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余皓年眼中全是失望,他明明为了她付出那么多,为什么她却还这样轻易的抛弃他,“洛洛,你告诉我,是不是他强迫你的!”

  余皓年伸手指着尹晨夜,纪洛浅开口正想要说话,却不想尹晨夜忽然将她拦腰抱起,纪洛浅惊呼了声,顿时说不出话来

  尹晨夜冰冷的目光扫过纪洛浅,又重重落在了余皓年的身上,嘴角嘲讽至极,“做我的对手,不自量力!”

  尹晨夜转身抱着纪洛浅朝着医院顶层走了过去

  余皓年望着纪洛浅离去的背影,手心紧紧的握赚任凭着手上的钥匙刺破手心,他那双眼睛依旧是血腥的愤怒纪洛浅,我定要不惜切代价得到你!

  此刻整个楼道空无人尹晨夜抱着纪洛浅大步朝着病房走去,那响亮的脚步声不断重重的敲击着地面

  纪洛浅甚至感觉眼前的尹晨夜格外的陌生,他强壮的胳膊将她抱得生痛,纪洛浅忍不住叫出了声来,“痛!”

  尹晨夜却丝毫没有放松手上的力道,他忽然间脚踢开门,房门重重的敲击在墙上

  下秒纪洛浅被猛的抛在了床上,她整个人惊呼了声,便整个人陷入到了床中,纪洛浅吃痛的叫出了声来

  淡淡的月光从窗外照射进来,尹晨夜侧着面孔,他那张菱角分明的面孔看不清楚任何的神情,他挺拔的身躯就像是天身的王者

  纪洛浅手指紧紧掐着自己的衣角,她从来都有这个习惯,她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何会紧张!

  是因为余皓年突然出现吗,她甚至不知道,原以为再次的重逢就算有任何的阻碍,她都能够不惜切代价跟余皓年走,但是不知道为何,她居然想要留下来,留在这个恶魔般的男人身边, 脑海中混乱的场面不断浮现上来

  为什么?纪洛浅次又次问着自己!

  就在这时,尹晨夜忽然转过了身来,他修长的身材上穿着普通的居家装,香烟在手上已经燃烧了半,留下长长的烟蒂,他却口都没吸

  那双深邃的眼眸像是要将纪洛浅整个人彻底的看穿,就当纪洛浅以为尹晨夜不会开口的时候,他低沉的声音坠入耳中

  “他是你以前的男友?”

  “是”纪洛浅淡淡的吐了句,她甚至不想要去反驳,以尹晨夜的身份恐怕早已经知道这件事了

  尹晨夜忽然间烟把丢在了地上,脚肆虐的粉碎掉声音依旧很冷,“你们两个人相恋三年,却因为场意外在感情最好的时候分手,他娶了别的女人”尹晨夜低低的声音就像是在诉述个极其普通的事情

  他分明没有用以前那种压迫的声音,纪洛浅却感觉种无形的压力不断的冲击着她,让她甚至难以呼吸,就像是黑夜中无形的逼供

  她居然还可笑的以为这个男人,在为她改变!

  “这种男人,你居然还喜欢?还念念不忘,纪洛浅,你真是个白痴!”尹晨夜忽然间猛的转身,他嘲讽对着纪洛浅吼道

  纪洛浅漆黑的眼眸闪过嘲讽,她忽然仰头,直射着尹晨夜的眼睛,“那你想说,难道你想让我说,我喜欢你,爱上你温柔了?” 纪洛浅的声音很轻,尹晨夜心中动,“难道你不应该爱上我吗?”

  纪洛浅忽然间嘲笑出了声来,她的声音夹杂着极浅的哭腔,“尹晨夜,我知道你这段时间对我很好,但是我什么要爱你,确实,我当年爱余皓年,爱的死去活来,那又如何?最后还不是被狠狠的抛弃!”

  尹晨夜心中酸,却不想纪洛浅紧接着说道,“既然注定会被抛弃,那我为何爱你,你这样个天生的王者别跟我说爱,就因为知道你永远都不会爱我,所以我才会留在你的身边!所以尹晨夜我永远都不会爱你!”

  纪洛浅句句反问,尹晨夜却感觉心顿时被狠狠的刺痛,是!他是不懂得爱!

  但是那又如何,他想要的人必须属于他,必须爱他!

  犹如天生的王者狂妄,尹晨夜漆黑的眼眸紧紧的盯着纪洛浅,他甚至不知道自己花了多大的力气,才控制住不去打她,“你再说遍!”

  纪洛浅仰头对视着尹晨夜,她字句的说道:“我不会爱你,永远都不会!”

  斩钉截铁的话语从她的口中迸出,她承认,她是有时迷恋过尹晨夜,但是这种危险的男人,永远都成为不了她的归宿,既然如此,还不如就这样彻底的斩断这切

  尹晨夜双手紧紧的握赚他朝着纪洛浅迈开了脚步,脑海中还不断的划过纪洛浅早上娇美的涅,却在瞬间又变成了这样的生疏

  熊熊的烈火在他的心中不断地燃[,]

  烧,“你告诉我这切,就是因为你想要跟这个余皓年在起吗?你告诉我,你的第次是不是被那个男人弄掉的?”

  纪洛浅唇角溢出讽刺的意味,她的声音很轻很淡,却全是反驳,“尹晨夜,你以为呢,你以为这个世界上所有人,都要拼命围着你转吗,凭什么你们男人就可以要这么多女人,却还要逼问女人为什么不是清白之身!”

  纪洛浅声音个停顿,她明亮的眼睛直射尹晨夜,声音没有任何温度,“我告诉你,你没有资格!”

  绝情的话语从纪洛浅的嘴中吐出,不夹杂任何点温度

  尹晨夜忽然间低低的冷笑出了声来,那双眼睛瞬间变得无比陌生,“纪洛浅,你说的好!好个没有资格,那我现在告诉你有没有资格!”

  纪洛浅就看着尹晨夜迈开矫健的步伐朝着她走来,这个男人,就像是毒药容易让人痴迷,但她却必须要彻底的离开!不是为了余皓年,而是因为自己,她决不允许自己陷入任何的感情

  那今天便是决断最好的时机!

  下秒,尹晨夜顿时欺身而下,他伸手把撕破了自己身上的衣服,纪洛浅冷眼看着她送给尹晨夜第次的衣服就被他这样的毁灭

  男人强健的肌肉顿时暴露在空气中,他宽阔的后背形成性感的流水线,尹晨夜紧抿着嘴唇,“我告诉你,你是我尹晨夜的女人,从你决定跟我的那天起,你就算死也是我的!”

  纪洛浅呼吸变得急促,但眼神却极其锋利!

  “尹晨夜,如果说你想要我的身体,那就当今晚是最后次,反正我这个身体你要的也够了,我更不想跟你玩什么游戏,你所谓的温柔,你所谓的好,不过是个可笑的笑话!”

  “纪洛浅,你——”尹晨夜车彻底被激怒,这个女人总是这样刺激自己,他低头疯狂的咬着她的嘴唇,那粗暴的动作竟然带着若有若无的哀伤

  “纪洛浅,你算你狠!”

  纪洛浅吃痛的皱着眉头,他粗辱的动作让她受不了,她嘴角刻意露出讽刺,“原来尹晨夜,个堂堂东方帝国的掌托人,还需要强迫个女人来说喜欢!

  “纪洛浅,你最好记赚我自从答应你留在我身边的那刻起,就决不允许你离开!不是三个月,而是三生三世!“尹晨夜手上的力道越发猛烈起来

  他以为他能很好控制自己的情绪,但是今天晚上却让他彻底的失控,那张亲密的照片,她没有推开那男人拥抱的那瞬间,都像是根根毒针插进了他的心底

  “纪洛浅,你就你不喜欢我,我也会让你记赚我是你唯的男人!”他忽然间把扯下了领带

  “你要干嘛?”纪洛浅忍不住惊呼出了声来,下秒就被尹晨夜捆绑住了手,她奋力想要挣扎开,却不想尹晨夜反手打了个死结

  下秒,纪洛浅身上的衣服顿时被撕的粉碎,冰冷的空气扑面而来,她嘴角苍白无助的笑意,纪洛浅嘲讽的张开了身体,“你除了干这个还会干什么?”

  第二十七章我这辈子不想再看见你

  皎洁的月光之下,女人的身体散发出绝美的光芒,她胸前的丰满高高耸起,没有任何的瑕疵,下身没有任何的遮掩,将这样彻底的呈现在尹晨夜的面前

  纪洛浅咬紧嘴唇,声音带着挑衅,“怎么不敢吗?”

  她分明感觉到尹晨夜下身不断的涌起,那巨大的凶器死死的抵住了她的柔软,但她却依旧毫不畏惧的望着尹晨夜

  “纪洛浅,我定会让你后悔!”尹晨夜漆黑的眼睛之下,熊熊的怒火不断的起来,他嘴角勾出冷傲无情的弧度

  他伸手用力的撕破了床单,纪洛浅还来不及惊呼,手已经被尹晨夜绑在了床头的灯上,手腕顿时传来翻天覆地的剧痛,她整个人被高高的悬挂起,甚至没有半点落脚的地方

  “纪洛浅,我再问你次,你还想要离开我吗?”尹晨夜愤怒的眼眸像是要将纪洛浅彻底的燃烧,吞灭

  纪洛浅手腕上不断传来阵阵的剧痛,眼前的尹晨夜就像是个完全陌生的人,他的恐怖让她所有的相信顿时化为乌有

  “是,我承认我曾经是迷恋于你的温柔,我以为我会爱上你,但是尹晨夜,你就是个恶魔,你永远都只会让别人照着你预定的轨道去前进,这样的你可能爱人吗?”

  纪洛浅的话深深刺进尹晨夜的心里,是!他不会爱人!更不会为别人着想!

  当年家人毅然将他抛弃,让他深深确信在这个世界上唯能相信的人,只有自己!他以为自己会为眼前的女人改变自己,但不想换来的是她的冷漠和无情

  “尹晨夜,虽然我们三个月的时间还没到,但是我想你也不愿意让我这样的女人再留在你身边了吧”纪洛浅勾唇道

  她也以为三个月很长,但是现在看来这切不过是昙花现,她甚至害怕再呆下去,她无法忘记这里的切,不愿意离开眼前的男人

  “纪洛浅,你就这么想离开我吗!”尹晨夜浑身的肌肉弹起,他忽然间伸手把将纪洛浅的大腿弄开,她惊呼了声,双腿已经片清凉

  纪洛浅忽然间再次惊呼了声,就看见尹晨夜伸手将旁边的瓶子拿起,猛的刺进了纪洛浅柔软的内岤

  股冰冷的刺痛顿时扑面而来,她双手被绑,双腿被肆虐的张开,再也无力做任何的反抗,就任凭尹晨夜将瓶子粗暴的刺入,刺出

  阵阵剧痛不断的传来,她浑身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那种莫名的心酸将她彻底的淹没,整个人因为瓶子不断的挪动,深入,而情不自禁的颤抖起来

  尹晨夜的声音夹杂着讽刺和暴虐,“纪洛浅,你看你的身体都这么,我再给你最后次机会,爱我吗?”

  他冷酷的声音没有半点的温度,手掌却猛的用力,将大半个瓶子穿进了纪洛浅的身体里面,纪洛浅疼的差点晕眩过去,她却还是咬牙说,“不会!”

  两个字斩钉截铁,尹晨夜手上的力道却松了下来,纪洛浅这才松了口气

  却不想下秒,他强健的手臂把掐住了她的脖颈,纪洛浅被迫抬起头来

  尹晨夜的眼睛中燃烧着愤怒,背后还隐藏着深深的绝望,将她所有的固执不断消磨

  他忽然间伸手朝着她拳打了过来,强健的拳头迸射出极强的爆发力,就当纪洛浅以为自己就要被砸中的那刻,尹晨夜忽然猛的砸在了墙壁上,他的拳头上鲜血不断的流淌下来

  纪洛浅的眼眸中闪过不相信的神情,他居然没有打在她的身上!

  下秒她整个人顿时松,原本捆绑在她身上的绳子被男人大力的解开,她整个人跌落在床上

  尹晨夜伸手把将她体内的瓶子抽出,纪洛浅忍不住惊呼出声来,整个下身这才放松了下来,粘稠的液体顺着瓶子流淌了下来,被撕裂的疼痛顿时席卷狂来

  她却咬紧了嘴唇,不让自己再次惊呼出声来

  “张开!”尹晨夜忽然间再次掰开她的双腿,他整个人个翻身骑在了她的身上,就当纪洛浅以为他要再次狠狠贯穿她身体的那瞬间,股冰凉的感觉顿时席卷了她整个身体

  纪洛浅顿时怔,这才发现尹晨夜不知道何时手上拿着只药膏,他修长的手指灵动的游动在她的中,如之前的温和

  那种熟悉的感觉迎面而来,纪洛浅嘴唇紧紧的咬着,望着男人英俊的侧面,没有了之前的剑拔弩张,此刻他深邃的眼眸溢出的深情就要让她整个人无尽的淹没,震撼着她枯竭的心灵

  “尹晨夜,我”纪洛浅张了张嘴唇,忽然想要说话

  却不想尹晨夜忽然间停下了手上的动作,他猛的站起身来

  外面皎洁的月光照耀在男人宽阔的肩膀,甚至带着几分落寞,纪洛浅甚至不敢确定,这个男人居然会有这样的面吗?

  难道她强制要离开的决定真是错的吗?如果现在他还想要留下人,她会同意吗?

  “尹晨夜”纪洛浅忍不住叫了他的名字

  尹晨夜忽然间转过身来,那双漆黑的眼眸紧紧的注视着她的面孔,这张精致的面孔就这样注入到他的生命中去,让他不愿意忘却

  但是现在,尹晨夜忽然间扬起嘴角,他浑身上下暴虐的气息顿时溢出,声音再也没有任何的温度,“纪洛浅,你给我走!我这辈子都不想再看见你!”

  “如果下次再让我看见你,我定会亲手杀了你!”

  绝情的声音从男人的口中字句迸出,将他浑身上下最后丝温度彻底剥离,他是迷恋她的身体,但是他的骄傲却决不允许个女人这样践踏自己的感情!

  纪洛浅甚至不知道自己下秒该说些什么?

  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医院的大楼,那种从未有过的伤痛从她的内心不断翻涌,下身的剧痛下秒席卷狂来,她忽然间猛的跪倒在地上,泪水不断地顺着面孔流淌下来

  “洛洛,你快醒醒,你快醒醒?”

  隐隐约约,亲切的呼唤从耳边响起,纪洛浅想要睁开眼睛,眼皮却格外的沉重,让她失去了切的力气

  脑海中混乱的声音不断的冲击着她整个脑袋,洛洛,我回来了!

  我们在起好不好!男人带着温和的笑容望着她,却瞬间化为了暴怒的声音

  纪洛浅,你说——你爱我吗?

  说——你为什么不爱我!

  那狂妄的声音就像是恶魔样,牢牢的冲击着她全部的身心

  纪洛浅忍不住尖叫出声来,她双眼猛地睁开,这才发现自己正躺在个熟悉的屋子里面

  空气中飘荡着淡淡的兰花香,她下意识动了动自己的手指,这才听到了门外传来谈话声

  “医生,她什么时候才能醒呀?”何晓依满脸担忧的问道,前几天莫名其妙的接到了个电话,让她去接人,可却没想到居然会[,]

  接到这样的洛洛,浑身上下都是被蹂躏的痕迹,双手双脚还被捆绑过,下身严重的撕裂

  何晓依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要彻底的崩溃掉了

  “别的,她身上的伤其实并不严重,再好好的休息两天就好了”医生对着何晓依说道,何晓依这才放下了心来

  她走出门送医生出去,却不想刚回到屋子里的时候,屋里面忽然传出碰撞的声音

  何晓依心中顿时惊,她赶忙朝着屋里跑了过去,就看见纪洛浅正在吃力的坐起身来

  “你别动!”何晓依赶忙将纪洛浅扶了起来,脸上全是的,“你看你这几天发生了什么事也不跟我说声,还将自己弄成这样,简直太不像话了!”

  纪洛浅吃力的坐直了身子,身体上的伤还没好,浑身不由感到刺痛

  她忍不住按了按自己的太阳岤问道,“你怎么找到我的?”

  “你还说!”何晓依伸手就敲了纪洛浅个栗子,纪洛浅忍不住吃痛的倒吸了口气,就对上何晓依愤怒的眼睛

  “我接到个陌生的电话才赶过去的,你告诉我,是哪个王八蛋把你弄成这副涅,我现在就去阉了他!”

  纪洛浅望着何晓依趾高气昂的涅,她嘴角不由地抿起了笑容,“那你怎么不想想,是我强上了别人,却没控制好力度呢?”但那笑意却没有到深处,纪洛浅不是不想说,而是尹晨夜的事情太难处理,她不愿让这个好友来分担

  何晓依顿时瞪大了眼睛,脸崇拜的涅望着纪洛浅,语气格外夸张,“哇,洛洛,你怎么这么猛,要不给我推荐几个吧”

  何晓依满脸兴趣的涅,纪洛浅忍不住扑哧的笑出了声来

  何晓依从厨房里拿来了食物,纪洛浅这才知道她居然昏迷了足足两天,她的嘴角不由地溢出抹可笑

  何晓依将粥递到纪洛浅的嘴边,纪洛浅下意识伸手要去接,却被何晓依伸手拍掉

  “别跟我客气,医生都说了,醒来的时候身体容易虚脱,你还是让本小姐好好照顾你吧”

  纪洛浅手上确实没有多少力气,她也不客气

  何晓依将粥送进了她的嘴里,那粥甜甜丝滑,纪洛浅顿时感觉到胃口好了几分

  “挺好吃的,哪里来的?”

  何晓依嘴角忽然扬起抹坏笑,冲着纪洛浅说道,“恐怕是哪个追求你的人给你送来的吧,就放在门口,不过我猜测是余皓年给你送来的,这几天他天天都来找你”

  纪洛浅顿时怔,就算以前跟余皓年谈恋爱的时候,他都从未给自己送过吃的,更别提现在,难道是

  第二十八章校园重遇

  纪洛浅甚至不敢想那个男人,尹晨夜?呵,他恐怕是恨死自己了吧

  纪洛浅下意识大口地喝着粥,却没有了最初的味道

  接下来的日子格外的平静,纪洛浅甚至不知道自己有多久没有过这么安静的生活了,组织的任务积压了很多,纪洛浅便趁着这些日子开始着手处理

  何晓依的工作也变得极其繁忙,她整天都在外面安排事务,也不知道在忙些什么,不过没有了那个丫头在耳边叽叽喳喳的吵闹,事务处理的也格外的顺利纪成鸿的身体恢复的不错,纪成鸿还问到她跟尹晨夜的事情,却被她口否决掉

  门口的食物天到晚都有人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