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章 感情多少钱一斤?(1/2)

加入书签

  许延嵩看见聂小步出现的时候,心中就不由得“咯噔”地颤抖了一下,几乎所有人都知道许老爷子庆祝这个八十大寿对于他和柴璐两人的意义,但是现在柴家却是把聂小步也带了过来,这是什么意思?

  聂小步这个新面孔的突然出现,也引得不少来宾一阵侧目,他们不知道这个其貌不扬的小伙子为什么会出现在柴家的阵营之内,更不知道为什么柴家大小姐柴璐此时竟然还挽着这小子的手臂,难道他不知道柴璐是许家大少许延嵩内定的媳妇儿吗?

  许延嵩也感觉到全场火辣辣的目光在寻找着自己的身影,他可不想被人逮着问柴璐为什么这会儿挽着别的男人的手臂,于是赶忙退到了内堂之中,仿似一只见不得光的孤魂野鬼!

  内堂之中。

  许老爷子正和苏杭省省委的几个老家伙在喝茶聊天,见得自己的孙儿许延嵩魂不守舍地闯了进来,轻轻地抿了口茶水,眯着老眼问道:“延嵩,你这么慌慌张张地干嘛,还不出去招呼客人?”

  许延嵩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冲着苏杭省省委的那几个老家伙轻轻地欠了欠身,抱歉地笑了笑,随即走到了许老爷子的身边,伏下身子轻声说道:“爷爷,柴家的人把那个小子也带来了,您……您看这么处理?”

  许老爷子端着茶杯的双手顿时停滞在了半空中,心中不由得也掠起了一抹不安,虽然他早就知道柴璐那妮子带了个男人回来,但也权当是小孩子不懂事罢了,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柴家的人竟然还敢把这个男人带到他的寿宴上来,小孩子不懂的事情,难道柴家老爷子这个商场老狐狸也不懂吗?

  聂小步此时此地出现在他的寿宴之上,那岂不是摆明了打他许家的老脸吗,难道柴家宁愿放弃接受他们许家的支助也不愿把柴璐嫁给许延嵩?他绝对不能允许这件事情的发生,许家的颜面也绝对不允许有丝毫的损伤!

  “跟我到书房来!”许老爷子向许延嵩轻声地嘱咐了一声,随即又冲着那几个省委的老家伙淡然笑道:“各位老朋友,我这会儿有些小事情要处理,你们先在内堂喝会儿茶,我待会儿再过来作陪,失陪!失陪!”

  省委的几个老家伙显然和许老爷子也是老交情了,淡淡地笑着回应了一声,旋即又自在地聊开了,他们已经是许家的常客,完全没有必须拘泥这些礼数,倒是许延嵩再次恭敬地向这几个长辈欠了欠身,随后跟着许老爷子往书房走去。

  “爷爷,您说柴家的人他们到底想干什么?”许延嵩关上书房的门,毫不掩饰自己心中的恼怒。

  许老爷子也是眉头深皱,抬眼问道:“你上次给我说的那小子姓聂是不是?”

  “对,聂小步!”许延嵩冷森森地回答道。

  “聂小步?”许老爷子摩挲着手腕上的那一串羊脂级别的和田籽料,眯着老眼道:“我在苏杭省奋斗快一辈子了,对整个苏杭省的权贵富贾也算是了如指掌,可我还真没有听说有个聂家是哪一方的巨擘,看来这小子也只是个泥腿子出身,说不定只是看上了柴家的财富罢了!”

  “我看没有这么简单!”许延嵩想到那天晚上康典新在帝王豪门所说的话,不由得有些心悸地说道:“根据我的调查,那小子在宁江市有个不大不小的建筑公司,应该不是个缺钱的主儿,另外,根据我的一个朋友透露,那小子前段时间在宁江市竟然做掉了苏杭省省军区的郑经伟,和苏杭省省军区结下了梁子,尚能安然无恙,看来那小子的背景并不是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

  “是这样?”许老爷子阴冷地笑了笑:“你去把那小子请进来,试试就

章节目录