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3章 我要不要那么犯贱?(1/2)

加入书签

  聂小步在柴家呆了两日,许老爷子的八十大寿终于如期而至。

  柴家的一家老小都起了个大早,准备着送往许家的寿礼,收拾着自己的形象,所有人都明白今日之行意味着什么,柴家究竟是东山再起还是彻底地日落西山,都将在今天揭晓。

  聂小步倒是没有那般积极,柴家整个家族忙得热火朝天,他却仍然还躺在床上睡大觉,眼看着大部队就要出发赶往许家了,柴璐不由得有些心急,总感觉柴老爷子和她老子柴洪生看她的目光有些怪异,红着脸说道:“小步可能忘记今天是什么日子了,我这就去叫他起床!”

  “等等!”柴洪生从背后叫住了柴璐,继而转身望着柴老爷子问道:“爸,您今天真的准备把聂小步带到许家去?”

  柴老爷子自然是知道柴洪生这个问题的意思,把聂小步带到许老爷子的寿礼上去,那也就相当于彻底否决了柴璐与许延嵩的婚事,这样的举措无异于就是自己主动切断了许家的支援,这对于他们柴家而言,可谓是生死存亡的大事!

  “难道有何不妥?”柴老爷子板着一张老脸,很是慎重地说道:“小步是璐璐带回来的男朋友,许家与咱们柴家是世交,如今许老爷子过大寿,小步要是不出席的话,那才是失了礼数!”

  “可是……”

  柴洪生最终还是没有再说什么,聂小步出席许家老爷子的寿宴究竟意味着什么,这几乎是所有人都明白的道理,柴老爷子又怎么会不明白呢,看来老爷子在心里已经做了决定,他也多说无益,而且站在他一个当父亲的立场上来说,他也确实不希望为了家族的利益而牺牲自己亲生女儿的终生幸福,虎毒不食子,没有任何人愿意把自己的亲生骨肉往火坑里面推。

  柴璐上楼没好气地敲了敲聂小步的房门,发现房门并没有上锁,于是干脆直接推门而进了,这倒是不能怪她没有礼貌,任何人遇上这么一档子事儿素质也会大大下降的,今天可是许家老爷子的寿辰,她们全家都准备出发了,聂小步这小子竟然还在床上睡大觉,柴璐又怎能不气?

  她都快气炸了!

  房门刚一推开,一股浓烈的烟味便是扑面而来,整个房间烟雾缭绕,柴璐本能地用手捂着了口鼻,另一只手扇着面前的烟雾,朦胧中看见聂小步竟然已经醒了,此时正仰在床头上抽烟,双眼微闭着吞云吐雾,煞是悠闲的样子。

  “聂小步,你怎么不开窗户啊?”柴璐没好气地瞪了聂小步一眼,赶紧推开窗户放了点儿新鲜空气进来,聂小步是老烟枪,对于这些烟雾倒是并不怎么抗拒,可是对于不抽烟的人来讲,这浓浓的烟雾就很是呛人了。

  “被子有点单薄,昨天夜里觉得有些冷,就把窗户关上了!”聂小步随便找了个理由搪塞,仿似并不在意柴璐突然闯入他房间的原因,继续仰在床头上抽烟,一口接着一口,丝毫没有起床的意思。

  “你还赖在床上干嘛,还不赶快起来,难道你不知道今天是许家老爷子的寿辰?”柴璐指着聂小步一阵数落,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儿,迷糊地问道:“你是什么时候醒的?醒了干嘛还赖在床上?”

  “柴大小姐,你一下子就问了我这么多问题,我应该先回答你哪一个?”聂小步起身把烟头在床头柜上的烟灰缸里面捻灭,继而又一头倒回到了床头上,淡淡说道:“我很早就已经醒了,觉得没有什么事情做,就躺在床上抽烟了,另外,我知道今天是许家老爷子的寿辰,但是这跟我又有什么关系,许家没有给我下请帖,你们柴家也没有任何人说要带我同去,难道你要我就那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