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章 一死一降(1/2)

加入书签

  心生爱家自成,爱若了家在归难。

  聂小步从小就是一个没有家的孩子,当每年春节宛如浪潮的农民工抱怨买不到火车票回家过年的时候,聂小步的心底总是会浮生起一抹羡慕,有家难回或许是一种悲哀,但那对于一个没有家的人来说,何尝又不是一件眼红的事情?

  至少他们在除夕佳节心里面有所思念与牵挂,还可以打个电话回家,听听父母、妻儿的声音,寥慰心中的思念,而聂小步甚至是找不到那个思念的点,他不知道自己究竟应该挂念谁?

  今年的除夕佳节,聂小步终于有了一个朝思暮想的家,在寒冷的冬夜,怀抱着自己心爱的女人,望着窗外的烟火此起彼落,心中唯有感激和满足。

  ……

  华夏是个传统的文明古国,按照春节的习俗,晚辈应该去给长辈拜拜年,图个热闹与吉祥,聂小步无亲无戚,夏芷沫家中的长辈自然也就成了他的长辈。

  大年初一的早上是不准许睡懒觉的,各家各户的小孩子都早早地被家中的长辈从床上叫了起来,聂小步也早早地就起了床,或者说他昨天压根儿就激动得一晚上没有睡着。

  根拒礼节与习俗,他今天应该带着夏芷沫去沧古林别墅给夏文轩和夏老爷子拜年,况且经过昨天晚上一役,宁江市无论地产界还是地下势力,都将呈现出一个全新的格局,他需要给夏老爷子做个详细的汇报,根据他们之前的约定,他可以光明正大地把夏芷沫接出沧古林别墅了。

  外面的局势已经在聂小步的掌控之中,只等着最后的收网了而已。

  沧古林别墅,夏家府邸!

  由于有夏芷沫坐在车上的缘故,聂小步的雪弗兰爱唯欧直接开到了院子里面才停下来,刚刚下车便是看见吴妈满脸惊喜地迎了出来,紧紧地握着夏芷沫的双手道:“沫沫小姐,你可算是回来了,夏老爷子说你今天一定会回来,起初我还不相信呢,总归回来了就好……回来了就好!”

  吴妈格外欣喜的神情,使得聂小步的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儿,从吴妈所说的话语中,不难猜出昨天夏芷沫离开沧古林别墅的时候是有多么艰难,一个老妈子尚且如此担忧夏芷沫的安危,更别说夏文轩和夏老爷子两人了,要不是夏芷沫苦苦坚持的话,绝对是不可能被允许离开沧古林别墅的。

  夏芷沫和吴妈一番寒暄之后,便是有些担忧地问道:“爸爸和爷爷还在生气了没有?”

  吴妈饶有深意地望了聂小步一眼,这才小声回答道:“说不生气是骗人的,只不过他们看见小姐你回来了,就算是再大的气儿也会消下去的,毕竟没有什么比小姐的安全更重要了!”

  聂小步被吴妈盯得有些毛骨悚然,看来夏文轩和夏老爷子对夏芷沫昨天的执意离开很是上火,这笔账肯定又要算在自己的头上,毕竟自己才是夏芷沫执意离开沧古林的原因。

  “老爷子在书房!”吴妈接过了聂小步和夏芷沫买来的礼品,指着二楼说道。

  不仅夏老爷子在书房里面,夏文轩和一个四十岁上下的女人也在其中,看那女人的年纪与装束,聂小步知道那便是夏芷沫的母亲张淑华,一个极力与岁月作斗争的女人,即便如今已是四十来岁了,可仍旧风韵犹存,高挑的身姿,如同二十来岁女人光洁而紧绷的皮肤,难怪能够生出夏芷沫这等美人胚子。

  聂小步乖乖地站在门口,和三个长辈挨个打过招呼,说了一句吉祥话。

  “进来吧!”

  夏老爷子没好气地瞟了聂小步一眼,又将目光转移到了夏芷沫的身上,无奈地叹了口气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