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4章 发威的病喵(1/2)

加入书签

  “我嫁给他?”蒲秀兰的脑子一时间还没有转过来,她怎么也想不到这小子第一次上门做客就敢对她这个长辈说出这么大逆不道的话,等到她回过神来的时候,这才恼怒地吼道:“臭小子,你说什么呢,我怎么能嫁给他?”

  柴洪涛也被触怒了,指着聂小步的鼻梁吼道:“不要以为你是柴璐的朋友就可以到我们柴家来撒野,你知道你刚才说的话有多么混账吗,难道你的爹妈没有教过你尊重长辈吗?”

  聂小步不予置否地笑了笑,抬起眼说道:“难道你们的爹妈就没有教过你们‘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吗?柴璐今天把我带进了你们柴家的门槛,那就表示着我就是她的男人,她就是我的女人,难道你们不觉得当着我的面逼着她嫁给另一个男人是很无耻很禽兽的举动吗,既然你可以当着我的面,逼着我的女人嫁给其他的男人,那我为什么不能当着你的面叫你的老婆躺在另一个男人的胯下?”

  “放肆!”

  柴洪涛气得脸色铁青,可也只能干瞪眼,碍于柴老爷子的面子,他不便当众动手,那样也显得他太没有度量和素质了,只能将满腔的怒火化作愤怒的骂声:“小畜生,如果不是看在老子长你一辈的份儿上,老子一定狠狠地扇你两个嘴巴子!”

  “啪!”

  柴洪涛的话音刚是落下,聂小步已是一个箭步冲上前来,没有丝毫的犹疑,举起手掌便是狠狠地一巴掌扇在了他的左脸上,发出一声清澈的脆响在屋子里面回荡,霎时间,整个屋子里面的人全都懵了,谁也想不到一个刚上门还没有被承认的新姑爷竟然敢动手打长辈了!

  “你他妈的在干什么?”柴洪涛捂着自己火辣辣的左脸,怒声咆哮,他不是不想还手,只是聂小步刚才冲上来的那股气势已经将他完全镇住,况且他知道自己的身子早已经被酒色掏空,要是真的动起手来,恐怕还真不是聂小步的对手,要是被聂小步按在地上揍上一顿,那他可就真的无颜立足了,好汉不吃眼前亏,等这小子走出柴家的大门之后,再玩儿死他也不迟!

  聂小步吹了吹自己打人打得通红发烫的手掌,老气横秋地说道:“我这是在给你温习功课,刚才我才教了你‘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你怎么一转脸就忘了,你明明不想被我扇耳光,刚才却扬言要狠狠扇我两个嘴巴子……噢,对了,你刚才说的是两个!”

  “啪!”

  又是一声脆响,柴洪涛的右脸上也浮现起五根红红的粗粗的手指印。

  柴洪涛都要哭了,挨聂小步的第一个耳光,那是因为他根本就毫无准备,至于这第二个耳光……还是因为他毫无准备,因为他万万想不到聂小步竟然还会扇他第二个耳光,这小子竟然拿他的脸左右开工,现在两边脸颊都火辣辣的疼痛,肿得跟两个充分蓬发了的满头似的……他当然看不见自己的脸,他是感觉出来的,整张脸紧紧地绷着,这分明就是浮肿的效果。

  “聂小步,住手!”柴老爷子终于出言阻止了,自己的儿子被人在大庭广众下连扇了两个耳光,他的脸上不由得也有些火辣辣的。

  柴洪涛对柴老爷子的制止可是没有半分的感激,反而有种很想骂娘的冲动:“尼玛,刚才这小子扇我的时候你不知道阻止,现在已经扇完了你倒是开腔了,顶个鸟用啊!”

  聂小步很给柴老爷子的面子,立马就住手了,因为刚才柴洪涛说的是两个耳光,所以扇他两个耳光就好了,如果扇多了倒是他的不对了,聂小步可是把“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句古话理解得很是透彻。

  “老爷子,你可一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