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章 我吓吓他而已(1/2)

加入书签

  “他是谁?”许延嵩终于忍不住咆哮出声:“柴璐,你是我的,只要是我的东西,别人要是敢伸手来抢,我就把他的手打断!”

  柴璐早就料到了许延嵩会有这样强烈的反应,毫不示弱地说道:“许延嵩,首先我不是属于任何人的东西,另外,我刚才就已经说过了,我是绝对不会告诉你他是谁的,因为这件事情根本就和他没有任何关系,没有任何人能剥夺我喜欢一个人的权利!”

  许延嵩突然觉得自己的脑袋有些眩晕,连连往后退了好几步,差点儿一个跟头栽在了地上,双手扶在身旁的会议长桌上,脸部一阵痉挛地苦笑:“柴璐,你可以忽略我的感情,但是你绝对不能羞辱我的人格,我许延嵩爱上的女人,她竟然还会暗恋上另一个男人,你让我情何以堪?我请求你告诉我那个男人是谁,我想看看我究竟是在谁的手里败得体无完肤!”

  柴璐轻轻地摇了摇头:“感情里面没有谁对谁错,也没有谁胜谁负,我不会……”

  “她喜欢的男人是我!”会议室的门突然被人一把推开,同时传来一道铿锵有力的男性声音。

  许延嵩和柴璐两人随之望去,只见会议室的门口站着一个身形并不伟岸甚至可以说是有些消瘦的年轻男人,身形与刚才那道霸气外露的吼声并不相称,男人的身上也并没有散发出传说中的王八之气,只不过在那目光灼灼的双眼倒是显露出了男人此时内心中的坚定。

  “聂小步,你怎么来了?”柴璐那张冷艳的面孔上挂着难以掩饰的惊异与尴尬,她没有想到聂小步会突然出现在这里,可既然聂小步能够说出“她喜欢的男人是我”这句话,想必他肯定已经听到了自己刚才与许延嵩之间的谈话,柴璐想到此处,脸上不由得多了一抹羞涩,虽然柴璐并不否认聂小步的回答,但在这个时候,这样的场合,捅破她与聂小步之间的那层窗户纸,很显然是不合时宜的。

  许延嵩眯着眼睛望着缓缓走过来的聂小步,那种凌厉的目光仿似要将其洞穿一般,脑海之中在尽量搜寻着记忆的碎片,他相信能够让柴璐芳心暗许的男人绝对能够算得上是一号人物,而在整个苏杭省能够上得了台面的人物,他许延嵩少说也在一起喝过酒,聊过天,可他对面前的这个年轻男人却是没有丝毫的印象,况且看那一身平淡的装束,怎么看也不像是出身于权贵富贾之家的大少爷。

  “你刚才在说什么?”许延嵩抬起了冷森森的目光,说道:“朋友,如果你现在马上给我道个歉,然后从这儿滚出去,我可以当做你刚才的话是你喝醉酒了之后说出来的胡话,否则……你会为你刚才那句极其愚蠢的话付出惨痛代价的!”

  “我怀疑你的耳朵有问题,刚才我说得那么大声,难道你都没有听见?”聂小步大步走到了柴璐的身边,伸出手揽住了柴璐的一双香肩,饶有调戏意味儿地说道:“如果你刚才没有听清楚的话,那我现在再给你重复一边,我说柴璐喜欢的男人是我!”

  许延嵩的脸色瞬间变得铁青,他只感觉自己的双颊火辣辣地疼痛,就像是被人狠狠地扇了一个耳光一样,那双眼之中喷出来的愤怒火舌,仿似要将聂小步吞噬一般,从来还没有人敢这样羞辱他,竟然有人敢当着他的面,搂着他最爱的女人,还说出那么一番装逼的话来。

  “聂小步,你在胡说些什么!”柴璐赶忙一把将聂小步拉到了自己的身后,随即冲着许延嵩解释道:“你不要听他的胡言乱语,他只是我的一个朋友,平常就喜欢开些小玩笑,你千万不要当真!”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