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骨子里的不安分(1/2)

加入书签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聂小步当晚在诺斯克酒吧不仅对沐菲琳玩儿一出英雄救美,后来还慷慨地帮沐野王还清了他在诺斯克酒吧里面欠下的酒债,种种迹象表明,这小子绝对有所图谋!

  面对沐野王直接的质问,聂小步敷衍地笑了笑,打着哈哈道:“沐叔叔此话严重了,当晚我也只是机缘巧合之下才帮菲琳解了围,在那之前,我甚至不知道她是您的女儿,后来我在诺斯克那里才听说了您的故事,本着英雄之间的惺惺相惜,所以才帮您结清了诺斯克酒吧里面的酒钱,如果您非要说我是有什么目的的,那可能就是想要结交下您这个朋友罢!”

  聂小步说着便是向沐野王举起了手中的酒杯。

  “你能也算作是英雄?”沐野王鄙夷地瞥了聂小步一眼,冷冷地说道:“小子,不管你的目的究竟是什么,我都必须要警告你,千万不要在老子的身上动心思,如果你想打我女儿主意的话,我劝你还是早点儿死了这条心,我不想她和你们这种人有任何的交集,她不适合你,你更不适合她!”

  聂小步把手中的酒杯举在了空中老半天,沐野王也没有和他碰杯的意思,不过聂小步并没有感觉到尴尬,像个没事儿人一样抿了一小口酒,发出一阵哈声:“沐叔叔,您这可就误会我了,虽然菲琳长得像个天仙似的,不过如今我已是有了家室的人了,自然不敢思想抛锚,我只是一直把菲琳当做朋友看待的!”

  “朋友?”

  沐野王皱了皱眉头,也没有再继续深入这个话题,毕竟沐菲琳现在和聂小步也确实没有发生什么,要是他再继续追究下去,那还真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思了。

  在沐野王看来,聂小步做的这一切无外乎就只有两个目的,一是打他女儿沐菲琳的主意,二则是想要邀他出山辅佐,既然这小子现在已经否认了第一个原因,那么他的目的自然也就不言而喻了。

  “你在打我的主意?”

  沐野王眯了眯眼睛,淡淡说道:“我劝你还是少在我的身上浪费时间和精力了,千万不要以为凭帮我结清了一次酒钱就可以把我收买了,这些戏码诺斯克那小子已经在我面前玩儿烂了,况且我现在就是瘸子一个,早就不是当年的沐野王了,就算是被你收买了过去也还是一个废物,你们又何必在一个废物身上浪费心思呢?”

  既然沐野王已经把话说得如此明白,聂小步也不再遮遮掩掩,突然站起身来说道:“变成了瘸子沐野王他还是沐野王,我绝不相信曾经的一代枭雄如今会甘于平庸,我不知道您曾经经历过什么样的事情,但是我知道一个真正的男人在哪里跌倒就会在哪里站起来,绝对不会选择逃避,选择用酒精麻痹自己,那不是英雄,那是懦夫!”

  “放肆!”沐野王拍案而起:“你这是在教训我?”

  面对沐野王的发怒,聂小步并没有觉得懊恼和怯懦,而是一阵欣慰地笑道:“还懂得发怒的老虎看来还并没有完全泯灭心中的兽性,如今这样等死的生活并不适合你,老虎不应该呆在动物园的笼子里面让游人还感慨它曾经的威风,它是属于森林的,那里才是它的战场,它就算是死也应该死在战场上!”

  “说得很好,不过这样的话诺斯克早就已经说过了!”沐野王还是一脸无动于衷地说道。

  聂小步并没有想过凭借今天晚上的这一顿晚饭就把沐野王给拉到自己的阵营里面,如果说沐野王是这样好说服的话,那么他也就太藐视诺斯克的智商与能力了,当年刘备请诸葛亮出山还去了三次呢。

  多说无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