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她从來都不知道后悔,自从爱上眼前的男人那刻开始,她便知道他的心中有个女人,但那又怎么样,她只知道,现在是他愿意娶自己,心甘情愿,如此而已。

  “你明明知道我喜欢”

  徐诚轩的话语还沒有落下,却不想楚依禾伸手捂住了他的嘴唇,她清澈的眼眸

  望着徐诚轩,声音却带着少许的固执,“徐诚轩,那你现在是想要后悔吗?”

  “沒有,我”徐诚轩赶忙开口说道,他明明不想要伤害依禾,明明就想着试着让她喜欢自己,却还是忍不住说出了这样的话。

  楚依禾只是浅浅笑,她伸手反搂住徐诚轩,声音格外的坚定,“这样就够了,不是吗?反正我有辈子会让你喜欢上我。”

  沒有多余的话语,有的只是坚定,徐诚轩微微怔,他下意识楼住了楚依禾,确实,他们还有辈子,切都还沒有开始。

  至于那份青春时候的喜欢,会随着记忆缓缓消失吗。

  整整天时间,纪洛浅都忙碌在尹洛夜的办公室里,文件很多,很乱,而她从來都沒有接触过这些东西,时之间也无法下手。

  “大嫂。”尹洛夜在文件上飞快的签下自己的名字,便让秘书将处理好的资料整理好,送到各个部门里面去。

  “这些文件,你先熟悉下,都是这几年公司里面主要运行的工程,不过也沒太着急,毕竟你还怀着孩子,别因为公司的事情太累了。”

  纪洛浅伸手轻轻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缓缓开口说道,“我知道,但是不管怎么说我都希望这次的危机要合理的解决。

  “但是现在最主要的便是先将你手头上的股份搞定?”尹洛夜本正经的说道。

  纪洛浅扬了扬眉,伸手敲了敲桌子,“怎么,这些你也能弄好?不是需要夜的”

  话语吐出了半,脸上的神情却微微黯淡下來。

  注意到纪洛浅的神情,尹洛夜故意大声的轻笑出声來,“当然了,不管怎么说,大哥之前也将公司的权利全盘交给我了,把股份处理好的事情,你别担心,就乖乖等着当我们帝国集团大股东吧,走啦,大嫂去吃饭了。”

  “好。”纪洛浅轻声应了声,脸上的神情微微黯淡了下去,尹晨夜那个笨蛋,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安排好了切。

  居然连公司的事情都早早脱手给尹洛夜了,纪洛浅轻咬着娇唇,她伸手将密密麻麻的文件整理好,不管怎么说,这都是尹晨夜亲手打出來的江山,就算她的力量算不上什么,她都希望能够帮助尹晨夜守护好。

  纪洛浅跟尹洛夜,周素素吃完饭的时候,天气已经黯淡了下去。

  第二百四十章尹晨夜,苏醒?月轻轻

  晚上准备的很丰盛,沒过多久就吃完了。

  周素素她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估计过不了几天孩子就要出事了,她整个人懒懒的躺在沙发里,用脚踹了踹尹洛夜,“老公,给我削梨去,手脚麻利点!”

  “别老吃了,行不行,老婆,你难道都不知道你现在就跟头猪样!”尹洛夜无奈的唾弃道。

  周素素的眼睛霍然瞪大,“怎么了,现在还想嫌弃我,亏老娘还给你生了这么多的娃子!”

  “知道了,我去还不成吗?”尹洛夜可怜兮兮的说道。

  纪洛浅忍不住轻笑了声,他们两个就算过了这么多年,还是老样子,伸手轻轻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纪洛浅不由思念起了尹晨夜。

  尹晨夜,你到底在哪里呀?娇唇轻轻咬着,娇媚的面孔上不由溢出少许的思念,纪洛浅整个人靠在沙发上。

  就听见周素素的声音传入到了耳边,“洛浅,你今天晚上就跟我起睡吧,别去医院了。”

  周素素心中全然是心疼,想到纪洛浅好不容易跟尹晨夜在起,却又发生这种的事情,就打心里为她心疼。

  “不用了。”纪洛浅转头对着周素素宽慰的笑了笑,“你别担心了,我沒有事情,再说,现在这样的生活我已经熟悉了,素素,我先走了。”

  “好吧,但是不管怎么样,你都要答应我,别让自己太累了。”周素素认真的说道。

  纪洛浅伸手轻轻握住了她的手,轻柔笑,“我知道,不管怎么样,我要照顾好自己的孩子,不是吗?”

  纪洛浅跟尹洛夜他们告了别,便坐在司机的车上面,朝着医院开了过去,目光随意的落在了周围,望着这个熟悉的城市,纪洛浅忍不住想起跟尹晨夜在起的时候。

  她轻闭着眼睛,伸手在窗户上面划动着,想要将尹晨夜全部的模样画出來。

  手指触碰到玻璃上面,带着少许的冰冷,纪洛浅下意识睁开了眼睛,这才发现不知道何时天空下起了小雨。

  纪洛浅伸手将手探了出去,但当目光落在了别墅上面的时候,她的手却霍然怔了怔,目光带着几分的欣喜,她沒有想到居然会经过尹晨夜曾经的别墅,但是这幢别墅,莫名的熟悉感顿时铺面而來。

  “停车!”

  纪洛浅脱口而出,车子瞬间被停了下來,司机疑惑的转头望着纪洛浅,“纪小姐,这么晚了你还要去哪里,洛少爷会担心的。”

  “你别担心,我去会,就回來。”纪洛浅轻轻的开口收到说道,她转头就朝着屋子里面走了进去,漆黑的眼眸落在了别墅上,纪洛浅却感觉莫名的熟悉感觉铺面而來

  纪洛浅伸手推开了别墅,却发现门上面不知道何时,有了少许的尘埃。

  手指轻轻抹去了上面的灰尘,纪洛浅缓缓的朝着里面走去,她忽然想起跟尹晨夜正式见面的第天,她就在这里,还跟那个男人狠狠的吵了架!

  纪洛浅忍不住扑哧笑了笑,尹晨夜那个笨蛋,第次见面就这么对待人,就不怕找不到老婆吗。

  脚步缓缓的迈开,纪洛浅甚至感觉到男人熟悉的笑声从耳边传來,浴室里面像是翻涌着水雾,只要她伸手拉开门,就能看见男人英俊的面孔。

  但是当手真的推开的门时候,里面却空无处,心中空荡荡的感觉越发的弥漫开來。

  纪洛浅轻咬着娇唇,她缓步走到了床头柜上,伸手轻轻的拉开了柜子,手却分明颤抖了几下,望着柜子里面男人留着的信。

  纪洛浅伸手将小小的信封拿了起來,她从來都沒有想过尹晨夜居然会给自己的写信,也从來都沒有想过,他给自己写的第封信,居然会在这里。

  手指带着几分颤抖的将信封打开,男人熟悉的字迹就落入到她的眼中。

  浅浅,可能你收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不在你的身边了,但是我想要告诉你的事情,如果说我真的不在你的身边了,那么真并不是代表着我不再爱你,而是我找到了真正属于我幸福的地方,所以你要为我祝福,而不是选择哭泣。所以,纪洛浅,我也想要祝你幸福,不管怎么样,我都希望你找到个自己喜欢的人,获得属于你真正的幸福,请你忘了我。”

  平淡的话语出现在纸中。跟着纸放下起的,还有公司的委托书,跟股份转让书。虽然沒有直接的说明,但是这个男人却已经用他的行动将整个公司都交到了她的手撒谎那个。

  纪洛浅的眼眸却霍然酸,她从來都不知道尹晨夜居然会跟自己说这样的话语,原來他早早就安排好了切,为的就是让自己忘记他,然后找到新的生活。

  但是,如果说真的像是你这样说,那你为什么还要最后跟我说,别喜欢其他的男人,要永远都爱你,记住你呢?

  尹晨夜,其实你说这些,不过是想要给自己个离开的借口而已,其实你的心跟我样,早已紧紧的相连在起,所以我永远都无法忘记你。

  手紧紧握着手上的文件跟信封,却是这般的震惊,薄唇咬的紧紧的,无数的情绪顺着眼帘酝酿出來,纪洛浅从來都不知道自己有天,自己居然还会害怕,彷徨!

  尹晨夜,你定要醒來,无论怎么样,我会等着你醒來,如果说你不醒來,那么我就等你辈子,让你愧疚死!

  纪洛浅轻咬着娇唇,无声的开口说道。

  泪水却顺着面孔流淌出來,大滴大滴的泪水迷失着她的面孔,口袋中的手机却不住的响着。

  纪洛浅伸手握住了手机,她强迫着自己的声音镇定下來,开口正要说话。

  却不想对方急促的声音传入到她的耳边,“纪洛浅,你快点过來,刚才我看见尹晨夜动了下,小暖小也都看见了。”

  仅仅的句话,纪洛浅整个人却猛然间怔,原本枯竭的心中,却霍然溢出了无尽的希望,她从來都不知道自己真的能够等到这天,夜他真的醒了?

  随手将手机往口袋上丢,纪洛浅甚至忘了换鞋,忘了关门,就这样朝着外面飞奔了出去,心中的喜悦不断的燃烧起來,她从來都不知道,这天居然來的这么快。

  不过是几分钟的路,纪洛浅去人从來都沒有感觉这么的遥远,她从车子上跃而下,就直奔着医院。

  伸手轻轻推开病房的门,这才发现病房里面全都是人,不仅仅是小暖,小莫,尹洛夜,周裕皓,就连尹成鸿跟何范瑜也都在,脸上却是兴奋的神情。

  “浅浅,我刚才真的看见小夜动了下!”何范瑜兴奋的说道。

  纪洛浅漆黑的眼眸闪烁了两下,心中的喜悦弥漫开來,她霍然嗅到了幸福的味道。

  脚步下意识朝着尹晨夜的病床走了过去,但是每步都是欣喜,纪洛浅紧紧咬着自己的娇唇,强迫着自己不再哭出來。

  望着男人的手指正在微微的颤抖着,纪洛浅忽然感觉到这么多天的等待,突然有了

  回报。

  “妈妈,爸爸为什么睡着?”纪小暖伸手拉了拉纪洛浅的裤子,见纪洛浅就这样怔怔站在原地沒有说话。

  这才不悦的撅嘴,想要爬到尹晨夜的床上,却被纪小莫伸手把拉住,不悦的开口说道,“不难道不知道爸爸现在很困吗?”

  纪小暖满脸都是疑惑,可怜兮兮的看着纪小莫。

  纪洛浅望着眼前的幕,眼眸微微酸,她脚步甚至带着几分犹豫,但却不由自主的加快了脚步。

  周裕皓下意识让开了路,何范瑜望着纪洛浅激动的表情,她伸手轻轻拍了拍纪洛浅的背,“别激动,医生已经说夜的身体开始康复起來了,现在这样的情况,甚至可以说是奇迹,如果说不出意外的话,这几天估计就能够醒來。”

  纪洛浅重重的点了点头,她的眼眸底下溢出幸福的笑容,缓缓低下头,纪洛浅手腕微微用力,就握住了男人的手,这种格外的踏实的感觉,让她的娇唇不自觉的上扬。

  纪小暖不知道何时爬上了床,咯咯咯轻笑着爬到了纪洛浅的身边,软绵绵的声音从她的口中吐出,“妈妈,爸爸什么时候陪小暖玩呀,他还答应跟我们起去游乐园呢?”

  纪洛浅伸手将纪小暖抱在了怀里,她低头吻了吻小丫头的面颊,笑着开口说道:“ 爸爸很快就醒了,到时候我们家人在起好不好?”

  她握着尹晨夜的手,十指紧扣,抱着纪小暖躺在了尹晨夜的怀里,分明听见男人更加有力的心跳声音,和男人微微动的手指。

  周素素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唇,心里是说不出來的激动跟高兴,还好沒有让纪洛浅等太久,幸福的时候很快就要到來了。

  纪洛浅轻轻的闭上了眼睛,现在她什么都不怕,只要夜能够醒來,只要小暖跟肚子里的孩子好好的,那便是她心中最大的渴望。

  次日,阳光照射下來,将冬日的寒冷洗刷掉,转而换之是春日的温暖,温暖的阳光照射着地面,将冬季的寒冷驱散开去。

  东方帝国的顶层,所有的高层都到齐了,大批的媒体早已等候着,周围都是站的笔直的保镖。

  耀眼的日光灯照射下來,落在了正前方的主席台上,但是此刻却只有几名公司的负责人,虽然他们的职位不是很高,但都是公司里数数二的元老级人物,此刻脸上全然是嘲讽的笑容。

  “副科,已经安排下去了,将尹洛夜等人困在了路上,他们暂时无法过來,您就尽管宣布吧。”手下的人迈步走了过來,对着男人低声说道。

  为首的男人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眼眸底下闪过冷冽,如果不是尹晨夜这个家伙,他至于在东方帝国集团就职了30余年,手上拿着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却只是个科长的身份吗。

  第二百四十章记者招待会月轻轻

  这次如果说还不能将东方帝国集团拿到手,那么以后便不会有这样的机会,尹洛夜那个小子以为自己将尹晨夜病重的事情隐瞒的很好吗,这些股东们心底全然是冷笑。

  他们就不相信凭借着他们手中百分之二十的股份,还不能将尹晨夜拖下马!

  为首的男人站起身來,伸手拍了两下,原本喧闹的会场这才安静了下來,台下媒体的闪光灯不住的亮起,刺亮着台下人的眼睛。

  为首的男人脸上露出得瑟的笑容,他挺直着身体优雅的开口说道,“这次的媒体招待会,我们东方帝国内部的高层已经做出了决定,介于公司首席尹晨夜身体的状态,所以我们百分之六十的股东已着公司内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决定,将公司的执掌权利交给”

  “副科长什么时候这么好情趣?”就在这时,声戏佻的声音从背后响起,副科长整个人猛然怔,坐在他身边的元老级人物也微微怔,赶忙转过头來,却发现原本被困到路上的尹洛夜,不知道何时出现在他们的身后。

  尹洛夜身上穿着件黑色的西装,唇角勾起的冷笑跟尹晨夜带着几分相似,英俊的面孔上全然是阴冷的神情,“我到不知道两位什么时候有这么多的情趣,居然有胆子在这里胡说八道,什么时候东方帝国集团轮的了你们说话了!”

  “尹洛夜,你别太过分,你难道忘记了昨天的董事会,明明是”副科长不悦的反驳道。

  却被尹洛夜阴冷的目光缓缓扫,顿时说不出话來,尹洛夜冷眼望着副科,唇角勾起的笑容更加冷漠,“怎么,你还有什么话说,还是说你根本不想要自己手上百分之二十的股份了?”

  尹洛夜不紧不慢的语气,却将对方心中的怒火彻底的激发,他整个人猛然站起來,愤怒的望着尹洛夜,声音全然是不悦,“你以为你算是什么,你难道不知道尹晨夜根本就不是你们尹家的人,而他手上的股份根本就不能说明什么?”

  话语刚刚说出,原本安静的台下顿时激起了幡然大波,外面直都在流传着尹晨夜根本就不是尹家的人,如果说身份旦揭露,那么是不是意味着尹晨夜根本就不是尹家的长子,继承人,而是个意图谋取东方帝国的人。

  “请问尹洛夜先生,这位先生说的话是真的吗?”

  “还是说尹晨夜其实根本沒有资格继承东方帝国集团,所以才发生这样的事情?”

  台下句又句的逼问声音不断响起,尹洛夜的脸上却沒有丝毫的畏惧,反而唇角勾起了抹半似嘲讽的笑容,他眼眸缓缓的收敛下去,手指玩弄着指尖的笔。

  他就这样居高临下的看着台下的人,尹洛夜缓缓的开口说道,“其实今天我让各位來到这里,是想要正式跟大家介绍个人!”

  随着尹洛夜的话音落下,原本遮掩着后面的红布被人伸手拉下,不知道何时,抹身影出现在人们的眼前。

  娇媚的面孔上沒有多余的修饰,灵动的眼眸底下溢出少许的神情,她微勾的娇唇将她整个人显得越发的诱惑,身上裹身的红裙将她玲珑的身体暴露无遗。

  纪洛浅就这样漫不经心的朝着人们走來,清冷的气质配上绝美的面孔,让人忍不住惊呼起來,眼前的女人就像是致命的妖精。

  尹洛夜望着纪洛浅缓缓走來,他伸手握住了纪洛浅的手,朝着台上走來,仅仅是这个动作,却让台下的人顿时震惊起來。

  外面传闻东方帝国集团的洛总对娇妻格外宠爱,那么眼前这位难道就是传闻中真正的尹家继承人?

  还是说是尹晨夜曾经对外宣布的未婚妻。

  纪洛浅微抿着娇唇,清冷的目光注视着台下,这刻她要做出个决定,就算这个决定有多么的艰难,但她却还是要做下去。

  “今天我來这里,想告诉大家三件事情,第件事情,尹晨夜跟宋青暖之前的订婚取消,这项订婚是由宋家提出,所以希望大家不要有任何的争议!”

  话音随着纪洛浅的话音落下,台下的人群越发的起來,难道这名女子才是尹晨夜真正的未婚妻?

  “那么请问这位小姐你有什么身份站在这里说话?”

  “还是说你才是真正东方帝国集团的继承人,或者是尹晨夜的未婚妻?”

  句紧接着句话,越发的响亮。

  纪洛浅脸上的神情沒有任何的变化,只是冷冷的扫了尹洛夜眼,尹洛夜立刻伸手让周围的人安静下來,他脸上有些沉重的看着纪洛浅,目光示意了下,身后的人便将文件送了过來。

  纪洛浅伸手握住文件,她轻抿着娇唇,眼眸底下溢出少许的挣扎,但是再次仰头的时候,清澈的眼眸底下却全然是坚定。

  “还有件事情我想在这里告诉大家,今天我之所以会站在这里,是因为我是尹晨夜现在的未婚妻。”

  纪洛浅伸手轻轻扬了扬手,手上的戒指散发着耀眼的光芒,她娇媚的面孔上神情任何的变化,话语缓慢的从她的唇中吐出。

  “对于外界是尹晨夜身份的事情,我感觉很可笑,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流传出來的事情,居然说尹晨夜根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