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第二百三十六章公司出事月轻轻

  “这里我來处理吧。”洪静雅缓缓迈步走了过來,她目光落在了尹莫年的身上,她也不知道当年的事情,居然会让人怨恨了这么久,尹莫年走到人生的最后刻,应该放下了吧。

  纪洛浅伸手将尹莫年轻轻放下,转身毫不犹豫的朝着尹晨夜跑了过去,望着男人苍白的面孔,她的心越发的刺痛。

  她恨不得此刻狠狠的抱着那个笨蛋,谁让他这样不计后果的过來的,尹晨夜,你这个笨蛋,望着他身上的伤口,纪洛浅就感觉心像是被刀割样。

  尹晨夜望着纪洛浅娇小的身影朝着自己跑过來,原本紧绷的心霍然放松起來,双腿再也无法支撑身体的力量,整个人重重摔倒在了地上。

  “夜,,”纪洛浅看见尹晨夜瘫软在了地上,她飞快的加快了脚步,跑到她的身边,伸手捂住男人的伤口,这才发现他的胸口全是血,就连口中也在大口大口的涌出了鲜血。

  “尹晨夜,尹晨夜,你别这样,你醒醒呀,夜,我求求你,你醒醒呀!”

  纪洛浅整个人差点要崩溃掉,她伸手紧紧的捂住尹晨夜的伤口,但是血还是在不断的涌了出來,这个男人,他到底用了多大的力气,才让自己看起來毫无任何表情!

  豆大的泪水坠落下來,敲击在尹晨夜的身上,但是男人紧闭着眼眸,动也沒动。

  “夜,,”纪洛浅加大了声音,整个人埋在了尹晨夜的身上,她猛地抬起头,就对着身边的人嘶吼道,“还站在这里干嘛,还不快点去把车子开了过來。

  怔怔的站在原地,他心里也是片的混乱,手下的人已经安排了下去,但是他甚至不敢相信,b受了这么重的伤,再加上这次的枪伤,恐怕

  手下的人很快开车过來,组织的人也准确的隐藏在人群中撤退,任凭着年楚东手下的人跟尹晨夜手下的人清理着现场,尹莫年的死去便代表着切事情的完结。

  但是这切纪洛浅却不想要理会,伸手紧紧的搂住尹晨夜,泪水还是不断的顺着面孔流淌下來,那种心底的担忧肆无忌惮的弥漫开來。

  “夜,你千万别出事!”纪洛浅轻咬着娇唇。

  现在这里沒有任何的医疗条件,如果说现在盲目的取子弹的话,万恶化,以夜现在的身体恐怕根本无法承担。

  明明只有这么短的条路,纪洛浅却感觉格外的遥远!

  “纪洛浅,你别担心,尹晨夜不会有事的。”年楚东转过头來,安慰的说道,望着现在已经完全崩溃的纪洛浅,忍不住开口说道。

  纪洛浅半低着头,路说也不想说,此刻混乱的心情将她整个人彻底的包围,她不想!她什么都不想要,她只想要夜醒过來!

  如果说她沒有那么固执的拿自己去赌,那么这切或许就不会这样了!

  泪水滴在了男人俊美的面孔上,但尹晨夜英俊的面孔却沒有半点的反应,唯独他虚弱跳动着的脉搏让她感觉到他的存在。

  忽然间他的睫毛闪烁了两下,纪洛浅紧绷的心霍然提高到了最高点,她伸手握住男人的手,声音带着几分颤抖的说道,“夜,你醒了?”

  “笨丫头!”尹晨夜虚弱的望着纪洛浅,他不知道这次他还能不能撑下去,伸手轻轻擦过她的面颊,那张娇小的面孔,此刻全然是泪水,但是这个简单的动作却让他像是用尽了所有的力气。

  “浅浅。”尹晨夜低声叫着她的名字。

  却让纪洛浅的眼眸微微酸,她用力的摇了摇头,“夜,你别说话,你别说话,我只要你好好的!”

  “不!你听我说!”尹晨夜漆黑的眸子认真的望着纪洛浅,像是要将她全部的模样牢牢记在心底,这个笨蛋,这个傻丫头,总是让他这般的心痛,他甚至开始担心,如果说他不能好好的守护在她的身边,那她会不会做什么傻事呢!

  “纪洛浅,我留了封信给你,在床头柜上,我告诉你我不许你喜欢别的男人,更不许你忘记我”

  尹晨夜的声音越发的虚弱,纪洛浅轻咬着嘴唇,整个人蜷缩着身体,那种从心底蔓延开來的疼痛像是要将她整个人彻底的崩溃掉。

  他还是这般的狂妄,还是这般的霸道,但她想要的直都只有点,那就是她想要跟夜,跟他在起。

  “我知道,我直都知道,尹晨夜,你信不信你要是出事的话,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纪洛浅轻叫出了声來。

  却不想尹晨夜忽然抬起了身体,用尽最后点力气,吻住了她的娇唇,“浅浅,我爱你!“

  只是短短的个吻,他整个人再次摔在了纪洛浅的怀里,浑身的力气煞那间化为了乌有。

  浅浅,如果说我真的不能陪伴在你的身边,那么你定要坚强的活下去,如果说你找个自己喜欢的人,然后嫁给他其实我沒有那么的霸道,我只想要你幸福

  “尹晨夜,我不许你有事!”纪洛浅伸手按住了尹晨夜的伤口,但此刻她却觉得自己切的努力都是这般的无力,她只想要这个男人好好的,她的夜,绝对不能出事。

  不知道过了多久,车子才开到医院。

  早就等待在门前的医生赶忙拿着担架将尹晨夜抬了下來,纪洛浅浑身都是血,她飞快的跟在身后,都全是别人诧异的眼光,纪洛浅却浑然不知。

  此刻任何事情她都不在意,她只想要看着她的夜平安的醒來。

  急救室的灯在黑暗中闪烁着耀眼的光芒,纪洛浅动都不动,她甚至忘记了换去身上的衣服,就这样直直的站在原地,目光怔怔的望着眼前,脑海中全然都是尹晨夜浑身是血的模样。

  “不能够进行抢救,病人后背上还有颗子弹,我们沒有能力做手术将那颗子弹取出來,但是现在如果说不取出來的话,病人随时都可能死亡。”手术室的门被再次打开,医生义正言辞的说道。

  纪洛浅整个人猛然怔,显然是无法相信医生说的话,“你说什么?夜的后背上居然还有颗子弹!”

  纪洛浅转头疑惑的看着周裕皓,周裕皓望着纪洛浅担忧的表情,再也无法隐瞒,他点了点头,担忧的开口说道,“是的,而且时间估计有六年了,如果说不是压迫着神经,恐怕早就应该取出來了。”

  “所以你们还是快点联系能力强点的医生,至少我们医院沒有办法完成这个手术。”医生无奈的叹了口气,显然是早已见惯了这种生离死别。

  “怎么办?”尹洛夜刚刚从后面赶到,就听到了这个消息,整个人猛然怔,本來以为大哥的命,还能拖段时间,所以他们可以利用这段时间找到鬼医,但是现在

  “周裕皓,如果说让你做手术的话,有几成可能?”尹洛夜转头担忧的问道。

  周裕皓轻摇了两下头,“这个手术我直不擅长,就算学习了六年多,我依旧是有三成的把握,更何况夜刚才又受了重伤

  ”

  纪洛浅整个人猛然怔,她完全不知道居然会是这样的答案,轻咬着娇媚,精致的面孔上全然是相信的神情,只有三成的把握,那么是说她有七成的可能要失去夜吗?

  “周裕皓,难道就沒有别人能够做这个手术吗!”纪洛浅轻咬着娇唇,眼眸底下全然是担忧,望着手术室里忙碌的身影,她整颗心都紧绷到了极点。

  “除非是鬼医,可是我们找了这么久,都沒有找到鬼医的下落!”尹洛夜愤怒的伸手用力捶打了下墙壁。

  却是这句话,却让纪洛浅整个人猛然怔,无神的眼眸底下也霍然有了光芒,她有些不确定的问道,“你确定鬼医真的能够医好尹晨夜吗?”

  “至少如果说这个手术鬼医來做的话,可能性可以高达七成。”周裕皓眼睛亮,声音有些不确定的问道,“纪洛浅,你知道鬼医的下落?”

  “是。”纪洛浅沒有含糊,开口说道,她沒有想到无意间遇到了鬼医,居然能够帮到夜,心底的希望渐渐的升起,不管怎么样,夜你都要挺过去!

  纪洛浅迅速打电话给了年楚东,年楚东很快就答应了下來,五分钟之后,便带着鬼医來到了医院。

  “小丫头,这次我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才來救这个臭小子的,至于能不能成功,我就不知道了!”

  鬼医气势冲冲的说道,纪洛浅沒有说话,她目光直直的望着鬼依走进了急救室,这才轻轻松了口气。

  就在这时,韩少成箭步跑了过來,“洛总,出事了!”

  “什么事情?”

  “各大媒体都出现对东方帝国集团不利的新闻,公司的财务方面也随即出现了漏洞,现在股票疯狂的丢落,恐怕形势不妙!”韩少成满脸严肃的说道。

  尹洛夜的眉头不由皱起,恐怕这切是尹莫年死之前准备好的,本來打算用这种方式彻底吞并东方帝国集团,却沒有想到他的计划会失误。

  “可是”尹洛夜转头望着手术室,他明明知道这个的事情很严重,但是让他怎么能够放下心,不管哥哥的手术呢!

  “你别管了,你们两个都过去的,我会守在这里的。”纪洛浅缓缓的开口说道,她清澈的眼眸底下全然是坚定,她转头望向尹洛夜。

  “不管怎么样,我都会等着夜醒过來,至于公司的事情,就拜托你们了。”

  周裕皓望着纪洛浅坚定的神情,微微怔,随即将手轻轻拍在了她的肩膀上,“那你好好照顾自己,我们先走了。”

  纪洛浅轻轻点了点头,她都不知道现在她是用着多大的毅力才让自己保持冷静,泪水不断顺着面孔流淌下來,但是心里的固执却让人强迫着站直着身体,不管怎么样,她都要挺下去,夜还在等着她!

  第二百三十七章你醒来的那刻,嫁给你!月轻轻

  整整过了天,手术室里还是沒有传出任何的消息

  空荡荡的楼层里,纪洛浅轻咬着娇唇,坐在了椅子上,她沒有换洗,甚至沒有吃任何的东西,就这样傻傻的坐在原地,身上的衣服早已黏糊糊的,泪水弥漫着她整张面孔,但她却还是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她问过刚才经过的医生,医生跟她说尹晨夜身上之前有这么重的外伤了,还沒有动手术,这次就算手术成功,也不定能醒过來,就算醒过來了,也可能辈子都不能走路。

  尹晨夜,你这个笨蛋!

  当她亲眼看见尹晨夜以前的病例的时候,当她亲耳听见医生说的话的时候,纪洛浅恨不得重重的抽自己个巴掌。

  直到这个时候,她才知道,原來当初夜强迫着要跟自己分开,居然是这样的理由。

  尹晨夜那个笨蛋,却隐瞒了自己太多太多!他明明身体这么不好,却总是习惯着将自己最完美的面展现出來!如果说当初的自己不再刨根究底,而是静静的守候在他的身边,等着他完成手术,恐怕便不会再有这么多的事情了。

  他以为,她知道了他的身体之后,就会离开他吗!

  还是说,他不想要成为她的负担!所以还选择隐瞒!

  尹晨夜,那你知不知道,无论你怎么样,我都爱你,无论你再怎么想要离开我,我都绝不会给你任何的机会!

  “纪洛浅,去休息吧。”楚依禾担忧的走到纪洛浅的身上,望着她单薄的身影,不由感觉到阵阵的心痛,到底要让她经历多少,才能够让她跟尹晨夜在起。

  纪洛浅固执的摇了摇头,声音格外的坚定,“我要等着他醒过來!”

  “但是不管怎么样,如果说自己身体倒下的话,你该怎么照顾尹晨夜。”楚依禾轻声指责道。

  “我真的沒有事情!依禾你放心吧!”纪洛浅重重的摇了摇头,她也不知道自己不该这样自暴自弃,此刻她的脑子里片空白,她甚至不敢想象,如果说夜出事的话,她还能不能够坚持下去。

  “笨蛋!”楚依禾伸手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声音中带着几分抱怨,“对了,诚轩回來了,他有资料带给你!跟公司有关系,等到手术结束之后,你去找他吧。”

  原以为找徐诚轩要花不少的功夫,却沒有想到在他们离开去救洪静雅的时候,徐诚轩已经自己回來了,还带來了重要的资料。这涉及到东方帝国未來的命运,就算现在根本不能提这件事情,但是事情已经严重到不能不提的地步了。

  现在外面疯狂的流传着个消息,东方帝国集团尹晨夜根本就不是尹家的长子,根本沒有资格继承东方帝国集团,加上尹晨夜的意外出事,周裕皓根本无法控制住情绪,唯能够改变这个局面的人便只有纪洛浅。

  真正尹家的女主人,如果说纪洛浅能够出面,拿出自己手上百分之五十的股份,恐怕就能够改变局面,但是看她现在这副模样,恐怕是不行了。

  纪洛浅怔怔的坐在了椅子上,任凭着昏暗的灯光照射在她的身上,她让所有人都离开了,此刻她只想要个人静静的等待着尹晨夜的醒來。

  尹宏扬和何范瑜來看望了尹晨夜,也沒有说什么事情,只是安慰了纪洛浅几句,毕竟在死神的面前,沒有人能够改变早已预订的命运,能够做的便是等待,无尽的等待。

  徐颜丽早在三年前已经去世了,有些事情,尹宏扬也早已放下了,现在唯希望的就是等着尹晨夜醒过來。

  纪洛浅轻咬着娇唇,她双手圈禁着双腿,眼眶中早就流不出泪水,但是心中的伤痛跟担忧却怎么都无法止住。

  就在这时,只温暖的手轻轻的搭在了她的后背上,何范瑜伸手将她搂在了怀里,安慰的声音传入到纪洛浅的耳中,“孩子别担心,不会有事的,阿夜那个孩子总是命大!”

  纪洛浅固执的点了点头,将头埋在了何范瑜的怀里,掩盖了她脸上的担忧,声音格外的梗塞,她字句的说道,“恩恩,夜定不会有事的!”

  时间过得这般的缓慢,却又是这般的漫长,纪洛浅甚至不知道自己等了多久,直到急救室的门被人伸手推开,她顾不上双腿早已的麻木,就这样狂奔了过去。

  “鬼医,怎么样了?”

  鬼医望着纪洛浅,眼前的小姑娘浑身都是血迹,脸上全然是疲惫的神情,他的声音缓了几分,“手术成功,他后背上的子弹也已经取了出來,但是能不能醒來,就不定了,小姑娘,接下來的就要靠你了!”

  纪洛浅整个人这才松了口气,泪水再次顺着面孔上流了下來,却是喜极而泣的泪水,她转头伸手紧紧的抱住何范瑜,声音都是控制不住的颤抖起來。

  “奶奶,你听到了吗,医生说夜沒事了,他还会醒过來!”

  “我听到了!”何范瑜脸上同样也是遮掩不住的高兴,她最喜欢的孙子沒有事情,她自然放心。

  伸手轻轻拍着纪洛浅的后背,何范瑜轻声问道,“那你准备怎么办?”

  纪洛浅轻咬着娇唇,她伸手把擦去脸上的泪水,声音却格外的坚定,“只要夜醒來的那天,我就要嫁给他,哪怕他不愿意!”

  那种从心底蔓延开來的喜悦,娇媚的面孔上溢出清澈的笑容,纪洛浅眼眸底下全然是坚定。

  不论多少年,夜我都会等你醒來,你知道吗?

  所以,我会遵守我的诺言,不去喜欢别的男人,不会忘记你,只会这样静静的守候着你,夜,你知道吗?

  整整个星期,纪洛浅都呆在医院里,她在尹晨夜的病床旁边放了张桌子,每天就跟尹晨夜起睡,醒來的时候,她总是习惯坐在桌子边的凳子上,望着男人英俊的面孔,伸手认真的画下幅幅的设计图。

  纪洛浅伸手放下了笔,望着男人英俊的面孔,随着手术的成功,尹晨夜的脸色天天变好,但是他却直都沒有醒來,纪洛浅轻咬着娇唇,将心底的担忧遮掩在眼眸底下,不管怎么样,现在她都要照顾好夜。

  伸手轻轻摸着男人的面孔,纪洛浅整个人趴在了床上面,像是个孩子般掐了掐男人的鼻子,声音略带着生气的说道,“尹晨夜,你这个混蛋,你要是还不醒來,你信不信我再也不理你了!”

  尹晨夜却轻闭着眼眸,动都沒有动,唯独醇厚的呼吸声音从他的鼻子中传出,让纪洛浅不安的心缓缓平静下來,这么多天,她似乎已经习惯了夜这样。

  纪洛浅微微扬起身体,亲吻着男人的嘴唇,伸手掐了掐尹晨夜的鼻子,“不过介于你这段时间这么听话,所以本小姐就原谅你了。”

  伸手小心的将尹晨夜身上的被子揭开,望着男人修长的身躯,却消瘦了不少,纪洛浅的心微微的酸痛起來,她伸手解开了尹晨夜身上的衣服,露出男人麦色的肌肤。

  纪洛浅伸手就将放在边上的盒子打开,这些日子,加上之前的段时

  间,她已经跟鬼医学了怎么弄针灸,虽然手法还不是很熟练,但至少能让夜的痛楚少点,更何况她根本不希望别的人看到夜的身体。

  将针准确的扎在了尹晨夜的身上,外面的门随即被人伸手推开,护士对着纪洛浅轻声叫道,“纪小姐,该來检查身体了。”

  纪洛浅点了点头,她将桌子上的东西整理好,伸手轻轻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娇媚的面孔上微微红,这个臭男人,居然连自己怀孕了都不告诉他,要是尹晨夜醒过來,她非要好好的欺负欺负他才行!

  纪洛浅伸手将被子轻盖在尹晨夜的身上,避开了针灸的部位,伸手将门关好,这才跟着护士走了出去。

  因为上次生小暖的时候,沒有好好照顾调理自己的身体,才导致小暖得了多动症,虽然后來小暖的身体状态有了好转,但是不管怎么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