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7章 谢谢你送我(1/2)

加入书签

  “外人动我兄弟者,必杀之!”这是郑经伟这一生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聂小步出刀极快,郑经伟甚至还没有看清楚他的动作便是感到脖子处传来寒意,随即喉咙里面便是涌上一股暖流,一口鲜血从最里面喷涌了出来,双手死死地捂住脖子,但脖子上那条细长的伤口仍然是从手缝中不断地渗出血丝,不一会儿便在宁江边的沙滩上流泻出一条涓涓细流……

  这是聂小步第一次亲手杀人,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害怕,但也没有如同杀人狂般地感觉到刺激,他原本不想杀人,他不想半夜在噩梦中惊醒,也不想让杀人成为一种麻木的习惯,那样的冰冷生活没有五光十彩,阴森森的会让人不寒而栗,可是郑经伟已经触及到了他的底线,对于一心想把自己或者朋友置于死地的敌人,聂小步不会有丝毫的手软,也犯不着有丝毫的手软。

  “啊……”唐睿捷发出一声惊呼,双手死死地捂在了自己的嘴上,望着郑经伟倒在地上的尸体,摇着脑袋一个劲儿地往后退去,眼眶中的泪水也是不受控制地往外流淌,虽然她是一个警察,已经见惯了太多的死亡,甚至连一枪爆头脑浆迸裂的场面都能够承受住,可是此刻她感受到了彻骨的寒冷,她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冰冷的聂小步,冰冷得就像是一个没有感情的冷血动物,这样的聂小步让她感觉到害怕。

  唐睿捷从小便是和郑经伟在同一个军区大院长大,因为老爷子们之前定下的婚姻关系,唐老爷子也特意安排两人从小便走得很近,虽说两人的关系仍旧那么不温不火,可是在唐睿捷前二十年的人生里面,郑经伟在她生活中出现的频率仅次于她的亲人,而就是这样一个熟识的同样玩伴,小时候两人在一起嬉戏玩闹的场景还历历在目,而郑经伟此刻已经变成了一具慢慢冷却的尸体。

  “你……你真的杀了他!”唐睿捷双手抱在头上,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刚才聂小步明明不是已经放弃杀郑经伟了吗,怎么在一连串奇怪的问题之后又突然改变了想法,刚才的那一刀来得实在是太突兀了,不仅郑经伟这个当事人没有回过神来,就连唐睿捷这个旁观者此时脑袋都还是懵的,她多么希望这只是一场噩梦,梦醒了就什么也没有发生。

  “他该死!”聂小步把那柄沾有郑经伟血迹的匕首在自己的手臂上擦了擦,又将其插在了自己腰间,面无表情地说道:“刚才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外人动我兄弟者,必杀之,肥六是我最亲近的兄弟,可是我现在连他是生是死都不知道,如果我不杀郑经伟,就连我自己都会鄙视我自己!”

  “可是你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唐睿捷哭泣着指了指自己的胸口,泪眼婆娑道:“我刚才也跟你说得很清楚了,如果你杀了郑经伟,那么也就表示放弃了我们之间的感情和幸福,你已经做出了选择!”

  “为什么就非要做出个选择呢?”聂小步有些气急地吼道:“我和郑经伟的恩怨为什么就要影响到我们之间的感情呢,我杀他是出于兄弟之情,是为了保护我自己,可是你为什么要给我出这个难题呢,我从来没有想过要放弃和你之间的感情与幸福,我也不会放弃!”

  “你已经放弃了!”唐睿捷哭得泣不成声:“当……当你用匕首从郑经伟颈部划过的时候,你就已经放弃了,我说过,我有自己的立场和原则,可是你为什么非要在我的面前一而再再而三地挑战我的底线,小步……我承认我没有勇气履行我的职责逮捕你,可是我也没有办法背着这么大一个包袱和你在一起,我该怎么办?谁能告诉我应该怎么办?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