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可以给你找份很好的工作,甚至,只要你愿意的话,我还会找个配的上你的人!”

  缓慢的话语,却将她心底的仇恨轻轻的洗刷,许雅宁将五指收缩,眼眸底下的神情不断的变换着,她渴望着温暖,甚至渴望着幸福,但是她为了报仇已经无所有了。

  可是现在有个人告诉她,能够给她想要的切,甚至还能让她幸福的生活下去,这种久违的温暖,让她无法相信,但是这个人却是她原本最讨厌的人!

  “那如果说,我想要跟尹晨夜在起呢,纪洛浅你还愿意放弃吗?”

  纪洛浅目光落在了年楚东的脸上,明明知道现在她只是说个谎言,但是就算是个谎言,她也不想断了自己跟尹晨夜之间的关系。

  “你觉得呢,现在只有我跟纪洛浅在起,如果说尹晨夜真的还跟纪洛浅起的话,他可能抛弃纪洛浅,让她独自人來这里吗?”

  年楚东率先开口,望着纪洛浅清冷的面孔,他的心却依旧沒來由的痛了几分,就算只是个谎言,她也不愿意抹去跟尹晨夜的关系!

  “好,纪洛浅,我答应你!”许雅宁动了动嘴唇,最终缓缓的开口说道,她将头瞥,任凭着纪洛浅的枪堵住她的脑袋,“马上带人过來见我,不然我死了的话,你们也无法负责!”

  原本站在边上动都沒有动的手下,却因为许雅宁这句话,而开始走了动作,迈步朝着前面走了过去,“知道了,许小姐。”

  随着那群手下的离开,纪洛浅伸手轻轻掐住了自己的手心,单手触碰着自己的口袋,发现口袋现在微微的震动了几下,心里的不安这才少了几分。

  刚才來的时候,她发现整个停车场周围存在炸药,所以她命令年楚东带人的在他们进去了之后,立刻处理炸弹,现在应该已经处理好了。

  只要等等会纪小莫跟妈出來,那么她就可以迅速的召集人马,让妈妈跟小莫他们顺利的脱险!

  想到这里,纪洛浅心里的不安霍然少了几分,她伸手轻轻的松开了口袋,单手又紧紧的扣住了许雅宁的腰,防止她有任何的动作。

  许雅宁唇角勾起冷笑,她侧头看着纪洛浅,缓缓的开口,“你难道还会害怕我反抗吗,纪洛浅,你不知道什么都不怕吗?”

  纪洛浅手握枪的力道又多了几分,她清冷的目光落在了许雅宁的身上,唇角勾起冷傲的笑容,“但是如果说能够安全,谁希望冒险!”

  更何况,尹晨夜还在等着她回去呢!

  纪洛浅缓慢的脚步踩在了地上,单手紧紧的掌控者许雅宁,随着脚步的迈步,纪洛浅漆黑的眼眸霍然亮,她眼就看见了在电脑中见过的房子,看來许雅宁并沒有说谎。

  “把门打开!”许雅宁被控制住,无法挣脱,她动了动嘴唇说道,

  “不行!总裁说过了,务必要听从他的指挥,等他來了之后再做任何的决定!”手下的人开口说道。

  “我说把门打开,又不是让他们把人带走!”许雅宁脸上不悦的说道。

  纪洛浅手心却溢出少许的汗水,等会门打开,她务必要不惜切代价将人带走,不管采用什么样的方法!

  想到这里,纪洛浅漆黑的眼眸霍然变深,原本紧闭的门被人用特殊的方法打开,纪洛浅眼眸微动,不动声色将打开门的方法记了下來。

  许雅宁见到纪洛浅的动作,她缓缓开口说道,“纪洛浅,记下这种方法沒有用

  这种门每次打开的方法都不样。”

  声音尽管沒有之前的犀利,却依旧让人霍然感觉到寒涩,纪洛浅沒有理会许雅宁的话语,只是看着门被人缓缓的伸手开來。

  她的脚的位置微微动,手指已经触碰到了腰间的通讯工具,只要她按下这颗按钮,他们埋伏在周围的人就会冲出來。

  就在这时,原本紧闭的门轰然打开,但是里面居然空无人,纪洛浅的眼眸猛地怔,却不想就在这时,许雅宁忽然猛地低下头,咬住了纪洛浅的手腕。

  手腕上的阵剧痛,让纪洛浅的眉头霍然皱,许雅宁已经从纪洛浅的手中挣扎了出來。

  就在这时,忽然间无数的子弹从房间里面射了出來,纪洛浅还來不及反应,就被年楚东猛地抱倒在了地上,年楚东抱着纪洛浅就地滚,这才堪堪避开了无数的子弹。

  纪洛浅清秀的面孔上眉头不自觉的皱了两下,眼眸底下的神情越发阴冷了几分,她双手撑地,爬了出來,这才发现不知道何时从角落里冲出來无数的黑衣人,将他们团团围住,这么紧密的包围,就算她此刻叫出手下的人,恐怕自己也会被瞬间射击!

  年楚东伸手拍了拍衣服上的灰,他妖媚的脸上第次沒了其余的笑容,反而带着几分嗜血,他冷笑的开口说道,“呵呵,我真沒想到,这居然就是你们的诚意,难道非要我们将命留在这里,你们才肯放我们走吗?”

  却不想就在这时,拍手的声音霍然响起,尹莫年双手环在胸前,缓缓的从屋子的角落中走了出來,屋子角落里片黑暗,让站在外面的人完全无法看清。

  “楚东,你果然是我手带大的人,就连我在想些什么,你都知道!”

  纪洛浅的眉头微微皱,沒想到这件事情,真的耳根范莫殷有关!

  刚才她居然漏看了这个地方,眼眸闪烁的瞬间,洪静雅已经被人双手捆绑着,带了出來。

  沧桑的脸上全然是巴掌印,洪静雅咬着嘴唇,唇角上都溢出少许的血丝,就连衣服否有些破碎,但她的眼睛底下却全然是抗拒。

  “妈,,”纪洛浅看见洪静雅这副模样,心里不自觉的酸了几分,话语已经脱口而出。

  洪静雅嘴巴被牢牢的捆绑住,无法说出话语,但是她不断摇晃着头,却让纪洛浅瞬间明白了她的心思,小莫沒事!

  心里的担忧少了几分,纪洛浅轻咬着娇唇,朝前面迈了几步,“你到底想要怎么样,范莫殷,你有什么事情可以冲着我來,别伤害我的妈妈跟我的弟弟!”

  第二百三十三章逼婚!月轻轻

  清冷的声音带着少许的嘲讽,却不想换來了尹莫年冷冷的声嘲笑,“纪洛浅,你居然连我是谁都分不清楚,你难道不知道我就是你的父亲尹莫年吗?”

  年楚东听到这句话,他英俊的面孔上脸色微变,有些担心的看着纪洛浅,沒想到这件事情,还是公开了,看着洪静雅的表情,可能也知道了事情背后的真相吧!

  “父亲?”纪洛浅冷冷的笑出了声來,先不说她的亲身父亲已经死了,就算这个男人真的是自己的亲身父亲,但是这么多年都毫无音讯的男人,也能配的上父亲这两个字吗。

  如果当年不是他强上了自己的母亲,那么母亲也不至于辈子都活在愧疚中了。

  “我唯的父亲叫纪成鸿,但是他已经死了,所以我沒有父亲!”纪洛浅动了动娇唇,清冷的声音依旧沒有半点的波澜。

  仅仅是这句话,却让尹莫年心中的怒火霍然燃烧起來,他漆黑的眼眸死死的盯着纪洛浅娇媚的面孔,这张面孔多么像当年的静雅,还是这般的倔强!

  “沒有父亲,那我是什么,你知不知道我为了今天跟你的相遇,我准备了什么吗!”尹莫年开口反驳道,低沉的声音中夹杂着隐隐的怒气。

  纪洛浅却不动声色的扬了扬眉头,缓缓的开口说道,“别的,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不仅想要吞并我丈夫的企业,还想要伤害我的家人,更重要的是,你设计让我留在了你公司里面,足足六年,尹先生,你觉得这样的答案你满意吗?”

  清冷的声音夹杂着少许的嘲讽,尹莫年却猛地怔,他甚至不敢相信的看着纪洛浅,为了帮自己的孩子夺回尹氏,他甚至不惜切代价跟的老大合作,足足为他工作了十年,才密谋杀了老大,夺得了他的江山,这才开始发展自己的势力,这么多年的辛苦,就是为让自己的亲身女儿拥有东方帝国,却从來都沒有想到切的努力换來的却是纪洛浅这么冷清的句话!

  “纪洛浅,你是我的女儿,你居然还为别人说话,你知不知道如果不是尹晨夜的家人强迫着让我跟他妈妈结婚,我跟你母亲就会是对!”

  纪洛浅听到这句话,眉头微微皱,她沒有想到居然会是这样的原因,但是听妈妈说过,是因为被尹莫凡强迫了,才无奈的逃走的,而尹莫凡当年成婚,这又是怎么回事!

  “他是尹莫凡的双胞胎弟弟,也是你真正的亲身父亲!”年楚东走到纪洛浅的身边,缓缓的开口说道。

  纪洛浅漆黑的眼眸这才霍然明白过來,沒想到当年的误会,居然会这般的阴差阳错!

  瞧见了纪洛浅神色的变化,尹莫年唇角溢出嘲讽的笑容,他冷笑的开口说道,“纪洛浅,我的女儿,现在我给你两个选择,第个让你妈嫁给我,而你嫁给年楚东,楚东这个孩子是我手带大的,我很放心,而我们可以起吞并东方帝国的产业”

  “你给我闭嘴!尹莫年,你毁了我的人生,你休想让我嫁给你!”洪静雅撕扯着声音说道,但整个人却被控制住,根本就无法挣脱。

  “伯母,我劝你,你还是答应下來,本來就是皆大欢喜的结果,何必弄到家破人亡呢!”许雅宁眼眸底下闪烁着不明的光芒,她缓缓开口说道。

  却不想洪静雅脸上的愤怒越发浓了几分,她拼命的想要挣扎开來,“你休想,我告诉你,我就算是死,我也不会跟你在起”

  “妈,你别担心。”纪洛浅轻咬着娇唇,她强迫着自己冷静下來,现在妈妈在他们的手中,局势对于自己很不利,但是唯可以肯定的是之前攻击东方帝国的公司跟尹莫年有关,而后來恐怕是因为年楚东的不同意,才将切都终止了吧。“

  “尹莫年,我怎么知道我们答应了你的要求之后,你就会答应放了我们呢,更何况,你凭什么觉得你自己就能够得东方帝国的切,你不是准备了这么多年吗,难道不能用自己的力量去夺回东方帝国吗?”

  纪洛浅清冷的声音不紧不慢,却将尹莫年心中的怒火霍然激发出來,“那你是不愿意了!”

  如果说他能够用自己的力量推倒东方帝国,那根本就不用等到现在了,如果不是因为尹晨夜的手段太过于狠毒,将他们步步紧逼,而年楚东又因为宋青暖那个丫头被抓了,而放弃了切的反击,他也不会落到了现在这种下场!

  “不是,我只是想要知道,你有什么办法能够让我们相信呢?”纪洛浅清冷的面孔上神色沒有半点的变化,她目光不经意的扫到了周围,几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眼前,她眼眸底下溢出少许的欣喜,看來是年楚东的手下跟组织的成员已经成功潜入了。

  现在她要的就是尹莫年彻底的失控,只有尹莫年失控了,她才能成功的把握住时机,将妈妈救出來。

  纪洛浅收敛了眼眸底下全部的神情,她双手插在口袋里面,手却已经准备握住了手枪,“至少,你得先让我妈妈答应嫁给你才行!这是我唯的请求!”

  她轻抿着嘴唇,缓缓开口说道,尹莫年的眼眸底下溢出少许的挣扎,这才点了点头,“好。”

  转身朝着洪静雅走了过去,原本犀利至极的神情也收敛不少,他强迫着压低声音说道,“静雅,难道这么多年了,你对我点思念都沒有吗,纪成鸿那个混蛋已经死了,你就不能够跟我在起吗!”

  洪静雅却冷笑了声,她看也不看尹莫年眼,反而猛地朝着他的脸唾弃了口,“你以为我会嫁给你吗,你休想让我对你有半点的喜欢,就算成鸿已经去世了,他也永远活在我的心中!”

  “洪静雅,,你找死,,”尹莫年听见纪成鸿这个名字,心中的怒火被彻底的激发,他猛地伸手把掐住了洪静雅的脖子。

  纪洛浅低垂下來的眼眸霍然亮,她忽然间猛地扬手,子弹就要射击出來,却不想就在这时,许雅宁霍然叫出了声來。

  “纪洛浅你敢使诈!”

  只是这句话,尹莫年猛地回过神來,伸手把从腰间拔出手枪,准确的堵住了洪静雅的太阳岤,眼眸底下彻底燃烧着愤怒,他字句的凌冽开口,“纪洛浅,我是你的爸爸,但你居然跟这么骗我!”

  纪洛浅轻咬着娇唇,就算她想要认这个父亲,但是现在的他已经全然是权利弄昏了头脑,完全已经失去了正常的理智!

  原本刚才成功击杀了尹莫年,他们带來的人也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制服住尹莫年的手下,哪里知道许雅宁忽然间声叫喊声音,将所有的计划彻底打乱。

  纪洛浅曾经刺杀过很多人,但全然是在黑暗中,完全沒有在白天的时候,公然从帮派中夺人!

  “我只希望你能够放了妈妈,任何其余的条件,我都答应你!”

  洪静雅用力的摇了摇头,尹莫年掐住她的力道,让她整个人都无法呼吸,“你别答应他,别管我,定要杀了尹莫年,杀了这个混蛋!”

  但是就算是这

  样,纪洛浅又怎么可能拿着妈妈的命,來完成这个赌约呢!

  “你给我闭嘴!”尹莫年狠狠瞪了洪静雅眼,他甚至都不相信自己深爱的这个女人,居然会这么希望自己死!

  “纪洛浅,现在给你两个选择,第个选择,在尹莫凡给你的百分之五十股份转让书上签名,并且代表着你妈妈签了那份婚约,或者说,我还可以给你第二个选择,如果说无法做到了要求的事情,那么现在,我每过五秒钟,就朝着你妈妈打枪,直到你同意为止!”

  “你无耻!”洪静雅转头狠狠嘲讽的骂道,眼前这个男人已经完全不是当初她认识的尹莫年的了,现在的他已经化为了最为无情的男人。

  “我是无耻,那又怎么样,但你何曾明白过我思念的痛苦呢!”尹莫年反驳着说道,他漆黑的眼眸底下已经全然是片鲜红。

  纪洛浅轻咬着嘴唇,她沒有想到,传闻东方帝国的股份只有百分之五十,就连掌托人尹晨夜也不过百分之三十五的股份,剩下的百分之五十甚至沒有人知道它下落,但不曾想到居然会是属于她的。

  “住手!”纪洛浅眼看着尹莫凡伸手要打在洪静雅的身上,她动了动嘴唇,赶忙阻止道,“你要股份,我可以都给你,但是我妈妈的婚约,我无法做主!”

  更何况就算将这百分之四十五的股份给了尹莫年,凭借着尹晨夜的手段,肯定也能够将剩余的股份牢牢掌控在手中,这点,她根本用不着担心。

  “却不想话音还沒落下,尹莫年已经伸手扣住了手中的手枪,子弹猛地射进了洪静雅的手臂里面,洪静雅吃痛的叫出來声來。

  纪洛浅心里霍然惊,她差点控制不住自己,就冲了过去,“尹莫年,你这是干什么!”

  望着洪静雅吃痛的蜷缩着身体,纪洛浅就感觉到心阵阵的剧痛,他凭什么这样对待自己的母亲!

  “怎么舍不得了,如果说舍不得的话,那现在就把名字都签了,当我的好女儿不行吗!”尹莫年咄咄逼人的开口说道。

  “洛洛,你不要答应他,你知道了沒有,你知道了沒有!”洪静雅吃痛的咬着嘴唇,但却固执的叫出了声來!

  纪洛浅轻咬着娇唇,脑海中不经意回忆起跟洪静雅在起的时候,从最初那个对自己冷漠无情的母亲,到后來对她无形中的关心,她早已不是以前那个冷血的母亲了,而是她除了小暖,小莫,夜之外唯的亲人,唯的长辈。

  “我答应!”纪洛浅毫不犹豫的开口。

  尹莫年的唇角勾起冷笑,看着纪洛浅缓步朝着前面走了过去,他甚至看到了自己的胜利就在眼前,加上纪洛浅手上的股份,跟他们争取到了半分之三,那么就算尹晨夜有再大的本事,他也沒有资格再掌管东方帝国了。

  第二百三十四章掐死她的冲动!月轻轻

  洪静雅望着纪洛浅缓缓迈步走上前去,面孔底下溢出绝望的光芒,尹莫年分明是抓住了他们的心里,才会这么说的,洛洛又怎么可能真正致自己的生死于不顾呢!

  纪洛浅强迫着自己冷静下來,就算她知道这将会自己做的最错误的个决定,她也不能够停下自己的脚步,不管怎么样,妈妈的性命定要管好。

  而是至于尹莫年,她才不会因为他身份的改变,而饶过他这次,既然他敢这么做,那么休想活着走出去。

  那份亲情,她早就不再拥有了!

  “纪洛浅!”忽然间声呼喊声强迫着她停止下來脚步,年楚东迈步走了上來,他漆黑的眼眸望着尹莫年,薄唇不自觉的勾了两下。

  “尹莫年,你不过是恨宋家而已,想要借机报复,但是你有必要这样对待自己的女儿吗?难不成你真的以为这种强來的幸福,是你所渴望的吗!”

  年楚东再也看不下去,他冷冷的开口说道。

  却不想话音刚落,尹莫年狠毒的目光就落在了他的身上,情绪也霍然变得激动起來,“你有资格这么说我,你不过是我的条走狗而已!”

  “你们可以选择答应,也可以选择离开,但是前提是你们还想要这个女人的命!”

  那么嘲讽的口吻,将人心中刚刚燃烧起來的希望彻底淹沒,尹莫年狂妄的冷笑道,但是这般凌厉的笑声却将人心底的希望全部毁灭。

  纪洛浅漆黑的眼眸却霍然闪,尹莫年的失控是个机会!

  她伸手已经给周围的人做了个暗示,让他们随时准备进攻,却不想就在这个时候,年楚东狠毒的目光就落在了纪洛浅的身上,声音也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