的目光缓缓扫射过來,纪洛浅分明感觉到那刺骨的寒意,到底什么人这么想要对待他们呢!

  尹洛夜跟周裕皓也站在边沒说话,对方明摆着是想要针对他们,但是

  周裕皓眉头微微皱,“虽然我们跟东远集团在商业上,抢占着商业领域的地盘,但是不管怎么说,都处于合作阶段了,不至于会有这么多的误会!更何况东远集团的总裁年楚东也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

  纪洛

  浅漆黑的眼眸霍然亮,她忽然想到之前年楚东找自己时候说过的话语,她声音带着少许的坚定,“我知道是什么事情了,周裕皓,你安排下去,让手下的人随时准备好,你放心,这次的事情跟年楚东恐怕沒有什么关系,但是他背后的人就不定了。”

  她仰头,眼眸底下坚定的神情,让人无法移开视野,那种就算是绝境中也决不放弃的神情,让人眼前霍然亮。

  “好,我知道了我,我马上安排下去。”尹洛夜点了点头,此刻他甚至在大嫂的身上,看见了尹晨夜的影子,那种无比坚定的面孔,让人无法离开视野。

  “走吧,我们出去吧。”纪洛浅动了动娇唇,缓缓开口说道,她转身朝着外面走了出去,伸手已经坐上了汽车,周裕皓跟尹洛夜微微怔,沒想到纪洛浅居然亲在开车,但也沒有说多少的话语!

  纪洛浅驾车朝着集团飞快的开了过去,因为之前下过雨,车子开了过去,无数的水花飞溅开來,她的车速却沒有半点的减缓。

  纪洛浅开车直奔医院,她将车子停好,侧头望着尹洛夜他们,缓缓的开口说道,“我还有些事情要跟尹晨夜说,我马上下來。”

  “好,派出去的人马你别担心,我会安排好的,无论怎么样,都绝对会保证你的安全!”尹洛夜开口说道,心里却是说不出的担忧,谁都知道大哥最疼大嫂了,更何况大嫂还怀孕了,要是真的出什么事情的话,他真的不敢想象后果。

  纪洛浅伸手推开门,缓缓迈步朝着里面走了进去,清冷的面孔上沒有半点神情的变化,她的脚步踩在了地面上,却是这般的缓慢。

  她伸手推开了紧闭的门,仅仅是那么道门,纪洛浅却感觉这么的遥远,她不知道这次去,会有多少的危险,但是为了守护她爱的人跟关心她的人,她只能这么做。

  “纪小姐,这是给尹先生喝的药。”护士正巧走到了纪洛浅的身边。

  纪洛浅伸手接过药,她转头对着护士说道,“谢谢了,我知道了,我会让夜喝的。”但是当她的手触碰到碗的时候,却分明在颤抖着。

  从口袋中拿出了周裕皓给自己的药,倒进了尹晨夜要喝的药的碗里,纪洛浅轻咬着娇唇,这才将自己脸上的神情全部遮掩住,迈步朝着里面走了进去。

  此刻尹晨夜正半躺在床上,单手挂着盐水,另只手还打开着手提电脑,显然是在查什么资料。

  第二百三十章夜,我爱你月轻轻

  纪洛浅箭步走了上去,尹晨夜霍然抬起头來,苍白的面孔上漆黑的眼眸霍然亮,落在了纪洛浅娇媚的面孔上,声音也不自觉的变缓了几分,“浅浅,你來了,别担心,地点已经查出來了,我已经派出人了,等组织的人到,我马上跟着他们过去!组织的实力你又不是不知道,你曾经不还是那边的员吗?”

  仅仅是普通至极的句话,纪洛浅的心底却霍然暖,尹晨夜这个家伙,居然跟自己这样说,就连当初公司最危难的时候,他也不曾动用组织的势力,却沒有想到他为了自己,不惜将自己的势力暴露出來。

  纪洛浅轻咬着娇唇,伸手将药放在了边上,她坐到了尹晨夜的身边,伸手轻握住他的手,低声说道,“你不用去了,他们已经打电话过來,让我们准备500万的金钱,就放人,所以我已经让周裕皓去了,你好好休息就行了。”

  “真的?”尹晨夜眉头微微皱,他下意识开口说道,漆黑的眼眸望着纪洛浅娇媚的面孔,薄唇微微动。

  纪洛浅微微怔,她下意识避开了尹晨夜的视野,缓缓的开口说道,“我怎么可能骗你呢,刚才周裕皓跟我说的,而且尹洛夜也跟他起去,不会有事的。”

  尹晨夜伸手将纪洛浅搂在了怀里,他分明看到了女人眼神的逃避,漆黑的眼眸微微闪,尹晨夜霸道的低头吻住了纪洛浅的娇唇,“那你答应我,不管发生任何的事情,我都决不允许你个人冒险!”

  望着男人认真的模样,纪洛浅唇角微微勾,她忍不住轻笑出声來,用力的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了,尹大总裁!”

  “这样才听话!”尹晨夜低头重重的吻了吻纪洛浅的娇唇,纪洛浅伸手堵住了男人的嘴巴,她扬眉固执的开口说道,“尹晨夜,不管怎么样,你都要把药喝了吧。”

  伸手将药放在了尹晨夜的面前,男人漆黑的眼眸霍然闪,低声开口说道,“那你喂我喝!”

  纪洛浅反瞪了尹晨夜眼,伸手直接掐住男人的鼻子,硬是让尹晨夜喝下了大口。

  男人紧紧皱着眉头,漆黑的眼眸底下霍然闪过不满,他目光不悦的扫在了纪洛浅的面孔上,冰冷的声音已经从薄唇中吐出,“霸道,不听话。”

  “浅浅,你,,”尹晨夜的眉头霍然皱,眼前阵晕眩,整个人半躺在床上,漆黑的眼眸全然闪烁着不相信!

  纪洛浅轻笑了声,但是笑容却沒有到眼底,望着眼前的男人渐渐昏迷了过去,纪洛浅轻咬着嘴唇,泪水却不自觉的从面孔上流淌出來。

  她强迫着自己装作若无其事,但实际上,她根本无法放开眼前的男人,他的狂妄霸道,他的关系体贴!

  夜,我也不想要离开你,但我却不得不离开,所以,你定要等着我回來,为了你,我定全力保证自己安全回來!

  缓缓的低头身子,将唇紧紧的贴在男人的面孔上,这个动作,她却像是经历了几万年般的遥远,清冷的面孔上泪水不断的溢出,浓浓的雾气包围着她整个面孔。

  “尹晨夜,我爱你,所以我必须要这么做!”

  几近梗塞的声音从她的唇中吐出,她总以为自己足够坚强,但是每当遇到这样的事情时,她的情绪却总是这般莫名的失控,伸手轻轻的抚摸着尹晨夜的面孔。

  她不知道过去了之后,要面对什么,但是无论怎么样,就算牺牲了自己,她也绝不会让小暖和妈出现任何的问題。

  纪洛浅缓缓站直了身体,她伸手用力的擦去了自己脸上的泪水,转身就朝着外面走了出去,她的脚步甚至不敢有半点的停留,或许等到尹晨夜醒过來的之后,切都会好了!

  泪水弥漫着娇媚的面孔,纪洛浅轻咬着娇唇,脸上却全然是坚定,脚步越发的迅速。

  纪洛浅伸手紧紧关住了门,整个人靠在了门背上,泪水却不受控制的流淌出來,她伸手紧紧握住自己的手,低垂的眼帘,泪水却涌的越发的汹涌起來。

  却沒有注意到,紧密的房间门里,男人不知道何时睁开了眼睛,后背上的剧痛还残存着,却遮掩不住心里的着急。

  尹晨夜伸手掐住自己的喉颈,下秒药水顺着嗓子吐了出來,浅浅从來都不知道自己以前经过怎么样的训练,对于这种药物又怎么会不了解呢!

  空气中甚至还残留着她少许的气息,却让尹晨夜的心霍然紧,这个笨丫头,到底想要干什么傻事,她难道不知道她不仅仅是个人,还代表着他,还有小暖小莫和妈吗!

  难道就因为自己身体的缘故,她就这样傻乎乎的个人冲到前面去吗,她难道不知道如果时候她出了事情,他也永远无法原谅自己吗!

  但是如果说跟浅浅起的话,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