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话,却不想尹晨夜居然本正经的点了点头,让纪洛浅嘴角越发的抽搐起來,这个男人什么时候能够别这么霸道。

  尹晨夜伸手将纪洛浅整个人抱在了怀里,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纪洛浅娇媚的面孔煞那间变得通红,她伸手敲击着尹晨夜的胸膛,声音带着少许的不悦,“尹晨夜,你这个混蛋,你难道不知道下面有多少人看着吗?”

  “老婆,我都这么多天沒要你,你难道就不想我吗?”

  男人低沉的声音夹杂着少许的笑意,虽然不响亮,但是下面不少人还是听见了,纪洛浅娇媚的面孔越发的通红,她狠狠瞪了男人眼,干脆什么事情都不管,直接将脑袋藏在了尹晨夜的身后。

  尹洛夜看见这幕,也忍不住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看來还是大哥厉害,招就能够将大嫂制服。

  尹晨夜漆黑的眼眸冷冷的扫了眼台下,那种天然而成的霸气顿时让下面安静了下來,再也沒有任何人敢说句话。

  他们差点忘了点,就算尹晨夜不是尹家的人,那又如何,尹晨夜自己名下的产业已经多得不计其数,如果说真的要拿出來跟东方帝国集团抗衡的话,恐怕也是势均力敌。

  之前之所以出现这么多的流言,不过是因为听说尹晨夜病重,无法在继续工作下去,所以才会有这么多的想要当面质问清楚,但是现在尹晨夜就出现在这里,他便是东方帝国集团的王者。

  纪洛浅望着下面的媒体全然沒有说话,她的嘴角抽搐了两下,真是人比人,气死人,这个男人句话都沒有说,居然让台下面的人连个屁都不敢放。

  不过从心里面,却溢出少许的骄傲,她身边的这个男人是她的男人,她纪洛浅的男人,纪洛浅仰头望着尹晨夜,唇角的笑容越发的勾起,她也不顾大家的目光,伸手轻轻的搂住了男人强健的腰间,这些天下來,尹晨夜似乎瘦了不少,但是双手抱紧他的时候,心中的不安渐渐的褪去,这种感觉真好。

  感觉到了怀里女人的主动,尹晨夜嘴唇微微勾,他漆黑的眼眸闪过丝的温暖,随即又变成了狂妄的肃杀。

  “在座的各位似乎很闲,我都不知道我担当东方帝国集团首席这么多年,就连这个个身份的问題,也有这么多的人想要逼问!”

  “那么现在我便正式宣布,我退出东方帝国首席这个位置!”

  尹晨夜霸道的声音再次响起,却让纪洛浅整个人微微怔,她甚至不敢相信的看着尹晨夜,他难道不知道自己现在说的话是多么的夸张吗,居然放弃东方帝国首席的职位。

  “什么?”

  “真的,还是假的?”

  “尹总裁,你沒有说错话吧?”

  台下的人再也控制不住的,开始提问,尹晨夜的话语无遗是颗重磅炸弹,他的手上明明就有了百分之七十的股份,如果说尹晨夜退出东方帝国集团,那么是不是意味着东方帝国集团将要消失在市呢,这无疑对市的经济

  是次巨大的冲击。

  尹洛夜也被吓了跳,“大哥,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纪洛浅满脸疑惑的看着尹晨夜,但是当她的目光对上男人漆黑的眼眸,她却瞬间明白了尹晨夜所有的心思,这个男人总是习惯将切都为她着想。

  “就如你们各位知道的样,我并不是尹家的长子,而是国宋家的孩子,因为流落在外面多年,被尹家收养,才因此接管了东方帝国集团,而在前不久,我才得知尹家真正的继承人。”

  尹晨夜低沉的声音像是大提琴般响起,他漆黑的眼眸认真的望着纪洛浅,纪洛浅却感觉心底微微的软,这个男人总是这样让她情不自禁的沦陷。

  尹晨夜的目光直都沒有离开纪洛浅,当他醒來的那刻,从奶奶的口中得知浅浅决定的时候,他就知道是时候将东方帝国集团还给浅浅了,他知道她不喜欢权利,更不喜欢接管企业,但是他却还是想要将最好的东西送到她的手中。

  男人伸手轻握住纪洛浅的小手,尹晨夜不紧不慢的说道,“我知道在座的各位很疑惑那个人是谁,所以现在我要告诉大家,那个人便是我怀里的女人,我的未婚妻,更是我这辈子爱的人,纪洛浅,她便是东方帝国集团真正的继承人!”

  话语从尹晨夜的口中吐出,全场却煞那间鸦雀无声,沒有人会忘记在前几分钟这名女人还当面宣布将所有的股份转移到尹晨夜的名下,而现在尹晨夜却又毫不犹豫的将所有的产业送给了纪洛浅。

  现在已经沒有谁会去判断谁对谁错,他们之间的爱情已经全然超过了所谓的利益,个集团在他们的眼中远远及不上爱情的可贵。

  纪洛浅轻咬着娇唇,她望着尹晨夜英俊的面孔,心里面的踏实缓缓的蔓延开來,这个男人为了让她的身份被所有人知道,居然就当着大众的面放弃了他切的权利跟地位,他难道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东方帝国集团是尹晨夜半生的心血,就算她要嫁给他,她也不希望尹晨夜因此而放弃这切,全部都送给她。

  “尹晨夜,,”纪洛浅动了动嘴唇,正要说话,却不想男人霍然低头,就噙住了娇唇,短短的个吻,却将他所有的思念全部都表达出來。

  他直都知道她在自己的身边照顾着他,但是身体上的剧痛却让他无法动弹,甚至睁开眼睛,经过了这么多天,他终于能够从床上坐起來,为的不过是能够永远将这个女人抱在了怀里。

  纪洛浅情不自禁的反吻住尹晨夜的嘴唇,所有的思念彻底燃烧在这个吻中,她不想要放开尹晨夜的手,就这般像是惩罚般的撕咬着男人的嘴唇。

  仿佛周围的切已经不存在了样,尹晨夜微微用力,再次将纪洛浅的娇唇压在了他的唇上,疯狂的吮吸着她的美味,纪洛浅整个人闷哼声,她感觉自己口中的空气都被尹晨夜掠夺了,但是这样感觉却让她整个人不自觉的酥麻起來。

  第二百四十五章吃醋加剧

  “浅浅,我们回家吧。”尹晨夜轻声的开口说道,纪洛浅情不自禁的靠在而來尹晨夜的怀里。

  家,多么温暖的字眼,她等了多少年,才等到这个家,属于她辈子的家。

  混乱的场面整整花了个多小时,这才将所有的记者都处理完毕,而就在这仅仅个小时里面,无数的新闻已经从报纸,电脑,媒体,疯狂的扩散开去。

  所有的报纸头版上都是这样条信息,东方帝国集团尹晨夜实则不是真正的尹家长子,随着真正的尹家的继承人出现,尹晨夜退位,将切权利跟职位交给新任继承人,而这位新任继承人便是尹晨夜的未婚妻,纪洛浅小姐,而随着尹晨夜身份的暴露,他真实的身世却让人忍不住猜测。

  个月后

  奢华的别墅,早已从以前的金光闪闪,变成了此刻的温馨似水的画面,不远处的别墅周围是淡紫色的装饰,让人赏心悦目,因为春天的到來,周边的树木开始生根发芽,别具番的生机。

  但这般优雅的环境,却无法改变屋里人郁闷的心情,纪洛浅整个人趴在了床上,只因为尹晨夜那个混蛋吵着不肯住院,非要搬到这里來修养。

  明明说是为了陪自己,才不住院的,但现在又不知道又跑到哪里去复建了。

  整个人极其不雅的躺在了床上,纪洛浅抬头望着房间里的电视机里,已经整整天播放着当天记者会的现场。

  纪洛浅的嘴角抽搐了两下,她显然沒有想到事情居然会发生的这般的严重,如果说再继续下去,恐怕她都不知道会被人说成什么样子了。

  手指玩弄着电脑,纪洛浅伸手飞快的敲击着键盘,这才将不少网页强行的关黑掉,但是

  纪洛浅无奈的抓了抓头,她怎么可能不知道自己此刻做的事情,点用都沒有呢,网络传播的这么快,恐怕用不着过多久,任何人都知道自己是东方帝国现任的总裁吧。

  总裁,纪洛浅嘴角抽搐了两下,让她管这么大的集团,还不如直接拿把刀掐死她得了,想到前几天周裕皓让人送过來的资料,纪洛浅突然有种要撞墙的冲动,如果说真的让她來管公司,还不如直接将公司卖掉的了,看來还是得找时机让那个腹黑的男人接手。

  “妈妈,爸爸说让你喝的药。”就在这时,紧闭的门被人伸手推开,门缝里露出个圆滚滚的脑袋,纪小暖笑眯眯的看着纪洛浅。

  不对,由于某个男人的原因,从今天开始已经沒有纪小暖,而是尹小暖,这个名字可真够难听的。

  尹小暖不高兴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显然是很不喜欢这个名字。

  她路小跑到纪洛浅的身边,伸手拉了拉纪洛浅的裤子,“妈妈,快点喝吧,不然爸爸会生气的!”

  纪洛浅嘴角抽搐了两下,闻着难闻到极点的药,眉头越发皱了两下,她都不知道尹晨夜从哪里弄來的药,说是对肚子里的孩子好,但是这个味道,显然难喝到了极点。

  “你爸爸呢?”纪洛浅皱着眉头,摆明着不想要喝药。

  尹小暖咯咯咯的笑出了声來,将脑袋凑到了纪洛浅的耳边,“妈妈要是想要知道爸爸的下落,那么便将这些药喝下去吧,不然我不告诉你!”

  纪洛浅原本刚喝了口药,听见尹小暖的话,差点全部喷了出來,这个小屁孩,是谁告诉她这些乱七八糟的话语,居然还不告诉她!

  什么时候,她家的小暖还学会了威胁,尹晨夜那个臭男人,永远都不知道怎么样教孩子。

  纪洛浅皱着眉头将全部的药喝完,口腔里全部都是苦涩的味道,眉头越发的紧皱。

  她伸手轻轻摸了摸自己微大的肚子,纪洛浅的唇角这才溢出宠溺的笑容,再过几个月,她肚子里的孩子也该出來了,不知道肚子里的孩子可不可爱呢。

  虽然尹晨夜沒说,但是她知道他每天都偷偷的去锻炼,为的就是让他的腿能够早点康复,举行婚礼,想到这里,唇角不自觉的勾起笑容,纪洛浅清澈的眼眸底下溢出少许的幸福。

  却不想就在这时,嘴巴里面霍然甜,纪洛浅紧皱的眉头舒展开來,原本嘴巴里的苦涩也少了几分,这才发现纪小暖不知道何时,往自己的嘴巴里塞了颗金桔,这颗金桔味道还不错,纪洛浅嘴角微勾。

  “妈妈喜欢吃吗?”尹小暖脸上全然是讨好的笑容,小嘴巴里也咬着颗金桔,用力的咬着。

  “恩,是爸爸让你给我带來的吗?”纪洛浅伸手轻轻拍了拍小暖的脑袋,经过了段时间的治疗,小暖的多动症已经完全痊愈了,能跟普通的小孩子样,健康的生活了,这让她的心情好了不少。

  尹小暖将脑袋往纪洛浅的怀里凑了凑,神秘兮兮的说道,“哥哥不让我告诉你,这是陪着爸爸起锻炼身体的美女阿姨送给我的!”

  “呃,,”纪洛浅顿时被金桔卡住了,起锻炼?阿姨?还是美女?

  纪洛浅的嘴角抽搐了两下,唇角的笑意煞那间荡然无存,尹晨夜那个混蛋,居然还敢莫名其妙的找什么美女?

  还敢跟她说锻炼身体?简直就是找死!

  纪洛浅的手情不自禁的掐住了金桔,直到整颗金桔上的水滴落到了地上,纪洛浅这才缓缓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她转头看着尹小暖,微勾的唇角却带着少许的凶神恶煞的神情,“马上告诉我,尹晨夜那个混蛋,在哪里锻炼!”

  等到尹小暖乖乖的将切信息告诉纪洛浅,纪洛浅甚至沒有多想,转身就走到了更衣室里,随手找了件衣服,正打算穿上。

  但是脑海中的不悦丝丝溢出,她伸手干脆选了件高档的裙子,这件衣服虽然很漂亮,但是光光是后背的设计,裸露出大半个美背。

  如果说换成是以前,纪洛浅绝对不会穿的,但是现在谁让尹晨夜自己找死的!如果说不让那个男人嫉妒下,她就不叫纪洛浅。

  纪洛浅忙着在更衣室里换衣服,却沒有看见某个鬼鬼祟祟的小孩拿着手机,正在给纪纪小莫打电话。

  着上身,露出白皙的肌肤,胸口搭着件西装,胖嘟嘟的小脸上戴着副墨镜,纪小莫懒懒的躺在了健身椅上,像极了名富家小少爷。

  纪小莫翘了翘腿,“我说小暖,安排你干的事情怎么样了?”

  听听这个口气,像极了黑老大,萌到了极点的模样,让周围健身的女人都忍不住想要靠近,看看这个小家伙是谁家的孩子。

  “纪小莫,我跟妈妈说的,不过看起來妈妈貌似很生气!”纪小暖吞吞吐吐的说道,但是这句话,却让纪小莫眼睛霍然亮。

  谁让尹晨夜那个臭叔叔直欺压自己,难得能够找到这么好的机会!

  “很好,纪小暖,你马上带着纪浅浅过來。”纪小莫伸手挂断了电话,胖嘟嘟的小脸上全然是笑声 ,他将目光落在了尹晨夜的身上。

  男人着整个上身,

  此刻正双手用力的撑在了双杆上,强迫着自己走路,裸露在空气中的身体散发着迷人的魅力,汗水顺着胸膛流淌下來,男人天然的性感让人移不开视野。

  纪小莫嘴角贼笑了两声,目光落在边正虎视眈眈看着尹晨夜的女人身上,他忽然间撅嘴巴,装出副可怜兮兮的模样,“美丽的姐姐们,能不能请你们帮个忙,我妈妈刚刚去世,我爸为了救我妈妈伤了双腿,能不能拜托你们帮帮我爸爸?”

  可怜兮兮的模样,煞那间激发了周围的母性的爱,让这群女人将目光落在了尹晨夜身上的时候,煞那间充满着热情跟情,各个都毫不犹豫的朝着尹晨夜走了过去。

  沒过多久,原本紧闭的门被人伸手推开,健身房里运动的人微微怔,下意识将目光落在了女人的身上,身紧身的连衣裙,将她玲珑的身躯包裹起來,小腹微微的隆起,却无法遮掩她浑身散发出來魅力。

  头大波浪的头发随便飘散开來,樱红的娇唇迷人诱惑,纪洛浅伸手拉着尹小暖,朝着健身房里走了进去。

  纪洛浅漆黑的眼眸微微扫,眼就看见尹晨夜的周围不知道何时,全然都是女人,那个男人显然已经淹沒在女人堆里。

  纪洛浅微微踮起脚,还隐约还能看见男人裸露的背脊,她娇媚的面孔溢出少许的温怒。

  这个男人,去哪里锻炼身体不好,居然还來这么热闹的地方,他难道忘记了他的身体只有自己能看吗!

  “妈妈,爸爸在那里呀!哇!好多漂亮的阿姨呀!”尹小暖兴高采烈的说道。

  纪洛浅伸手把抱住了尹小暖,迈步正要朝着尹晨夜走了过去,但当目光不经意落在了纪小莫的身上,望着纪小莫幸灾乐祸的笑容。

  纪洛浅下子就明白了过來,看來这些坏事跟小莫脱不了关系,不过尹晨夜居然沒有将周围的人赶开,真的太过分了。

  想到这里,纪洛浅伸手撩了撩头发,转头对着身边的人说道,“能不能麻烦您帮我找张纸?”

  清澈的眼眸闪过隐隐的笑意,纪洛浅漆黑的眼眸微微扫,就落在了尹晨夜的身上,唇角微微的上扬,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容。

  混乱的人群之中,尹晨夜难得好脾气的说道,眉头却越发的紧皱,如果不是因为这群乱七八糟的女人推荐了不少对医疗腿有好处的办法,他才懒得理下。

  不过好在他们根本不敢碰自己,但是看着周围密密麻麻的人,尹晨夜决定下次要是锻炼,还不如直接去周裕皓的私人医院,要是再被这么群女人围着,他感觉自己快要疯了。

  想到这里,英俊的面孔越发阴沉了几分,浑身散发出的霸道,却让周围的女人倒吸了口气,再也不敢靠近尹晨夜步。

  第二百四十六章撒娇的男人月轻轻

  却不想,就在这时,只白皙的手温柔的推开了人群,朝着尹晨夜缓缓走來。

  纪洛浅皱着眉头,伸手轻轻搭住了尹晨夜的背脊,却让周围的女人瞬间倒吸了口冷气,她们就算围在这个男人周围,这么久都见这个男人给她们个好脸色,哪里知道这个女人居然过來,就敢碰这个男人,眼眸底下全然都是震惊。

  尹晨夜英俊的面孔煞那间阴沉了下去,冰冷的声音从薄唇中吐出,“放手!”

  声音冷漠到了极点,让周围的人再次倒吸了口冷气。

  纪洛浅双眸微微扬,手上的力道沒有放松,嘴角溢出少许的笑容,这个男人还知道不让别人碰?

  脑海中的念头闪而过,纪洛浅手上的力道霍然加重,狠狠的转动了下。

  尹晨夜顿时感觉到肩膀上阵剧痛传來,他漆黑的眼眸霍然变深,双手撑在了双杆上,优雅迅速的转过身來,冷漠的声音从薄唇中吐出,“你给我放手”

  却不想话音吐出了半,尹晨夜霍然怔,甚至有点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的女人,此刻穿着身紧身的连衣裙,就算是从前面看,他都能看见纪洛浅半裸的后背。

  原本的惊喜煞那间化为了乌有,尹晨夜英俊的面孔黑的快要滴血,这个女人难道不知道自己都快是两个孩子的妈妈了吗,居然还敢穿的这么暴露出來!

  “纪洛浅,你居然敢穿成这样!”

  “我怎么样?”纪洛浅缓缓的动了动嘴唇,伸手再次掐住了男人的肩膀,声音极度的不满,“怎么,你还想要说我,你呢,居然敢给我跑出來各种勾引人,尹晨夜,你简直就是找死!”

  想到这么多的女人虎视眈眈的看着尹晨夜,纪洛浅就从心里面感觉格外的不满,她怒瞪着尹晨夜,清澈的声音也因为生气犀利了不少,“尹晨夜,你这个混蛋,难道东方帝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